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bl生子 纯生向

【原创】bl生子 纯生向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一)
这是一座无比辉煌的宫殿,淡蓝色的床榻上,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被被子包裹着,痛苦的呻吟。
“呃……”
“上仙大人,请您再等一下,君上马上就来了!”一旁的丫鬟很害怕,也很着急,这句话已经反反复复说老不知多少次,她也不明白一会究竟有多长。
阵痛来袭,床上的人捂住肚子,只感觉自己好像在一个名为痛苦的大缸中,不停的被凌虐,被洗刷。
“墨儿!”一个看起来十分尊贵的男人慌慌张张的极驰过来。看到床上痛苦的人儿,脸色唰的就白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怒气。
“下人呢?都死绝了?!怎么还不叫药王过来?”说着,一脚踹到了旁边那个丫鬟身上,那人功力尚浅,直接就一口血飞了出去,倒出去好远。
“回殿下,已经去了。”一个名为清霜的丫鬟答道。
“墨儿,怎么样?”殷天麒抱起躺在塌上的夏庭墨,柔声问道。
“还行,能 撑得住,你……趁我还清醒,把他刨出来吧……一定……一定要保住他!”夏庭墨抓住殷天麒的手,颤声道。“不可能!药王等会就来了,他医术高明,一定没问题,如果你就这么去了,我就做你的伴侣!”


药王来了,冲着两位主子问了好,可惜年岁太大,动作缓慢。“别墨迹了,赶紧来,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本王找你算账!”旁边的殷天麒怒吼。怀中虚弱的人儿瞥了他一眼,示意别和药王生气。
“上仙大人,请问是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丑时。”
药王低头一瞧,已经开了五指了。叫下人去拿催产药来给夏庭墨服下。
药下了口,不一会,阵痛便密集起来。“呼呼……嗯啊……”夏庭墨死死的咬住下唇,可能力道太大,瞬间就见了血。
“天麒……”夏庭墨粗粗的喘着气。
“我在。”看到自己爱的人这般模样,臩心里痛极了,握着夏庭墨的手不由得紧上了几分。
突然,一阵急痛让夏庭墨紧紧的抓住了床榻。“啊……”他感觉身下的被褥迅速湿了,但是不等他反应,一阵剧烈的疼痛使他痛呼出声。“嗯啊啊……”
药王最臩先明白了怎么回事,羊水破了,瞧着已经开了八指,提醒夏庭墨“上仙可以开始用力了。”
可是此时的夏庭墨已经被阵痛磨灭了力气,他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这个孩子在孕育之时就折了他大半修为,此时又……
旁边的殷天麒神色比他好臩不了多少,只是帮着他仔细的揉着腰上的穴位,希望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一阵阵的阵痛已经使夏庭墨气力不足,药王见此,也是面露忧色。
殷天麒望着从接产的丫鬟手中一盆盆端出去的血水,闻着那浓郁的血腥味,竟让久经沙场,历经无数生死的七尺男儿站不稳。
“上仙请听小王的指示,诞下皇子。”药王贴近夏庭墨的耳边,轻声道。
此时的夏庭墨还能勉强有点意识,眼中还有一丝清明。点了点头。
“来,大人,请您跟我说的做,来,吸气,好,呼气……”药王明白,不能再拖了,看着已经开了八指,但是又不继续扩张的产口,面露忧色。
“呼——呃”好痛!夏庭墨感觉自己好像上了法场一般,这种被凌迟的痛苦,让他不住地颤抖。
“嗯呃——哈”终于忍受不住痛苦,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药王见此,心道不好。“君上。”药王叫着殷天麒,道“必须让上仙醒过来,不然……一尸两命啊!”
殷天麒也知不好,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只好一遍遍的在他最爱的人耳边轻生呼唤他的名字。
即便是在昏迷中,夏庭墨还是在呻吟,让人心生怜悯。“唔……”听到殷天麒的声音,竟悠悠转醒了。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醒了!醒了!”药王有些担忧。“上仙请用力!”
“呃啊——嗯额——”夏庭墨只知道胡乱的用力,因为他感觉意识有点涣散。
“注意呼吸。”殷天麒哪能不了解他,见此,在旁边提醒道。
夏庭墨感觉有东西在往下坠,他明白,是孩子,是他和殷天麒的孩子。疼痛中,竟使他追忆起往事来。
当年,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英姿飒爽的影子,并深深的爱慕上了他。但他不知道,那个影子,也在看到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稳重耿直的人。但是,世事无常,神魔大战爆发了,双方皆死伤惨重,迫于父皇的压力,殷天麒不得已娶了魔族的公主。那公主对殷天麒十分好,但是,殷天麒很快就发现那公主是个细作,将其杀了。并和父皇表示自己喜欢夏庭墨,想要娶他,父皇很生气,但是看到夏庭墨后,感觉这孩子不错,装着一副“你来求我啊”的架子,殷天麒很无奈,但是有很愤怒,说了句“老头子,你别不知好歹。”就回家将自己喜欢已久的夏庭墨带回了家。
腹中的孩子好像知道他所想,也来凑个热闹,闹腾起来。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呃……”
终于,在一次次阵痛中,孩子抵达产口。药王知道,最重要,最痛苦的环节开始了。“上仙用力!”
“啊——额嗯”夏庭墨感觉下体好像撕裂了一般,孩子堵在产口让他又憋又涨。
“用力,墨儿,就快结束了,马上就好了。”殷天麒帮他按摩着腰,帮他缓解孩子对脊椎的压力。
阵痛不断袭来,夏庭墨有些力不从心,药王道:“上仙用力,皇子的头出来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夏庭墨感觉下身涨裂,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不过他明白,就快结束了。
“上仙可以先休息一下,不然等会没力气,小王去准备一下玉剪和产钳。”
夏庭墨微微点了点头,“天……天麒。”他唤着爱人的名字,“我在,别怕。”殷天麒细细的整理着夏庭墨杂乱的头发,梳理着被他蹭掉的束发带。
药王很快就回来了,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就站在夏庭墨的双腿后,观察着微微有血液渗出的产口,露出胎儿浅灰色的头,药王用手护住产口下方的皮肤,防止孩子出来时导致下体撕裂。然后对着夏庭墨说“上仙,可以用力了,皇子就要出来了。”
“哈……哈,唔啊……”夏庭墨已经被疼痛折磨的意识涣散,此时药王的话好像从天边传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他只知道要用力往下顶。孩子在产口堵着,涨的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额……啊啊——”下身一片狼藉,素爱干净的他此时也顾不上太多,因为太疼了,他从未想过生孩子是如此痛苦,他以为孩子在孕期时耗了他大半生修为,生产时会轻松些,没想过这个事。
“唔啊——嗯额——”夏庭墨感觉下体忽然一松。孩子出生了。
“哇啊啊啊……哇啊啊——”婴儿独有的啼哭声发出,看到药王抱着的粉红色肉团,夏庭墨浅浅的笑了一下,抑制不住身体上的疲惫,沉沉睡去。
殷天麒心里万般感慨,将夏庭墨的衣衫和头发细细整理好,吻上了夏庭墨的薄唇。
只要和你们在一起,我殷天麒这辈子,值了……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二)
“阿哲,怎么样,痛的厉害吗?医生说最近假性宫缩很正常,但是你要注意啊!痛就跟我说嘛,我最近应该就能回去了,等我啊~mua~,诶诶诶,在不在啊,阿哲?”听着电话那头凌炜的絮叨,韩钲哲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感觉孩子闹的厉害,弓着腰揉着肚子,“呃——,你能不能别这么说不保准的话?!你不是说好月末回来吗?唔!”腰酸的很,白暂的手指轻轻拂过膨隆的腹部,轻揉着,待腹中的躁动安静些后,再次拿起手机,却听到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阿哲,阿哲!宝贝!怎么了,我一定能回去,一定!”
“呵,好!不回来的话,我就把房子拆了!”韩钲哲笑道,他也想控制自己,但是孕期的他真的很暴躁,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电话,做饭去了。


一月后,
骗子!韩钲哲越想越气,说好了十天后就回来,都一个月了!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新欢了?想到这里,韩钲哲委屈的不得了,管他三七二十一,趴到桌子上就哭了起来,开始还是淼淼细雨,后来就干脆嚎了起来,“呜呜,大骗子!”他以为和原先一样那个心心念念的人会出现,可是……没有。哭累了,揉了揉眼睛,撑着腰就去了浴室,“洗个澡吧,小宝贝,乖乖的哦~”韩钲哲温柔的抚摸的肚子,自言自语道。八个月了,肚子挂在腰前,洗个澡都累的很,腰和折了一样,“呼……”
韩钲哲往外走,突然脚下一滑,坏了!几乎是在落地的一霎那,肚子剧烈的疼痛了起来,“额啊啊……”韩钲哲痛呼出声。他忍着腹中剧痛慢慢的爬了起来,扶着墙壁,然而没走两步,双腿间有一股暖流冲出来,羊水破了!韩钲哲第一次感觉这么慌乱,来不及多想,腹中愈加紧密的阵痛让他不禁惊叫起来,韩钲哲咬紧嘴唇,下唇瞬间就出现一道血印子。
“呃呃呃额额……”韩钲哲痛苦的抚住因为剧烈胎动有些变形的肚子,吃力的移动着双脚,在离着沙发两步处,终于疲惫的倒在软软的垫子中,“哈啊……”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曾穿过人山人海……”手机响了,韩钲哲拿起手机,那头响起凌炜甜腻腻的声音“阿哲小宝贝~你猜猜我现在在哪?快来窗户看看~”此时的韩钲哲怎可能趴到窗户边看那个想念多月的爱人,因为阵痛,力气消耗了太多,甚至说话都费劲。“炜,呃,骗子,怎——嗯啊,怎么才回来?”
善于捕捉自家小宝贝信息的凌大骗子听到声音,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阿哲,你先别动,我马上就来了,疼就喊出来,我买了些吃的,你先吃点,攒点力气。”说罢,撂下了电话,叫了救护车,但是因为郊区的商场失火,几乎全城的救护车都去帮忙去了,至少要三到四个小时才能来。
凌炜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肝肠寸断,地上满是腥臭的羊水和血迹,浴室外的地砖上殷红一片……
“阿哲!”凌炜慌了神,一边冲到韩钲哲那边,一边在心里不断谩骂自己只为工作的可笑职业操守。
“呃,骗子……嗯啊——”韩钲哲虚弱的躺在沙发上,痛苦的捧着圆隆的巨肚。
“该死的,怎么办!”凌炜暗骂一声,突然想起自家大宝贝儿刚怀上时,和自己一起看的分娩视频以及产程的过渡。当下变冷静了下来,对韩钲哲说道“亲爱的,再忍一下,现把裤子脱了,嗷~”
韩钲哲已经疼的精神有些涣散,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道:“不行!啊!”
看到这个状况,凌炜慌忙的把韩钲哲夹紧的双腿慢慢的分开,然后安慰他,不要太过激。
凌炜慢慢的把对方的裤子脱下来,一边看着自家大宝贝的反应,怕他更痛苦。但是此时的韩钲哲已经痛到极限,粗粗的喘着气,顾不上这脱掉裤子的痛苦了。
凌炜看着被胎儿头部慢慢挤开的产口,意识到应该是可以用力了,他轻轻的抚摸着韩钲哲湿漉漉的头发,温柔的贴在他的耳边说着“我已经看到了孩子的头了,来,咱们在加把力气,把孩子生下来,好吗?”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韩钲哲此时已经十分虚弱了,甚至就要昏迷,此时凌炜的话好像给了他莫大的希望,他虚弱的点了点头。凌炜十分心疼,赶紧观察着孩子的动向,“来,开始吧!加油,再使把劲儿!”凌炜尽量的把对方的姿势调到对他来说最舒服的一个,方便胎儿快速下降。
“阿哲,注意呼吸!”凌炜在旁边心疼的不得了,“呃,啊!嗯啊——”韩钲哲痛苦的闷哼,“嗯啊——”腹中的孩子往下坠,顶着穴口,他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呃——啊——”韩钲哲痛苦的喊叫了一声,变没了力气,疲惫的倒在沙发的软垫里。“阿哲!阿哲!那就先歇会吧,我去给你拿牛奶,先补充补充。”凌炜屁颠屁颠的又去倒牛奶。见韩钲哲泯了一口就不喝了,就放到了茶几上。韩钲哲痛喘着,“好,好疼啊,再也不要生了……”
“好好好,不生了,不生了,咱再也不遭这罪了~”凌炜在旁边安慰着。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抓住韩钲哲的手慢慢的放到挤出一点头的穴口上。湿湿的,温热的,这是他们的孩子,他和凌炜的孩子。有了孩子的鼓舞,韩钲哲又好像充满电一样,开始按照凌炜的指示用起力来。
“亲爱的,你就往下慢慢用力,我数数,憋着一口气一直用力,然后我数到十的时候,喘一下,好不嘞?”
“来,一,二,三……”
“呃!”韩钲哲开始用力,他感觉到,孩子正在快速的下坠。
“十!”随着凌炜这一声,韩钲哲喘了一口气,然后继续用力。
“呃……额啊啊啊啊——”韩钲哲痛苦的大叫一声,随后专属于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想起“唔哇哇哇哇——”,这一声啼哭,宣示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以及韩钲哲痛苦的结束。
“阿哲!”凌炜十分欣喜,把韩钲哲从脸到脖子吻了个遍。“咳,孩子,孩子给我看看。”韩钲哲虚弱的说。
凌炜连忙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抱了过来,是个女孩子,皱皱巴巴的,不好看,但是他还是很兴奋。看了孩子一眼后,终于支持不住,沉沉睡去。
这一天,他太累了。
凌炜细心的把孩子的脐带剪掉放到婴儿床中,又把娩出的胎盘小心的收好后,慢慢的把韩钲哲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出去喂了孩子,家里之前有备着的奶粉,孩子吃饱后,轻轻的拍着孩子的后背,等到自家小情人打出个小嗝儿来。自己就去眯了一会觉,他那个兴奋激动的心情啊,以至于母亲来电话都没听见,自个琢磨孩子以后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生活了。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自己评论选择下一篇的文哦
古or现 甜or虐
原来的帖子发错啦,然后,然后,就删了,第一个帖子因为格式不对,就三啦
绝对不弃坑哈,明天早上八点确定文的类型,我会统计大家的评论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看来还是要写甜文丫,下一篇就古甜吧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下一篇~
古 甜
冷烨∞宁尘
猜猜谁是攻,谁是受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没错没错,说冷烨是攻的那个小可爱,你说对啦~

温柔睿智将军攻X撒娇逞强帝王受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三)
“皇上,您脸色不大好,是龙体抱恙了吗?奴才用不用叫太医?”身着龙袍的男人旁边有个小太监,见自家皇上脸色不大好,很是着急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必,你先下去吧。”男人摆了摆手。
“报——”一个御林军走到大殿中央,“启禀皇上,有北界大将军来信!”
“朕知道了,拿过来吧。”
御林军毕恭毕敬的将信放到皇上面前的一堆折子的上方,然后识相的走出了大殿。
“你们也都下去吧。”皇帝一招手,侍候皇上的宫女一个个的走出了大殿。
然后,威严的不可一世的皇帝陛下怀揣着兴奋与激动拆开的信,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个人苍劲有力的字体。
“最近怎么样?我在北界,估计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回京了。身子还好吗,不要过分勉强自己,你是我们云顺国的皇帝,不要太操劳,适可而止。懂吗?
——最爱宁尘的大将军冷烨”
半个月吗?好,尘儿等你。正想着,宁尘的一只手抚上了肚子。正值冬日,龙袍宽松,又裹着厚重的冬衣,有些圆隆的肚子竟然没有被发现。
好像自家父皇在叫着自己般,腹中的小崽子又开始闹了起来,“呃……”宁尘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开始努力的安抚起腹中的小崽子。

半月后,北界将军班师回朝。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我跟你讲,本楼主上的了王者,下能做一碗“好蒜泥”!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不用不用,不用夸我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冬季的夜晚漫长而寒冷,但也不知是身外厚重的棉衣还是内心急切想见到某个人的喜悦,宁尘感觉格外温暖。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隆起的腹部,攥着那个人最爱吃的金华酥的手又紧了些。
“嘿嘿嘿,我的小尘儿有没有想我啊?”突然,一个爽朗好听的声音传来,宁尘大喜,正要转过身,结果还没开始动,自己就被抱了起来。在这之前,宁尘已经将所有宫女太监全遣了出去,只剩下自己。
“烨哥哥!”
“怎么,想不想我啊?”冷烨轻轻的抚摸着面前心爱之人的面颊。
“想!”宁尘伸出手,把冷烨的手放到自己隆起的腹部上。
“这是……当时我们,我们,这是我们的孩子?!”冷烨反应过来,心中好像开出一朵花来,直接打横抱起了宁尘,运展轻功,回到了天子的乾坤殿。
“你……和孩子怎么样,小崽子是不是经常闹你?”冷烨将宁尘手中的金华酥接过来,放到了桌子上,问道。
“是啊~很难受呢,烨哥哥是不是应该安慰安慰本皇上?”怀中的宁尘撒娇道。
“烨哥哥,自从感觉好像怀上了孩子,我就跑去向太医院借了好几本医书,还和老头头学了一些医术呐~”宁尘自豪的向冷烨展示着自己着几个月的丰功伟绩。
“好好好,咱家小皇上最厉害啦~”冷烨抱着他,看着咱家小皇上掰着手指头数着这几个月的“战绩”,内心欢愉。
再说宁尘,又认真的算着自家小宝宝的月份,突然感觉腹中的孩子又开始闹了起来,“呃嗯啊……”宁尘捂着肚子,然后意识模糊起来,昏了过去。
“尘儿!”冷烨看着怀中的人儿突然昏厥,纵使征战沙场多年,经过无数次突发事件的北界将军也慌了神。
“太医!快宣太医!”反应过来的冷烨轻轻的把怀中人放下,出去找了皇上的贴身太监。

太医把了一会脉,然后和冷烨说“皇上已经有孕五月,不过因政事繁忙,皇上日理万机,龙体保养不够充分,所以才出现今日症状,臣会给皇上开几个方子,然后注意进补便可。”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嗝儿,睡了睡了,明天还得上课……唉:-(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最近补课有点多,肝疼,,,
不过明天应该能码一点😘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随后,太医请冷烨到殿外,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最后补了句“具老臣来看,皇上腹中……应是双胎。”
“真的?!”冷烨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喜悦。“千真万确。”太医肯定道。
“好,那……你先下去吧。”冷烨看着龙榻上面色苍白的爱人,一股担忧的情绪拂面开来。才五个月,身体就这样,足月时,该如何是好?
“唔……”思绪间,宁尘醒了过来,问冷烨“怎么了?”
冷烨将先前太医的告诫和脉象告诉了宁尘,因为他会因为能有两个宝宝而开心,可是“五个月啊,怎么办呢,那群大臣可不是吃素的,我怀着孩子,怎么上朝啊……这国……我……”
“没事,大不了公开,你就说,咳咳……”冷烨一本正经装起了皇帝“朕也是人,无论是天子还是百姓,都会有生儿育女的性能,不能因为朕是天子,就违背了百姓的自主生活,更何况爱上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不能在乎其地位……”宁尘看着冷烨的样子苦笑,“好,听烨哥哥的。”
第二天,皇上公开了这一事情,群臣无奈,但又不能将这个任性皇帝怎么样,确实,在天顺帝宁尘的治理下,国库充盈,百姓安和,他们不好有违民心。于是,在宁尘怀孕的这几个月里,由冷烨接替上朝,至于折子,则带回交给宁尘。百姓们知道这个消息,一是感慨,二是担忧,希望自己的贤君天子不要在生产时出了差子。

此时,宁尘正被冷烨抱着批折子,冷烨左手抱着自家皇上大人,右手一粒一粒的喂着葡萄给他吃,虽然脸上的表情很无奈,但是眼里充满柔情。在他回来的这几个月里,终于把宁尘照顾的长了些肉。而宁尘,则天天喝着苦药汤子,吃着补品,胎像趋于平稳。
“哎呀妈呀,我不喝,太苦了……,不要嘛~不喝不喝~”宁尘撅着小嘴,冲着冷烨求饶,冷烨被自家小可爱逼得只好自己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然后嘴对嘴的喂着宁尘喝,“唔……甜,真甜!”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咳咳,众所周知,鸡或着鸭的屁股是尽量不要吃的,尤其是烤鸭或者烤鸡,里面有个圆粒,只要拿出去就好啦。
然后刚才去买Beijing Duck,我对那个帮忙切鸭子的叔叔说“叔叔,帮我把烤鸭上的那个鸡屁股切掉,我们不要。”
烤鸭上的鸡屁股😂😂?what?

楼主:吃货最饿  时间:2019-08-09 23:17:52
最近课有点多,晚上回家有点晚,抱歉,一直都没更,但是我尽量码一点,一定会更哒,没弃坑哦

楼主:吃货最饿

字数:7087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9-07-22 20:58:00

更新时间:2019-08-09 23:17:52

评论数: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