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耽美 >  【原创】讳揍忌医(年下,训诫慎入)

【原创】讳揍忌医(年下,训诫慎入)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本人已经有退出贴吧的想法了
嗯……
三个贴吧的文章都不在了,好歹也是二十几万阅读量,心疼也心寒,所以,且更且珍惜吧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27
这些天生活过于欢乐,暂时没有着急的工作,也没有烦人的领导催,舒服的不行不行的
沈良陪穆双过了个开心的周末,周一穆双带着自己抓来的吉祥物,一只小海豚,放在办公桌上,没事抬头看一眼就很开心
中午两个人刚吃完饭,公司就打电话过来说让穆双过去,穆双无奈的摊摊手,沈良安慰了一下穆双,就送穆双去公司了
穆双找到董事长办公室,就发现董事长脸色不好,心里就直打鼓,敲门进屋打个招呼就没多说别的
董事长脸色阴沉,瞟穆双一眼,“知道我叫你来什么事吗”
穆双脑袋转了好几个弯也想不明白,小来小去的事好像也犯不着这么兴师动众,沉吟一会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你自己看”
董事长沿着桌边甩给穆双一个文件夹,到穆双手里磕的虎口都疼,穆双拿起来一翻,自己也瞪大眼睛
董事长冷冷道,“这会知道了?”
“五……五十万……这不可能,怎么只有这点拨款……”
“哼,仁鹤医院(我瞎起的名)这次光拨款拿到了快一千万,加上投资,研发新药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咱们医院呢,五十万?早上已经有几个投资商听说消息要取消合作了,还有合同都没签的更不可能了,一步晚步步晚,研发跟不上,患者都不来,医院的名声和利润都保证不了,咱们的药厂,医疗器械厂这些乱码七糟的厂子,还有今年就要上市的药妆品厂都怎么办,医学院怎么办,这些都跟你脱不了干系”
董事长越说越气,自己把后背扔在椅子靠背,压的椅子转了半个圈,背对穆双。穆双低着头,支票上的“伍拾萬”的数字红的刺眼。穆双咬牙,“仁鹤医院连研发团队都没有,而且他们的材料我也看过,吹得天花乱坠,万一上面来查基层露馅咱们怎么……”
“咱们倒是有,但是你有钱养团队吗,没团队可以招标,没钱你能怎么办,我不管你什么办法,对付不了检查那是你的问题,现在拨款这些就跟没有一样,你说怎么办”
穆双小声,“要不,从公司周转一些出来……”
“公司有钱我还用这么愁嘛?”董事长又转回来,“器械厂库房被今年雨季给淹了,原料涨价,赔了老多进去,今年上市的药妆品都是贷的款,我但凡还能借出来一分钱我都不愁。穆双啊,你好歹做院长也这么久了,也是公司的左膀右臂,这种关键时候你怎么还出岔子呢?”
“董事长,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决钱的问题,这五十万能对付三两天就很不错了,你应该比我清楚。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上午董事会上已经有股东有撤股的意思了。我告诉你穆双,今天就把话说开了,现在你只有一条路,我不管你什么办法,这次的新药研发一定不能落后,要么弄钱,要么就用这些钱把药给我拿来,去药厂批产,要是因为你的原因股东撤股了,不用我撵你,你就直接收拾行李离开,院长这个工作不适合你”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28
穆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浑浑噩噩,坐在办公椅上时候也是瘫着的
下岗……穆双满脑子都是这个词
穆双抓起桌子上厚厚的通讯录,翻找之前的合作公司,想趁消息没传到的时候赶紧催几个公司定下来投资的事情
穆双拨通第一个电话,很快就说明了来意,那边一提这个就支支吾吾,“啊,那个穆院长,我们公司资金周转链也出了问题,嗯……所以,还好咱们还没签合同,没给穆院长带来什么损失,改天我请院长吃饭赔罪,诶就这样我挂了”
穆双心里清楚这是临时变卦投奔其他去了
穆双一下午拨了百十来个电话,不是不接就是推诿。穆双从生气的想砸电话,到最后的绝望,把自己扔在椅子上,手指揉太阳穴
穆双电话打的想吐,索性把电话一扔,下楼去超市买点功能饮料喝
拿了一篮子吃喝到前台时候,老板看穆双脸色不好,小心问了一句,“穆院长,你这是碰到什么难事了,脸色这么差,没休息好吗”
穆双苦笑着从钱包拿钱付款,“以后就都是休息日了”
“这话从哪说起啊”
穆双一下午都没和人说过心里话,这一提就憋不住心里的苦闷,“唉……搞坏点事,再不补回来就要下岗了……你说我招谁惹谁,我就是没跟着一起吹那个NB,这TMD,真TM孙子……*”
一下午客客气气搞得穆双烦躁的要命,除了想说点脏话发泄也没什么好的发泄方式
老板看了看篮子里的东西,“我也不懂这些事情,既然是困难,总得有解决办法的,来一根不”
老板递上来一根烟,穆双下意识的拒绝,“抱歉,我不抽”
“不会吧,穆院长不会抽烟?我以为你们这种领导级别的大大小小场合都得抽烟的,”老板点燃一颗在嘴里吸一口,“那是有点难办,我有时候过不下去的时候就多抽两根烟,抽完了脑子也好使了,心情也好了,我有时候还真是不太理解,不抽烟不喝酒的人郁闷时候都怎么办”
穆双沉吟一下,“我也不是不会,就是戒了五六年了,平时工作也不怎么喝酒”
“那还挺厉害的,我媳妇看着我戒了好几次了,哪次都是坚持一个月抽的更厉害了,唉,当男人不容易啊”
这句话真戳上穆双心窝,今天的疲惫感全都涌上来,搞得穆双现在只想躺着,连站着都觉得消耗体力
“老板,给我来包软玉溪吧”
“破戒了?”老板从货架拿下来一盒塞到穆双手里,“男人也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开心重要,这包烟你直接拿着吧,不用给钱了,压力太大会把人憋疯的”
穆双点点头,扯出一个笑容,“谢谢老板了,我还有事,先上去了”
穆双拎着一包吃喝躺在沙发上,拆开饮料和薯片吃了好几包,大脑完全在放空,一片片塞到嘴里嚼
吃着吃着,穆双总忍不住把手放在兜里去摸摸拿包软玉溪
“我就抽一包,没关系吧……”
穆双想起自己当时戒烟的时候,手指攥住软包,又把烟塞回口袋,拆开一袋泡椒凤爪,狠狠扯下来一口,连骨头带肉用力咀嚼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29
穆双也不是没想过用自己的名义贷款,可是自己没有半分不动产,至今为止穆双自毕业回国后住的从来都是沈良家的房子,开的也是沈良全款买的车,沈良说要养自己,自己就真的没有花过钱,只有一张巨额存折
穆双打电话问了银行,他自己这种情况一不构成贷款理由,二没有抵押物,三没有担保人,所以不予受理
董事长担保?他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沈良做担保人?穆双不想沈良跟着自己冒险
穆双也想过拿自己的存款先抵一阵,不过自己那些钱看起来多,可是科研本身就是个看不见底的洞,动辄上亿的消耗也不是没可能,自己没有流动资产的公司支持,到那时真的抵不住了。更何况穆双找了律师事务所问,万一失败,穆双下岗不说,投资也拿不回来半分钱,打官司?可沈良还在公司上班穆双怎么可能跟公司撕破脸皮。即使成功了,穆双如果没跟公司签协议就算是赠予,收入照样和穆双半分钱关系都没有;签合同的话,董事长也不会同意让穆双入股,少一个院长事小,多一个股东分钱是绝对不可能的
穆双烦躁的要命,使劲挠头也没什么进展,眼看着天黑了,穆双也没力气也不想去开灯,就这么在黑暗中躺着
穆双电话突然响了,是沈良打过来的。穆双不想沈良听到自己的颓然,坐直了清清嗓子接起来
“宝贝,我在你楼下呢,你那屋怎么黑着,你没在医院吗”
“啊,我……”穆双想着办法解释,“我一直没看文件用不着灯就没开”
“哦,那就别开了,下楼,咱直接回家”
“我今天可能得加班,刚才在沙发躺了会,这会还得接着忙……老公你先回家吧”
“我陪你加班,加班赶紧开灯,眼睛该累坏了”
“不用,我得联系投资商,得一个劲打电话,挺吵的,老公先回家吧,我想吃老公做的炸鹌鹑了”
“宝贝想吃了,老公给做,诶呀,咱们家没有鹌鹑,那玩意得炸挺长时间”
“阿良回家准备吧,我该加班了,你做好了我就回去了,九点以后就不能打电话了,吵人休息,九点多我就到家了”
“那宝贝注意安全啊”
穆双打开灯,推开窗户探出脑袋和沈良打招呼。沈良看见穆双浅浅一笑,“那我不打扰宝贝了,我回家做饭,宝贝饿了先吃点零食”
“知道啦,老公注意安全”
穆双挂了电话朝沈良挥手,沈良也跟着挥手,坐上车开车回去
穆双送走沈良,听见沈良的声音就很舒服了,整整领子坐在老板椅上接着打电话
这种乐观只持续了十分钟,穆双被新一轮的拒绝打击的丢盔弃甲,穆双灌了一口饮料,手又不自觉的摸上拿包软玉溪
“阿良在家不会过来,应该没什么事吧”
穆双翻自己桌子,想着要是翻不出来打火机自己就不抽了,翻箱倒柜一阵,穆双在一份自己没怎么拉开过的抽屉找到了一个打火机
穆双拿着打火机,想起这是去年自己生日时候值班只能在医院过,小聚了一帮人在自己办公室弄了个小派对,打火机就是点蜡烛留下的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0
穆双从烟盒抠出一根烟叼上,点燃香烟时候咳嗽两下,自己好久没抽还是不适应,再抽两口穆双终于获得了短暂的安宁
穆双微眯起眼睛躺在椅子上,脑袋里本来一团浆糊的东西好像云开雾散了一样,脑子也清虈醒了,也不像刚才那么颓丧。抽虈了半根,穆双抄起笔,在纸上开始一行行的列刚才联虈系过的名单
沈良在家里zhà了一大盘子鹌鹑,还煲汤,做了土豆丝,菜刚刚做好上桌,穆双就开门进屋了
“宝贝,回来的正好刚想给你打电虈话,快吃饭吧”
“唔,我先洗个澡,累sǐ我了”
“那赶紧啊”
穆双逃一样钻进浴虈室,衣服都没拖就开始哗啦啦的冲水,虽然路上嚼了快有一盒口香糖,还撒了点香水,可穆双心里打鼓,不敢和沈良靠的太近,连衣服都怕有味道。等浴虈室里衣服湿虈透了,穆双拖虈下来全扔在洗衣机,倒上洗衣粉让洗衣机慢慢转,自己冲水洗澡顺便用了好多沐浴露
穆双洗完澡沈良已经等着了,把筷子勺子塞到穆双手里,“宝贝我今天zhà的特别好,骨头都是酥的,来尝尝”
穆双悬着的心放下来,朝沈良微微一笑,“老公做完我,我骨头也是酥的”
沈良脸上的笑容浮了个大大的,搂过来穆双,“来宝贝,qīn一个”
穆双双手放在沈良胸口想推开,即使自己刚刚刷了牙,现在也不自信,沈良以为穆双是欲拒还迎,搂过来穆双舌虈尖tiǎn虈了一圈穆双虈唇齿,“宝贝……怎么刷牙了”
穆双一瞬间心脏提到嗓子眼又落下去,“我,我刚才xí惯了就顺便刷牙了,我尝尝阿良的手艺”
吃饭时候穆双忍不住在想,还好自己还有沈良,自己最后的底线,也就是沈良了
睡觉前沈良单手抱住穆双肩膀,另外一只手翻阅明天实验需要的指导书,“宝贝,今天怎么突然要加班了,对了,上面的补贴款下来了吗”
“下来了,正联虈系赞助商呢,好像有点不够”
“不够?缺多少,这么难联虈系吗”
“嗯……有点难,不过我这联虈系方式都有,还有一些近年来打算投资医虈疗的公虈司我还没联虈系,应该总得有一些的”
“那就好,也别累坏了我家虈宝贝,忙不过来就跟我说”
“嗯”
穆双庆幸逃过一劫,偎在沈良怀里,“阿良……爱sǐ你了”
第二天穆双还是继续昨天的事情,打电虈话,再继续写邮件,把一些有利于医院的文件发给对方参考
穆双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急的难受又没有办fǎ,手不自主又去桌里mō烟抽,敞开所有窗户再开空调散味
中午沈良照常过来和穆双一起吃饭,进屋之后沈良环视一圈,“宝贝这上午有人来过吗”
“有啊,怎么了,”穆双有点不解,“孟磊来送过一趟病历”
“哦,没啥,我还奇怪门虚掩着怎么没关,中午
下楼吃啊”
“好”
送走沈良的下午越来越难过,不得已穆双连老同学都开始联虈系,放低姿态挨个qiú人。碍着同学面子上虽然没有直接拒绝穆双,可是还都处于观望状态。穆双很怕这种若有若无的希望,聊胜于无的希望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1
穆双不知不觉的,抽完一根就再拿出来一根点上,仿佛只有这个动作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用去想什么前因后果,专心的忙手里的事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穆双终于联系到了愿意拿钱的投资商,虽然不多,多少算个好的开始,穆双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趁这会多忽悠几个投资商。想到这又拿出一根烟点上,抽上一口缓缓心思,拿起电话继续拨出去
还好乘胜联系到了投资,多少算是希望,穆双说话说的头疼,放下电话揉太阳穴
穆双下午一直忙着电话的事,刚刚歇下来,想着下班之前就下楼等着沈良也就好了。穆双躺在沙发靠背上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就看见门吱的一声推开,随后就是沈良的怒吼,“穆双!”
穆双来不及找烟灰缸掐灭手里的烟,扔下地上皮鞋踩灭。可是屋里燃过的烟草味把穆双出卖个彻彻底底。穆双低着头坐着不敢动,沈良去办公桌边上,拿起穆双当做烟灰缸的易拉罐看看,“我冤枉你了吗?”
穆双没出声,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
沈良抄起尺子过来,“我问你话呢!你给我起来!”
“没,没冤枉……”穆双慢慢站起来,沈良抓过来穆双胳膊,尺子狠狠咬上穆双屁股
穆双不敢动也不敢喊疼,咬嘴唇挺着几下尺子,没打几下,尺子就“啪”的一声折了
沈良气的够呛,穆双也疼得掉眼泪。沈良随手一扔尺子,“中午我就闻着不对劲,我还以为是别人来过,你可以啊穆双,烟还给我接着抽是吧,说!抽多少了,还是一直没戒!”
“戒了,戒了……”穆双害怕的要命,一点也不想被误会,“阿良,我昨天……手痒就买了一包……啊阿良……”
沈良的巴掌高高举起就要瞄着穆双脸颊抽,穆双捂着脸挡,眼泪又控制不住,“阿良我错了,阿良不打脸……呜呜阿良,我知道错了呜呜”
沈良举起来的巴掌重重打在穆双那个隔着裤子都被打红的屁股上,穆双也不敢挡着,抽噎一声继续乖乖站好
“回家。”沈良的嗓音低沉的吓人,穆双小声回,“可是……”
“可是什么!”
“没……”穆双想说有的赞助还没给回信,可能会打电话回来确认。但是沈良在这里,和赞助比起来,还是沈良重要很多,也可怕很多
沈良“咣当”一声差点把门摔碎,穆双赶紧跟着慢慢关门锁门,追着沈良的脚步出门。沈良一步也没等穆双,径直发动车子,穆双一路小跑才赶上,呼哧带喘的拉开副驾驶的座位,赶紧一屁股坐上去
“嘶……”
穆双知道沈良的脸已经黑的像锅底一样了,自己除了乖一点没有别的退路。屁股刚才用力坐下去疼得不行,自己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摸摸揉揉,沈良还气的够呛。穆双坐的直直的,手偷偷放在屁股地下,好歹软一些不至于屁股太遭罪
到家楼下,沈良停车让穆双先下车,“下车,回家去”
穆双不敢问,乖乖跳下车跑上楼,屁股蛋一动一动的,疼痛也一波波袭来,穆双跑到一半眼泪又掉下来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2  穆双先进门,低头站在玄关等沈良。没多会沈良就进屋来,直奔卧室去拿皮带
穆双跟了两步走到客厅,害怕的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沈良攥得皮带都皱在一起,一皮带抽在穆双大腿,“站直!”
穆双害怕的连腿都哆嗦,哪还站得直,被沈良这一吓勉强站直,腿抖得像筛糠,整个身子都挤在一起恨不能缩成一团
“抽了多少了?”
“一包,还剩两根……”
穆双小心翼翼递上自己抽剩的小半包烟,还有那只打火机,递到沈良手里之后就像有预感一样迅速把手缩到身后
沈良看着这包烟就来气,捏的烟支都快碎了,又抬头问穆双,“就这一包?没有别的了?”
“没有了,就这些”
穆双头低的恨不得贴地,声音太小又怕沈良听不见自己又会挨抽,大着胆子大点声说话
“穆双你可真行。”沈良两下扯碎了烟盒,烟末撒了一地,打火机摔在地上被沈良一脚踩碎。穆双知道自己的下场比烟盒好不了多少,咬着嘴唇恨自己怎么这么没有定力
沈良在打火机尸体上补了几脚解恨,现在看什么都生气,走过来跟穆双算账,“戒烟时候是不是说再也不抽了,为什么又抽!”
“阿良,我……对不起”穆双哽住,所有的理由都苍白的像纸,一点都不能给自己开脱,还不如一句道歉
“手端出来”
沈良一句都不想废话,看着穆双端出来的手,一皮带抽上去。
“呃啊”穆双差点没端住,越是疼越要把手掌端平伸直,不然万一缩手了疼得只有自己
“今天打你没数,能挨打的地方都打肿了为止,”沈良照着穆双手心再抡两下,“穆双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没这么容易过去,你以后再碰一下烟,你看我不把你爪子剁下去”
“听见了……”穆双被沈良的气势压的说不出话,一张嘴就又多挨了皮带,穆双忍着眼泪带着哭腔大声说,“听见了,呜……”
“眼泪给我憋回去!哭什么哭你还好意思哭!别光哭,我说话你听了吗!”
“听,听见……阿良说,再抽烟就剁爪子……双双不敢了,双双以后再也不碰了呜……”
穆双想抬胳膊擦眼泪,抬头看见沈良气到扭曲的脸,赶紧低头,埋的深深的。沈良皮带没再停,狠狠砸上去,“抽烟,手肿了我看你怎么抽”
穆双也没被这么打过,疼的大颗大颗掉眼泪,却一声不敢出,手也端不高了,手指也疼得伸不直,手心比手背还高。穆双弱弱的说,“伸不直……”
“哼……”沈良鼻子出气哼了一声,自己手抓住穆双指尖,抻直了继续打,“抽烟的时候想什么了?现在想起来求饶,不觉得太晚了吗”
沈良都不给穆双喘息的机会,穆双疼得几乎晕过去,手上的骨头都要被皮带震碎了,疼得手也麻木神经也麻木,差点哭断了气,“阿良,阿良打吧,不疼,我不疼呜,双双,错了呜”
沈良把穆双手心打的像面包一样高高肿起,肿起的像是半透明的小球一样。沈良松了手,穆双两只胳膊立刻像脱臼一样垂下来,穆双费力抹一把眼泪,垂手站着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3
“裤子脱了给我gun去床上躺着去”
“呜,是”
穆双拖着沉重的脚步过去,光是脱光裤子就已经让穆双疼得死去活来,可能是手心肉太少了才这么疼的,阿良应该舍不得,穆双这样想着躺在床上,腰下面垫了垫子
沈良去厨房切了姜块,拿过来卧室,指挥穆双,“腿分开抬上去,把你那个欠揍肿的小穴扒开,使劲扒开”
穆双照做,再怎么努力都用不上力,沈良失去了耐性,“啪”的一皮带抽在小穴口,“C你的时候怎么扒开了,扒开!”
“额啊啊啊,对不起……”穆双用指甲扣着里面的肉,勉强弄开了小洞,沈良一指下去把姜条推到深处,“含着,没汁了就换,明天晚上再拿出来,给我含一天,不收拾你都忘了自己姓什么,腿抬上去,抱住了,抱不住也得给我抱”
沈良要求了一个标准的换尿布式姿势,穆双来不及羞耻,疼要比羞耻难受上一万倍,自己抱着已经拼尽全力了
沈良又是皮带抽在穆双臀峰位置,本来就已经够红的小屁股又蒙了一层亮红色。而且这样打几乎每次都能打到臀腿上,穆双从哭出声变成哇哇大哭,“阿良我不敢,我不敢……”
沈良还是一下都没停,皮带不知疲倦又迅速的抽打在每一处。穆双疼得急了,满床来回滚想逃开,可沈良哪有让穆双逃开的意思,按住了穆双双腿压的死死的,皮带扬得高了,破空一声尖锐的击打声而后叫嚣着抽在穆双屁股
穆双从大哭变成嚎叫再到惨叫,来不及一次就喊一声,高低起伏全是穆双尖叫的惨叫
沈良哪还有停手的意思,直奔着要把穆双屁股打出血一样下手,几皮带下去已经肿高了不少,再打又肿胀起新的地方。穆双再也坚持不住,疯狂求饶,“阿良啊啊我再也不……疼啊啊我,我要死了哇啊啊……阿良你杀了我吧……”
肠道因为疼痛剧烈的收缩,把姜汁挤出来流到外面的红肿屁股上,被皮带抽打着均匀涂抹上,简直就是持久的刑罚。穆双疼得一度要晕过去,又被沈良的皮带抽打清醒过来
沈良自己也数不清打了多少,可能将近二百下,打不动了才松手放过穆双。穆双的腿坚持不住耷拉下来,压肿处在床上,穆双嚎叫一声,跌坐在床下。沈良气的重新把穆双按在床沿,屁股高高撅起,拎起皮带重新抡上去
穆双连爬的力气都没有,好在沈良只打了十来下。穆双跪在地上号啕大哭,沈良把那根抽打的已经不像样的皮带扔在地上,“以后,改家法,最轻的也用棍子打,捧皮带去墙角跪着去,别让我看见你”
沈良撂下这句话就去厨房了,要是错误特别大,沈良总会改改家法表示错误的严重性。穆双缓了缓,膝行着去了最近的墙角,捧皮带跪着。眼泪抹掉也不敢哭,小声骂自己怎么这么没用,怎么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
沈良洗完手去做饭,穆双捧着皮带呜咽着哭,跪的膝盖也疼手也疼屁股更疼,索性一把抹掉眼泪,皮带放在一边,站起身跑到厨房帮沈良做饭去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今天写了个小剧场,大家来夸我鸭~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中秋节教师节小剧场~】
“宝贝,前天教师节,明天中秋诶”
穆双靠在床头,一边打游戏一边回答,“嗯,是啊,怎么了”
沈良爬到穆双面前,撑着胳膊看穆双,“宝贝,教师节都过去了,凭我在床上教你的东西,你不应该跟我说一句,‘教师节快乐’吗?”
穆双放下手机挑眉毛,“明天就中秋节了,就凭你拿你的杵子天天捣我,我不更应该叫你‘小兔崽子’吗?”
“那我今天也要”
“啊啊啊小兔崽子,我游戏没打完,啊啊啊”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4
穆双看沈良正在炒菜,案板上放着洗好的胡萝卜,也不顾肿胀的手心,去拿菜刀歪歪扭扭的切
穆双连拿稳菜刀都做不到,勉强拿住了一片片的切,厚的像城墙一样,薄的根本不成一片。穆双切了几下就被沈良夺走了菜刀,“谁让你过来切菜的?自虐给谁看呢?”
穆双头埋的低低的,手自然下垂着,也不敢看沈良,“阿良,我知道错,呜,没自虐让阿良看呜……”
“穆双,你给我好好站着,别低头,看着我”
穆双抬胳膊擦了下眼睛,抬头,顶着红肿的眼睛看沈良,眼睛里全是害怕。沈良不为所动一样,张口就训,“有意见,啊?我这么管你为了谁啊,不愿意跪着就去床上好好趴着,手肿成这样还过来,是不嫌疼还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跟我别扭,我不管你什么理由,抽烟就是不对。跟我别扭什么,我哪句说错了还是打冤枉你了?”
穆双插不上一句话,也不敢插话,自责被说成故意的的确委屈,可是也不敢反驳。沈良训得越凶,穆双哭的就越小心翼翼,半天想劝沈良别生气了,结果也说不出口
沈良训够了,能说的也说完了,生着气也心疼,扶着穆双哭的微微发抖的肩膀,揽在怀里,“乖,不训你了,疼呢吧,老公抱”
穆双抽嗒两声,越是想憋住就越憋不住,任由沈良摸头摸屁股,“阿良,阿良不生气,都是双双的错,都是双双没用,呜……小事都办不好,工作要丢了,自制力都没有,回家还要惹阿良生气……阿良生气就再打几下,双双不疼,一点也,不疼,呜呜呜……”
沈良抱起大哭的穆双,穆双胳膊缠着沈良脖子,把这两天的委屈一股脑倒出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怕穿帮……就没拿到多少补贴款,本来可以的,都怪我没胆子没本事,赞助也联系不到,呜呜呜……没能耐的时候还把烟瘾捡起来了,让阿良失望了……双双没用,双双只会让阿良生气,让阿良伤心……”
沈良坐在床沿,耐心听穆双的委屈,不时拍拍背,“谁说的,宝贝做的特别好,弄虚造假要严重多少,万一这次真的下基层,那个什么野鸡医院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你不行啊,科研造假的责任全都是你的,到时候责任全推到你身上把你开除,咱们还一脑门子官司,哪轻哪重”
“可是我弄不来钱,我不想把咱们的积蓄搭进去,我也不想下岗,我真的没有办法”
“我给你想办法,他要真辞了你,我养你,我说了你的钱一分都不用花,我养你足够的”
穆双抽泣着继续哭,“阿良,我不想让你跟着我担心,什么事都要你帮我,我什么也做不好”
“瞎说,你做的好的事情轮不到我插手,你那么优秀,你是我心里最厉害的人了,错的不是你,是他们,宝贝别自责了,咱们不能给别人的错买单”
穆双哭的累了,趴沈良肩膀昏昏欲睡。沈良想放下穆双上个药,或者去厨房,可是只要沈良一动穆双就疼得浑身一颤。穆双声音小的像蚊子叫,“阿良,不做饭,陪陪双双”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大家关注不走丢哦~我来了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5
“乖,老公陪宝贝,宝贝擦点药”
“不,不要,要抱着”
沈良就只好抱着穆双,静静坐着等穆双睡熟
穆双醒的时候已经早上了,闹钟还没响,沈良在厨房磕了个鸡蛋炒,哗啦一声倒进锅里一小盆米饭,香味飘到卧室
穆双觉得好像小窄道那里好像不太疼了,一摸,姜条抽走了,那里也被好好的抹了厚厚的药膏,自己屁股和手上的肿包也因为处理得当,肿得不那么吓人了
穆双下地去找沈良,揪着衣角糯糯的说,“阿良,早上好”
“早啊,”沈良忙着翻锅,腾不出手来抱穆双,穆双小步走过去,“阿良还生气吗”
“生气,我都要气死了,昨天气的我睡不着觉,”沈良端着一盘炒饭,搂着穆双往饭桌走,“生气归生气,不是生气宝贝,而是宝贝做的事,改了老公就不气了”
“改,一定会改的”
“今天请假吧,这还怎么上班”
“不行,我都是用办公室固定电话打的,今天最后期限了,不能拖”
“那我弄完了我去找你”
吃过饭到单位,穆双坐不下,只能跪坐在椅子上,趴桌子免得屁股疼,一个个回拨电话
上班上到一半,沈良没打招呼就进来了,穆双条件反射的一躲,缩成一小团,“阿良,我听话,没抽烟……”
“嗯?听着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沈良过来摸摸穆双脑袋,抱起来放沙发上,“今天我来干活,宝贝休息”
“可是今天到了ddl了,我还没弄多少”
“交给我吧,宝贝,你歇着就行了,”沈良把自己耳朵里的耳机揪出来塞穆双耳朵里,里面是两个人都喜欢听的歌,“宝贝别被我吵到了,董事长那边我去说”
“可是问谁啊”
“我看看我大学同学还有没有联系的上的能帮忙的,多些人脉总比没有强”
穆双点点头,心思也不全在听到的歌上,眨眨眼睛看着沈良,轻轻点头
沈良先拨了董事长电话,问可不可以宽限两天。董事长依旧没有好语气,“几天都行,只要研发组资金不断,你们爱搞什么就搞什么,我只看成果”
有董事长的话穆双放心多了,研发组这几天用的材料和药品都是实验室有了的,所以也没花多少钱,给了穆双不少活动的时间。沈良翻找八百年前的群和联系人,一个个打电话,联系一切能联系的人问投资的事情
穆双的心情跟着沈良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来回起伏,反倒沈良更波澜不惊,无论什么结果都是心平气和的,也看不出焦虑,思路清晰的跟着谈判
电话打到中午,沈良嗓子都渴冒烟了,穆双心疼的强撑着坐起来,抱住大口喝水的沈良,“阿良,阿良辛苦了,我又给阿良添麻烦……”
“宝贝的事怎么能叫麻烦呢,”沈良搂着穆双,心情也很好,也不生气了,把穆双搂怀里,“乖,躺好,手心不疼了嘛,屁股不疼嘛,躺老公腿上,咱们今天点点好吃的吃”
“阿良不气了……别生气了……”
穆双面朝沈良的肚子侧躺着,胳膊环住沈良的腰,小脑袋蹭几下,摸上沈良后背,乖的不行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6
吃过中午饭,沈良继续给穆双搬砖,联系自己八辈子不联系一次的同学,打着穆双之前联系到的赞助商的幌子继续谈投资,终于又搞定了几个,已经可以商量合同的那种
穆双的心放下不少,几天都绷紧神经,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会,穆双听着沈良严肃又不失温柔的声音逐渐睡着
穆双是被电梯的叮咚叮咚声音弄醒的,沈良抱着自己,和一帮人一起排队等电梯。穆双羞的厉害,拽拽沈良,“阿良,我下来,别抱”
“你是我老婆,怕什么”
穆双头埋进沈良肩膀,一路被沈良抱进车里,平稳的朝家里驶去
沈良打开了音乐,穆双趴在后座上静静的想,上次也是,享受那么久的公主抱接送服务
上次,多久了呢?博三的时候吧
硕一和沈良异地,博一和沈良异国,沈良永远都在穆双的脚印上慢两步,穆双有时候晚上一个人会悲观的想,如果自己的另一半与自己同出同入,是不是就不这么孤单了
可是并不是这样,每个早上穆双都知道,除了沈良,应该没有人会以自己的理想为理想,自己太骄傲了,如果是一样骄傲的人,就更不会迁就了
可是博士好难呃,真的好难,每当穆双又看见哪里的博士生跳楼了,除了心疼还有一丝丝的羡慕,自己博士两年,每天苦苦泡在实验室,可是研究的东西几乎没有进展,在这边人生地不熟,就算两年也是不熟。国内的时候沈良总是让自己和他住在一起,两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现在留学了本来就花销很大,身边人都已经赚钱了自己还在花家里的钱,穆双太过意不去,于是就跟人合租房子住
这两年压力太大,毕业遥遥无期,穆双渐渐就和同学养成了抽烟、酗酒的习惯。就算过敏,穆双也会吃着抗过敏的药,一边跟同学朋友去喝的酩酊大醉而归
这样的确减压,暂时的能忘掉好多烦恼,可是一旦天亮了,回到实验室,还免不了无尽的烦恼
沈良那边也很忙,以前还能坚持每天一个电话,现在是真的不行,一个星期联系一次已经成了习惯,沈良的陪伴杯水车薪。穆双陷入了恶性循环,终日浑浑噩噩
穆双没法适应和别人同住一间,所以单租了小卧室,大卧室住的是两个别的国家的留学生,跟穆双不算熟,可是玩的久了就熟络起来。穆双终日都不开心,这天叼着烟卷,煮着面,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烟灰掉进锅里也没注意,直到烧到烟蒂烫了嘴,穆双才嘶的一声松口,“嘶,妈的,又不能吃了”
“双,又想什么呢,煮面又毁了?我以前一直听说中国人做饭超级好吃,你这有点例外啊”
“嗯,唉,我就是不适合做饭,”穆双苦笑一声,把半生不熟的面条倒进马桶,回来刷锅,“我男朋友做的饭特别好吃,自从认识他我就不想吃外面的饭了,可惜啊,唉……现在他也来不了,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我想他了……”
“动不动就说你对象,你又见不到他……”
“我也不知道他近况如何,来不及说啊”
那人突然一笑,“我有个办法,能让你这就见到他”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我好多帖子都是因为举报被封的,此章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非要举报那就随便,近期没什么再开的想法,想看就禾厶我吧
137
穆双以为他在开玩笑,重新接水煮开,“好啊,那你让我现在就穿越到国内去吧,正好我也不太想读了”
“不是说这个,你想见他何必回去”
穆双有点疑惑,就看他神神秘秘拿出一个小塑封袋,“试试?”
沾着白色粉末的袋子躺在这人黑黑的手掌上,显得格外刺眼
“我在实验室里偷来的,应该比我们平时抽的纯,来一包?”
穆双太阳穴突突的跳,拒绝道,“不来,我不喜欢”
还没说完,这包东西就被拍在穆双手心,黑人室友给了穆双一个友好的微笑,“何必呢,咱们这么大的都抽这个,比烟劲大多了,要什么有什么,一万个对象都能有”
“够了,我不想听,”穆双心里乱成一团,说不上为什么,心嘣嘣的跳,紧张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对身体不好,不行”
“年轻人,干嘛说那些老人才会讲的话,趁年轻,这个时候不好好玩,老了就玩不了了,你要是不会玩,哪天我们带你”
黑人室友说完就回去了,穆双没心思做饭,把塑封带塞进衣柜角落,反复洗手,才敢回卧室躺着,满脑子也是粉末
这两天穆双做什么都心不在焉,被室友看出来,嘲笑道,“说不吸还天天想,晚上带你换个地,大家一起玩就自然多了,在家我们吸也没意思”
说着话,对面的白人室友出来插话,“晚上吧,我请客,去gay吧转转,还能给你挑个肌肉1玩玩,你的生活都快闷死了”
“那……好吧”
继续说了几句穆双就回去睡午觉了,睡的迷迷糊糊感觉有个电话,穆双接起来,“你好,哪位”
“学长,宝贝儿,是我啊”
“阿良……唔——啊,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家里那边不应该是早上吗”
“这不是下午吗,十五点,宝贝有事吗,没事就来机场接我吧”
“机场?什么机场?”穆双糊涂的连“机场”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更不明白沈良搞什么飞机
“离你学校最近的机场,你过来就行了”
穆双反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突然坐起来,“你说你在我这?你过来看我……我马上就去!”
穆双赶紧穿上衣服出门,打车去机场,找了两圈终于看到日思夜想的沈良,激动的跳到沈良身上抱住,“阿良,你怎么……你怎么才来,我好想你……”
穆双委屈,恨不得抱住沈良再也不撒手,沈良松开行李箱,抱住逐渐哽咽的穆双,“对不起宝贝,我来晚了,让宝贝委屈了,宝贝不忍心我睡大街吧,走,咱们去你住的地方”
“嗯”
穆双脚勾着沈良的箱子拖走,沈良抱着穆双,两个人就这样姿势诡异的出了机场
到了合租公寓,穆双跟室友介绍了自己的这个像是虚拟人物一样的男朋友,对门的一黑一白俩室友才算相信
沈良看这两个人就不爽,一想到这两个家伙跟穆双同吃同住就难受的不行。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打招呼,赶紧跟穆双回了卧室
“那两个就是和你合租的?情侣?”
“嗯,是……”
“以后离他们远点,我看见就觉得他们不像好人”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8
“他们是我们实验室的,这两年也算帮我很多,没事啦”
“你跟我出去住,咱们自己住一个房子,不跟他们挤,跟你说了不要在乎钱,怎么就是不听呢”
“我一个人留学已经花了很多了,我都这么大了还一分钱没挣,我哪好意思……”
“我租,谁让你租了,我不是跟你说你租房的钱我给你吗,你每次都当没听见,明天我就去找房子住进去,今天凑活一宿,你可是有对象的人,我得让你认识的人都打消追你的想法”
“嗯,好”
沈良看着穆双,喜欢的不行,凑到嘴唇亲一口,舌头转了一圈,表情微微僵硬,“宝贝,什么味儿,你抽烟了?”
提起这个穆双就开始思绪游走,沈良坐在床沿,穆双拉住沈良的胳膊坐在床里面,生怕沈良一个生气就扔了自己,怕的不敢说话,低着头不自主的紧了紧怀抱。
穆双的动作简直把“我抽烟了”四个字写在脸上,沈良不用问都明白怎么回事,“抽多少,一天几包,说实话”
穆双抱的更紧了,摸到沈良的腰抱住,“今天,就抽了一颗……”
“平时呢”
“有课的时候,一天能抽两包,出去玩就,可能三包……”
穆双是真怕沈良因为自己撒谎就扔了自己,沈良也的确讨厌撒谎。不过诚实成这样沈良倒也没想到,“戒了,一颗都不许抽,还剩多少烟,我去扔了”
沈良说这话的确严肃起来,穆双吞口口水,小声反驳,“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还没教训你就开始讨价还价了是吧,国外住两年住野了是吧,毛病谁带坏你的,是不是那俩黑白无常,我就说不是好人让我猜对了吧,从现在开始给我断联系,一句话不许说”
穆双刚说一句就被怼了十句,这还哪有反驳的余地,只能低头回了,“知道了”,继续牵着沈良的手,跟着沈良在屋里走动
“烟都放哪了”
“床头柜,衣柜里是成条的”
沈良翻出来几盒,生气的看着穆双,穆双被看的更害怕,一直拼命低头
沈良把搜出来的烟全都堆在书桌上,恶狠狠的掐一下沈良的胳膊,“天天就这么抽烟!肺不抽坏了才怪,年纪轻轻想哮喘还是想肺癌?不管你就无法无天了吧,今天就轮到我管你,搬完家看我怎么打你屁股,这些烟就没了?还有没有别的”
“没了”
“还是搜一下我放心”
沈良去衣柜里左翻右翻,翻出那个塑封带,沈良好奇的看看,隔着袋子捏了捏,“这是什么?”
穆双抬头,心一下子就绷紧了,连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阿良,扔,我……那……不能碰……”
沈良起了疑,凑鼻子闻了闻,突然明白是个什么东西,立刻跑到厕所冲掉,拽着穆双反复洗手。穆双畏缩的几乎要退出去,洗过手之后沈良的脸色就再也没好过。两个人刚到卧室,还没锁上门,沈良揪住穆双领子拎到自己面前,抬手“啪啪”两记耳光,
“穆双,你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吸的海落因?说!”
穆双被吓得说不出来话,泯着嘴想哭又没有眼泪,被沈良拉紧领子又是两耳光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别举报。嗯。佛系求生存,关注我不走丢

楼主:宗政文桓  时间:2019-09-19 00:50:53
139  几个耳光下去穆双哭出来,伸手挡着脸不让沈良再打。这还是穆双第一次被扇嘴巴,还是被沈良扇,委屈害怕,五味杂陈,都是难过
对面屋的留学生过来打算拉架,黑人想扯开两个人,被沈良瞪回去踹到一边,白人想要报警,也被沈良恶狠狠瞪过去,“我的家事还轮不到这儿的警察管”
“这已经不是家事,是家暴了,我会让警察来管的”
“别……”穆双抬头看着剑拔弩张的几个人,小声说,“我只自愿的,不是家暴……你们别管……”
沈良把穆双一把搂在怀里,指着那边两个人问,“是不是你们给的他白粉?你们这是教唆知道吗?以后别招惹我们家穆双,我也不想再看见你们”
本来两个人也不必怕沈良一个人,但是沈良的一个眼神就吓人半死,这两个室友想了想,也没拦着沈良,回去房间了
“收拾必须的资料,别的都扔在这,今晚出去住酒店,住到搬新房子为止”
“嗯,好……”
“我今天先不揍你,明天早上七点,洗好澡趴床上等我,咱俩这事没完”
“知,知道了……”
沈良箱子还没打开,正好塞上穆双的书拿走,穆双两腿夹在沈良腰上抱住沈良,沈良一手托穆双屁股,一手拖箱子出门
穆双把脸都藏在胳膊里面,估计现在脸蛋已经肿了,也没法见人,见了人也不认识。沈良先是随便指了个方向,打车开出去老远,再下车寻酒店,一切都利索了也天黑了,沈良拿了酒店给的简餐,放桌上和穆双一起吃
沈良从自己箱子里还拿了不少肉干出来给穆双,可穆双脸疼,咬也咬不动,只好作罢。穆双吃饭时候恨不得把脑袋低到地上去,沈良说一句就回一句,不说就沉默,生怕多说话让沈良生气
吃完饭,沈良和穆双一起洗了澡,在床上抱着躺,沈良这才问出一直没有问的问题,“宝贝,你真的吸了吗,你告诉我实话”
“没,真的没,阿良,对不起,我,我差点……”穆双开始抽泣,脸藏在被子里,“是,那个黑人室友给我的,他们都吸那个,就给我一点,我们打算晚上出去的时候他带我……我还没拆封……我在这边太难过了,我想你,我想你想的太难受了,他说吸一口就能看见你,呜……”
“你傻吗,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染了瘾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对不起……阿良我不敢了,我再也不动了,我,我不跟他们联系了,我这就删了他们,阿良,我知道错了……”
沈良的气一直都没消过,这会放心了一些,火气又拱上来,答应好的今天不打,没处发泄气愤,就把穆双反过来趴床上,褪了衣裤,沈良掏出家伙,简单给穆双扩张几下就进去,“错了,就应该把你打的一星期下不了床,让你这辈子想起来都发抖,以后就再也不敢了,明天揍你没数,能挨揍的地方都打肿了为止,这两年不挨揍了胆子越来越大了,以后定规矩,再敢抽一颗烟,剁手指头”
“听,听见……”穆双咬牙配合着肆意发泄的沈良,眼泪爬了满脸,不知道是怕的还是爽的

楼主:宗政文桓

字数:14407

帖子分类:耽美

发表时间:2019-09-08 04:40:00

更新时间:2019-09-19 00:50:53

评论数: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