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瓶邪 >  【瓶邪】陌上花开,开无邪【原创、中篇、斗内、有字母哟】

【瓶邪】陌上花开,开无邪【原创、中篇、斗内、有字母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据说一楼要喂度受~
顺便求盗8HE~!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题目:陌上花开,开无邪
分级:肉那是一定要的~所谓无肉不成文~【喂
弃权:人物不属于我,属于三叔~
说明: 最近看盗墓实在看的鸡血,终于是忍不住了![握拳
不过本人是个历史+地理盲,就算查了资料有的东西还是不太懂,如果各位看官看到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一定指正~

                               陌上花开,开无邪

序:


有个传说。
说如果有个人看你眼神既平静却又藏着深不见底的悲伤,
那是因为轮回转世的时候,他踏上黄泉路,过了奈何桥,却没有喝下孟婆汤。
他在冰冷的忘川河底挨过千年,只为了轮回之后记得你的模样。



第一章   所谓难移


     打开车厢的门,我最先看到的是坐在左边下铺的潘子,接着就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闷油瓶。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估摸着这算是跟我打招呼呢吧。

     事情还得从前几天说起。
     本来我近期是不想再下斗了,一来是店里的生意很久没照顾了,虽然不是真正指着这家店过活,可也不想荒废。二来就是不管哪次下斗,都相当于是跟阎王爷打个了照面,能活到现在真是各路神仙都开眼了。
     结果5天之前,胖子忽然来杭州找我,说是在洛阳发现了一个大斗,而且保证安全。我当时就笑了,说要有这种好事,那斗早就让人搬空了,谁还等着你啊。结果那厮神秘兮兮地说,只有一队人在3年前下过那斗,而且据说明器太多了一次没搬完,所以到现在仍然油水多的很。我在心里翻个白眼,说要真是那样,那3年前那队人一次搬不完,干吗不去第二次。再说了,谁知道这三年来有没有其他人去过。结果胖子只说他的消息绝对可靠,那斗3年来再没人下过。然后又一脸贱相地说天真小同志啊,看出来胖爷对你好了吧,这等好事从来就没忘了你。我一想虽然胖子那人说话没遛,可他办事我是绝对放心的,要是他都这么肯定,那走一趟也未尝不可。

     这次买的是软卧,正好我们四个一个车厢,没有外人,说话也方便,胖子就大致把这斗的情况说了一下。
     这斗位于邙山西侧的山腰,据说是秦时期一位将军的墓,但是因为入口隐蔽,所以这么久以来只有之前那一队人发现了这古墓。潘子说来之前他也在行里打听了一下,入口的位置他知道个大概,不过具体情况还得到了邙山再说,但是应该不会像前几次那么刺激。
     潘子办事向来牢靠,他既然也这么说,那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可我心里还是直犯嘀咕,心说就算这斗真像胖子说的那样又肥又安全,那这么多年来还没被搬空也太诡异了。再说又不是找不到入口,已经有一队人下去过了,可他们搬了一次就没再去,难道真是良心发现想留点口粮给后来人不成。

     火车预计到达时间是明天凌晨5点,中午吃过盒饭,我们几个无聊,就说打打牌。结果胖子忽然使劲往床上一坐,嚷嚷道:
     “都锄他妈这么久的D了,也没锄出来个E,这次玩升级!”
     我顿时觉得床铺大幅度地振了一下,于是一巴掌招呼在了胖子那小山包一样的棉花肚上,说道:
     “胖爷,升级得4个人啊,你是打算一人分饰两角,表演个精分么?”
     结果胖子贼眉鼠眼地笑了笑,然后瞄向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闷油瓶,接着我和潘子也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可能是动作太整齐了,一时间谁也没说话,车厢里忽然就安静下来。
     闷油瓶显然也觉得不对劲,睁开眼看着我们仨,于是我们四个就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可是现在他就像个普通人一样,跟我坐在静谧又昏暗的火车过道里,听着车轨有规律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一边喝可乐一边偶尔抓起薯片吃几口,虽然我们谁都没说话,不过感觉就好像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大家不用多言,但是默契依旧。
     就在我还沉浸在这种“超人和我吃薯片”的幻想中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问我:
     “为什么来?”
     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是问我为什么要来下这个斗。跟闷油瓶在一起久了,我对汉语的理解能力可谓是有了质的飞跃。
     “被胖子一忽悠就来了,说什么这斗又肥又安全。”我又喝了口可乐,问他“你呢?”

     其实前几天胖子去找我的时候只说加上潘子一共就我们三个,并没提闷油瓶。所以后来在车站胖子接了个电话然后跟我说闷油瓶也跟着去的时候,我还纳闷,心说看闷油瓶那样真不像是见明器眼开的主啊,以前下斗他也只是随手拿几件轻便的带上,根本不像胖子那种恨不得跟明器缘定三生的架势。

     他只是转头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就自顾自地继续喝可乐。
     我也不生气,认识他这么久,对于他这种可以自动无视别人问题的才能我早就表示淡定了。
     又坐了一会,可乐和薯片都被我俩消灭的差不多了,我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12点了,就叫他回去睡觉。就算现在开始睡大概也只能睡4个多小时了。
     结果我刚撑着窗户要站起来,腿哆嗦了一下又跌回去了。
     娘的,坐麻了。
     闷油瓶看了看我,伸手架起我胳膊就把我带了起来。可我还是没缓过来,所以就贴着后面靠了一会,他倒也讲义气,看我站不住也没松手,就这么撑着我。
     这姿势其实挺尴尬的。我两条胳膊都搭在他肩膀上,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半步,感觉上像是在拥抱一样。
     我早就说过我永远低估闷油瓶给人惊喜的能力,这姿势已经够怪的了,他居然还抽出了一只胳膊,然后抬手在我嘴角抹了一下。
     我脑袋一下就蒙了,抬眼看着他,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在帮我把嘴角的薯片渣抹掉。这也太惊悚了。
     本来我还琢磨着是不是该跟他道谢,结果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转身自顾自地往车厢里走。我心说还是算了,两个大老爷们儿,何必弄的那么矫情。于是就低头跟着他进了车厢。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洗过澡整个人都精神了,我换上浴衣躺床上看了会电视,正觉得肚子开始抗议的时候,闷油瓶推门进来了。根据他言简意赅的解释,拼拼凑凑的我总算明白了原来胖子和潘子下午闲的发慌就说出去逛逛顺便吃饭,意思是不到晚上回不来了,让我俩自己解决温饱问题。我心说那两个没良心的,看我睡觉不带上我就算了,居然连闷油瓶也抛弃。
     “那两个白眼狼是指望不上了,那咱俩出去吃?”我转头问道。
     他这次倒是很干脆地点了点头。

     我俩在街边选了间比较干净的菜馆,闷油瓶看上去到不饿,只是偶尔吃几口。我可是已经饿得就差两腿一蹬了,不管不顾就开吃,如风卷残云一般,颇有胖子的架势。
     一顿饭吃完已经7点多了,我们就说在这附近逛逛,反正回去也是没事做。而且正好我也想问问闷油瓶对这次下斗怎么看,虽然胖子和潘子都保证没危险,我当然是信他们,只是心里就是有个疙瘩,感觉非得闷油瓶开口,我才能彻底放心。
     “小哥,你说这次下斗…”
     接下来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话才说一半,闷油瓶忽然就抬手捂住我的嘴,然后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接着就果断拉着我跑起来。
     我也没多问,反应了一下就跟着他跑。这是多次下斗总结出来的经验,不管闷油瓶做什么,想活命就乖乖听话。
     我一边挤过人群一边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后面有三个中年大叔正追我们,一边追还一边叫“站住!”,我心里一哆嗦,原来是碰见雷子了,还他妈被发现了!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下意识地紧跟着前面的闷油瓶,心说这可绝对不能被逮着,就我以前干的那些事,不说终身监禁,关个10年总有了。况且还会连累了胖子他们,说不定三叔也会被扯进来,到时候就算老祖宗从坟里跳出来这事儿也摆不平了。

     因为下雨,街上本来就没什么人,想找个人多的地方混进去挡一挡都没辙,于是我俩这目标就很显眼,后面一直穷追不舍。
     本来出门的时候带了把伞,这时候也早不知道让我扔哪儿了,就和闷油瓶顶着雨一直跑,全身都湿透了,跟刚从河里捞上来的一样。

     跑过一个转角的时候,闷油瓶身子一闪就不见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想怎么办,就感觉左胳膊被人用力一拽,身体就挤进了一个极其狭窄的空隙。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闷油瓶,也就放下心来。
     这里明显是两栋楼之间的缝隙,因为雨天能见度本来就很低,我俩往里面挪了挪,总算是藏在了阴影里。既然躲了进来,那就是听天由命了。最里面隐约能看到是死路,出口就这么一个,如果被发现,那就是完蛋加个操。
     等了一会,就听到脚步声近了,我赶紧默念阿弥陀佛,心说肯定是我那句“下斗”把身份败露了。那我去蹲号子我也就认了,不能连累了闷油瓶和胖子他们啊。好在老天开眼,三个人看也没往里看就直接追过去了,这我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神经一放松我就发现了一件极其尴尬的事。
     这道缝隙本来就很窄,刚刚光顾着想被发现怎么办,完全没注意我和闷油瓶是面对面站着,全身几乎都贴到了一起,他的左手还环着我的腰,而且我俩脸之间的距离不超过4寸,我脑子再一次嗡的一下。
     他倒是好像不在意,仍然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我心说吴邪你也太娇气了,两个大老爷们站近点怎么了。以前下斗的时候差不多都快看光了,这时候倒想起来害臊了?

     “安全了。”闷油瓶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又让我脑子一激灵。
     我抬眼看他,正好直直地撞上他的视线。我一直就觉得闷油瓶的眼睛像黑云母一样,不是那种黑亮黑亮的,而是乌黑一片。说的文艺点,就像化不开的墨一样。而且我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只要看到他这种平静又可靠的眼神,就觉得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我估摸着就算天塌下来,只要闷油瓶用这种眼神看我一眼,阎王老子来了我都不带怕的。
     接下来比被雷子追还惊悚的一幕就发生了。因为我俩早就湿透了,头发一直往下滴水,闷油瓶就抬手在我脸上轻轻抹了一下,帮我把雨水擦去了一些。然后那位爷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拍了拍我的腰,说道:“走吧。”
     我机械地点头,跟着他蹭出去。然后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终于在他身后战战兢兢地问他道:
     “小哥…你不会是粽子变的吧?”
     然后唯一的感觉就是幸好他没带着黑金古刀。

     回到旅店我俩先洗了澡,然后我给胖子打了电话,不一会他和潘子也回来了。我跟他俩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四个人一商量,看来这下斗之前的洛阳几日游算是泡汤了。如果那几个雷子下决心要把我们揪出来,肯定明天一大早就开始查各个旅店的入住情况。而且这家旅店距离我们被发现的那条街根本不远,查不了两家就能摸到这里,再留下去实在危险。如果搬去其他旅店住,首先不一定有房间,其次就是既然身份已暴露了,那谁也不能保证有没有第二次。于是四个人当下就决定不管明天雨停不停,都得上山了。

T呀嘛BC~~
第一次在吧里发文,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多多支持~嘿嘿~[鞠躬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7楼
小美..噗...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再说刚刚的机关。这条墓道几乎是垂直的,两边的墙壁都很平整,完全没有凸起的石壁可以用来藏身。刚刚那些箭虽然来的出其不意,但是却放过了死角。以前遇到的那些机关,几乎都是本着要置来者于死地的性质设计出来的。而这个机关似乎是有意放人一马,这不像是阻止别人进入的机关,更像是一种警告,目的不在害人,在于救人。
     我们放慢速度继续往前走,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了说。结果胖子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说道:
     “这多好啊,证明社会对我们不抛弃不放弃,这斗来的值啊!”
     “你动动脑子!”我忍不住回头扔了个白眼,虽然估摸着他也看不见,“如果这机关的目的在于警告我们,那就说明里面还有更要命的东西。”
     “我觉得小三爷说的在理。”潘子说道。
     “总之小心。”一直走在前面探路的闷油瓶忽然说了一句,我们三个只有乖乖点头的份。
    
     又沿着墓道走了一会,前面依然是漆黑一片,既看不到头,也没出现任何岔路。我心说这墓道不会一直通往主墓吧,那未免也太容易了。
     “等。”闷油瓶忽然发话,我几乎立刻就停了下来,显然后面那两人也一样。
     然后闷油瓶转过身来盯着我,乌黑的眸子被矿灯一照好像有了神采一样。我还纳闷这是要干嘛,就听他说:
     “吴邪,抱我。”
     然后我脑子嗡的一下,心说闷油瓶莫不是被粽子附身了?
     结果更惊悚的一幕发生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环上了闷油瓶的脖子,脑袋也靠到了他肩膀上,几乎整个人都贴了上去。我脑子再次嗡的一声炸开了。
     “小哥,你看你是不是稍微节制点?”胖子的声音响起来,“哪能免费让粽子们看春宫大戏啊。”
     等我从无比震惊和尴尬的情绪里缓和下来,就赶紧放开了闷油瓶,脸“腾”的就红了。
     “天真啊,话说你啥时候勾搭上小哥的?”胖子凑过来贱兮兮地问我。
     “勾你妹!”我一脚踹过去,这下心里才舒坦了点。
    
     我让自己冷静点,闷油瓶做事从来都是有理由的。想想刚才那一幕就觉得不对劲。身体要产生一个动作,需要大脑先产生要做这个动作的想法。而我刚才一点都没有想去抱闷油瓶的意思,而且我肯定那不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我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如果非得形容一下的话,那更像是有人拖着我的胳膊让我抱住他,而且那力量几乎无法反抗。
     想到这我一下子就一身白毛汗,心说可别是我想的那样,那也太玄幻了。
     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靠到闷油瓶身边,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闷油瓶看了看我,点点头,就转头对胖子说道:
     “胖子,脱裤子。”
    
     接着我们就看到了胖子的超人内裤,还是粉色花边儿的。
    
     我冲还没反应过来的胖子和潘子嘿嘿一笑,说道:
     “看来这斗里,我家小哥说了算。”

=====================================================

嗷呜~好像没人看,悲剧 T^T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12楼
是HE啊是HE~ 俺是坚决的HE党!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14楼
有吗~~[你自己写的啊喂!! 嘿嘿其实我还是觉得潘子和三叔很配啦~



回复:15楼
嗯嗯保证HE~


回复:16楼
谢谢亲~常来哟~


回复:17楼
嘿嘿一定要JQ的啊~


回复:18楼
嗯嗯谢谢亲~我会勤奋一点填坑的!


回复:19楼
天真开窍了[咦?~


回复:20楼
么么~

回复:21楼
亲~我会努力更的!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23楼
欢迎跳坑~~嘿嘿~~要常来哟~~


回复:24楼
噗...悄悄说,后面有!!![剧透了?


回复:25楼
欢迎西西跳坑~~~

回复:26楼
欢迎~~天真越来越自觉了,亲妈表示很欣慰~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28楼
噗...其实我很爱小哥吃醋的桥段~!



回复:29楼
基本日更~不过今天可能够呛,我只能尽量码,码不完就明天了> <
回复:30楼
欢迎马~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31楼
么么~欢迎常来~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34楼
小凉好~其实俺之前也一直潜水的..也算新人> <
今天看我码字的速度恐怕不行了,晚上有事不能码字..
明天更明天更~> <



回复:35楼
谢谢亲~~欢迎常来~~



回复:36楼
欢迎跳坑~我会尽量不让大家摔到的> <



回复:37楼
欢迎小K~[能这么叫你吗> <
叫我狐狸就行嘿嘿...
常来哟~~[你是在招客吗!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41楼
不好意思木木~~我不是一直刷帖子的~~
嘿嘿握手握手~



回复:42楼
谢谢月月~~下周记得来> <~~
么么~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44楼
噗..腐摸木木~俺会尽快更的~你要记得回来哦~~[咦?
手机流量神马的...确实很苦逼> <


回复:45楼
回捏~




回复:46楼
在填在填~~~今天晚些时候更~~


回复:47楼
回抱西西~俺在码字呢~~
下午的时候更~~~嘿嘿~~上课要专心呀!<---明明自己也不专心

回复:48楼
欢迎亲~常来哟~<--又在招客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50楼
总攻大人~欢迎~
小的一会就更~~[揍


回复:51楼
欢迎小M呀~[别随便叫别人名字啊喂!
嘿嘿已经码好了,检查一下就更~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回复:53楼
欢迎亲~这就更~

回复:54楼
嘿嘿>3< 常来哟~~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第四章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胖子一边低头提裤子一边骂骂咧咧道:
     “小哥,有了天真你还打胖爷的主意,这也太不地道了!”
     旁边的潘子一巴掌乎在胖子后脑勺上,然后转过来问我:“小三爷,到底怎么回事?”
     说实话,我对这事儿也是半信半疑,心里没有个准确的说法,不过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回头看了眼闷油瓶,他也没什么反应,貌似是又跟地板畅聊心事去了,我就转头对他俩解释:
     “这斗里有某种力量,让小哥变成了一个‘领袖’一样的人物。只要他开口,不管我们心里几万个不愿意,身体都会自动行动起来,就跟条件反射一样,无法反抗。”
     显然胖子和潘子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他俩对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我和闷油瓶,脸上都是一种看到奥特曼和小怪兽坐一起打麻将的表情。
     其实我自己也太不相信。这事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没有源头,没有解释,有的只是我们变得对闷油瓶言听计从这个事实。现在想来,之前我们在洞口躲机关的那次,确实三个人的动作无比整齐,连反应时间都一样。再加上我那个拥抱以及胖子毫不迟疑地脱裤子耍流氓的动作,看来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还是潘子先反应过来,看着我道:
     “意思就是只要在这斗里,不管小哥说什么,我们的身体都会第一时间做出回应对吧?”
     我点点头:“我猜和这墓主的身份有关。他是秦朝的将军,古时候不都说军令如山么,大概就这意思。”
     胖子这时候也回过神来,无比惊恐地看着我身后的闷油瓶来了一句“小哥,您老下一句话不会是‘裸奔’吧!”
     然后胖子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立刻笑得跟天蓬元帅看见花姑娘一样,说道:
     “其实这也挺好,你们想啊,小哥那反应速度早就超过人类极限了。这样万一出什么岔子,小哥吼一嗓子,我们也不用担心自己反应慢,反而安全。”
     胖子就是胖子,这厮总是能从看似危险以及诡异的情况下找出积极的一面。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安下心来。确实如此,潘子和胖子都是下斗的好手,他俩的反应虽然比不上闷油瓶,可也是游刃有余。我就不一样了,有时候脑子忽然一短路,一片空白,反而连累了他们。这样一来对我们来说,基本上也没什么坏处。
     一放松下来,我也有了和胖子打岔的心情,就走过去拍拍他肩膀,说道:
     “二师兄思维敏捷,所言极是。”
     胖子倒也没骂回来,挂着一脸淫笑就贴到我身上:“小吴你看你细皮嫩肉的,胖爷我今天就办了你!”
     我一听一激灵,“蹭”的就窜起来,一边往旁边躲一边不忘骂他:“你他娘的恶不恶心!”
     就在胖子的手搭上我的腰的时候,一边一直没说话的闷油瓶忽然开口:
     “别闹了。”
就这一句,我和胖子马上立正站好,恨不得一抱拳再来一句“小的遵命!”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度受太傲娇..死活发不上来..再重新发下

第四章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胖子一边低头提裤子一边骂骂咧咧道:
     “小哥,有了天真你还打胖爷的主意,这也太不地道了!”
     旁边的潘子一巴掌乎在胖子后脑勺上,然后转过来问我:“小三爷,到底怎么回事?”
     说实话,我对这事儿也是半信半疑,心里没有个准确的说法,不过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回头看了眼闷油瓶,他也没什么反应,貌似是又跟地板畅聊心事去了,我就转头对他俩解释:
     “这斗里有某种力量,让小哥变成了一个‘领袖’一样的人物。只要他开口,不管我们心里几万个不愿意,身体都会自动行动起来,就跟条件反射一样,无法反抗。”
     显然胖子和潘子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他俩对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我和闷油瓶,脸上都是一种看到奥特曼和小怪兽坐一起打麻将的表情。
     其实我自己也太不相信。这事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没有源头,没有解释,有的只是我们变得对闷油瓶言听计从这个事实。现在想来,之前我们在洞口躲机关的那次,确实三个人的动作无比整齐,连反应时间都一样。再加上我那个拥抱以及胖子毫不迟疑地脱裤子耍流氓的动作,看来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还是潘子先反应过来,看着我道:
     “意思就是只要在这斗里,不管小哥说什么,我们的身体都会第一时间做出回应对吧?”
     我点点头:“我猜和这墓主的身份有关。他是秦朝的将军,古时候不都说军令如山么,大概就这意思。”
     胖子这时候也回过神来,无比惊恐地看着我身后的闷油瓶来了一句“小哥,您老下一句话不会是‘裸奔’吧!”
     然后胖子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立刻笑得跟天蓬元帅看见花姑娘一样,说道:
     “其实这也挺好,你们想啊,小哥那反应速度早就超过人类极限了。这样万一出什么岔子,小哥吼一嗓子,我们也不用担心自己反应慢,反而安全。”
     胖子就是胖子,这厮总是能从看似危险以及诡异的情况下找出积极的一面。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安下心来。确实如此,潘子和胖子都是下斗的好手,他俩的反应虽然比不上闷油瓶,可也是游刃有余。我就不一样了,有时候脑子忽然一短路,一片空白,反而连累了他们。这样一来对我们来说,基本上也没什么坏处。
     一放松下来,我也有了和胖子打岔的心情,就走过去拍拍他肩膀,说道:
     “二师兄思维敏捷,所言极是。”
     胖子倒也没骂回来,挂着一脸淫笑就贴到我身上:“小吴你看你细皮嫩肉的,胖爷我今天就办了你!”
     我一听一激灵,“蹭”的就窜起来,一边往旁边躲一边不忘骂他:“你他娘的恶不恶心!”
     就在胖子的手搭上我的腰的时候,一边一直没说话的闷油瓶忽然开口:
     “别闹了。”
     就这一句,我和胖子马上立正站好,恨不得一抱拳再来一句“小的遵命!”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于是在胖子“听小哥的话,才不会受伤,快找到明器,胖爷好回家”的歌声中,我们又往前走了10分钟,终于看到墓道尽头立着一扇门。
     我伸手摸了摸,是扇普通的铁门,上面已经锈迹斑斑。这门直立在墓道顶和底之间,大概一人多高,中间并没有缝隙,那么它就不是向两侧开,而是由下向上升起。我们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其他岔口,也没有耳室,看来这门后就是主墓了。
     “估计要开这门有个机关,大家找找。”我转头对他们说道,然后四个人就摸着墙在周围开始找。
     过了没一会,闷油瓶忽然“嗯?”了一声,我们三个立刻凑过去,发现在铁门右侧的石壁上嵌了一个形状类似盘子的东西,我一时想不到要怎么形容,非要说的话,那个轮盘和家里用的盘子差不多大,只不过它并不是一个整体,是一环套一环,而且上面还印有形状不明的花纹。
     外观来看这轮盘也是铁质的,可是上面的花纹越看越奇怪。一般来说,如果要在铁器上雕刻,那么花纹肯定要有一个主题,而且图案连贯通畅。可这盘子上的花纹却凌乱无比,一旦花纹延伸到某一环的边缘,就会断开。
     这么说吧,感觉就像是一块拼图被打乱了顺序拼在一起,所以每一小格的图案都不连贯,看不出是什么主题。
     “等等…”胖子忽然凑过去仔细盯着那轮盘研究起来,那架势再靠近一点就亲上去了。
     他看了一会,忽然“啊”了一声,就转头看向我们,指着那轮盘说道:“你们看,这图案眼不眼熟?”
     我和潘子都凑过去看,那轮盘就快被我们看出一朵花了,可我们还是不得要领。我转头一巴掌乎在胖子的肚子上,说道:“眼熟什么啊,根本看不出个图案,乱死了。”
     胖子抬手指着轮盘最外面一环的左边,看着我说:“你看这里,像什么?”
     我又凑过去,盯着看了好一会,忽然心里一惊。
     虽然上面的图案已经有些模糊,不过依然能看清,在胖子指给我看的那地方,是一个类似老鹰爪子一样形状的东西,而且上面还刻着鳞片。
     这是麒麟的爪子!

楼主:见习狐狸  时间:2021-02-01 22:08:36
     又看了看其他部分,果然隐约能辨认出麒麟的眼睛,犄角等一些身体部位。我瞬间感觉醍醐灌顶一般,这样就说的通了。这轮盘上刻的是一只麒麟,而且被人打乱了顺序,也就是说轮盘的每一环都是能转动的,那么我们想要打开这门,只要把圆环转到合适的位置,重新拼出一只麒麟就行。
     我转头看向站在后面一语不发的闷油瓶,他看着我点点头,显然也是明白了。
    
     我把想法一说,胖子一听明器只有一墙之隔,立刻就忍不住了:
     “那还等什么啊!赶紧拼呗!”说着就抬手要去转那轮盘。
     我赶紧拉住他,然后踹了他一脚,骂道:
     “你以为是玩找茬呢啊?这轮盘明显是个机关,既然是机关,那开对了就有赏,开错了就有罚。保险起见,我看我们最好一次就拼出麒麟。”
     胖子一听,又是一脸奸笑,说道:
     “那敢情好,我们这儿不就有一位爷天天带着麒麟图案在身上么。”
     于是我们三个集体转头去看闷油瓶,然后就跟商量好的一样,一下子围过去就开始拽他衣服。

楼主:见习狐狸

字数:62633

帖子分类:瓶邪

发表时间:2011-03-18 23:38:00

更新时间:2021-02-01 22:08:36

评论数:17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