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寒武纪年 >  【原创】重生之叶秦

【原创】重生之叶秦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简介:叶秦死于车祸,变成鬼之后才发现他最讨厌的沈逸之才是一直以来最关心自己的人,他看着沈逸之不顾一切的为自己报了仇,最后因绝症不治身亡……
一朝重生,再遇年少的沈逸之,叶秦决定把沈逸之当儿子好好养,杜绝他再次患病的可能,不过这便宜儿子看他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主cp:叶秦×沈逸之
副cp不定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第一章 死亡
在叶秦第N次试图走出,哦,不对,准确说是飘出属于自己的这将近两平米见方的破地方而不得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这种没有意义的行为,他看着自己飘飘乎乎地被莫名的力量吸到自己墓碑前,他对自己现在是个鬼魂的信息更加确认了。
“妈的,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儿啊!”叶鬼魂无比恼怒地大喊,可惜现在这里连个和他一样的魂都没有,除了晚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回应他的愤怒。
“操!”叶鬼魂朝自己的墓碑死命踹过去,可能是用力过猛了,导致整个魂穿过墓碑,他又转过头骂了一句,随即旋身飘起来虚坐在墓碑上,得意地对着下面的墓碑说了一句:“***再给劳资穿一个试试!”
这算是澜市比较好的一处墓园,地处远郊,面积还算大,绿化也做得不错,叶秦想到自己年前还来这里给爹妈扫墓,没到几个月自己就住了进来,心中又气愤又伤心,他作为鬼魂浑浑噩噩地经历了自己从死亡到葬礼的全过程,现在终于深刻认识到自己变成鬼之后却被困在这里,连走出三米的距离都做不到了。
叶秦越想越心塞,对着自己的墓碑撒了一顿泼之后更烦躁了,他虚坐在墓碑上,一边百无聊赖地晃荡着腿,一边碎碎念,一副十足的神经病模样,然而现在正是深夜,空阔的园子里除了一排排的墓碑,就只有他这只刚来不久的新鬼,并没有任何生物来欣赏他发神经的英姿。
叶秦抬头看了看天上眉毛似的月亮,感觉它连弯曲的角度都在嘲讽自己,就朝着它比了个中指来稍稍平复自己受创的内心。
他低头看到不远处自己爹妈的墓碑,不免一阵委屈,“死老头子,臭老头子,你老骂我没出息,惹祸精,迟早要出事儿,现在倒好,我真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你倒是落了清静,和妈一起投胎去了……”叶秦越念叨越心酸,他想痛哭一场,可他现在这个状态哪里能哭出来。
白天葬礼时有那么多人在,现在墓园里空荡荡的,安静极了,各种虫子发出的声音让他烦躁,偶尔有夜风吹动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也不见墓地管理人来巡视,叶秦心道:什么破墓地,还承诺什么狗屁顶级丧葬服务呢!说好的两个小时巡视一次呢!今晚你最好别来,小爷吓不死你不姓叶!
对叶秦来说,现在整个世界都是空荡荡的,他后知后觉地感到孤独,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恐惧,难道自己竟然是个怕鬼的?叶秦被自己的推测震惊了,不不不,小爷的胆子明明是最大的!再说自己已经成了鬼,这墓园里也根本没有第二个鬼出来和他抢地盘,还怕个锤子!如此这般几番折腾之后,他倍感无聊地平静下来,虚坐在那里开始Cos沉思者。
做鬼之后不需要睡觉,叶秦又实在无事可做,为了让时间变得更快一点,他决定好好理理自己这短短几天由人到鬼的糟心经历。
说起这事,叶秦真是恨的要死。
周日那晚,他照例和朋友们去会所喝酒,一群人闹到半夜,有人提议去城郊飙车,众人酒劲上头纷纷响应。
叶秦顾忌瘟神沈逸之专门给自己设的门禁,早前叫了家里的司机到点来接自己回去,偏偏黄兵那个**阴阳怪气地拿沈逸之挤兑自己,叶秦哪里受得了,抄起车钥匙就跟着出去了。
他开着车冲在最前面,酒精上头,迎面而来的风没让自己清醒,倒是觉得轻飘飘的仿佛连魂儿都要飞出来。
叶秦想到上午自己将沈逸之那个死洁癖气到脸色铁青,又想像着冰块脸沈逸之知道自己飙车后的脸色,自己现在的行为颇有拔老虎须气势,心中更是畅快了几分,他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大笑着冲了出去。
看着两边的路灯飞速后退,叶秦从后视镜看到其他人的车被自己远远甩开,得意地准备穿过弯道。
冷不防一道刺目的灯光打过来,叶秦脚下刹车却踩不动,一句“**”还没来得及骂出口,车直直地朝那辆货车撞过去,耳边听到“砰”地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全身撕裂般的疼痛……再回过神的时候,自己真的飘起来了。
麻木地看着被撞到变形的车,还有车里面自己扭曲的身体,看着随后来的张泽涛他们乱成一团,看着他们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期间叶秦无数次想要回到自己身体里,却总是被无形的力量弹开。
再后来,医生宣布自己的死讯,大伯和堂哥来认领尸体,之后就是灵堂,好多人参加自己的遗体告别仪式。
明明自己就在那里,无论是语无伦次地大声地说话,还是在他们面前做鬼脸,对着他们又踢又打,却没有人看的见,明明离得那么近,却有无形的屏障将自己和其他人分割成两个世界,无数次试图逃离,又总被牵引到身体附近……最后,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火化,下葬,立碑,尘埃落定。
可是沈逸之呢?那么多人来参加自己的的葬礼,大伯,堂哥,以张泽涛为首的那群二货,赵伯,郑立,吴妈,还有多年没见的舅舅,甚至有好多自己都不认识的人,那么多人,唯独没有讨厌的沈逸之……
叶秦猛地醒过神来,随即冷笑出声,是了,沈逸之又怎么会来,他肯定巴不得自己早点死吧,没有人再会让他生气,他也不用总是给自己做的荒唐事善后,终于摆脱了自己这个大麻烦,他现在肯定高兴坏了吧。
可是他凭什么?不过是自己小时候捡回来的一条可怜虫而已,要不是自己把他带回来,他沈逸之说不定早就死在那个肮脏的地方了,他哪能成为叶家的养子,成为现在这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想到葬礼上不少人悄悄私底下咬耳朵,说沈逸之本来就与自己不和,又在自己出事那天下午去了国外出差,这几天更是怎么都联系不上,说自己向来嚣张跋扈,指不定是沈逸之终于动了杀心,虽说警方判定是自己酒驾导致的交通事故,难保不是沈逸之动了手脚云云。
大伯又在墓前老泪纵横地和舅舅说出事那天上午看到自己在办公室和沈逸之大吵一架后摔门而去,估计是心情不好才回去喝酒,自责为什么没劝劝自己不要冲动,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次车祸……
叶秦越想心中对沈逸之的恨就越深,他觉得自己的死绝对和沈逸之有关,车是自己刚保养过不久的,刹车怎么会失灵,去城郊那条路都那么晚了怎么还会有货车,老头子的公司现在几乎是沈逸之的一言堂,大伯他们根本插不上话,自己死了,沈逸之就解放了……
“沈逸之!沈逸之!你这个白眼狼,你够狠!”叶秦心中恨极,“你最好祈祷我离不开这个鬼地方,只要我能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第二章 沈逸之
澜市恒远医院是属江氏企业旗下的高端全科私立医院,江氏祖辈皆是御医出身,早年靠医疗器械发家,后来又进军生物医药研究,出了不少成果,生意越做越大。
二十几年前,江氏企业利用自身优势创立恒远医院,主要面向国内外高端客户,为他们提供高端优质医疗服务,医院设备精良并与众多国际知名医疗机构有技术合作,各个科室均有权威专家坐镇,而肿瘤科的高治愈率让无数患者慕名而来。
恒远医院住院部共28层,作为私人医院,住院所需费用与层数逐级递增,最高层则是由院长特别指定的超VIP客户。此刻在最高层的院长休息室内虽然只有三个人,气氛却一片凝重。
年前刚刚就任院长一职的江文背对着其他两人站在落地窗前,一言不发,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完全不见平日里那副花花公子的浪荡样,正是傍晚时分,太阳昏黄的光打在他脸上不见暖色反而显得更加冰冷。
他身后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的叶家老管家赵军叹了口气,终于打破了沉默,他抬起头,眼睛红肿,里面满是血丝,他哑着嗓子开口:“逸之少爷昨天下午醒过一次,小少爷的事,怕是瞒不住了。”
站在赵军跟前的是沈逸之的秘书刘鑫洋,也跟着说到:“公司那边人心浮动,大家都等着总裁出面,只是总裁手术完,要是知道叶少爷出事的消息,怕是……”他没再往下说,在场三人都对后果心知肚明,空气再次凝滞。
良久,江文豁然转身,对着休息室其他两人说到:“事到如今,能瞒着就尽量瞒着吧,要是实在瞒不下去,与其让有心人乘虚而入,还不如我们主动告诉他,这次手术完他状态不错,况且今天我们三个人在这儿,他就算发疯我们也治得住!走吧!”说完大步走过去拉开休息室的门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两个人游魂似的跟在他后面。
没过几秒江文又推门进来从冰箱里拿出一块小蛋糕出去了。
三人走到沈逸之病房门口,江文又开口道:“等等,我先进去,你们先平复一下情绪,等我叫你们的时候再进来。”他一边说一边用没拿蛋糕的那只手使劲揉了几把自己的脸,又对着病房门上的磨砂玻璃扒拉了几下头发,变脸似的摆出一副花孔雀般的骚包样,非常欠扁地笑着推门进去了。
病房里因为拉着窗帘显得有些昏暗,沈逸之还在睡觉。江文走进去把蛋糕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又仔细地看了机器上显示的各项数据,看到沈逸之嘴唇有些干裂,就拿起棉签沾了水给他擦。
沈逸之向来浅眠,很快就颤着眼皮要醒过来,江文放下棉签几步走到窗户跟前,“刷拉”一声拉开窗帘,沈逸之刚睁开眼,又因为突然照进来的太阳光刺激得重新闭上,还没等他说话,江文走过来调高病床,又坏心地把蛋糕凑在他鼻子跟前,笑嘻嘻地说:“知道你刚醒吃不了这个,来,给你闻闻味儿,草莓味的,悠然居今日限定新品,很难买的,看我对你多好,感不感动,嗯?”
沈逸之登时被那股甜腻的蛋糕味刺激得恶心反胃,难受不以。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现在吐不出来,沈逸之真想吐他一脸!一个他一个叶秦,总是能轻而易举挑起自己的怒火!沈逸之莫名觉得悲愤。他艰难地吞咽几下,努力平复了恶心感,张口嘶哑着低吼了一声:“拿开!”不过因为昏睡太长时间,喉咙又疼又涩,一说话就呛到了,撕心裂肺地咳个不停。
江文放下蛋糕,一边有技巧地给他顺气,一边不怕死地继续道:“哎呦,瞧我们沈大总裁这副柔弱样儿,这要给你公司那群彪悍女人看见,你怕是要晚节不保啊,哈哈哈哈哈!”顺过气来的沈逸之冷冷看着他。
“咳咳”江文尴尬地清了清喉咙,“嗯,我看这药水差不多要挂完了,我去叫护士来给你拔针。”说着转身就想走,背后却传来沈逸之嘶哑的声音:“说吧,怎么了?”
江文转过身笑得僵硬:“什么怎么了?”
“你今天和我说话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沈逸之缓缓说道,江文正要反驳,沈逸之又说:“再说,M国圣博医科大学的博士高才生,难道还不会拔个针头么?”江文脸上的笑意散去。
江文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涩然道:“那你要保证听过之后不要激动,你刀口还没长好,小心崩……”
“我有分寸,你赶紧说,叶秦又惹什么事了?”沈逸之不是傻子,昨天他醒了没多久,护士来给他拔胃管,先前还和往常一样问他还有哪里不舒服,后来一反常态问了好几遍,又提到了叶秦,说了好些意味不明的话,只不过拔胃管实在折磨人,自己刚醒,头脑昏沉,浑身无力,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就又睡过去了。
现在看江文的表情,叶秦这次怕是惹了大麻烦,处理起来应该要费不少功夫,看来今后要真的对他严格了,自己护不了他多久,还是要让他尽快独挡一面才行……
“逸之,你冷静点听我说,”江文两只手按在沈逸之肩膀上,“叶秦他出了车祸,就你做手术那天晚上,据说当时人就没了……”
“你说什么?什么叫没了?你说谁没了?”沈逸之罕见的反应不过来,露在外面输液的那只手猛然攥紧,输液管立刻回了一大截血,“你开什么玩笑!”
“逸之,是真的!”江文赶紧给他拔针止血,“葬礼……我去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家里和公司都离不开你,而且我总觉得叶秦出事的时间太过巧合,已经找了私家侦探去查,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有结果,所以你不能乱,你一定要振作,赵叔和刘秘书还在外面,我去叫他们进来。”
“到现在,过了几天了?”沈逸之的声音冷的骇人。
“今天是第七天。”江文落荒而逃。
赵管家和刘秘书进来的时候,沈逸之半躺在病床上,除了脸色苍白之外看不出任何异样。
赵军进门就哭了,哽咽着说道:“逸之少爷,您可算醒了,小少爷……小少爷他……是我对不起先生啊,我要是那天拦住小少爷或者让小郑早点去接他,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啊,老头子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去了下面我可怎么和先生太太交待啊……今天是小少爷头七,小少爷要是回来我这个老头子可怎么好呦……”他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沈逸之听到头七两个字,心脏蓦地揪痛,手术后刀口本来就一跳一跳的疼,现在更是变本加厉,连带那个一直折磨自己的器官也开始造反。
他缩在被子里的手不由自主地狠狠摁到上腹试图平复疼痛,深吸一口气,沈逸之冷静道:“赵伯,现在家里肯定还乱着,我现在的情况能帮的忙有限,吴妈和郑立估计应付不过来,现在您绝不能倒下,这个家需要您。我晚些时候会回去的,您别着急。”
赵军边抹泪边说:“好好好,我这就回,吴妈和小郑还不知道您手术的事,我知道,这时候我不能慌,不能乱,我马上回去,回去等小少爷回来看看,您也顾着些身体,要再出什么事,可让我这把老骨头怎么活啊。”
“赵伯放心,我会的,您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赵军连连答应着出去了。
沈逸之目送赵军出门转头对刘秘书说:“鑫洋,跟我说说公司的情况。”
“是这样的总裁,公司现在总体还算安稳,只是前两天有谣言说叶秦少爷出事可能与您有关,我已经着手调查,马上就会有结果,还有叶嵘父子最近正频繁与顾律师和公司其他股东接触,怕是他们终于要对公司下手了,”刘鑫洋顿了一下,又说:“我之前好几次看到叶经理和长风公司的千金一起逛街,估计蓄谋已久,总裁您不舒服吗?我马上叫江院长进来。”
看到沈逸之满头大汗,呼吸急促,刘鑫洋转身想叫走廊里的江文进来,“等等,”沈逸之叫住他,声音虚弱,“你回去通知公司各部门,明天的例会我会按时参加。”
“可是总裁,您的身体……”
“我没事,你现在回公司准备会议相关材料,顺便叫江文进来。”
刘鑫洋匆匆出去,对门外的江文喊道:“江院长,您快来,总裁不太好!”
江文疾步走到病床前,二话不说掀开被子,果然看到沈逸之的手狠狠抵在上腹,手上,病服上,里面的被罩上晕开一大片血迹,他拿开沈逸之的手,恶狠狠道:“你不要命了!”
“没事,刀口崩开了,帮我重新缝合一下就好,”沈逸之虚弱地说道,“不要打麻醉,赶紧弄完……我……要去墓园。”
江文怒道:“就你现在这破身体,床都下不了,你去给叶秦陪葬吗?”
“江文,求你……”沈逸之脸色惨白,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往下掉,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两只手无力地拽着江文的衣襟,病房里各种仪器尖叫起来,刺得江文耳膜生疼,江文眼眶泛酸,几乎要掉下泪来,沈逸之何曾这么卑微过,为了叶秦他真的可以命都不要!
江文俯身,在他耳边轻声道:“好,我帮你,我一定帮你,我和你一起去墓园,你不要激动,我先给你缝合伤口。”沈逸之喘着粗气放开江文的手。
沈逸之和江文到墓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江文刚停好车,后座闭着眼睛,一路无言的沈逸之就开口了:“到了?”
江文还想再劝,眼看沈逸之要下车,他只好赶紧过去将沈大爷搀出来,生怕他又把伤口给崩了。
“我已经和这边打好招呼了,你做完手术没多久不能在外面多待,我和你一起进去,最多四十分钟咱们就出来,听到没?”江文苦口婆心,没想到沈逸之拂开江文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别来,我自己进去。”
江文急了:“大爷,你这风吹就倒的身体,出了事怎么办!”沈逸之定定地看着他:“我不会出事。”
“得,你是大爷行了吧,那你自己注意着点儿,叶秦在第四排最后一个,时间到了我去找你。”江文无奈。
沈逸之慢慢走到墓园门口,停下,江文听到他说谢谢,笑了:“剩三十分钟了啊,你赶紧的,这两年听你说这两个字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看着沈逸之慢慢走进去,江文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无声叹气。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第二章 沈逸之
澜市恒远医院是属江氏企业旗下的高端全科私立医院,江氏祖辈皆是御医出身,早年靠医疗器械发家,后来又进军生物医药研究,出了不少成果,生意越做越大。
二十几年前,江氏企业利用自身优势创立恒远医院,主要面向国内外高端客户,为他们提供高端优质医疗服务,医院设备精良并与众多国际知名医疗机构有技术合作,各个科室均有权威专家坐镇,而肿瘤科的高治愈率让无数患者慕名而来。
恒远医院住院部共28层,作为私人医院,住院所需费用与层数逐级递增,最高层则是由院长特别指定的超VIP客户。此刻在最高层的院长休息室内虽然只有三个人,气氛却一片凝重。
年前刚刚就任院长一职的江文背对着其他两人站在落地窗前,一言不发,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完全不见平日里那副花花公子的浪荡样,正是傍晚时分,太阳昏黄的光打在他脸上不见暖色反而显得更加冰冷。
他身后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的叶家老管家赵军叹了口气,终于打破了沉默,他抬起头,眼睛红肿,里面满是血丝,他哑着嗓子开口:“逸之少爷昨天下午醒过一次,小少爷的事,怕是瞒不住了。”
站在赵军跟前的是沈逸之的秘书刘鑫洋,也跟着说到:“公司那边人心浮动,大家都等着总裁出面,只是总裁手术完,要是知道叶少爷出事的消息,怕是……”他没再往下说,在场三人都对后果心知肚明,空气再次凝滞。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良久,江文豁然转身,对着休息室其他两人说到:“事到如今,能瞒着就尽量瞒着吧,要是实在瞒不下去,与其让有心人乘虚而入,还不如我们主动告诉他,这次手术完他状态不错,况且今天我们三个人在这儿,他就算发疯我们也治得住!走吧!”说完大步走过去拉开休息室的门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两个人游魂似的跟在他后面。
没过几秒江文又推门进来从冰箱里拿出一块小蛋糕出去了。
三人走到沈逸之病房门口,江文又开口道:“等等,我先进去,你们先平复一下情绪,等我叫你们的时候再进来。”他一边说一边用没拿蛋糕的那只手使劲揉了几把自己的脸,又对着病房门上的磨砂玻璃扒拉了几下头发,变脸似的摆出一副花孔雀般的骚包样,非常欠扁地笑着推门进去了。
病房里因为拉着窗帘显得有些昏暗,沈逸之还在睡觉。江文走进去把蛋糕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又仔细地看了机器上显示的各项数据,看到沈逸之嘴唇有些干裂,就拿起棉签沾了水给他擦。
沈逸之向来浅眠,很快就颤着眼皮要醒过来,江文放下棉签几步走到窗户跟前,“刷拉”一声拉开窗帘,沈逸之刚睁开眼,又因为突然照进来的太阳光刺激得重新闭上,还没等他说话,江文走过来调高病床,又坏心地把蛋糕凑在他鼻子跟前,笑嘻嘻地说:“知道你刚醒吃不了这个,来,给你闻闻味儿,草莓味的,悠然居今日限定新品,很难买的,看我对你多好,感不感动,嗯?”
沈逸之登时被那股甜腻的蛋糕味刺激得恶心反胃,难受不以。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现在吐不出来,沈逸之真想吐他一脸!一个他一个叶秦,总是能轻而易举挑起自己的怒火!沈逸之莫名觉得悲愤。他艰难地吞咽几下,努力平复了恶心感,张口嘶哑着低吼了一声:“拿开!”不过因为昏睡太长时间,喉咙又疼又涩,一说话就呛到了,撕心裂肺地咳个不停。
江文放下蛋糕,一边有技巧地给他顺气,一边不怕死地继续道:“哎呦,瞧我们沈大总裁这副柔弱样儿,这要给你公司那群彪悍女人看见,你怕是要晚节不保啊,哈哈哈哈哈!”顺过气来的沈逸之冷冷看着他。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咳咳”江文尴尬地清了清喉咙,“嗯,我看这药水差不多要挂完了,我去叫护士来给你拔针。”说着转身就想走,背后却传来沈逸之嘶哑的声音:“说吧,怎么了?”
江文转过身笑得僵硬:“什么怎么了?”
“你今天和我说话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沈逸之缓缓说道,江文正要反驳,沈逸之又说:“再说,M国圣博医科大学的博士高才生,难道还不会拔个针头么?”江文脸上的笑意散去。
江文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涩然道:“那你要保证听过之后不要激动,你刀口还没长好,小心崩……”
“我有分寸,你赶紧说,叶秦又惹什么事了?”沈逸之不是傻子,昨天他醒了没多久,护士来给他拔胃管,先前还和往常一样问他还有哪里不舒服,后来一反常态问了好几遍,又提到了叶秦,说了好些意味不明的话,只不过拔胃管实在折磨人,自己刚醒,头脑昏沉,浑身无力,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就又睡过去了。
现在看江文的表情,叶秦这次怕是惹了大麻烦,处理起来应该要费不少功夫,看来今后要真的对他严格了,自己护不了他多久,还是要让他尽快独挡一面才行……
“逸之,你冷静点听我说,”江文两只手按在沈逸之肩膀上,“叶秦他出了车祸,就你做手术那天晚上,据说当时人就没了……”
“你说什么?什么叫没了?你说谁没了?”沈逸之罕见的反应不过来,露在外面输液的那只手猛然攥紧,输液管立刻回了一大截血,“你开什么玩笑!”
“逸之,是真的!”江文赶紧给他拔针止血,“葬礼……我去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家里和公司都离不开你,而且我总觉得叶秦出事的时间太过巧合,已经找了私家侦探去查,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有结果,所以你不能乱,你一定要振作,赵叔和刘秘书还在外面,我去叫他们进来。”
“到现在,过了几天了?”沈逸之的声音冷的骇人。
“今天是第七天。”江文落荒而逃。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咳咳”江文尴尬地清了清喉咙,“嗯,我看这药水差不多要挂完了,我去叫护士来给你拔针。”说着转身就想走,背后却传来沈逸之嘶哑的声音:“说吧,怎么了?”
江文转过身笑得僵硬:“什么怎么了?”
“你今天和我说话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沈逸之缓缓说道,江文正要反驳,沈逸之又说:“再说,M国圣博医科大学的博士高才生,难道还不会拔个针头么?”江文脸上的笑意散去。
江文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涩然道:“那你要保证听过之后不要激动,你刀口还没长好,小心崩……”
“我有分寸,你赶紧说,叶秦又惹什么事了?”沈逸之不是傻子,昨天他醒了没多久,护士来给他拔胃管,先前还和往常一样问他还有哪里不舒服,后来一反常态问了好几遍,又提到了叶秦,说了好些意味不明的话,只不过拔胃管实在折磨人,自己刚醒,头脑昏沉,浑身无力,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就又睡过去了。
现在看江文的表情,叶秦这次怕是惹了大麻烦,处理起来应该要费不少功夫,看来今后要真的对他严格了,自己护不了他多久,还是要让他尽快独挡一面才行……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逸之,你冷静点听我说,”江文两只手按在沈逸之肩膀上,“叶秦他出了车祸,就你做手术那天晚上,据说当时人就没了……”
“你说什么?什么叫没了?你说谁没了?”沈逸之罕见的反应不过来,露在外面输液的那只手猛然攥紧,输液管立刻回了一大截血,“你开什么玩笑!”
“逸之,是真的!”江文赶紧给他拔针止血,“葬礼……我去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家里和公司都离不开你,而且我总觉得叶秦出事的时间太过巧合,已经找了私家侦探去查,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有结果,所以你不能乱,你一定要振作,赵叔和刘秘书还在外面,我去叫他们进来。”
“到现在,过了几天了?”沈逸之的声音冷的骇人。
“今天是第七天。”江文落荒而逃。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今天是第七天。”江文落荒而逃。
赵管家和刘秘书进来的时候,沈逸之半躺在病床上,除了脸色苍白之外看不出任何异样。
赵军进门就哭了,哽咽着说道:“逸之少爷,您可算醒了,小少爷……小少爷他……是我对不起先生啊,我要是那天拦住小少爷或者让小郑早点去接他,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啊,老头子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去了下面我可怎么和先生太太交待啊……今天是小少爷头七,小少爷要是回来我这个老头子可怎么好呦……”他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沈逸之听到头七两个字,心脏蓦地揪痛,手术后刀口本来就一跳一跳的疼,现在更是变本加厉,连带那个一直折磨自己的器官也开始造反。
他缩在被子里的手不由自主地狠狠摁到上腹试图平复疼痛,深吸一口气,沈逸之冷静道:“赵伯,现在家里肯定还乱着,我现在的情况能帮的忙有限,吴妈和郑立估计应付不过来,现在您绝不能倒下,这个家需要您。我晚些时候会回去的,您别着急。”
赵军边抹泪边说:“好好好,我这就回,吴妈和小郑还不知道您手术的事,我知道,这时候我不能慌,不能乱,我马上回去,回去等小少爷回来看看,您也顾着些身体,要再出什么事,可让我这把老骨头怎么活啊。”
“赵伯放心,我会的,您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赵军连连答应着出去了。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沈逸之目送赵军出门转头对刘秘书说:“鑫洋,跟我说说公司的情况。”
“是这样的总裁,公司现在总体还算安稳,只是前两天有谣言说叶秦少爷出事可能与您有关,我已经着手调查,马上就会有结果,还有叶嵘父子最近正频繁与顾律师和公司其他股东接触,怕是他们终于要对公司下手了,”刘鑫洋顿了一下,又说:“我之前好几次看到叶经理和长风公司的千金一起逛街,估计蓄谋已久,总裁您不舒服吗?我马上叫江院长进来。”
看到沈逸之满头大汗,呼吸急促,刘鑫洋转身想叫走廊里的江文进来,“等等,”沈逸之叫住他,声音虚弱,“你回去通知公司各部门,明天的例会我会按时参加。”
“可是总裁,您的身体……”
“我没事,你现在回公司准备会议相关材料,顺便叫江文进来。”
刘鑫洋匆匆出去,对门外的江文喊道:“江院长,您快来,总裁不太好!”
江文疾步走到病床前,二话不说掀开被子,果然看到沈逸之的手狠狠抵在上腹,手上,病服上,里面的被罩上晕开一大片血迹,他拿开沈逸之的手,恶狠狠道:“你不要命了!”
“没事,刀口崩开了,帮我重新缝合一下就好,”沈逸之虚弱地说道,“不要打麻醉,赶紧弄完……我……要去墓园。”
江文怒道:“就你现在这破身体,床都下不了,你去给叶秦陪葬吗?”
“江文,求你……”沈逸之脸色惨白,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往下掉,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两只手无力地拽着江文的衣襟,病房里各种仪器尖叫起来,刺得江文耳膜生疼,江文眼眶泛酸,几乎要掉下泪来,沈逸之何曾这么卑微过,为了叶秦他真的可以命都不要!
江文俯身,在他耳边轻声道:“好,我帮你,我一定帮你,我和你一起去墓园,你不要激动,我先给你缝合伤口。”沈逸之喘着粗气放开江文的手。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沈逸之和江文到墓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江文刚停好车,后座闭着眼睛,一路无言的沈逸之就开口了:“到了?”
江文还想再劝,眼看沈逸之要下车,他只好赶紧过去将沈大爷搀出来,生怕他又把伤口给崩了。
“我已经和这边打好招呼了,你做完手术没多久不能在外面多待,我和你一起进去,最多四十分钟咱们就出来,听到没?”江文苦口婆心,没想到沈逸之拂开江文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别来,我自己进去。”
江文急了:“大爷,你这风吹就倒的身体,出了事怎么办!”沈逸之定定地看着他:“我不会出事。”
“得,你是大爷行了吧,那你自己注意着点儿,叶秦在第四排最后一个,时间到了我去找你。”江文无奈。
沈逸之慢慢走到墓园门口,停下,江文听到他说谢谢,笑了:“剩三十分钟了啊,你赶紧的,这两年听你说这两个字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看着沈逸之慢慢走进去,江文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无声叹气。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第四章 真相
叶秦紧张地看着手术台上的沈逸之,先前在墓园,沈逸之大概听到了江文的话,慢慢的没再吐血,清醒过来。之后沈逸之执意要回叶宅,说是不能误了自己的头七,明早的例会更不能缺席,江文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让他先去医院处理好伤口再回去,沈逸之答应后江文小心地搀着他出去。
叶秦担心沈逸之,本能地跟上,那股束缚他的力量竟然神奇的消失了,他就这样和沈逸之坐车离开墓园。半路上沈逸之开始恶心干呕,颤着身体吐出几团带着血的粘液之后软倒在车里再无动静,吓得车里的一人一鬼同时惊叫起来。
幸亏救护车到了,江文和医生们小心地把沈逸之弄上车,结合江文说的情况检查之后,给沈逸之一手输血,一手输液,到医院直接被推进手术室。
叶秦看着江文拿着奇怪的器械探进沈逸之体内,然后前面的仪器上显示出影像,叶秦看不懂这些,但有好几次,屏幕里显示的都是血,有医生用药水冲洗干净,待视野清晰后才继续治疗。
手术做完后沈逸之被推到病房,江文正对护士说之后的注意事项,叶秦终于放下心来,飘回病房,沉默地看着昏睡的沈逸之。
平时沈逸之总戴着一副细框眼镜,别人戴眼镜加的是亲和力,沈逸之却平添一股生人勿近的凌厉感。其实仔细看来,沈逸之是属于那种五官精致隽秀的人,睡着之后整个人都柔软起来,甚至有些脆弱,叶秦觉得沈逸之没事戴平光眼镜的行为十分***,现在明白了真正的原因之后却隐隐有些心疼。
叶秦看他睡觉都浅皱着的眉头,鬼使神差的伸手过去想给他抚平,手毫无意外地穿过,但沈逸之却似有所感地皱了下眉,叶秦一激灵,逃也似的穿墙飘走。
叶秦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他刚才,似乎,感受到了沈逸之的体温,还有轻浅的呼吸……“应该是错觉吧,保险起见,还是找人试验一下。”叶秦和自己说完话,开始在医院闷头乱逛。
叶秦飘飘荡荡地逛了一圈,其间试验了无数人,终于确定之前所谓的触感是自己的幻觉。他发现这里是恒远医院,沈逸之住的是最顶层的病房,他倒是知道沈逸之和江文是朋友,但没想到两人交情这么好。
叶秦现在能活动的地方大了不少,但也仅限于在这个医院里。他一圈逛下来冷静不少,放心不下沈逸之,又飘回沈逸之的房间。
沈逸之还在睡,以前叶秦总觉得沈逸之面目可憎,又嫌他老是管着自己,一见面就找茬和沈逸之吵架,而今他成了鬼,看到沈逸之现在这副半死不活样子,心里无比愧疚。
多可笑啊,叶秦心想,一向视为至亲的人想要他的命,他最厌恶的沈逸之却因自己的死亡痛不欲生。要是没有沈逸之,自己今晚就该彻底消散了吧,能离开墓园,也是因为魂体接触了沈逸之的血。
叶秦无端觉得很累,短短一晚,自己多年坚信的东西崩塌的不成样子。或许自己消失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叶秦这么想着,放任自己沉入黑暗。
叶秦被吵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郁闷地捶墙嫌弃想要消失结果却睡了一觉的自己。
旁边沈逸之一身西装,刘秘书拿着公文包等他,江文还在喋喋不休:“你知不知道像昨天那种情况多发生几次,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你,而且做完手术之后,赵伯特地打电话给我,让你先别回去,说是叶嵘父子来了,但碍于秦昭在场,倒也没敢做什么,你那会儿刚止住血,我怕你回去万一又折腾出血,就给你挂的药水里加了点安眠的成分……”江文语气越来越弱。
沈逸之接过刘秘书手上的眼镜戴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江文更怂了,弱弱道:“你别这么瞪我呀,太吓人了,再说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你好……”沈逸之看了他一眼,抬腿走出病房。
“你晚上记得回来啊,这两天你本该继续观察,不能出院的。你今晚不来,我就不给你看那段监控视频,你也别想找那人要,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以后资料都给我!”江文语气又欢快起来。
沈逸之脚步顿了顿,大步走了。
叶秦赶紧飘着跟上沈逸之,结果刚出医院门口,太阳光立刻让他浑身灼痛,他只好委屈巴巴的缩回医院才感觉好些,叶秦无语,这大概是医院阴气比较重?叶秦郁闷地目送沈逸之离开后又飘回病房。
沈逸之住的是最大的套间病房,外面是客厅,厨房,陪护室,里面则是病房,卫生间,还有一间不小的办公室。
叶秦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感觉沈逸之似乎是长期住这里。里面本该是陪护室的地方成了办公室,外面的陪护室是从客厅隔出的,沈逸之一向不喜欢别人靠近,陪护室在外面他可以理解,可是办公室的东西未免太多太全了,叶秦甚至看到不久前自己丢给助理的合同,桌上的文件也都是最新的,还有病房里的两个大衣柜,从衣服到配饰,一样不落,按季节分类放着……
叶秦有些心慌,沈逸之刚来叶家那几年身体确实不大好,三天两头肚子疼,换季的时候必定生病住院,但就算这样也没见沈逸之长期住院,可看现在这情况,怕是已经住了不短的时间。
叶秦想起昨天沈逸之又是吐血又是昏迷的,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沈逸之到底得了什么病?
叶秦神思不属的撞进江文办公室,江文正在看病历,叶秦眼尖地发现那正是沈逸之的病历!他鼓足勇气凑上前去,跟着江文把病历从头看到尾,只觉得脑子里轰隆隆响个不停,竟然是癌症,胃癌,怎么会这样?!
沈逸之很晚才到医院,江文给他检查完后说了一句视频在电脑里就悄声退出病房。
叶秦跟着沈逸之飘进办公室,看他打开电脑,在椅子上坐了很久之后终于抖着手点开那个视频,沈逸之一夜没睡,坐在电脑前机械地点着鼠标,把那个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天已经大亮,他手机有电话进来,铃声响了很久才回神接起电话。
那边刘秘书不知道说了什么,叶秦只看到沈逸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随后他关了电脑,拿了很多文件推门而出。
叶秦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看到视频里那个他不能更熟悉的好堂哥叶昊阳,叶秦心里无端浮现出一种果然如此的的尘埃落定之感,对叶嵘父子的失望与痛恨,竟比不上确定沈逸之没有害自己之后的欣喜,他突然很想见沈逸之。
沈逸之自那天走后将近一个月都没来医院,需要的资料不是刘秘书来拿就是江文给他带过去,只是最近有好几次,江文都是晚上急急带着药箱出去,早上又怒气冲冲的回来,翻看沈逸之病例的次数变多,还经常皱着眉在上面天上几笔。
大概是因为医院阴气重,叶秦的魂体这段时间又凝实不少,可他的担心却与日俱增,江文在沈逸之病例上写了很多他看不懂的东西,他想知道沈逸之的近况,但是他依旧离不开医院,想让沈逸之来,又害怕沈逸之再被救护车送进来,叶秦在沈逸之来与不来的纠结中过的度日如年。
这天,叶秦无所事事的飘进江文休息室,却发现江文正在发怒,他愤怒地从身上扯下白大褂扔在地上,对着手机那头吼道:“行啊,你厉害,你自己不要命,我又能把你怎么样,以后我再管你***就不姓江!”说完挂了电话把手机摔地上。
叶秦对那个被摔在地上却只有屏幕裂了几条缝的坚强手机表示称赞,他还疑惑是谁让江文这么生气,晚上沈逸之就来了医院。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最近下雨,不太想写虐可是这个发展看起来又甜不了,愁人啊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一下子开了两篇文,不知道应该先更那个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蟹蟹大家给我暖贴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第五章 重生
办公室里,江文坐在转椅上背对着沈逸之生闷气,叶秦惊觉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沈逸之却已经瘦了整整一大圈,他平日里穿的西装似乎都变得大了些,脸色比当初执意出院的时候还要差,眼底泛着青色,疲惫的样子怎么都掩盖不住,叶秦看的心底胀痛,这样的状态,肯定是病情加重了,他为什么不来医院治疗!?
沈逸之确实累得很,最近公司的事情多,叶嵘父子对公司的野心早已不加掩饰,叶秦被判定意外死亡,没有遗嘱,他名下的财产和股份自然都归了这两个行凶者,他手里的证据太少不足以将他们定罪,叶嵘父子做的并非天衣无缝,可他却没时间慢慢找罪证了,最近胃疼的越来越频繁,江文给的药已经吃完了,他知道江文发怒不给开药是对他好,可叶嵘父子野心昭然,他现在绝对不能示弱。
沈逸之一手支着头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江文正在气头上,可他还急着拿药,待会回去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于是他开口道:“江文……”
“你闭嘴!”江文怒不可遏,“我已经和你说过,叶秦的事我会帮你的,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尽快住院,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要到后期了,你就这么想死吗!”
“江文,你知道的,叶嵘父子已经继承了他的股份,董事会近期也会有变动,我真的脱不开身,你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吧,等一切安排好了,我会来找你的,江大医生。”
江文见沈逸之做了保证,自己再纠缠已无意义,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袋子药递给他道:“这是一周的量,吃完再来找我,还有下次来的时候记得要空腹,我给你做个详细的检查。”
沈逸之说了声谢,拿着药准备走,叶秦忙跟着他飘出去。出了医院大楼,叶秦看到郑哥已经在车里等着了。
郑哥名叫郑立,是吴妈的儿子,跟吴妈一起来的叶家,大学毕业之后在叶氏工作,连带充当了沈逸之的司机。
叶秦本以为自己仍然出不去,结果跟着沈逸之坐进车里竟然被带出了医院,这下叶秦确定了,自己只能被沈逸之带出去,而且还只能是晚上,想到一会儿要回家里,叶秦难得有些紧张。
沈逸之刚进家门就快步上了楼,叶秦在车上的时候就看他好像不太舒服,不放心的跟上去,果不其然,沈逸之直接进了洗手间开始吐,叶秦看他肩膀一耸一耸地抖动,却什么也吐不出来,然后他使劲按了几下上腹,随即把在医院电梯里干咽下去的几片药带着胃液吐了出来。
叶秦生怕他又吐血,好在之后沈逸之似乎舒服了些,没有再吐,缓了一会儿,他出去拿了一套睡衣进来,叶秦一看就知道沈逸之洁癖症发作要洗澡了,他觉得看大男人洗澡挺没意思的就准备出去,结果沈逸之已经脱了上半身的衣服,叶秦余光瞥了一眼镜子,赫然看见沈逸之腹部交错着几条伤疤,叶秦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些伤疤都是手术的时候留下的!
叶秦仓皇出了卫生间,他发现自己对沈逸之的了解实在少的可怜,他不知道沈逸之的早就得了重病,不知道他那么关心自己,甚至不知道沈逸之身上什么时候有了那么多的伤疤,他只会闯祸让沈逸之给他收拾烂摊子,把沈逸之气到脸色发白心里还沾沾自喜,就算已经成了鬼还要靠沈逸之给自己报仇,叶秦,你简直**!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着只是一部分,剩下的死都发不出去,我明天再试试

楼主:修殇璃洛  时间:2021-09-25 07:01:32
叶秦在宅子里四处乱晃,以前总不想回来,现在看到和生前别无二致的房子,却只想流泪,他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样,只不过楼下父母的遗像中间多了他的遗像。
沈逸之一大早就去了公司,赵伯对着院子里的槐树发呆,吴妈躲在厨房偷偷的哭,叶秦看着似乎老了好几岁的赵伯和吴妈,心头像压了一块巨石,让他气都喘不过来,他逃避似的躲进沈逸之房间。
这一个星期叶秦过的难受极了,他已经确定自己的股份都已经落入叶嵘父子手中,他对那两人恨极却毫无办法,但他最担心的还是沈逸之。
江文给的药没几天就被吃了一大半,沈逸之每顿饭都吃的很少,吴妈担心他,让他多喝点汤,他倒每次都很捧场的喝完了,然后若无其事的上楼,把自己锁卫生间里立马搜肠刮肚地吐出来,有时候还夹着血丝,叶秦看的心惊不已,而且沈逸之忙得很,晚上不到凌晨三点钟绝对不会睡觉,早上还要照常上班,周五的时候,有个药瓶空了,那之后沈逸之的腹痛变得频繁,晚上蜷着身体捂着腹部在床上辗转许久才满头大汗的睡去,叶秦却觉得沈逸之疼晕了的可能性更大些,周末的时候沈逸之挨不下去,中午没吃饭让郑哥把他送到医院,叶秦跟上去,终于松了口气。
晚上江文带着沈逸之做了一大堆检查,完了之后沈逸之几乎连站都站不住,江文没让他回去,直接给他挂了点滴,沈逸之躺在床上对江文说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住这个病房了,下次再来,你就把我安排到下面去吧。”
江文神色凝重道:“你非这么做不可吗?我说过会帮你的。”
“我等不了那么久,他的仇我要亲自了解。”沈逸之神色冰冷。
江文继续道:“你的情况不算好,但也没有太糟糕,检查结果三天后出来,逸之,我希望你能尽早入院。”
“我知道,我会尽快布完这个局,到时候就靠你江大医生救命了。”沈逸之难得开起了玩笑,江文却依旧板着脸,他调整了点滴速度,深深地看了一眼沈逸之转身走出去,叶秦听得满脸问号,这两人打的什么哑谜啊?
沈逸之第二天又一大早就走了,之后大半个月不见回来,江文暴跳如雷却奈何不了沈逸之。叶秦出不去医院,况且他也无法面对家里家里面因为他伤心憔悴的众人,因着医院的阴气,他的魂体更加凝实,有一次他飘过窗户的时候,窗帘竟然微微动了一下,让他惊奇不已,他觉得自己天赋异禀,这大概是传说中的法力?

楼主:修殇璃洛

字数:507508

帖子分类:寒武纪年

发表时间:2018-08-14 08:03:00

更新时间:2021-09-25 07:01:32

评论数:49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