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月儿爱海天 >  【小清新】锦绣云堆砌贵胄

【小清新】锦绣云堆砌贵胄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男主:谨云深 虚弱多病卧床失禁
配角们:亲友 前女友…
现代
富豪谨家的大少爷,谨云深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1)
谨云深这段时间身体突然虚弱起来,每天起床后一整天都没什么力气,一吹风就遍体发寒,
时不时咳嗽发热

请了家庭医生看了几遍了,查不出什么大问题
只能开些解症的药。

躺在床上挂了好几天水了。
谨妈妈推门进来看他
他昏昏沉沉中察觉到了,却睁不开眼
谨妈坐在床边,探了探他的额头,烧还没褪下去,她温婉精细的眉头都揪了起来。
看到儿子把头微微侧了一下向着她,眼皮也轻眯了眯。
知道他是清醒着的,只是没力气睁眼。
"云深,是妈妈,你好好休息啊。"
她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脸,"好好休息哦,妈坐一会儿就走。"

在母亲的细声安抚中,云深不知什么时候沉沉睡下了,
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


谨云深这一向打了许多点滴,家庭医生每回都留了助手照顾。

谨云深穿着舒适的白色家居服,长款的。

房间里的温度很舒适。

医生助理姓胡,是个男生,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做事十分认真负责。

胡医师给他换好药瓶,看他沉沉昏睡着,没点精气神,不好意思叫醒他。
只好拉下他的裤子,垫上医用纸尿裤。

旁边一直打下手的女佣看在眼里,惋惜地叹了口气。



谨云深的情况还是没怎么好转
虽然醒过来了,被扶着下床,要和大家一起用餐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虚弱得可怕
睡了这么久,都是昏睡。眼睛红红的,还是发热。心里也压着一股热气,每一秒都难受,站着坐着躺着都累得慌。

他下身还垫着纸尿裤,
有一回胡医师给他换纸尿裤时,他隐隐约约清醒了一小段时间。
却也没有精力多想什么,
他太累了,发现对方在做什么的同时,他就昏睡过去了,
完全没精力回想到自己怎么就失禁了,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失禁的。
呼吸都觉得累得慌。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防吞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2)
坐在餐桌旁,谨云深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旁边是他的三弟谨云湛。

谨云湛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刚从学校回来,穿着篮球装,活力无限。
他看着旁边的大哥,满脸病色,全身都陷在椅子里,拖鞋都挂不住,脚跟蹭到地毯上了



他十分担心。
哥哥的身体一直娇弱,
每个季节的流行病都要轮番上阵糟蹋他,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病得过挺多次,但也从来没这么严重过。
他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上周大哥的情形就不太好,他回来了都不敢闹他,只是打了招呼,留时间让他好好休息。
本以为这周回来,大哥就康复了,
他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打听清楚哥哥的身体情况,
又怕这时随便出声惊扰了大哥休息,
一时也不知道拉谁问。

他弯下腰,把谨云深的脚端正地放回拖鞋里。

谨云深睁开眼,正对上他关心的目光。他轻轻回了个笑容宽慰这个孩子。用温柔的眼神示意自己并没什么大事。
谨云湛扶住他的肩,传达着担忧。
谨父和二儿子谨云清刚好进门。
两人也围过来问他的身体。

谨云深尽力想表现得好一点儿,可确实有点抗不住了,
突然间头昏脑胀起来,他只好闭着眼扛过去。
闭着眼听到自己虚弱无力的呼吸,心脏都闷起来了。越发烦闷。
这时,一阵过电激灵的感觉消散开,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失禁了。
这是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这种感觉。
他被自己的虚弱惊吓得颤抖了一下,瞬间出了一身虚汗。脸色更苍白了
旁边围着的三个人也发现了他的脸色变化,各自担心。
好在这一阵冷汗过去之后,谨云深倒清明了许多,反而有了些精神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3)
晚餐陆续摆上来,云深也能自己坐着吃饭,女佣给他布菜,都是些清淡适合病人的
只是吃了一两口就觉得恶心反胃,胀气得慌。
拿着筷子戳戳点点,吃不下什么。

晚饭后说说话消食众人就催他回房休息。

起立那下,竟遍体发寒,眼前一黑,满天都是小星星,几乎要栽下去了。
旁边一人赶紧扶住了他
他摇一摇头,眼前的黑暗渐渐散去,低血糖的感觉不好受
"怎么了 没事吧"
"没事,起得急了。"
"扶大少爷回房"
靠着别人的搀扶,他坐电梯回到了自己卧室。



下体又尿湿了不少,他回房后送走众人,起身进了厕所。
关上门,坐在马桶上休息,自己费力地把裤子褪下来,把纸尿裤脱了扔进垃圾桶。

满头大汗,他估摸着自己的体力,觉得还是能给自己冲个澡。

他不敢托大,就坐在浴缸放水擦了擦身。
泡完澡晕乎乎的,扶着墙壁出来,就昏过去了。

扶他上楼的男佣是干其他活的,这几天是他第一次照顾大少爷。因此他把人送上去后,看到女佣跟上来了就走了。
这女佣只打打下手,照顾吃饭,不怎么灵活,见他被送进了卫生间,就在房间里等着。
因此听见哐当一声,她完全不知所措,
门给反锁了,她只好跑出去叫人。

拿备用钥匙打开浴室的门,之见云深歪斜地躺在地上轻轻呻吟,什么都没穿。
二少爷谨云清当机立断拿过旁边的浴巾把他裹起来,抱到床上。
大家都很担心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最近从头复习自己的片段/大纲楼,觉得有些写得,我自己反正看得很开心
但是都堆在一栋楼里,平时翻也翻不到,就算接着写,看的人也不知道接的哪段,所以最近会整理一下,
我喜欢的,想接着写的,会陆续开楼
但都也没完结,结局什么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我想,只要有人催,我都会给个交代的吧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4)
家庭医生看了看,给摔伤的地方擦了药。
"恐怕今天又要烧起来了。他这几天身体十分反常,还是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吧。"

谨父找来一个觉得利落的男佣,交代他以后就跟着大少,寸步不离!不能让他离开视线。坚决杜绝今天这种情况。



腰背酸痛,谨云深夜里做了好几段噩梦,失禁得一塌糊涂。
也果然又发高烧,继续挂水。

第二天一早,全家人都陪他去医院。
车内,谨父把他抱在怀里,"云深啊云深。"他叹着气。
这次检查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大家都很担心。

急诊科办理了住院手续,
和在家时一样,每天躺在病床上。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
被大大小小的各项检查折腾得一点力气也没有。

检查结果出来了,各项指标高高低低都不是什么严重的病,抵抗力差,营养不良,肠胃不好,低血压低血糖…亚健康。
开了一大堆药。

营养师列了营养菜单,
又向医生咨询了各种养生问题。
请了几个专业护工轮岗。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5)
在医院住了几周,谨父做主,回家休养吧。
家里环境好一些,反正什么器材机械都能配。不比医院差。
整天住在医院,到底没家里的氛围,整天神色蔫蔫的。




谨云深在病床上躺得太久了,脚步绵软虚浮,也没有拄拐的力气,只能靠别人的搀扶,或者干脆做轮椅。

疾病损耗了他的气力,他几乎离不得人了。事事都被别人细心地伺候着。

他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放纵自己。不再强撑。
太累了,芥蒂太累,自我厌恶使胃犯恶心,胀气、呕吐折磨他的喉管,呼吸困难,吸痰,
呼吸机都不能用。喘个气怎么这么难呢。
他还会腹泻,肚痛,他痛得呻吟、哭泣。上气不接下气。胸闷,刺痛。
后来他学会消停了,从心灵上开始消停。

他每天有很多时间思考,
半昏沉却被肉体的苦痛拉扯住的时候,
清醒着却疲惫而无能为力的时候,

他发觉,人果然是有潜力的,要是以前的自己,知道有人像这样的活着,只会觉得不如安乐死痛快。
可是换做自己,他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父母兄弟都很在乎他,迁就他,他觉得很满足,很幸福,他愿意为他们坚持下去,也觉得自己的坚持其实很容易。


一方面,他对自己的身体几乎绝望了。无论他是否承认,他已经丧失了主动权,完全地力不从心。他习惯了现在的自己,几乎忘记那些健康的时光了。

另一方面,他发现自己不止身体废了,整个人,大概也废了。由内而外。
他已经隐约有点享受起现在这样的状态了,没有额外的困惑,没有额外的烦恼,什么都不用做,连大小解都不用起身、不用等候,它们甚至是自由的,自己就替他的大脑做出了反应…
可怜的每天一点点清醒的时候,他就这么毫无逻辑地思考着打发时间,抬眼皮都嫌太累的时间。

他仰躺在床面上,感受到枕头卡在自己后脖子,柔柔软软的。
他的头是仰起来的,比平常人要更仰一点,这样他呼吸才顺畅。
嘴巴也不是闭着的,他在用嘴呼吸。被子压得他胸有点闷,所以他口鼻共用,借着省力的姿势呼吸着。
口水随着每次呼吸积蓄在嘴巴里,然后就流出来了,他清醒的感知到了口水从他嘴角流出来了,他思考着觉得该擦。
可是,他没力气啊。
他只能想着,他根本没这个气力。

就像他也觉得自己也不能尿在裤子里,可是他根本没力气爬起来,所以只好,在反复昏迷中,失禁。
这样孱弱的,完全真实的,孱弱。
一点虚假也没有。

马上就要回家了。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6)
太阳穴隐隐作痛,他迷蒙地睁了睁眼,
他正在开往家里的车上,
这城市车马拥挤,马达声轰鸣,他心肺间开始犯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
度日如年,分秒清晰可辩,
于是他感觉到了,对这身体失去的掌控。失禁。
他的身体还象征性的抖了抖。

今天是二弟谨云清去接他,
谨云清坐在云深身旁,身体微侧,一手扶住哥哥的腋窝,让他上半身靠在自己胸前,
感受到大哥打了个颤,他关切地问:"哥,怎么了?"
"没什么。"
谨云清却猜到了,拿手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肚子,"马上就到了。"
"嗯。"

谨云深头靠在弟弟胸膛,嘴唇微张。
他躯体沉重,费力地吐着气,只有眼睛能睁上一睁。
在这样烦闷的心态下,他呼吸沉重,喘息声回荡在谨云清耳里
谨云清隔一段时间就低头检查哥哥的状态和情绪,生怕他坚持不住,出了差错。
看哥哥一路靠在自己胸口休憩,他的紧张渐渐消逝,无聊地拉着哥哥的手掌轻轻揉捏。
谨云深微睁迷蒙的双眼,也不知道把焦点落在何处。他发着呆,两眼无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谨云清摸了摸云深的头发。见他也没什么反应的样子,就不再打扰他了。
谨云深感觉眼前的世界都斑驳了,眼皮越来越重,同时口水也从嘴角流出来了。
他喘着粗气,脑海里重复着擦口水、吸口水的动作,然而事实上他什么也没动,是一直关注哥哥的谨云清…
云清低头看见哥哥口水滴落,心头沉重,拿纸巾替他细心擦了。
谨云深目光落在弟弟的手指,想说点什么,或者,笑一笑,然而他连拉扯嘴角的力气都没了,
眼前一黑,他使劲全力想撑起眼皮,终究还是昏过去了。

口水留得更欢。

云清看着哥哥疲累的容颜,揪心
可他能做的不过是一路替他擦擦脸,整理仪容。"哎"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7)
谨云深一直以来都是众人眼中男神一样的人物。在家也是他最受宠。
他的气质娴淡优雅,有时下最流行的忧伤元素,而且,他绝对不是戏剧中那些完美男二,他没有追不到女主的诅咒。
但事实上,他的桃花也很贫瘠。
他只有过一个女朋友。
或者说,他还没动过心。
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动心是什么能吃吗?

再说那一段恋爱:
少女感动自己的初恋。
当年追他的人很多,但春去秋来死缠烂打近身过桥持续表白…
有一天他就答应了。
以不爱的心情答应,
渣男
"也许现在这种状况,是对我过去犯过所有错的惩罚。"
冥想、放空、思考,这是谨云深目前打发时间的方式,他有冲动写一本忏悔录,如果脑海中的文字能自动记录成册的话。
他叹口气,想翻个身都不能。只好迁就着僵硬的姿势。
心里难免烦躁,一种重病之人被忽视的烦躁,他想大喊大叫,
呼吸越来越重
他难受得果然叫起来。
他甚至拿起手举到领口,想给自己喘口气。
心脏尖锐地痛
他感觉自己身上、胸口压着一块巨石,
脸憋得通红。
他想象自己在翻滚、求饶。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我要死了吗?)
在巨大的无力感中,他嘴里翻涌出白沫,胃在灼烧,
他感觉自己是五指山下镇压的猴子

护工才离开了几分钟,回来时就发现床上一向波澜不惊的人,轻飘飘的人,
身子扭曲,表情扭曲,嘴巴里一堆异物,还有白沫
脖子后仰,手掐在领口
被子被揪得凌乱
他像是和鬼怪抗争过一样。

脑海里虽然是这样发散的思维,但经验丰富的护工急救措施不停,还按响了急救铃
护工抱起谨云深的脖子,飞快清理他口中的秽物,给他插上了深喉的呼吸机
怀里谨云深的身体颤动挣扎几下,随即归于平静。
随后进来的人,把被子理好,发现他大小便失禁严重,纸尿裤负荷超重,大概是在挣扎中移位了,白长裤上一片焦黄,臀位的尿垫都没能护住…床铺都脏了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等谨云深再次醒来的时候,深喉呼吸机已经撤了,细细的输氧管从他鼻子进入
他吐了口气,自己的胸膛都没感受到那一口气,他脑海里蹦出一个词:(奄奄一息)
口水从他的嘴角流出去,他的脖子上系着一块柔乎乎的毛巾,
双脚绵软无力,是筋骨无力,导致伸直不起来,护工只好像对待瘫痪多年的病人一样,在他的腿窝处垫个长枕支着腿,
(不过这位主顾,和颈瘫的人也没差什么了)
他们在心里这么想着。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8)
前女友 姜淮绣
小时候不成熟
长大后也不知反省
偶然了解到了adpw这个圈子,触发了自己的d基因 ,和几个p友玩过几场,新鲜感褪尽后还是不满,于是退圈。
回家后知道当年的初恋生病了,回忆席卷而来,伴随一种叫歉疚的羞耻感,再一次,蠢蠢欲动。
她现在是个俏佳人的模样了,带着一种胜券在握的劲风。
可当年,她真的很爱他。
不知羞耻地,少女的勇气。
还有,少女稍瞬即逝的注意力。
其实她很后悔。
那么极品的男朋友,那么好看的一张脸,那种乖巧的个性,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不过当年,是少女嘛,没练成御姐的魄力。
所以其实,她是有点羞耻的。
这段回忆,黑历史,像突然从书柜里翻出的小学日日记。


谨云深深陷在洁白的丝棉质地的被窝里,
夜深,白日嗜睡的他这时候却突然醒来,
他眨着眼睛适应这是黑夜,窗帘拉得很密实,睁眼眨眼差不多,什么也看不见
(明天要让他们把窗帘拉开,我讨厌现在这样)
这时候,身体的知觉也找回来了,
有点尿胀,
(上厕所,我要上厕所了)
在开始前,他尤不放心,遂轻轻挤压了两下大腿肌肉,检查双腿间是否垫了柔软的絮棉物
感知传达了肯定以后,他放心地集中使劲,排出体内的浊液。
要习惯这个姿势是很难,尤其是他现在意识清明,他闭着眼蓄力,想象自己颠倒着重力,现在是站着的,
借着膀胱盈满的气压,他果然缓缓排出了尿液,下腹逐渐轻松,
他持续用力,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体外推、向私处,挤出这些废弃的浊液
嘎然而止
他摸着自己的小腹,还是微微有点鼓
(大概才排出一半吧,怎么不继续尿了,怎么尿不出了)
他不泄气地再试了几次,试到他明显感受到了体力流失,头脑困顿,然而再也挤不出什么了。
(多么虚弱的身体呀。)
他自我评估着。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用括号()表示人物内心活动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9)
新的一天,
谨云深新的一天
还没开始动作,
他就开始觉得劳累疲乏。

他盯着天花板发呆,口水从嘴角蔓延出来,
不知不觉,接上了上次回忆的进度,
回忆、反省、与忏悔。
护工隔一段时间就替他擦一擦嘴巴脖子。
谨云深陷入了冥想的世界,对护工的来去都没有注意。

当年是怎么分手的?
恋爱中的女人,
她想要更多得时候,她不满意、看不惯的时候,
鸡飞狗跳,鸡飞蛋打,
最后她主动和他分手,声泪俱下,好似他对她做了多么惨无人道的事一样
时至今日,他仍然感到困惑。
他不觉得自己有错。

想到这里,饶是这只是一个他不在意、不放在心里的故事,他仍然忍不住心生气愤。
他维持着冷静与不屑,回忆这段被一个女人哭诉指责的结局。
当初那么可怜兮兮想要他答应表白的是她吧,
(自说自话的人真的太恶心了。)
(讨厌世界上那些莫名其妙的人。)
(不可理喻的人。)
但这件事中,只好以“世界上就是存在无法理解的人”作为此时的总结。
他是这样开解自己的。
(也许我真的不是个好人吧)
无论如何,后来他不再答应别人的求爱。

完成了阶段性的回溯,
他虚构出一个吐吐舌头的自己,
凝神下来,才发现自己流出口水了。
(最近好像不太能控制吞咽了。)
他努力地咽咽口水。
但只是一个虚构的他做了这个动作而已。
控制不住地他有点心焦,急躁…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姜淮秀已经开始查找各种谨云深相关的联络方式了。
姜淮秀现在是个医生,当年选专业,虽然不知道世界的角落有个dpw圈子,但出于本能的欲望,她坚持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
她简直太佩服自己这个决定了。
无论是爱好、恶趣味,还是,资讯
姜淮秀家庭背景深厚,十几年的学习、研究、实践,她履历也很完美,博士、出国深造过、论文也很有含量、奖学金、实习……她很优秀。
自从计划回国后,父亲就替她大开方便之门,向她接洽的单位捐献基金、器材……

同城事少,很快她就收到了谨云深的病历等资料
谨云深的家庭医生张医生是她的领导,是她父亲的朋友。
助理胡医师是他的学弟,小年轻。

胡医师正在整理资料,一抬眼,一位波浪卷的热辣的美女医生出现在他面前。
他羞红了脸,“姜学姐好”……
姜淮秀进内门找张医生。

她低声说,"他是我的前男友。"
她微低着头,酝酿着情绪,
"当时因为出国分手的。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再谈过对象了……"
在观众眼里,这会被解读成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
"张伯伯,我可以当你的助理吗?我想去谨家,看看他…"
"淮秀啊,以你的资历,怎么好去当我的助理呢。我都知道啦,我和你交接一下,本来我这段时间就很忙,抽不出时间,一直都是小胡去的。"
………
"谢谢张伯伯!"
"小胡对病人的情况了解比较多,他还跟着你。"
……
姜淮秀微微一笑,毕竟她是个大龄女青年,大家都很支持她的感情生活嘛。
因为她曾放话做个不婚族,
而且她的哥哥、弟弟、妹妹都已经结婚生子了。
父母对她的情感生活也已经无所谓了。
真是美好的世界啊。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10)
姜淮秀在满嘴跑火车。
谨云深喉咙肿痛,食道发炎。
吞咽无力,口水流的欢。
再请医生。
姜淮秀在谨家登场。

当年是校园纯情恋爱,并没有见过家长。
家长知道过这个名字,现在也遗忘了。
弟弟谨云清倒是见过她。

谨云深昏睡着,对这一切毫无所觉。
姜淮秀查看并确认他的身体状况。
"低血压、低血糖、低钠钾、有心脏病发作历史……“
她在心中为其默哀:“真惨啊……”
【资料:血钾低会出现无力,麻木.疼痛等感觉障碍,恶心,呕吐,厌食,腹胀,嗜睡等。血钠低会出现软弱乏力、恶心呕吐、头痛嗜睡、肌肉痛性痉挛等症状症状。
若饮食中长期缺钾,则人体出现精神疲倦、四肢酸软、体力减退、食欲不振、便秘、体重下降、瘫痪等。……长期缺钾则引起细胞变性、萎缩。……失钾引起心力衰竭】
姜淮秀简直是上下其手,她拨动谨云深绵软消瘦的四肢,他的手掌长久地保持同一个动作,没有运动,捏着都有点僵硬了。
她挤开他的嘴巴查看舌苔状态。
胡医师见机介绍,“病人最近食道发炎肿胀,进食困难”
江淮秀点点头,摸摸谨云深纤细的脖子。
为了呼吸顺畅,谨云深的脖子仰得厉害,但这更显得脖子细长瘦弱。
江淮秀划过他的喉结时,用了点意志力阻止自己的手在那里停留。她在心里感叹:”他的喉结可真秀致。“
继而查看他的纸尿裤。
解开。
检查他臀部的皮肤状况和萎缩情况。

“有点萎缩了,但他有点骨盆前倾,看形态并不明显。”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谨云深迷迷糊糊中好像睁开眼看见什么了,但他并没有真正醒来。

姜淮秀爱惨了这样的谨云深。
检查完自己的猎物,他也静下心拿出专业的本事。替他诊病、分析病情、看药方,适当做些调整。

见来的是女医生,谨母心生亲近,送上甜点水果,两人说着闲话。
"哦,云深是你的学长,只比你大一级?真是巧啊!"
"是啊,我以前还追过云深学长呢。他又帅又优秀,特别受欢迎。今天见到伯母,才知道他这么帅气的原因。伯母真是太美了。"
谨妈妈被恭维得笑开了花。

"姜医生结婚了吗?"
"没有呢,我还是单身。"她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
谨母好奇地等着她的的下文。
"其实我和云深学长交往过。"
谨母惊讶,心道:"这孩子,果然谈恋爱从来不和我说呢。"
姜淮秀还在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忘不了云深学长。"
谨母思考着还欲说什么,佣人过来说话:"大少爷醒了,他不太舒服,请姜医生过去看看吧。"
于是两人过去。

谨云深有些热感冒,嘴巴和喉道里火烧一样难受,而且咳嗽。
护工在他身体两边驾了抱枕,他上半身微微歪着,靠在一边抱枕上,手里抓着一张白色的手绢帕,捂着嘴巴。
谨云深咳嗽不止,抖得他胸骨痛,身体发软发晕。但一阵尿液的倏然造访,刺激得他发出另一种快速的颤抖。
他低头紧紧地捂住了嘴巴,遮掩害臊的情绪。
虽然明知盖着被子,底下还穿着纸尿裤,一切丑态都掩盖住了,但这仍然令人下意识羞耻,躲避众人的、可能存在的目光。
他身体单薄,咳的乱颤。谨母看得十分心疼,正欲上去扶着他,姜淮秀却先一步。
她不同于刚刚聊天时的爽朗大方,换上了一种凝重的认真的负责的表情。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她的动作干净利落,自然地坐在床边,扶正歪倒着佝偻着的谨云深,让他挺直脊椎,微微倒在自己怀里。
姜淮秀在谨云深在喉咙和胸膛处按揉几下,然后微微欠身,轻轻带着云深的上半身向前倾倒。她一手抓住云深握着手绢的手,轻送到他嘴边。
谨云深感觉喉咙异物松动,咳嗽声也不似方才痰湿带浊音。
他轻轻咳嗽几下,嘴里咳出一口带炎症的带结块的痰,本欲扭头向人使眼色递垃圾桶。低头见有人握着自己的手,手绢就在旁边,只好将就着吐出来。他快速地撇了一眼再转开目光,是一口青痰。他拧紧有些僵硬的手指,把手绢包了起来。
姜淮秀随意地取走云深手里的手绢,扔在一边的托盘里。递了一张新的给他。
她轻轻拍着云深的背,"好些了吗?"
他睁眼看到母亲关切的眼神,温柔的回答"妈妈,我没事。"
在姜淮秀登门前,他被喂了早饭。此时有些反胃。他绞着手绢不停的擦拭透红的嘴巴,希望抚平涌上来的嗳气。
谨母简短的介绍,"这是新来的家庭医生,姜小姐。"
云深文弱地扭头去看,"您好,姜…"
他犹疑了一下,虽然对方和他前几天定义为不能理解的那个人并不完全一样,但是,毕竟是前女友的长相。"淮秀?"
姜淮秀优雅的别一别耳朵边上散落的头发,另一只手主动相握,微笑回应,"你好,云深学长。"

楼主:夜央宫行  时间:2020-01-06 21:10:15
谨云深微微有些不自在,脸色还是冷淡的,但他还来不及想清这其中的渊源,他就吐了,
他抓着手帕捂住嘴唇,"呃…",却不过是干呕了几下,喉道里酸涩噎人,嘴巴里也发苦。想吐却吐不出来。
喉间的不适不上不下的,很是折磨人。
他白着脸,出了一道虚汗。
姜淮秀示意护工拿来小盆,她将盆搁在云深腿上。双手环抱谨云深,在他腹部大力按揉几下,谨云深被一下刺激,只觉得体内一道向上的冲力,成功地吐出来了。


楼主:夜央宫行

字数:33689

帖子分类:月儿爱海天

发表时间:2017-06-27 23:48:00

更新时间:2020-01-06 21:10:15

评论数:64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