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梦春楼,多胎纯生

【原创】梦春楼,多胎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两辆马车停在名叫梦春楼的门前。首先是前面的马车跳出一名男子然后第二辆马车又里走出一位男子,腹部的弧度已经让他看不见脚底了。可是他依旧,倔强的避开,紫衣男子的手,绕到另一边,想自己跳下来。
还没有开始跳就被紫衣男子抱进来梦春楼。
他在怀里不断挣扎可是,终究还是抵抗不了男子有力的肩膀。
店里的小儿看见有客人来,连忙上前招呼。
“二位客官,里面请。”
紫衣男子倒没有理会小二,直接擦身而过。
“落落姐,客人来了。”小二倒没有觉得尴尬,只是觉得这个人不大有礼貌待。
只见木梯上站着一位,身材妖娆的女子,没有胭脂水粉却能突出五官和皮肤的精美。
她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梦春楼看似只是一家客栈,实则是一家接生楼。梦春楼保密和安全都很有保障。
“知道了。”她吩咐小二拿纸和墨水来,在这家店接生是要留下个人信息的。
她向紫衣男子看过去。
这对夫夫怎么这么奇怪,都进店大半天了也没有看见他们说过一句话。
接过小二拿过来的笔,向他们走去。
“填一下表。”紫衣男子在表里填下了自己的名字。
落落偷瞄了一下,冯隐。
冯家大少?不是吧!他不是要和李家的大小姐李舒琪成亲吗?
看来又是一个人渣。
收回视线,她摸了摸那大的有些可怕的的肚子。
“双胞胎!”落落并没有太惊讶,毕竟他肚子这么大,也不奇怪。
男子纤细的手指摸了摸肚子,满脸的慈爱。
“嗯,他们都比较活跃呢?”
“两个,在里面打架吗?”
“应该吧。”肚子里的小人不满意的踢了踢。肚子的表面鼓起一个小小的包。
冯隐把笔递给陆白,陆白连看都没有看他就直接接过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陆白?
陆家嫡出的儿子,陆家似乎不太重视这个儿子吧?
一个宠爱一生将要成为,冯家的继承人,还有一个背负骂名,即将穷极一生的人,啧啧啧。他们的关系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冯隐瞪了落落一眼。
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可能不会察觉到落落想这一点 再加上那炽热的眼神好像要把他们两个人看透。
收回之前炽热的目光,他说的也是,不然他们怎么会来这里产子,毕竟这里的所有资料都是完全封闭的。
可是毕竟是这家店的老板,被客人如此批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没好气的把他们带到相对应的房间里,她就逃之夭夭了。两辆马车停在名叫梦春楼的门前。首先是前面的马车跳出一名男子然后第二辆马车又里走出一位男子,腹部的弧度已经让他看不见脚底了。可是他依旧,倔强的避开,紫衣男子的手,绕到另一边,想自己跳下来。
还没有开始跳就被紫衣男子抱进来梦春楼。
他在怀里不断挣扎可是,终究还是抵抗不了男子有力的肩膀。
店里的小儿看见有客人来,连忙上前招呼。
“二位客官,里面请。”
紫衣男子倒没有理会小二,直接擦身而过。
“落落姐,客人来了。”小二倒没有觉得尴尬,只是觉得这个人不大有礼貌待。
只见木梯上站着一位,身材妖娆的女子,没有胭脂水粉却能突出五官和皮肤的精美。
她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梦春楼看似只是一家客栈,实则是一家接生楼。梦春楼保密和安全都很有保障。
“知道了。”她吩咐小二拿纸和墨水来,在这家店接生是要留下个人信息的。
她向紫衣男子看过去。
这对夫夫怎么这么奇怪,都进店大半天了也没有看见他们说过一句话。
接过小二拿过来的笔,向他们走去。
“填一下表。”紫衣男子在表里填下了自己的名字。
落落偷瞄了一下,冯隐。
冯家大少?不是吧!他不是要和李家的大小姐李舒琪成亲吗?
看来又是一个人渣。
收回视线,她摸了摸那大的有些可怕的的肚子。
“双胞胎!”落落并没有太惊讶,毕竟他肚子这么大,也不奇怪。
男子纤细的手指摸了摸肚子,满脸的慈爱。
“嗯,他们都比较活跃呢?”
“两个,在里面打架吗?”
“应该吧。”肚子里的小人不满意的踢了踢。肚子的表面鼓起一个小小的包。
冯隐把笔递给陆白,陆白连看都没有看他就直接接过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陆白?
陆家嫡出的儿子,陆家似乎不太重视这个儿子吧?
一个宠爱一生将要成为,冯家的继承人,还有一个背负骂名,即将穷极一生的人,啧啧啧。他们的关系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冯隐瞪了落落一眼。
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可能不会察觉到落落想这一点 再加上那炽热的眼神好像要把他们两个人看透。
收回之前炽热的目光,他说的也是,不然他们怎么会来这里产子,毕竟这里的所有资料都是完全封闭的。
可是毕竟是这家店的老板,被客人如此批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没好气的把他们带到相对应的房间里,她就逃之夭夭了。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只剩下两个人呆在房间里,房间并不是很大,可是却安静的可怕。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陆白坐在床前,玩弄着手指,好像并没有把冯隐放在眼里,当他是空气。
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尖叫。
冯隐向发声原看去,不悦的邹起眉头。
再看向陆白的时候,陆白捂着肚子,额头也冒出来冷汗。
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好像受到了惊吓,不停得踢着他的肚子。
冯隐吓得连忙跪在他面前,用手抚摸着,踢得有些变形的肚子。
“宝宝乖,不怕,不怕,爹爹在这里,不要踢爹亲了,爹亲会痛的。乖”
眼睛里带着慈祥。陆白心下一动,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可是…过了明天他就要和李家的李小姐成亲了。
他的孩子也和他一样,会没有人疼的吧!
那为什么还要生下他?
不,他要生下他,因为只有这样,他就不会这么孤独了,孩子请原谅我的自私,让你生下来就没有爹爹。
在冯隐没有注意的时候,他用衣领拂去眼角是泪痕。
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他本身就已经低微到尘埃里去了。
孩子似乎感觉到来自爹爹的爱,慢慢的也停了下来。
因为时间太久了,冯隐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双脚早就开始发麻了。
刚刚起来的一瞬间,就向陆白倒去。
为了不让陆白受到伤害,他就把手分开了。
陆白被他压在床上,他的双手放在他的两侧。
两个人的动作及其暧昧。
陆白的脸红了红,及后叫到“起来!”
冯隐有一些惊喜,自从知道陆白有孕之后他就没有搭理过他,甚至有时候把他当作空气。
刚刚好自己想让他吃醋,父亲又刚刚好给他找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说是定过娃娃亲现在都已经成年了也应该成家了,他就答应下来。
反正到时候他再解释咯。
可是他没有想到,陆白对于这件事无动于衷。
从那次以后,他们几乎天天吵架,他都已经忘了解释了。
慢慢的他和李家千金的事就成了定局,传遍大街小巷。
冯隐快速的站起身来,怕压到陆白。
可是在陆白的眼里却是另一个感觉。
他是在嫌弃他吗?
他掩饰住眼睛里的暗淡,站起身来。
冯隐怕出什么问题,就把落落叫过来了。
落落在办陆白检查,当她要把陆白的裤子脱掉的时候,冯隐出声阻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你想干什么!”
“大哥,当然是办他检查咯,难道你会?”落落不耐烦的回答。
“你!”冯隐被她问的说不出话,习武之人,会的大部分都是如何处理骨折之类的,哪有生孩子这一类。
可是他气不过,接着就对后面的小二说到:“你们梦春楼,只有一位接生婆吗?”
小二回答到:“有两位,可是一位去洛阳游玩去了,估计…”
还没有回答,刚刚检查完的落落抬起头打断到:“明天就可以生了,你想让染染回来再生是不可能的。”
“明天才生?不行,今天可以吗?”
落落想骂他生孩子的时间不是他能决定的。
可是一旁的陆白就坐起来说到:“明日是你大婚之日,你明天打可不必来看我,我会叫我的朋友过来的。”
“你还有什么朋友?在这里你除了我,还有谁是你的朋友?”他是孩子的亲生爹爹,他不看着孩子出生,还让他所谓的朋友看?
陆白抬起头看了看他,接着说到:“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陆白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知道他有了孩子的那天晚上就在他碗里下了打胎药,那一碗粥是并不是他亲自端来的,是他贴身丫鬟端来的,在他要喝下去的时候,丫鬟还是阻止了他,并对他说那一碗粥里下了打胎药。
这样的人怎么配当他孩子的爹爹?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我怎么就不是孩子他爹了,只要你是孩子他爹亲我就是孩子爹!”
冯隐似乎怒了,自从他怀孕之后,他们几乎天天吵架。
看见冯隐怒了,陆白更是火上浇油。
“眼不见心不烦,看见你我就生气,冯隐我就拜托你赶紧走吧,以免我难产。”
“你!”这次冯隐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甩了甩衣袖打开门就走了之后还特别用力点甩上门。
门墙上裂开了一到缝。
小二走过去看了看,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墙可是采用晋城最好的材料,这得多大力气啊。
落落摇了摇头,看着把被子盖住头的陆白。
明明不想人家走,那为什么又要赶人呢?
落落走了随便也把门轻轻带上。
听见关门的声音,陆白才忍不住抽噎了起来,他纤细的手紧紧抱住肚子。
肚子在和冯隐吵架的时候就已经可开始疼了,只是他忍住了,即使他说了又有谁会在意低微的自己?
陆白疼得有些迷糊。
那天自己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高兴的去到冯府上,可是他见到的不是冯隐,而是冯老爷。
那天他清楚的记得他在太阳底下跪了整个上午,在他即将晕倒的时候冯老爷把他叫进来屋子。
可是他依旧是跪着的。
“你不适合我们家冯隐,冯隐他将来会成为我们冯家的家主。是要发扬我们冯家的人,而你,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子而已。”苍老的声音却及其有力,传遍了整个屋子。
陆白仿佛听到了下人的指指点点。
“对啊他怎么配!”
“我们家少爷这么优秀他怎么配!”
……
陆白的肩膀抖的有些可怕,不知道是因为羞辱,还是害怕。
“可是,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我会做好他身边的官人。”
陆白说到,他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肚子里孩子的爹爹,他就有了诉说的勇气。
“呵,首先我先不是你的身份,你想想看,你一个男人身怎么给冯家接后,除非你是清水人,不然不可能产子,其次,小隐他早就有婚约在身,他只不过是玩玩你而已。”
陆白早就颤抖得不成样子了,眼角慢慢滑落下来的泪划过脸颊。
早有婚约在身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
冯家老爷趁热打铁:“知道李家大小姐吗,那才是小隐最好的选择,而你,只不过是小隐玩剩的玩具而已。”
突然他感觉周围的环境的变得漆黑一片,又突然出现一到光,他向那里跑去,可是他看见冯隐拉着李舒琪的手慢慢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陆白,你个**,给我醒醒!”
“我怎么就不是孩子他爹了,只要你是孩子他爹亲我就是孩子爹!”
冯隐似乎怒了,自从他怀孕之后,他们几乎天天吵架。
看见冯隐怒了,陆白更是火上浇油。
“眼不见心不烦,看见你我就生气,冯隐我就拜托你赶紧走吧,以免我难产。”
“你!”这次冯隐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甩了甩衣袖打开门就走了之后还特别用力点甩上门。
门墙上裂开了一到缝。
小二走过去看了看,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墙可是采用晋城最好的材料,这得多大力气啊。
落落摇了摇头,看着把被子盖住头的陆白。
明明不想人家走,那为什么又要赶人呢?
落落走了随便也把门轻轻带上。
听见关门的声音,陆白才忍不住抽噎了起来,他纤细的手紧紧抱住肚子。
肚子在和冯隐吵架的时候就已经可开始疼了,只是他忍住了,即使他说了又有谁会在意低微的自己?
陆白疼得有些迷糊。
那天自己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高兴的去到冯府上,可是他见到的不是冯隐,而是冯老爷。
那天他清楚的记得他在太阳底下跪了整个上午,在他即将晕倒的时候冯老爷把他叫进来屋子。
可是他依旧是跪着的。
“你不适合我们家冯隐,冯隐他将来会成为我们冯家的家主。是要发扬我们冯家的人,而你,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子而已。”苍老的声音却及其有力,传遍了整个屋子。
陆白仿佛听到了下人的指指点点。
“对啊他怎么配!”
“我们家少爷这么优秀他怎么配!”
……
陆白的肩膀抖的有些可怕,不知道是因为羞辱,还是害怕。
“可是,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我会做好他身边的官人。”
陆白说到,他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肚子里孩子的爹爹,他就有了诉说的勇气。
“呵,首先我先不是你的身份,你想想看,你一个男人身怎么给冯家接后,除非你是清水人,不然不可能产子,其次,小隐他早就有婚约在身,他只不过是玩玩你而已。”
陆白早就颤抖得不成样子了,眼角慢慢滑落下来的泪划过脸颊。
早有婚约在身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
冯家老爷趁热打铁:“知道李家大小姐吗,那才是小隐最好的选择,而你,只不过是小隐玩剩的玩具而已。”
突然他感觉周围的环境的变得漆黑一片,又突然出现一到光,他向那里跑去,可是他看见冯隐拉着李舒琪的手慢慢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陆白,你个**,给我醒醒!”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突然被摇醒的,有些不耐烦,肚子似有似无的痛更加明显。
已经是早上了,阳光透过窗透射进来。
陆白有些睁不开眼。
肩膀上的晃动越加明显,陆白挣脱开肩膀上的手。
他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看见刚刚在要晃自己的人。是一位自己不认识的女子。
明明自己都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她知道他的名字,刚刚还出言辱骂自己?
“你是谁,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吧!”陆白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口。虽然刚刚被她骂,和吵醒,但是陆白还是很有礼貌。
“我是谁?呵呵,陆白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可是把你铭记于心呢?”李舒琪笑得有些讽刺。
门口的小二赶紧跑了进来:“小姐,请您立即出去!”
李舒琪没有理会进来的小二,继续叫到:“陆白,你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你凭什么把我的冯哥哥抢走!你一个身份低贱的下人,怎么配的上我的冯哥哥。”
陆白的脸色接近透明。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配不上冯隐,他只是爱他而已他没有错啊,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李家大小姐李舒琪吧!至于冯隐,他今天便要和你成亲,李小姐这个孩子不是冯隐的。”他淡淡的说到。
“呵呵,他今天和我提出来退婚,请帖已经发出去了,呵,我将成为晋城的笑话,你开心了,哈哈,陆白,你说为什么没有被伯父的打胎药毒死,为什么你现在还活着!你就应该去死!”小二看见李舒琪的神色越来越激动,他连忙上前把他拉住,可是此时的李舒琪早已经向陆白扑过去了。
小二把李舒琪拉起,陆白被她压在地板上,刚刚她压到了他的肚子。
陆白捂着肚子,疼得冷汗浸满全身。
把李舒琪交给门卫时,小二赶紧跑了过来查看陆白的情况,只见陆白下半身不断淌出血,小二吓坏了,赶紧把落落叫了过来。
陆白疼得意识已经不清醒了,可他依旧记得,刚刚李舒琪的话,给他下药的不是冯隐,说明冯隐是真的喜欢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他退了,是为了自己吗?那他之前都做了什么!
冯隐你在哪里!
迷迷糊糊的听见几声,可是都不是冯隐的声音,冯隐我错了,你赶紧回来好不好。
“去煮药,把药单给了小二。”落落邹着眉给陆白检查,此时的陆白已经昏迷不醒了,下半身不断涌出血。
宫口还没有开,羊水就已经破了。
陆白铁定会难产。
她在穴位上插了几根针,现在必须让陆白清醒。
似乎慢慢开始奏效,陆白捂着肚子呻吟着。突然被摇醒的,有些不耐烦,肚子似有似无的痛更加明显。
已经是早上了,阳光透过窗透射进来。
陆白有些睁不开眼。
肩膀上的晃动越加明显,陆白挣脱开肩膀上的手。
他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看见刚刚在要晃自己的人。是一位自己不认识的女子。
明明自己都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她知道他的名字,刚刚还出言辱骂自己?
“你是谁,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吧!”陆白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口。虽然刚刚被她骂,和吵醒,但是陆白还是很有礼貌。
“我是谁?呵呵,陆白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可是把你铭记于心呢?”李舒琪笑得有些讽刺。
门口的小二赶紧跑了进来:“小姐,请您立即出去!”
李舒琪没有理会进来的小二,继续叫到:“陆白,你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你凭什么把我的冯哥哥抢走!你一个身份低贱的下人,怎么配的上我的冯哥哥。”
陆白的脸色接近透明。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配不上冯隐,他只是爱他而已他没有错啊,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李家大小姐李舒琪吧!至于冯隐,他今天便要和你成亲,李小姐这个孩子不是冯隐的。”他淡淡的说到。
“呵呵,他今天和我提出来退婚,请帖已经发出去了,呵,我将成为晋城的笑话,你开心了,哈哈,陆白,你说为什么没有被伯父的打胎药毒死,为什么你现在还活着!你就应该去死!”小二看见李舒琪的神色越来越激动,他连忙上前把他拉住,可是此时的李舒琪早已经向陆白扑过去了。
小二把李舒琪拉起,陆白被她压在地板上,刚刚她压到了他的肚子。
陆白捂着肚子,疼得冷汗浸满全身。
把李舒琪交给门卫时,小二赶紧跑了过来查看陆白的情况,只见陆白下半身不断淌出血,小二吓坏了,赶紧把落落叫了过来。
陆白疼得意识已经不清醒了,可他依旧记得,刚刚李舒琪的话,给他下药的不是冯隐,说明冯隐是真的喜欢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他退了,是为了自己吗?那他之前都做了什么!
冯隐你在哪里!
迷迷糊糊的听见几声,可是都不是冯隐的声音,冯隐我错了,你赶紧回来好不好。
“去煮药,把药单给了小二。”落落邹着眉给陆白检查,此时的陆白已经昏迷不醒了,下半身不断涌出血。
宫口还没有开,羊水就已经破了。
陆白铁定会难产。
她在穴位上插了几根针,现在必须让陆白清醒。
似乎慢慢开始奏效,陆白捂着肚子呻吟着。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啊……不要,冯…隐,宝宝……不要离开我!”陆白抱着肚子呢喃着,但是因为声音小,根本就没有人听到他在说什么。
在说另一边,冯隐手里拿着两串冰糖葫芦。
昨天他冷静下来后才开始慢慢后悔,陆白快生了脾气不好也很正常。
想通后天就连夜到京城赶到李家,向李家解除了婚约。然后他才发现李舒琪并不是在李家,而是冯家,而解除婚约事情重大,就飞鸽传书通知李舒琪解除婚约的事。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李舒琪。
冯隐就先走了。
在回来的路上他看见了小贩在买冰糖葫芦,想着他喜欢吃就买了几串。
当他再次踏进梦春楼的时候,被门口的小二告知:“今天早上有一位小姐来找白公子,好像起了什么争执,白公子被推到了,从今天早上疼到现在……”当小二还想继续叙述的时候,冯隐早就不知踪影了。
打开门,一股血腥味冲入鼻孔。
双手脱力,冰糖葫芦落在地下。
当他看见陆白在床上犹如一条离开水的鱼即将濒临死亡,他呆住了,明明这个人昨天才和他吵架的,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
闹子一瞬间的空白,而后他向陆白快速走过去。
“啊,孩……子,不要,啊,好痛,冯隐你在哪里!”肚子已经痛到他失去理智了,衣服早就被冷汗浸透。
双手无力的在空中晃动。
冯隐走过去抓住他的手。
“我在这里陆白,我在这里。”语气里带着着急。
陆白疼得有些迷糊,可还是听见了冯隐的声音他以为因为太疼了出现了幻想。直到那双温暖的手握住看他,他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冯…隐,不要走…我…啊啊啊…”宫缩频繁让陆白再叫起来,太疼了,痛到想死。
手指尖端触碰到冰凉的液体。
“不、要、哭,我没事,啊~”
他看见那个一直很坚强的男人看了,是为了自己。
一旁的落落早就知道冯隐会来,可是没有想到他一来就哭。
陆白现在的情况已经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啊,好痛,我…不要…啊啊。”孩子一直在往下走,抵着他的盘骨。
“好痛……啊,呵,啊~孩子不要。”陆白一直摇着头。
“小白,没事的,等你生下孩子,我们就结婚。”冯隐不停亲吻着他的额头。
落落检查了一下宫口,已经可以生了。
“陆公子,可以用力了。”
“你、说的,是真啊…”
“是真的,我爱你,陆白生下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啊,好痛啊…啊,不要……啊~”
手里的被子已经被他揉搓得不成样子。
“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用力,加油,看见孩子的头了,加油。”
他感觉下半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要啊啊啊啊~”
“哈,哈,哈,冯隐啊…把我啊啊啊肚子剖啊啊啊吧,我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陆白不停摇着头,额头几楼碎发被汗水打湿沾在额头。
“不,小白,你一定可以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的。”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孩子不啊啊啊啊啊啊要啊~”
“用力啊。”
“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啊~”随着最后一声惨叫还子下地了。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可是宫缩并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烈。
把刚刚出生的宝宝交给小二处理,落落的视线回归到陆白身上,他下半身出血已经很严重了,孩子必须马上生出来。
“啊啊啊啊啊,为啊啊什么还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
“小白,没事的我们还有一个孩子,生下来就没事了。”看到没有看刚刚出生的孩子,他只想让他好好的。
“啊啊我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啊啊了,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冯……隐我,我啊啊啊啊……生不下来啊啊~”
“啊啊啊帮我啊啊啊,冯隐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
陆白用手压着肚子,冯隐马上阻止了。
“小白,别这样,我会陪着你的。”
“用力,如果孩子不出来会有危险的。”落落着急的开口道,下面出血已经很严重了,再这样下去,陆白也会有危险的。
“啊……孩……子不能啊啊啊有啊危险啊啊啊。”听到孩子可能会有危险,陆白更加用力。
突然孩子的一只手从宫口探从,落落看着用力点陆白连忙叫他停下来。
“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用力了,胎位不正。”
冯隐当场急了:“怎么会胎位不正,小白,你们必须救他。”
“哈、嗯哈、哈~”宫缩还在继续。
“现在必须把孩子推回去,然后再把胎位推正。”
“不,我们不要这个孩子了。”
冯隐已经忍不住了,哭的像一个小孩。
陆白勾了勾唇,用手擦干了他的泪。
“小白,我们已经有一个了,我们不要了,好不好,我只想让你好好的。”
那将近透明的脸摇了摇。
“推哈,把!”
“小白,小白。”
经过陆白的同意,落落把小孩的一只手推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落落在他的肚子里上下慢慢推着。
陆白因为疼痛生理泪水涌了上来
“啊啊啊啊啊……孩子……快……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可以用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哈,哈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哈,嗯啊啊啊啊啊,好痛,不要啊~”
“糟糕,陆公子脱力了,把摧产药拿进来。”
“给我吧!”接过小二的药。
“小白,喝下去就好了,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我们的宝宝了。”
陆白疼得已经快失去意识了。
冯隐给陆白喂了一口。
“快点喝,他已经脱力了。”落落受不了他们这么磨叽,在一旁说到。
听到落落的话,陆白忍着肚子里的翻涌,一口喝完了。
药效马上就起效了,宫缩回到了之前,不比之前更痛。
“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不!!下面好像裂开了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用力,这个孩子头比较大,只要用力就行了。”
“啊啊哈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
“啊~”
小孩子哭声响起。
陆白也晕了过去,他的下半身依旧在流血。
落落忙了好久,血才止住。
陆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冯隐哄着孩子,看见陆白醒了,把孩子放在他的旁边。
“小白,我们成亲吧。”
陆白有点呆,可是看着冯隐脸上的那一抹红霞,他笑了。
“孩子我都给你生了,你说呢。”
冯隐听到他的回答,把他拥入怀抱。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尘埃起落最终回归大地。
马车飞驰而过,最终还是停在梦春楼前。
马车上下来一位男子,肚子的弧度明显比陆白还要大两倍。
门卫上前搀扶着,把他扶下车,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男子不断喘息。
落落看见了也连忙上前扶了扶。
落落好奇的向外面看了看,没有人了?不是应该还有这孕夫的爱人吗,怎么就没有人了?
邱塘刚想签名字,却被落落拦住了。
“公子,想必你一定不知道我们梦春楼的规矩吧,在这梦春楼生子的孕夫必须身边要有人陪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当不起。”不知道为什么落落在说出句句话的时候,邱塘的手抖了抖。
他牵强的笑了笑:“他不会来,不过我可以叫我的朋友来!那样可以吗?”眼神里的暗淡没有逃过落落的眼睛。
“可以,不过最好叫你的爱人。”
“嗯。”沉闷的回答使大厅安静的可怕。
落落转移话题的问:“肚子这么大有四个了吧?”
谈到这个话题,邱塘好像开心起来了。
“不对,是五个。”他笑着说。
落落邹了邹眉,看着邱塘的身体也并不是很好,生下五个是不是有点多?
但是这个时候不能影响孕夫的心情,所以他还是没有说,和他聊了起来。
邱塘也在纸上写了他的名字,当看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落落有点惊讶。
难道他就是那个楚街的夫人?
楚街可是大将军啊,这里多少人以他当做榜样。
邱塘的身份也不简单,当朝世子爷可是他非非忤逆龙陵,拒绝当今圣上的婚约,要和五大粗的将军在一起。
不过听说楚大将军早就有心仪的对象了。
所有人都说是邱塘拆撒了他们。
不过传言就是传言,过了这一段时间就不在是人们所关注的话题了。这位邱世子也慢慢的了无音讯了。
不过和他聊天的这一段时间,落落就确定他不是这样的人。
不过听说,这几天楚大将军可是把整个晋城翻了过来,只不过为了找一个人,就是邱塘。
把他送进了房间,落落就下去了。
邱塘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他躺在床上,肚子太大了躺下来的时候着实是太难受了,为了不让肚子里的孩子缺氧,必须侧着睡。这个动作让他更加难受 。
他已经通知攀石来找他了,可是他想让那个男人来见证孩子的出生。可是……
“我在也不想见到你了,滚!”尘埃起落最终回归大地。
马车飞驰而过,最终还是停在梦春楼前。
马车上下来一位男子,肚子的弧度明显比陆白还要大两倍。
门卫上前搀扶着,把他扶下车,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男子不断喘息。
落落看见了也连忙上前扶了扶。
落落好奇的向外面看了看,没有人了?不是应该还有这孕夫的爱人吗,怎么就没有人了?
邱塘刚想签名字,却被落落拦住了。
“公子,想必你一定不知道我们梦春楼的规矩吧,在这梦春楼生子的孕夫必须身边要有人陪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当不起。”不知道为什么落落在说出句句话的时候,邱塘的手抖了抖。
他牵强的笑了笑:“他不会来,不过我可以叫我的朋友来!那样可以吗?”眼神里的暗淡没有逃过落落的眼睛。
“可以,不过最好叫你的爱人。”
“嗯。”沉闷的回答使大厅安静的可怕。
落落转移话题的问:“肚子这么大有四个了吧?”
谈到这个话题,邱塘好像开心起来了。
“不对,是五个。”他笑着说。
落落邹了邹眉,看着邱塘的身体也并不是很好,生下五个是不是有点多?
但是这个时候不能影响孕夫的心情,所以他还是没有说,和他聊了起来。
邱塘也在纸上写了他的名字,当看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落落有点惊讶。
难道他就是那个楚街的夫人?
楚街可是大将军啊,这里多少人以他当做榜样。
邱塘的身份也不简单,当朝世子爷可是他非非忤逆龙陵,拒绝当今圣上的婚约,要和五大粗的将军在一起。
不过听说楚大将军早就有心仪的对象了。
所有人都说是邱塘拆撒了他们。
不过传言就是传言,过了这一段时间就不在是人们所关注的话题了。这位邱世子也慢慢的了无音讯了。
不过和他聊天的这一段时间,落落就确定他不是这样的人。
不过听说,这几天楚大将军可是把整个晋城翻了过来,只不过为了找一个人,就是邱塘。
把他送进了房间,落落就下去了。
邱塘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他躺在床上,肚子太大了躺下来的时候着实是太难受了,为了不让肚子里的孩子缺氧,必须侧着睡。这个动作让他更加难受 。
他已经通知攀石来找他了,可是他想让那个男人来见证孩子的出生。可是……
“我在也不想见到你了,滚!”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痛苦的回忆,总是让人记忆深刻。
他真的什么也没有做,他只是太爱他了,难道这也有错?
还是说他爱的太卑微了,卑微到尘埃了,小到看不见,所以他才可以随意践踏。
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了自家爹亲的影响,不满的踢了踢肚子,一个小动作让邱塘满身是汗。
习惯了,一个人在角落里舔伤口了,再痛也是自己一个人承受,没有人会在意角落里的自己。
突然敲门声响起,邱塘才拖着已经麻木的身体去开门。
刚刚一开门就被一个人拥入怀抱。
邱塘愣住了,心里闪过不安。既后把他推开,快速把门关上。
那个怀抱曾经让他放弃所有。可是换来的只不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而已。
“邱塘把门给我打开。邱塘,我找了你好久。邱塘!”
邱塘靠着门慢慢滑下,头埋在双臂之间。
为什么楚街我已经签下休书了,为什么你还不愿意放开我。
楚街在外面拍打着门,他知道自己错了,他一直爱的都是邱塘,他错了,他应该早点发现,他爱上了邱塘,从很久很久之前,他就爱上了这个人。
“邱塘我们回家好不好!”
家?那不是家,只是囚禁自己的牢笼而已。
在那里他吃过最难吃的东西,做过最苦的活,每天晚上看着自己破败不堪的双手他想的都是:没关系这样做他就能喜欢自己了。
他总是在努力,努力配得上他,可是在他的眼里他的努力连个屁都不是。
“我只是把你当作兄弟,为什么你要拆撒我和若水,为什么?”
因为他不想让他伤心,他不想让他知道若水他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他不想让他失望。
为什么,楚街你就不可以回头看看努力追赶的我呢?
“啊!”一声惨叫在门口响起。
邱塘快速打开门,看见的是楚街好好的站在门口。
“邱塘,我有事和你说!”
邱塘的眼泪跟珠子断了线似的不停往下掉。
“楚街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看见邱塘哭,楚街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塘糖你别哭啊。”
刚刚赶过来的攀石恰好看到这一幕,撸起袖子,双手握拳,就冲了上去。
楚街被打了一拳,回头看了看是攀石,就更生气了。
强自己的媳妇,攀石我看你是不耐烦了。
两个人二话不说就打起来了,邱塘吓得眼泪都憋回去了。
想是前去劝架可碍在自己的肚子,就不敢上前。
攀石是当今十六王爷武功受过紫禁山内高人赐教过,可是楚街的名头又不是白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楚街好像有点不一样。
突然攀石一拳打过去,楚街就躺在地下吐了口血。
攀石还想给楚街一拳,却被邱塘拦住了。
“楚街你有没有什么事。”邱塘着急的询问。
“咳,我没事,咳咳。”说着他有吐了一口血。
“楚街,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吐血。”
楚街没有回答就晕了过去。
以自己的身子肯定抱不起楚街,他只好叫攀石帮忙,可是他怎么可能愿意呢。
“我不要。”
“攀石,我告诉你如果今天他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好。”
他们不仅仅是朋友,邱塘的哥哥还因为救他的命死了。所以攀石对邱塘一直很好。
“他怎么这么重!”攀石抱怨到。
邱塘叫攀石叫了郎中去了,这是梦春楼,不可能有人会治内伤。
帮他检查伤口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后背没有一块地方是完整的。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邱塘慢慢转醒,肚子闷痛闷痛的,坠的有些难受。
他转头一看,瞳孔猛的一缩。
白被子里盖着一个人,一个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个人。
“楚,楚街?”他颤抖着手掀开被子。
一股冷风从心里传遍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楚街,你不是还有话和我说吗?楚街!”邱塘颤抖着声音说。
“楚街***给我醒过来!”
一旁休息的攀石变他吓醒了,他重来都没有见过,邱塘发狂的样子。
邱塘身为世子,教养是从小教起的的。
这次怎么会……
楚街撑开沉重的双眼,他好像听到了邱塘的声音。
那天他看到邱塘留下来的休书吓到了,但是想到他和他和离了,他就可以和若水成亲了。
可是他依旧感觉心情差到不行,就去酒馆去喝酒了,就在他经过自己隔壁的房间时,他发现若水正和别人在……
当时被气晕的他直接冲进去把里面的狗男男大了一遍。
男人似乎被他惹急了叫到:“呵呵楚大将军连自己的男人都守不住,之前你的夫人还警告过我们,可惜啊,不不信还给了你夫人一巴掌 那场景真是令人难以忘怀啊!哈哈哈。”
楚街在半空中的手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
楚街用力扯住他的衣领。一边的若水早就被吓坏了,在角落里抖着。
“呵呵,当时你夫人还怀了你的孩子呢!”
男人肆无忌惮的狂笑。
“楚街,你一定不会想到若水是我派到你身边的卧底吧。你早该想到,如果你没有灭我家门,我也不会这样做,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
楚街呆住了,怀孕,那个男人怀孕了。
男人狂笑着,突然四周出现了几个黑衣人,把他抓了起来。
那几天他几乎天天被拷打,可他都未曾说过一句话。
他全部都想起来了。
那个皑皑白雪的冬天,是那个小蚯蚓给了自己温暖,而他也许诺过以后会来娶他,可是他失忆了,他忘记了那个小蚯蚓。
他全部都忘记了。
他记得在他们成亲那天他说过一句话:你不来娶,我就来嫁。
可是他却给了他一个讽刺的笑。
他被自己的手下救回去之后。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邱塘,可是他几乎把晋城翻了一遍,就是找不到他,九个月内他未曾好好养过伤。
他明天都会用混浊的脏水浸泡伤口,他没日没夜的折磨自己,他以为只有这样,邱塘才回来。
直到昨天他得到可靠的消息,邱塘他在梦春楼。
他立即赶了过去,之后的事就如之前一样。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他好累,他要死了吗?他好像听到他邱塘的声音。
看见他的眼睛睁开了邱塘大声哭了起来。
楚街无力的抬起手擦干他的眼泪。
“不哭,乖。”
“楚街,你不要死好不好,我原谅你了!”
楚街笑了笑:“我恢复记忆了,小蚯蚓,我错了!”
“你终于想起我了,呜呜呜,楚街,我原谅你了。你不要死!”邱塘哭了起来。
“对不起邱塘,我之前做错了这么多事,可是……”
他的手从邱塘的手里滑落。
“楚街!楚街!”
一边的攀石看见如此动情的画面他却只有害怕的心情。
他只是看见楚街的脸烦才拿一旁的桌布盖住头。
没想到……
他吞了吞口水,他上前去。
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
“邱塘,我有方法救他。”
邱塘哭的通红的眼睛,找到光明似的看向他。
“攀石,救救他,好不好!”
“好!”他把邱塘安慰好,刚刚落落也说了,他的心情不能有太大的起伏。
安慰好后,他拿起桌子上的水灌进口了,咕噜两声喷在了楚街的脸上。
感觉到脸上冰凉的感觉,警惕性一向很强的楚街一下子醒了。
刚刚只是郎中安眠药放多了。所以楚街才会感觉这么累。
看见楚街醒了,刚刚心情才平复的邱塘一下子又哭了。
楚街看见他在哭心里难受起来了,把他抱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哄着。
看见这一幕,攀石慢慢退下去。
“楚街我以为你要死了!”邱塘委屈的说到。
“没事了,我不是好好的吗!别担心。”
等到邱塘心情慢慢平复时候才发现肚子痛的厉害。
他不停的抚摸肚子,希望能缓解一下痛苦。
可是这几个孩子好像在肚子里打架,不停踢着他。
楚街的手摸了过去。
“肚子这么大怀了多少个?”
“五个。”邱塘在他怀里用手比划起来。
“对不起。”楚街突然有些惭愧,他怀了这么多个,这段时间一定不好受。
“没事。”邱塘安慰到,只要他恢复记忆就好。
不过肚子痛的有些厉害。
“嘶……”
“怎么了?”楚街着急的问到。
“没事,你帮我叫一下接生婆落落。”
“好。”
邱塘捂着肚子,他感觉身下一股热流在缓缓流出。
肚子的痛越来越明显,邱塘痛得卷成一个圈。
好痛啊!
等楚街回来的时候,看见邱塘缩在角落里,心疼极了。
上前抱住他:“塘塘很痛吗,对不起。”
邱塘咬了咬牙,笑着对他说:“没事。”
落落掀开被子检查才发现,他羊水已经破了。宫口还没有开。好在羊水流的比较慢。
“起来走走,孩子下来来快点。”落落邹着眉说。
楚街心疼到:“他都这么痛了,还要走?”
邱塘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慢慢站起。
靠着楚街的肩膀他走了一圈又一圈。
宫缩也慢慢频繁起来,邱塘已经疼得满天大汗了。
“我们休息一下吧!别累到!”楚街担心得开口。
邱塘点了点头,他也累了,腰酸的厉害。
“他们怎么这么不乖。以后肯定要打他们的屁股,害得他们的爹亲这么辛苦!”楚街帮邱塘擦着额头的汗。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邱塘笑了笑,还好现在还有他陪着不然他肯定更痛苦吧!
“他们很乖的,不打。”
他摸了摸水滴状的肚子。肚子因为孩子要出来的原因,不停踢着他的肚子。
落落再来检查的时候,已经开了七八指了。怕出什么意外就坐在那里看他们如何欺负单身的她。
“嘶…啊…”身体下的热流更加明显,宫缩已经没有停息的时间了。
他整个人倒在楚街的怀里。
落落见状,赶紧让他把邱塘扶上产床。
“嗯啊…呼……啊~”孩子的头一直往下钻。
肚子撕裂一般的痛,快要将他吞噬了。
见宫口已经全部开了,落落就让他用力。
“嗯啊啊,啊呼呃啊……呼啊啊啊啊啊啊嗯啊~”看见他痛苦的样子,楚街心也跟着抽痛。
他把肩膀放在邱塘的嘴旁。
“嗯呼啊啊啊啊啊啊……你啊啊、想呃干什么啊,呼呃啊啊啊啊啊。”
“塘塘,我们要分担痛苦,这个是你说的不是吗?”那幼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楚哥哥,以后我们要一起分担彼此的痛苦哦!”
又是一阵宫缩邱塘迷迷糊糊的咬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呼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注意呼吸!”落落只期望胎位不要在错,不然以邱塘现在的力气根本不可能安全产下这五个孩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呼呼啊啊啊啊啊啊!”
手臂已经被咬出血了。
“呼呼…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个孩子顺着羊水滑下来。
是一个男孩,落落把脐带剪了下来,把他交给小二。
楚街一眼都没有看那个小孩,担忧的看着邱塘,只要注意看都会发现他眼眶已经开始发红了。
肚子并没有因为生下一个孩子而变小,反而宫缩更加猛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楚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楚街啊啊啊啊嗯呃……我啊好啊啊啊啊啊啊痛啊~”
“没事的塘塘,只要用力,我们就可以见到我们的孩子了。”他紧紧握住他的手。
邱塘的手青筋爆起。
“啊呼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呼啊啊啊啊啊啊~”
“用力我看见孩子的头了!”落落在一旁鼓舞。
“啊,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呼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邱塘咬紧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小男孩。”落落抱起小男孩给小二去清理清理。
邱塘此时已经脱力了,他双眼迷离的看着楚街。
楚街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在看见他这个样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不要哭!嗯呼呃。”
宫缩明显已经慢慢减少。
“给他问点东西,储存一下力气,还有三个呢。”
邱塘被孩子顶着胃根本吃不下东西,可是为了孩子还是吃了几口。
过不到十分钟宫缩又回到之前。
可是邱塘真的没有力气了,刚刚根本没有休息够,现在还要继续生。
因为邱塘没有力气的原因,孩子一直卡在宫口。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痛啊啊啊呼啊……呃啊。”
孩子一直在宫口哪里。
“啊,好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憋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好痛嗯呼……啊啊啊啊啊。”
看见孩子停在宫口想上也上不去,想下也下不来。
落落干脆用手用力压着他的肚子。
“啊~不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有人吗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孩子混合着血水滑落下来。
已经开始出血了,肚子里还有两个。
“嗯…呼……啊啊啊啊。”
邱塘已经没有力气了,落落叫人端来了催产药,楚街慢慢给邱塘喂下。
药效很快就发作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嗯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看到头了,邱公子,你的肚子里还有两个,如果时间太长孩子会窒息的。”
听到孩子会有危险,邱塘更加卖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呃啊……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力!”
“啊~”
孩子下来了,依旧是一个男的。
落落看着所剩无几的羊水,果然自己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邱塘已经没有力气了,羊水也没有了。而且孩子的头不小。
最后一胎注定难产。
“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楚嗯楚街我肯定啊啊啊啊啊啊……活不了,呃啊……你一定嗯把孩子照顾好呃啊啊啊!”
下半身的出血了量已经超过落落所想的范围内了。
落落有些发愣,这个孩子生不下来了吗?
该死!这个时候染染这个死丫头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她常常和她吵架,可是她不得不承认的是,染染她的医术地确比自己高明。
可是关键时刻这个死丫头究竟在哪里!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邱塘我对不起你,我会用我这半辈子来偿还你的!”楚街摇了摇头,眼眶红的可怕。“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若水吗,傻瓜,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和你很像吗?我一直喜欢你不管是失忆的时候还是现在,我一直喜欢你啊小傻瓜!”
“唔嗯啊啊啊啊啊……可是……啊啊我嗯啊啊啊……楚街唔不要这样嗯啊啊……我对不起你啊啊~”
“塘塘!”
邱塘已经昏迷了过去,楚街疯狂的叫着他,他不要不要失去他,不可以。
“糟糕!”大出血,孩子又下不来。
落落咬了咬牙,死马当活马医!
“把催产药拿过来!”落落朝外面叫到。
“哟,落大神医想硬撑!”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几房间。
落落沾满血液的手僵了僵!
好家伙,原来早就回来了,衣服都换上了,他应该在门口看自己的笑话吧!
他丫的!
“还看!快过来帮忙!”落落朝染染吼到!
孩子混合着血水滑落下来。
已经开始出血了,肚子里还有两个。
“嗯…呼……啊啊啊啊。”
邱塘已经没有力气了,落落叫人端来了催产药,楚街慢慢给邱塘喂下。
药效很快就发作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嗯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看到头了,邱公子,你的肚子里还有两个,如果时间太长孩子会窒息的。”
听到孩子会有危险,邱塘更加卖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呃啊……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力!”
“啊~”
孩子下来了,依旧是一个男的。
落落看着所剩无几的羊水,果然自己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邱塘已经没有力气了,羊水也没有了。而且孩子的头不小。
最后一胎注定难产。
“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楚嗯楚街我肯定啊啊啊啊啊啊……活不了,呃啊……你一定嗯把孩子照顾好呃啊啊啊!”
下半身的出血了量已经超过落落所想的范围内了。
落落有些发愣,这个孩子生不下来了吗?
该死!这个时候染染这个死丫头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她常常和她吵架,可是她不得不承认的是,染染她的医术地确比自己高明。
可是关键时刻这个死丫头究竟在哪里!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邱塘我对不起你,我会用我这半辈子来偿还你的!”楚街摇了摇头,眼眶红的可怕。“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若水吗,傻瓜,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和你很像吗?我一直喜欢你不管是失忆的时候还是现在,我一直喜欢你啊小傻瓜!”
“唔嗯啊啊啊啊啊……可是……啊啊我嗯啊啊啊……楚街唔不要这样嗯啊啊……我对不起你啊啊~”
“塘塘!”
邱塘已经昏迷了过去,楚街疯狂的叫着他,他不要不要失去他,不可以。
“糟糕!”大出血,孩子又下不来。
落落咬了咬牙,死马当活马医!
“把催产药拿过来!”落落朝外面叫到。
“哟,落大神医想硬撑!”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几房间。
落落沾满血液的手僵了僵!
好家伙,原来早就回来了,衣服都换上了,他应该在门口看自己的笑话吧!
他丫的!
“还看!快过来帮忙!”落落朝染染吼到!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不好意思,因为是学生党,所以更新来的有些迟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谁叫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她也没有办法!走过去把落落挤在一边。
染染用针插进肚子里的穴位里。
邱塘慢慢转醒。
肚子依旧是痛的,只是好像因为针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痛。
“用力!”染染叫到
“嗯啊啊啊啊啊呃呼……啊啊啊啊啊!”
“注意呼吸节奏!加油!”
“呼呃呼啊啊啊啊!”
看着源源不断的出血量,染染倒是没有落落那般惊慌。
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药丸,喂进他的口里。
血慢慢的也止住了。可是孩子还是下不来。孩子已经进入产道了,不可能再进行剖腹产!
邱塘生了四个孩子根本就没有力气生下最后一个孩子。
“在不生下来,你的孩子,很快就没有命了!”染染在一旁无所谓的说到!
“你这个家伙,能不能不要刺激产夫了!”落落在一旁说到,产夫本来情绪波动不可以这么大,她倒好,还故意气人家!
染染抬起头看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笑成了小月牙。
“你行,你来。”落落瞬间不说话了。
好吧!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听到孩子可能会有危险,邱塘更加用力。
“啊~”孩子混合着最后一点羊水滑下。
因为在肚子里呆得太久的原因,孩子的哭色也很小。
染染皮笑肉不笑的说到:“恭喜!是一个女孩!”
她转过头瞪了落落一眼。
落落沉溺在孩子出生的欣喜中,没有看到那杀伤力及强烈的眼神。
我为什么,夏落落你接生的都是男孩,为什么这一次自己接生的是女孩!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这章有点短,因为这个是他们完结的地方,嘻嘻嘻对了!下一章写甜的,有两对孕夫哦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还想看吗?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想看今天晚上就更

楼主:烟雨成楼  时间:2019-07-16 15:15:19
落落揪着染染的耳朵,“你丫的什么时候回来的,就站在门口看我笑话,也不过来帮忙!”
染染摸了摸,自己被揪红的耳朵。
“落落!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的耳朵都要被你揪断了。”
心疼自己的耳朵!
落落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我不就在门口看了几分钟而已,落落,你至于吗?”好痛啊!
“至于吗?差一点就出人命了。”落落坐在椅子上,猛的喝了一口茶。
染染低着头小声嘟囔到:“不是还活着吗!”
你说什么?耳朵灵敏的落落马上就听了出来。
刚刚想骂回去,就看见门口有客人。
染染赶紧上前去招呼。
臭丫头,平时这么不见你怎么勤劳?
落落收拾自己也上前迎客了,这次有两位,幸好还有这个死丫头在,不然自己肯定还接待不过来。
“小心点。”门口进来两位男子,旁边那位扶着紫衣男子。
“知道了。”男子声音里有一些不耐烦,可是声音里还是带着撒娇的韵味。
紫衣男子的肚子倒是没有她之前接生的那几位大,不过也不小了。
染染也上前帮忙扶。
后面还有一位,肚子比紫衣男子的要大两倍,和前面一样也有人在一旁扶着。
只是他们眼睛里透着温柔,和对彼此的爱慕。
亲戚?在同一天生?
登记名字的时候落落已经彻底证实了这件事。
厉成澜,晓小
厉撤,白隐
啧啧啧!
“老板,能不能把我们安排在比较靠近点地方。我们可以加银两。”紫衣男子晓小说到。
晓小甩开厉成澜的手,握住了白隐的手。
落落礼貌的笑了笑:“可以!”
一旁的染染:“虚伪!”
“啪”落落把她的头按在桌子上。
染染怕落落的原因不仅仅只是因为她是这家店的老板,还有的就是她武功比自己要强!
吩咐小二把他们带到房间里去。
落落随后就跟上去,帮他们做检查。
染染抚摸着自己的秀脸,落落你给我等着!
首先他是给晓小做检查,可是却被一旁的厉成澜打断了好多回,原因是这里不能碰,那里不能摸。
不仅仅是落落受不了,还有的就是躺着床上的晓小。
“要不然厉成澜你给我看!”最后在晓小忍不住的情况之下他大声的骂了出来。
看见他生气了厉成澜只好哄到:“是我的错宝贝,原谅我。”
无奈之下,落落只能带着手套帮晓小做检查,做检查的途中还要忍受某人小气的目光。
落落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大肚子了只有一个小孩,这么大,恐怕不好生吧?

楼主:烟雨成楼

字数:28641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9-05-14 19:15:00

更新时间:2019-07-16 15:15:19

评论数:1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