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星光璀璨(娱乐圈,兄弟sp)

【潇湘溪苑】【原创】星光璀璨(娱乐圈,兄弟sp)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原贴盖楼一年多,突然被删,恢复无果,重新开楼接着原来的剧情继续更文。看到的宝宝们多顶顶,谢谢。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星光璀璨。六十三。
苏振很是吃力地把韩颂霆扶回了房间,勉强让韩颂霆坐在床边。韩颂霆紧紧地扒住苏振不松手,苏振只好迁就着他也坐了下来。
“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哥你生气啦?”韩颂霆一个劲地扒拉着苏振的脸,见人也不说话,自己就一直叨叨没完。
苏振原本就是又生气又无奈,被韩颂霆这样一说,按住人乱捏的手,严肃地道:“嗯,生气。”
“哥,你为什么生气呀?是因为我喝酒了吗?”韩颂霆满口的酒话,但听到苏振说他生气的时候还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当然,这个很认真,是建立在他已经喝多了大脑没法正常运转的情况下。
“嗯!”苏振很是无奈地应了一声,然后又道:“起来,洗漱去。”苏振这会儿真是在克制着自己的脾气。要不是大师兄的嘱咐,再加上现在确实太晚了,苏振肯定要好好收拾韩颂霆一顿。而且这小家伙现在醉得不成样子,苏振也知道自己拿他没有办法。
“哦!”韩颂霆不满地嘟嘟嘴,被苏振拉去刷了牙洗了脸,然后又回来一下子瘫在床上,还把苏振也按倒了。
苏振挣脱韩颂霆的双手,起身给人拿了家居服,又把韩颂霆拽起来强制换了衣服。
“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韩颂霆换了衣服又瘫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振。
“问。”苏振看着小家伙明明醉酒却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是头疼。
“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韩颂霆冲苏振摆了摆手,因为喝多了酒难受得眉头深蹙,眼睛更是迷离。
“你说什么呢?”苏振也皱眉看着韩颂霆,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都说酒后吐真言,不知这是浑话还是韩颂霆的心里话了。
“我感觉哥你不喜欢我。”韩颂霆不再看人,自己翻了个身,手指扣着床单,想了想又道:“你只会问我有没有犯错,有没有喝酒,有没有抽烟,都不知道关心一下我最近的生活。我的电影开拍那么久了,你一句话都没问过。你出去拍戏,也从来不想着主动和我聊聊天。”
苏振很是震惊于韩颂霆能说这些话,他盯着韩颂霆,听着从人嘴里传出来的好像呓语般的话语,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好像,小霆说的也有些道理。苏振缓缓坐在韩颂霆的身边,推了推人道:“喝多了就睡觉,不许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明天清醒了再说。”
“我没喝多!我也没有醉!”韩颂霆不满地推开苏振的手,又道:“我说的是实话,哥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样!哥我告诉你,我真的挺伤心的,伤心!”说着伤心,韩颂霆还真挥舞着双手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口,又一下子开始咳嗽。
“慢点慢点!”苏振忙给韩颂霆倒了杯水,小心喂人喝了两口,然后握着杯子又坐到人身边,想了想道:“哥不是不宠你,哥知道你很优秀的……”
韩颂霆听了这话,连忙剧烈摇头,又嘟囔道:“我投资拍电影,你不过问;世豪院线揭幕,你也不在场;我的新游戏上线了,也不见你关心一句……哥,我感觉不到你宠我,我真的感觉不到!”韩颂霆越说越委屈,眼眶都是红红的。虽然是醉酒状态,但韩颂霆的思路仍是这样清晰,只不过口齿没有那么清楚,有时候说话颠三倒四罢了。
“小霆!”苏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摸摸韩颂霆的额头,叹着气道:“哥知道,你现在事业上都做得很好,我不过问,是不想给你压力。”苏振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都是虚的,虽然不是假话,但在现在这种韩颂霆真情流露的时候,难免像是一番搪塞。
韩颂霆浑身发热自己拽着领口揪了半天,然后又抱住苏振帮他解扣子的手,也不管苏振是怎么回答的,只自己借着道:“哥我一直都想着小时候,我得了学校篮球比赛冠军,你特别开心地对我笑。可是长大了我看不到了,你忙,不在家,我有时候和你一句话都说不上。我想让你注意到我,我就拼命工作,我多做出点成绩,你就算不关心也会知道……但是哥,这样我好累,压力好大……”
苏振越听越心酸,他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现在都被韩颂霆抱怨得眼睛湿润。他直视着小霆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么大的一个人,在外面能独当一面的世豪娱乐太子爷,说得这样辛酸,自己心里也特别不好受。他看着韩颂霆这张仍稍显稚嫩的脸,道:“哥错了,哥肯定改,以后都不会让我们小霆这么累了,好吗?”虽然是哄小孩子的语气,但苏振是真心的。
“嗯!嗯!嗯!”韩颂霆又一阵点头,发出很浓重的鼻音。他抱着苏振的胳膊不松手,然后满意地闭上了眼睛,微微勾唇道:“谢谢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哥是最疼我的,哥要永远都陪着我……”韩颂霆也是折腾到了期限,眼睛一闭,说话都没有了力气。
“好,哥一直陪着你。”苏振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韩颂霆的小脸,又轻声道:“睡吧,睡吧,好好睡一觉。”
“哥晚安。”韩颂霆飞快地说出这一句,然后便抱着苏振的胳膊翻身睡去。
苏振被人拉得歪着身体,无奈地迁就着韩颂霆的姿势,见人终于睡去,也很是欣慰地笑了。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看着韩颂霆渐渐睡稳,苏振又给他盖了被子,然后才出门去找大师兄。先到家法室,并没有看到人,苏振心里很是疑惑。如果说大师兄已经教训完了陆泽宇,按常理来说会立刻来看韩颂霆的,毕竟大师兄对小霆是无限宠溺。但是现在不见人,苏振不禁皱起了眉。
“大师兄。”苏振最后在仲嘉禾的书房见到了人。
仲嘉禾从家法室出来,就直接回了书房。他被陆泽宇那个问题问得心烦,索性也不去看韩颂霆,一直在窗前站着,点了烟静静地抽着。他听到苏振的声音,转身看人只问道:“小霆睡了?”
“嗯,已经睡着了。”苏振很少看到仲嘉禾在家里抽烟,毕竟他们都是韩颂霆的师兄,很多时候要以身作则。“大师兄心情不好?”苏振走过去和仲嘉禾并肩站着,扭头看着人。
仲嘉禾又转回身看向窗外,眉头皱得很深,十分无奈地道:“小宇问我,是不是在我心里更宠着小霆。”说着仲嘉禾苦笑一声,又接着道:“虽然小宇是喝多了酒说胡话,但是难保他不这样想,也是挺伤我的心的。”
“小宇这样说话,那就真的没良心了。”苏振也皱了眉,愠怒道。
仲嘉禾手指夹着烟,轻轻摆了一下,叹着气道:“我对小宇,有时候确实是过于苛责了。”这话一说出来,仲嘉禾觉得自己像打败仗一样泄了气,心里很不舒服。
“没有!”苏振看着仲嘉禾,忙给人解释道:“大师兄您说过的,对小宇严厉,是因为小宇选择了做歌手,选择了娱乐圈。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要好好走完。小宇也是知道大师兄对他用的心思的,他说的都是醉话,大师兄别往心里去。”
仲嘉禾听了点点头,他不想让苏振担心,也没继续探究,只是淡淡地道:“小宇是我师弟,我一定要对他负责。哪怕他不喜欢不理解不接受,有些事情我必须强制他去做。这个圈子水太深,我不希望他多走弯路。”
“如果小宇现在听到大师兄这些话,怕是要羞愧死了。”苏振冲着仲嘉禾微微一笑,希望能缓解气氛。
仲嘉禾看着苏振也笑了出来,然后把旁边的烟盒递过来,问道:“来一根?”
“额……”苏振没想到仲嘉禾这样,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
见苏振这样,仲嘉禾把烟盒丢在窗台上,又冷冷地问道:“我知道你最近烟瘾大得很,在我面前还装?”
“没……没有……”苏振开始后悔自己引火烧身,低了头不敢多说。
“一天能抽多少?”仲嘉禾看着人。
“一天一盒多吧……有时候,有时候两盒……”苏振说着这些心中很是忐忑,他咬咬嘴唇,惴惴不安地看着仲嘉禾。
“压力大?”仲嘉禾冷冷地盯着苏振,脸上看不出一点喜怒。
“是。”苏振确实是最近压力过大。他现在一共三部戏同时开拍,每天任务都很繁重。而且他这个认真要强的性格,又要求自己必须全力以赴。最初是累得不行了,他就靠抽烟缓解。结果越抽越多,现在一天几乎得两盒烟。
“你这事情我不管,你们都老大不小的了,我天天盯着你们管着你们,还给自己招埋怨。”仲嘉禾手中掐了烟,在烟灰缸里狠狠地戳灭。
“不是的,大师兄!”苏振急忙解释道:“我知道抽烟不好,我也在尽力克制,最近烟瘾太大了……”
“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事师父也知道,而且明天墨钦回来,你自己掂量好。”仲嘉禾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好,不想趁着怒气一并收拾了苏振,这样对苏振不公平。
“是。”苏振一想到明天要面对师父和二师兄,还不如现在让大师兄教训一顿。毕竟和那两个可怕的人物比起来,还是大师兄要温柔很多。
“休息去吧,已经很晚了。”仲嘉禾拍了一下苏振的肩膀,又道:“如果想抽烟,我这有。”仲嘉禾知道按苏振现在的烟瘾,在家抽不了烟绝对很难受,而且苏振回家是肯定不会带着烟回来的。
“谢谢大师兄。”苏振被人说得羞红了脸,连忙冲人鞠了躬,然后快速地离开了书房。
仲嘉禾看着苏振离开,自己把烟收起来,又坐下来默了两遍《心经》,才真正静下了心。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更文更文!大家多多支持呀!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小朋友这个总结,还有朕的脑洞,哈哈哈笑死了,可怜的一串人哈哈哈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星光璀璨。六十四。
陆泽宇是被苏振叫醒的。
苏振推门进来,看着陆泽宇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过去轻轻叫了人:“起床了,要吃饭了。”
陆泽宇昨晚被酒精闹得很晚才睡熟,现在又这么早被叫醒,大脑有些跟不上。他睁眼看了看苏振,反应了片刻才皱眉叫道:“师兄。”嗓子十分沙哑。
“快起来吧。”苏振看着陆泽宇的样子有些心疼,揉了揉小宇的头发,又道:“师父和大师兄已经在餐厅等着了。”
“是,我知道了!”陆泽宇听到韩世豪和仲嘉禾在等自己,可不敢耽误,连忙一下就坐起身,却没想到牵扯到身后的伤,不禁龇牙咧嘴起来。
苏振皱眉看着陆泽宇这样子,不禁摇摇头,又嘱咐人了一句,然后出门去叫韩颂霆。
韩颂霆也是熟睡着,但是和陆泽宇的姿势相比,小霆还是很中规中矩的。
苏振推开门看小霆睡着,皱眉犹豫了片刻,然后过去叫了人:“小霆,起床了,要吃饭了。”
韩颂霆睡得很沉,听到身旁有动静,很是不满地皱着眉,嘴里嘟囔道:“我不吃,你们吃吧。”然后又转身睡了。
韩颂霆这样赖床,要是按平时,苏振早过去掀被子了。但是经过昨晚的事情,苏振自觉有些愧疚,又觉得尴尬,只得好声好气地又叫道:“该起床了,大师兄可在下面等着你呢。”苏振搬出大师兄,希望能有些效果。
韩颂霆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大师兄,才意识到是苏振的声音,一下子就清醒了。但他更知道昨天自己做的那些出格的事情,实在不敢睁开眼来面对苏振。
苏振在韩颂霆的床前背着手站着,又等了一会儿,见人还是没反应,然后转身出去了。
等苏振出去,韩颂霆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自觉舒了一口气,却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也不能一直睡着不醒吧?韩颂霆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回忆着自己昨晚喝酒抽烟的事情。
“小霆叫不醒,可能也是累了,那就让他睡吧,师父。”苏振下楼来到餐厅,对着韩世豪恭敬地道。
韩世豪点点头,没多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陆泽宇洗漱完下了楼,他怕师父和大师兄等急,不顾身后的伤一路小跑就下来了。“师父,大师兄,四师兄。”陆泽宇老实站在餐桌前,心中忐忑地看向面前的人。
仲嘉禾看着陆泽宇的样子,又想起昨晚他问的问题,简直不想搭理人。
“坐下,吃饭。”韩世豪先拿了筷子开动起来。
“是,师父。”陆泽宇小心翼翼地蹭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瞄了仲嘉禾一眼也开始吃早餐。
吃到一半,韩颂霆也下楼了。他走到餐桌前,低声道:“对不起,我起晚了。”韩颂霆可是在房间里挣扎了半天,最终决定起床的人。虽然昨天晚上干了太多混账事,但是无论如何都得面对啊,韩颂霆还想表现好点争取减刑呢。只是他已经不记得昨晚问过苏振的话了。
“下不为例。坐下吧。”韩世豪瞪了儿子一眼。
“谢谢爸。”韩颂霆坐在仲嘉禾的旁边,看了看大师兄又看向对面的苏振,见都不理自己,嘟嘟嘴开始喝粥。
吃完早餐,仲嘉禾示意苏振陪韩世豪回客厅,自己坐在这里没有动。
韩颂霆和陆泽宇见状忙站起身,都垂着头等着人的训斥。
“小宇你上午老规矩,一个小时声乐,一个小时舞蹈,老师我给你安排好了。下午健身,锻炼够四个小时。”仲嘉禾冷冷地看着陆泽宇,然后又看向韩颂霆,又道:“小霆你上午忙自己的工作,下午跟小宇一起训练去。”
“是。”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着,很是不安地看了一眼对方。
仲嘉禾说完便起身想走,陆泽宇见状拦住了他,口中急忙道:“大师兄,对不起……我昨天晚上不是故意的……我喝多了,我……我没有那个意思,对不起……”陆泽宇没喝太多酒,对昨天晚上的事有很深的印象。现在清醒过来,他就意识到昨天晚上是有多荒唐多放肆,居然能问出那样的问题,肯定会伤了大师兄的心吧。
仲嘉禾瞥了陆泽宇一眼,听着这些话也没说什么,而是径直走了。
“对不起。”陆泽宇咬咬嘴唇,很是懊恼地低下了头。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咳咳咳 这俩娃终于醒啦哈哈哈,好戏连台,精彩不断~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想看前文的宝宝们可以加QQ群。存货多多哟!欢迎加入星光璀璨。穆梓彧。群号码:134819993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朕是当时在群里投票说要揍小霆的!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嘛!我揍了小宇还不行呀?你们不能这样对小霆哦!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韩颂霆感觉自己这一天要忙疯了。整天的工作尽可能地压缩到了上午,等他处理的事情实在不少。
其实刚到公司韩颂霆就问了阿青顾檀的情况,得知顾檀今早飞了海南去做活动,心里还是很担心的。韩颂霆懊恼自己昨晚喝多了酒,没有及时地和顾檀沟通一下。
好不容易上午忙完手头的工作,韩颂霆和陆泽宇急匆匆地吃着饭。
陆泽宇身上有伤,又练了一上午的舞蹈,简直把自己折磨得身心疲惫。韩颂霆看着陆泽宇的样子,皱眉问道:“你这个……没事吧?”
“没事?”陆泽宇瞪了韩颂霆一眼,伸手就揪了韩颂霆的耳朵,气道:“还不是你喝多了酒就乱说话,说是我让你喝那么多酒,还抽烟的!”
“疼疼疼!”韩颂霆忙挣扎着拜托了陆泽宇,自己揉着耳朵,听了这话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啊,我昨晚一点意识都没有了,我现在都想不起来昨天回家之后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陆泽宇哼了一声,又噘嘴道:“大师兄让四师兄带你上楼哄你睡觉,然后我被大师兄揍了一顿!”一提到这么不平等的待遇,陆泽宇就不开心。
“对不起呀小宇!”韩颂霆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不知道该些说什么。
“哼!懒得理你!”陆泽宇急忙把午餐吃完,站起来抻了抻身体。
韩颂霆也吃完了饭,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健身。
虽然仲嘉禾要求锻炼四个小时,但他们两个一下午都是超过了五个小时的。很久没有这样高密度地训练,陆泽宇和韩颂霆都吃不消。
从训练厅出来,难兄难弟洗了澡换好衣服回家。陆泽宇上车就瘫在了后面,嘟囔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大师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家啊!”
韩颂霆和陆泽宇比起来还能好一些,毕竟他是经常健身的。他发动着车子,然后看了看陆泽宇,也皱眉问道:“对啊,你说大师兄和哥,为什么都在家?”
“我哪知道!”陆泽宇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着,叹气道:“我都能预感到未来一个月的苦日子了,大师兄认真起来可不是好糊弄的。”
“我也是!”韩颂霆撇撇嘴,又道:“我昨天抽了两盒烟,两盒啊,我还都告诉哥了,哥非得扒了我的皮!”
“谁让你口无遮拦什么都说了!就你这个酒品,我以后肯定不带你出去喝酒了,简直是个大坑。”陆泽宇语气中透露着满满的鄙视。
韩颂霆无奈地听着,反正是自己的错,也不想反驳,皱着眉想了想才道:“小宇啊,今天是你那个农历的生日吧?早上阿青提醒我的。”
“是吧?我也不知道,哪还有心情过生日啊!”陆泽宇是真的没有心情。现在的自己身心疲惫不说,还总想着昨晚问仲嘉禾的话。一想到这件事他就很自责,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仲嘉禾了。
韩颂霆听陆泽宇兴致不高,又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不只是让大师兄教训了吧?感觉你怪怪的。”韩颂霆从小和陆泽宇一起长大,最了解陆泽宇的性格。如果说陆泽宇挨顿打就变成这样,韩颂霆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没什么……”陆泽宇见好兄弟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犹豫片刻才道:“就是我昨晚喝多了,说话也不经大脑,问了大师兄一个问题,肯定惹大师兄生气了。”
韩颂霆听了知道陆泽宇不想细说,也不再追问,而是点点头道:“大师兄最疼你了,放心吧,不会生气的。”
陆泽宇听到韩颂霆的这句“大师兄最疼你了”,不觉心中一震,皱着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默默地自责着。
“好啦,你休息一会儿,别乱想了。大师兄对你多好你当然知道,大不了再挨顿打,别总悬着心了!”韩颂霆也没有考虑陆泽宇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在他看来,仲嘉禾对陆泽宇那么用心,是绝对不会怎么样的。
陆泽宇听了这话倒是更难过了。是啊,大师兄对自己有多好,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还敢去问那么伤人心的问题,陆泽宇啊陆泽宇,你还真是欠抽啊!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韩颂霆把车开进车库,两人走出来,就看到庭院里停着一辆黑色的雪佛兰超跑。
“哇!”陆泽宇爱车如命,看到这辆霸气的超跑,不禁感叹道:“这是Corvette ZR1,我一直梦想的车啊!”
韩颂霆现在对车倒没有了小时候那么的热爱,但是看到这辆车,也是两眼放光,他皱眉想了想,问道:“你觉得这车是哪位师兄的啊?”
陆泽宇倒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分析道:“反正三师兄四师兄不可能,那就是大师兄或者二师兄的!二师兄去年刚入手了玛莎拉蒂GC,这应该是大师兄的吧!而且这车代表着美国传统精神,最符合大师兄的品味了!”
“那你为什么喜欢?”韩颂霆看着陆泽宇头头是道地分析着,沉浸在看到宝贝的喜悦之中,和刚刚在车上颓废的样子完全不同,不禁勾唇想笑。
“因为它性价比高啊!我天天攒着私房钱,就想买辆它呢!”陆泽宇绕着车身走了一圈,一直在咋舌感叹。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曲学东从外面走进来,就看到陆泽宇在院子里兴奋地围着车转。
“三师兄。”两个人立刻问好。然后陆泽宇就问道:“三师兄这是谁的车啊?”
“大师兄的。”曲学东根本不爱好这些,完全理解不了陆泽宇的激动心情。
陆泽宇听了之后撅撅嘴,又低头想了想,然后又变回了之前垂头丧气的样子,不开心地跟着曲学东往客厅走。
客厅里,人真的很全,师父和四位师兄都在。陆泽宇和韩颂霆并排站好,很是忐忑地看着坐着的韩世豪仲嘉禾和郁墨钦,旁边还站着苏振和曲学东。
“听说你们两个今天锻炼了?练得怎么样?”韩世豪先开了口。
“挺好的,爸。”如果只是面对韩世豪,韩颂霆是不怕的。但是现在看这阵势,真是难免心里打鼓。
“小振也站过去。”韩世豪瞥了一眼身后站着的苏振,淡淡地吩咐着。
苏振没想到会牵涉到自己,微微一怔羞红了脸,才低头快步走到韩颂霆身边,和两人并肩站好。
“我最近比较忙,不怎么关注你们,你们就一个比一个胡闹是吧?”韩世豪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三个人,一脸严肃地问着。
“徒儿不敢。”苏振急急地回答道。
“你一天抽两盒烟,自己的身体都不顾,还有什么不敢的?”韩世豪一提这件事就觉得生气。平时苏振可是最省心的徒弟,一时看不住,居然敢这样胡闹。
“徒儿知错,师父别生气……”苏振低着头不敢看人,和小宇小霆一起挨训让他更加不安。
“你就是这样以身作则的?”旁边坐着的郁墨钦冷冷插了一句。
苏振听到郁墨钦的声音更是不觉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把头低得很深,只回应道:“我错了……”
旁边的韩颂霆听着这些话,倒是心中很是惊讶。苏振平时是抽烟,但是他没多大烟瘾,现在说他一天抽两盒,这完全不应该啊!“爸,哥他是……是压力太大了吧,他最近比较忙。”韩颂霆忍不住开口给苏振求情。
“那你呢?我听说你昨天晚上也抽了两盒?都长能耐了?”韩世豪瞪了儿子一眼。
“我错了……”韩颂霆弱弱地看着韩世豪,满脸的可怜。
“正好今天都在,阿禾墨钦你们也都好好想想是怎么做师兄的?弟弟们的事情一点不关心吗?”韩世豪又把火烧到了仲嘉禾和郁墨钦的身上。
两个人听了这话忙站起身,仲嘉禾低头道:“对不起,师父,我们以后会多注意的。”
“嗯,我看你们最近都松懈得很,自己有什么毛病赶紧改,别等我来找你。一旦再有什么出格的事情让我知道,我一定饶不了!”韩颂霆狠厉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的六个徒弟加儿子,毫不留情地说着。
“是!”六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随着韩世豪年龄的增大,他平时很少管徒弟们的事情。但是最近很多事情都传到了他耳朵里,也不见仲嘉禾和郁墨钦曲学东要什么反应,他才有些生气。
“师父别生气,徒弟一定把事情全部处理好。”仲嘉禾最见不得韩世豪因为这些事情操心,忙表态。
“嗯,再有问题我唯你是问。”韩世豪狠狠地说完这一句,然后站起身,又道:“吃饭了,剩下的事情晚上再解决。”
“是。”六个人又异口同声地回应着。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所以说。无论哪个师兄。无论再霸气侧漏。在师父面前,都是小孩子啊!最喜欢大师兄在师父面前秒怂的样子,哈哈哈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几个人一起到了餐厅,刚刚被韩世豪训斥,所有人情绪都不高,也不敢多说什么。
韩世豪环视了一圈众人,皱眉道:“行了,都别在我这装,该怎样就怎样。”
“是。”仲嘉禾应了一声,然后叫苏振去把蛋糕拿来。
苏振出去把蛋糕捧了过来,是一个很漂亮的翻糖蛋糕,上面有一个小人戴着墨镜拿着麦克风在唱歌。
陆泽宇听到大师兄让拿蛋糕就有些吃惊,现在再看蛋糕的造型,分明就是给自己订制的,不禁更觉不安。
韩世豪看着这蛋糕很满意,难得笑了出来,又冲着陆泽宇道:“小宇,这是你大师兄给你准备的。”
陆泽宇听到点自己的名字,忙站起身,看看师父又看看大师兄,激动地道:“谢谢大师兄!”
“今天正月二十,是你农历的生日,往年生日你都没有时间,也好几年没给你过生日了。今年大师兄趁着你在家,特意把我们都叫了回来。”曲学东笑眯眯地看着陆泽宇道。
陆泽宇作为一个当红偶像歌手,每年的生日基本上都是和粉丝们一起度过的,会安排很多活动,几乎没有私人时间。仲嘉禾也是想着很久没给小家伙过过生日了,才特意把大家都叫了回来,趁着这个休息的日子好好让陆泽宇过个生日。但是没想到,这臭小子这么胡闹,倒让仲嘉禾有些心寒。
“谢谢大师兄!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师兄!谢谢!”陆泽宇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猜测师兄们为什么会回家,但是他真的没想到会是特意回来给自己过生日。而且这些都是大师兄的安排,足见大师兄对自己的用心。陆泽宇又想到了昨晚问的放肆的话,心中很是自责。一时间又感动又懊悔,陆泽宇立刻红了眼圈。
仲嘉禾看着陆泽宇的样子,也不忍再苛责,只能摇摇头道:“劳动各位师兄大驾回来给你过生日,也没见你表现得好!”
“我错了。”陆泽宇老老实实站好,又嘟囔道:“我没想到师兄们会回来给我过生日,我不是有意的。”
听了这话大家都笑了出来,韩世豪道:“看来你胡闹也要算好日子。”
陆泽宇见师父都跟着开起了玩笑,知道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忙跟着点点头道:“师父说得对,以后我再干什么坏事,一定要看看当天是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不然就像现在,虽然过着生日,但是我屁股都要痛死了!”
大家看着陆泽宇那委屈的小表情,都笑得很开心。
“你过来。”仲嘉禾平时最宠两个小家伙,现在也是想生气都绷不住,倒仍是装作严肃的样子。
陆泽宇本来见逗笑了大家以为不会再有事,现在让仲嘉禾叫着,忙收了笑容严肃起来,瞅瞅仲嘉禾又看看韩世豪,然后慢吞吞地蹭到仲嘉禾的身边。
仲嘉禾一把把孩子捞到自己身前,贴着身体大手就放在陆泽宇的身后,皱眉问道:“还敢不敢胡闹了?”
“不敢不敢,大师兄,我错了!”陆泽宇让仲嘉禾威胁性的举动吓得不轻,忙摇头道。
“嗯,等着看你表现。”仲嘉禾轻轻拍了下陆泽宇的屁股以示警告,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递给陆泽宇,笑着道:“生日礼物。”
陆泽宇被仲嘉禾当众拍了屁股,一瞬间羞红了脸,刚要挣扎,就看到明晃晃的一把车钥匙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忙激动地接了过来,笑着道:“我就知道外面停那辆车是我的!”
仲嘉禾看着小家伙这么开心,自己心里也是高兴的,只不过面上仍是一本正经地道:“看你表现这么不好,本来不准备给你了。最后是师父说你最近忙得可怜,给你说情,我才没把车收回去。”
“谢谢师父,还是师父对我好!”陆泽宇转过身就搂住韩世豪的脖子,简直开心得不得了。
“反正你大师兄不给你买,你自己也会偷着买。”韩世豪被陆泽宇这样亲昵地抱着,也很是开心。
“这不就不用我自己花钱了吗!反正大师兄是土豪,我辛辛苦苦赚那点钱,哪里舍得花!”陆泽宇撇撇嘴,想着自己最近偷偷攒钱的小心思,觉得自己可委屈了。
“嗯,说得对。”韩世豪装作认真的样子点点头,又冲着仲嘉禾开玩笑道:“阿禾啊,我那车也开很久了啊!”
“啊?”仲嘉禾没想到师父还会跟自己开玩笑,回过神忙给自己争取道:“师父才是大土豪,徒儿赚多少钱师父还不知道吗,徒弟还没找师父要车呢!”
“越有钱越抠门。”韩颂霆嘟嘴看着韩世豪和仲嘉禾,自己也很不满意。
“臭小子们。”韩世豪瞪了仲嘉禾一眼,笑得很开心。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大周一的早上!开心!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我已经安排好了大师兄带走小宇小霆。二师兄带走苏振。曲学东在楼下陪师父聊天。嗯。非常完美。然而美中不足的是,朕码字的手机丢了。。。丢了。。。丢了。。。今晚大家不要等文了都早点睡吧。祈祷朕明天能找到手机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星光璀璨。六十五。
一顿温馨愉快的晚餐过后,郁墨钦先带着苏振去了家法室,仲嘉禾便领着陆泽宇和韩颂霆去他自己的书房。只留下曲学东自己,在客厅陪着韩世豪聊天,说一说江西那边的风土人情。
“大师兄……”陆泽宇站在书房中央,看着书桌后面坐着的仲嘉禾,低头道:“我昨天是喝多了酒,说话不经过大脑,其实我从来都没有那样想过。对不起,大师兄,我让您伤心了吧……”
“你还知道自己说话伤人?”仲嘉禾轻哼一声,手指扣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连着敲了几下,才严肃地道:“今天要不是师父劝我,我都不想再给你过什么生日!陆泽宇我警告你,再敢有这样无聊的想法,我就让你梦想成真!”
“不要!大师兄!我错了,我保证以后都不会的!您别生气!”陆泽宇听着仲嘉禾那严厉的声音,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能尽可能地真诚。他一想到大师兄回家明明是想给自己一份惊喜,却被自己伤成这样,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嗯,暂且相信你。”仲嘉禾瞥了陆泽宇一眼,见人可怜巴巴地看向自己,心也是软的。虽然仲嘉禾当时确实生气,但是后来气消了后,就当成小孩子的一句玩笑话,也不放在心上。毕竟仲嘉禾对待陆泽宇,还是很宠着的。这次专门召集大家回家来给陆泽宇过生日,就是大师兄宠爱小师弟的最佳证明。
“谢谢大师兄……”陆泽宇突然间哽咽了起来。他想着大师兄平时对自己的好,就越发觉得自己可恶。
仲嘉禾看着陆泽宇红了眼圈,心里也很心疼,但脸上仍是淡淡的,只开口道:“别在这伤感,回房间去,做一个小时俯卧撑,我收拾完你的好兄弟就去找你。”
“是……”陆泽宇犹豫着答应了大师兄的话。他看看大师兄,又看看身边的韩颂霆,不禁有些替自己的好兄弟担心。但是没办法,他自己都是戴罪之身呢,哪还敢帮别人求情。踌躇片刻,陆泽宇强忍着身后的伤痛,冲仲嘉禾深深鞠躬,转身离开了书房。
等陆泽宇出去,仲嘉禾才把目光放在旁边站得笔直的韩颂霆身上,皱眉问道:“自己说说,昨天是又遇到了什么事?又心情不好了?”
韩颂霆见仲嘉禾拿话噎自己,撇撇嘴道:“最近工作太忙了,情绪上总不对劲,所以就想喝点酒,发泄发泄情绪。”
“喝点酒发泄情绪。”仲嘉禾重复着韩颂霆的话,点点头问道:“然后就把自己喝到快不省人事?还有抽烟呢?自己什么毛病记不住了?”
“我最开始是克制的,但是后来酒精上头,房间里那些人都是抽烟的,我就没控制住。”韩颂霆自己也知道,喝酒没有什么大事,但是抽烟就不同了,而且还是抽了两盒烟。韩颂霆现在都对当时的自己感到无奈。
“嗯,理由找得挺好。”仲嘉禾嘲讽地道。
“没有……”韩颂霆抬头看着仲嘉禾,同样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道:“大师兄,我知道错了……”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少更一点。困不行了。都早点睡,晚安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过来。”仲嘉禾冷冷吩咐了一声。
韩颂霆觑着仲嘉禾的脸,缓慢地蹭到书桌前,老老实实低头站好。
“过来。”仲嘉禾转了半身,示意韩颂霆到他身前。
韩颂霆现在可不想离大师兄那么近,但是在仲嘉禾强大的气场下,他也没有办法拒绝。他犹豫片刻,只能再蹭过去,走到人近前。
仲嘉禾等人走过来,才打开抽屉拿了一把紫檀木的戒尺,自己在手中把玩两下,然后握着戒尺轻轻敲了敲桌角,皱眉问道:“抽烟的手伸出来。”
韩颂霆没想到仲嘉禾会这样说,微微一怔,又慌忙把双手都背到身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这。”仲嘉禾又敲了一下桌子。
“大师兄,我知道错了,不要好不好?”韩颂霆一想到要被打手心,像小孩子一样的惩罚,就瞬间羞红了脸。
“放这。”仲嘉禾这话说得很严肃,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
韩颂霆见躲不过,只能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把右手伸到桌面上放好,心中紧张连手掌都是发抖的。
等人把手放好,仲嘉禾伸手钳住韩颂霆的指尖,牢牢按住他的手之后,便狠狠一下冲着手心打了下来。
手心上本就没有什么肉,大师兄打得又狠,韩颂霆感觉就像直接砸在了骨头上一样,实在麻木钝痛。“嘶——”韩颂霆忙抽了一口气,咬了嘴唇盯着仲嘉禾看。
仲嘉禾不理韩颂霆如那小鹿受伤般的眼神,只瞥了一眼伤痕,紧接着又是一下抽下来,打在同一个位置。
“啊!”刚刚的疼痛还没有缓过来,现在又是一下尖锐的疼痛,韩颂霆简直疼得跳脚。他很想把手抽回去,但无奈大师兄抓得紧,他完全抽不出来。
这次仲嘉禾微微抬头看了眼韩颂霆的表情,也没多说,继续着手上的活动。
手心地方很小,大师兄又只打中间那一处,几乎每下都是钻心的疼痛。韩颂霆现在完全顾不上被打手心的害羞,满脑袋都是戒尺打下来的样子。“大师兄,我知道错了,您别打了,别打了!”韩颂霆最是不耐痛,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惩罚,实在是承受不住。
狠厉的十下过后,仲嘉禾能看到韩颂霆的手心明显隆起一道檩子,横亘在手掌中间。虽然看着确实很惨,但仲嘉禾是不会轻易放过韩颂霆的。仲嘉禾又抬头看看韩颂霆微红的眼圈,想着这个小家伙抽两盒烟,现在还在这里装无辜,更是越想越生气。停了片刻后,仲嘉禾又扬起了握着戒尺的手。
韩颂霆也是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手心的隆起,瘪瘪嘴不敢再说话。韩颂霆知道,即使大师兄再宠自己,这也毕竟是惩罚,还是要表现得乖巧一些才好。
又是狠厉的一下砸在肉上,韩颂霆痛得浑身一抖,死死咬住牙齿才没有叫出来,然后便倒抽了好几口冷气。
仲嘉禾能感觉到韩颂霆的战栗,但他心中有自己的想法,是一定要打够数量的。紫檀的戒尺质地细密,分量最重,又是几乎十成的力气,仲嘉禾知道自己打得有多重。凭韩颂霆的胡闹,只这样惩罚他,并不算严重。
韩颂霆绷直了身体站着,全身都处于紧张的状态,精神更是紧绷,仿佛在召集全身上下的细胞一起来对抗疼痛。挨了十多下,只这么一道伤痕,饶是打在哪里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没有多少肉的娇嫩的手心。韩颂霆红着眼圈看着仲嘉禾,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仲嘉禾最后只打满了二十四下,两盒烟的数量。他打完最后一下,便松了手,又把戒尺收回抽屉里。
韩颂霆见仲嘉禾不打了,忙把手收回来,左手捧着右手仔细看了看手心的伤。经过这么狠厉的责打,手心的那道檩子几乎成了透明色,微微地渗着血丝,看着十分骇人。韩颂霆抹了一把眼泪,又看了两眼,眼泪几乎止不住地流着。这么大的人被打手心打到哭,韩颂霆也不想面对这样的自己。但是没办法,流眼泪是他控制不住的。
仲嘉禾把戒尺收好,抬眼刚想说话,却看到韩颂霆在抹眼泪,心一下子就软了起来。“多大了,还哭!”仲嘉禾轻轻地训斥了一句。
韩颂霆越哭越忍不住,他侧过身用一只手捂着脸啜泣半天,才渐渐止住了眼泪,然后弱弱地道:“大师兄,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不敢了。”韩颂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样。可能是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情绪也不好,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发泄了出来。而且面对的大师兄仲嘉禾,能让他更有依赖感。
仲嘉禾见韩颂霆这副样子实在心疼,他伸手给韩颂霆擦了擦眼泪,然后又把人的右手拉过来仔细看了看伤处,忙起身去拿了药膏。
“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压力大,情绪不稳定,师兄理解你,但是这些都不是你放纵自己的理由。师兄们不让你抽烟,是实实在在为了你好。你不能有了情绪就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随便糟蹋。这是头一回,你再敢有下一次,就不是怎么简单的处罚了!”
“我知道了……”韩颂霆一边点着头,一边弱弱地回应着。他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太丢脸了,一直低着头红着脸都不敢看人。
仲嘉禾看着韩颂霆红红的小脸,抬手就掐了一下,难得勾唇道:“小爱哭鬼。”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最近工作忙。又加上还考科二,所以一直没有什么时间。今天终于紧赶慢赶更了文,哈哈让大家久等啦辛苦辛苦!码字的时候朕真是感同身受啊!可怜的小霆被打手心了,被打哭了,像小孩子一样可爱,想想就开心,小爱哭鬼哈哈哈

楼主:倾城穆梓彧  时间:2019-01-14 10:31:20
苏振听到这样的吩咐,不禁又是一怔,瞬间羞红了脸。他是科班出身,上过形体课。但和从小练功的郁墨钦相比,还是差了很远。刚刚郁墨钦说的姿势虽然可以完成,但是那样的姿势,也太让人害羞了吧。
“嗯?”郁墨钦挑眉看了人。苏振向来是最顺从听话的,这种迟疑的时间郁墨钦都不想等。
苏振抬头看看郁墨钦那严肃的脸,又犹豫片刻,张张嘴没敢说什么,最终也只好老实照做。苏振脱了裤子,深吸一口气才弯腰双手抓住脚踝,摆出了郁墨钦想要的姿势。这样的姿势,苏振实在是心里面过不去。但他也知道,郁墨钦平时收拾他都不要求这些,一旦给出了特别的要求,肯定是不会好过的。
郁墨钦很是不满苏振的磨蹭,绕到人身后直接一藤条便抽了下去,砸在肉上发出很清脆的声音。
“啊!”苏振没想到郁墨钦会立刻动手,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挨了这一下,惊呼声脱口而出,身体也是晃了一晃,勉强站好。“对不起,二师兄,我没准备好……”苏振小心翼翼地说出口,生怕郁墨钦会生气。
郁墨钦听着苏振因为气息不顺而闷闷的声音,微微点头问道:“我问你,同时接两部戏,你能两部都拍好吗?”
“我会尽全力的!”苏振连忙做着保证。事实也是如此,他确实尽全力在拍这两部戏,以致于压力太大犯了烟瘾,又到现在这个情形。
“尽力是你的事,我问的是质量。”郁墨钦手中的藤条就抵在苏振的臀峰上,充满着威胁的意味。
“质量……”苏振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才继续道:“我尽最大的努力去拍戏,就是要对两部戏负责,质量上也是没有问题的。”苏振明白二师兄的意思,同时拍两部戏,肯定没有只拍一部戏更专注,也容易出问题。
郁墨钦听了这话,手腕一抖又是一下打下来,整齐地排列在上一道伤痕的下面。郁墨钦挑的是一根极粗的藤条,硬度和棍子不相上下。
这一下苏振还有些准备,生生挨着没有动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一瞬间便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在克制不住地发抖。这根藤条砸在肉上的感觉,实在非平常藤条能比,连一向耐痛而且挨惯了打的苏振都承受不住。
“既然你对你的表现很有信心,我也不多罚你。二十下,小惩大诫,罚的是你同时接两部戏的行为。至于戏到底怎么样,我们等结果出来了再好好算账。”郁墨钦受仲嘉禾影响,现在也能多说几句清楚的话。如果在以前,他肯定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打到自己满意为止的。
“是,请二师兄责罚。”苏振努力维持着这个姿势,时间越长感觉头部有些充血,闷闷地说着。他也觉得近来二师兄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在转变。上次被夸奖,苏振开心了很久。只是没想到,下一次的惩罚来得这么快。
郁墨钦知道苏振向来不说大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既然他能这样说,肯定还是有些自信的。但即便如此,郁墨钦对同时接两部戏这样的行为还是很不满,必须好好教训苏振一顿才行。
郁墨钦下手又快又狠,每一下都正好打在臀峰上,力气之大使得藤条深陷在肉里。二十下虽不多,但以郁墨钦的手法,也打得人臀上紫红一片,一道道檩子重叠着,很多地方渗着血斑。
这二十下可以说是苏振这么多年挨打生涯中最痛苦的时候。这样的姿势本来就很难保持,再加上身后的责打,苏振只能拼尽全力去坚持。但挨到后面,身体也是不停地晃动,甚至有好几次差点摔倒。而且苏振明显能感受到郁墨钦的怒意,藤条一下下砸在自己身后,都刺激着最敏感的神经。苏振感觉自己的屁股像着火了一样,郁墨钦还不断地添油加火,以致烧得更厉害。苏振虽看不到身后的伤,但也可以想象到底有多惨烈。这二十下打完,苏振满身都是冷汗,额角脖子手臂上都青筋暴起,无处不彰显着这身体的主人刚刚经历了多可怕的事情。
苏振大口地喘着气,挨完打精神也放松了下来,一不留神身体就没支撑住,整个人向前扑去,他连忙用双手撑在了地上,勉强控制住自己。
“跪好。”郁墨钦终于赦免了苏振,不用再摆那样的姿势。郁墨钦淡淡地看着苏振屁股上的伤,皱眉又道:“这个问题打完了,我们再来说说抽烟的事情。”

楼主:倾城穆梓彧

字数:206733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7-06-09 20:43:00

更新时间:2019-01-14 10:31:20

评论数:54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