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寒武纪年 >  《替身爱人》by竹老千(老梗翻新,古代架空类耽美虐文)

《替身爱人》by竹老千(老梗翻新,古代架空类耽美虐文)

查看更多极品小说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1L授权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简介:自七岁相识,他就默默跟在他身边,对他笑,对他好,一跟就是十四年。
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一个朝廷重臣之子和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来往密切,可是他不管。顶着所有人的质疑,他还是坚守在他身边,助他登基,护他周全。
可是他爱的却不是他,把他留着身边也是因为自己像他爱的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偏偏是自己的姐姐。
明明……是他先遇见的他……
他把他当成他姐姐的影子,在床上百般折腾于他,他不怨;看着他大婚,娶的是自己的姐姐,他不妒;姐姐怀孕小产,他疑是他,废了他一只手,让他险些死在牢里,他不恨;旅途遇刺,他为他挡了一剑,他却未曾看他一眼,他不痛;断崖遇险,他为了保全他与姐姐,毅然决然的松了他的手,他知道这一松手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他……
待他生死不明,他才幡然醒悟。
可他还会回来对他再笑一次吗?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说明:(无情渣攻)颜泽x(温柔忠犬受)沐郡。


不管中间怎么虐,结局都是he。


本文主受,情节老套,如有雷点,请慎吐槽。


双休日搬文。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3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2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1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开始搬文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Chaper 1▲ 大婚之日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床上那人的小脸儿上,虽是闭着眼睛,但样貌清秀可人。如瀑般的长发凌乱的散在枕边,眉心却皱的很紧,脸色也苍白的吓人,巴掌大的小脸儿上还挂着泪痕,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的让人心疼。


床上的人睫毛轻微的颤动,缓缓张开了眼睛。保持着一个姿势,呆呆的看着屋顶一动不动,全然一副无意识的样子。乌黑的眼睛灰蒙蒙一片,毫无生色。


过了许久,沐郡才如刚醒来般,试探的动了动身子。瞬间痛的他直抽气,贝齿死死的咬着嘴唇,脸也惨白了两分,整个人都抖的厉害,却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咬着牙,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盖在身上的被子一瞬间滑落到腰际。赤裸的上半身遍布着吻痕,还夹杂着青紫的掐痕。身上各处都痛的窒息,仿佛这身子不是自己的一般,尤其是身后那处,更是火辣辣的疼。


昨晚颜泽突然闯进来,压着自己不管不顾的捅进来,后面被撕裂流血了都不曾慢下来一分。每次当他晕过去的时候,颜泽就会更狠的在自己身后抽/插,做到自己痛醒为止。如此反复,一直做到了天蒙蒙亮,才放过自己。沐郡差点儿以为自己会死在床上。


适应了身上的痛,沐郡才小心翼翼的把脚搭在床边,扶着床榻坐了起来,望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才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瞳孔瞬间扩大。


“二子…”从嘴里发出的声音沙哑的很。昨天晚上虽然已经极力忍耐了,可还是痛的撕心裂肺,致使今天早上嗓子哑成这样。


“二子…”半天没见着人,沐郡又唤了一遍,声音比之前大了些。


门这才被推开,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见满地都是衣服,沐郡就这样面色苍白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担心的要命,赶紧捡起一件还算完整的衣服给人披上,扶着他的肩膀,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就这样晕过去了。“哎呦,我的二少爷!您怎么起来了?时间还早呢,怎么不多躺一会儿?”


二子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伺候的书童,即使他进了宫,他不惜做了太监,也要陪他。沐郡心里是知道他的好的,待他也异常的好。


沐郡与颜泽的事他知道的比沐郡的父亲都多,保持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跟着沐郡,看着沐郡飞蛾扑火,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沐郡紧紧的攥着二子的手腕,每一根汗毛都紧张起来,“我睡了多久?现在什么时辰?颜泽的…大婚仪式进行到哪里了?”


看着这样的沐郡,二子心里一疼。蹲下来,把沐郡踩在地上,冻的冰凉的脚捂在手里。“二少爷…”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快帮我准备洗/澡水,我要更/衣。去晚了就来不及了!”沐郡说完这些话都喘的厉害,脚从二子手里挣脱出来,扶着chuang头便要站起来,谁知腿却软的根本就撑不起这个身体,刚勉强站起来,就向前栽去。还好二子眼疾手快接住了他,这才没有让沐郡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经他这么一折腾,后xue里的东西顺着腿弯延而下。沐郡尴尬的任二子把自己扶回chuang上坐好。


“二少爷…皇上是不会让你参加他的婚礼的。”


沐郡身子明显一僵,低着头并未言语,攥着一摆的手却在发抖。


心疼是心疼,可该说的,不得不说。“皇上两个月都没来这里,为什么大婚前夜会来?他就是想让你下不来床,怕你搅了他娶你姐姐。”


这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耳畔现在还有那个人昨晚带着情yu的chuan息唤着他姐姐的名字,那么情深意切。他多希望他意/情/迷/乱时嘴里叫着的是自己的名字?


他从来都知道颜泽把自己当成了姐姐的替身,只因为他们是同胞姐弟,只有自己最像她。


昨夜颜泽来自己这里时,自己是那么高兴,甚至看着他时,眼睛都模糊了。即使是一个吻,温柔的唤一次自己的名字,那他都以为他是爱自己的。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皱着眉头开始撕自己的衣服。那一瞬间的绝望逼的他都快窒息了。


他如此费心,可曾想过,那是他和自己姐姐的婚礼,自己也希望自己爱的人幸福,又怎么会出手阻挠,又怎么会如此狠心?


他终究还是不信自己,把自己想象的如此不堪。


“皇上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还警告过我,不许带你出去。”


“够了…”许久没有出声的沐郡,话一出口,都带着颤音。“我知道…我都知道…”


可是他爱他啊,不管他如何对待自己,他都爱他啊。爱了整整十四年啊,爱他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习惯。那种抑制不住的感情,不是自己所能驾驭的。


“给我备洗澡水…我只想去看一眼…看完我就回来…”沐郡扶着床头,抬头看着二子,眼里隐隐的闪着泪光。


今天他不可以迟到的,今天是颜泽大喜的日子,是他最幸福的时候,他怎么样都不可以错过的。


二子从小就拗不过他这个倔脾气,加上沐郡又这么可怜的看着自己,心都软了下来。最终还是给沐郡准备了洗澡水。伺候他洗漱,更衣。


二子看着沐郡两tui之间,膝盖处,都泛着乌紫。想象的出沐郡昨天晚上受了多少苦,承受了多少痛。


扶着沐郡出了门,却看见平常空荡荡的门口多了四个人,个个都目不斜视,站的笔直。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沐郡早就已经料到了,毕竟他跟了颜泽这么多年,不管是什么事,他都会做双重保险,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十几年的相处,他的性子他都摸的透,可是他的心他却看不懂。


二子小心的观察着一下沐郡的脸色,“二少爷,回吧。我们出不去的。”


“去把我chuang头的剑拿来。”沐郡暗暗的捏紧了拳头。


颜泽派来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小角色。看来,他也只能硬闯了。


二子不确定的顺着沐郡的目光看过去,吓的拦在了人前面,“刀剑不长眼!伤着您可怎么办?您现在身体那么虚,打不过他们的。”


抿唇看着二子"死都不会让"的眼神,只是轻轻的拍了二子的肩膀,“你不帮我,我就自己去拿。”话音未落,二子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沐郡的父亲是武将,身为武将的儿子,习武也是必修课。擒拿格斗,更是家常便饭。为了能和颜泽站在一起,可以配得上他,他不论文武都拼尽全力。


握着自己的佩剑,缓步走到四个侍卫面前……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Chaper 2▲见你之时


宫里各处都可见红绸彩缎,一片喜庆之色。宫女太监行色匆匆,忙前忙后。


颜泽的婚礼顺利的举行,携手,祭祖,拜堂,设宴,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当沐郡匆匆赶到时,颜泽已坐于大殿与群臣宴饮,旁边坐着端庄美丽的皇后。热闹的大殿满是大臣们的道贺之声,抚琴歌舞,喜庆热闹。


颜泽一身大红喜袍,坐于龙椅之上,英挺俊逸的五官上满是幸福,嘴角笑意明显。每当看着身旁的沐柔时,那直达眼底的温柔和宠溺仿佛要把人溺死一般。


凤冠霞帔,弯眉红唇,沐柔笑的依旧温柔端庄,眼神里却少了些生气。坐在颜泽身旁,被颜泽牵着手,十指相扣放在颜泽的腿上。


今天的沐柔比任何时候都要漂亮。


两个人都很幸福吧?


金童玉女,如此登对的两人,却刺痛了沐郡的眼睛。


是啊,自己是个男人,不能为颜泽生儿育女,养育后代;不能光明正大的陪同颜泽接见邻国使臣;更不是颜泽心里爱的人。他凭什么可以和姐姐相提并论?


按理说沐郡应该会恨沐柔的,恨她夺了自己心爱之人。可是沐柔从小对沐郡比对自己都好,虽是同龄却处处护着他,宠着他,爱他甚至比父亲爱他都多。况且沐柔是除了父亲以外,他唯一的亲人了。这样的人,让他怎么恨的起来……


他是羡慕沐柔的,可以得到颜泽的温柔,宠溺,他全部的爱。颜泽就从来没有这样温柔的看过自己,就是对自己笑都少之又少。


沐郡现在连上前道贺的勇气都没有了。这一身的血,只能污了这礼堂。单薄的身子倚靠在门边,卑微的躲起来注视着光鲜亮丽的颜泽。


与那四名侍卫缠斗已经花了他太多力气,勉强撑到现在已经是极致。身上的剑伤无数,最严重的一处是左肩,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涌出,染湿了衣服。


他现在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沐郡不想让颜泽看见他自己这个样子,这样会让他连最后一丝尊严都会彻底崩塌。


颜泽还是低估了沐郡,低估了沐郡的坚持。


沐郡拖着孱弱的身子硬是强行从四个侍卫把守的行宫冲了出来。身上多处利器伤,却咬着牙,攻击速度愣是没有慢下来一分,就像感受不到身上的痛一样。


沐郡武功本就不差,以一挑十都不在话下。即使受了伤,那锐气都不曾弱下来。


那四名侍卫也招招很绝,丝毫都不留情面。如今可以活着见到颜泽也已经是侥幸了。


沐郡也明白,没有颜泽的命令,那四名侍卫怎么敢下死手?


不惜要了自己的命,也不让自己来这里见他。


颜泽…你可曾替我着想过我一点点…?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目光停留在高高在上的颜泽身上,久久不曾移开。


也许这次会是沐郡以侍君的身份见颜泽最后一面了。颜泽娶了姐姐,又怎么会继续留着自己这个替身?虽然颜泽并没有说什么,但沐郡知道,离开他的日子不远了。


以前还可以待在他身边,即使是以替身的身份,起码还可以天天见到他。以后呢?和他还会有什么接触吗?


沐郡一想到这儿,心像同时被几万支箭一支支贯穿一样,痛的厉害。


仿佛感受到了沐郡的视线,颜泽往沐郡这边看了一眼。


入眼的是沐郡一身被血染红的白衣,血顺着指尖滴落到地上。唇色苍白,小脸儿上也满是血痕,唯独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如不玩儿坏的娃娃一般可怜。沐郡眼里泪在眼眶里蓄积,好像下一刻就要滚落下来一般。


颜泽眉头一皱,食指下意识的一颤,眼里的温柔瞬间虚无。


沐郡本来只是看一眼就打算走的,可是看见颜泽少有的温柔,他就移不开视线。


当颜泽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眼泪就再也止不住的往外冒。也忘记了躲起来,那隐忍了那么久的委屈,一瞬间倾泻而出。


可颜泽看向自己后,一改之前的温柔,眉心立刻拧了起来。


沐郡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心痛了数次,再痛也觉得没那么痛了。


沐郡的手覆上胸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看着颜泽的眼睛,张了张嘴,干裂的唇有些颤抖。


最终无声的说了句“祝你们幸福。”


他现在喉咙堵的厉害,根本就发不出声音。这样也好,不会被大家看见,丢了父亲的人。


转身,捏着拳头,再也不曾回头。


他真的怕他回头了,会忍不住冲进去,抱住颜泽,叫他不要离开自己。


才勉强的走了几步,胸口就痛的厉害。沐郡不得不扶着殿外立柱停下来,紧紧的压着胸口,指甲都快把衣服抓破了。


猛然喉咙一咸,一口血就从嘴里涌了出来。再也没有力气去撑着这残破的身子,肩膀低着柱子,慢慢的滑了下去,跪坐到了地上。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直至漆黑一片,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一边倒去。


恍惚间,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将他的身子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在他耳边一遍遍重复着他的名字。


沐郡的头靠在那人的胸口,感受的到那人心脏强有力的跳动。


原来被人抱在怀里的感觉是这样安心?


在沐郡不省人事前,嘴里喊的还是颜泽的名字。


如果…抱在他的人是颜泽就好了,是他就好了…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Chaper 3▲ 青葱岁月


沐郡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他与颜泽这十四年来的点点滴滴。


沐郡初识颜泽时,沐郡还是二皇子的伴读,颜泽只是一个受尽冷落的皇子。


他们初识是在皇家学堂,那时沐郡第一天来学堂。颜泽那时十二岁,沐郡七岁。


初次相见,颜泽便是以最狼狈的姿态展现在沐郡面前。


颜泽从头到脚被水淋了个透,保持着一个姿势站在门口。头发一缕一缕的粘在耳边,原本规矩盘好的发髻也歪倒在一边,不间断的水流从头发流出,顺着脸颊滑落到衣领。被浇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还没有退婴儿肥的小脸儿上却没有一丝表情,仿佛被捉弄的不是自己一般。


乖乖坐在自己位子上的沐郡吓呆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颜泽。


孩子的内心都是善良单纯的,这还是沐郡第一次接触孩子们间的恶作剧。


伴随着课堂里的哄笑声和取笑声,颜泽平静的用自己的小手把衣摆里的水用力拧干,擦擦自己脸上的水,坐到了自己角落里的位子上。自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一分,黑漆漆的眼睛不卑不亢。


沐郡从来没有见过像颜泽这样平静的孩子。被捉弄的当众出丑,也不哭不闹,不恼不怒,只是用自己最平静的行动宣誓自己的顽强和对这些小把戏都不屑。


这个年龄的孩子很少有如颜泽这般沉着稳重,更别说这些从小就被人捧在心尖儿上的皇子了。


皇子不同于官宦子弟家的孩子,他们从出生起就享受着世界上最好的待遇。按理说,这样的屈辱,皇子是万万不能忍的,可是颜泽忍了,还忍的很轻松。


就是这样的气魄深深的攥住了沐郡的心。从那时起,沐郡的视线就再也没有从颜泽身上移开过。


沐郡很想了解这个特别的皇子,所以处处都观察着他,有意无意的接近着他。


久而久之的愈发迷恋上颜泽,待他想明白的时候,发现已经爱上了他。


直到先生来上课,颜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坐在原位认真的听着先生的话。认认真真的小模样,眼睛黑悠悠的闪着光。


先生从头到尾都没有关切的问过颜泽的衣服为什么这么湿。沐郡起初还不懂,后来他渐渐的明白了。


那时候二皇子是储君,皇帝的嫡长子,皇后的心头肉,将来的帝王,被给予了很高的期望。虽同是皇子,但身份要远远比颜泽尊贵的多。


而颜泽,他的母妃是名不知名的宫女,身份卑微,连带着颜泽也跟着抬不起头。皇帝也因这孩子话少,而少有关心。颜泽和二皇子只差一岁,按理来说,他们应该会合得来。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可是二皇子从小就被宠坏了,任性妄为,脾气大的很,不允许别人忤逆自己的意愿。而颜泽性子冷,又少言,不爱笑,只会天天捧着书。谁会爱跟一个书呆子玩儿?渐渐的,他皇子也对他退避三舍,更别说二皇子。


二皇子因为颜泽对他爱答不理的态度,便处处针对于他,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的把矛头指向了他。


本来颜泽是皇子,他们是不敢造次的。可是看见二皇子捉弄他,却没有因此被责骂,孩子们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从藏头藏脑的背地里捉弄颜泽到光明正大的站在颜泽面前欺负他。孩子们从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乐趣,顽劣的本性尽显无疑。


反正有权有势的二皇子为他们撑腰,他们怕什么?


就连先生也畏惧权贵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躲则躲。


到后来颜泽的逆袭一般翻身,让从前一个个骑到他头上来的人,一个个都不得善终。那已是后话了。


颜泽就这样从小被大家孤立起来,致使他以后的性格越来越孤僻。直到沐郡愿意对颜泽敞开心扉,愿意陪他玩儿,跟他说话,颜泽脸上也有了隐隐的笑意。


再后来沐郡放弃了做二皇子陪读的机会,选择了待在颜泽身边。


以前在陪读是以皇子的尊贵为基础。皇子的权利越大,陪读得到的尊敬也就越多;相反,皇子的权利越小,陪读的身份就会越卑微。


沐郡放弃了尊贵,甘愿陪同颜泽一起抗下欺辱。


沐郡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遭到了沐父的极力反对。


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出人头地?可是沐郡却没志气的想跟一个一无是处的皇子在一起。他又怎么能不气?


沐父险些把沐郡打死,都未曾动摇过沐郡待在颜泽身边的决心。


沐郡在床上躺了三天,沐父最终还是因为心疼儿子,无声的妥协了。


每当看着颜泽的脸,沐郡都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和颜泽在一起的时候,沐郡喜欢默默的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喜欢看他的侧脸,喜欢看他的背影,喜欢远远的望着他。


几年下来,沐郡了解颜泽比他自己了解自己的都多。


比如说他吃鱼的时候,喜欢从鱼尾开始吃;走路的时候习惯先迈左脚;想事情的时候习惯手里捏着东西;吃饭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夹右手边的第二道菜;他喜欢喝隔夜茶;他不喜欢他的父皇…


只要是颜泽的习惯,沐郡都会记下在脑子里,印在心里。


儿时的感情就是那么纯粹,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加杂一点利益关系。


可是后来颜泽遇见了他的双胞胎姐姐沐柔,一切都变了。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颜泽从之前的来找他,变成来找沐柔;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话题从彼此,聊到了沐柔。沐柔的生辰,沐柔的喜好,沐柔的一切一切。


沐郡知道,颜泽喜欢上姐姐了,很喜欢,很喜欢。


而他对颜泽的感情也只能被他压在心里,烂在肚子里。


看着颜泽看着姐姐时,会露出难得的笑脸,少有的温柔,沐郡快羡慕死了。


他爱颜泽绝对不比颜泽爱沐柔少。可是,沐郡是男儿身,是不可能和颜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


那时候沐郡很自卑,很消极,多恨自己是男儿身。


十六岁那年,两位懵懂的少年,擦出了异样的火花。


颜泽酒醉把沐郡当成了沐柔,强行要了他。


宿醉清醒后,颜泽悔过,歉过,甚至不敢面对沐郡。可后来沐郡依旧跟在他身边,待他一样的好。仿佛忘了自己对他做过什么似的。


颜泽渐渐的安下心来,认定了不管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沐郡都不会离开他。


从那之后,颜泽就把沐郡当成了沐柔的替身,满足他的私欲。沐郡默默地的接受了颜泽强加在他身上的另一个身份。


其实那段时间沐郡心里是窃喜的,可以成为颜泽身边特别的人,不只是朋友而已。可是每次和颜泽上chuang,他都好痛的。有时候好几日都不能用后面排泄,每次去方便,疼的他直冒冷汗。痛也不算什么,颜泽每次做和他做那种事的时候,嘴里喊的是姐姐的名字。


沐郡曾经想过放弃颜泽,可是每次他见到颜泽的时候都不知不觉的沦陷了。最后心甘情愿的做姐姐的替身。


只要他是需要我的,做谁的替身又有什么关系?


颜泽把沐郡对他的爱,当成了理所应当。最后,颜泽心底仅有的那一丝歉疚都化成了乌有。


后来,颜泽对沐郡的伤害更加变本加厉,再也没有在意过沐郡的感受。


沐郡多想回到颜泽遇见沐柔之前,虽然他们天天被欺负,起码那段时间颜泽是真心待他的。


沐郡越来越迷茫,心越来越疼。突然身边的景色变成了一片沙漠,到处都荒凉一片,寸草不生。他看不到走出这里的路,可是他又非常渴。只能拼命的往前跑,拼命的往前跑。


那从心底里蔓延而来的恐惧和绝望,让沐郡越来越崩溃。


脑子里不断闪着颜泽穿着喜服和姐姐拜堂成亲的画面。


心痛,悲伤,委屈,绝望,所有的情绪交织到了一起,压的他不能呼吸了。


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呼唤声,叫的依旧是他的名字。


他记得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在他晕倒之前所听见的声音。


急切的想要找到这个声音的来源,可是这个声音却离他越来越远。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沐郡猛然张开双眼,瞳孔紧缩,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贴在身上。被子也被他抓破了一个洞,指甲陷进皮肉,抠出了血。


从噩梦中惊醒的沐郡仍心有余悸,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久久不曾平息。


就在沐郡呆愣的时候,一只手轻柔的握住了沐郡的小脸儿。


沐郡被吓的睫毛一颤,视线顺着那只手上移,看清了那人的脸。


沐郡颤着嘴唇,看着那人湿了眼眶,“温大哥…”


温承安长沐郡七岁,沐父与温承安的父亲是世交,又同是武将,所以两家人来往频繁。


沐郡从小是被温承安看着长大的,温承安如同兄长一般待他。比父亲温柔,比姐姐严厉,在沐郡心里,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沐郡佩服敬仰温承安,也信任依赖温承安。


子承父业,温承安理所当然的效力于朝廷。精通兵法,布阵防守攻击拦截,无一不精。跟随父亲领兵征战,立过不少战功,是朝廷中最年轻的将军。


因为沐郡的关系,颜泽有幸结识温承安。两人都怀着一腔热血,相谈甚欢,相识深交。最后祝他登帝,替他平定叛乱。


温承安被派去平定边关三年有余,沐郡在离别时都没来得及跟温承安道别。


也不知道是几年未曾见过的温承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沐郡太激动,太想他了;还是因为刚才揪心的梦,一看见信任的人,觉得委屈的想哭。


总之就是在他刚醒过来时,看见温承安的第一反应就是扑到温承安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怎么也止不住。双手攥着温承安的衣服,把脸埋进了温承安的胸口,如小兽一般呜咽着。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标签楼——————
前三章搬完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开始找小伙伴
@陌泪瞳@路莫迷宫@Seesey素衣清颜@筱枫逸轩@一切为了萝莉00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禅茚兮然@兰雪天蝎@不朽迷津丶@血色樱雨@爱人终碍人

楼主:孟世宸  时间:2019-05-06 17:13:00
我好像又挖坑了o(* ̄▽ ̄*)ブ,第五个要搬得文罒ω罒

楼主:孟世宸

字数:242594

帖子分类:寒武纪年

发表时间:2015-05-01 04:37:00

更新时间:2019-05-06 17:13:00

评论数:86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