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寒武纪年 >  【原创】极端控制(阴狠变态控制欲超强抖S攻*软糯怯人大美人受)

【原创】极端控制(阴狠变态控制欲超强抖S攻*软糯怯人大美人受)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这是一个攻疯狂迷恋受,精心策划绑架囚禁受然后调教使之落网的故事。报社文,没有逻辑可言,毫无下限。背景设定同性可以结婚。攻的独占欲超强,强到受的每一下呼吸都必须得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小受肤白貌美,白糯怯人,因为被绑架过对攻很依赖,恐惧外面的一切事物,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生活不能自理,双性可生子,无三观。
之前被删帖了好气哦!!!不能太露骨了,哎……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容汐的性格很胆小,这不止和他自身的身体有关,还有父母从小对他的教育。容汐的出生不错,父亲是国企管理层,母亲是工作体面的大学教授,都是知识分子,说不上大富大贵,却也是衣食无忧的,更何况他的父母对他一直不错,疼爱有加,又教育有方。
可是容汐很胆小,因为他是个双性人,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教育过他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不要把自己的身体暴露给别人看,小时候容汐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等到初中上生物课他才明白,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容汐本来就很怯懦,他的身体更是给他带来无限的自卑。他从来不敢和同龄的人玩耍,生怕有人扒下他的裤子,嘲笑他是个怪物,他觉得自己很肮脏,像是生活在城市最阴暗角落的老鼠和蟑螂。所以容汐从懂事起就非常的乖巧,是老师和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容汐从来不在意这些,因为他深知那只是自己努力营造的虚假。
多出来的那个器官给容汐带来了无尽的阴影,所以他总是忽略了很多,总是很自卑。容汐长得很漂亮,是那种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漂亮,像是无性的天使,只要一个笑容就能把人迷得晕乎乎的,大家看到容汐的第一眼总是会被他的皮囊所吸引,接触后又会因他怯懦的性格所喜爱,没有人会不喜欢一只乖巧可爱的兔子。
可是男生不喜欢和他玩,因为他看起来总是像个瓷娃娃,轻轻一碰就要碎掉,就连说话也会支支吾吾,红着脸蛋。容汐觉得自己是个男孩,小时候总是会黏上去和他们一起玩,男生们不想和这样娇滴滴的人在一起,玩起来总是不痛快,所以永远是拒绝他的,女生就更不用说,他做不到厚着脸皮扎在女生堆里。所以容汐的童年过的很孤单。
这样的性格持续到他十八岁,容汐发育的缓慢,同龄的人都唰唰比他长高一个脑袋,容汐却永远只像一个树懒,才慢吞吞地抬起后脚向前匍匐,甚至和他同龄的男生已经露出了属于男人的荷尔蒙,然而他却像是个才刚刚刚脱离奶香的初中生。
容汐最近有些焦躁,不是因为高考,而是一种陌生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总觉得有一双一眼睛在黑暗中盯着他,像是深渊里的魔鬼,随时随地的要把他拖入深渊,容汐很害怕,可是他又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要害他,因为他从来没有结过仇,他觉得自己有点被害妄想症。
容汐是个比较闷的人,有什么事从来都是埋在心里,这种被跟踪的感觉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当他察觉到那股视线的时候,每天放学他都不敢留的太晚,一般是一下课就收拾书包离开。父母为了他高考能考好,在学校周围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好让他能回家住,不用在学校那么累,小区不远,走十分钟就能到。
学校所处的地方是个老城区了,回家的路上有一条必经之路的小巷子,小巷子通常很黑,周围是被搬空的拆迁楼。今天容汐被留的有点晚,因为他被一个男生告白了,还让老师看到了,老师把他留在办公室里谈了一个半小时的话,导致他回家已经天黑了。
容汐害怕的摸着黑前进,这里的路灯有几个坏了,灯光也不明亮。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不知道会不会被删啊,用拼音代替可以嘛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黑暗中传来老鼠翻动垃圾桶的声音,吱呀吱呀的,小巷子里的坏境状况不怎么好,拆迁楼里的人都搬走后全把垃圾扔在了这里,也没有人来清扫。空气中弥漫的危险的气息,以往四分钟走完的小巷子今日显得无比的漫长,容汐握紧拳头加快了步伐。
突然,背后传来另一个脚步声,“嗒嗒——”是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沉稳有力,不慌不忙。这条巷子很少有人涉足,尤其是晚上,当然也有一些流浪汉来这里翻找什么的,容汐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这个脚步声太不寻常了,谁会大晚上来这里散步?
容汐害怕地不敢回头,他只想赶紧出这条小巷子。可是他越紧张越害怕,那个脚步声好像就离他越来越近,直到他感觉一个陌生的气息跟在他的背后,背后的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容汐下吓得当场要叫出来,来人似乎预料到他接下来的反应,用力地捂住他的鼻子,力道大的似乎要置他于死地。
容汐惊恐的瞪大双眸,他被按在围墙上,这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带着烟草的气息。容汐只到他的胸口,被男人捉住禁锢在怀里,像一只无处可逃的兔子。因为男人背着光,巷子里昏暗,容汐又近视,男人的面容他看的不太真切。
“你要是敢喊,我就把你杀了。”
容汐害怕地点点头,他的双眸沁满泪水,男人放开了捂住他嘴巴的大手,容汐怯懦地开口,“你,你是谁?”
男人没有回答他,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在他身上上下摸索,甚至伸进他的衬衫里,大力地揉捏。
容汐以为他是抢劫的,“我,我有钱,我都给你,你放了我。”
男人嗤笑一声,坏心眼地捏了一下他腰间的软肉,容汐吃疼地出声,掉下泪来,“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不够可以去我家里拿。”
“哦,然后你爸妈就报警把我抓起来送到警察局去?”男人说。
“不,我不会报警的。”容汐摇摇脑袋,男人回应了他让容汐更加坚定就是来抢劫的。“真的。”
男人不说话了,在他腰间摸索的手开始伸向容汐的裤子里,容汐吓得捉住男人继续向下的手,“不,不要,这里没有钱,钱在我口袋里。”那里有他爸爸给他的生活费,现金三百,卡里还有两千,在物质方面,容家父母对他一向宽裕。
“我不要你的钱,你让我gan一下我就放了你。”
“什,什么。”容汐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说,你让我gan一下我就放了你。”男人像是怕容汐听不见似的,凑近他的耳边咬着耳朵说话,末了还暧昧地舔了一下容汐软软的耳垂。
“我有钱,你去找女人,找女人。”容汐长得很漂亮,从小到大没少人跟他表白过,但是生来的自卑让他不敢触摸正常人该有的感情,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现在光明正大的提出要gan他,容汐害怕地靠在墙上,他双手抵触地撑开男人坚硬的胸膛。
“可是我就是想****啊。”男人恶劣地笑出了声,还嫌不过瘾似得用手隔着裤子摸着他的xia ti,隔着夏天的校服短裤,男人的手中是一团软软的小肉,像是条虫子一般安静的睡觉。
容汐被他大胆的举动吓闷了,只要男人的手再往下一点,他就能触摸到那个jin地。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不要,不要。”容汐惊恐地摇头,他捉住男人掀开他衣服的手,“你,你不能这样。”
“我不能怎么样?嗯?”
“我,我是男生。”容汐咬着下唇怯怯地说。
“哦,男生?”男人拉长了声音,将推拒他行动的那双手握在手里,大力地揉nie,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扭断,男人亲吻着容汐的嘴角,舔干净他脸上的泪痕,“可是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长着liang个dong的男生啊。”
容汐顿时惨白了脸,他,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ti的秘密的?除了他的父母和自己,就再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了,那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这一个月以来跟踪的人是他吗?容汐觉得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气,他觉得自己像是在蜘蛛网上挣扎的猎物,随时被等待拆骨入腹。
男人的手愈加大胆,他伸进容汐的校裤nei,大力地揉捏他白nen的臀ban,美好的chu感让男人想象得到容汐身体的美味。
容汐本能地想拒绝,却被男人大力地禁锢住了双手,粗鲁地让容汐想要惊呼出声。他能感受到男人愈加放肆的手要靠近他身ti的秘密。
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容汐能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qing yu。
容汐崩溃地哭出声音,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扒guang衣服,将自己的丑陋暴露在空气中了了。
“你找死吗?”男人威胁道,鼻息喷在容汐的脸上,“你要是敢叫,我就敢把你先女干后杀,然后fen尸,一片一片,手脚扔到臭水沟里,脑袋冲进下水道,剩下的肾脏我就一点点煮来chi掉。”
容汐害怕地颤抖,男人的声音宛如恶魔,他的背后沁满了冷汗,男人抚摸在他身上的手好像是在思量从哪里下手。
“不,不要,不要杀我。”容汐恐惧,他不要那样凄惨的死掉,他害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哦,这么怕死啊,那我就不杀你了,你好好让我*一下,我就放你了。”容汐捂着嘴唇不敢哭出声音。
男人脱下他的ku子,抚摸到那个丑陋的地方,骨节分明的手指用力按压,细细地摸到那个口,感受到一股细腻的bo膜。男人的动作不是特别的温柔,柔嫩的地方被他弄得有些痛。


(这个有点露骨,求不删帖,我已经改了很多拼音了……)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他在外面慢慢地徘徊,容汐颤抖的不能自已,那个地方他自己都没有碰过,可是现在却被另一个人在亵wan。
“你下mian好湿啊,想不想要?是不是经常在家里自己弄?”男人问道。
“没,没有。”那个地方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又怎么会去玩呢?
男人摸了几下就又转战到了他的小肉芽上,上下抚弄,初尝情yu的容汐自然不是男人的对手,很快就出来了。容汐羞耻地想要钻到地缝里去,男人轻笑出声,将白色的ye体送到嘴边,舔了干净。
男人捉住容汐的手,将他拖到自己的身xia,“摸摸它,待会儿让你好好shuang爽。”
容汐碰到男人身xia的那坨肉,尖叫着要缩回去,却被男人打了一巴掌,容汐的脸偏向一边,白皙地脸上浮现出一片红晕,他抓住容汐的头发,将人拖到自己的面前,“我刚刚说过什么?你敢叫我就杀了你。”
“不,不要杀我,呜呜……”容汐实在害怕,男人的那个地方好大,鼓起的帐篷跃跃欲试,他从来没有被这么猥xie过。
“不想死的话那就赶紧摸吧。”男人说。
容汐颤抖着手伸过去,他慢吞吞地解开男人的皮带,然后掏出那个pang然大物,他已经苏醒了,手下的青筋热切地跳动着,容汐没有看过同龄人的,难道所有人的都是这么大吗?二十公分的长度,让人害怕。
容汐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很青涩,动作慢的像树懒。男人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覆着容汐的手上下动了起来,容汐心中惊讶,原来要这么快。
男人的持jiu力很长,黑暗的小巷子传来男人的shen吟声,半个小时后,男人才xie了出来。容汐看着手上的白ye发呆,鼻子一酸哭了出来,红红的眼睛让人想要欺负。
男人摸到容汐的后脖,尚等不及容汐想要求饶,容汐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昏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要死了吧……
容汐是在家里醒过来的,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想起昨晚的事情容汐赶忙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他还活着!但是他怎么会在家里醒过来,容汐脸色一白,想到男人知道他身体的秘密,那么知道他家也就不足为奇了。
家里容父出差,容母去了邻省讲课,两人大概半个月都不会回来,也就是说容汐得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半个月,他不知道那个魔鬼还会不会找上门来,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容汐特地找人来家里换了锁,趁着白天的时候还买了许多吃的,他待在家里,这样就没人敢进来了吧。
事实证明容汐低估了这个恶魔的能耐,当男人站在容汐床边的时候,容汐恨不得从窗户下跳下去。
“你,你怎么进来的?”容汐往床角缩着身子。
“你不乖哦,居然敢把家里的锁给换了。”男人是在半夜里进来的,屋子里黑漆漆一片,晚上容汐被尿憋醒,上厕所的时候感觉到了房间有人,当男人的声音响起时容汐就知道那个魔鬼找上门来了,为什么一点声音也没有?!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为什么要换锁,嗯?”男人坐在床边,伸手去抓缩在墙角的容汐,容汐害怕地退后,然而他却退无可退。黑暗中的男人不耐烦地蹙起眉头,对于他的行为感到十分恼怒。
“我,我害怕,你要做什么?你为什么知道我的秘密?”容汐强忍着惧意问他,明明他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男人为什么会盯上他?
“……”黑暗中男人沉默着不说话,对于容汐的问题他似乎并不想说,许久后男人说,“过来。”
容汐不敢过去,甚至还想离他再远一些,男人一把抓住容汐白嫩的脚腕将他拖了过来,容汐尖叫,“啊啊啊啊——”
容汐穿的是一件蓝色的睡衣,衣服宽大,上面有月亮和星星的图案,看起来很可爱,可爱的想要让人吃一口,容汐剧烈地挣扎,宽大的睡衣露出肩膀,暴露在空气中。男人捉住容汐的嘴唇咬了上去,然后另一只手摸出一根绳子将他绑缚住。
泪珠不受控制地从容汐精致的面庞流下,他绝望地哀求,“不要,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啊——”
男人毫不留情地脱下容汐的睡裤,他大力地掐弄着容汐脆弱的嫩肉,留下一个个鲜明的掐痕。
“痛,求你……求你别掐……”容汐可怜兮兮地抽噎。
男人咬破了容汐的唇瓣,细细地舔着他的鲜血,一条带血的舌头钻进了他的嘴里。他快死了,容汐想着,他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他的唇舌肿胀又刺痛,舌根被吸得发麻,口水不自觉地从嘴中流出。
容汐在黑暗里挣扎,双手被捆在头顶,男人的手钳住他的脸颊,状似轻柔的问,“你哭什么,我吻得你舒服吗?”
容汐被他冷硬的语气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敢缩着脖子哆嗦地抽噎。
“为什么那么喜欢哭呢?是不是一看到我就兴奋地哭了出来?你怎么就那么讨我喜欢呢?”他说话的语气喷在容汐的脸颊上,令人毛骨悚然,容汐呆呆的,直到发现对方的xing器顶在他的腿缝里,他惊慌地挣扎起来,不断试图逃脱他的掌控,“不要,不要。”
“叫什么?”男人狠掐了一下他的肉,容汐吃疼地不敢出声。他的手摸到了容汐的下ti,他弯下腰,分开容汐的双tui,来来回回地玩弄他的yin di。
“你的shui好多……”
“是不是经常在家里玩它?”
“有没有别人知道你是个怪物?”
“又小又红的,真想*烂它……”
他听到男人粗重的呼吸声,男人忽然带着难以自持的兴奋道:“我早就注意到你了,我每天看着你洗澡入睡,我在厕所里装了监控,还有你的房间,你每天干什么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xia面yang不痒?要不要用我的bang子给你解解渴?嗯?”
容汐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盯上他的?他的隐私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一个陌生人的眼里!
然后他感到一个湿滑的东西在舔弄他的禁地,滚热的舌tou钻进他的肉feng里,猴急地吸吮他的yin di 。
容汐凄厉地尖叫起来。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容汐不知道男人待在这里多久才离开的,离开的时候他又把容汐的下ti好好地xie玩了一番,末了还威胁再敢换锁就要惩罚,同时也威胁着别想着报警或是告诉别人,他有一千种方法折磨他。男人的折磨导致第二天容汐下半身疼痛不已,他险些下不来床,男人是那么的粗鲁,即使用手也能把他弄得两腿发软,那个地方火辣辣的疼。
容汐看着昏暗的房间,眼泪抑制不住地从脸上滑下,他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中午的时候容母打了电话过来,问了他一些近期的学业,还问他吃饭了没有,容汐哽咽,他好想爸爸妈妈,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坏人盯上了,那个坏人还在几个小时玩弄他,也有可能今晚明晚还回来,容汐有那么一瞬间想告诉容母,可是响起了那个男人说在他家安满了监控的事情,他感觉到脚底生寒,不再多说什么,容汐挂断了电话。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再在电话里多说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的房间,想要从这里找些出什么奇怪的地方,然而他却一无所获。
等到了傍晚,容汐胆颤心惊地等待着黑夜地降临,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夜晚,他甚至想开门逃出去,但是生而怯懦的自己却被男人几句威胁恐吓吓得连门都不敢出,反而乖乖地在房间里等待那人的来临。
容汐闷在被子里,安静的房间里,他似乎听到了外面客厅开门然后落锁的声音,容汐抓紧手中的被子,接着他听到男人冰冷的笑声,“这么晚还在等我吗?下mian还痒吗?今晚我们玩点别的好不好?”
容汐紧紧地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寻求那一丁点儿安全感,却露出了一小节脚腕暴露在空气中,男人哼了一声,握住他的脚腕将他拖了出来,容汐惊吓地叫了一声,他掀开被子,看到男人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家里的东西,很可能是男人自己带过来的。
“要,要干什么……”容汐的声音带着哭腔。
“啧——”男人摸上容汐的后脑勺,脸凑近容汐,“真喜欢哭,是不是一看到我就兴奋的不行?”他的鼻息间带着尼古丁的味道。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见着容汐害怕的说不出话,男人起了戏弄的心思,他摸出那个自己带来的盒子,打开了包装,里面赫然是一个直径不到两厘米的tiao 蛋,小小的,很光滑,容汐不知道那个蛋蛋是什么,眼中一阵迷茫。
男人的夜视不错,至少比容汐强,他清楚地看到了容汐眼中的迷惑,他凑近容汐的耳朵,“别怕,这是让你舒服的好东西,躺下,裤子脱了。”
“这,这是什么。”容汐颤颤巍巍地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男人扒下他的裤子,手掌抚摸上了娇嫩的小xue,不断地用食指在洞xue口徘徊,容汐感觉下身被男人摸出一种奇异的感觉,痒痒的,又有点舒服,和一天前男人的死命舔咬不一样,很舒服,容汐忍不住呻吟出声,惹得上方的男人轻笑出声,容汐顿时感觉脸上发烫,不一会儿,他下mian就出了水。
男人觉得时机差不多,就将其中一个tiao蛋送到容汐的穴口,徘徊着要进去,容汐感到xia ti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了上来,有些愣神,男人趁着对方的不注意将tiao蛋送了进去,tiao蛋很小,不会破坏容汐处nv膜的完整。
“呜呜——啊——”容汐感觉下Mian有些疼痛,但是很快就被那个tiao蛋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tiao蛋一进了穴nei,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拼命地往体nei钻去,容汐吓得抓住男人的手臂。
“进,进去了!快点,快点拿出来!唔——唔——好难受——”容汐捂住下ti,用手在小xue里抠挖,却因为处nv膜的关系,不但没有拿出来,反倒自己被疼到了。男人捉住他的手,“别动,让它进去。”
Tiao蛋进去后一直深入,仿佛要戳穿容汐的灵魂,容汐害怕地不行,那颗蛋没有线,待会儿要怎么拿出来,万一拿不出来岂不是还要去医院,真是羞死人了,他不要因为这样难以启齿的事情去医院。容汐捉住男人的手臂哀求,双眸含泪,“快把它拿出来,求求你了,呜呜——”
“别乱动。”男人的手还在抚摸容汐的花xue。
忽然,容汐充满情yu的身子顿住了,他感到体内的蛋蛋忽然停下了,然后像是伸出无数个小手一般扒住了他的宫jin口,然后便扒住不动了。那个连他自己都没办法深入的地方反而被一个奇怪的东西触碰了,容汐的身体颤抖的不成样子,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从身体里由内而发。
这个tiao蛋内置芯片,除了增加情qu,还能定位人的位置,如果宠物不听话,还有惩罚的效果,若是遇到逮人,又能守住贞cao,充当贞cao锁的角色,价格不菲。
有了它,男人能随时随地的掌控容汐的身ti。
男人轻柔地吻了下容汐的额头,“别怕,就放在里面,不取出来了。”
“不要不要,快拿出来,我好害怕,求你了。”容汐感到身体很不舒服,他扭动着身子,朝男人张开双tui,一脸的天真无邪。
男人忍住下shen快要膨胀爆炸的感觉,他用力地拍打了下容汐白嫩的屁股,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息声,“这么急不可耐地为我献shen?嗯?”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居然被吞了,明明很早就发出来了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小攻叫秦时毅,闲暇摸得鱼,鬼畜必有眼镜,有时间给他上个色。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囚禁肉倒计时)
容汐实在熬不住了,他的精神有些崩溃。容父容母很快察觉到了容汐在学校的怪异,因为学校向他们询问了情况,当晚容母就给容汐打了电话,容汐在她的眼中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容母显然不认为容汐是在外面学坏了,电话被接起她就关心地问了容汐是不是真的生病了,严不严重,怎么不告诉家里人。
容汐拼命捂住要哭出声的嘴巴,他调整好了情绪才压抑着声音说,“不,不严重,就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很快就会好了。”
“你的身体重要,实在不舒服就多请几天假吧,高考再重要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情况我会和学校说的。”容母在电话另一头说道,她自觉亏欠了容汐太多,给了他一个畸xin的身ti,孩子又听话的让人心疼,如今不在他身边照顾,容母总会对他宽容。
听容母关心的话语,容汐心中一阵心酸,他握紧拳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要逃离男人的掌控!
容汐几次唯唯诺诺终于开口,“妈妈,我想去你那边住几天。”容家在邻省有房子,容汐想着去找容母,和容母在一起也许会躲过男人的纠缠。
电话那头一阵静默,许久才听到容母的声音,“怎么会突然想来这里?”
“我,我可以去那边学习的。”容汐声音小小的说,他怕容母不同意。
容母沉吟了一会儿后道:“想来就来吧,要不要我开车来接你?”
“我自己坐飞机过去吧,妈妈。”容汐一瞬间想要欢呼雀跃,可是他知道男人在他的家里安了监控探头,他努力地保持沉静,不露出一丝破绽,可殊不知他的家中还安装了窃听器,藏在每一个角落中。
……
容汐是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醒来的,他的双眼被一块布紧紧地绑缚住,紧的他的眼睛有些难受,容汐挣动着身体,却因为手脚被绑住无法动的太多。他的周身有些潮湿,鼻尖传来一些阴冷的气味。
他的心中惶恐不已,记忆的最后是他在安检口准备登机,结果因为临时想上厕所便延误了一会儿,记忆中一双大手用湿毛巾捂住了他的口鼻,随即黑暗像是一条深渊巨蟒将他吞咽。容汐全身都在叫嚣这疲惫,双眸昏昏欲睡,脑袋轰鸣疼痛,这是昏迷太久的后遗症。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不好意思,昨天有事没更文,今天晚上直播更文哦肉肉开启中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又发不粗来(*≧m≦*)唉,,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发了三次才发出来,心塞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不是吧,又被删了?!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我补发一下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求不删,我已经改了好多了,靠,,,,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补发一下昨天被删掉的,老被删,唉,,,




楼主:落风入画  时间:2019-05-28 04:14:38
发图片也被删,肿么回事啊!还能不能好好的写文了!有什么办法啊!

楼主:落风入画

字数:26541

帖子分类:寒武纪年

发表时间:2019-04-16 21:58:00

更新时间:2019-05-28 04:14:38

评论数:12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