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大夫(皇帝攻x各种受,生子)

【原创】大夫(皇帝攻x各种受,生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原创】大夫(皇帝攻x各种受,生子)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一楼留给度娘。基本纯生,坑王,慎入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楔子
时宣武元年。昭帝即位,无所出,遍访世间名医,问询病因,皆言辞闪烁。帝大怒,欲杀之,众人诺诺,终有一民间乡医,冒死道出根由:原来昭帝九五至尊,阳气过盛,以女子纯阴之体,端的是养不住龙胎。为今之计,唯有以阳克阳,寻一纯阳男子,或能为帝诞下后代。然世人皆知纯阳男子难寻,且男子天生后庭紧窄,产子殊为不易,百者可活一二。
次日,帝诏告天下,凡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生的男子,皆须应诏入宫,其中品貌端庄产下龙子者,封为大夫,恩荫家族。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1
宣武三年。永仁宫。
“啊…啊…”已经十几个时辰了,产房里的呻吟声渐渐弱了下去。昭帝负手站在门前,不发一语,面色冷然。
“人不行了,圣上。”御医匆匆从产房走出,低声禀报。
昭帝闻言,眉头轻皱,“保龙子。”
御医急忙进去,半晌又返身出来,扑通跪倒在昭帝面前,“圣上,臣无能,龙子…已随着大夫去了。”
昭帝叹口气,摆摆手,道:“罢了,不可强求。赐福,去通知大夫的家人,以礼厚葬了吧。”
“是。”太监赐福应了一声,打了个千去了。
“温太医,”昭帝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孕大夫还余几人?”
“回圣上,目前怀妊的有三人,陈大夫,秦大夫和米大夫。米大夫还有一月便要生产了。”温太医小心翼翼答道。
昭帝望向永仁宫。门内黑漆漆的,唯有几星烛火摇曳不定。
这是第几人了?昭帝默想,是不是自己此生杀孽太重,上天才不让他得到一个孩子?为他铤而走险孕育孩子的孕大夫很多,或为官职或为名利,可最后大多中途流产,这是第一个千辛万苦保胎到足月生产的,却仍是被硕大的胎儿憋得难产而死。
昭帝想进永仁宫看看,看看与自己无缘的孩子,抬腿顿了半刻,终是转身,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回来了,继续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2
“参见圣上。”米苕一手撑肚,一手扶腰,缓缓行至堂下,堪堪下跪,欲行君臣之礼。
昭帝虚扶一把,“爱卿不必多礼,如今月份大了,这些虚礼免了便是。来人,赐座。”
“谢圣上隆恩。”得了昭帝的眼色,侍候在旁的小太监忙上前,小心翼翼搀起米苕,扶他坐上殿旁的黄花梨圈椅。肚子实在太大太沉,米苕微微岔开腿,用手托着腹底慢慢坐了下去。
昭帝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堂下的男子。看来这便是温太医提起的米大夫了。他着一袭白衣,眉目间倒有几分秀丽,即使临近生产,仍是身形清瘦,只是肚子大大的凸出来,像座小山一般压在他身上。
“爱卿面色不好,可是最近有烦心事?”昭帝见米苕面色苍白,关心询问。
“蒙圣上恩眷,臣和龙子一切都好,许是天气太热。”
米苕淡淡应着。事实上,孕九月的肚腹实在太沉,压得他夜夜无眠,精神不济。近几日,胎儿更是在腹中动的厉害,许是就快要生产的缘故。
可这些,本就是臣子的本分,圣上日理万机,他不应拿这些微末之事,令圣上徒增烦忧。
腹底突然一紧,米苕微微皱眉,瞥一眼昭帝,见他并未看向自己,悄悄的揉了揉肚子。
昭帝实际对米苕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不过他并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他看不透米苕的想法。自然,米苕不是第一个为他怀胎的孕大夫,其他的孕大夫,或为家族荣耀,或为追名逐利,才赌上性命以身犯险。而米苕始终都是淡淡的,从没说过自己想要什么。他的神色时常是飘忽的,像天上的云。
两个人各自若有所思的出神端坐,大殿上一片寂静,彷佛连呼吸声都停止了。半晌,昭帝开口施恩:“爱卿临近生产,若有需要,朕可以随时宣你的家人进宫陪产。”
“谢圣上恩典,臣…没有家人。”米苕低着头,昭帝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臣是个孤儿。”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谢谢大家支持,大家喜欢的话收藏就好,我这个账号过于hb,姐妹们怕是容易受到惊吓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再更一段,算作今天的份儿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wc,秒吞了?!?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接上图。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免了。”昭帝走过来亲自扶起米苕,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赐福,将锦墨居收拾妥当,请米大夫搬过去住。”说罢拂袖离去了。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收工,睡觉!!!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33l又吞了,我倒着发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又被吞了???倒着发图也吞啊?那怎么办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我再发一次试试,再不行…那我晚上再想想办法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3
“…朕陪你。”昭帝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米苕一惊,抬起头,望见龙座上的男子坚定的眼神。
昭帝其实应该不记得自己。米苕想。
他还记得自己被召幸的那晚,双眼被黑布蒙得严实,一双手也被绳结捆住。宫里的夜有些冷,他一个人赤身luo体缩在床角。这种感觉让他回想起小时候在福田院的日子,一样的黑暗,一样的寒冷,一样的…孤独。
有脚步声传来,不疾不徐,沉稳有力。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应当是那人在宽衣。他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又往床角缩了缩。
“不要怕朕。”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味。接着他被翻转过来,伏在床上,tun部向后高高翘起。
没有爱抚,后面突然就被进入了。紧致的后ting首次被开垦,每进一寸,都痛的他浑身颤抖。他忍住没有发出叫喊,直觉告诉他,那会令身后的男人不高兴。
男人用手扶住他的腰,挺身一下一下朝他的深处撞击。不知过了多久,他痛的甚至已经有些恍惚了,男人的喘息声也越发粗重,接着猛地向他一撞,便尽数释放了出来。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米苕感到滚卝烫的液卝体流入他的体卝内,他有些不适,试图扭卝动身卝体,男人将分卝身从他体卝内抽卝了出来,拍了拍他,道:“不要动,维持这个姿卝势。”接着男人下了床,又是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脚步声便渐渐的远去了。
只那一夜,他怀上了龙子。而那一夜之后,他再没见过昭帝。
直到今日,突然传诏要他面圣,他心生疑虑,挺着大肚子来了,却也未见昭帝试探什么,俱是些客套话罢了,还突然说要为自己陪产。产房乃血光之地,昭帝身为九五至尊,他怎么能?
米苕讷讷,“圣上,这不合规矩。”
昭帝闻言一怔,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仿佛米苕说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米爱卿真是有趣,赐福,赏。”
昭帝将腰间的佩玉解下,递与赐福,示意他交给米苕。赐福接过,毕恭毕敬的行至米苕面前,端端正正跪了,将佩玉双手呈上。
米苕脸上挂着丝迷惘,撑肚扶腰跪地道:“谢圣上恩典。”
“免了。”昭帝走过来亲自扶起米苕,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赐福,将锦墨居收拾妥当,请米大夫搬过去住。”说罢拂袖离去了。

楼主:莲韵者  时间:2019-07-16 16:49:30
p站逛到我肾虚…今天不更先睡了,米娜桑晚安

楼主:莲韵者

字数:2413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9-07-14 02:22:00

更新时间:2019-07-16 16:49:30

评论数: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