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莲蓬鬼话 >  个人耳闻,可信度很高的鬼故事

个人耳闻,可信度很高的鬼故事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赣西,地处丘陵,没有什么大山,但地势纵横。在很长的时间里,处于比较封闭的状态,因而很多故事,很少受到外部的影响。从真实的角度来说,剔除了外地传说或故事融于本地文化的因素,因而个人觉得真是度要大一点。
我所讲的一些故事,基本上是听来的,那些没有具体当事人或者没有证人的故事,我是不会写上来。第一次发帖,先啰嗦几句,权当作为引子了。
在我们那,有这么一个说法:凡是上吊而死的人,是不能投胎转世的,鬼魂会一直在人间游荡,唆使另外一个人上吊后,作为替身,才能投胎。非常恐怖的是,它只会在亲戚、朋友、熟人之间下手。因此,经常有这样的例子,某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忽然间就选择了上吊。乡下人口本来就不密集,加上上吊而死的人,表情总是很狰狞恐怖的。每发生一起,总让人心惊胆战。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隔壁村,现在还有很多见证人。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第一次发帖,是不是在这接下去写就成为连载?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一种很神秘的动物
麂子,恐怕在很多地方都有,但在我们那,却是一种很神秘,甚至说是很灵异的一种动物。
一般来讲,它是非常机警的,即便用猎枪,也是很难猎捕到的。但非常奇怪,有时候,它会变得很迟钝,甚至有人在野外徒手抓过。更有甚者,它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人家家中。当然,这就是它灵异的地方。绝对不是编故事,徒手抓过或用木棍打死过麂子的人,基本上都要倒大霉,而我就见过其中的几个。如果家中跑进来麂子,基本上是要死人的。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一只麂子居然白天跑到村中的稻田里,然后一大群狗疯狂追逐,非常奇怪,这只麂子居然往我们生产队跑,并且一下就跑进了一户人家的客厅中——那么多条狗在追着咬,却没有一条撵上它。最后被打死了。非常恐怖的是,第二年夏天,这家的男主人就被一个雷电劈死了。从此让我对这种动物产生了无比的恐惧。还有一家更惨。这是我们村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的。有一天,这家人围坐在桌子上吃饭,吃着吃着,发现桌子底下有一只纯白的动物,开始以为是一只猫,男主人用脚踢了一脚想赶走它,它却仍旧蜷缩在桌底不动。等吃完饭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居然是一只麂子!要知道,这户人家住在村中央,周围紧挨着很多户人家,当时几乎家家养狗,这只麂子是怎么跑到家里去的,而且像猫一样温顺,又浑身纯白?这家人最后把它送走了,但仍没有逃脱厄运,短短几年,家中人几乎死光。麂子进门,几乎是下死亡判决书。
不过,如果你是用火铳在山中猎杀的,那又绝对没有问题。它的肉质非常鲜美。按我们那的说法,野味中“獐麂鹿兔”,它的肉排名第二。以前野生动物多,像野猪野鸡之类的,根本排不上号的。
在我们家那,还有一种捕麂子的方法,那就是下套。这个就更神秘了,神秘到颠覆我的世界观了——本人也算受过四年高等教育,学过《马克思哲学》的。下套的原理基本一样。野生动物都非常警觉,一般都会选择走熟路去觅食之类的,要是没有人类的话,这的确是很好的一个方法,极大地降低了风险。而我们人类抓住这一点,找到动物下山的主路线,再根据脚印,确定它的步幅,然后在它必定下脚的地方设套(当然,概率肯定不是百分之百,能不能设准还有运气成分)。我对下套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这种方法,在我们家那,套兔子、野猪、还有一些翻译不成普通话名字的动物用这种方法没有问题,唯独套不到麂子。我们这有人会设麂套,方法和我前面讲的一样,不过,下完套后,会在嘴里念一套咒语(或者是祷告吧)。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故弄玄虚而已,可是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师傅没“祷告”(一种师徒传承的仪式),下套套不住,一“祷告”,就能套住麂子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下套的地方一般离住的地方很远。我们一般下套,总是每天要去查看是不是套住猎物了。可学会套麂子的人,他们不用。因为他们的套如果套中麂子的话,会在晚上做梦梦见,第二天去收就可以了。我有一个邻居会这手艺,有一次缠着他去套。第二天一早,我就拉他去看有没有套中,他笑笑说没有,我不信,一去,果然没有,第三天,他又说没有,确实又没有,——那时我还小,对这极其有兴趣极大,邻居又经不住我缠。我的热情渐渐消散了,就再也不去看了。第六天,他却一大早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说肯定套住了,一到山上,果然套中了,还活蹦乱跳的,应该刚套中不久。如果说这件事读者还觉得有疑点,那就是我那邻居每天天没亮就先到山上看一遍,然后在一个孩子面前表现一番——至少在我的观念中,好像还没有这么无聊的人吧!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但学会这种手艺的人,必须恪守“营口不营生”的法则,也就是一年只能套几只饱饱口福,绝对不能拿去卖,甚至吃也不能经常吃。否则,轻的自己折寿,重的断子绝孙。
在我们隔壁村,有一个人会这手艺,年轻时他很谨慎,每年也就套那么几只。后来年纪老了,儿孙满堂又都不在身边,人生寂寞。禁不起周围的人对他的吹捧——他经常把麂子肉分给村里人,因而很多人说他怎么怎么厉害。年纪大的人就这样,因而,他就经常设套打发时日。有一天,他设完套回家,正睡得迷迷糊糊。窗户忽然“砰”的一声打开了,他一下子就惊醒了,推开门,发现外面一点风都没有,这时,他有点怕了,关上窗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快鸡叫的时候,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白须老人站在床边,也不说话,就是板着脸瞪着他。他确定自己没有睡着,最后这个白须老人在它肚子上轻轻摸了一下就不见了,他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等醒来,忽然就病得很重,床都起不来了。他的邻居急忙把他在城里的几个儿子通知回家,儿子们自然想赶快送父亲去城里的医院,他却坚决不同意,一定要等到我前面说到的那个会下套的邻居去他家,他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他才肯去医院。我那邻居风急火燎赶到他家时,他老泪纵横说:“老庚,我去了就没的回来了,病是没的治了!我这是去治命啊!不去,我这几个儿子会丢脸,人家会说爹病了都不送去治,活活病死了!”我那邻居说:“而今医学发达,治得好!”他摇了摇头,把事情和我邻居讲了一遍,我邻居也就不说话了。他临走时交代我邻居:“你去帮我收一下某某地方的麂套,要是麂子还是活的,你帮我放生。要是死了,你到我家拿我穿的两件衣服包了,挖个坑埋了。”我邻居到山上,找到那个套索,顿时吓得脸都白了——索套上的麂子有三只脚被套住,索套的锁口只比鸡蛋大一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时套住三只脚的,哪怕是一只死麂子在那,有人想恶作剧,锁口也是塞不进去三只脚的。不久后那个人就死在了医院里面。而我的邻居,自从那次被吓着以后,再也没有套过麂子。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五矮子神
在我们家乡,有一种被称之为“五矮子”的神仙(个人觉得叫精灵更贴切)。因为他们总是五个一群,个子不高,大概五六十厘米吧,头上有一个高高的帽子,一到晚上,能发出类似火光的亮光,但是光很柔和。很多科普作品上说野外的火光是磷发出的。我是不信的,如果说是磷产生的,那怎么解释他们会不停移动,而且移动距离还非常远,并且会伴随尖叫声、笑声、说话声?我们那很多人见过五矮子,而且他们似乎并不避讳人类看到他们活动。
五矮子亦正亦邪,大部分时候,即便是表现“邪”的时候,可能更多也是在逗人类玩。我们村里有一颗大板栗树,那里曾经居住过五矮子,要是天气很晚,独自一个人从那树下经过,他们就会不断往你身上扔沙子。但绝对不会太过分,所以,人虽然会感到害怕,但过后不会像遇到其它灵异事件那样会倒霉生病之类的。
五矮子神每个“人”都有一张弓,如果贸然闯入它们的禁地或者说冒犯了它们。它们会毫不留情射你,而且他们的箭有很多种类——鸡鸭骨头、羽毛、竹枝,他们应该是神箭手,可能随手拿起东西就能射。被射中了就比较严重的,因为这些东西会深入肉里,起初症状和生一般脓包差不多,然后越肿越大。一般的医生给你治疗,只会让你的症状缓解,但不会痊愈,甚至一拖几年。严重的还会造成残疾。我们家那有专门治被他们箭射中的人。如果你亲眼看过治这种伤的过程,一定会觉得:怎么可能?我对此略有了解,稍微讲一下他的神奇之处吧。首先,治病的人会事先祷告,然后会叫伤者自己去拿面粉和成团,加入一点门脚的很细很细的灰尘,还有(略去若干字,方法在我们那必须拜师学艺才能学到的,保密!),治病人会让伤者拿面团在伤口(脓包)上慢慢地滚来滚去。最后,仔细把面团分开,五矮子神的箭就包在面团中。我见过最大“箭”是一支三厘米左右牙签粗细的竹枝。我爸见过最大的是一段三厘米左右的鸡脚骨。只要把箭吸出来了,就可以自然而愈。
五矮子神可能很喜欢吃鱼,而且捕鱼的方式和人类有相似之处——喜欢在河里放毒然后去捡。我们那有个人,一天走夜路,突然发现河里的鱼到处乱窜,然后就一动不动,他连忙脱了鞋跳下去捡,鱼非常多,而且很大。他越捡越纳闷,这条河怎么会有这么多鱼?这时,上游传出很大的笑声,他循声看去,只看见五个火光在河边走来走去,他顿时明白了。不过他胆子很大,背了鱼就往回跑,等到家一看,才发现自己背的全是石头。这样的故事很多,而且当事人平时都是很诚实的人,我有理由相信他们。
五矮子神有时候会在人家家中生活。但他们有这么一个脾气。如果这个家庭兴欣向荣,日子过得红火。他们就会锦上添花,偷偷的把别人家的东西搬到你家——包括钱财。但要是你家开始颓败,他们就会转向,把你家的东西搬走,让你体会“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受。所以,我们那人一般对他们敬而远之,如果到家里来了,一般都会恭敬地请他们挪地方,到别的地方去。
关于他们的故事还很多,个人觉得他们是最接近人的仙族,有时间再讲几个了!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能推测出死期的棺材匠
棺材匠,顾名思义,就是造棺材的人。可能很多人一听到这职业,心里总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其实在我们那,棺材匠还是很受人尊敬的。因为他们的技艺比一般的木匠要高得多。但凡棺材匠,都是很好的木匠,但绝大部分木匠是没有本事造棺材的。
顺便说一下,现在绝大部分地方都实行火葬,可能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很遥远的职业,但在我们那,因为地处山区,土葬还是占主流。
在农村,年纪大了的人,一生最后的心愿莫过于造一副好的棺材了。而这一般都是由儿子去实现。按我们那风俗,造棺材的木料是不能去买,必须由儿子去偷,而且一定要夜深人静的时候。当然也不不能算真偷。因为去之前,一般会先到山上去看好哪一棵树(一般是杉树)适合,然后再估一下价。砍完树,就会把红包放在树兜上。
准备好木材,一般会事先和棺材匠打招呼,然后他会挑一个日子拿了工具到家里来。上门后也不会和人打招呼。拿了斧头就开始“出料”(纯手工把原木裁成长方体的木料),裁完第一根后,把斧头往长凳上用力一砍。这才和屋主打招呼喝茶。
据说,棺材匠一进门动第一斧头,就大概能判断出睡这棺材的人还能活多久——看相、算命的人在断人寿命时,总是语焉不详,而且大多不准。但棺材匠话一出,基本八九不离十的。
农村有很多事情,看似毫无道理,但事实又让人不得不信。所以就连孔子也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不说,并不代表没有。
我们村有个人,从山上摔了下来受了重伤。送到市里面最大的医院时,已经只有出气了。医生很明确表示,已经没有救了,趁还有一口气,赶快接回家,好死在家里。
因为那时那人很年轻,大概四十岁。肯定没有准备好棺材。所以家里人一遍张罗去接病人,一边叫棺材匠火速造好棺材——我们那一般停尸两天。然后漆匠也叫好了,一造好马上涂点颜色(暗黑)。
棺材匠进门出好第一块料以后,把斧头一扔,说要先回家干个某事。这边监工造棺材的人急得不得了。再加上要死的是他兄弟,一看到棺材匠居然跑回去了。火一下子上来了,跑到棺材匠家一通大骂。棺材匠一边听,一边做他的事,头也不抬。漆匠出来打圆场说:“老大,你不快搞出来,我上漆就来不及了!”棺材匠这才停了手说:“这材造了也没用!着什么急呢!”这个要死的人的兄弟也是一个火爆脾气,说:“你是个神仙啊!”棺材匠不紧不慢说:“神仙不是,这样,要是你兄弟没用上这寿材,你买几瓶酒请我和老九(漆匠)吃饭,要是我耽误了你的事,工钱不收!”要死的人兄弟说:“除非是有鬼,别说几瓶,十瓶都没问题!”
那个要死的人接回家,亲戚朋友都来了。毕竟还这么年轻,儿女又都还小,实在令人伤感,女人们一时间哭成一团。棺材匠一边不紧不慢做手上的活,一边笑着对漆匠说:“把你这些漆倒到粪窖里去,搞的这里邋遢死了!”
等到了下午,家里人主事的人把后事安排得差不多了,那要死的人忽然能动一下了,到了傍晚,居然能微微开口,叫他老婆熬点米汤给他喝,还说要浓点。
一个月不到,那个医院说“已经不行了”的人,就已经能下田干活,和平常无异。
棺材匠一下子名气暴涨,那个监工的兄弟,从此以后,再也不直呼棺材的名字,而是以“某师傅”(对有本事的人的尊称)相称。
这位棺材匠还有一件比较有名的事。有个老头,六十上下,精神非常好,真的是声若铜钟,号称从出生没吃过药。棺材匠在他家造完老头的寿材,吃完饭,对他儿子说:“这寿材,只要干半个月就可以开始上漆。”他儿子也没在意,理解为棺材要等十五天才会风干。
哪知老头不到一个月就死了,棺材都来不及漆。他儿子有点生气,背后常对人说:“都说某师傅有本事,我看都是蒙的!”
有一天,棺材匠和漆匠都在村桥头聊天,那老头的儿子也在。棺材匠对他说:“我跟你说过你爸的寿材半个月就可以上漆呢?”“确实说过!”老头儿子说。“那你问一下老九,漆好要多久?”漆匠说要漆好要七八上十天(上漆中间要风干),“你再算一下你爸走得时间,看我是不是蒙对了呢?”棺材匠淡淡地说。老头儿子仔细一回味,这才信服。
这位神奇的棺材匠断命事迹还很多,都是准到让我这个同村人都觉得是有人在编故事。就不多讲了。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乾坤八卦震 24楼 2015-01-19 11:00
好贴,继续更啊
------------------------------
谢谢支持!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只能自己顶?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神秘的“下部鲁班”
在我们那,有一种人是谁都不敢得罪的,那就是会“下部鲁班”的人。
“下部鲁班”是非常奇怪的一个流派,从名字来看,大概是以鲁班为鼻祖的——这个没法考证,因为真正了解这种法术的人非常非常少。
这种法术很奇怪,既不要修炼,也不要设坛做法。听说只要正式拜师,念念口诀就行。但是要学这种法术,有一个要求,就是“绝后”。如果没结婚的人去学,注定一辈子无儿无女;要是有儿有女的人去学,儿女也会夭折死光——试问谁愿意去学呢?不过,如果你学会,就几乎无所不能了——类似于西方电影里的先知了。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下部鲁班”太过神秘,我只能讲几个小的故事,从侧面反映它的神通。
我外公的兄弟,就会这种法术。据说,学过这种法术的人,一生都不能穿新衣服——即便是新衣服,也要剪几个洞。所以看起来很邋遢的样子。有一天晚上,我外公和他的兄弟坐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就饿了。我外公随口说了句:“要是有一碗腊肉(熏肉)就好!”我外公的兄弟很自然的说:“这个简单,等一下就有。”过了两分钟,我外公的兄弟对我外公说:“快去灶台上把腊肉端过来吃!”我外公到厨房一看,灶台上果真放了满满一碗腊肉,并且还冒着热气。奇怪的是当时他们聊天一动也没动,而且整个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离这座房子最近的人家,即便用百米冲刺的水平跑,最少要五六分钟才能到这。外公的兄弟淡淡地说:“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上世纪五十年代,一般只有过年过节才有肉吃的,肉是很珍贵的)”两人吃饱,还剩大半碗,外公的兄弟,起身就把剩下的肉倒到粪坑里去了。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接着讲讲我外公兄弟的故事,为了方便,就直接以外公称呼了。
大概是在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经济逐步发展起来了。很多外地老板在我们那建厂。有个老板,在我外公家附近建了一座砖厂。大家都知道,砖厂污染是很大的,而且烧砖产生的烟雾,对周围的树林影响是很大的。我外公家那本来就有烧砖的传统,当地百姓知道选择居民区附近烧砖,大家日子肯定不好过,但农村人一怕权,二怕有钱人,当地干部拍了板,大家就敢怒不敢言了。
在砖厂选址的时候,我外公就去看了。看完以后,就对那老板说:“老板,你在这烧砖,我家的松树怎么办?”那老板一看我外公穿得破破烂烂,衣服又邋里邋遢,也没当回事,就非常傲慢地说:“你的松山在哪?”我外公指了指他的松林,那老板一看,以为是我们当地人想借机敲诈他的钱,就粗声粗气地说:“隔了这么远,影响个屌啊!”我外公也没生气,就说了句:“好,你要在这烧就在这烧吧!”
等砖厂建成,一共有三个砖炉,每个砖炉一次大概可以烧10万块砖。开工,点火一切正常,但到了出炉的时候,工人一打开炉,一下子吓呆了,整座炉的砖全部没烧熟,和放进去差不多(顺便说一下,以前烧砖,都是先用黄泥制胎),也就是三炉砖烧下来全是泥胚。这些核心工人都是老板从外地带过来的,都是经验很丰富的老工人了,这种情况,别说经历过,就是听都没听过。老板一下子慌了神,连忙找村干部。村干部问老板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老板回忆说就是有个住砖厂旁边的老头来找过他。村干部一听就知道坏事了,买了好烟好酒到我外公家说:“老杨,人(老板)是我找过来的,看在我的面子上,无论如何,放他一马!你那树的事,我一句话。”我外公淡淡地说:“不晓得你什么意思,我又没捆着他的手不让他烧,他在那烧就是了!”村干部马上陪笑脸说:“而今三窑砖没一块烧熟了,除了杨师傅你,谁有这本事!”“乱说,每窑还是有一块熟的!”我外公很自信地说。不管村干部怎么求,我外公就是不松口。那老板也不服输,要工人把砖搬下来准备重新加煤再烧,搬到最后,果真发现每炉正中间的一块是烧熟的。这一下不服软不行,买了烟酒亲自上门赔罪:“杨老,你别看别人喊我老板,这些砖烧不好,真的过年都没法过!求你抬一下手!”我外公就说:“这不是烧砖的地方啊!”那老板一听,马上拍了胸脯说:“杨老,我日子也难过啊,你让我烧完今年,明年我自己带人拆窑!”我外公点了点头,老板回去,烧砖就正常了。第二年,拆了窑灰溜溜走了。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锯匠的故事
锯匠现在很多人都不了解,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已经消失了职业。
和木匠不同,锯匠工作一般都是在大山之中,专门砍伐大树,然后由人运回家中供木匠使用,当然也做一些比较精细的工作,比如以前农村建房的屋椽,都是由锯匠在山中锯好。
因为常年要生活在野外,特别是在深山之中。里面有很多奇人。今天故事的主角,和我家有点渊源,所以,他的事迹,我可以很肯定的说,绝对真实。
这个人姓唐,高高瘦瘦,虽然常年在山中生活,但一点都不像农村人,看起来很优雅,甚至有点风度。人很豪爽,喜欢喝酒交朋友。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比较洒脱,干活累了,把斧头锯子一扔,谁都叫不动。别人劝他,在外这么辛苦,怎么不抓紧多赚几块钱,他总是说:“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年,该你有的,躺在床上也有人给你送来。命里没有的,累到死也是一场空。”
他的本事,没有人知道渊源。但好像是个全才,看相、算命非常准,准到什么程度呢,我们那有个人,生了一个儿子,一家人很高兴,他却叹了口气对旁边的人说:“怎么这个时候生,这孩子,不要饭就是要短命啊!”——当时我爸在场。后来,这人确实是在二十多岁就死了。有时没事,很喜欢对没结婚的女子说:“某某,你会有几个子女,儿子在前,女儿在后。”没有一个不准的——当然,这都是后面见证的。
而且会武功,农村挑谷子的扁担,随便在身上抽,扁担断了,人一点事没有,当时很多人试过。
最让人钦佩的是,他的一些神秘本事,我不知道属于哪个派别,反正我们那人都说他会“邪教”,邪到什么程度呢?我爸亲眼见证过很多,我就讲几件吧。
驱蚊,大家都知道,夏天山上蚊子特别多。老唐进山前,会在山脚停一会,然后念一段咒语,念完咒语,就会对大家说:“嗯,可以上山,日头在某棵树上前,不会有蚊虫!”说来大家可能不信,我爸跟他进过山,真的一天都没有一只蚊子。但太阳落在某树下后,下山收工的时候,蚊子就非常非常多,用手一抓,就能抓一把。
定蛇,春夏季节,山上的蛇特别多,尤其是有水的地方。农村人这个季节一般都不敢进深山。而老唐他们从来不怕,穿了双解放鞋随便在山上穿行,从来没有人被蛇咬过。老唐说这叫“定蛇”,他们一进山,整座山的蛇都被定住了。具体怎么做到的,没有人知道。只是有一次,他在我爸面前露了一手。那天晚上我爸和老唐去一个朋友家吃饭(以前农村晚饭真的很晚),在一条小路上,看见一条手臂粗的蛇一半在路中间,一半在草丛中(头在路上)。老唐笑笑对我爸说:“看我给你耍个把戏!”然后念了一句咒语,那蛇瞬间一动也不动了。老唐又得意地说:“这不算本事,等一下我们回来的时候,蛇头会在草里,身子在路上。”当时我爸也就二十左右,很是好奇,饭都没吃好,就等着回家。老唐却和那家人喝得和高兴,回家时已经是三个多钟头后了。等走到那个地方,蛇果真还在,并且真的调了个向,身子在路上,蛇头在草丛中。老唐又念了句咒语,说了句:“可以走了!”那条蛇倏地就消失在草丛中了。整个过程,老唐没有动过这条蛇。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锯匠的故事(三)
接着讲老唐的故事吧。因为他人豪爽,而且很多本事大家都亲眼所见,所以有很多年轻人想拜他为师,他也乐意教。但是,他有个习惯,就是不会认徒弟,只要你诚心想学,都会教一点,不会多教。用他的话来说,学得再多也没什么用,而且他的很多本事,用多了,反而对自己有害。
但是,自古好汉阵上亡。他在我们那失了一次手,然后就消失了。
在我们村附近,有一棵大松树,有多粗呢?大家可能看过老式的八仙桌吧,那棵树中间部分横截面能做两张八仙桌。更为奇怪的是,这么老的松树,树皮却油光发亮,旁枝很少,直插云霄,远看像一张巨伞。当年大兴水库,我们家在淹没范围之内,再加上当时搬迁,重新建房需要大量木材,所以就请老唐他们来锯倒做房椽。
老唐这次却显得有点犹豫,当时我爸正跟着他学点东西,所以知道。他在树周围转了很多次,然后对我爸说:“某某,这棵树是镇你们这风水的,你信不信,树上有穿山甲一只,棋盘蛇(五步蛇)一条。”我爸虽然相信老唐的本事,但也将信将疑,蛇虽然会上树,但不可能会上到这么高得树上去吧,树上又没有鸟窝之类的,穿山甲更不可能爬这么高吧。然后老唐又找到当时的队长说:“某某啊,你们要是不缺木料,这棵树就让它烂在水下算了!”队长是党员,上过战场,对此不屑一顾,坚决要锯。
锯树前那天晚上,老唐显得很焦躁,不停交代他的同伴:“某某,你站某个方位,某某,你站那个方位,斧头千万莫松手,某某,你拿墨斗站在某某方位,要凶神恶煞的。这次真的不是耍的!”
因为锯这么大的树,大家都觉得挺稀奇,当时娱乐少,再加上中国人喜欢看热闹的习性,所以围观的人自然不少。老唐不停交代大家,树会倒在某个方位,千万别往那边走。
开始锯树后,一切都很正常。这么大的树,从一边开始锯肯定不行,因为锯子没有这么长,所以必须从四个方向锯,前面三个方向很顺利,一下子就都锯到位了。等到锯第四面时,怪事出现了,锯刚下去不深,就拉不动了。老唐一看,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招呼同伴抽烟,等了很久,再去拉锯,又感觉一点阻力都没有,一用力锯子就能进去很深。但令人惊骇的事发生了,明明已经锯到头了,也就是松树已经完全锯断了,但就是不倒,当天风还不小,树再风中摇晃不停,但是摇来摇去,就是倒不下来。老唐顿时显得很惊慌,脸色全变,不停围着这棵树念念有词。这时,他的一个同伴忽然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老唐大喝一声,操起一把斧头,往树顶方向用力一甩,当斧头到达最高点时,树“轰”的一声,呼啸着倒了下来。当时在场的人看得真真切切,树倒地那一瞬,一只穿山甲和一条一米来长的五步蛇从树中弹了出来,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奇怪的是,那蛇好像没有受伤,不停地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响声,盘在穿山甲旁边,就是不走。老唐和同伴架起那位倒地的同伴,斧头锯子这些工具都没收,就神色匆匆跌跌撞撞往回跑,围观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跟着跑了起来,顿时乱作一团。
在路上碰到了队长,老唐脸色惨白,哆哆嗦嗦地说:“没封住,料(木材)可以去锯,但千万别叫出人的名字,我们要请辞了(请辞在我们那的意思是事情办不了,表示抱歉的意思),裁料时(把树截成一段一段)千万千万莫叫人名!”然后什么都没拿(锯匠常年在外,炊具被服都带得很齐全的!)就狼狈的走了。
老唐那位倒地的同伴,在回家的半路上就死了。
有人后来见过老唐一面,人很萎靡,一点都没有以前的风采。据说,老唐对付居住在大树上的仙灵的方法,非常霸道。一般人,都是先请仙灵挪地方,然后砍树。而老唐,是先把八面的门封住(大概是八个方位),把仙灵逼住,然后作法将其打散。手段非常狠毒。锯我们村那棵大树,有一道门没封住,仙灵逃出来后,索了老唐同伴的命。
老唐家离我们那不是特别远,但在通讯手段不发达的年代,只要不来往,就很容易中断联系。但到现在,谈到某某人有什么样的本事,很多都是师从老唐的。
顺便说一下,大概四五年后,那年水库枯水,当年砍树的地方露了出来,因为那时大家只把树的主干运走,那些粗树枝还在,有个人就在那劈柴。正好一个放牛的从远处看到他,就直呼那人姓名,那人应了一声。然后回家就发了精神病,嘴里总是念念有词,后来一直没好。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九龙水的故事
在蓬莱看了不少故事,有一部分是讲自己得到了一本书,然后怎么怎么样。我个人是不大相信的。至少在我们那,所有的法术(暂且这样称呼吧),要学的内容一般都比较简单,最重要的是教你的人对你的认可——我觉得这是一种神秘力量的传承。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比如说小孩受到惊吓,那些诸如“我家有个夜哭郎”的口诀,识字不识字的人都能掌握,可是不是背下来就有用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我外婆的故事就很能证明我的“神秘力量传承”观点。
她有一项技能,那就是会九龙水,所谓九龙水,就是人被鱼骨头卡住后,喝一口或几口开水,鱼刺马上消失。在农村呆过的人大都有这样传奇的经历吧——当然,很多科学解释说这是安慰剂作用。但是,我们假设一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你骗他说你会这法术,他喝一口水能把鱼刺吞下去?
九龙水似乎有很多派别,有在水前祷告的,有用手在水前写字的。但说到神奇,是我外婆的方法。只要你能听到她的声音,即便没看到她人,比如你在厨房,而我外婆在房间,你被鱼刺卡住了,只要叫一声,她吩咐:“喝口水就好了!”只要一口,不管大口还是小口,立刻见效。这个我不止一次试过,百分之一百有效。
据我外婆讲,她的这项法术,没有任何口诀,只要在脑海中想想当年那师傅教她的情景就好。但是,她的这项法术不能传徒弟,所以,自从她去世了,就永远的消失了。为什么不能传徒弟,这里又有一个故事。
那是解放战争时期,有一个国民党逃兵,躲在我外婆家附近的山上,白天不敢下山,怕被再抓去。只有傍晚才敢下来找点吃的。我外婆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当时都没出嫁),看他可怜,就每天都留一点饭给他吃,那时的人就是淳朴啊。那人在山上待了十几天,大概估计他所在的部队开拔了,就打算逃回家。临走之时,为了表示感谢,就把他的本事和两个女孩子一一说了,让她们各自选学一样。我外婆家靠近河边,经常吃鱼,就选了九龙水。另外一个女孩子,选了治蛇咬伤。那个逃兵对我外婆她们说:“以后你想一下我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了。我报恩,只报你们一代,你们的子孙,那就报不了了!”
我外婆她们两个,在当地一下子都小有名气。特别是那个选治蛇咬伤的女孩子,后来还靠这赚了一些钱。奇怪的是,她治蛇咬,用的是草药,她死后,他儿子继承了蛇药,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一个奇怪的看相人
这个人是我的同乡,姓高,是我邻居的外甥。今年大概五十来岁吧。
他这人长得比较丑,是那种丑到见过一次基本不会忘记的类型。高高瘦瘦,脑袋小而尖;眼窝深陷,眼睛却极小;鼻梁很高,却明显现出几道波浪般起伏;脖子很长,但总是好像伸不直。走路的时候,总是低着头,并有节奏地晃动,好像在地上找什么东西似的。总之,在他身上,一切都好像极不协调,所以至今单身。
在讲他看相之前,先讲点他的轶事。
绝对不是不敬,他这人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智商肯定不高,并且似乎确实是这样的——你和他聊天,总是他在喋喋不休,你根本没什么机会说。而且做事干活,动作极慢,要是跟他一起干农活,我们那人都宁可他在旁边坐着,因为他也干不了多少,反而碍手碍脚。这样的人,放在农村,基本就是一个废物。
但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对音乐却非常精通,二胡、笛子、鼓、锣等等都有很高的水平,其实他也没有多少机会接触这些东西,练就更少了。我们那人去世了,要请道士超度。道士念经,需要几种乐器配合(鼓、锣、笛子、二胡等),他十几岁的时候,就能直接和道士配合,丝毫不差——而他和道士根本不认识,更不懂念经。
最让人不解的是,他非常会下象棋,在我们那几个镇,是很有名的。而他出名那次,和《棋王》里的情节极其相似。虽然我也担心有读者认为我是凑字数,但我还是要讲一讲。
他读书成绩是非常差的,以前读书,要是成绩不合格,就不能往上升,只能留级。他差到什么程度呢?用他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胡须读白了还会呆在一年级——他最高学历也就是小学一年级,字也认不了几个。
乡下会下棋的人也少,何况,谁会和这样一个人切磋呢!
但他却干了一件让认识他的人震撼的大事。
有一年,我们市里举行了一次象棋大赛,在市礼堂决赛。正好那天他进城去了。他这人喜欢凑热闹,又没钱,就专往人多的地方钻。那时候比赛也没现在这么多规矩,他就进去看(应该是混进去的),顺便啰嗦两句,我们市以前是地级市,管辖范围比省会还大(意在说明比赛规格)。
他在里面,这桌看看,冒出一句:“怎么能走这呢?”那桌看看:“这棋下屎(坏)了!”最后走到当时最有水平的一桌,人家红方已经下了子,他一下子把棋拿了起来,愤愤的说:“这步都看不到?你先将(省略若干字),然后演练了一下他的下法,两个棋手和旁观的人都被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傻的后生镇住了。当时的组织者也有眼光,破例让他进入决赛。当时规则很简单,就是车轮战。没想到,他居然下到了最后。要是没有亲眼所见他的奖品——现在只剩下用漆写了字的搪瓷杯(有名字的)。最后,他得了亚军。下完后,赛事的组织者问他:“你这后生什么名字?哪个乡的?”他随口口报了一下,扭头就跑回家了。
十几天后,市里面居然派人把奖品送到他所在的乡里,然后问乡里干部:“你们乡里有没有这个人?”也正巧,有个干部和他是同村,一听这事,连说:“你们肯定搞错了,他还下象棋,象棋子他都认不清!”市里来的人没办法,只能叫乡干部把他叫到乡里,一见到他,送奖品的人连说:“就是他,就是他!看一眼就记得”然后拉着他的手,说:“恭喜,恭喜,你得了二等奖。”他半天冒出一句:“下棋还有奖啊!怎么是二等奖?那个老贼(我们那对年纪大的人的谑称)根本将不死我,要和棋的,他在那磨来磨去,等得我屌痛,送给他赢的!”
和他下棋,恐怕很多人心里都有揍他的冲动,他好像不懂什么叫尊重人,等你摆好,他就不声不响的把自己那边去掉两炮一车,也不征求你的意见。不过,这样下,至今还没有人赢过他。另外,他下棋很怪,棋一摆好,浑身肌肉就都好像在抖,烟叼在上嘴唇上,然后不停发出嘶嘶的声音,好像鬼上身了一般。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一个奇怪的看相人(二)
他看相的本事,不知道师从何人。我一直很奇怪,一个连小学一年级内容都掌握不了的人,怎么能学会这么复杂的内容——大家拿本《麻衣相法》之类的书看看,就知道那有多难了。
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没有人知道他会看相(或者算命)。
有一年端午或者是中秋,他们一家围桌吃饭。先交代一下,他有三兄弟,有一个无论在外貌、还是做事能力方面和他都类似,但没有什么特殊才能。另外一个兄弟却不光长得一表人才(完全不像他的兄弟),而且很有本事,九十年代初在广州那边,月工资就有四五千,这时候不在家。一家人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却端起一杯酒,对他爸说:“爷老子(我们那方言),今天是好酒好肉,你要多吃多喝!你的命苦啊,生的儿子,好的你留不住,像我这种,却活得长命百岁,我们家,要开始败了!往后,这样的日子怕是没有了!”他爸一听很生气,毕竟过年过节,都图个吉利,加上喝了点酒,抄起扁担就来打。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大声对他爸说:“爷老子,你莫打啊,以后你还要跟我过啊!”他爸更气,直骂:“晓得这样,就是绝代,都不生你这个现世的!”
过后,大家也只是把这件事当做酒后失言,也就没在意。
但他家的厄运就此开始。第二年,先是他母亲,在猪圈喂猪食的时候,一根房梁无端断了,正好砸在头上,当场气绝。接着是他那很有出息的兄弟,在河里游泳,淹死了。
他爸受了这样的打击,自然伤心。他却对他爸说:“你命里是这样,伤心也没用!”
这故事是他舅舅讲给我听的,而且他爸也和别人讲过,两边故事丝毫不爽,可以印证的。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一个奇怪的看相人(三)
虽然他下象棋得过市里的二等奖。但因为他的外貌、神态和说话絮絮叨叨的习惯。我们那大部分人还是把他归结到“傻子”或“有点傻”这一类的人。
而喜欢逗“傻子”,似乎是中国一部分人的天性。就在一般人看来很正常的一次“逗傻子”,让很多人见证了他的神奇。
那是一个夏天,正是农忙的时候,从中午开始就下起了暴雨,因为不能干活,大家就聚在小店(杂货铺)聊天打牌。有一小伙子(隐去姓名),二十多岁,平时就挺爱开玩笑。那天又喝了点酒,看到他也在店里,就打趣说:“某某,听说你会看相啊!” ——虽然他爸讲了前面的故事,但当时相信的人毕竟很少。他应了句:“有时,能撞中一两次吧!”,小伙子一看这个这么蠢的人还真自称会看相,就大声说:“你帮我看看,我还能活几天?”旁边的人都能听出那小伙子是在刁难讽刺他,就都笑了起来。他也不急,说:“这要看一下,把你脚伸出来让我看一下就晓得”——这就是他看相的奇特之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看一般的相,看脸看手看气色就可以,但要看准生死,一定要看脚底。听说天涯高人多,有见过或听过这样的相法没有?那小伙子一听说要看脚底,就觉得更好笑了,说:“你看相还看脚,你看我的屌算了!”旁边的人也大笑起来,就起哄:“你就让他看一下,看准不准呗!”反正闲着没事,小伙子就把脚伸出来,他拿起脚,仔仔细细看了一会,然后不紧不慢地说:“看你的相,你会打短命,而且要枪毙死!快了”小伙子一听,顿时暴跳如雷,站起来就扇了他两个耳光,他也不还手,夺门就跑,小伙子仍不依不饶,追了出去,抓住他的衣领,一下子把他扔到河里去了,他在河里扑腾几下爬了起来,嘴里仍然在说:“我不跟你吵,反正你要比我先死!”小伙子更火了,不是旁边的人拉住的话,肯定还要去打。
他这一下子出名了,成了大家饭后谈资,总有人打趣他说:“人家看相赚钱,你看相,赚一顿打!”,不过他似乎也不在意。
年底,所有笑话过他的人做梦也没想到,那小伙子真的被枪毙了——当时正值“严打”,小伙子有一天喝了点酒,被一个朋友叫去玩,路上看到一个长得很标致的女子,就裹挟着强奸了。事发,在那个年代,从审判到枪毙,不过两个月(知道“严打”这个词的读者,应该知道轮奸罪在当时有多重的!)。
事情发生以后,有一段时间,传得很疯,说他会“邪教”,为了报仇,作法迷住了小伙子的神智,最终让小伙子枪毙了。
而他,对他舅舅说,那是小伙子的命,和他无关。顺便说一下,他舅舅从他小时候就对他很好,这个世界上真正对他好的人毕竟不多,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不会骗他舅舅的。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奇怪的看相人(四)
再讲一个他的故事。
前面我多次提到,他这个人干活的能力真的非常差的。有一次,他们家不知道做什么需要用到几根竹子,他爸就叫他到自家竹林去砍几棵毛竹。我们那的山林,多是“责任制”后重新分配的,一般来讲,界线并不是很明显,相邻的几家人,大家约定,或是以某一条小路为界,或者是以某一棵树为界之类的。
他家的竹林正好和他们的村长家为邻。他拿了刀到山上,居然忘了他家竹林的方位,只记得大概,为了省事,就挑方便的地方砍了几跟,偏偏正好砍了村长家的。
本来,这个在我们那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村长老婆人很泼辣,也不大讲道理。知道以后,就不停地大骂。他呢,本来自己砍错了,忍一下,等女人发完火后,就算了。可是就在村口,和村长老婆对骂了半天。前面我也提到了,很多时候,他的情商真的似乎不高。两个人就在那毫无逻辑章法各种辱骂诅咒。村长人还是比较有肚量的,在村口狠狠地骂了自己老婆一顿,然后就各自回家。
事情本来就结束了。但第二天,他还觉得自己被欺负了,又跑到村长家,和他老婆再次对骂——他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人,用常人思维,恐怕真的理解不了。正当他们骂得酣畅淋漓的时候,村长从外面回家,一看这情形,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昨天也没说你,今天你还跑上门来,难道我还要被你欺负?所以,二话没说,走了过去就是一脚,然后又扇了他一个耳光。他这下却没话了,转头就跑了。
村里的人可能觉得这笑话还没看够,就打趣说:“某某,你不是会作法吗?作法去打村长一顿报仇呗!”他摇摇头说:“我而今还会打他?碰我都不敢碰啊,他日子不长了,你们也别惹他,摊上了就不得了!”村里人谁也没在意,以为他像小孩一样,打不过图嘴里快活而已,所以笑笑说:“你是阎王老子吧!”他也不管别人的嘲笑,一本正经地说:“别人,我还要看脚,他——阎王已经在他脸上挂了牌,只等着来收了!”前面我已经讲过了,他经常絮絮叨叨,很多时候真的有天没日的,也没人在意。但村长的老婆听人家说了,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他,就又狠狠地骂了一顿,这一次,他倒老老实实,一句没回。
不久,乡里一位干部升官到市里去了,所以各村的干部大多以帮忙搬家为名去“搞好关系”(毕竟人家升官了,要是“双规”了,恐怕就没人有这么热情了吧!),他们村村长也去了,正好,有个衣柜要搬(比较重),村长力气比较大,就主动爬到车上(大货车)去接,下面的人往上抬,他弯腰去拉,却一下子从车上栽了下来,头着地,还没送到医院,人就死了。
因为这事,那位乡干部官也没升成,好像还受了处分。
有人说,他几次三番和村长老婆吵,并和别人说那一番话,是想提醒村长。也有人说是他知道村长要死了,才敢和他老婆那样吵——这次他没和他舅舅说。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驱蛇人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姓余,就是我们本村的。暂且按我们那人以前对他的称呼,叫老余吧。虽然能证明这件事的人不止一个,大多都还健在,而且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但我觉得过于奇幻,颇有点怀疑。
在我们那,有一种法术,可以驱蛇,和金庸笔下的欧阳克一样,可以让周围的蛇聚集在一起,甚至可以让蛇攻击人。
那个会驱蛇的人,是个老光棍,一个人住在一座很大很旧的土房子里——几十年前。人很和善,很喜欢逗小孩玩。他有个习惯,每年夏天,他的房间里都会放两条手臂粗的菜花蛇(学名菜花烙铁头,无毒),每天晚上,就把蛇放在身上睡觉,说是感觉非常凉爽。并且,菜花蛇身上散发的一种气味,驱蚊效果很好,他房子里很少有蚊子——这个应该是真事,我们村很多老人小时候都经常去他家完。当然,开始肯定害怕,慢慢的就习惯了。
我们家那以前,因为气候温暖湿润,加上森林覆盖率很高,所以蛇很多。有户人家住在山旁,前面又有一条河,所以,一到夏天,经常有蛇在门口爬来爬去,甚至晚上爬到床上来,小孩经常吓得哇哇大哭,大人也是毛骨悚然。
有一次,他无意中听说老余会驱蛇,于是准备了好酒好肉,百般央求。老余碍于面子,就答应了。于是叫男主人准备好香案,然后吩咐说,不管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出声。然后就做起法来,没过多久,只听见屋后的山上,门前的河边的草丛中,到处都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再一会,不计其数(可能有夸大)的蛇从四面八方聚集在门前的晒谷坪里。大的有舀水的勺子那么粗,小的只有筷子般大小。一条条吐着信子,一副要冲上来咬人的样子——农村人一般知道蛇受惊要咬人的样子,头竖起来,吐着信子,嘴巴一张一张。男主人脚一下子就软了,几乎要瘫倒在地(女人和小孩吩咐不准出来),老余把男主人一拉,说:“莫怕!”然后拿了两刀草纸,在香烛上点着,然后用力一挥,顿时,蛇就再也不敢靠前。接下来,又对着蛇念了一通咒语,蛇渐渐平静下来。最后,大叫一声:“棋盘蛇(五步蛇),山上来,山上去——,竹节蛇(银环蛇)田边来,田边去——”(大概是这样念的)每念到一种蛇的名字,这种蛇就往老余念的方位走了,最后,蛇散得差不多了,老余回过头对男主人说:“某某,菜花蛇是吃老鼠的,要不要留几条护家门?”男主人哪还有精力思考这问题,就哆嗦着说:“老余,你看了办!”老余就又把手中草纸一挥:“菜花蛇,吃恶蛇(菜花蛇以老鼠和蛇为食,我们那的所有毒蛇他都吃),吃老鼠,保家门。愿留的,藏石洞、藏墙角、藏树洞;要走得,四方都好去!”说完,所有的蛇都不见了。然后男主人就招呼老婆准备茶水(瘦肉煮鸡蛋),老余吃完,笑着对女主人说:“表嫂(对妇女称呼,不是亲戚关系),蛇呢,你放心,我留了几条吃老鼠的菜花蛇,它也不会现身。不过,以后这屋里,鸡是不好养了,这鸡蛋,以后就少了!”
自从老余驱蛇以后,那家人房前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蛇,正如老余所言,养鸡经常发瘟,所以女主人索性不养了。现在,老房子已经拆了,建起了新房,年纪大一点的人路过那,都会说:“这不会有蛇,老余赶过的!”
楼主:旷野孤行客  时间:2021-12-30 05:28:28
驱蛇人(二)
以前农村人思想比较淳朴,有本事,一般不会显山露水。更不会想着利用这些去赚钱,因而和平常人没什么不同,大多数人还非常落魄——据说,这些被我们那人称之为“邪教”的法术,教义是很严格的,不慎,会遭报应。
我想这一类人应该是很寂寞的一群人吧。
不知道是因为报应还是老余本来就命该如此,一次打发无聊时光的表演,让他付出了代价,代价就是他的生命。
那是一年夏天下午,老余和七八个人在一起放牛——另外一个老人,还有几个孩子。放牛的活比较轻松,一般都是由没什么劳动能力的人承担。把牛赶到一座山上后,就没有事情了,于是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这样的日子,现在看起来挺惬意的,实际上,周而复始的这种生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的。另外一个老人可能也是太无聊了,就对老余说:“老余,你不是会驱蛇吗?驱一下给我们看看!”这些放牛的小孩大多也听过老余驱蛇的事情,所以一下子都围了上来。老余百般推辞说:“听他们乱说,哪有这本事!”另外一个老人不知道童心大发还是怎么的,拉着老余嚷:“你某天在某某家,不是显了水(露了本事)?”小孩一听,就更来劲了,几个人拉着老余死缠烂打。也许是老余内心太寂寞了,也许是老光棍抵挡不了小孩子的央求。最后,他在地上捡了一根粗木棍,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然后对大家说:“待在圈里别出来,我们看一下就算了!”于是大家就老老实实待在圈内。老余先向四面作揖,口中念念有词,念完,自己也回到圈子里。没一会,只听见草木沙沙作响,就连他们来时的路边的草丛,也有蛇在搅动。
大家开始很兴奋,一会指着这说:“看,那有一条!”一会指着那说:“那也有一条!”
“那一条过来了!”
“那有两条!”
不一会儿工夫,圈外聚集了密密麻麻的蛇。小孩子的兴奋之情一下子变成了恐惧,大家一个劲地往圈子中间挤,特别是这时,忽然有一条近一丈的乌梢蛇,从旁边的山上簌簌的滑了下来,以致旁边的小树都在摇晃,那乌梢蛇头一竖,圈子里的人就顿时由恐惧变成了无助。有一个小孩,当时十三四岁,因为吓到极点,本能的搬起脚下一块大石头,朝蛇群里砸了下去。大家一下子似乎找到了宣泄恐惧的出口,纷纷捡起捡石头,疯狂地仍向蛇群。因为蛇很密集,一石头砸下去,几条小一点的蛇就被砸成了两段。老余大叫:“莫动!莫动!”,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没办法,只得对着也已经发抖的另一个老头吼:“快把小孩拉拢!”蛇一下子被激怒了,发出那种特有的令人恐惧的“嘶嘶”声,总是试图穿过老余画的线,但靠近一下,又像触了电一般往后退,整个蛇群显得非常焦躁。小孩砸了一阵,看没有效果,那种原始的勇气也就没有了,一个个浑身发抖,抱在一起,瘫坐在地上,连哭都哭不出声来。老余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念了段咒语,蛇群渐渐散去。小孩各个惊魂未定,还说不出话来。这时,有一条浑身乌黑,只有小孩拳头大小蛇,却慢悠悠从旁边草丛中钻了出来,挡在他们回家的路中间。头一竖,大家才看清它的特别之处——头上长着鲜红的冠(什么形状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鸡冠那样,和我们那的一种不会游泳的“旱鸭子”的冠相似。那些老人怎么讲,我怎么记叙吧!),老余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说话的声音都在抖:“莫急着走,莫莫走!”然后对那条蛇作了个揖,老余脚一迈,那条蛇就头一竖。老余就不动了,念了一通咒语,再一迈脚,那蛇还是头一竖。老余忽然暴怒:“你还怕我没手段是吧!”说完,从头上拔了一根头发,一甩,只见头发变成一支黑色的箭飞了过去(这是我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的地方,姑且按口述者说的叙述吧),那条蛇嘴一张,就把黑色的箭吞了,身子却变大了一点。老余再拔一根,蛇又张嘴吃了,又变大了一点。这样几次,蛇身体涨到近两米了。老余大吼一声,用手在头上猛的一拉,抓了一把头发,头发上还带着血。用力一甩,那蛇张嘴一咬,然后在地上啪啪打滚。滚了一阵,慢慢地往山上爬去了。
老余这才招呼大家赶快回家,并告诫:“这几天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
没过两天,老余就病了,他无儿无女,还好同组有个年轻时结拜的兄弟帮忙照顾一下,老余告诉他的兄弟说:“那条拦路的蛇是蛇王。他们扔石头,砸死了蛇,蛇王不肯。蛇王这次肯定活不了了!我造了孽,不会死得这么快,要受大磨难!”
过了几天,那座山上发出了非常浓烈的腐烂味。有好事的人就寻着气味去找那条蛇王死在哪,但没有找到,臭味持续了半个月。
老余后来病一直没有好,几年以后才去世。

楼主:旷野孤行客

字数:233177

帖子分类:莲蓬鬼话

发表时间:2015-01-18 06:03:54

更新时间:2021-12-30 05:28:28

评论数:13044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