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瓶邪同人文 >  【授权转载】《魂归天阑》(cp:瓶邪 微黑花 长篇正剧风)

【授权转载】《魂归天阑》(cp:瓶邪 微黑花 长篇正剧风)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一楼放授权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咱也不啰嗦,二楼发文



吴邪没了。

这是张起灵从青铜门出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拿着鬼玺的胖子一脸悲痛,他有细微的不知所措。

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死了?吴邪死了?

想到这,张起灵的气势瞬间凛冽,周身的气场比四周的空气都冷上几分。

张海客看情况不对,一脚踹上胖子的屁股,骂道:“你他妈说什么呢!什么破表情?还想不想要命了?”

胖子“嗷”的一声怒瞪着张海客:“胖爷的命金贵着呢!踹坏了你他妈赔得起吗?”

张海客不屑的撇嘴:“金贵个屁!你再不说清楚,我家族长能把咱这几个人的脑袋全拧了!”

胖子反应过来,回头就看见张起灵死死盯着他,那眼神分明就说:我很生气,别惹我。胖子咽了咽口水,忙把鬼玺塞到张起灵手里,陪笑道:“小哥淡定!吴邪活蹦乱跳好着呢!就是搞了个失踪玩玩,没死没死!咱先把这见粽子的气场收起来行不?”

张起灵瞥他一眼,又转头去看张海客,张海客冲他点点头,颇有点无奈的意思。他看了看手中的鬼玺,问道:“失踪?”

胖子忙点头。不等他开口,身后的解雨臣拍了拍他的肩膀:“三言两语说不清,先出去这里。”他又转头看着张起灵,眼里说不清什么意味。
——TBC——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1

杭州。吴邪的古董店。

王盟捧着茶轻手轻脚的放到桌上,退到一边不说话。面前的这几个人除了胖子随便哪个都不是好说话的的主,他还是闭嘴好了。

胖子受不了这么严肃的气氛,率先开了口:“我说,小哥好不容易从门里出来,咱能不能先不谈这么严肃的话题,找个地方好好搓一顿,有了力气才能谈事。”

解雨臣瞪他一眼:“这哪是我想谈?你面前这大爷把刀往门口那一横!怎么个意思?”

胖子看了看门口横着的黑金古刀,又看看张海客,后者对他一摊手表示没办法,他家族长想知道的事,谁也拦不住。

胖子嘀咕了句什么,对张起灵说道:“小哥,我们把刀找回来不是让你用来当门神的,你不能抢了人关二爷的风头,快收起来。”

张起灵瞥他一眼,淡淡的扔出“吴邪”两个字。

解雨臣“啪”的一声合上手机,烦躁道:“我说了我不知道他在哪!”

胖子也叹了口气:“小哥你别难为解当家的了,他北京事儿多,你让他先回去吧,你想知道点啥我告诉你。”

张起灵面无表情,倒是抬手对张海客打了个手势,让开了门口的路。

解雨臣毫不犹豫地转身朝门口走,前脚刚出门,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喂。”

“咯咯咯,花儿爷的声音还是那么性感,真叫瞎子好一阵想。”黑眼镜贱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解雨臣皱了皱眉。

“少废话,有事?”

“啧,花儿爷这么冷淡我可是会伤心的。我这有个人,非要找您听电话。您看接不接?”

“谁?”解雨臣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谁你接了不就知道了。”黑眼镜痞笑着把电话给了一个人。那人只喂了一声,解雨臣就蓦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声音,难道是···

他猛地握紧了电话,眉头越皱越紧。又说了两句什么,他撂下句“在北京等我”就挂了电话转身回了屋。

屋里胖子还在滔滔不绝地给小哥灌输思想:“天真这几年混的还真不错,道上都叫他一句吴小佛爷,嘿。我看什么吴小佛爷,叫吴太后还差不多,底下的人见着他跟太监见了皇太后似的···”

解雨臣一听胖子这不靠谱的话就知道他没说的点子上,手上摸出一块电池就砸了过去:“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

“我靠哪个不长眼的砸你胖爷我!”胖子讲的正欢,丝毫没注意解雨臣去而复返,见着是他才嘿嘿一笑:“哪不正经了这就是正经的,话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解雨臣瞥他一眼,面色阴沉的说道:“没时间了,你们跟我去北京,路上说。”

胖子一见他这脸色就明白出事了,骂了句:“我靠!黑眼镜死了你脸色难看成这样?出啥事儿了?”

解雨臣听见这话脸色更加难看,暗骂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看了一眼张起灵道:“吴邪在北京。”

张起灵张海客王盟王胖子猛地站了起来。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开往北京的火车上。

“吴邪失踪了三年,我们几乎找遍了全国的每个地方都找不到他。”解雨臣低头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对张起灵说道。

“就是,这小子太他妈不是人了,临走也不知道说一声。”胖子含着一嘴泡面吃的津津有味,时不时插上两句。

张起灵皱了皱眉。“你们怎么确定他活着?”

解雨臣手机按得不亦乐乎,想都没想扔出“盘口”两个字。

“咱家小天真神通广大怎么可能死?他要是死了他底下的盘口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三年可是风平浪静的不得了!”胖子一拍桌子,口中的泡面就如天女散花般落到了对面张海客的脸上。

他面无表情的从脸上拿下三根面条,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卧槽尼玛的死胖子!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

胖子不满的回骂:“连话也不让说还有没有人权了?我在给小哥普及知识呢你懂个屁!”

解雨臣头疼看着他俩,最终受不了的爬上了床,决定等他心情好了再讲。张起灵不理他俩,看着上边的解雨臣皱着眉问:“为什么失踪?”

解雨臣扔了句“问胖子去”就翻了个身。正跟张海客骂的欢的胖子立刻跑过来往张起灵对面一座,边嘟囔着“小哥死人妖不讲我来给你讲,我什么都知道。”边朝张海客看了一眼,把张海客气的憋了一口血。

胖子含着泡面正要讲第一句话,张起灵就抬头扫了他一眼。胖子分明看出了其中的警告意味,嘿嘿嘿讪笑几声,几口解决了泡面。这下张海客连脾气都没了。族长就是族长,果然不是他这种凡人能比的。

“要说小天真失踪啊是在三年前了,我也不知道咋的了,那时我在北京,王盟一个电话过来指明要找他老板。我说‘你找你家老板找我这来做啥’,王盟这小子蹭就把电话给我挂了。我还奇着怪,手里的电话都还没拿热乎,死人妖又一个电话要我把吴邪交出来,嘿,我就纳了闷了,小哥你说···”胖子正讲的口水乱喷,抬头就看见张小哥正盯着他摸着怀里的黑金古刀。他打了个寒战,抖了抖身上的肉,赔笑道:“别别别,我讲重点我讲重点,重点就是,我们都不知道吴邪为什么失踪,唯一的线索就是吴邪是在下了一个斗之后不久就没了。”

“斗?”张起灵皱眉。

“恩,那斗也不知道咋回事,怪异的很,我们进去没多久把墓走了个遍就出来了。胖爷我还是第一次下那么怪的斗,真让人不爽。”胖子说到最后声音有点小,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他自己对那斗似乎也有点忌惮。

胖子没说斗里的情况,张起灵也不会主动开口去问。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在哪?”

胖子还在回想着斗里的情况,听他这么一问,立马就说了出来:“山西。”

张起灵点点头:“见了吴邪去看看。”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2

吴邪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抽烟,一句话也不说。没有人能看出他此时在想什么,他就那么坐着,冷成了一座雕塑。

直到这时大家才感觉到胖子的重要性,可惜重要人物去买水了还没有回来。吴邪原来也是一个能缓和气氛的性子,只是现在不知道怎么了闷成了个葫芦,这让屋里一下子冷了下来。

张起灵坐在对面死死盯着吴邪,仿佛要将他脸上看出个窟窿。吴邪一脸淡定的任他瞧,反正又不会真烧出个洞,看两眼他不亏。

“咳咳,哎呦,我这嗓子疼的,这死胖子怎么还不回来?”黑眼镜终是绷不住了,挂着贱笑咳了两声。

解雨臣瞅他一眼,又低头继续玩手机。他见这两尊大神都没有开口的意思,嘴角不禁抽了抽。他抬头看了看一脸幸灾乐祸的吴邪,暗暗叹了口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豁出去了!

“小三爷可知道回来了?瞎子我想你想得紧呢。”

黑眼镜一说完这话就感觉不妙,吴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旁边张起灵和解雨臣更是唰的转头把视线转移到了他身上。唉,他造的什么孽啊。

吴邪打量着他就是不说话,直到黑眼镜脸上的笑都要挂不住了他才哈哈了一声开了口:“我这不是也想你的紧,忙完事就匆匆忙忙赶回来了。”

得,这还不如不开口呢。黑眼镜浑身抖了抖,脸上的笑却更深了:“小三爷想的怕是哑巴张吧,瞎子哪有这好福气。”他得赶紧把话绕回来,不然哑巴张非劈了他不可。

吴邪看了眼张起灵也不说话,笑着耸了耸肩。他问了句“有烟没”,黑眼镜从身后摸出一包黄鹤楼扔了过去。有了前戏的勾搭,后面再开口就容易多了

“小三爷最近在哪挖金库呢?怎么也不知会兄弟们一声呢?”

吴邪点起一支烟啧了一声:“遇着点麻烦事儿,解决起来耗了点时间,这不,清了就立马回来了。”

解雨臣合上手机也点了一支烟:“什么事能让你失踪三年?恩?吴邪。”

吴邪看着解雨臣,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什么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回来了不是吗?小九爷。”

解雨臣听见这个称呼气息一下子就凛冽起来。

“吴邪。”解雨臣皱紧眉,“你不是吴邪。”

吴邪一愣,随即露出了然的笑,“我···”

“啊哈哈胖爷我回来了。”人未到声先到,中气十足的声音瞬间打断了吴邪的话。吴邪扶了扶眼镜似笑非笑的看着砸门而入的胖子,话却是接着对解雨臣说。

“要不,咱去验个DNA?”

“DNA?什么DNA?小天真你失散多年的儿子找上门了?!”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当然吴邪并没有真的去验DNA,他只做了一个虹膜识别就证明了他是吴邪的真实性。这种技术无疑是所有生物识别中最准确的。并且在几人的“监视”下,根本没有办法作假。

解雨臣拿着有些奇怪的识别报告看着吴邪,目光复杂。

“吴邪,你变了。”

吴邪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这没什么好奇怪,人都是会变的不是吗?”

解雨臣叹了口气。吴邪的变化并不是外表的变化,他看上去仍和以前一样年轻,仍是那个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的青年。他的变化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变化。他的身上多了一种沧桑的气息以及一种人性的淡漠。虽然吴邪在这几年有这种变化的趋势,但无疑他失踪的三年让这种感觉挥发到了极致,变得尤为明显。

他的眼神毫无差别。

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让吴邪失去作为一个人所拥有的最基本的感情?

吴邪不愿说,那么他也就不必再问了。

张起灵不知道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吴邪身上明显的变化让他感到细微的无措。他自始至终未曾说过一句话。而吴邪除了最初扫过来的几眼,也未曾对他有过多关注,就像对待黑眼镜解雨臣一样。

就像对待他们一样?!不!这是不对的!张起灵想到这瞳孔瞬间缩紧。他从未有过这种情感,但他本能的感到吴邪不应该这么对待他。他看自己的眼神里应该如十年前一样包含着一种他无法形容的东西,然而现在他的眼神深沉的如一片海洋,平静又淡漠。

张起灵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黑金古刀。

吴邪无聊的在屋里转了几圈,最后又点了支烟坐到了沙发上。

“我这几天会先杭州看看,可能会呆上一阵子,毕竟好长时间不回来了。”他一抬首,吐了个漂亮的烟圈。

解雨臣掏出手机按了几个字,“我给你订好下午的机票,不过你忙完这一阵可能还要回来,我们要下一个斗。”

“嗯?”吴邪有了点兴趣。

“就是山西的那个,你失踪前下的。”解雨臣头也不抬,倒是黑眼镜暗暗观察吴邪的脸色。
吴邪的脸有一瞬间怪异的扭曲,但他很快就平静下来,笑着说了句“好”。

黑眼镜见到这一幕诡异的勾了勾嘴角。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你们这几天就留在这里准备吧。下斗时通知我一声。”吴邪站起来边说边朝门口走去,最后一个字落下时,门也应声而关。

脸憋成个柿子的胖子吐了一大口气,这半天都没说话快要了他的老命。

“我说,小天真这是咋地了?你们没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黑眼镜嗤笑一声没说话。解雨臣则赏他一个白眼。是个人都看出来了这胖子咋这么迟钝?

张起灵瞥他一眼:“眼神。”

“什么眼神?眼神咋了?”

张起灵显然高估了胖子的理解能力。他暗叹一声,不知怎么解释。倒是一旁的解雨臣开了口:“他在看所有的东西时眼神是没有差别的。他看树,看沙发,看茶几,看粽子,和他看人的眼神是一样的。换句话说,”他顿了一下,“他的眼神没有生气。”
——TBC——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3

解家的一处老宅里,几个人正做着出发前的最后准备。这次一共七个人,吴邪他们还没到。

胖子四周看了一圈,走到解雨臣身边一拍他肩膀:“死人妖,吴邪怎么还没来?”解雨臣头也不抬,熟练地按了几个键:“他去找人了,随后到。”

“呦呵,什么人啊这么大来头?还得咱小三爷亲自去找?”黑眼镜一脸痞笑着凑了过来。

解雨臣瞥他一眼没说话,合上手机朝着装备走去。黑眼镜碰了一鼻子的灰,反而笑得更欢了,叫了声“花儿爷”抬脚就跟了过去。

胖子见他俩打情骂俏的快活劲儿不由得骂了一句,心想着要是吴邪在这哪还有你们的戏份

“瞎子你这移情别恋快的有点离谱吧,前些个日子还想着我呢,怎么转眼就看上我家花儿了?”吴邪清亮的声线在不大的四合院里扬高了尾调,将一群人的目光成功的引到了他身上。

他双手插兜站在门口,一双猫眼扫了眼院里的人,唇边挂了抹笑。

胖子反应过来扭着一身肥肉就凑了过去,“我说天真你也太慢了点,大伙都等你好长时间了。”

“不好意思啊,找他实在忒费事。”说着吴邪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人。他微微错开身影,脸上挂了一副无奈的表情。

吴邪成功的又把大家视线转移到了身后人的身上。

那人穿一件黑色连帽衫,扣着帽子低着头,双手环胸斜靠在门框上。他似乎是听见了吴邪无奈的语气,又或者感觉到了大家落在他身上戒备打量的视线,轻哼了一声就朝着吴邪走去。

“你用不着这么给我找存在感。”那人扣上了吴邪的后颈上使劲压了一下,清哑的声线有警告的意味。

吴邪笑了两声没说话,显然对这个人有些忌惮。这个认知让院子里的人心沉了一沉,同时也更警惕起来。那人头也不抬,环着胸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胖子最先受不了,勾了吴邪的肩膀往里走,“天真你小子带了人来好歹介绍一下,闷着个脸不说话算个羁绊。那哥们也是,杵哪干嘛进来说。”

那人始终不抬头,倒是胖子眼尖看见他笑了一下。

吴邪走到树荫底下一屁股坐下,指着那人道:“他姓封,你们叫他疯子就行。”

“嘿嘿嘿,一个瞎子,一个哑巴,一个疯子,这队伍有趣了。这位疯子同学,你的全名?”黑眼镜靠着解雨臣细致的擦着枪,不着痕迹的打量他。

“封冥。”他朝吴邪打了个手势,顺手把帽子掀开,“我这张脸有点惹人注目,不得不遮着点,各位见谅。”说着,他抬头笑了一下。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4

“你们来看。”解雨臣摊开一张地图,指着一个标记了红点,“这就是那个墓。”

“唔,从地图上看不出来什么,很凶?”封冥摸着下巴看向一旁的吴邪。

“不是,”吴邪耸耸肩,“斗很和谐,有很多明器还有很多美女,足够满足你们这些大老爷们的需求。”

“在斗里还有心情看美女的恐怕只有小佛爷你了,我对美女可没兴趣。”封冥站起来朝四周走了一圈,摸了摸就近的一颗树,放到鼻下轻嗅,“我说,你们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卧槽小封同志你咋说话呢?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能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胖子对他的话颇不赞同。

“别激动,我只是问问。”封冥拍了拍手,“瞎子,你过来一下。”

“恩?”黑眼镜叼着烟慢慢晃过去。

“你瞅瞅,虽然很细微,但还是能察觉。”封冥将手递到黑眼镜面前,“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你们到底干了什么让人家追了我们一路,还送了这么大个礼?”

黑眼镜凑过去看了看,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这是···,你怎么发现的?”

封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以为这双红眼睛是白长的?”

黑瞎子呵呵一笑,朝张起灵招了招手,“哑巴张快过来,有好东西给你看。”

张起灵冷冷瞥他一眼,走到封冥面前:“什么?”

“一种上等的引毒药,能引来毒虫。”封冥捏了捏手指,继续道:“这种药没有味道,又是透明液体,抹到树上极难发现。若不是这双眼睛,还真是难办。”

封冥把手上凝结了的的粉末拍掉,看着他们道:“你们也早就发现他们了吧,这下人家先动手了,咱也不能再忍了不是。”

“我说小疯同志,忍不忍咱等会再说,你来看看你说的那些个毒虫,包不包括这个?”胖子非常无辜的挤进了三人中间,指着屁股上的一只大蜘蛛问道。就连吴邪解雨臣他们,也在缓缓的向三人靠拢。

黑眼镜看了看四周,诡异的笑了一下,“看来咱唠的不是时候,这些虫子够不够咱吃一顿?”

封冥从背包里抽出一把匕首,对着胖子的屁股比了比,“我看不够,来点大型野生兴许可以。有点疼,忍着点。”封冥对好角度,下手快准狠,胖子“嗷”的一声惨叫,屁股上的肉顿时被剜了一块。

“你他妈能不能轻点,一个破蜘蛛至于剜我一块肉?!”胖子捂着屁股对封冥怒目而视。倒是吴邪安慰的拍了拍他肩膀:“别不识好歹,那可是有名的红背黑寡妇。”

封冥收了匕首嘿嘿一笑:“还是小佛爷识货,要不我捉两只送你?”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解雨臣刚刚用枪打爆一条银环,见他们一副悠然的样子不由得破口大骂。

黑眼镜挑碎只毒镖蛙啧了一声:“虽然不怎么难对付可胜在数量多,要不哑巴张你放点血?”

张起灵被缠的也不由皱起了眉。他看了看四周,眸色一沉,反手一刀就抹在自己手背上。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他不由的抬头看向面前的青年。

“小哥这点事实在用不着你的血,浪费。”

封冥笑嘻嘻的看着张起灵古井无波的眼睛,手中是出了鞘的白骨玉刀。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那是一把似是骨头又似是玉石质地的白刀,三指宽,上面刻满了繁杂的符文凹槽。

“卧槽小同志快回来,敢挡小哥的刀你不想活了?!”胖子捂着屁股蹦的老高,那样子怎么看怎么滑稽。

封冥笑睨他一眼:“先给你自己的屁股上点药吧。”说罢他手中一用力,黑金古刀瞬间被挑开,两刀相撞发出“叮”的一声,在林子里分外清脆。

张起灵看着他的眼神猛然一凛。他顺势收了刀,在空中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又朝自己的手腕划去,在这过程中,张起灵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封冥。

这是试探。

封冥笑了一声,白骨玉刀在空中划过亮眼的光,与黑金古刀一起,挥出了对比浓烈的色彩。
“小哥你先把刀收起来,我有办法对付这些毒虫!”封冥声音略略提高,语气中隐含一丝无奈。

张起灵二话不说收起了刀。

封冥看着一秒收刀的张起灵瞪傻了眼,吴邪则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疯子看来你很受小哥的信任嘛。”吴邪一脸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别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望。”

封冥淡淡的瞥了一眼吴邪,朱红蛟龙暗暗流转。吴邪瞬间闭了嘴,讪笑两声躲到一边去了。封冥从几人中走出几步,站在稍稍靠前的地方。他眸光闪了闪,手在白骨玉刀上一握,便猛地插入地面。封冥快速的念了句什么,地面之下,白骨玉刀上繁杂的符文在血的浸润下发出诡异的光,刀身从通体透白变为了血红之色。与此同时,地面上数不清的毒物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潮水般退去,封冥周身三米之内来不及退走的毒虫皆发出一声惨叫,瞬间化成了脓水。

只是瞬息之事。黑眼镜解雨臣他们只是眨了个眼,一切就都已经结束了。这个结果让除了张起灵吴邪外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封冥缓缓从地上抽出刀,刀身还留有一丝血迹。他不在意的往身上一蹭便收到鞘中。

“来点绷带?手蹭破了。”他指了指自己还在淌血的手心,一脸笑意的看着众人。

张起灵盯着封冥的手心看了许久,忽然转头看了看张海客。张海客会意,立马回身拿出绷带,“我给你包扎一下。”

“卧槽,姓张的你他妈怎么不给我包扎,看人家小疯长得漂亮是吧。”胖子一见这事儿立马不乐意了,他的屁股还是他自己一颠一颠自己上的药,还区别对待,太不公平了。

“那是你他妈活该!”张海客嘴里回骂胖子,手上动作迅速的包好了伤口。他装作不经意的瞥了眼封冥的血滴落的地方,转身回了张起灵身边。

封冥显然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但也只是一瞬,便恢复如常。

张起灵对这一幕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看来他猜得没错。封冥的血,是麒麟血。
——TBC——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5

黑眼镜吴邪王胖子封冥围着个地方蹲了一圈,每个人脸上都是沉重又郁闷的表情。

封冥拿刀戳了戳脚下的土地:“难道现在下斗都不带伙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解雨臣按着手机看他一眼:“这斗没什么危险,没必要。”

“既然没必要,”封冥起身咧嘴一笑,“这盗洞就麻烦您了,小九爷。”

解雨臣纤白的手指一顿,接着头也不抬的喊了声“胖子”。

“靠,老子又不是你伙计,要打你打我不干。”胖子不满的蹦起来,显然屁股上的那点伤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吴邪嘿嘿一笑也站了起来,“如果我猜的没错,三年前的盗洞应该还在,可能让一些地貌变化掩盖住了,我们找不到而已。”

“那现在怎么办?再打一个还是找找?”

吴邪沉思了一下,“再打一个可能需要不少时间,三年前的应该就在这附近,我们分散开先找找看,都注意点自己脚下松软的地方。”

几个人点了点头,分别朝不同的方向探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封冥和张起灵走到了一起,吴邪王胖子和张海客则组成了三人行。

封冥落脚不轻不重,发出极细微的声音,到是张起灵走路没发出一点声响。封冥知道,这人的身手显然比他高上许多。

他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努力了这么多年,仍是赶不上面前的这个人。这种认知让封冥稍稍有种挫败感。

“唉。”

封冥一个不小心就把心里的郁闷叹出了口,张起灵瞬间停住了步子转头看他。他微微一惊,随即敛了敛心绪:“怎么了?”

张起灵盯着他妖异的眼睛:“你不愿意跟着我?”

“没有。”封冥赶紧摇了摇头。开玩笑,这种用肯定句的语气问的问句,打死他都不能承认他现在很不爽。

“……”张起灵盯着他默了一下。

“别多想,我对你没什么意见。时间不多,我们快点找。”封冥冲张起灵笑了一下,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张起灵以前虽然没有中过幻觉,可并不代表他免疫,自己的这双眼睛还是少让他看的好。

封冥转过身去走到了张起灵的前面。

他悄悄伸手抚了抚自己的眼,心底忽然涌上一种无助的悲凉。

张起灵看着突然转过身的青年,忽然有种想要拉住他的冲动。似是觉得自己要是不拉住他,这个人就会消失不见。

张起灵为自己的感觉狠狠皱了眉。

然而,在他还未来得及分析这种感觉产生的原因时,封冥的一声惊叫,让他的身体先于他的头脑做出了反应,给了他一份不可思议的答案。

他拉住了一脚踩空的封冥,却被重力带了一起掉了下去,在掉落的过程中,身体自发的护住了怀中的人,替他承了伤害。

张起灵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如此上心,但是,他的身体诚实的表明了它知道,起码还有它知道。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这个洞不深,听声音只有几米的样子。并且也不是很宽,想来应该是三年前的盗洞了。

封冥在掉落的瞬间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张起灵环住自己的时候,瞬间从他背后抽出黑金古刀在洞壁上一划,缓解了下坠的力道,使两个人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小哥,你跟着跳下来干嘛,我自己一个人能应付。”落地瞬间封冥推开了张起灵,一脸不赞同的将黑金古刀插回了他的鞘内。

张起灵闷着一张脸不说话,他在思索这个男人的战斗力。之前他的白骨玉刀出鞘时张起灵几乎感觉不到它的重量,因此他猜想这个男人的力气应该不会很大。但显然刚才的那一手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得重新评估这个男人。

毕竟能拿得起黑金古刀的人可没几个。

封冥并不在意张起灵的沉默,相反他不说话对自己来说更好。他差点都忘了张起灵的黑金古刀有多沉。到现在他的右手还使不上力,再多拿一会这条手腕估计就废了。

唉唉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封冥又默默叹了口气。他迎着张起灵肆无忌惮的目光四下走了走,在确定了这是当年的那个盗洞之后,从包里抽出一个信号弹发了出去,随后靠着一边的墙壁闭上了眼睛。他现在身心都散发着无声的抗议。跟这闷油瓶子在一起他叹气的次数都变多了,这样可会加速衰老的,封冥现在很不爽。

头有些疼。封冥闭着眼揉着太阳穴。他的眼睛给他的负担很大,加之他之前又耗血解开了白骨玉刀的封咒,是以现在一闭眼就感到了疲累,看来这种情况还要有些时间才能恢复了。

“头很疼?”

温热的气息一下子打在脸上,吞吐间带着那人独有的味道。封冥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古井无波幽深似海的眸子。

张起灵双臂撑在封冥头部两侧,两张脸直线距离五厘米。

妈妈咪呀,封冥吓得魂都飞了,连忙错开脸:“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我没什么色好给你劫的啊!”

“……”张起灵听见这话无语了一下,他看着躲躲闪闪的封冥,半晌竟低低的笑了一声。放下手臂刚想开口,洞口传来的声响生生打断了他的念头。

“呦,我们是不是打扰了两位的好事?”黑眼镜一脸痞笑的跳了下来,跟着是面色不善的吴邪和解雨臣。

“疯子你怎么回事?”吴邪跳下来有些不满的道。“怎么先跳下来了?”

“我可不是跳下来的。”封冥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是踩空了摔下来的,连带着把他也拽下来了。”说着抬手指了指张起灵。

吴邪没想到得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他转眼看了看张起灵,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直到他们来之前封冥和张起灵一直都是两个人独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卧槽,这危险系数也太高了!

“封冥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吴邪觉得他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了。

封冥也没反对,对着黑瞎子几人挥了挥手,和吴邪隐入了墓道深处。

“他很敏锐,小三爷。”

“我知道。”

“到了这里,你也该小心点了。”

“做好你自己的事,其它的交给我。”
——TBC——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6

“哎呦卧槽,胖爷的屁股怎么这么疼,海客兄快过来给我看看,这回疼的厉害!”

“滚你妈的,你屁股着地不疼才怪!”

封冥和吴邪出来的时候胖子正捂着屁股坐在一边哀嚎,张海客大概是刚从上面下来,正拍打着身上的土。听这对话,大概是胖子从上面摔了屁股。也难怪,他这体格能从洞里下来就不错了,要求不能太高。

“真不是摔得!哎呦,疼死我了,你快给我看看!”胖子继续坐在地上哀嚎,可惜这回没人在理他。

封冥倒是一直看着他,可惜只是看着,倒也没过去。

“不用理那死胖子,”吴邪拍了拍他肩膀,“肯定是怕我们笑话他,无病呻吟呢。”

“不对,”封冥忽然皱起了眉。胖子这会出了一身的汗,看样子还有点晕晕乎乎的。“他中了毒!”封冥脸色骤变。话音未落,胖子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那人迅速翻过胖子的身子,黑金手起刀落,极快的在胖子屁股上开了个口子。

“怎么回事,怎么会中毒?”吴邪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胖子,也是一脸担心。

“是黑寡妇。”封冥瞥了眼开口的位置,那正是他之前剜肉的地方。

“你之前不是给他处理了?怎么还会中毒?”

封冥瞥了眼开口的解雨臣,缓缓道:“你不用怀疑我。我确实给他处理了,但毒性无法完全排除,需要后期靠药物一点点清理。现在这么一点的毒性能让他发作成这样,恐怕是受墓里的影响。”

他说完这话,除了吴邪张起灵所有人都不禁一愣。半晌,解雨臣竟是生生笑了。

“墓里的影响?你别开玩笑了。我们三年前来的时候就已经探查过了,这个墓很正常,没有任何机关和古怪。怎么会是受墓里的影响。”

“怎么不会是墓里的影响?”封冥有些严肃的开口。“小九爷,你想想你说的话,难道你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吗?一个正常的墓?那还是墓吗?!”

封冥的话如晴天霹雳,所有人都惊了一惊。三年前下过这个墓的人更是出了一身冷汗,连黑眼镜脸上的笑都差点挂不住。

“你……什么意思?”解雨臣故作镇定,声音中还是难掩颤抖。

封冥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小九爷,我并不是怀疑你们的能力,而是越是正常的墓就越不正常。你们三年前怎么发现的这个斗,为什么下这个斗,下的谁的斗这些你都清楚吗?你确定三年前这个墓就是真正的墓?”

封冥语调平缓,甚至是柔和,可解雨臣仍是听得浑身发冷。他死死盯着封冥,艰涩的喉咙里发不出一个声音。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正常的墓?!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墓?!他大意了,他太大意了!

封冥看着说不出话的解雨臣忽然有种罪恶感,但现在容不得他有过多的犹豫。这个墓太过凶险,即使是他走过两次,也抱有相当大的忌惮。他必须要让这些人对这个墓有重新的认识和警惕,不然没有一个人能走得出去。

没有一个人。包括他。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卧槽哇哈哈哈我当时就觉得这墓怪得很,现在终于知道怪在哪了!小疯同志挺不错!有点眼力劲儿!”胖子趴在地上朝他挤眉弄眼,要不是碍于行动不便,封冥丝毫不怀疑他会冲过来。张起灵刚才喂了他点血,现在看来没事了。

他冲胖子笑笑,“不是我一个人发现的。”封冥抬手指了指沉默的张起灵。“他应该也发现了,不过我一点也不觉的他是那种多话的人,所以就先开了口。”

张起灵淡淡扫过来一眼,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这不是个简单的斗,我在这个墓里看到了极大地怨念。”封冥沉下脸色,修长五指在虚空中一抓,随即快速松开:“这种东西一般是无形的,是一种思想上力量,但是这里的怨念大到能化为实体飘在空中,没有几千年的时间是办不到的。”

他回头看着一脸茫然的众人,下结论道:“这个斗是个凶斗。”

“废话!你不说我们现在也知道。”张海客面色不善,显然很失望:“那个怨念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啊,”封冥眨眨眼睛,有些尴尬的笑了:“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其实你们看不到。”

“因为我眼睛的缘故,我能看到一些你们看不到的东西,比如现在,我就能看到化为实体的黑色怨气飘在你们身边,而他,”封冥看着张起灵,“怨气则飘在他周围一米之内,丝毫不敢靠近。”

“过强的怨气会诱发人体内的破坏因素和一些负面情绪,胖子的伤会发作大概也是这个原因。我劝你们最好都抹点那小哥的血”

他又围着洞来回走了几圈,最终停了下来,继续道:“我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一路过来其实我们遇见了不少很平常的东西,可是再平常的东西一旦和这个墓连接起来就会变得不平常。简单的来说,他们都具有一个功能,那就是聚阴。”

封冥到停顿了一下,似是在回忆什么。神奇的是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出声打扰,都在静静等着。他思索了一会,才接着开了口。

“从地理上看我们是从东面进入到这个墓的,在路上我留心了一下,这里的树从最开始桃树,一直到接近这个墓,最后变成了清一色柳树。到了这里之后,我发现墓的南面有一座山,也就是说墓在山的北面。如果我猜的没错,墓的北面应该有条河或者是湖,而西面什么都没有。这样,整个墓会处在一个绝佳的聚阴凝怨之地,这个墓的主人一定是个女人!”

“女人?为什么是个女人?”解雨臣早就从震惊中回复了过来,此时也是凝神听着。

封冥回头上下打量了解雨臣几眼,见他面色如常,才弯了弯嘴角答道:“一般来说,男属阳,女属阴,虽然成了尸体,可其属性不变。男性生前一般多选择阴阳相消养尸地来保存自己死后的尸体。而女性除了养尸地,还需要很多的阴气滋养方可使自己死后的尸体‘青春永驻’。此地聚阴,是以定是女性无疑了。”

“聚阴必定凝怨,凝怨必化厉鬼。唉,看来我们此行除了砍粽子以外,还不得不当回天师,捉回鬼了。”
——TBC——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度娘又不让我发文,只好来发图片了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Chapter8


“卧槽这他妈怎么回事?青铜门?千里追小哥?”胖子捂着被惊掉的下巴大声叫道,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很惊讶。


“不对!这不是青铜门!”封冥盯了许久,忽然出声道。他沉着脸,一双手轻轻抚上了门上密集的纹路。这扇门跟青铜门很像,但是感觉不同。青铜门有一种苍凉诡异的气息,而这扇门什么都没有,它只是一扇门。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青铜门?恩?你去过?”解雨臣一脸笑意的看着封冥,眼底是冷冰的寒光。


封冥摸着门的手微微一顿。他能感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张起灵的视线更是尤为炙热,这让他的心有些乱。


其实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已经沉默了,只是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完全忽略了这个问题。


“没错,我去过长白山。”他收回手,朝众人耸了耸肩。“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人规定我不能去吧。”


“当然没有,您爱去哪去哪。”黑眼镜笑嘻嘻的搭上了解雨臣的肩膀,“既然您说不是,那这门又怎么跟青铜门这么像?”


“唔…这应该是……”镜子?封冥敲了敲门面,发出叮叮的声音。看来他猜得没错!


封冥往后退了两步,手腕一个翻转把刀拿到了手里,通白的刀鞘发出一道凛冽的寒光,叫嚣着朝门砸去。


尖利的声音划过耳际,封冥的刀稳稳的插进了门里。他看着这仿造的青铜门,轻轻笑了一声。伴随着他抽回刀的动作,“青铜门”一寸寸的裂开,最后“啪”的一声,完全碎裂。在破碎的瞬间,封冥似是听到了一个男人的惨叫,接着便是滔天般的恨意。这种恨意很奇怪,它本应属于几千年前,可又确确是对封冥的恨意。它一接触到封冥的身体便疯狂的向其内涌进,不管不顾大肆破坏。封冥一时没有防备,张口吐了一大口血,腿一软就向后倒去。


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张起灵反应快,腿一迈便撑住了他:“怎么了?”


封冥没有答话。他现在身体情况不太好,连说话都有些费劲,他看了眼张起灵,示意他把自己靴筒里的匕首拔出来。张起灵懂他的意思后暗暗挑了挑眉,一手抱着他,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拔了出来。


好轻!张起灵没预料到匕首这么轻,用力过猛差点甩了出去。封冥看见这情况顿时暗笑了一声,这一笑便又咳了两口血。张起灵搂着他的手紧了紧,一双眼睛带着询问看向他。


干什么?


插到我肩上。


张起灵瞳孔瞬间一缩。他犹豫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匕首便狠狠插进了封冥的右肩,下手快准狠。


入身的瞬间,封冥感到体内破坏的恨意仿佛找到了出口,疯了般的朝着右肩涌去,不消片刻便被吸收的无影无踪。


他松了口气。


冲围过来的众人笑笑,封冥转手就把匕首从右肩抽了出来。竟也是快准狠的节奏。张起灵盯着他的脸又皱了皱眉。


封冥脸上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他很平静,平静的这仿佛不是他的身体。这种情况要么是他自虐,要么这真的不是他的身体,但显然这两种情况都不大可能。张起灵微微转了转手腕,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腾出一只手从背后微微按了按封冥的伤口。


果然。

楼主:悠铃弓主  时间:2021-04-09 09:48:32
“卧槽小疯你拔萝卜呢?不知道自己脸都白了吗?”胖子手里握着绷带,指着封冥一脸痛苦。


“就是失血多了点,没事。”封冥捂着胸口咳了两声。“疼的是我又不是你,你这什么表情。”


“唉,胖爷我是替你疼啊,你看你年轻轻的,怎么就…”


“停停打住!你再不包扎我就真落得英年早逝了。”封冥白着脸笑着,连唇色都泛白了。


张起灵抬头看了一眼胖子,抬手相当粗暴的撕碎了封冥的衣服。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吴邪嘴角更是一抽一抽的。封冥这下不淡定了,他微微挣扎着,脸上更是不客气的红了一红,“张起灵!我根本没带衣服!”


张起灵看见他的反抗啧了一声,双手一箍就搂紧了封冥:“穿我的。”他又抬眼看了看胖子:“包扎。”


“是是是。不过胖爷下手可没个轻重小疯同志你忍着点啊。”


“等下,”吴邪忽然蹲下身挡了挡胖子的动作。他拿过胖子手里的绷带,说:“你去拿酒精,我给他包扎。”


“哦哦哦,行,正好你心细,下手也有个准。”胖子乐颠颠的回身拿了酒精递到吴邪手里,吴邪看了封冥一眼,拔开酒精塞手一扬就整个泼了上去。


“疼吗?”吴邪盯着封冥有些僵硬的脸,轻声问道。


封冥咧了咧嘴角,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在别人眼里,这绝对是疼的说不出来话的表现。


吴邪见他不说话,手再一扬,剩下半罐也泼了上去。张起灵本来想拦,可惜关键时刻走了个神,没拦住。


“疼吗?”吴邪又问。


封冥悄悄瞥了瞥自己冒着白泡泡的右肩,无奈的瞪了眼吴邪。这货在报复!绝壁是报复!


一旁的解雨臣黑眼镜张海客王胖子嘴角同时一抽,不约而同的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这绝对不是人受的!


封冥也知道这不是人受的,所以他现在在思索是不是晕过去比较好。正常人一般都会疼的晕过去吧,自己是晕还是不晕?晕了会不会比较怂?不晕这货保不准再给他来一发!唉唉唉算了算了,怂就怂吧!演员不好当啊!


封冥默默的在心里过了遍剧本,又瞅了瞅面前冷着脸的吴大导演,头一歪,华丽丽的晕了。虽然晕的有点不是地方,但没关系,他忍了!


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自己怀里装晕的人,又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吴邪。确切的说是吴邪手里的酒精。看在这个福利的份上,他打算饶了那瓶酒精。


封冥本是想装会晕就醒过来,毕竟这么多人带着个昏迷的人不方便。可能也是这两天有点累,加上身体刚刚受了创,这一晕竟然有些睁不开眼。恍惚中好像有人把他背到了背上,异常的温暖和宽厚。他狠掐了下自己,低声念了句咒语,才忍不住的蹭了蹭,随了意识沉沉睡去。
——TBC——

楼主:悠铃弓主

字数:42540

帖子分类:瓶邪同人文

发表时间:2014-08-21 01:46:00

更新时间:2021-04-09 09:48:32

评论数:1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