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慕晨(耽美,强强)

【潇湘溪苑】【原创】慕晨(耽美,强强)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一楼敬度娘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二楼保证书✪ω✪
尽量保证日更
欢迎大家跳坑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三楼放文案
.
某天,语文课
沐宸:“理解诗意的时候一定要看完整首诗,很多诗他看似相似,实则不然,比如,天若有情天亦老……”
张忻钰“人若有情死的早?”
沐宸:“……”
.
一语成谶。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四楼关键词✪ω✪
关键词:校园,黑帮,师生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五楼放正文:
.
第一章 初见?
.
H市夏日的阳光并不温柔,过于似火的骄阳炙烤着这片苍穹下的每一个生灵,热浪无处不在,避无可避,这世间避无可避的东西实在太多,而人力,又显得太过微弱。
沐宸微蹙着眉抹掉鼻尖细密的汗珠,走进了他四年前摆脱掉的那栋教学楼。
沐宸高中便是在一中上的,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考上国内最好的师范大学,成功完成了从奴隶到奴隶主的蜕化,变成了新一代的“包租公”。
然后他回到了母校,准备带一波学生,哦不,是看一波学生重新遭受自己当年受过的“十大酷刑”。
好学生一定喜欢学习喜欢学校?沐宸用实际行动告诉你,那你可太天真了。
沐宸一路走着,看着四年来依旧没什么变化的教学楼,熟门熟路的走进了主任室。
那个就沐宸所看到的便已经当了七年的教导主任端坐在桌前,看到他进来,露出了一脸欣喜的笑,皱纹叠在一起,挤出一点慈祥的味道。
沐宸默默打了个寒战。
没办法,高中时期教导主任的阴影过于强烈,你看到一个不苟言笑的铁面主任冲你温柔一笑,你会不害怕?
反正沐宸不会。
虽然心里卷起千层海浪,沐宸表面还是云淡风轻,客套的挤出一点微笑来,“李主任,我来您这报道了。”
李主任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此时此刻到像个慈祥的爷爷——他退休后又被学校返聘回来——说道:“小沐啊,我没想到你还会回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好好干啊,我相信你!”
李主任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可四年前的事他却记得清清楚楚,“那会儿你就学习好,总到讲台上给你们班同学讲题,可当时我们谁也没想到你会当老师。”
他停了一下,脸上的笑消失掉了,颇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沐宸笑笑:“李主任,我没事儿。”
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李主任却听懂了一般,松了口气,又说到:“好,好。小沐啊,因为你刚大学毕业,又坚持要带高三,校领导看你年轻,心气又高,决定给你个稍微艰巨点的任务,锻炼锻炼你!”
沐宸:“……”带差班就带差班呗,还锻炼锻炼(ಡωಡ)。
但沐宸面上还是一脸和熙,他有礼的笑笑,并未答话。
李主任叹了口气,“那班里有几个孩子,你管不了便管不了吧,其中有个叫张忻钰的,家里有点黑帮背景,你……”
李主任脸上似有一丝落寞,“你管不了便不管他就是。”
李主任一生致力于教育,从当年教育极度落后,到现在大学生一抓一大把,他最看不得的,就是眼睁睁看着一个孩子放弃自己,可廉颇老矣,无能为力了,而时代也不同了,他不得不低下头,想这个时代的潮流妥协。
无论这个潮流是对是错。
沐宸听了有些心酸,却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他看着面前这个苍老无力的主任,一时间也觉得他陌生起来。
李主任却笑了起来,“走,我领你去看看你那班。”
一中赫赫有名的高三三班果然名不虚传,隔出很远便能听到课间的喧嚣声,熙熙攘攘的仿佛庙会一般,一点都不辜负李主任和沐宸的期盼……
甚至还超出去一些。
李主任疾走几步,一下推开高三三班的门,“干嘛呢!翻天了都要!知不知道你们是高三!张忻钰,下来!打篮球出去打!!疯了吧我看你们!”
沐宸走过去,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黑衣的男生从桌子上跳下来,随手把椅背上的校服外套披在身上,堪堪堵住了李主任即将脱口而出的破口大骂。
整个一中,估计也只有李主任敢骂张忻钰两句。
然后张忻钰回过头,看了一眼门口怒发冲冠的主任,还有主任身后,身姿笔挺一脸淡漠的陌生男人,平平淡淡的说了句,“抱歉。”
张忻钰眉目十分英挺,垂下眼能看到长长的睫毛,身姿板正,看着并不像个校园混混,倒像个教养不错的富家子。
沐宸看到他,瞳孔微缩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这小孩这的这么好看。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文字死活发不出来我也很心酸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突然发现第二章没截完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第三章 谁疼谁知道
.
作为派出所常客,张忻钰不负众望的三下五除二搞定了所有事情,无债一身轻的走出了派出所大门。
临走前还温润有礼的和王警官道了谢。
沐宸压抑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对张忻钰说:“我车在附近,你去哪,我送你?”
张忻钰一时还摸不清沐宸到底是个什么牛鬼蛇神,于是婉言推脱到:“没事沐老师,我自己回去就好,今天的事麻烦您了,过几天一定正式登门致谢。”
沐宸听完只句话这句话字里行间满满都是人民币味。他沉默了一会,平复一下自己第一次“受贿”是被一个18岁不到的毛孩子“贿赂”的复杂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小兔崽子,”他暗自腹诽,却忍不住心里翻江倒海的酸楚。
圆滑都是被世道打磨出来的,哪里有人是天生就世故的呢?可他才不到18岁。
沐宸想到四年前的张忻钰,几乎忍不住想把面前这个城府深沉的小崽子搂进怀里。
他几乎用尽所有力气,才堪堪维持住他自认为的一脸和熙,说道:“没事儿,听话,我送你。”
他眼里的情绪实在过于深沉,张忻钰实在找不到婉拒的话,便直截了当的说:“香格里拉酒店。”
沐宸愣了一瞬,酒店?但他明智的没有多问,一边走到车旁边,一边继续问道:“他打你那下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拍个片子?”
张忻钰被问的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是那个非主流红毛,他动动手臂,虽然痛的严重,却不是伤到骨头的疼法,于是回答道:“没事,谢谢老师。”紧接着开门上了车。
和其他人靠着椅背坐不同,张忻钰坐的格外笔挺,安全带紧紧的崩在他身上。沐宸看了好笑,虽说中国礼法要求人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可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异。
沐宸一边笑一边把空调温度调的更低,然后状若不经意的说:“以后夏天就少穿黑色吧,看你后背都湿了。”话说的冠冕堂皇,仿佛偷偷瞥了人家好几眼的不是自己一样。
张忻钰不自然的嗯了一声,偏过头去看窗外,然后眼睁睁看着沐宸和香格里拉酒店擦肩而过。
张忻钰:“沐老师……您好像开过了。”
沐宸看了一眼导航,熟悉的目的地提醒他忘记改路线了。
沐宸:“……没事,那你先回我家我给你处理一下你的伤。”
张忻钰一听顿时炸毛了,急忙说道:“不用不用,您不用关心我,我自己弄就行,您甭调头了停这就行我自己走过去。”
沐宸完全没想到一向沉稳的张忻钰居然这么大反应,就像一幅画突然活了,忍不住逗他两句,“怎么了?你肩膀上有守宫砂不能让人看?”
张忻钰:“……”这是正经老师吗?
沐宸又说:“没事儿,我就给你上点药,你自己不方便。”
张忻钰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抗拒,“真不用,我谢谢您,我……”
沐宸完全不能理解张忻钰到底在担心什么,一丝淡淡的不安从他的心底蜿蜒而上,逐渐霸占了他整颗心脏。他不再和张忻钰嬉皮笑脸的闹,沉下声说:“别闹,我开车呢,听话。”
张忻钰一脸有苦说不出,听话?从来没人这么要求过他……
看着沐宸宛如昏君一般一意孤行,张忻钰也不再说什么,他安静下来跟一副水墨画一般,沐宸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然后他突然发现,张忻钰背后汗湿的那一块已经干了,那块布料硬邦邦的挺着,根本不是汗湿后的样子。
他突然并线到路边,停了车。
已经解开了安全带正准备跳车的张忻钰:“……”
沐宸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张忻钰,气的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拉过张忻钰正准备开门的手,掰开手心就是一巴掌。
作为一个连老师都不敢轻易惹的校园混混,张忻钰从小到大还没享受过打手板的待遇,况且这种什么工具都不用的打手板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沐宸打了两下便停了手,咬着牙恨恨的说,“不知死活的小崽子,你有没有点轻重!”
张忻钰挨骂挨打的经验都很丰富,但类似于这种的还是第一次,一时间完全麻爪,不知作何对策。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我这个文,写的这么不好吗……都没人看的啊( •̥́ ˍ •̀ू )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第四章 沐老师,你心疼啊
.
沐宸呵斥完就伸手摸了一下张忻钰的肩膀,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根本没给张忻钰反应的时间。
所以张忻钰只能浑身僵硬束手无策的看着沐宸盯着自己手上暗红色颗粒,脸色愈发阴沉。
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让张忻钰说不出话来。
沐宸说:“你就是因为这个不想和我回家?”
张忻钰:“……额,算是。”
沐宸:“算是?”
张忻钰:“……”
沐宸二话不说,启动了车子,声音深沉的说道:“现在我知道了,我不问你这道伤怎么来的,你乖乖和我回去我给你上点药,听话,好吗?”
张忻钰拒绝的话堵在胸口,却是怎么也吐不出来,就这么一路僵持着,沐宸没再说话,张忻钰也不再想去跳车。
沐宸家是一个普通的两居室,但看起来只有他一个人住,张忻钰有些拘谨的站在门口,没了平素张牙舞爪的气势。
沐宸把人拉到卧室门口,在他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说道:“去,床上趴着。”
张忻钰:“……”老师这咸猪手就不能改改吗?!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今天有点忙
明天会把第四章写完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接第四章
.
沐宸倒了杯热牛奶冲了一袋巧克力粉,又兑了一杯温水,拿了家用的医药箱走进了卧室门。
张忻钰站在他的床边,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如何安置,看到他进来,眼睛一眨一眨的,像头小鹿一样盯着他。
沐宸笑着说:“趴着啊,傻站着干嘛?”
张忻钰艰难的开口,“老师,我还是回去吧,您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就行,您您您……”
沐宸面无表情的把人摁到了床上,还小鹿?他默默收回以前的想法,深深觉得张忻钰就是只傻狍子,什么可爱的词他都不配用(눈_눈)。
可当沐宸撩开张忻钰的上衣时,他就什么其他的想法就没有了。
张忻钰的皮肤很白很细腻,衬得他后背上横七竖八胡乱分布着尚未退去的淤紫愈发鲜明。
肩膀上是一道很长的横着贯穿整个后背的伤口,已经结了痂,但被今天红毛他们一伙的打了一下,大概是靠近肩膀那里的血痂脱落了,血黏在了衣服上,和皮肉紧紧相连。
沐宸脑子空白了一瞬。
翻江倒海的心疼冲击着他的心脏,他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攥了起来,疼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小心翼翼的给纱布沾了温水,一点一点的把干了的血化开,尽量轻缓的揭下黏在皮肉上的衣服,大气也不敢喘,终于没了逗贫的心情。
他真的不舍得张忻钰再多痛一下。
衣服完全揭开之后露出了伤口,沐宸尽可能轻的擦掉血污,可棉签在碰到伤口的那一瞬间,张忻钰还是不可抑制的抖了一下。
沐宸安抚性的轻拍了一下张忻钰的腰,“很快的,一会儿就好,稍微忍一下好不好?”
张忻钰整张脸都红了,他把头埋在臂弯,闷闷的嗯了一声。
要放在往常,沐宸一定要把自己在语言上的天赋淋漓尽致的用在嘲讽上取笑张忻钰一番,可此刻,沐宸终于蔫了。
因为心疼,刻骨铭心的心疼。
钢管头砸过的地方黑紫乌青,沐宸包好了纱布后,又拿了红花油帮他把瘀血揉开。
张忻钰成功疼出了一身汗。
但他面色始终很平静,仿佛那个受苦受难的身躯不是自己的。
沐宸就看不惯他这样,一个小崽子,花儿一般的年纪,做什么非要像古井无波的老年人。
于是他在张忻钰额头上啪的拍了一下,“想什么呢?过来把这个喝了,正好不烫了。”然后把那杯巧克力牛奶递给他。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第五章 张忻钰 我很好奇

.
张忻钰握着杯子,热度源源不断的顺着手心传到心脏,他低头抿了一口,浓浓的巧克力味沿着舌尖蜿蜒而上。
他想,真甜啊,却几乎忍不住眼眶的酸涩。
沐宸却没管这些,他一副封建家长的专治,毋庸置疑地说:“你稍等会,我炒两个菜,跟我一起吃饭。”
张忻钰一时被沐宸这种大言不惭的自来熟给整蒙了,犹豫了一下,失去了推拒的最佳时期,被沐宸塞了一头蒜在手里,“别瞎琢磨了,把你的巧克力喝了,然后给我剥头蒜,算饭费了(ಡωಡ) ”
张忻钰:“……哦。”
沐宸:“然后把茶几归置归置,咱们坐沙发上吃。”
张忻钰看了看餐桌,露出了十分不解的表情,但以他多年的社会经验,这时候他应该毫不犹豫的闭口不言。
沐宸作为一个单身汉,养活自己的手艺十分了得,显然舍不得让孤家寡人的自己受苦,饭菜味道特别可圈可点,沐宸给张忻钰盛了碗米饭,然后顺手就挑了块看上去色泽最诱人,长的最周正的排骨加到了张忻钰碗里。
“尝尝咋样。”
张忻钰尝了一口,突然愣住了。
沐宸:“……咋?不至于吧,这么难吃吗?不就是甜了点吗?我做菜喜欢多放糖……”
张忻钰看着沐宸,眼睛里似乎有各种情绪,百感交集之下,他说:“不是,老师,您这个……味道和我妈妈做的很像。”
沐宸直觉这应该是个庞大而悲伤的故事,好奇心几乎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又被他生生的压了回去。
不是时候,他想。
然后他一笑,“哦,这样啊,回头私底下就别您您的了,生分,显老,我也大不了你几岁。”
张忻钰特别识趣的喊了声哥,其上道程度令沐宸非常满意,又给他夹了块排骨。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哪怕两人并没有聊什么天,彼此也感觉关系又更近了好几分。
吃完饭,张忻钰作势要帮忙洗碗,然后预料之中的被沐宸制止了,当然,几年之后,他和沐宸说起这件事,沐宸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个爆栗,笑骂道:“你那点心思全用来琢磨我了!”可现在沐宸在张忻钰面前还要脸,绝对不能让客人洗碗,emmmm,至于让客人包蒜,沐宸表示那只是意外。
沐宸把治跌打的药给张忻钰装好,递给他,然后说:“我送你回去,你身上其他的伤,记得自己处理。”
张忻钰一愣,瞬间想起刚刚那顿坐在沙发上的晚餐,忍不住有点脸红。
同时还有点微微的感动。
沐宸拍了一下他脑门,“低什么头啊,都是老爷们你害羞个鬼啊。”
张忻钰:“……哦。”
这老师真烦人!毒舌手又欠,到底怎么当上的老师。
沐宸把张忻钰送到酒店,叮咛道:“你后背的伤不能沾水,今天别洗澡了,要不然感染了麻烦。”
张忻钰点点头,客气道:“今天真是麻烦老师了,太感谢您了?”
沐宸:“恩?什么?”
张忻钰十分知情识趣的改口道:“哥。”
沐宸满意的点头:“恩,回去吧。走了,拜拜。”
张忻钰做乖巧状:“拜拜。”
他目送沐宸的车消失在拐角,然后他掏出手机播了个号码:“喂,我,张忻钰,今天那个红毛的兔崽子,等他出来废他一条胳膊。我没事,挂了。”
他脸上又恢复了那副清冷离世的表情,高冷桀骜的难以接近。
然后他走进酒店,美丽的迎宾小姐深深一鞠躬,“张先生。”
张忻钰也微微一欠身,风度翩翩的很绅士,却依旧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仿佛刚刚那点乖巧可爱都是另一个人一般。
张忻钰进了房间,把药很郑重其事的摆在床头,然后进了浴室。
少年人的身体修长笔直,皮肤白皙细嫩,如玉一般温润,身后却布满了可怖的伤痕,除了后背的那些,臀腿上也都是一道一道的淤青。
他似乎是忘了沐宸怎么说的,一脸毫不在意的拆了纱布开始冲澡,洗完后看了看那药,觉得自己实在是没脸自己给自己上。虽说他是个不要脸的小混混,却还颇有点君子慎独的意味,认为自己给自己的那种地方上药实在是……伤风败俗。
于是他毫无辜负了人家嘱托的心理负担,心安理得的躺在床上睡觉了。床压在伤口上一时间有点疼,他却毫不在意。
这么躺着也是一种变相的斗争,哪怕命运加诸在他身上诸多痛苦,他依然无所畏惧,并把这不当回事。
不就是疼吗?他想。
临睡前,沐宸的脸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脑海里的沐宸一脸自来熟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点着他的脑门,说道:“小崽子,我和你说什么来着!”
他迷迷糊糊的想,“说什么来着,我不记得了啊。”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可怜巴巴的给自己顶一下楼
今天应该会更新
以后会稳定一些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第六章 张忻钰你个不长心的小崽子

.
张忻钰这一觉睡得可谓天长地久,等他再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一中是远近闻名的变态学校,周日下午一点要求学生返校,张忻钰醒来这点卡的是可丁可卯,稍微晚一点他怕是就不用吃午饭了,不过显然他也没什么味口。张忻钰这一觉睡得很沉,可醒来后他却是四肢百骸无一不痛,肩膀那里更是疼得厉害,仿佛是有人拿改锥钻到了他细嫩的皮肉里,疼得他忍不住皱了眉。
他要脱下睡衣,肩膀处却被粘住了,显然做完被清洗过后又被残暴的压在床上的伤口出了血,张忻钰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厌烦的神色,硬生生的把睡衣扯了下来,伤口立刻流了血。
他面不改色的抽了两张卫生纸擦了擦伤口,毫无表情的看了看沾在纸上面的血和组织液,仿佛疼得咬牙的不是自己。
他冷漠的像台没人气的机器,透着青年人不该有的死气沉沉,仿佛什么痛苦都无法让他有点正常人应有的反应。房间清清冷冷,哪怕他住了许久,也依旧是一个酒店房间的样子,没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他有颗想要抗争的心,所以连带着皮囊也没那么畏惧痛苦。
甚至他是享受的。
似乎这样就能表明他从未屈服。
无论是对那个人,还是对命运。
沐宸作为一个懒驴上磨屎尿多的差班老师,头一次有点盼望回校,当然,就那么一点点。虽然张忻钰看上去似乎是个又上道情商又高的孩子,而且似乎很听话,但沐宸始终记得四年前那件事,由内而外发自肺腑的觉得,张忻钰实在不是个乖小孩,况且他身后那些伤口明显都是没上过药的,据说他父亲非常宠他,他也一点都不缺钱,所以不上药的原因肯定不是没药,因此哪怕沐宸给了他一瓶药,也没指望这大少爷能服服帖帖的把药上了。
当然,若说沐宸心里没暗戳戳的期望张忻钰能听一次话那也是不可能的。
事实证明,期望这个东西,就是用来打破的。
沐宸走进班时,班里一如既往的锣鼓喧天,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还有那么几个在学习的,把沐宸看的叹为观止,忍不住走到学霸身边,出口表扬了几句。学霸——刘斌同学,十分宠辱不惊的点点头,便继续徜徉在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海洋里。
张忻钰看着这一幕,脸色莫名不好看。
班里的声音渐渐小了,大家都明里暗里偷瞄沐宸,可见哪怕是差班,对于班主任这种生物,也是多少存在敬畏的。沐宸在注目礼之下难得有了那么点不自在,又不好意思跟大家说继续聊,于是硬着头皮,假装自己十分淡定,迈步走到了张忻钰边上。
张忻钰低头,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表情。
沐宸觉得好笑,敲了敲张忻钰的桌子:“出来一下。”
旁边张忻钰的好基友——刘明洋立刻嬉皮笑脸的站出来,“沐老师,啥事啊。”
沐宸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张忻钰摸摸鼻子,实在是不好意思承认这是自己哥们,于是快步走出了班门口。
沐宸紧随其后。
出来之后,沐宸才放下自己那端的滴水不漏的架势,笑问道:“这刘明洋和你什么关系啊干啥都得跟着?”
张忻钰笑笑,没说话。
沐宸又问:“今天晚上有事吗?”
听到这张忻钰已经明白了沐宸的用意,然而他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懂,回答道:“没事啊。”
沐宸:“又住酒店?”
张忻钰:“是啊。”
沐宸:“那你今天晚上接着上我家吃去吧。”
其实依着张忻钰本身的性子,他大概是要拒绝的,可今天他四肢百骸疼得厉害,头也昏昏沉沉的,不由自主生发出了一点想要依赖别人的欲望来。
于是他点头应了。
正准备展开唇枪舌剑进行一番劝说的沐宸:“……好的。”
张忻钰勉强忍住笑,一本正经道:“谢谢沐哥。”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下下章有可能会有拍
有没有看心情(ಡωಡ)
心情取决于回复(ಡωಡ)

你们懂吧(ಡωಡ)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第七章 没办法,谁叫你心疼


.
张忻钰一回到教室就趴在了桌子上,他头晕沉的厉害,大概是昨晚没睡好,此刻没一点力气,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
“这哪是睡觉啊,”他暗自腹诽,“比打了一架还难受。”
刘明洋一看他回来就趴在桌子上,以为沐宸数落他了,凑到他耳边问道:“咋了老大,他说你了?”
张忻钰晕的厉害,懒得跟他解释,便只说了一句:“没有,沐老师人很好。”
他说的随便,刘明洋却是傻了。
张忻钰确实和他们这些张嘴闭嘴就是CNM的校园混子不同,他很绅士,很有教养,有的时候风度翩翩到不像一个坏学生,哪怕对找茬的老师也报以一定的尊重。可他又比谁都狠,约架时打起人来都是不要命的架势,那时候的他不像个人,更像一台杀戮机器。
这么一个没有人情味的人,处了那么多年的哥们,哪怕在行动上可以为他两肋插刀,嘴上却也无非就是多说几句话,更没有口头上承认一个人好的时候。
他更喜欢冷静的条分捋析的彻底分析一个人,而非用一个好字笼统概括。
刘明洋常跟在张忻钰身边,自然也是个人精,他瞬间就明白了这个沐老师的地位不一般,暗自嘱咐了班里几个闹腾的厉害的哥们,以后沐老师的课多给点面子。
沐宸对这一切自然是一无所知的,下午语文课时对班里出奇的安静表示了震惊和欣慰。
张忻钰睡了一节数学课和英语课,头依旧晕的厉害,此刻撑着脑袋,听沐宸在上面念叨着“搭配不当”“语序不当”“句子歧义”,所有的字在他脑袋里翻来覆去,最后都成了“困”。
沐宸讲着课,瞥了几眼张忻钰,看他手撑着下巴一晃一晃的,困的都不像人样了。
他本想叫醒某个晚上要去班主任家还敢在班主任课上睡觉的胆大包天的小破孩,可看着他微皱着眉,似乎承受着不小痛苦的小模样,最终没舍得叫醒他。
沐宸一边暗自唾弃自己没有师德,一边心安理得的偏着心眼。
放学铃响起,一屋子学生终于是结束了这倍受折磨的一下午,虽然还有晚自习,但走读生是可以自己选择上不上的。
三班的走读生们不约而同毋庸置疑的选择赶紧走,连滚带爬的窜出教室。
张忻钰揉揉眼睛,他头晕的更厉害了,觉得自己这情况实在是不适合去沐老师家,刚要去找沐宸解释一下,沐宸便走过来笑道:“今天这么困啊,昨天没休息好?今天想吃什么?”
面对这样的关心,他突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不过鉴于自己实在是没什么胃口,买菜时他并没有提出什么建设性建议,还是沐宸自己看着买了虾仁和五花肉又买了很多水果。
张忻钰虽然身体不舒服,但也还是很有眼力见的去接沐宸拿不了的东西,两人手碰到一起,沐宸诧异的问:“你手怎么这么凉?”
张忻钰自己没感觉,也不知如何作答,便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大包小包的回了家,沐宸把东西放到地上然后洗了洗手,对张忻钰说:“你先去屋里,我看看你那伤。”
张忻钰同学很知道心虚,忙推脱到:“不用麻烦了沐哥。”
沐宸这一声沐哥听到神清气爽,不过他还没色令智昏到同意这种客套的地步,“听话,那里你自己不方便。”
虽然张忻钰作贱的是自己的身体,不关沐宸的事,但此刻却是十分心虚,不敢让沐宸知道。
沐宸拿了药,半强迫的把人推到了床上,“昨天都没见你这么害羞,今天害羞个什么劲啊。”
然后他一掀开衣服,就懵了。
伤口周围红肿着,往外渗着透明的组织液,比昨天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沐宸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气死。
张忻钰不安分的动了动,此刻沐宸在气头上,正恨不得把这小崽子按住揍一顿出气,于是当即在那小破孩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张忻钰剧烈的哆嗦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
沐宸咬着牙,又狠狠的落了一巴掌,“张忻钰,我昨天跟你说什么来着?”
张忻钰之前身后的淤紫还没退,此刻那种酸胀的麻痛一点点钻进皮肉里,只两巴掌就让他疼得忍不住咬牙。


楼主:沅芷heart  时间:2018-12-26 18:12:47
同志们,我刚吃完饭,请假一天

楼主:沅芷heart

字数:71474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8-01-26 19:07:00

更新时间:2018-12-26 18:12:47

评论数:10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