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寒武纪年 >  【原创】《狱宫》帝王攻x刺客受。虐身虐心 古风 囚禁play 肉

【原创】《狱宫》帝王攻x刺客受。虐身虐心 古风 囚禁play 肉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一个刺客背负沉重的爱恨情仇与当代帝王的生死纠缠,在腐蚀的枷锁下挣扎不孬的灵魂。(好吧这介绍啥都看不出来那么就这样吧,文笔太烂,瞎J8写写)
第一次写重口味的,虐文,emmmmm这儿祭晃请多关照。
注意事项:
1.作者闲聊属性
2.学生狗暑假上课系列
3.不定期更新错别字无数
4.肉太肥腻得慌
emmmm接受的话就开始吧(๑و•̀ω•́)و——走你!
乐乐镇楼!(emmm好吧只是随便找了个镇楼!并没有多大意义啊啊啊不是幸运E!!)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楔:
他坐在石亭里,用手抚着老旧的琴弦,悠远的古琴声描绘了大好河山和刀光血影间繁华惆怅的迷离。透过天山间浓浓的雾霭,顷刻间明亮的眸子闪现出与他年龄不符的恨意。
——记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狱宫
引1(文引)
元年前,楚国最年轻优秀的将领楚元修被皇帝满氏祖发配西征。满氏想要收复西头的小国,加强中央管理从而扩大领土,表面上是说开发边界来与西方国家策应,其实目的是妄图掠夺西方古国的金银和人力。通往西方的路很长,并且需要经过浩瀚的荒漠。马匹紧缺,粮水短缺,策马的将士体力渐渐给己不够,一个又一个倒下。为期一个月的圣旨在手,楚元修不得不攥紧拳头,准备奋力一搏,只得狠下心不去理会已经倒下的自己昔日的战友。
塞外的秋风凛冽干燥,长期缺少水分使楚元修嘴唇干裂。风卷起荒漠的沙砾拍打在他黝黑俊挺的眉宇间,伴着惨白的塞上月光,良种马在荒漠上驰骋,扑腾起漫天黄沙。
"将…将军…前方可能会有风暴。"并列在楚元修身侧举着战旗的士兵提示道。楚元修就像没听见一样,反而加紧了速度,似与前方漫天席卷而来的黄沙拼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你死我活。黄沙淹没了骑手的呼喊,楚元修眉头紧锁,把脖子上的围巾拉到了鼻子上,深吸一口气,闯入了莽莽黄沙。年轻的将军,在此时此刻妄图战胜天灾,不惜一切代价,只为收复大好河山。
不知多久,是否是上天的眷恋,还是生死簿上没有排到他们的名字。楚军居然奇迹般穿过了长达一夜的沙漠风暴。楚元修松了松围巾,睁开了被风吹的不得不闭上的眸子。"将军!前面可能有水!"旁边一士兵惊喜的狂喊。楚元修黑亮亮的眸子扫视了一圈,前方居然真的出现了稀稀疏疏的杂草。他大喜过望。他知道这是个好兆头,忙策马加鞭向前冲去。有草说明有水,有水就有可能孕育出城乡,难道说…也里离城市不远了。杂草越来越多,空中漂浮着淡淡的水的清甜,希望就在前方。果然,前方是一个小小的绿
洲,楚军欢呼起来。一周的严重缺水使他们带的水袋昨天就已经空空如也,塞外如此残酷的环境,他们都以为将会被埋没在这莽莽黄沙之中成为一具干尸。楚元修跳下了马,靠在一旁休息,将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跳下了马,横七八竖地躺倒在杂草堆里。楚元修望着高而远的夜空,握紧了手里的长剑。
明天…战争就要打响…
西域小国文城此时步入了繁华的时代。巷子间来自东南西北不同种的叫卖声络绎不绝,铜铃碰撞间骡子铿锵有力的嘶吼。
古老发绿的城门安然的立在那里,胭脂店飘散出姑娘喜欢的浓烈的桂花油的气息,孩童们的粗布衣裳在绳子上随着清风飘动,酒旗高高得悬挂在酒楼上,屋内传来阵阵酒杯碰撞的声音和汉子豪爽的划拳声。一个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年轻人站在酒楼门口,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破旧的碗。他看到掌柜的,颤抖地伸出手里的破碗。店小二看到了不耐烦的向他挥了挥手里的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抹布"去去去,叫花子一边儿呆着去。"年轻人愣了"滚滚滚,没看正忙着吗?""琴笙,干嘛呀,叫花子也是有苦衷的吗,来来来小伙子,我们店剩饭剩菜多得是呢,老魏!把今天的剩饭拿出来!"肥头大耳的掌柜和蔼的笑着,向厨房里吆喝。年轻人愣了愣,感激的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笑了"谢…谢…"名唤老魏的厨子拿出一个大碗,把饭放进去递给了年轻人。年轻人并没有急着吃,他把饭倒进自己的破碗里,跑出了酒楼。年轻人一路小跑,从大街跑到村子里一个破牛圈。
年轻人打开门,里面躺着一个盖着破被的老妇人,旁边一个面容清秀却一脸尘土的男子看到年轻人回来了忙撑起地上一根树枝站起来。"白晨哥,你回来了?"被叫做白晨的男人扶着弟弟坐下"白愈,你慢点,腿不好就不要站起来了,娘怎么样?"白愈看了看老人,叹了口气"娘还是在发烧…唉…"白晨拿出讨来的饭,快把这个给娘热了吃,你也吃点。"哥你不饿吗?"看着哥哥瘦弱的身影,白愈担忧的问。"我不饿,我有吃过,你们快吃吧。"
白愈点了点头,把碗放在柴火上。
白晨趴在窗口上向远处望去,突然发现长城上点起了浓浓的狼烟。紧接着牛圈的大门被打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白家兄弟,快跑吧,楚军来扫荡了!"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第一章 扫荡的楚军
白晨一愣,回过神来男人已经跑远了,村子里一片混乱。鸡跑鸭飞,狗窜猫叫,孩子的啼哭,牛马的嘶吼混乱成一团。村口尘土飞扬,东方良种马的铁蹄踩在土地上发出声响,楚旗在狂风中摆动着,刺眼的红。白晨大吼"白愈!楚君来了!赶紧把娘藏起来!"白愈应了一声,撑起身子歪歪扭扭扑过去把老妇人往杂草堆拽。白晨卡上牛圈的门,把它拴住,才靠在门上喘口气。
突然门猛地被踹开,白晨被踹倒在地,几个楚军闯了进来。白晨不顾一切地喊"白愈!白愈!把娘——"话音未落,两支利箭划过空气,直命中白愈和老妇人的心脏。白愈一口血喷了出来。"白愈!娘!!"白晨嘶吼着,泪水划过了他的脸庞"我要杀了你们啊啊啊啊!""按住他把他带走!"楚元修发话,两名士兵上来拉住白晨的双手反绞在他背后。白晨怒火中烧,狠狠咬上了一名士兵的手指。士兵痛呼一声,拔出长剑刺入了白晨的胸腔。窒息的感觉迅速袭来,白晨身子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一软向地上倒去"带走。"楚元修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白晨微微颤抖着的眼皮睁开了,周围漆黑,只有远处有点点悠悠的烛光闪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隔壁有轻轻的叹息声和隐忍的呻。吟传入自己嗡嗡发响的耳朵。白晨努力撑起自己瘦骨嶙峋的身子,朦朦胧胧地看到自己的脚被一串粗大的全是锈蚀痕迹的铁链拴住了。这里看起来像个牢房,窗子又小又高…"啊…"胸膛的闷痛迅速向他袭来,不禁用修长瘦弱的手捂住了利刃洞穿的地方。伤口很深,准确地刺入了他的右肺,周边外翻的皮肉已经发炎化脓,像一块癌变的肿瘤翻在胸口上。"这是…哪…白愈呢?娘呢?"白晨无力地问到。"这是京城,你的娘…我不知道…"女人的声音夹杂着一些疲倦。"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你是…谁…""我是这里的一个宫女。"女人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过现在被贬到这里来看守俘虏了。"
宫女…吗…白晨无力地靠在墙上,却因为胸腔的巨痛而滑落。"嗯…"手紧紧抓住胸前的粗布衣服,白晨疼到满头大汗。"你怎么样?没事吧?"宫女担忧的声音传来"我…我给你找点草药…""不用…一会…就好了…"白晨转过脸去。"你可知这次到访文城的军队将领是谁吗?""好像是楚将军…楚元修…"
楚元修…叫楚元修吗…我记住你了…白晨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坚定和愤怒。
牢房的门突然撞开,一人骂骂咧咧走进来"迎春,你这个下人在跟奴隶说什么呢?还不快滚开!"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昨天晚上3点多睡不着起来码文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写到快5点了才写了这么点,宝贝儿们凑合着看吧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啊啊啊啊啊!!我已经快崩溃了!!第二章写到一半同学来了个电话一,没保存一点都没了啊啊啊啊【打滚打滚】完全没有思路了啊啊啊啊啊!!!!!【哭着打滚】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锤床】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4:51,我还在坚持码文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第二章 寻找机遇(都说了现在写的不是男主不是男主!)
【现在码文的时间是3:01,刚刚同学来了个电话我写的第二章全都没有了,听到了吗?全都没有了!!现在我只能重新构思,嗯…肯定写的没第一遍好了,好了不废话了,你们开心就好,来继续看文——】
汉子骂骂咧咧地伸过手将迎春一把推开。迎春一个踉跄连连后退,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旁边的石壁才没有使自己倒下。
汉子向地上啐了口痰,打开牢门的锁,一手抓住拴住白晨脚腕的铁链,将他拖了出来。
"啊啊…好痛…不要…"白晨用满是淤青的手腕撑着地,汉子拉紧了铁链,凹凸不平的沙地摩擦着白晨手腕上细小的伤口,从牢门延伸到外面,弯弯曲曲一道触目狰狞的血痕。
迎春妄图扑过去救下他,却被汉子狠狠一瞪,自卑地低下了头…自己只是个下人啊…救人什么的…她攥着手里的手绢,嘴唇微微颤抖着。
她很卑微,身份卑微,灵魂卑微,在一间漆黑,破旧,充斥着霉味的牢房中,有着同样一个卑微的人,那人也是如此,跟她一样卑微。有些时候上天是不公的,在淤泥中翻滚妄图逃脱的灵魂,永远也无法触及那些至高无上的东西,但那个男人,他漆黑的眼眸中,有着与生俱来的张扬。灰蒙蒙的天啊,那天啊——划破苍穹的将会是一声明亮的怒吼,一个不羁的灵魂腾空而上。
汉子哼着走调的民歌把白晨扯到了一间屋子里,汉子粗野的笑声和骂骂咧咧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屋子,汉子嘿嘿笑了两声,脚上一发力,将白晨踹进了屋子。
哐——
屋子里所有的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所有的眼神都聚焦到白晨身上。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汉子扬了扬手里的铁链"听说这是个西方奴隶,看看,味道肯定不错。"说着,汉子粗壮的手臂卡住白晨的下巴,将他的脸被迫迎向来自不同人的目光。
"长得到是不错,可老子喜欢女人啊。"一汉子站起来,挑剔地看着他的脸,用手摸了摸粗黑的胡子"他怎么这么脏?"
拉住他铁链的汉子又干笑两声"我这就带他去清洗——"说着拽着他脚上的铁链将他拖走了。
白晨的手臂已经摩擦地鲜血淋漓,他不得不用手肘撑着地来防止胸膛上的伤口碰到地上的沙子。汉子拉着他走到后院。
后院有一口石井,汉子从井绳上拿下挂着的木桶"这可是京城御用的井,这井里的水可是甘露,给你清理身子你可是修了多少辈子才来的福分啊!"说着一桶凉水从头到尾浇了个满怀。
深秋的天已经转凉,幽幽的秋风吹着白晨湿透的衣裳。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把自己环住。冰凉的井水刺骨的寒,伤口沾到水的痛楚使他一阵一阵眩晕,他只得咬紧了一口银牙。
汉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又一桶水浇了上去。
迎春悄悄隐在远处参天的古木后,看着这一切,等到汉子把白晨拖到屋子里后,连忙跑到这屋子的墙根地下,把自己往后缩了缩,确认了一下周围没人,才把自己的一只耳朵贴在坑坑洼洼的墙壁上偷听起来。
等到汉子把白晨拖到屋子里时,大伙都快等的不耐烦了。一秃头斜着眼看了看拉着白晨的汉子"喂,你该不会刚刚已经吃抹干净了吧?""怎么会怎么会?"汉子忙辨认自己的清白。秃子冷哼一声,上前捏住白晨的下巴,将他的脑袋抬了上去,露出雪白的脖颈。
秃子伸出腥臭的舌头,舔着白晨的脖子。
"混…**…"
秃子像是没听见一样,将粗大的手指伸入白晨的嘴里搅动着,惹得他一阵阵抽搐般的干呕。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唔…唔唔…放开我…"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闯了进来"魏文晟,蒋清涛,王德苟,韩肖,你们几个,楚将军有事招你们过去。"
"切,坏了好事。"几个汉子撇了撇嘴小声嘟囔发着牢骚。
把手指头伸入白晨嘴里的秃子也只好不情愿地把手指头从他嘴里拿出来,再怨恨地将手上的唾液擦在白晨的脸上。
"就来就来…"几个汉子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把白晨拷在石桌腿上"你别跑了,你要敢跑,回来我打断你的狗腿。"最后一个人出去了,带上了门并反锁起来。
白晨瘫坐在地上,捂着隐隐发痛的伤口,妄图蜷缩起身体来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吱——"悄悄被打开,老旧的门摩擦在沙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白晨警觉地抬起头。一股轻轻爽爽的樱花味幽幽飘来,紧接着一双警惕的眼睛来回扫视着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房间,最后目光停在白晨身上。眼睛的主人长舒了口气,蹑手蹑脚钻进屋子,把门插上。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有没有受伤?我这里有点点心,给将军送饭的时候偷偷拿的,你快吃了吧。"迎春轻声对白晨说到。
"没…我没事…"白晨看了她一眼,接过了她手里的纸包,"这是草药,治刀伤最好了,我爷爷告诉我的。"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白晨斜了她一眼。
"我…我…"姑娘涨红了小脸,忙扭过身子闹脾气般跺了跺绣花鞋跟。
"…"白晨地下了头,紧接着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迎春姑娘,你能见到楚元修吗?"
迎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能啊,我是他身边的侍女…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以前是…现在只能干干杂役的活计了…"
白晨的眸子突然明亮了"迎春姑娘,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嗯?"
白晨伏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你…你为什么…"迎春吓得连连后退。
"我想要报仇,害死了我娘和弟弟的那个人…"白晨咬住了下唇。
"你为什么选择我?你相信我吗?"
"不知道…"白晨摇了摇头"我只能放手一试了…"
迎春想了想,明天好像有京城的庆功宴。
"可是…之后的事情怎么处理——"
"逃走,我要逃走,迎春姑娘,你愿意跟我一起逃走吗…"
"我…我…"迎春窘迫地绞着手指"我试试…"
"谢谢你迎春姑娘"白晨笑了,迎春脸上飞快地染上红晕,她别过脸"那…说好了…明晚我就准备…嗯…我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嗯…我先走了,不然一会有人来了…嗯…"
白晨嗯了一声,坐下来大口吃着纸袋里的桂花糕。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以前在这一楼声明一下,提前剧透虽然不太好,但我还是要说——白晨不是男主不是男主不是男主!!!白晨喜欢女人喜欢女人喜欢女人!!到了主角出场的时候我会注明的。没有bg的h所以请各位腐女腐男放心食用

楼主:XX2001104  时间:2020-02-22 15:09:47
第三章 毒害楚元修
迎春回到了她自己的小破屋,坐在床上。
刚才…那人笑的真好看…
想到这里迎春耳根发热,从别人的角度看,她已经满脸通红了。跟她同屋的好姐妹秀秀刚好返回拿换洗的衣裳,看到迎春坐在床上对着床单满脸通红地嘿嘿傻笑,吓了一跳。
"迎…迎春姐…你怎么了?"
"啊啊…没事没事…"
意识到刚才的失礼,迎春尴尬地摆了摆手。秀秀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声,摇了摇头,抱着换洗的衣裳走了出去。
"迎春姐…有心上人了?不对不对不对…不可能!"秀秀猜疑了一下,马上否定了这个答案的可能。在她心里,迎春可是一本正经只专注于工作的好姐姐,怎么可能回想这么羞耻的事情…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嗯!
秀秀神经病一样地点了点头。
(然而迎春就是在想这么羞耻的事情……秀秀你高估她了…)
等到秀秀出去,迎春才清醒过来。她收起笑容,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想着白晨拜托给她的事情…白晨想要…毒害楚元修楚将军…
迎春皱了皱眉头…怎么办呢…
她翻了个身,面向窗口,开始漫长的思考…
秀秀回来了,她看到迎春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还以为她睡着了,便自顾自地铺好褥子也躺下了,不一会就传出了秀秀软糯的梦呓。
迎春等了好一会,确认秀秀已经睡死了,便蹑手蹑脚爬起来,从窗子翻出去,作为草药世家传人的迎春,自然不会在药品方面发愁,她溜进皇家后山,准备调制明天需要用的药。

楼主:XX2001104

字数:27118

帖子分类:寒武纪年

发表时间:2017-08-01 07:29:00

更新时间:2020-02-22 15:09:47

评论数:35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