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温柔乡 生子片段

[原创]温柔乡 生子片段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温柔乡不是妓院,而是一个专门为男男生子提供服务的医馆,这里环境优雅,设备齐全,馆主玲珑更是有着多年为男人接生的经验,最重要的,这里会严格为客人的身份保密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新人报道!有人看嘛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玲珑看着顾笙若有所思的脸:“生孩子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况且……说句多嘴的话,看得出来,燕公子挺关心你。”
“他会关心我?”顾笙依旧是一副讥诮的样子,但语气却已柔和许多。
“老板!老板!”一个小丫鬟风风火火的跑来,“牡丹苑!牡丹苑的公子破水了!”
“好了,这就来。”
玲珑起身往外走,看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燕长风,过去说道:“顾公子已经开始阵痛了,你去陪陪他吧,疼得不厉害的时候让他吃点东西。”
燕长风听说顾笙开始阵痛,急忙跑回屋子,却见他倚在床边坐着,表情淡淡的,丝毫看不出半点不舒服的样子。
“你……感觉怎么样?”燕长风走过去小心问道。
“就是这样了。”顾笙冷冷回答,“本座什么样的伤没受过,还会怕这点小伤小痛?”
燕长风看他的表情,不像说谎,好像真的没什么事,心想分娩之痛也是分人的,顾笙内力浑厚,自然不是常人能比,老板刚刚所说,恐怕不实。
“你……喝点粥。”燕长风把粥举到顾笙面前,顾笙喝了两口,觉得腹中越发疼痛,皱眉将碗放到一边,倒身躺到床上,闷声说,“我困了,要睡一会儿,你先出去。”
“我守在这里陪你吧。”
“出去!”顾笙冷冷的说,“你自己说的,正邪不两立,等孩子出生,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无瓜葛,现在又何必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样子?”
“我……”燕长风被他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只得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记得叫我。”
燕长风走到院子里,听着隔壁院子里时不时传来的产夫撕心裂肺的惨叫,想着刚刚玲珑说的话。
真的会痛那么久么?要好几天?那样怎么受得了?就算是顾笙……也是受不了的吧。
“公子。”丫鬟拿着一套干净的白色袍子走进院子,“这是老板吩咐给产夫的,说要是一会儿衣服被汗水浸透了就给他换上免得不舒服。”
“被汗水浸透?”燕长风睁大眼睛,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你们这里的产夫都用的着这个么?”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第二对客人:武林第一美人洛宁和南宫世家公子南宫锦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洛宁在屋外来回踱步,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只觉得很安静,安静得让人不安。洛宁想起玲珑说的隔壁院子,运起轻功偷偷跑了过去。温柔乡客人的身份是严格保密的,所以温柔乡的每间院子都很大,围墙也高出一般围墙很多。走近院子中心的产房,洛宁听到屋内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偷偷从窗外望去,里面的产夫正抱着肚子在床上翻滚哀嚎,另一个人则抓着他的手不停地安慰。那样的场景令洛宁动容,他从未想过生孩子是这么痛苦的事,想到南宫锦此时也在承受着这样的痛苦……不,洛宁根本就不敢再想下去。
洛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兰芝苑,只是跌跌撞撞的冲进了房间,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他浑身不住的颤抖。南宫锦躺在床上,手脚都和床绑在了一起,口中咬着软木,痛苦的摔着头,青丝凌乱的散在软枕之上,身下一片血迹红的刺眼。
“南宫!”洛宁冲过去解开绑住南宫锦手脚的绸缎,看着他手腕脚腕处勒出的红色血痕,对玲珑怒目而视,吼道,“你在做什么?!”
玲珑擦了擦额角的汗,无视他的怒吼,回答道:“他的胎位不正,必须正过来才能生产,至于绑住他的手脚,这是他自己要求的,怕控制不住自己影响我帮他顺胎。”
玲珑说的不错,刚刚解开绸带,南宫锦便抱着肚子蜷缩起身子,咬着软木,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让洛宁心疼。
“我抱着他,可以么?”洛宁颤抖着问,“不要再绑着他了,可以么?”
玲珑点点头。
洛宁将南宫锦扶起,拿出药膏涂在他被勒出的伤口上。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南宫锦觉得手腕上一阵清凉,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洛宁正在为自己擦着药,吐出软木,哑声问:“阿宁,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呃……让你在外面等……”
“我哪儿也不去!”洛宁坚定的说,“不要赶我走,让我陪着你,好不好?”
“可是……呃……”话没有说完,一阵尖锐的阵痛袭来,南宫锦迫不得已再次咬上软木,不自觉的弓起身子。
“抱住他,别让他乱动!”玲珑命令道,一双手在南宫锦的肚子上,用力的扭动着胎位。
“嗯——嗯!”
咬住软木,洛宁还是能听到南宫锦喉咙深处歇斯底里的哀嚎,他觉得有一只大手捏住他的心脏并且不断地收紧,整个人连血液都不通顺起来。
“呃——嗯——嗯!”
南宫锦在洛宁怀里拼命挣扎,洛宁觉得自己几乎控制不住他。环住南宫锦的手臂,洛宁在他耳边颤抖的安慰道:“乖,不疼了,很快就不疼了,不要伤到自己,乖~”
“不行,产夫产力不足!”玲珑皱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再给他灌一碗催产药!”
药端上来,南宫锦本能的抗拒,你懂我着笨拙的身体往洛宁怀里扎着,洛宁看出了他的不愿意,问玲珑:“他不想喝药,能不能不喝?”
“不行!”玲珑的回答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产力不足,孩子下不来,大人孩子都有危险。”
“这……”
不等洛宁决定,南宫锦的手已经颤抖的接过药碗,虚弱却坚定的说:“我喝!孩子……一定不能有事!”
洛宁看着那只连碗都端不稳的手,心里揪着疼,急忙接过药碗,放在唇边吹凉,再送到南宫锦嘴边,柔声说:“南宫,来,张嘴。”
“我……自己来……呃!嗯——”
“都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逞强了!”洛宁心中着急,声调也提高了许多,南宫锦以为他生气了,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来,慢一点,小心烫。”洛宁喂南宫锦喝了一口药。
刚刚咽下,腹中一阵绞痛毫无征兆的袭来,南宫锦痛得抽气,不住咳嗽,一口药咳出来大半,看着褐色的药汁流到洛宁的手背上,抬手想为他擦干净,洛宁却快了他一步,用溅到药汁的手抚上南宫锦的胸口,一下一下为他顺气。
“南宫,有没有呛到?”
看到南宫锦缓缓摇头,洛宁才放下心来。
玲珑道:“别停下,继续喂药!”
洛宁这才端起碗,再一小口一小口的将药送入南宫锦口中。
药很快发挥功效,排山倒海般的疼痛袭来,一点一点摧毁着南宫锦仅存的意志。
“还是……还是把我……呃……绑起来吧……”南宫锦哀求道,“我怕我会……嗯……会……”
“不行!那样会伤到你。”洛宁拒绝道,“南宫,你放心,我会抱着你不让你乱动,你要是疼得厉害可以抓我,咬我也行!”
“不、不……呃啊!”
突如其来的痛让南宫锦没能忍住呻吟,想拿软木已经来不及,正当他想咬住下唇封住呻吟时,洛宁眼疾手快的将手放进他嘴里。
“呃——嗯!”
南宫锦痛得神志不清,分不清嘴里是什么,一口狠狠地咬下去,伴着洛宁压抑在喉咙的闷哼,一股鲜血的腥甜在南宫锦的口腔里弥漫开来。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谢谢所有留言支持的筒子们!么么哒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破水了?!”洛宁抓抓头发,“那……”
南宫锦略通医术,解释说:“就是马上就可以生了。”
“是这样啊,太好了!”洛宁乐道。
“快去!呃……快去找馆长过来!”南宫锦能感觉到阵痛汹涌而至,急忙咬牙说道。
“好!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带她来!”
洛宁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门外守着的丫鬟看到这个赤luo着上身的美人向自己跑过来,竟不自觉的红了脸,心想着,天底下竟然还有这般好看的人。
“你们馆长呢?!”洛宁抓住丫鬟的肩膀焦急的问,“南宫破水了,他要生了!”
“老板……老板在最南边的绿萝苑,公子不要着急,我这就去那边叫她。”
“你去?你去还不如我去!”洛宁说罢运起轻功三跳两跳便没有了踪影,没过多久他又去而复返,还扶着明显头晕目眩的玲珑。
“南宫要生了,你快去看看!他……”
“等……等等!”玲珑喘着粗气,拍着胸口说道,“你让我把……把气儿喘匀了,喘匀了我就进去,不差这……这一时半会的功夫!”
“可是他很疼!”
哼,现在知道心疼了?早干嘛去了?玲珑心里这样想着,但看着眼前这张俊脸,眼中水光潋滟,看一眼心都能化做一团,她讽刺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暗暗道了句看在这张脸的份儿上,卷起袖子推开了房门。
“阿宁……你……在外面等!”南宫锦的声音透着撕裂般的沙哑。
洛宁当然不同意:“为什么?我要陪着你!”
“不要进来!”南宫锦的声音陡然升高,竟然带着些许怒意,“如果你执意要进来,看到的也只能是一尸两命!”
“什么?”洛宁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南宫锦竟说出这样决绝的话。
“算了算了,你现在外面等着吧。”玲珑的话打破了僵持的气氛,“他也是疼得迷糊了,你先听他的,不要惹产夫生气。”
洛宁本来觉得南宫锦莫名其妙,听了玲珑的话只得点点头:“我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叫我!”
屋子里的南宫锦,此时并不好过,相较于破水后的疼痛,刚刚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肚子里好像塞着一块坚硬的石头,每每下移一点都粗砾的磨着他娇嫩的内壁。南宫锦努力将腿分开至最大,重新咬上软木,一手抓着软枕,一手横在自己的巨腹上努力向下压着。虽然看不到,南宫锦也能想象的出自己此刻有多么的狼狈,他绝不能让洛宁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绝不能允许洛宁心中平庸的自己变得更加不堪,即使他现在被产痛折磨得虚弱而不安,很希望洛宁能够陪在自己身边,但他最后的矜持却生生的断了他这个念想。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第三对客人:五王爷沉然和影卫若莱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一大早,客人就找上了门,玲珑看着那个一身华丽的产夫,就那么平平常常的站着,就让人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身边的黑衣人一脸的冷漠,一双眼睛在仍有些暗的房间里显得尤其的亮,与他对视的时候,更觉得眼神深邃,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危险,像狼,像豹子,唯独不像人。
“咳咳,两位……先登记吧。”玲珑将纸笔递给产夫,却被黑衣人拦在了半路,拿过笔写下了两个人的名字:沉然、若莱。
都没有写姓氏,玲珑猜测这是皇室人惯用的方法。
“来人,带两位客人去红莲苑。”
玲珑为产夫检查后,见时候还早,就让两个人在房间里休息。若莱拿起纸笔写下几个菜名交给玲珑,说道:“按照这个名单做好饭菜送来。”
那声音冷得像冬至的雪夜。
“什么?”玲珑一愣,温柔乡是医馆又不是饭馆,开张至今都是她送来什么客人吃什么,头一次遇到点菜的客人,“我说你……”
“如果这里的厨艺又不好就去宴宾楼买。”若莱接着说,“价钱你不用多虑,我会双倍给你。”
最后一句让玲珑挂在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开张做生意,谁会和钱过不去,虽然难伺候了些,但看在钱的面子上,她也就忍了。
玲珑接过菜单走了出去,若莱拿过一条布巾用热水浸湿,跪在地上轻轻为床上的沉然擦着额角的汗水。
“你这是做什么?”沉然半阖些眼,疲惫而低沉的说,“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当朝的五王爷么?起来!”
“属下疏忽,请王爷恕罪。”若莱起身,目光与沉然对视。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沉然叹了口气,狠狠地闭上了眼睛,他没有去问若莱究竟明不明白自己说的孩子是谁,也疲于去追究他所说的不做梦有几个意思,也许一切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有点太晚了。
饭菜被丫鬟端了上来,沉然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想到生孩子很需要体力,就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接过碗筷打算吃一些,但身子好像存心和他过不去似的,手没有一点力气,一颗鹌鹑蛋夹了三次都掉了下去,他一赌气将筷子重重的拍到桌子上。
若莱见状拿起筷子夹了立刻鹌鹑蛋放在碗里,单膝跪地,将碗向上微微举起,说道:“王爷请用。”
那样毕恭毕敬的姿势,那么事不关己的语气,无一不深深刺痛着沉然的心。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若莱,冷冷说道:“怎么?离本王这么远,是怕我暗算你?还是嫌弃本王的产床不干净!啊?!”
“属下不敢!”
“不敢不敢!本王看你胆子大得很!连……”说到这里,沉然骤然而止。
把夭折的世子偷了出去,即使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也不肯说出他究竟被埋在哪里,若莱,你还好意思说你不敢?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的?!你以为我会去打扰他?我只是想去看看那孩子,毕竟他也是我的骨肉,就算我有千错万错,我只想去看他一眼,给他的坟前放一束花,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然而这些话沉然并没有说,那个死去的孩子已经成了他和若莱之间的禁忌,他们谁都明白,却说都没有提起过,或许两个人都害怕,怕一旦这道已经结痂的伤疤再被揭开,他们两个连表面的关系都无法再维持下去。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晚些时候,玲珑来到红莲苑为沉然检查,忽的面色沉了下来,问道:“你小产过?”
这一句,正在咬牙忍受腹中疼痛的沉然和为他揉腹的若莱均是身子一僵,那道小心翼翼隐藏好的伤口终是被人揭了开来。
“怎么不说话?”玲珑一心在产夫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两个人情绪的变化。
“是、是。确实小产过。”若莱波澜不惊的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沉然听得出来。
“小产后没有好好调养,这次……”玲珑皱起了眉头。
“孩子……会有危险么?”沉然焦急问道。这个孩子是解毒的药引,无论如何必须平安降生,除此之外,沉然也不想再一次失去一个孩子,一个他和若莱的孩子。
说沉然小产后没有好好调养,那是当然,那一次虽是小产,也足足痛了一天一夜,随后便失血过多晕了过去,等醒来时,第一句听到的表情小世子保不住的消息。说不难过是骗人的,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沉然再也骗不了自己,他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若莱偷出孩子的尸体不知葬在何处,沉然派人将他抓起来拷问,本来也只是想小示惩戒吓唬吓唬他,不想在行刑的时候再次因为失血晕倒,行刑官员没有得到他的命令不敢停手,等到沉然苏醒,若莱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只剩下一口气了,即便是这样他也仍然没有说出孩子的下落。
后来沉然请遍了名医,终于保住若莱的性命。在若莱昏迷的那段时间,沉然不顾王爷的身份,衣不解带的照顾他,心中打定主意,只要他醒过来,就算是打骂自己都好,自己绝不会生气,却不曾想,若莱醒过来过,全然像变了一个人,他一个字都没有再提他们死去的孩子,没有再提两个人的过往,变得同沉然手下其他影卫一样,成了一个无悲无喜,不折不扣的杀人工具。
这样的经历,让他怎么可能有心情调养身体?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危险到不至于。”玲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增添产夫的恐惧,安慰道,“只是生的时候会有一点点困难,但是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再去为你开几服药,喝下后你起身走走,这样有利于孩子向下移动。”
药很快的被端了上来的时候,沉然已经被产痛这么得没了力气,端起碗的手不住颤抖,若莱见状接过碗,用勺子舀起一勺药,放在嘴唇边吹凉,再送到沉然嘴边:“王爷,小心烫。”
“咳咳~咳咳~”苦涩的药汁入喉,沉然一阵阵咳嗽,看着眼前这碗褐色的汤药,不安问道,“这个人的接生技术到底行不行?能不能保住我腹中胎儿?”
“她是这里最好的稳婆了。技术肯定是没问题的。”若莱回答,“王爷吉人天相,定能平安生下小世子,还请王爷宽心。”
吉人天相?沉然心中苦笑,我若真是吉人天相,第一个孩子又怎么会死?小世子……叫得真恭敬啊,恐怕这个孩子在你若莱的眼里,就只是个小世子而已吧!
喝过药,沉然的舌头已经苦得麻木,若莱及时的往他的嘴里塞进一颗蜜糖缓解了这种苦涩,又让沉然想起以前,若莱在知道自己喜欢吃甜食的时候,经常会搜罗各式各样的糖果来给自己吃。后来,他在自己的卧房中摆了一个大盘子,里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糖果,却再也吃不出那时的甜蜜滋味。
“你……扶本王起来走走吧。”沉然不想再继续陷入回忆之中,纵有万般不舍怀念,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就算你悔青了肠子时光也不会逆流。
“啊!”
刚跨出第一步,一阵剧痛就让沉然小腿发软,几乎跌坐在地上,幸好若莱及时搀住了他,而此时的若莱,脸上的关切也再也掩饰不住了。
“王爷,你怎么了?痛得厉害了?要不……我们还是到床上躺着吧。”
“不,继续走!”沉然倚在若莱身上大口喘息,咬着牙说道,“痛得越厉害孩子就下来的越快,你……扶着我……呃……继续……走!”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沉然再次醒来是源于腹中的一阵剧痛,当他挣扎着蜷缩起身子,发现自己竟然被若莱环在怀里,一时竟有些恍惚,甚至怀疑自己还在梦中。若莱也被怀中人不安的躁动惊醒,关切的看着他问道:“怎么?又疼了?”
沉然忍着腹中疼痛,吃力的抬起了手想去摸一摸眼前的人是幻是真,手在半空被若莱一把握住,说道:“我在。”
真实的触觉让沉然相信眼前所见全都是真的,抽回了手,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你不是一向最守规矩最知分寸么,怎么,守规矩到本王床上来了?”
若莱似乎猜到了他会这么说,从容答道:“是王爷让我上来的,我只是遵命罢了。”
“我让你上来?我什么时候说的?”
“刚刚本王在睡觉!”
“梦里说的。”
“梦话也能算数?”
“王爷的话属下不敢不从。”
“你不敢?哼!你有什么不敢的,你……呃!”
“王爷!”若莱见沉然脖子上的青筋暴露,抱住肚子的手直接泛白,心疼的为他揉着肚子,却没有什么效果,腹中的疼痛一阵紧过一阵,沉然觉得有些受不住了,他想转移些注意力,颤抖着和若莱说道“你……说点什么……随便……呃——嗯——说些什么。”
若莱一阵沉默,就在沉然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他忽然开口:“王爷在梦里说……孩子……别走。”
沉然的身子一僵,这句话他一点都不陌生,在梦里自己已经说了千遍,只可惜那孩子始终不肯停下脚步回头看自己一眼。
沉然嘴硬道:“梦里的胡言乱语岂能当真。”
“孩子……”若莱叹了一口气,“被我葬在了后山溪边最高的那颗柳树下。”
“什么?你说什么!”沉然没有想到当年用严刑逼供都没有问出来孩子的埋骨之处,若莱会亲口告诉自己。
“你说的是……真的?”沉然是明知故问,他知道若莱不会说谎。
若莱忽然抬手拨了拨沉然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的黑发,柔声说道:“等孩子生下来,我带你去看他。”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没想到多半天没来这么多留言,这些大家捧场哈,我正准备东西出差,明天停更,后天再约起来,么么哒!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真、真的?”沉然看着若莱,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好!好!去看他,去看……孩子……啊!”
“王爷!”
若莱见沉然的身体猛的抽搐,身下的被褥洇湿了一片。
“这是……”
“痛……好痛……”沉然觉得腹中疼痛如洪水般猛的袭来,又如涨潮般一层高过一层没有间隙,再也顾不得王爷的面子,抱住肚子哀嚎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若莱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惶恐,不知所措的来回走了几步,忽然想起院子外面还有人守着,急忙喊道,“来人!快来人!”
门外守着的丫鬟听到里面的喊叫声急匆匆跑进来,见到床上痛苦呻吟的沉然和被褥上的水迹,说道:“产夫破水了,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叫老板。”
玲珑赶来的时候,见到在若莱怀中不断挣扎的沉然,急忙为他检查,羊水已破,却只开了六指……玲珑心里一沉:情况不妙啊。
玲珑指挥道:“快!给产夫换了衣服,扶到里面去!”
“那我呢?我要陪着他!”若莱猛的说话吓了玲珑一跳,原来这个人也会着急啊,我还以为是快木头修炼成精了呢。
“换了衣服和他一起进去吧。”玲珑说道。
“好!”若莱急忙换了衣服抱着沉然走到屏风后面。
“嗯啊——痛——嗯啊——”
沉然的阵痛已经非常猛烈,但是产道却迟迟没有打开,眼见羊水快要流尽,身经百战的玲珑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叫人准备催产药,还有,把我的工具箱拿来,快!”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沉然倒在产床上,指节泛白的双手用力撕扯着盖在巨腹上的薄被。
“王……”若莱一个字出口急忙止住,想到他们的身份还是不要在外面暴露的好,凑到他耳边轻轻叫道,“沉然,我在,别怕。”
很久没有听到若莱叫自己的名字了,忍受着剧痛的沉然有些恍惚,上次听他这么喊自己的名字还是在床笫纠缠之中,沉然喜欢听他这么叫自己,没有了那种疏远和距离感,让他觉得两个人靠的很近,只是这样的话,自己从没有对若莱说起过。
等生下这个孩子,就告诉他吧。
正在忍受产痛煎熬的沉然想着。
玲珑拿来工具,将一个木架放放产床上,对若莱说:“帮忙把产夫的腿固定上去。”
“这是做什么?”若莱问道。
“没时间解释这么多,快点!”玲珑催促道。
“不,不要!啊!嗯啊——”沉然挣扎说道,他堂堂五王爷,绝不能在众人面前这么丢人。
“听话。”若莱摸着他的头发安慰道,“这么做孩子能快一些出来,你也能少受一些苦。”
听若莱这么说,沉然的心里犹豫了,实在是太痛了,他甚至想若是昏死过去会不会好一点,但阵痛来袭,脑子里又总是异常的清醒。
玲珑在一根玉,柱上抹上药膏,将它轻轻送入沉然的身体。
“嗯啊——你放了……什么东西……呃——拿出来!好……难受!”
“别乱动!”玲珑说道,“你的羊水快流尽了,必须加以润滑,否则孩子是出不来的。”
“呃嗯——” 疼痛又起,沉然咬牙在床上挣扎不休,汗湿的头颅不住的软枕上辗转,丫鬟们将梁上悬着的白布牢牢的打上结递到沉然手中,疼的狠了他便扯着布结发泄,胸膛因着呻吟急喘而上下起伏震动,不时的挺起又落下。
“你!”玲珑冲着若莱叫了一声,“抱紧他,别让他乱动!”
若莱急忙照做,他觉得自己的血都凉了,高高在上的五王爷,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而现在他就在自己面前痛苦挣扎,自己这个承诺过要保护他一世的人却只能袖手旁观,帮不了任何的忙。
“嗯——”
沉然狠命扬起头,纤长的脖颈上尽是汗珠,他疼的利害,却不愿意呼痛,喉头上下翻动, 嘴唇被牙齿咬破,一行殷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
“痛就喊出来吧,我求你了!”时刻保持冷静是影卫必须有的素质,但现在若莱却有了久违的想哭的冲动,“你不要这样……不要伤了自己……”


楼主:爱彼岸荼蘼  时间:2021-11-16 17:21:18
出差回来,我被留言数量惊呆了……我就是心血来潮写着玩,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看,挨个么么哒一个

楼主:爱彼岸荼蘼

字数:15443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16-10-06 03:14:00

更新时间:2021-11-16 17:21:18

评论数:13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