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蜗牛的梦想 >  【梦想班级】【原创】等你多久不为过(F\/F)

【梦想班级】【原创】等你多久不为过(F\/F)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新开一贴,一楼给度娘。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不要来问我这个故事真实不真实,也不要问我本人和这个故事里的主角有什么异同之处。我只想说,小说就只是小说。也许源于每天的思念,也许源于一个毫无头绪的梦境,我不解释,也不掩饰。我是个单纯的笔者,只是在一个想写的时刻把想写的东西写下来罢了。喜欢的人,看看,也算有功了。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我叫夏沫,女孩。父亲夏天宇,母亲刘莉。他们都是A大的老师,所以这个不大的校园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是孩子们的头,每天带着和我一样半大点小孩绕着整个校园奔跑。我熟悉这里的一切,熟悉每幢教学楼之间的秘道,熟悉校园西南角那几颗可以敲下核桃的树木。每个傍晚我们都会组队探询校园,教学楼看门的伯伯都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对于我们疯狂的“入侵”行为也只是无奈得笑笑,然后默许。心情好的时候,看到周围的大学生会礼貌的绕开,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群小孩欺负一个哥哥或者姐姐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王子萱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很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她的性格不象我喜闹,却总在冲锋上阵的时候跟我最前。小小的年纪还不懂什么是友谊,只是愿意把熊宝宝分给这个孩子一起玩,也愿意在草地上迎着阳光奔跑的时候手里攥着子萱的手。子萱的父母也是大学里的老师。相似的生活环境注定了我们更多的交往。
“让一让,让一让,车子不长眼睛啊!”我骑着很让我洋洋得意的两轮自行车,难以置信的载着四个人,车把上一个,车后坐两个,我站起来骑车,于是我的座位上又坐了一个人。我们就这样,跌跌撞撞得在一群刚从图书馆上完晚自修准备回宿舍的大学生人群里穿行。结果车前把上的孩子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终于在很久的左摆右晃挣扎里光荣得冲向了一个人。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她的长相,我的兄弟们已经在跌倒的车子里滚成了一团。我解脱出来,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车子没长眼睛,你们不长眼睛啊?!”“明明是你们撞倒了我们的车子!我们都没说话呢!”我的一个兄弟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投身战斗。这时我才看清了说话的女生,精干的模样,一边埋怨我们,一边拉着旁边跌倒的女生。“真是的,不知道你们父母都怎么教的。”她依旧喋喋不休,我承认,这确实是一句欠揍的话,我身边的兄弟已经蠢蠢欲动了,小孩子什么都缺乏,就是不缺乏勇气。别说我们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刚入学的大学生了,就是成年男子,我想我们还是会不顾后果的冲上去战斗的。但今天我拉住了身边的兄弟,因为我看到了正在努力站起来的那个女生。是如此的漂亮。我承认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懂得什么是成熟,知性,又不乏可爱的美丽。但我确实被她震住了。“那个,对不起,不小心撞到了你。”我走上前道歉,并帮她拾捡着散落的书本。“没关系,都是小家伙们,下次注意点啊,真伤到人就不好了。”她笑着拍拍我的脑袋。说完从我手中接过书,和她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朋友一起走开了。我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全与劳累无关的脸红。“沫,我想我认识她。”子萱扶起我的车子,对我说着话。“恩?你怎么认识她的?”我回头问道。“我在我们家里见过她,好象是我妈妈的学生。”子萱的妈妈是学校英语系的老师,那么这个人是英语系的了?“那,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我努力得掩饰着自己的好奇。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从小就是。我感兴趣的东西在真正得到前总是假装很不在乎的。“这倒不知道,不过我可以问问我妈妈。”“好。”抬头看看,天色不早了,爸爸妈妈应该在着急得等我们了,于是我带着兄弟们在夕阳里拖着长长的影子回家了。
很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这便是我们的初相逢。所以第一战,你就震住了我与生惧来的气势。也是第一战,冥冥之中注定了我们一定不平凡的交往。
那一年,我8岁,你18岁。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回4楼:激动啊激动,谢谢支持!
回5楼:哈哈,换换头像更健康~~
回6楼:四个人。。。的确是。。。比较有压力的事。得亏都是小孩!
回7楼:茶叶先生 - - 我果然老了。。好吧我只是看着它好看就用它了,尴尬一下o(╯□╰)o
------------------------------------------------
PS.深夜,再放段文上来。日更啊日更啊,梦想的日更啊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这依旧是一个觉得千僖年都很遥远的年代,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我依然象一个向日葵一样,每天迎接着太阳快乐的成长着。日子和往常一样,有固定的轨迹,每天上学放学玩耍练琴,有时闭闭眼冥想未来,有时赖赖床享受周末。这个世界对于一个纯粹的小孩来讲,一定是有很大魅力的。而我,作为一个恰好还有点早熟的小孩,这种魅力就更大了点。所以,生活变成了越来越丰富多彩的历程。我遇到了更多让我相见恨晚的朋友,于是在我欣喜于在更多的朋友中分享欢乐的时候,我的子萱,那个随我一起长大的女孩,终于与我共同疏远了彼此。
其实这些故事在很多年以后看来,就象一个笑料。如同不知道糖果和太阳哪个更重要的年龄一样。我痴迷于接触新鲜事物,而她更乐于留守于自己已经熟悉的事物。我向往自由,每天热情满涨。她喜欢宁静,每天不爱言语。我哗众取宠喜欢游走在朋友之间,只专一得期待未来。她固守陈规只与熟知的人来往,沉迷于过去。所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却有迥异的性格。可我又在那个年龄固执得告诉自己做不了知己就连朋友都不要做了。就这样,当我意识到晚了的时候,她已经收拾行李和父母一起准备踏上远去的火车。工作调动。这在我来说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我的钢琴老师,小学老师,都是以这样的原因,突兀得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的。而子萱的这次离别,来得却也太突然了点。
没有告别,没有预兆。我只是在比平常的周末早起一点的早晨,透过家里的窗户,看到了徐徐开来的大卡车,还有那个熟悉的帮忙往车上放东西的背影。我有点急切得开了门往下冲,六楼的高度,对一个精力旺盛的孩子,决不是大问题。可为什么今天的这个六楼,却走得我如此吃力。走到二楼的时候,我从楼道的窗户看向了外面,停住了脚步。我看到了那个我八岁那年见到的漂亮的女子,和子萱的妈妈拥抱,询问着什么。我也看到了子萱有点恍惚得看向我这个方向,眼里是种我读不懂的光景。很突然的,我想起来不久前我不耐烦的对跟在我身后的子萱发火时,她眼里的委屈和闪动着的泪水。我还想起来再小一点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在教学楼之间搭建的小桥上奔跑,阳光投下来,拥抱着我们。她转身轻轻的亲了我,湿漉漉的吻,是小孩子之间能想到的最好的交流方式。我们握紧手对对方说“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片段象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闪动。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我想,我这样一个先于她抛弃了我们友谊的人,是没有理由去贪恋离别的时候的留恋的。子萱忘记我,才是最应该的事吧。
我继续看着窗外,躲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里静静的看他们包装行李。那个女子,在帮子萱妈妈的忙,她与我几年前见到的相比,更加漂亮了,并且没有脱离大学生特有的单纯感。她说着话,有时微笑着看看子萱,言语两句。子萱用礼貌的笑容回应了她,可眼里依旧有逃不开的寂寞感。子萱,昔日今朝,祝你幸福。
我看到了徐徐开走的大卡车,那个女子在下面挥着手,抿着嘴唇。卡车车厢挡住了他们的表情,于是我看不到子萱最后一个笑容,或者是挂泪的微笑。我冲下楼去,站到他们刚刚道别的地方,看到的却只是渐行渐远的小点,一点点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后来很久以后,我意识到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分离。我没有哭泣,也没有说话。就那么安静得看着远去的车辆,如同看着我们远去的记忆一样。
我回头,看到身边站着的这个姐姐,同我两年前见到她的第一面一样,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到激动和温暖。我想她大概已经忘记了我,她有点迷惑的收回视线,看着她面前的这个小孩。眼睛里闪动着点点的光芒,她哭了吗?心情不好的我不想多追究,静静得笑了笑,淡淡得说:“没事,他们去的是更好的城市。”说完我转身上楼了,我不想逗留在这里,这个以前每次上学都会约好相聚的地方。这个季节,本该是没有大风的,但今天有些许的风吹过,吹得人有点伤感。
当时的我没有想到我和她的下一次遇见在哪里,也没有想到我和子萱的下一次遇见在哪里。
当时的我能想到的只有,我10岁,她20岁。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谢谢支持~~~
是呢是呢,御姐无阻力。。。。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人家就喜欢个御姐嘛。。。。。。
嘿嘿分个段这个建议可以采纳~~~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看看这些孩纸们对御姐的饥渴 = =
好的好的谢谢楼上诸位支持,一定加油更文!
这次一定不弃坑,不弃坑,坑。。。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子萱走后,我转到了新的学校,一来为了更好的教学条件,二来也是为了换换环境。我想我一向都是人缘不错的人。来到这个学校不久,就有了自己的小团体。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让我感兴趣的孩子,南棋。南棋不同于子萱,她很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会对我的建议惟命是听。或者,说明白一点,我们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竞争关系。无论是学习,还是现在看来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班干部选举。而在这很多已经很模糊的记忆中,我尤记得某月某日班上只选一名三好时,我以五票胜出,然后看到了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那天我们一起去了校门外的草地上,小小的山丘,被绿色映得很有生机。我们谈了好多,谈过去,谈未来,最后被阳光涂染得有点兴奋的两个人拉着手亲切的称兄道弟。这个画面过去很久了,却依旧是那么清晰,日后再想起,没有丝毫的拼凑感。
所以总结一句话,我们是竞争意识很激烈的战友情。我不否认她给我的记忆比子萱要多很多,当然,这也许也和她之后与我一同相遇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那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六年级,学校初中部调来一位据说很优秀的英语老师。作为一个小学部和初中部合在一起的学校,初中部的动态一直很牵动小学高年级学生的关注。因为我们都很有可能会直接升入本部的初中。这个消息是南棋告诉我的。我没有过脑的问道“男的女的?”她表示轻蔑的看了我一眼,用强调句语气说“一,个,美,女!”听到这句话,我当机立断拉起她就去看这个新来的老师。
只用跑上了一层楼,孩子们都出操的大课间,我们很轻快的来到初中部老师办公室门口。很凑巧,她的办公室门没有关,我大摇大摆的路过,装出自己认为的初中生得成熟,在路过的瞬间往办公室里瞥了一眼。只一眼,又一次很惊异得,看到了那个很模糊又在梦中很清晰的身影。依然,是那个人。
南棋过来碰碰呆住的我“看完没有?看完赶快下楼吧,一会再被老班发现没有出操就惨了。”我拨开她的手,喃喃的自言自语“居然,梦想,成真了。”南棋不解的问我“梦想?这关梦想什么事?”我没有回答,随南棋走下楼去。脑子里却飞快的转动。上次见面是两年前子萱离开的时候了吧。这两年不见,为什么她的形象却在我的脑海里愈见清晰。我不得不承认,她有一种天生的气质,将我深深吸引。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在后来到来的一个个日子里,越来越明显。
次日,遇到一个初中部称兄道弟的同学。我上前热情的打了招呼。搭讪以后问道“喂,听说你们初中部调来一个英语老师?”“嗯,是呀!”我继续热情“哦,那,她,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我开始变得有点吞吞吐吐。我说过,我越有感觉的东西会伪装的越不在乎,并且,会越紧张。那个孩子笑着看看我“我们小沫还关心这种琐事哇。”我有点被抓住的尴尬感,竟然有点慌乱。“没有,什么啊,就是问问,你看你哪那么多事!快说快说。”“哈哈,好吧。她叫林雅馨,听说是A大的毕业生。今年只帮忙带了初一一个班的英语,没有带班主任。”
林雅馨。
亲爱的,我认识你四年了,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一瞬间,竟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那年,我12岁,你22岁。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哈哈哈,回楼上,新时代好学生是夏沫,不是我
所以是不是不用担责任啦?哈哈
还是要加油更文~!争取这个假期能结文哦哦~
---------------------------------------------------
谢谢各位支持,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故事~~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感谢大家支持,若能多点评论就更欣喜了~~
-----------------------------------------------------
【音乐】想添一首歌,原因不解释了,大家在歌词和曲调里各自体会吧。

【歌词】许巍
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
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
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
让一切喧嚣走远
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
蝴蝶自由穿行在清涧
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
有一群向西归鸟
谁画出这天地
又画下我和你
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
谁让我们哭泣
又给我们惊喜
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遇
总是要说再见
相聚又分离
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再更一段,算十六号的更文了呦,保持日更,嘿嘿
------------------------------------------------------------------毕业的日子临近了。看着平常嫌唠叨的老班恨不得搬办公室来教室里为了守着我们,也看着周围的孩子们拿出比平时刻苦很多的精神学习。我和南棋每天的交谈时间也减少了,大家都想在这第一次的升学考试中成功。我依旧每天早早到学校,边早读边瞥着窗口看某人来上班的身影,依旧在出操的时候站在队列的最右边,伸长脖子看初一一有没有一个人的踪影。日子到也过得平淡如常,没有波澜。
又是一日如同寻常的出操,广播响起之前大家打打闹闹的推搡着,小孩子总是这样,不会放过每一个热闹的机会。我熟练得看向初一一的方向,没有看到她的身影。“陈老师,我,我肚子不舒服,今天可不可以不出操…”我带着可怜的表情望向老班。“呦,这怎么了呀?最近可得注意点啊,快考试了呢。上去吧,好好休息一下,不行就吃点药啊。”依旧唠叨的个性。“好的好的,谢谢老师。”我灵敏的闪出队列,歪歪斜斜得跑上楼。是的,快毕业了,所以我才要加紧时间观察我的美女,一个机会都不能错过!
我直接上了三楼初中部,刚到楼上就听到来自一阵争吵声。我向前走,寻找着争吵的来源。我之所以这么急切,是因为我听到了里面有她的声音。林雅馨,吵架都是这么好听的声音。我终于在初一一的教室里见到了争吵的两个人。我掩藏在后门,看到一个背对着我的女孩,颤抖着身体激动得说着什么。而她,我看得见她的表情,几分愤怒,几分忧伤。那皱起的眉头里掩藏着的,是深深的,我说不出的东西。这时我看到那个女孩抬手推了她一把,她向后趔趄了一下,有几分无力感。
我向前走,路过初一一的门口时,看了那个女孩一眼。至于争吵的内容,我没有再听下去,转身下楼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皱眉的一瞬间,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心疼感。我这么喜欢的人,我都没有让她生气,怎么能轮的上别人。所以我不要听原因,不管是谁对谁错,孩子,吵架我姑且原谅你,但你动手了,对不起。
这天下午,我特意骑了车子出来。我没有再去询问那个女孩的姓名。只一眼,我就记住她了。这天放学,我收拾好东西,提着我的单肩包来到门口的小山丘上。我的山地车,静静得待在我身边。我躲在一棵大树的遮蔽下,嘴里叼着一根草,看着校门。小学比初中少上一节课。不过没有事,我有的是时间,一定等得到你。
初中部下课了。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出来。没有看到早上那个女孩的身影。我知道一定是我的兄弟们上楼去问她题了,以便拖延住她的脚步。终于,我看到她出了校门,背着白色的双肩挎包。到也是一个挺可人的女孩。我也才意识到,好久没有打架了,怕是身手都不灵敏了吧。我笑笑,站起身,拍拍身后的土,骑车慢慢的跟上她的脚步。
快到学校门外最荒僻的一块地方时,她显然发现了我的跟踪,我也不再掩饰,紧跟在她身后,吹着口哨,悠闲得看风景。她不时的回头,用紧张厌恶的表情看我。一定是好学生了,看不惯我这么痞子味十足的作风。我没有理睬她,反倒兴趣盎然的盯着她。
“你要干什么?”她终于没有忍住。
我看到周围人变的少了很多,正是下班的时间,回家的回家,吃饭的吃饭,没有多少人会来这个荒僻的地界。
我下了车,支上了车子,一把拉过她,走到一棵大树背后。这颗树很大,足够遮下我们。
她挣扎着,试图挣脱我们。但也不过是比我大一岁,我的手劲,我还是知道的。
“给你机会,你先想想你早上干了什么吧。”我松开了她,环臂站着,歪着脑袋看着她。
“我,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谁啊你。”她有点急切得想要从这里出去。我挡住大树形成的唯一的出口,眼里多了几分凌询。我也不是有耐心的人,既然你要时间,那我就速战速决。
我上前给了她一拳,打在肚子上。她显然吃痛了,弯下腰去。
“初一一的英语老师,林雅馨。别再去惹她。再有下次,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她显然想起早上的事来。抬头看着我。“你是她什么人?今天明明是她错了…”
我抬脚从后面踢向她的膝盖,她没有把持住平衡,跌倒在地。
“我不管谁对谁错。那个人我感兴趣,你想平安就离她远点。”我又补了一脚,踢在她的背上,她低声叫了一下。还想说话。
“是她,是她叫你……?”
“是我自己要来的。六年级一班,夏沫。记住了?”我拍拍手上的土,转身离去了。
我打过不少的架,为自己,为兄弟。但这还是第一次为一个连我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但是这次的架,我个人认为,打得很舒心。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沙发自己坐,舒服啊~~~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回复36楼:嘿嘿那必须的,半夜更文就这么点好处嘛~~
回复37楼:= = 你4点是没睡呢还是醒了呢?
回复38楼:小孩子就不能长大嘛?!还有为啥是小御姐 囧。。。
回复39楼:好!更文是王道~!
回复40楼:哈哈找的不错!我的题目都是随便起的,随性随性。然后结局嘛,慢慢发展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好结局呢,重在过程,过程,是不是~~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日子继续一点点向前推行,我依旧对她的一切暗暗关心,那个被我打过的女孩没有再找过她的麻烦,也没有别的同学再来犯她,听说她和她的学生处理的很好,我很高兴。一个人独自高兴。毕业的前一周,初中部初一组的老师们组织了几堂公开课,作为宣传初中,提高生源的一个手段。我们作为直接对应的小学的毕业班学生,自然有职责去当这堂课的观众。老班也一再强调,一定要在课堂上好好表现,和老师们好好配合来完成这几堂公开课。就这样,凭借对我的不错的印象,老班特意把我安排在了第一排,还在讲课前悄悄告诉老师要叫第一排的同学回答问题。
在尽全力对数学的张老师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做了完善的解答并提出了进一步的问题来引出她后面的讲课内容,之后,迎来了英语课。而在这之前我是不知道新的一届初一会配哪一位英语老师的。之后,我看见了她。
“Morning, class, my name is Linyaxin.”
我顿时从短暂的睡意中清醒过来,在第一排的座位上看她,脸上有因为兴奋和过分集中精力而产生的淡淡的红晕。三尺的高度差,两米的距离,我轻轻抬头望她,彼时的我,没有想到这样的距离成了我们之间交流的主要方式。
她比我之前见到的所有时候都要美,睫毛很长,睫毛下的眼睛里闪动着灵气的光芒,她微微得笑着,嘴角上扬,形成一个最完美的角度。我不是美学家,不会用专业的手法欣赏一个人的美貌。只知道,她的这种美丽,我喜欢,很喜欢。
她讲了一会课,好听的声音,标准的英文。眼光扫视着在座的同学。轻轻的转眸,我紧紧追随,突然才意识到自己这样紧紧盯着是不礼貌的行为,慌乱的收回了目光。脸上有了完全不是源于热量的红晕。南棋偏着头看我“小沫,你紧张吗?”我回头看着她,有点结巴的回答“不,不紧张。”南棋不解“又没叫你回答问题,你紧张什么?”正在这时,我听到来自上面的声音。“第一排这位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问题。”我转过头,遇到她正看着我的充满期待的目光。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对视,不是因为自行车的误撞,也不是因为分离时的安慰。这是真正只属于我们两个的注目。
我咳嗽了一声,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拉回了正在飞快的回忆着的思绪。站起身,恢复自信的看着她。“So,could you please repeat the question?”其实我还是有点后悔的,第一次回答她的问题就这么思想抛锚。她重复了问题,很简单,我拿出几年来英语课上最认真的态度回答了她,看到她欣慰的微笑,踏实得坐下了。为了和她有更多的交集,也许没有人知道我在毕业班的这个时期把多少别的时间分给了英语,我想,当时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这也是不多的能做到的事情吧。喜欢一个人是需要资本的,此时我的资本,只有用优秀来赢得她的关注。
这节课上我频频举手,试图回答每一个问题。我迷恋她在我回答问题时期待的目光,温暖的笑容。我的生命里没有暗夜,但她也是我的阳光。从一开始,就是。
带着一半紧张,一半兴奋的矛盾的心理,这堂课终于结束了。我看着她收拾着上课用品,和旁边来试听的学生家长从容得搭着话,一张一合,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但可以看到她脸上温婉的笑容,在那个阳光无法完全普照的大教室里,愈显温馨。
林雅馨。林老师。
还好,至少第一次,没有让你失望。
我不奢求更多,我一直没有奢求多少,这些于我,就足够了。
------------------------------------------------------------------------------
加点题外话:我突然意识到这篇文可能会是一篇少SP,多情感交流的文章,估计不会太虐,虐也是虐心,o(╯□╰)o~~
所以,所以,读者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哈~~
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更文的,谢谢支持我的朋友们~!!
然后,今天有点累,先睡了,各位晚安~~O(∩_∩)O~~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谢谢各位支持~~楼主跑回来更一段
--------------------------------------------------------
毕业考试和各个学校的招生考试都平静的过去了。我没有意外的去考了三中的入学考试。还记得考三中的那天,走进校门,看到了我见过的最气势恢宏的初中。长长的走廊从门口直通教学楼,走廊周围的藤蔓生机盎然的蓬勃生长。有种南方园林的潜质,却不乏北方的活力。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这里,喜欢这样的学习环境。一周后,三中的榜出了。看榜的那天,我犹犹豫豫得不敢进去。不是怕看到自己考不上,而是怕看到自己考上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一面我舍不得如此喜欢的学习氛围,一面,我舍不得她。
母亲见我站着不动,拍拍我的肩头,轻轻的说“没关系,考不上也没关系,将来考上好的高中才是最重要的事。”我没有说话,我感谢母亲这阵给予我的温柔,但我怕我将来的抉择会忤逆他们的想法。我走进校园,来到榜单前。
夏沫。我很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我被录取了。
爸妈很高兴,我们一起去吃饭庆祝这次胜利。这是人生中第一次升学考试,我圆梦了。可我在饭桌上,笑不出那份发自内心的轻松。她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晃动,带着那天下午温婉的笑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
“爸爸,妈妈。”我开口了。
他们抬头看我,手里还准备继续夹菜给我。
“我,我想回原来的初中上。”
“为什么?”他们很不理解,互相对视一眼。
“我。我觉得原来的初中有很多的熟人。而且,老师也都更熟悉我一点,将来接触会好一点。而且,我们学校这几天师资力量一直在提高,硬件软件水平都有所长进的。而且,原来的初中离家近。”这是一个孩子能想到的所有理由了。我一口气说完,看着他们的表情。
他们两对视了一下,放下了筷子。
父亲开口了。
“沫沫,我和你妈也在想这个问题。三中离咱家太远了,你每天中午只能在学校里或者在小饭桌。我们觉得,其实初中的好坏并不是很明显的,什么初中都有能考上好高中的学生不是?只是我们一直怕你不同意。”
这番话听得我越来越舒心,我不住的点头,不住的赞同。
“没有没有,我早就想明白了,我相信我的实力,在哪里都不会影响我的进步和发挥的。来来来达成一致了,干一杯,cheese!”
其实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抛开一切,我最要感谢的毫无疑问还是我的父母。他们给我很好的生长环境,书香味浓厚的氛围让我潜移默化中对学业有无尽的好奇心。我们凡事都会商量,他们很尊重我的意见,即便是不同意我的想法,也会清清楚楚得讲明白道理和原因。而这次的“谈判”,更是在很和谐的环境中告终了。
假期剩余的时间,我随父母去了一趟云南。来到丽江的瞬间,我被这种美丽震撼了。这是怎样的一种安静,怎样的一种平静。轻轻的葫芦丝,高高的天空,抬头能看到持久的蔚蓝,低头能看到三口井里流淌的水流,如同记下岁月最初的流痕,轻轻的涂抹每一米阳光。日月既往,不可复追。而岁月静好的角落,我能不能牵了你的手一起走。
离开的时候我想,这个地方我一定会再来的。下次再来的时候,要带了你一起。
不管这中间,要隔多久。我都等。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初中的生活开始了,我去学校报了到,看到很多小学的同学,包括南棋。其实三中的榜出了以后,我一直没有去问南棋有没有考上,或者考上了准备去哪上。她也没有来询问我们的情况。我知道,我们之间很多时候是不需要言语的,如果还在一起,那么感谢缘分,如果不在一起,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对着南棋笑了笑。“几班?”她问我。“初一二,你呢?”“初一一。”我们轻轻拥抱了下对方,去忙各自的事情。
看到分班结果的第二件事,就是着急去看班主任是谁。也许就像很多恶俗的情感小说一样,很想得到的结果一定不会得到的。我果不其然没有在二班班主任一席上看到她的名字。我又瞥向一班的位置,也没有看到她的名字。是觉得她经验不够吗?是不相信她的带班能力吗?我突然有点愤愤不平的激动。不过无论如何还有她上英语课,我也不该如此不知足。
垂头丧气得走向初一二的教室,很欢乐的孩子们。我安静的走进去坐在座位上,呆呆得望着黑板发呆。
“你好,坐你旁边可以吗?”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过来问我。我礼貌得让开。“当然可以。进去吧。”她冲我笑笑,做着自我介绍“我叫程宇宁,可以和你做朋友吗?”“好啊,没问题。我叫夏沫,相处愉快。”我们聊着天,谈论着马上就要开始的初中生活。班主任进来说了几句,什么初中和小学不一样啊,大家要提高觉悟啊。我没有细听,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
终于熬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节英语课。我的座位不前,在教室的中后排,我一向喜欢这里的位置,没有前排那么突出,也没有中间那么拥挤,也没有后面的乱糟糟。她翩翩得走进来,穿着长裙,我不禁挺起身子,调整着坐姿,紧紧地看着她。第一节课是例行的自我介绍。与前两节语文数学的低调作风截然相反,我像小孩一样高高举起手来。她点了我起来,我熟练得做完自我介绍,获得了大家的掌声,我于是自豪的站着,等待着她的表扬。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只是默默得笑了笑,点点头示意我坐下。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是我说的不够好?是发音不标准?有语法错误?又或者,是她对我不感兴趣?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我知道这是没有自信的表现。可我在她面前,从始到终,确确实实就没有过自信。
纠结得度过了第一节课,听到她对别的同学的自我介绍大加好评,有种吃醋的感觉。在这个大家都在欢庆的初中伊始,是不是只有我这么患得患失。
下课了,我没有抬头看她。有点赌气的成分,但更多是失落的心情。后来有同学进来喊“夏沫,英语老师喊你。”的时候,我是很吃惊的。
熟练得找到她的办公室,喊了报告进去。第一次有正当理由进入她的办公室,我知道我的脸上,一半是兴奋,一半是紧张。她的办公室有两位老师,一个是她,一个是我们班主任语文老师。
“这里。”她注意到了我。微笑得叫我。
“不错嘛,第一次来,找的还挺熟。”她依旧一脸微笑,直射人心。
我走到她的办公桌前,闻到了一股清香,我不自觉地嗅了嗅,说“真香。”
她偏着头看我。“好像我们的夏沫同学第一天上课就情绪不高啊?”
我鼓起勇气抬起头,迎向她带着笑意的双眼。那里的光景,怎么会那么美丽。我突然想起她刚刚的问话,拉回跑远的思维。
“啊,我?我,没有啊,没有。”我对于我这个一紧张就语句不通的毛病很是无奈。
她笑出了声,挪开凳子,站起身来,拍了拍我的胳膊。“小孩。紧张什么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么紧张。”她越过我去倒水。留我一个人更加不知所措,我还在想她刚才那个动作,算不算亲昵呢?想到这里,我脸红的更加彻底了。
“说吧,今天为什么不高兴?”她站在饮水机旁,和我保持着距离,不过这时候的这种距离让我舒服了很多。
我抿着嘴唇看着她,有点孩子气得说:“我的自我介绍说的不错,林老师为什么不表扬我?”
“哈哈。”她的嘴角扬起的更高了。“原来是为这事。”她走进我,重新坐回凳子上。换了认真的表情看我。“我知道你,也知道你的英语不错。所以我觉得以你的英语水平,刚刚那个自我介绍还只算可以吧。”她扬起眉毛。“假期没学英语吧?”
原来如此!我心里一面舒了一口气,一面又有点窘迫,另一面,又有一种后知后觉的欣喜感。那么,那么,她之前就知道我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扬起嘴角。
“还笑?回答我!”
我这才想起她刚才的问题。“假期啊,假期。我学了的,我看了美国大片!”我欢喜的回答。
她有点气急败坏的看着我。我暗自发笑。
这时,语文老师开门进来,看到正在交流的我们,微笑示意。“夏沫,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了呢。听你小学班主任说你管理能力还不错,来给我们当班长吧,怎么样?”我有点语塞,却听到她的答话。“那不行,夏沫要给我当课代表的,你不能抢。”听到这句话,我彻底欣喜了。换作欣慰的笑容看着老班。“得得得,那就班长兼课代表,咱俩各让一步啊。”老班答着话。我后退一步,咳嗽两声,站直了身体看着他们说“咳咳,张老师,林老师,夏沫遵命。那我以后就常出入这个办公室了,你们不要嫌烦啊。”听到她们俩清扬的笑声。
我欢天喜地的走出办公室,真心觉得,以后的日子,会很美。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半夜的沙发是要自己坐的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回复53楼:
回复55楼:刚上初中~
好的这就上文。。。话说写到这都木有打戏,我都觉得有点说不过去

楼主:骑士独歌  时间:2019-03-30 07:00:29
“张老师,这是大家的联系表。”
“张老师,这是分组情况”
“张老师,这是暂时指定的组长”
“张老师,这是大家写的自我介绍”
我开始频繁的出入这间办公室,她的座位靠近门,老班的座位靠近窗。 我以任何一个借口为由,能去两次的绝不去一次。每次去找老班都会路过她的座位,总会有意无意瞥向她的方向。有时她在准备一会的上课内容,有时在听英语广播,有时在找同学谈话。她很重视和同学之间的交流,这个新的班级大家水平不一,层次不同,要满足所有学生的需求必定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我也时常会来找她,询问班级英语学习方面的事情,看到她在我面前的一颦一笑,哪怕内容只是关于别人的进步,我也会很安心,很高兴。我尽全力为班级做着能做的事情,每天带领大家早读,督促大家巩固课内内容。我想,她是我做所有这些的源动力,每次英语早自习时她走进教室,投给我的那一抹微笑成为了我一天的期许。后来我也曾想过,不相逢,是不是就不会不相念?或者,至少不会单相念。
初中的生活比原来小学的时候要忙碌的多,节奏也快了很多。我一面操心着班级里的琐事,一面忙碌着自己的学业。南棋是一班的班长,也兼任了英语课代表。依旧是和我同步的成长。
我也宇宁的关系越来越好了,每天有说不完的话。我们谈理想,谈人生,或者谈生活中的快乐悲伤。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每天放学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打篮球,总是很喜欢场上的奔跑和争夺,所向披靡的英勇。
英语课上,我依旧高调,拿出十分的热情来对待她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她却从不当众表示对我的表现的欣喜,只是淡淡的笑容,例行的点头。可即便这样,依旧让我每一天都如痴如醉。我从来没有过这么高涨的学习热情,也没有过这么多对未来的憧憬。可日常的生活不会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们最多的交流也只是在课上,一个说,一个听。一个微笑,一个自豪。
日子一天天过,半学期后,传说中的英语竞赛到来了。一个年级只能选派一个人去参加比赛。通知下来的那天,她叫了我去。
“夏沫,这是一次很重要的英语竞赛。咱们年级我准备选派你去,据说这个奖在你将来升高中也是有很大的帮助的。而且我们学校每年都有一等奖的,所以你…”
“没问题,林老师。拿不到一等奖任你处置。”我打断了她的话。
她笑了,带着种嗔怪的表情。“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好。你的话我记住了。那就看你的表现。“
我夸下了海口,不是因为我天生的过分的自信。只是不想让她为我担心,一点点都不想。我想成为最能让她骄傲的学生。这次的竞赛之所以会如此在乎,不是为了什么一等二等奖,只不过是想给她拿一个指导老师的奖。
我开始每日怀抱竞赛辅导书,自己解决每一个问题。我从不去问人,是我的性格问题吧,觉得自己能处理好的事情,是不会去麻烦人的。我们依然没有波澜的生活,她偶尔来问问我的进展,我昂起胸脯说“您还不相信我的水平吗?就是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您的水平啊。”“有问题就来问我啊。”“知道了,没有问题,一切顺利!”她拍拍我的头,笑着。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的那次遇见,也是这样的拍拍我,爱昵,温存,一点都没有变。
竞赛很快来了,竞赛前一天她又来问我,语气里有点点的紧张。“明天就准备好了,你行不行啊?”“没有问题。”我看出了她的些许紧张,第一届带学生,一定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依旧用满满自信回答她的问题,努力克制着自己也有的那一份紧张。
上考场了,考试了,考完了。
结束的很快,走出考场的时候,手有点冰冷。我有种不好的感觉,也许是我复习偏了,也许是题出难了,我没有很好的感觉。如果没有一等奖呢?如果,真得失误了呢?我开始渐渐意识到这场竞赛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失败了,也许更多的人怪罪的,会是她的教学吧。想到这里,我开始很怕成绩的公布。

楼主:骑士独歌

字数:121209

帖子分类:蜗牛的梦想

发表时间:2011-07-15 03:49:00

更新时间:2019-03-30 07:00:29

评论数:11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