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各种纯生小短篇[又甜有虐]古\/现\/修真\/玄幻都有。有

【原创】各种纯生小短篇[又甜有虐]古\/现\/修真\/玄幻都有。有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原创】各种纯生小短篇[又甜有虐]古/现/修真/玄幻都有。有些毕竟狗血,各位看官多多包涵鸭。看文莫较真,谢谢!——by堂堂的棒棒糖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淮忆江南)(小短篇)
暴躁将军攻(尚景淮)×体弱公子受(江忆南)
“将军,您请回吧,江公子近日身子不适,恐怕不好与您见面。”小厮在门外拦住了尚景淮。“滚开!你不会不知道忆南的心思,他现下病着,定想要我!”一把推开,颇有些气急败坏。“将军,您一个几日后就要成亲之人何苦再来叨扰我们公子,您明知道……”小厮话未说完,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阿潼,住嘴……咳咳”江忆南走出房门,看着昔日对自己百般温柔的人,苦笑道“你来做甚,不回家陪你的美娇娘……咳咳,来找我这将死之人?”今日天微冷,下着小雨,本就身子不好,受不得半点风寒,如今还怀着那人的孩子,早就油尽灯枯,熬尽心血了,手不露痕迹轻撑腰部,指尖微微用力,有些发白。自打尚景淮去了战场,且一去六月有余,孩子就闹腾的欢,如今也临近产子之日,清早腹中就一阵阵发紧,想着怕是要生,在府中备好郎中,产婆,心心念念的仍是那人,可御赐的姻缘那人哪能不从,将孩子之事瞒下,直到今日尚景淮来找,坚持了九月的坚强全部瓦解,忍着泪水说了此生都没说过的话,。看着尚景淮不可置信的眼神心中酸涩,可如若不这么说那人为了自己怕是可以抗旨……腹中疼痛愈发尖锐,轻抚束上束腹带的腹,打着圈儿:孩子,再坚持会儿,等你父亲走了就可以把你生下来了。“忆南,你知道,我不爱什么公主,我也不想当什么驸马,我只要你……”嘶吼着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人搂在怀里。怀抱的压迫让孩子更加的不安分,江忆南忍着痛推开人“我不需要……呃”话说一半就被急急的痛打断,江忆南只觉得有水顺着腿流下,身子止不住的发软,强撑着不哼出声,定定的看着尚景淮“将军请回吧,江某从未爱过将军,不过是贪图富贵一时新鲜罢了,您可别当真……嗯~”话尾语调微扬,旁人看来是调笑,只有小厮和江忆南自己清楚,那是痛极了忍不住的呼痛。“好,江忆南,你真好,你我在一起一年之久,如今你告诉我不过是做戏?好,真好,从此你我二人一刀两断,恩断义绝!”尚景淮气到浑身发抖,推开面前的人,甩袖离去。江忆南被退的踉跄,笑了笑。和尚景淮在一起也有些日子,自然知道如何激怒人。尚景淮用了力,江忆南一怀孕之人定是无力支撑,一下撞在了门上,闷哼一声,脱离力的跌坐在了地上“阿潼……我……呃,要生了……扶我……起来……嗯……”本能的向下用力。阿潼见状忙把自家主子扶起来送回屋中。稳婆很快就来了,探了探江忆南的宫口“江公子宫口开的慢,不如让公子起来走走,有助生产。”听言江忆南艰难的坐了起来,腹中一阵阵磨人的疼痛愈发难忍,心里想的全是尚景淮平日对自己的温柔,轻声呢喃“景淮……我……对不起你……呃”又是一阵宫缩,拽紧了手下的床单,身上汗津津的,吃力的被扶着站了起来。原本浑圆的腹早已坠成了水滴型,后腰的酸胀无法忽视,靠在小厮身上扶着腰,因宫口未全开不敢用力,每每宫缩总是一阵发抖,一步步挪着,直觉告诉自己可能此次九死一生,打发婢女去请尚景淮,他怕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人了。“阿潼……我想他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后悔自己为何把人气走,孩子大概是感受到了爹爹的情绪,狠狠的踹了一下脚,胎动肉眼可见的频繁,无力的倒在地上,无意识的呼痛“疼……景淮我好疼……”再说尚府那边,任由婢女如何乞求尚景淮去看一眼自家主子里面都不为所动。直到婢女视死如归的冲进去跪在尚景淮屋外“将军……求您看眼我们公子,他真的不行了……将军!”尚景淮在屋中略有心慌,开了门俯视“他方才还和我斗嘴,如何不行?又有何把戏?你回去禀告他,说我夫人不适,不去了,来人,送人。”不顾婢女的苦苦哀求进了屋。婢女哭着回到了江府,看到了在床上即使疼得死去活来却仍一声不吭的江忆南,支支吾吾的把话如实禀告,床上正用力的人突然泄了力气,眼神空洞的看着屋顶“罢了,不怪你,下去吧……恩唔……”腹中疼痛唤醒了江忆南一丝理智,想着不可让自己含辛茹苦怀胎十月的孩子和自己一起去了。顶着下体撕裂般的疼痛用着力,原本苍白的脸憋的通红,身子早就没了力气,全靠一丝意识维持,可拼了命的用力孩子的肩膀却一直卡在那里,纹丝不动。几近绝望的用手狠命的砸向腹部,腹部一下就被砸的有些凹陷,但孩子的肩膀随着一股血水滑落出来,疼得早已麻木,机械的用着力,稳婆把孩子从父体取出,笑吟吟的看着江忆南“恭喜公子,是位公子。”江忆南伪装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指尖轻点婴儿的鼻尖,笑了笑。身下突然涌出一股股的鲜血,早已料到般苦笑,没错,血崩。门外小厮突然来报说是将军来了,眼中燃气希望,忙让人进来。尚景淮一进屋就闻见了血腥,心中愈发不安,看着清晨还和自己吵架的人虚弱的躺在塌上,身下是止不住的血水和怀中的孩子仿佛明白了很多。疾步走到床边,握住了人的手声线不受控制的颤抖“忆南……你,怎么了?”江忆南只觉得疼痛离自己越来越远,眼前模糊一片,眯眯眼勉强认出人,轻笑“你的……起个名吧,以后我不在了,他陪你我也安心……景淮,抱抱我好吗?我好冷啊……”尚景淮颤抖着手紧紧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接上
尚景淮颤抖着手紧紧搂住瘦弱的人,低声怒吼“江忆南,你在瞎说什么!好端端你给我变出个儿子也就算了,现在又胡言乱语些什么,你不会有事……不会,你怎么舍得”不知道到底是在安慰江忆南还是安慰自己,怀里的人越发冰凉,懊悔自己方才为何不听信婢女的话。“别,别丢下我好吗,忆南,你不会的,你舍不得,孩子……对,孩子怎么办?”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眼中全是泪水。“景淮……你知道吗……我不想让你和那个女人成亲,可……那是御赐,我怕你的个性会闯出什么祸……就想让你离开我……如今我快死了,不用想这些了,刚刚我生他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可你不来见我……我好疼好疼”哽咽着搂紧了尚景淮,突然笑了笑“等我死了……可以把我葬在你我相遇的地方吗?我想看着孩子长大成人……”眼皮开始打架,浑身发冷,轻轻拉了拉婴儿的手。“景淮,我死了以后嫁给她吧,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孝敬师长才是你该走的路……就当你我未曾相遇……我……爱你”江忆南终是再也撑不住,闭眼睡了过去,嘴角噙笑。留尚景淮一人独坐在床前,哭着笑着“忆南,你怎么能!留我一人苟活于世,孩子还小,我又怎能去死,你若是告诉我你不愿我成亲,我大可为了你屠尽京城……哈哈哈,忆南,你等着我,待孩子长大在世上立住脚,我就找你……”如江忆南所愿,尚景淮将他葬在了二人初见的梅林,向皇上
退了婚约,直到十几年后都再无婚约。“忆南,孩子取名尚念江,我念你哈哈,这名字好卑微,你真狠心啊,留我一人在这世上,不过,我很快就去找你了,孩子被新帝立为丞相,有了作为,我也可以安心想你交代了……”梅树下一男子抱着墓,嘴角含笑,了无声息……
(完)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第一篇完结撒花🌸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钰盼君归〔灵感来源于歌,医者仁心〕
直爽将军攻(萧墨瀚)×冷面军医受(沈钰彬)
“你个老匹夫!通敌叛国!怎能如此?”萧墨瀚怒不可揭的看着离自己几十余米处的叛徒,骨头捏的咯咯作响。两眼通红举剑“杀!”战场上一阵阵嘶吼声响彻不绝。军营中沈钰彬轻抚腹上那团隆起,不知为何心总是慌乱的。孩子八月有余,又是双胎,想来近日怕是要生,可战场上的'人儿正浴血奋战,即使自己甚是想念也总是要为家国考虑。孩子在沈钰彬腹中拳打脚踢,吃痛低吟一声,轻笑:“你们这么能闹,定是随了你们父亲了…呃”在腹上打圈儿安抚着孩子。萧墨瀚刚砍掉一个敌兵的头颅,心突然猛地惊慌,想着沈钰彬是不是有事乱了心神,被敌方将军刺了一剑。“咳咳…”萧墨瀚随意按了按伤口,不怒自威看着眼前这个伤了自己的无名小卒,给他捅了个对穿。萧墨瀚的心慌不是没有理由,沈钰彬起身倒水时双腿发软竟摔在了地上,腹中炸裂的疼痛饶是习惯了也是受不住“呃啊…”来不及叫人就发现腹部发硬,身下黏黏糊糊涌出一股暖流,哆哆嗦嗦的摸了过去,鲜红的血刺痛了眼,手忙脚乱的从袖子里拿出保胎药咽了下去“宝贝…不能有事,你们爹爹还没回来呢,再忍一忍…呃嗯…呼…呼”艰难的喘了几口气站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胎儿已经入盆,原本浑圆的腹部下坠的厉害,双腿根本无法并拢。一步步挪到床上,军营外一阵骚动,帘子被掀开,副将高声喊到“沈…沈军医…救救萧将军…”沈钰彬心陡然一惊,看到了人满身是血,腹部疼痛仿佛更加凶猛。跌跌撞撞的过去,顾不得腹中孩子“阿墨…阿墨…他…他伤到哪里了?”沈钰彬声音颤抖的嘶吼着,给萧墨瀚擦去满脸血污,深吸一口气“我是医者,我是医者……”直到看到人胸口上的伤,眼泪再也憋不住了,腹部疼痛难忍至极,身下仿佛有什么水流了出来。无心顾及这些,轻轻晃了晃萧墨瀚“阿墨……你……你……”萧瀚墨气如游丝,慢慢睁开眼,咳了咳“药罐子?……我错了……没能活着看孩子出生……”艰难的从自己的盔甲里掏出一块玉佩“给你……带着……孩子……好好……咳咳活下去”萧墨瀚的手放在了沈钰彬沈钰彬下坠的腹上,了无声息。沈钰彬难得流泪的脸上尽是血污“你个**…呃…说好…说好陪我游山玩水,陪我悬壶济世的呢”擦了擦泪,稀碎的呻吟从喉中涌出,提上了萧墨瀚的剑,苦笑“你这蛮子,终究让我替你报仇…呃…”红着眼冲到了阵上,杀红了眼似的解决了数个敌人,本来自己是医者,应医者仁心,可那人已死又有何用。突然,有力的一脚踹到了坠成水滴型的腹上,往后退了几布步。果然停顿了一下给了那些人有机可乘,一刀刺进了沈钰彬的后心,他咳出一口血,“哈啊…呃…真他娘的…疼…”身下的血流如注,这时副将赶来,杀死了沈钰彬身边的敌人。沈钰彬早就无力拿刀,跪在地上忍痛,看到熟人来后松了一口气“我…要生…了…呃啊…但恐怕…我活不到孩子出生…还劳烦…副将替我推腹,取出孩子…呃啊啊”沈钰彬后背的衣被血沁湿,手抓在土地上划出一道道痕迹。羊水早就流干,宫口因为剧烈活动全开。副将显然有些犹豫“沈军医…萧将军的遗嘱是让您好好…”沈钰彬怒视“别废话…呃”沈钰彬挺起腰身,向下用着力。可饶是满脸通红孩子仍没移动,像只濒死的鱼扭了扭腰,大口喘着气“求你…”平日秀气的脸因剧痛狰狞了些,嘴唇血迹斑斑,一身素衣被染的血红。副将于心不忍,喊了一声得罪就往人高耸的腹上压去。“啊…呃…”炸裂的疼痛让眼前不太真切。孩子在缓慢的移动着,没了羊水的润滑仿佛移动的每一寸都被刀片喇到。骨盆仿佛要碎掉一般,冷汗津津的抓着萧墨瀚的玉佩。不住的向下用力。终于,在副将的大力按压下孩子被拽了出来。身下流血更甚,浑身发冷,想着还有一个孩子忍着剧痛,苦不堪言。随着血水第二个孩子很快就出世了,满脸疼惜的看着两个孩子,笑了笑“谢谢你啊…以后,告诉孩子,他们的爹爹父亲没有…不要他们”眼前一片发黑本能的往萧墨瀚的尸体边靠了靠,抱了上去“阿墨…你就是个不守信用的坏人,答应我…陪我的…这一世没能让你见到我们的孩子,很抱歉,下辈子…一起…远离世俗,美满幸福一生…可好?”手握着人的手,眼角仍有泪痕…
(END)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第二篇完结撒花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话说为什么军医可以杀敌呢因为爱情~哈哈哈皮一下,看官们莫较真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叶恋花
古灵精怪叶子精受(白子辰)×忠犬心软桃花妖攻(南乾夜)
白子辰是片叶子,那种一吹就飞了的轻飘飘的叶子,好不容易修炼了几千年化成人型,却被一朵桃花随随便便骗走了心。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叶子要和花朵在一起吧。平时鬼点子那么多的白子辰在追那朵花的时候束手无策。好在那朵话也喜欢自己,俩人表明心迹以后就在了一起。和白子辰喜欢南乾夜的时候一样随便,这片叶子也随随便便迷迷糊糊的被这朵花给睡了。两只妖一发命中,有了孩子…。白子辰是被一阵宫缩叫醒的,皱了皱眉,在南乾夜给做的花瓣床上艰难的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想要搂住南乾夜,却发现身边没人。一下惊醒,坐了起来。腹中孩子好似不满父体动作剧烈,用力的踢了一脚白子辰“呃…对不起对不起,起床时候把你们忘了”歉意的揉了揉腹,发现有些发硬,心中发慌,有些委屈为什么那朵花还不回来。自打怀孕以后白子辰的脾气越来越多变,南乾夜把人像珍宝一样捧在手心倒也没让叶子受什么委屈。如今这一难受南乾夜突然不见了自然是委屈的。揉了揉酸痛不已的腰身站了起来,肚子好像比原先下坠了不少,本着孩子不会这么快出生白子辰勉勉强强给自己做了点饭吃。原先修炼的时候是辟谷的,饿极了就凑活吃点土补充营养,可现在肚子里有这么个小家伙自然不敢凑活。来回来去的走了一会,疼痛愈发激烈,疼得浑身酸软,只好坐在椅子上攒了攒力气,想着等会出去请叶子大夫过来瞧瞧,刚一起身眼前一黑差点跌倒,扶住墙只觉得喘不过气。白子辰缓了好久才堪堪恢复些力气,打开门正欲出去就被浑身是果子酒香的人扑的差点摔倒,孩子受了惊吓可劲儿的折腾着白子辰。看清楚人正是一大早上不见人影的南乾夜,气不打一出来,手软软的打上喝的双眼迷离的花“你你你!我在这里疼得要死,累的要死,你到好,和哪只小妖喝酒去…呃啊…”腹痛的没了力气软软倒在南乾夜的怀里,皱眉咬唇忍痛。清秀的小脸儿掉了泪。南乾夜一看此情此景酒醒了大半,懊恼的把人扶稳抱了起来“辰辰,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早些回来的,我不应该喝酒对不起…可明明昨晚我告诉你鲤鱼精他和莲蓬精成亲请我喝喜酒去啊…”南乾夜轻轻把白子辰放到床上“别哭,我错了我错了,怎么了,是不是动胎气了,我帮你去请郎中……”亲了亲白子辰的额头,正要出门被白子辰拉住“我……我那不是忘了嘛……别去打扰郎中了,我可能是要生了,但是现在阵痛不规律……哈啊……应该还有一段……呃……时间生……”白子辰抱着腹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就把头埋在了南乾夜的怀里“你个坏花,就这么抛弃我……疼死了”南乾夜看白子辰这个样子心都碎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敢让你承受如此痛苦的……”把温热的手放到人的腹上“揉揉辰辰就不痛了啊”白子辰瞧着南乾夜好看的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傻,我心甘情愿……”很快白子辰就没有心情开玩笑了,疼痛越来越难忍,扭了扭腰,哼哼唧唧“给我揉揉腰,太酸了”腰因为腹部压力从六个月就不大舒服,如今要生了自然更是难受。南乾夜岂能有不愿的道理,给人缓缓的按揉着腰窝。白子辰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再醒过来腹部已经很硬很硬,坠成一个水滴型。“乾夜……扶我……恩唔……起来……走”气喘吁吁的说完话专心对付疼痛。南乾夜把白子辰半拉把扶的弄了起来,白子辰苦恼的看着下坠的腹,发现因为孩子已经入盆,根本没办法并拢,像只鸭子一样。“乾夜…你说我们孩子出生…会不会是一颗树苗…”白子辰颇为烦恼这个问题。南乾夜也不知如何作答,揉了揉叶子的头发,表示安慰。猛地一阵剧痛来袭,白子辰几乎跪到地上“乾夜…呃啊…疼…不行了,我站不住…呃啊啊…”随即,淡黄色的水就顺着白子辰的腿流下来。痛和刚才的阵痛是没办法比的。基本要瘫倒在地上“乾夜,破水…呼…我破水了…看看…几指…哈啊…”白子辰疼得冷汗津津,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南乾夜把人抱起来放到床上,探了探身下“大概…八指,辰辰你再忍忍,很快就能生了”向来心软的南乾夜看自己心爱的人这样一下就红了眼眶,一次次的亲着白子辰。可白子辰现在疼得厉害,两条长腿胡乱的踢蹬着,大吼一声“忍…额,忍你妹…疼死了…”白子辰本能的向下用着力,奈何宫口尚为开全,孩子只能抵在小小的穴中,抓着南乾夜的手勉强忍着“老子都没哭…你哭个屁…呃…”话虽这么说可白子辰心里还是暖的。白子辰觉得下体憋胀的快要爆了,可又怕动作大伤着小家伙生生的挨着。过了约半个时辰,白子辰的宫口终于开全,拼命向下用着力,孩子划着里面。疼得欲哭无泪的白子辰用力咬上南乾夜,屋里俩人吱哇乱叫。南乾夜向下看去发现露出了孩子的小脑袋,心中一喜“辰辰,加油,我看见孩子的脑袋啦”手放上婴儿的头上,缓缓的拉出来。白子辰一声大叫随即挺着腰腹用力“呃啊!…”婴儿的啼哭声响彻在了屋中。白子辰含笑看着那一小团可可爱爱的娃娃,心都化了,指尖放在小孩的鼻尖,靠在南乾夜的怀里“夜夜,她真可爱!”
(END)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第三篇完结撒花~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话说为什么叶子可以和花在一起 其实这篇文章也只是我的一个脑洞而已 至于他们生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大家就不要计较了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天生一对
沉着冷静法医受(林昊阳)×脾气火爆刑警攻(赵明旭)
“队长,××公园发现尸块,具体伤亡人数未知,苏局让您去拿下这个案子…”赵明旭揉揉发痛的眉心他已经连续72小时未合眼了,自家宝贝想必也是。“好,你和苏局说一声,我等会带人去,对了,帮我把林法医叫来”赵旭阳看着自家宝贝挺着肚子疾步走过来心都快跳出来了,立刻跑上去轻声责备“阳阳,别那么快,当心身子…”摸着林昊阳快到预产期的腹,心疼极了,要不是局里三天两头有案子还缺人手,他赵明旭早带着宝贝待产了。林昊阳看人这么紧张笑了笑“没事,小家伙安分的很,走吧,快去现场瞧瞧,别耽误时间”把手放到赵明旭的手上捏了捏。二人很快就到了现场,林昊阳看着地上的血和稀碎的尸块,反胃感涌来,勉强的将不适压了下去,捧着腹颤颤巍巍蹲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挤到了小家伙,小家伙不满的用力踢了一脚,林昊阳脸色变了变并未出声。戴上手套拿起尸块仔细的看了看。一点一点站了起来,腰酸的不行却也无可奈何。赵明旭看出来林昊阳的不适,赶紧上前把人扶住给人揉腰“阳阳,你要是实在不行先坐一会…我”还未说完就被林昊阳打断“明旭,你知道的,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嘶”腹部突然一紧,林昊阳没在说话,坐到椅子上,研究起了尸块。很快就有了新发现“明旭,快来…”林昊阳把自己的发现说给了赵明旭让他派人寻找头颅。果不其然在那里发现了头颅,林昊阳起身准备和赵明旭一起去看的时候突然腹部一痛,毫无防备险些跌倒。被赵明旭扶着忍不住低吟出声,浑圆的腹一阵阵的发硬,林昊阳不由得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要生了。“阳阳?你没事吧,要不咱们去医院吧,我怕”林昊阳再一次打断“你还想再多一个受害人出来?”赵明旭一下噤了声,是了,作为刑警,案子最大。把人打横抱了起来“那我抱你去吧”林昊阳一下子羞红了脸“赵明旭!”找到了头颅自然更好寻找凶手,林昊阳一晚上高度紧张现在才微微松弛下来。近日一直下着小雨,公园的路有些滑,林昊阳执意下来赵明旭自然没有办法。好在林昊阳一向沉稳,即使揣着孩子也没有滑倒,前面的小警员是新来的,慌慌张张没少被批评。不知道小警员踩到了什么大叫一声眼看就要摔个狗啃泥林昊阳眼疾手快的冲过去把小警员扶稳,可小警员手里的尸块袋子却狠狠地打上了林昊阳的腹。额头上的冷汗刷就流了下来,林昊阳觉得腹疼更甚,憋着才没呻吟出声。小警员抱歉的看着林昊阳,林昊阳也不想说什么摆摆手表示没事。赵明旭赶紧把人扶住,眼里冒火,林昊阳拍了拍赵明旭,让他别气。趴在人的肩上打算忍过这波疼痛。手不自觉的攥成拳头,托着腹才发现短短几个小时,腹下坠了不少。“明旭…我有点疼…我得休息会…”终是忍不住和赵明旭吱了声。赵明旭一下子就慌了神,以林昊阳的性子除非痛到极致断断不会出声,可眼下案子刚有眉目,人定是不会离开。把人慢慢扶到一旁的椅子上,表示法医不适让他们先回去找痕迹科。看着前面越走越远,心有些慌。“阳阳,咱们等会去趟医院吧,你这样…”话未说完赵明旭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林昊阳察觉到了身后有人刚欲转身就被狠狠的击中了腹,一阵剧痛浑身就没了力气,在晕之前按了手链上的警报系统希望可以有人就他们。等林昊阳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赵明旭都在一间寒意浓浓的屋里,腹部不知何时坠成了梨状,看着有些骇人。“林法医?醒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语气尽是戏谑。林昊阳听声音大惊失色,这是前几年的贩毒商,刚刚刑满释放,这个案子就是赵明旭破的。双手被绑了起来根本无法揉腹,蹙眉忍着一波波痛,并未说话。那个人貌似并不生气,拿着一把小刀笑嘻嘻的走到了赵明旭的身边,赵明旭早就醒了,只是被堵住了嘴。他看林昊阳的面色就知道他家宝贝一定难受了可奈何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看到那犯人并未打算对林昊阳做些什么,赵明旭松了口气,可随即刀刃喇在身体上的剧痛让人发抖。林昊阳见状顾不得坚硬的腹和身下涌出的血“你有什么冲我来!别冲他!”那犯人好像并未听见,有连续在赵明旭身上划了几刀,冷笑“让你看着他死在我手下你才是最痛苦的…随即一脚踹上林昊阳高耸的腹“呃…”忍不住低吼一声,腹中仿佛被刀绞一般,眼睁睁的看着那犯人伤害孩子却无能为力“求你…呃啊…放过孩子…和他…我任你处置…呃,呼呼…”林昊阳疼得有些意识模糊,心心念念的全是赵明旭和孩子。突然一阵猛烈的痛,林昊阳身下涌出血水,淅淅沥沥流了一地。赵明旭瞪大眼睛呜呜的叫着,看着平日里捧在手心的小人疼得面色苍白全是冷汗心都碎了。眼看犯人一脚又要上前却听一声枪响,那人应声倒地。局里的人收到警报一路跟着GPS来到了这里,飞快给二人松了绑,赵明旭顾不得自己的伤口就把倒在地上的林昊阳扶了起来,语气颤抖“阳阳…不能睡啊…不能睡…你坚持坚持,我带你…我带你去医院。”赵明旭手抖的不成样子,林昊阳本是疼昏了过去可因体位的变化有生生的疼醒,不敢抓赵明旭的肩膀生怕弄疼他的伤口,攥紧了手里的衣服,扯出一团褶皱。“阿旭…好疼…呃啊…来…来不及了…羊水破了,在这生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接上
。“阿旭…好疼…呃啊…来…来不及了…羊水破了,在这生…呃…”林昊阳疼得眼前一阵白一阵黑,撑着不晕过去,细碎的呻吟从齿中挤出,身子痉挛起来“阿旭…几指…呃…”林昊阳憋了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忍不住挺腰挺腹,疼得发抖。赵明旭哆哆嗦嗦的看了宫口,呼出口气,好在平日里林昊阳运动量较大,现在已经开了九指“阳阳,你在忍一忍,忍一忍,马上就能用力了…”抓上人的手鼓励着人。林昊阳突然笑了笑“傻瓜…去包扎…呃啊啊”身下一大股血水涌出,孩子的头冒了出来,赵明旭手轻托孩子的小脑袋把孩子取了出来。这时候救护车也到了,林昊阳昏过去之前最后的想法和赵明旭的想法一样:这孩子,好丑!
(END)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第四篇完结撒花~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没有存稿啦今天下午更啊,小伙伴们多多留言w,我才有动力哈哈哈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有没有小伙伴留言啊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啊啊大家留言啊呜呜呜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话说是甜的大家不爱看嘛没人赞哈哈哈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那我以后全是be大家介意吗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喂!阎王,下回给我生个娃
沙雕醋包月老受〔红弦〕×外冷内热阎王攻〔阎七〕
红弦在他的天宫呆了半年了,那个**阎七说好半年时间正正好好就带自己会地府,结果呢!已经过了一天了他还不来,自己揣着的小崽子都快落地了。气鼓鼓的坐在床上,手在隆起的腹上打转儿,孩子一直很乖,很少闹腾,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格外的爱动。坐了一会坐不住了撑着粗腰起身准备看看人间的姻缘。这不看没事,一看差点把自己气死,指着人间那个正抱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声音喘了喘“好好好,你个阎七,下凡历情劫不仅不告诉我还抱着别的女人…呃”腹中胎儿作动的更加厉害,红弦脾气一上来理都不带理肚中的小崽子,直接手一挥把这个女人的心变了,看着阎七没落的身影突然有点心疼。但那一丝心疼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醋意淹没。赌气似的躺倒在床上,心里把那个所谓的负心汉骂了百八十边。“唔…怎么…疼得有点厉害…”有些害怕腹里的孩子出事打算下凡把孩子爹领回来,谁知道一下去就看见阎七在青楼里买醉,身边一群女人“阎七!你你你给老子死过来!”红弦一急忘记了人正在历劫,哪里会记得自己。阎七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红弦,冷着脸喝酒。红弦只觉得腹中越来越痛,索性把人拍晕拉拉扯扯的弄上了天宫。果不其然阎七一到天宫就恢复记忆,看着捧腹忍痛的人心里一紧,赶忙上前去扶“你傻吧,我历劫你把我弄上了做甚?”明明想要关心红弦,却被阎七生生说出了责备的语气。红弦那个小暴脾气,手一挥躲开了阎七的搀扶“我不去看你和别的女人上床…呃…”突然觉得腹一阵有力的收缩,果不其然原本浑圆高耸的腹下坠了些,略带哭腔“我就是看不惯你和别人,你打我啊…你个***!”疼得跌坐在地上,愤怒的瞪着腹“你个小崽子也欺负我!”红弦的眼眶微红,加上委屈巴巴的模样让阎七心疼死了。“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我错了,你你是不是…难受”阎七别别扭扭的说出一句关心的话来,把红弦抱在怀里。被抱在怀里的红弦火气消了不少,可很快就没有力气折腾了,低吟一声“七七…疼…”胎动频繁极了,看着都疼阎七无法想象这个小人是怎么挺着肚子去找自己的。阎七把人抱了起来,亲了亲人的眼角“走,我带你回地府”红弦弱弱点点头,身子一僵“呃…我是不是要生了…都赖你你个大**呜呜呜…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红弦委屈的不行,一口咬在了阎七的肩膀上。阎七笑了笑“嗯,赖我”到了地府叫了鬼产婆得知是产前阵痛,宫口开了两指羊水没破,所以建议多走走。红弦整个人汗津津的,总是忍不住向下用力,被阎七半拖半抱的拎了起来,腹猛地一坠差点让红弦摔在地上。“呃…七七…疼死了…我不想生了…”头埋在阎七的怀里,身子疼一次就抖一次,下身的胀痛磨人极了。扭了扭腰基本要跪在地上。被来回来去的折腾着走了好几趟,红弦隆起的腹彻底变成了水滴型,猛地一阵剧痛,忍不住挺腰痛呼“呃啊啊!”身下流下一股水,像失禁一般,红弦羞的脸有些红,还未反应过来驾到了床上,产婆的手伸到那处,不舒服的动了动,低声呻吟。“仙人,产道已开,羊水也破了,您可以用力了”红弦听闻立刻开始用力,可无论怎样孩子就是纹丝不动。几乎要被磨人的产痛折磨到崩溃,阎七的脸也愈来愈黑。产婆瑟瑟发抖的擦了擦汗“恕老奴失礼了,仙人这胎靠上,若不压腹恐父子二人皆有危险…”红弦一听吓的冷汗直流“呃…孩子…恩唔…不可有事。…压…嗯…”紧紧抿唇忍痛。产婆的手找到了腹部的最高处,用力的推了下去。红弦疼到无力说话,手把床单揉成一团。眼泪汪汪的看着阎七。阎七心疼的恨不得替小人受苦,冷冷的盯着产婆。红弦几乎可以感受到孩子在一点点的往外移,两条腿胡乱的踢蹬着“疼……别压了……疼……”在红弦的苦苦哀求中孩子终于露出了小脑袋,产婆轻轻将孩子拉出父体。红弦死死捏着阎七的手嘶吼一声“丫的啊啊啊啊啊”随后一声响亮的啼哭响了起来,红弦脱力的瘫在床上,弱弱的对阎七说“喂,下回你生!”
(END)

楼主:樱思晓雨  时间:2019-08-25 10:32:12
第五篇快速完结撒花

楼主:樱思晓雨

字数:64145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9-07-30 17:43:00

更新时间:2019-08-25 10:32:12

评论数:18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