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权计(无情帝王攻×绝色谋臣受 新修版)

【原创】权计(无情帝王攻×绝色谋臣受 新修版)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宫廷、夺位之争、尔虞我诈,强强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序章

宵国皇帝君执锦迎娶大将军长子向景兮入宫,举国同庆。

望着将军府上下张灯结彩一片喜庆,君凌心如刀割,他的父皇要娶他最爱的人。他本是当今皇上的嫡三皇子,母后怀上他五个月时遭人陷害被废除皇后,终生禁足冷宫。

深宫之中不管是奴才还是主子,哪个不是见利忘义,和君凌同父同母的皇长子因为母亲失宠连婢女都踩践。年仅六岁的孩子病在宫中无人问津,不治身亡。

君凌出生那日雷鸣电闪,凄凉的冷宫深院只有母亲一人,没有下人也没有产婆,整整三天三夜是母亲兰姬拼了性命才生下君凌。

婴儿的啼哭声被轰然震响的雷声吞没,窗外一道道闪电贯彻天地,偌大的冷宫唯独兰姬住的宫苑上空笼罩着紫色云雾,如此异样气象注定了君凌他日不平凡的命运。

妙妃如愿当上皇后,她所生的二皇子成为嫡长子,是所有皇子中地位最尊贵的。

也许是上天难恕她的罪行,二皇子也是六岁那年得了风寒此后一直体弱多病,常年吃药,无缘于皇位。而她似疯了一般到处求医,不惜重金笼络后宫之中有皇子的嫔妃。

君凌八岁在冷宫遇到了随父亲入宫的向景兮。

他是大将军长子受尽宠爱,因为想看看皇宫是什么样子大将军向英只好带他一起来,父亲和皇上商讨国家大事时向景兮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冷宫。二人一见如故,君凌得以离开冷宫是向景兮跟皇上提起,君执锦才想起有一子在冷宫,如今已经八岁。

君凌本不愿意离开母亲,兰姬却告诉他只有你得到父皇的喜爱母后才能洗清冤屈。君凌时刻记得母亲叮嘱,不宜过早显露自己,所以他每日天不亮就起来读书,夜深人静待各宫熄了灯才起来练习武功,人前装出一副懦弱无能的样子。

虽说离开了冷宫可君凌依旧是众皇子中最卑微的,平时他根本见不到父皇,就算宫宴上君执锦也从来不会看君凌一眼,他永远坐在最不起眼的位子。

吃穿倒还好,都是依照宫中规矩给的皇子待遇,一连数年除了宫晏传旨的公公和向景兮没有一个人来他宫中。君凌的起居只有一位老嬷嬷伺候。

君凌庆幸这漫长岁月有向景兮经常来看他,彼此交付真心,这一切全都在君凌十七岁这一年戛然而止。君执锦每次见了跟随父亲进宫的向景兮都会念念不忘,他已年近四十却执意要把和儿子差不多大的向景兮娶进宫。

“景兮我不要你嫁给父皇,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唯独你不能,我带你走。”君凌趁着向府下人没注意偷偷进了向景兮的房间,听到这个消息他觉得所有希望都崩塌了。哥哥的死,母亲的冤屈都是父皇不明是非造成的,如今竟还要夺走他心爱的人。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01.逆流

五年后

凌焱宫殿门外久立的身影迟迟不见进门,从日暖风和至日影西斜,始终不曾离开半步。

一位身着劲装银色护甲的人半跪在君凌身后,头微低着,恭敬的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孩儿参见父王!蜀地闹瘟疫,为了避免疫情蔓延传播进都城,蜀王将大量难民驱逐出城,皇上正为此事发愁,刚刚在朝上朝臣众说纷纭,却无一能真正帮皇上分忧。”

君凌嘴角轻轻扬起“很好,可知难民逃向了何处?”噙着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面带三分邪魅的笑容,语气七分莫测的狂傲。

墨蓝色的锦缎华服上繁复的织纹褪去了他从前那些少年清秀,镶着紫玉的龙刻发冠彰显他的高贵与桀骜。

暗卫抬起头看着君凌笔直的背影“除了魏国、燕国还有江南吴国。皇上有意想要微服出巡亲自查看难民的情况,不知义父是否有所打算。”

君凌转身抚摸着凌焱宫殿前的石栏上雕刻的石狮子头,转身间带出一股十足的霸气,眼神凌厉透着一丝不以为然“那就让他去,我倒要看看这么大的难题他怎么解决。”

“启禀睿王殿下!”大殿外的守卫快步走进,恭恭敬敬向君凌行礼“皇上身边的陈总管正向凌焱宫赶来,请睿王示下。”

“你先下去,全当做没发生一样,别被他看出马脚。”君凌吩咐完看了一眼暗卫,伸出手,暗卫立刻站起来上前扶住君凌的手臂。

“奴才陈喜给睿王殿下请安,睿王万福。”陈喜跪下向君凌请安。

君凌在暗卫的搀扶下缓缓在婢女搬来的凳子上坐下“原来是陈总管,免礼,不知陈总管来我这有何贵干。”

陈喜打量着君凌的虚实,上次君凌征战天瑞国受了重伤,导致武功尽失,眼睛也因为头部收到震荡几乎失明。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不知睿王殿下伤如何了,皇上心中挂念想亲眼看过才放心,特意让奴才来接殿下。”

他会好心惦记我就不会让母后禁足冷宫至今了。君凌心知肚明君执锦目的不纯,却也得逢场作戏应付着“好多了已经可以下床走动,还劳父皇挂念,既是如此陈总管一同请吧。”

君凌站起来时陈喜连忙上前搀扶,他指尖微凉无力,眼神涣散。君执锦的举动都在君凌眼中掌握,他派陈喜过来当然不是真的关心自己身体,无非是为了灾民的事,这也恰恰说明他这次‘受的伤’非常成功的,慢慢的他会让所有人习惯一个没有武功的君凌。

到了圣乾宫陈喜扶着君凌下了龙辇“殿下当心脚下。”

进了正殿君凌在桌案前跪下向君执锦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君执锦放下批阅奏折的毛笔,绕过桌案将君凌扶起来“凌儿伤势才好不必拘泥礼数,这几日觉得如何,身体可好些了?”

几日的时间倒是见君执锦眉宇间多了不少疲惫,想来灾民的事非常棘手。

君凌微笑道“多谢父皇记挂,已无大碍了,只不过日后也就是现状这般了。太医虽然对儿臣有所隐瞒不敢直言,但是儿臣心里清楚自己的情况。”

君执锦拍了拍君凌肩膀“你能平安回来就好,父皇准备动身去吴国微服查看灾民情况,你和老四随朕一同前去吧,就当去江南散散心。”

君凌拜行揖礼“儿臣遵旨。”

能在君执锦身边与他接触,进一步了解他,这样的机会君凌又怎么会错过。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君执锦离开前交代了二皇子君行监国,丞相和大将军向英辅佐,三皇子君凌,四皇子君穆,九皇子君谕,太监总管陈喜随行,暗中由十八位禁军护驾。

江南风光当世无二,君执锦下榻在江南最好的客栈,来的都是达官显贵。

“父......”父皇二字说了一半君穆戛然而止,想起来这是微服自然是不能喊父皇的“父亲,不就是些难民吗,随他们该去哪就去哪,打不了杀光,反正我大宵国运昌隆有的是人不缺这些百姓,还省得折腾我们。”

君执锦摇头笑笑,都懒得跟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解释“为父自由打算,专心吃饭。”难民对宵国而言已经是累赘罢了,杀光了君执锦都所为。令君执锦比较在意的是分封七王究竟会如何处理灾民,他想亲眼看一看。

宵国分封共有吴、蜀、魏、晋、梁、燕、楚七国,然任何一王独霸一方的势力都是君执锦忌惮的。吴王老谋深算、晋王权倾天下,燕王城府极深又是君执锦的妹夫,这三人所掌控的最是他所担心的势力。

现在君执锦还不知他们忠与否,正好借次机会暗中查看,也顺便看看他们对封地的治理所用的是不是天子的治国之道。

湖面驶过一叶扁舟,船上二人有一人站在桥头,脸上带着一张精致的银色半脸面具,肤色白皙,水润的双唇勾着一抹笑意。

他长发整齐散下,两鬓的头发束在脑后,一袭白衣上缕缕云烟绣的栩栩如生,袖口、领口绣着淡蓝色卷云纹,给他的容貌衬得更添清冽。嵌着白玉的腰带上坠着一块羊脂玉佩,上面刻着竹子和一个‘寒’字。

另一人坐在船舱门口若有所思,精雕细琢一般的冷峻面容浑然天成,坐在那背后依然挺直,神色器宇轩昂。月光一般清冷的淡色衣着,花纹是华贵的金色衣边点缀,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公子,腰间玉佩和刚刚的倒是一样,不同的是他上面刻着一个‘黎’字。

“父王要我二人来吴国查看难民,以防难民或是疫情流入我晋国。不知六哥对此事有何见解?如何组织病原流入。”叶寒看着湖面,环胸而站。

叶黎拿起一块碎石子,用指尖弹出,击落了另一艘船上正要捕鸟的人的网“此事绝不简单背地里一定有场大阴谋。我们需要做的是静观其变,以静制动。”

用过饭君执锦几人上楼休息,一开门他们都吃了一惊,客栈的房间竟丝毫不亚于他们平时住的地方,奢靡无限。

君穆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真好,不是那样普通的客栈,不然本公子还真愁住不惯。”

君凌笑道“听四弟的口吻看来这房间的条件应该是不错了。”屋里摆设布置他都看得见,的确十分奢华。君凌心中暗思,看来这位吴王真的是治国有方得很。

各自回房休息后,君凌不用再刻意掩饰,他那双空洞的眼睛闪烁着凛冽的光。却无意间在书案上发现了一幅画,应该是前一个人住在这的客人遗落的,可是令君凌所震惊的是画上人竟然是自己,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画上的君凌骑于马上,却未着战甲,拉开弓他目光如炬,仰望着天际上的一只苍鹰。君凌想起来,这正是他十六岁那一年参加狩猎的是情景,怎么会......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时间:2019-06-30 17:29:53
02.初识

晨曦微露,夜尽天明。

叶寒习惯性醒来,松开环着叶黎腰际的手,如此细微的动作对方也睁开了眼睛“吵醒你了吧六哥。”

作为带着内功的人警惕是时刻保持不变的,生死存亡只在一线。叶黎坐起来看了看外面“天都亮了该醒了。”

梳洗完穿戴整齐两人下楼,叶寒看着手里面那个香包。锦缎上面沾了血迹,主人却依然带在身上没有扔掉,可见这只香包一定意义非凡。

昨天街头遇上的三个人已经走了,叶寒也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只好去见到香包那条街去等。

君凌这一夜未眠,心中焦急万分,昨天回到客栈之后他发现香包不见了,他脱不开身便召集了暗卫在这条街上找了一整夜也没找到。

今日一早君凌找了个理由亲自出来找。夜晚街道冷清时尚未寻到,何况是熙熙攘攘的白天,可是哪怕一丝希望君凌也要找。

叶寒认出了君凌,昨天那三个人中便有他,上前将香包递到他面前“公子可是在找这个?你们你们走后我在地上捡到。”

香包失而复得君凌心中欣喜,却又不能表露,伸手去拿并没有准确的找到叶寒手的位置,而是左右摸索。叶寒察觉到君凌可能看不见,他拉着君凌手将香包放在他掌心。

君凌故作摸着香包上的刺绣,向叶寒颔首一拜“此物正是我昨日遗失的,多谢这位公子。我眼睛有所不便看不清公子长相,敢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区区小事不必放在心上,物归原主我先走了。”叶寒转身离开,君凌从昨日起便对他的身份有些好奇,立刻跟上去“请留步。”

刚好君凌迈出正欲跟上去不想叶寒停下转身,两人撞了个满怀。

“当心。”叶寒伸手揽过君凌背部,将他扶稳,四目相对两人已在咫尺。

楼主:记忆中的冰泪

字数:3934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9-06-28 03:47:00

更新时间:2019-06-30 17:29:53

评论数:15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