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寒武纪年 >  【原创】禁锢的爱[末世](囚禁强制,病娇圈养,微虐,短篇合集)

【原创】禁锢的爱[末世](囚禁强制,病娇圈养,微虐,短篇合集)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让我留恋,那么就是这个扭曲到变形的世界!短篇合集,可能跟你想象不一样的系统!豆腐:紫梦歌 微博:梦里紫薰mlzx
简介:
一条铁链放在他的脚腕上,他瑟缩到墙角,头埋进腿弯,浑身微微打颤,可怜又可爱的模样徒增让人使劲期凌的欲望。
"求求你,放过我吧!"

"休想,我不仅要囚住你的人,也要囚住你的心!这辈子你也休想逃掉了!"
神秘"黑衣人"穿梭于各个城市,拯救失足沦陷的人,据系统说,帮助足够多的人就可以回到原来正常的世界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二楼自占,说下食用指南:
(本文删帖重开!!)
1、背景只适合第一个故事
2、有系统,但是跟你平常看到的肯定不一样,只是用系统把故事串起来。主要就是带感囚禁梗。应付豆腐严查肉的。
3、短篇包括《偏爱》《掰弯》《下属》《交换》《女装癖》《机器人》《偷心》可能顺序不太一样,大慨就是这些,很带感!
4、暂时只有这些,祝大家看文愉快!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偏爱(略)
这篇已经完结,在豆腐上。原帖已经贴完了。据我观察,删贴的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它,所以这个贴从第二个故事开始。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一)

外头雨下的很急!

“呼哧……”

“呼哧……呼哧……”

街道上,一个弱小的身影拼了命在往前跑,好不容易从那个囚笼里逃出来,他不想再被抓回去了。

小腿上被鞭子惩罚抽出来猩红的血痕,在雨中显得格外刺目,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残缺不全的白衬衫,还是偷来的,下身光裸着,屈辱不堪的痕迹清晰可见,大腿内侧都是牙齿咬出来的印记,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逃,逃得越远越好!

那个恶魔根本就没把他当做人,而更像是只狗!

“站住,别跑了,再跑就开枪了!”后面跟着一群黑衣人朝他叫嚣,然后真的朝天空放了一枪。

“啊?”他回过头看一眼,原来无论他多么小心最终还是被发现了,那个男人实在太厉害。

好多天没吃过饭,都是靠注射营养液维持生命的身体,本来就体力不支。一时着急他忽然瘫软在地上动不了了,眼睁睁看着这群人把他团团围住。

“不,不要啊!”滚烫的泪水从眼里涌出来,他将身体蜷缩在一起,头埋进臂弯里,坐在冰凉的地上。

他想回家,好想回自己的家,他都还没来得及见妻子最后一面!

谁能救救我,随便来个人都行,救救我!!

“老大吩咐过,给他注射麻药,带回去吧!”

针管里的液体通过他的胳膊缓缓流进体内,他除了瑟瑟发抖,什么也做不了了。

过了片刻,有人拍了拍躺在地上湿漉漉的脸颊,半天也没有反应,

“哎,是不是麻药起作用了?”

“应该是吧,你看他跟条死狗一样都不动了耶!”

他隐隐还能看到几条人影不停在他眼前闪烁,不时用脚尖随便踢上两脚。

他张了张嘴,再没有力气发出一丝声音了。远处灰白的天空渐渐融成一条细缝,渐渐只剩下一片漆黑。

那片是他想抓却抓不到的自由……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二)
“陈宛,你可真厉害啊,都这副样子了,还能跑到商业街那种地方去,好在这鬼天气没人愿意出门,更不愿意多管这种闲事!”

一个目光凶狠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根皮鞭,指着下面蹲在地上,全身赤裸,手抱着头,正瑟瑟发抖的人儿。他全身已经被皮鞭抽的血肉模糊,脖子上带着精致的狗链,拴在一旁同样精致的柱子上:“我告诫过你多少回,不准再逃了,可你非要不听,如今你做错了事就要受罚知道了吗?”

“啊啊啊啊啊,好疼……”陈宛拖着脖子上的链子倒在地板上疼得不断打滚。

“你说,你给我说啊,你到底愿不愿意变弯?没我的允许谁让你结婚的?谁让你生儿子的?知不知道这件事我从一开始就很生气!”

疼,疼得都麻木了,男人还在一鞭子一鞭子不停抽打在他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地方又破裂出了新伤,翻出细嫩的血肉。

“像你这种以色事人的人,只配当别人身下的狗。所以,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留在这里,当我的宠物,别再想着逃离,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陈宛忽然浑身抽搐了一下,昏了过去。

男人把手里的鞭子递给旁边的管家,非常怜惜地将倒在地上的人从狗窝里抱出来,解开柱子上的锁,将人紧紧锁在怀里,“宛儿还真是不乖呢?”

这个“宠物”的脸很好看,原本不染一丝尘埃的脸,此时已经变得煞白,两行清泪流满了脸颊,全身每个毛孔都在诉说着心中的恐惧,眼前这个抱着他的男人是个十足的变态。

男人将怀里的宠物狠狠扔到床上,一手拉着狗链,一手将皮鞋褪去,爬到床上将宠物死死压在身下,也不管他已经受了伤,正疼的紧闭眼睛,死咬嘴唇忍受着。

“小狗,主人允许你上床,不是让你给我装死的!”男人一巴掌狠狠打在他好看的脸上,“给我睁开眼!”

他艰难地抖动长长的睫羽,上面还清晰地挂着两串泪珠,然后慢慢将眼睛睁开。男人能明显感觉他的颤抖,但是他毫不在乎。

男人的手毫不避讳地抚摸着他满是伤痕的身体,碰到裂开的鞭伤时,还特意用指甲用力地掐一下,看到他疼得紧蹙眉头,却不敢反抗的样子,就觉得很得意!

手慢慢向下游走快摸到敏感之处时,拉开他的双腿,隐秘之处大张……

————抵抗不从的情节—————

事后,连续了好几次,清理完身体,陈宛已经累得疲惫不堪。男人却还把他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男人温柔地摸了摸他长长的睫毛,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感觉下身传来一阵酸疼。他知道这是刚刚自己经历的劫难。

跟他做完,男人的气已经消了大半,贴着他的耳垂故意喷洒出一股热气:“都被我上过那么多回了,宛儿不会还天真地以为自己是个直的吧?告诉你,你老婆已经死了,在那场灾难中,所以就算你回去也见不到她了。让她就此成为过去式,从此把你的身和心都交给我打理好吗?”

“不……”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三)

“就是学不乖呢,还是爬回你的狗窝继续当个称职的小狗吧!”男人因为陈宛强硬的态度脸色变得很难看,“忘了告诉你,帮你逃跑的那些人都处理掉了,这回可没人敢再帮你,我看你这小狗还能倔到什么时候?”

男人抱起浑身赤裸正瑟瑟发抖的人,把他从高处摔回狗窝里,然后将他脖子上戴的狗链子牢牢栓到旁边的柱子上。这看起来非常精致的狗窝是男人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特地放在卧室里,方便一睁眼就能看到他。

陈宛被摔得很疼,抱着肚子在狗窝里蜷成一团。男人并没有因为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产生丝毫同情心,而是从桌子上一堆用品中抽出一根狗尾硬塞进那地方去,扩充之后没那么紧,更好进去一些,然而陈宛还是疼的“唔~”的一声,嘴里刺激地流出一些涎水,双腿夹紧这条毛茸茸的尾巴。

做完这些,男人拍了拍手,对着门口喊到:“你们进来!”

这时,两个身穿女仆裙的男仆应声低着头进来了,然后跪倒在男人脚边。

“你们先陪我的宝贝玩会儿,我去洗个澡马上回来。”

“是”两个男仆顺从地伏在地上。

等男人摔门出去之后,陈宛还是一颤一颤地浑身发抖。这已经不是男人第一次这样对他,但身为人的羞耻心还是不允许他接受这种羞辱。

被囚的这三个月,他还是看不懂这个名叫“方谢”的男人到底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三个月前,是他儿子两岁的生日,他从公司下班时有点晚,天已经黑了。他匆匆忙忙在一家蛋糕店买了一个蛋糕后,就按平时的路线回家。路过一处住人不多的胡同时,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脱力般一下子失去了知觉。等他再次睁开眼,就被人扒光衣服,套上链子锁在这个别墅的卧室里了。

他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从幻想中回过神来,感觉自己现在活的真像**一样,被人随意蹂躏践踏。

男人剥夺他穿衣服的权利,说狗是不需要穿衣服的。同时由于链子的限制,他只能在一两米的范围内活动,连自己去上个厕所的自由都没有。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是被那人提前设计好了一般。豪华的卧室里,放了各种情趣用品,那些粗大的东西,让人看了都觉得可怕。

纵然他知道怎样做就能讨男人笑,怎样说就能不再挨打,但是他就是不甘心变成那样,凭什么?同样是男人他为什么要被压在下面像个女人一样承欢?

在那些同情他的下人帮助下,他逃跑过几回,最远的也就是那次跑到商业街,结果也不过是被抓回来暴打一顿。到了现在,他还能怎么办?

“您别再逃了?最后吃亏的不还是您自己?”一个男仆小声提醒他道。他们都不敢惹急了主人的这个宝贝疙瘩,这个宝贝只能主人自己才能欺负。

“是啊是啊!”另一个男仆接着说道:“主人他背地里其实对你很好的,每次你受伤都是主人亲自给你上药,喂你吃东西,只不过你都晕过去了不知道。主人喜欢你,只要你能稍微顺着一些,肯定就不是现在这种待遇了。”

“而且你家出事时,主人还特地找人好好照顾你的儿子!”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四)

“够了,你们胆子也大了?”男人穿着睡袍推门进来,呵斥道:“我的宝贝还轮不到你们在这里指手画脚,***出去!”

这一“滚”字吓得两个男仆身体一阵瑟缩,连站都站不起来,只好低着头从地板上爬了出去。

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陈宛把整个身子都埋在狗窝的毛毯里谁也不搭理。男人吸了口气,他要怎么告诉这个倔强不屈的人,他老婆跟他结婚只是为了他家的家产!他又知不知道他从上大学就开始暗恋着身为校草的他了,为了他,男人才成为如今的毒枭老大。

男人换了一副和善的嘴脸过去,把他从毯子里扒拉出来抱在怀里,看着他痛苦地皱了皱眉,

男人温柔道:“身上的伤还疼吗?我这次下手是重了点,但是不打你不长记性,谁让你不乖呢,我警告过你多少回不准逃跑了?你就是不肯乖乖听我的话。”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他胸前一块还在渗血的伤口。

“呃~疼~”陈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手脚不老实地乱舞动,仰起脖子表情很是痛苦,弄的脖颈上的链子也跟着主人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从来都最怕疼了,以前连打个肌肉针都不肯的。

“疼也得忍着。”男人从桌子上取来治伤药轻轻倒在他的伤口上,然后用手捂着,贴着他的耳根道:“你认命待在这里,乖乖当我的妻子,不要再想跑了,我就可以不用链子锁你,也可以不再打你!”

陈宛抬起头看他,满脸的倔强不服,“凭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男人,现在是,将来也是,”男人不老实地手滑到他敏感的地方,宣示自己的主权:“男人通常都是用孩子留住一个女人,而我自然也有东西可以留住你,你最好不要逼我用那个东西?”

随着男人的手的摆弄陈宛脸上渡上一层诱人的绯红:“唔~你松,松开,我又不是个gay,你,唔~为什么不去找个你喜欢的,同时也喜欢你的人在一起,唔~”

男人见他今天的话多了一些,忍不住就更想对他多方打趣,刮了刮他的鼻梁宠溺道:“因为我只喜欢宛儿一个人呢,就想要宛儿的那个,怎么办呢?”

“恶心,”陈宛朝他脸上吐一口痰,他讨厌这个女性化的称呼,“除非你把我弄死了,不然就别想我能顺服你,我一旦出去了就一定要你好看。”

男人闭上眼睛,良久,他用手擦了擦脸,将陈宛摔回狗窝里,身后那条尾巴由于受到重力挤压,向里面又进去一些。

“我给你脸了是吧?看来不用那个东西还制不服你了?”男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故意看着陈宛说:“喂,你上次给我介绍的驯兽环还有么?嗯,你给我送来吧!”

他听到“驯兽环”三字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他现在已经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除了任人宰割,什么也做不了。

他拼命拽动脖子上的连着锁链的颈环,但那环只紧紧贴着他的皮肤,除了带来窒息感,丝毫未动。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五)

“怎么,嫌弃我送你的项圈不好看?我待会还要靠它牵着你出去溜溜呢,你看你也好久没晒过太阳了,发霉可就不好吃了!”男人看到他手上的动作,嘲讽道,顺便将他的身子转向自己。

过了片刻,一个身穿女仆装的男仆走过来,敲了敲门,恭敬地说道:“主人,东西送来了!”

男人喊了一声:“过来!”便看到那男仆怯生生走了过来,扑通跪在他脚下,乖巧地用头蹭了蹭他的膝盖。

“你看他多乖,多听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像他这样,肯听我的话呢?”男人满意地用手摸摸男仆的头。

“不过,在驯服你之前,我已经拿其他狗练过手了,也不怕你这只小烈狗违逆我!”

他睁开眼睛,只见一个不男不女的人,一对大胸在女仆装里若隐若现,像个人妖,正跪伏在男人脚下。他心里闪过一丝恐惧,那人不会也要将自己改造成这个模样吧,若真是如此,他再说自己喜欢的是女性,自己是直男,也恐怕无人相信了罢……

他吞咽了一下唾沫,将身子往里面缩了缩。

“别害怕,我不伤害你!”男人将地上男仆送来的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四个精致的银环,一看分量就知道很重。上面用文字分别标示着“左手”,“右手”,“左脚”,“右脚”。

“这驯环啊,专门驯你这种不听话的小兽。来,你是自己戴,还是让主人帮你戴?”

他就是想让昔日的校草,斩断所有与外界的联系,抛弃所有尊严和羞耻心,只能依靠自己才能活。

“凭什么我要像只金丝雀一样活在你设置的金丝笼里?我是一个人,我需要正常的生活。”

“我,我不要戴那玩意儿,你快走开!”陈宛突然颤抖着摇摇头,额头上青筋暴起,“你已经在我脖子上戴了这么个屈辱的东西,剥夺我作为人的尊严和自由,还想要如何,难道仅仅因为我不爱你么?我不爱你,也不爱其他人,我现在只爱我的妻子和儿子。”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我死都不会屈服的!”

“你老婆已经死了!”男人突然贴近他的脸,阴笑道:“你敢死,我就让你的宝贝儿子也给你陪葬!”

“卑鄙……”他只能跪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再说不出其他话来,

男人不理会,牵过颈环将他紧紧夹在腿里,按照说明书将手环拆开,拿起他的手,就往他手腕上送去,还有乱扑腾却起不了任何作用的两只脚丫子!

我希望我能成为你唯一的依靠,你只能依赖我,我是你唯一的主宰,乖乖让我饲养你!

“放我离开,放我离开这令人作呕的地方!!”

“这个笼子我一天也待不下去了,我感觉自己要疯了!”

“滚蛋……你***蛋……”

他口不择言地吵闹着,男人就一脸宠溺地托着他的腮,看他一个人吵吵闹闹唱独角戏。

曾经也是练武术的高手,打十几个小混混都不成问题,如今被药物整的手脚都使不了力气,摔倒了自己都站不起来,只能像只鸭子一样惨叫。

身体竟然虚弱到这种地步!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我们来商量个事好不好,大家看完文都留下个评论好不好?真的,写文的最开心的就是更完文后看看小可爱的评论,才有动力知道接下来怎么写。我这么求是因为豆腐的评论区太冷清,冷清多了我自己就想弃了。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八)

不知道男人有没有清楚地意识到,照这种方式将他训练下去,到头来他即便能出去了也回归不了正常的生活了,这具敏感的身体只能沦为别人手里的玩物。但是男人管不了这些,他绝对不允许这小家伙离开自己的。

“我弄疼你了吗?”男人温柔地问。

他垂着眼眸,颤巍巍地摇了摇头,眼神一直躲闪。男人跟着躺在床上安抚地把他拉到自己怀中。

“你要知道,我对你还是像过去一样非常喜欢的,宛儿只要这样乖乖听话,不再总想着离开,我会对你很好,好好疼你爱你宠你,再也不欺负你!”

“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这时,他的肚子突然咕噜连续叫了好几声,吓得他全身发抖,使劲缩在男人的胸膛里不敢说话。

“饿了是吗?我们去客厅里吃点东西再睡吧?”

除了恐惧发抖,他还是没有别的任何情绪表露,男人无奈地把住他的双腿把他抱起来,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脖子上的链子解开,移个位置锁在脚踝上。

他则一动不动地低着头看着男人手上摆弄的动作,男人做完这些,又拿了一件毛毯把他小腹下面隐私的地方包裹起来。

“这小可爱曾经亲过女人吧?”男人隔着毛毯抚摸身体,弄的他嘴里不停呻吟,脸色变得十分羞红,“唔……啊……”

“果然变可爱了好多,那进口药果然有用,一碰就学会低吟,不再装尸体了呢!”男人伸出舌头吻在他张开的甜唇上,末了,依依不舍地离开,把他的身体重新摆正。

客厅的桌子上总是习惯放一盘草莓,虽然不见人吃,却每天都换新。

“草莓,小孩都喜欢吃,”男人捏起一颗抵在他嘴边,“我记得宛儿大学时也最喜欢吃的。”

他听话地张开嘴把草莓整个吞进去,两边腮帮咀嚼东西时一鼓一鼓的,可怜又可爱的样子惹人心疼。

“过去我配不上你,你大学时是校草,是学霸,是全学校同学众所周知的陈宛,你身边总是围着很多男人跟女人,而我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我那时只敢偷偷躲在角落里,默默注视着闪闪发光的你。你知道吗?你笑起来眼睛里有星星,最迷人了,可是我好久都没看到了。”男人舔了舔他滚烫的耳尖,

“我喜欢你,跟你告白过,被你以性别为由委婉拒绝了,虽然是委婉,后来我努力拼命了三年,为了赚足够的钱,可是你却跟那个可恶的女人结婚,还生了孩子,你知道我有多恨吗?”

陈宛正吃东西的嘴巴忽然停下,眼泪倏然吧嗒吧嗒从眼眶里掉出来砸在手背上。他也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爱自由,所以独自一人跑来S市,从原来的陈晚改名为陈宛,他想学习经商,因为父母都是商人,他从来不想被人这样喂养!

“想说什么?”男人问。

“冷……”他哭着道。

“冷?”男人忽略了他身体变虚弱之后,确实像女人的体质容易感到冷,所以又拿来几件毛毯,把他全身除了脑袋都包的严严实实的,还把屋里空调的温度调高几度。

“我想穿衣服,冷,我冷……”他边说眼泪越像断了线的珍珠边往下滴落。

“现在还不行,宛儿,还不能让你穿衣服!”男人把他连同毛毯都放进自己怀抱里,揉着他的头发安慰他:“等你真正不跑了,我就不再锁你,也不再限制你穿衣。”

“外边什么季节了,又下雨了没有?”他还记得他逃出去那天正下着小雨,这里没有时间观念,他对外界一点都不清楚了,更不知道今夕何夕?

“这里一天都亮着灯,我都不知道这是白天还是晚上了。”他哭泣中夹杂着几分自嘲。

“宛儿不用问这些问题,等宛儿身体再好一些,我抽空就带宛儿出去玩好不好?”男人吻着他的脸颊问,“一会儿吃过饭再休息会儿吧!”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九)

他之前一直拒食,好久都没正常吃过饭了,吃不了固体食物,只勉强喝了小半碗鱼汤,汤里下了点安眠药,他被喂完饭就睡过去了。

男人给他洗完澡,裹着浴巾把他抱回卧室,轻轻放在刚换洗过的舒软大床上,拉过被子盖好掖好被角,把项圈锁回脖子上,拴在一旁的柱子上。男人看着他昏睡过去的模样,忍不住撩开他的刘海,轻轻在他额头上落了一个吻。

曾经那么要强的一个人,现在像小孩一样懂得躺在自己怀里跟自己撒娇,想要什么都跟自己请求,这也是他一直希望看到的!

“宛儿真乖,晚安!”男人坐在床边,从裤兜里掏出一部手机,这手机是陈宛的,放在他这里一直没响过,就在前不久有个自称是陈宛上司的人打来电话,男人刚接过就挂了,那人不依不饶坚持打,最后还发信息来,现在他倒想看看那个上司究竟想干什么?男人按了回拨键,几声提示音后,对方接通电话,

“喂,是陈宛吗?”

陈宛睡梦中,喉咙里小声哽了一声,吧唧了两下嘴唇。

“我是他男朋友,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男人看向他,把他不老实抽出来的手塞进被窝里,捏了捏他精致好看的小脸。

“哦,这样啊。你好,我是S市公司的金总,陈宛好久没来上班了,我希望他可以不跳槽别的公司,顺便跟他约个时间见面详谈一下提职的事情,他以前跟我书面申请过,我那时忙没时间就没处理,陈宛是人才我希望他能为我所用,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他,不知道您方便……

“不用了,谢谢您对他的厚爱!他现在已经找到更适合他的工作了,不会辛苦每天过得很安逸很开心,他说他不想回去辛苦加班加点工作了,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他!”

对方沉默了几秒,男人先挂断电话,紧接着把手机里的卡抽出来用打火机烧毁。这样一来陈宛与外界的联系就彻底断了,以后只能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嗯~”他呓语中发出撒娇的声音。男人玩弄地把手指从他的嘴边划过,他张开嘴裹住吮吸起来,“唔……想要……”

“想要什么?”男人问。

他就不再说话了,又睡熟过去。男人把他的头在枕头上放好,可能在狗窝里侧卧了太长时间的缘故,再睡床都有些不适应,总是来回倒腾。

“如果想要我深深去疼爱你,你想的话,我都会满足你的,我亲爱的宛儿!”

男人推开卧室的门出去,把他的手机放进保险柜里,回来喝杯酸奶在他身边躺好,拉过被子也盖在自己身上,把他的果体紧紧箍在自己怀里。

这一夜,同床异梦,两个想法不同追求不同的人,终于睡在一起了,身体紧紧缠绕着彼此,不管将来怎样,也不论那人内心的真实想法,是否愿意,这一刻是安静和谐的,他没有产生生理上的排斥。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十)

陈宛醒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起床出去了,他躺在床上,那一刻他错误的认知以为自己回到了家里,直到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脖子上铁链哗啦啦的金属声传来,他就知道自己还身处囚笼中,根本逃不出去。

不知不觉,他的鼻尖一酸,眼泪就又流出来了。凭什么,这一切都是凭什么?那么无力,无助,还无法逃避!

“凭什么?”他不甘地问道,“生来是人,凭什么要像**一般对待?”

他原本不叫陈宛,真正的名字叫陈晚,乃是X市最大的商业巨霸——陈氏集团老总陈威明唯一的孙子。

陈威明的儿子和儿媳都是商业精英,双双忙于事业顾不得家庭,以至于很晚才生下这么一个孩子,所以取名“晚”。

生了他以后,夫妻二人基本都在国外忙生意,很少回家,老爷子更是把他当做心头肉,打不得骂不得,事事都顺着他的心,他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他遗传了父母的精明才干,一直想闯出一片属于自己天地,奈何学校的人包括校长,老师,还有同学知道他的身世都对他百般奉承,得不到真正的锻炼,所以他才选择离家,独自一人来到了现在的S市。

这里没有人知道他跟陈氏集团的关系,大家也都对他真诚以待,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眼前这个恶魔。

男人听到他的哭声着急跑进来,把他抱在怀里安抚:“宛儿做噩梦了吗?”

他不敢说什么,他怕那些惩罚,怕极了,受够了,学老实了,以至于他都不敢违背男人的任何话,仅仅听到男人的声音他都浑身发抖。

他颤巍巍地摇了摇头,抽了抽鼻子全身跟着剧烈颤抖瑟缩成一团,越控制不想哭越哭得厉害。

“我不敢了,求求你,别让人打我折磨我!”他带着哭腔乞求道,讨好一般地拱拱男人的胸膛,用手在他的胸前画起圈圈。

“我不打你,宛儿你看着我,”男人强迫他正对着自己,用手给他擦干眼泪:“我再也不会打你,对你动粗了,你听话我疼你还来不及。”他的眼泪又淌出来,男人又伸手给他擦干。

见他还在不停啜泣,男人欺身把他压在床上,再一个转身,将陈宛抱在怀中,用毛毯裹在他肚子道:“我今晚准备要参加一个晚宴,又舍不得宛儿,所以带着宛儿一起出去玩,好吗?”

能出去,当然好,在这间屋子里,他感觉自己快要憋疯了!

“但是,还需要精心打扮一下的,宛儿这样出去我怎么能放心,宛儿别想趁这次机会逃跑,不然你知道后果的!”男人接着警告道。

他轻轻点了点头。

“真乖!”男人亲亲他的脸颊,笑眯眯地从身后把之前精心准备好的衣服拿出来,那是一条淡紫色清新的连衣裙,胸前绣着一个蝴蝶结,衣领是蕾丝做的大花边,下摆也有蕾丝,穿出来应该是一种学生气的感觉,男人道:“这件衣服是我特意订做的,当初在上学时,我就在想宛儿穿上我设计的这身女装会是什么样子的,如今总算有机会看了。”

陈宛像具死尸一样躺在床上闭上眼,不说话也不动。既然自己阻止不了,那不如索性少看几眼,他现在真的很懊悔,也是第一次懊悔,为什么自己长成这个恶魔喜欢的模样,如果自己再丑点,那他应该幸福地跟家人生活在一起,而不是现在过着炼狱般的生活,生不如死,想死还死不了。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十一)

“宛儿,过来自己穿上!”男人刻意忽视他眼中的不愿,将他从床上唤了起来。

他哆哆嗦嗦把手伸过去,指尖刚碰到衣服表面就即刻收回来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摸到了什么烫手的东西一样感到害怕。

“接过去啊,你看我拿着你的衣服手都酸了呢!”男人没有生气,笑着说道。

他再次试图伸手过去,极力克服着心里的那层恐惧,双手端举着衣领看了很久。

被困这里后,从麻药中醒来的一刻起,他就一直像狗一样对待,被拴着脖子全身光裸着,没想到自己再一次获得穿衣服的权利,竟然是穿成女装,他这辈子都没尝试过女装也不想穿得不伦不类,以前他喜欢穿得干练整洁,也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被个恶魔惦记着打扮成女人!

纱织的连衣裙从他身体的曲线划下去,衬着衣服原本的图案和形状,紧贴着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他站在床上,男人从后面给他拉上拉链。

手上戴了一副公主裙搭配的网纱手套,穿过五根手指从手背打了一个蝴蝶结。他的头发自从来到这里就没剪过,后面都能扎起一个小揪揪,现在披散下来已经能到肩膀了。男人找人给他编发,头上卡一个蝴蝶结,画上一层淡妆,他原本长的好,男人给他保养的也好,不用太多粉,妆容的效果就出来了。

“好了,宛儿快看,你现在真像个娃娃一样好看!”男人由衷赞叹道,将他抱到穿衣镜前。

陈宛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镜中的自己,被精心打扮过的样子,许久没照过镜子,连他自己都认不出镜子里的“女孩”到底是谁了?

这天气还比较冷,屋里一直开着空调没感觉出来,可是一出去就不一样了,男人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他回过头默默看了一眼。

以前他在公司上班时,都是穿西装,现在这身打扮,从背后看来,就像身材姣好的女友披着男友的西装外套一样,无比违和。

“宛儿现在的身材已经不适合再穿男士正装了呢,因为撑不起来!”男人笑着说道:“不过当老婆这样正好。”

他低下头不语,眼泪顺着脸颊就落下来了。

“怎么又哭了,不是刚才还好好的吗?”男人把他抱在怀里。自从半个月的训练后,他不再骂骂咧咧,不再强硬反抗,变得真的很爱哭啊!

他现在不能看见自己的样子,不能照镜子,每一次看到自己,他都痛恨如今这具肉体的外貌,灵魂已经被折辱地跟着迎合男人,现在连表面也要讨好男人。男人根本不是爱他,更像是对一个花瓶,一个精致的瓷娃娃,而他天生的骄傲怎么允许自己当个摆设?接受这个新身份?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曾经也是高高在上,桀骜不羁的人啊,他又怎么甘愿变成现在这样整天躺在床上等着别人喂活的废人!

“咱们一起吃饭,我来喂你,今天多做了一些软食,胃慢慢适应就好了。”男人吻着他的眼角,“我知道宛儿会做饭,什么时候身体好点了,就做饭给我吃好不好?好了不哭了,妆都哭掉了呢!”

他流着眼泪点了点头。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下周在豆腐开新的短篇,掰弯就完结了。下一个故事《下属》是一个抖s和一个抖m的虐爱故事。都是放在《禁锢的爱[末世]》里面的。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十二)

想要活得下去,想要过得快乐,只有沉醉,沉沦,身心更加的堕落下去,像无底的深渊一次次打破自己的底线……,既然改变不了就得接受,那人无论给什么都学会接受……不再反抗,不再逃跑。

有了那么多回肉体上的交涉,灵魂早已污浊得无法区分开,身上沾染的肮脏洗都洗不掉。

他每次醒着进行自我催眠,过去那个陈宛已经死了,理想,生活,事业,身世,尊严,过去受到的荣誉,都埋葬在这场与男人的博弈中。

他感觉自己好累,太累了,刚睡醒也累,就想一直闭着眼,安眠药吃的次数太多,脑袋总是晕晕沉沉的,转不过弯。

男人把煮好的食物端到他面前放在他的鼻尖,他闻到香味儿摇了摇头睁开眼来,接着又往前打了个瞌睡,懵懂无知可爱的模样像刚满月的小猫咪一样。

“哈哈哈……”男人露出得逞的笑,坐到沙发上一把将他揽到怀里:“宛儿饿坏了吧,等得都睡着了!”

天儿还早,夜总会的应酬是在晚上进行的,男人不想去,就想一直陪着自己家里的这个宝贝。

“宛儿过来假装讨好我一下!”吃过饭,男人跟他打趣逗玩。

他慢慢用手撑着沙发跨坐在男人大腿上,双腿勾住男人的腰,胳膊抱住男人的脖子,头乖乖歪在男人怀里蹭了蹭,伸出小舌舔了舔。男人把手递到他嘴边,他也像小猫一样用粉嫩的小舌一直舔啊舔的。

“好,真乖!宝贝这些从哪学来的?等以后让他再教教你更多迷惑你男人的姿势!”男人看着他楚楚可怜的双眼,忍不住啃咬住他的下巴,用力堵住他诱惑勾人的嘴唇。

“唔……啊……”他被男人挟持得喘不过气来,一张白皙的俊脸憋的通红。

男人解开他脖子上的链子,让他双手搂着抱枕放到空院子里去,他光着脚丫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在别墅的花园里跑来跑去,他现在是女装打扮,跑起来裙摆被风肆意吹起,犹如妙龄的美少女,他已经好久没这样轻松地不用担心被抓地奔跑了。

原来只是像个正常人一样走路都能让他如此开心,仿佛这样跑下去,压抑久了的情绪就能全释放出来。他笑的很欢悦,明媚的笑容就像大学时候一样好看,那时候他笑给其他人,现在只笑给自己,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短暂的自由都能哄他开心。

“宛儿,一开始别太累,快过来!”男人看到他久违的笑脸,本来不忍心打断他,但还是怕他累着自己。

他听到男人的喊叫,想了想,跑到男人身旁,把刚摘的一朵花递给男人,

“送我的?谢谢宝贝!”

他冲男人笑了笑又“逃离”远了。

花园里不明真相的园丁以为那个一直被囚禁的男人又逃出来了,慌忙架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动,男人跟过去拦住他,把他箍紧在怀里,他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男人将他抱回去,坐到客厅沙发上,把陈宛放坐在他的大腿间,喂他喝下一杯热水,剥开一颗糖给他吃,用大手给他暖暖脚丫子:“看手脚冰的,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爱惜点!”

他低下头抓着男人衣服的衣领不言语,其实手上一点劲都使不出来,只是稍微抓皱了一些,

男人怕伤了他的心,安慰道:“不是不让你跑,是让你歇会儿再跑!”

“你是我的宝贝,从今以后我会一直宠着!”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十三)

“宛儿昨天做梦还跟我撒娇说想要呢,我现在就来满足你好不好?嗯?”男人在他耳边低声道,喷出的热气让他的耳廓不自觉抽搐了两下,“宝贝,我要进去了!”

他跪在沙发上双手抓着膝盖,将臀部稍稍抬起来,以利于男人的方便,这是他被教授的基本服侍主人的东西,他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闭紧双眼,不是他愿意这样,而是不敢不愿,他怕了,对于那些惩罚和不能穿衣服的恐惧,以及无论如何反抗也避免不了的命运!

不论他愿不愿意最后男人都会让他接受,让他承受,只不过手段和过程不一样罢了!

……

因为有药效的存在,痛感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感觉得到阵阵传上身体到达颅腔的快感,自欺欺人的装作看不见的意识都被这些快感渐渐消磨光,最后他的身子软成一团,蜷缩在沙发上。

男人抱着他去浴室亲自给他清理了身体以后,就这样不穿衣服的将他箍在怀里,用一层毛毯裹着。

他闭了闭眼接着警惕性的睁开,盯着男人一动不动眼睫眨了眨,过一会又显得非常害怕偏了偏头不敢直视,男人揉着他的脸颊问:“要是困了,再睡会儿吧!待会儿出去我叫醒你!”

“别锁我,求求你了!”他的身子缩了缩窝在男人大腿上,瑟瑟发抖。

“不锁不锁,就这样抱着宛儿睡,我哪都不去,宛儿别害怕。”男人从沙发上拿来一个枕垫铺在腿上,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他安静得听话闭了眼,渐渐沉睡过去,再发生什么事男人有没有对他做什么也不知道了。

梦里,他穿着西服挎着公文包整整洁洁回到家里,换上脱鞋,妻子正从厨房里穿着围裙出来,笑着问:“怎么这次出差那么久?家里一直留着你的饭呢,你也总不回家看看!”然后笑着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替他把外套挂起来,再把热腾腾的饭端到他面前。

“老板说要提新项目的事想让我负责呢!”他恍恍惚惚觉得有些不真实,但这些确实是他一直以来平淡安静的小生活啊,到底哪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宝儿呢?”

“宝儿他睡着了,你明天不出去的话再去见他吧!”妻子一边拖他脚下的地一边笑着说。

“哦!”他应了一声,“茜茹,我好想你,想到要发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个大老爷们,从来没有过这种想念到饥渴的感觉!”

“我也想你的!”一个温婉的眸子对他甜甜一笑。

陈宛过去从背后抱住她,小声呢喃道:“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宛儿,宛儿……”这时一个男声从屋顶的四面八方传过来,刺进他的耳朵里,他脚下一软吓得抱着头蹲在地上。妻子这时候要走,陈宛想伸过手去拉,可是刺耳的声音又逼的他不得不缩回来堵住双耳。

“求求你别走,求求你了!”

许茜茹没有回过头,径直走出去了,他头痛欲裂,脑袋越来越沉。

“宛儿,醒醒我们该出发了,我带你出去玩哈!”男人揉着他的脸颊将他唤醒。

他睁开眼看到男人一张放大的脸顿时吓了一跳,忽然感觉很心虚,浑身发抖地往外撤撤。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掰弯(十四)

“主人……”他小声试探地叫了一声,旋即低下卑贱的头颅,他非常害怕男人听到他刚才说的梦话。

管家吩咐过他,在主人面前宠物是不必谈自尊的,要自称贱//奴,要舔主人的手心,主人回到家时要跪下舔主人的鞋子,主人疼他宠他,他就得学会感恩,不听话就该受到主人严厉的惩罚。可他无论再低贱也始终无法吐出“贱//奴”二字。

“乖宛儿,你先别说话,”男人没有要罚他的意思,而是拿出一条像锁骨链一样的精致银项环,上面印着男人的名字“方谢”两个字,他自觉闭了嘴扬起脖子,让男人给戴上去成为贴着男人标签的附属品。项环刚咬住脖颈还有一丝冰凉的窒息感,然后随着他的体温慢慢融合,渐渐变得没有一丝缝隙。

“宛儿,你真心喜欢我吗?”还没等他张口,男人就堵住了他的嘴,“先想好,想清楚再告诉我,我要的是真心话!”

他眼里含着一汪欲落不落的泪泉,听话的点了点头。男人松开手,他双臂勾住男人的脖子,跨在男人大腿根上蹭了蹭,缓缓发出勾引的呻吟声:“我,喜欢,你,哈啊……主人……”

刚才男人动作太过用力,现在下体动起来还非常疼痛,他微微皱起秀眉。

“我的宛儿真的越来越乖了,我也好喜欢宛儿!你说你如果当初在学校就接受我的追求,该有多美好,嗯?也不会吃那么多皮肉苦了。宛儿还故意气我,说自己喜欢女人,女人难道不是为了钱才依附男人?”男人故意用手指探了探他一丝不挂的下体,弄的他满脸羞怯通红,

“宛儿今天还想要吗?刚蹭到我的时候硬了呢,我怕宛儿身体虚弱承受不了,怎么办?可是我也不说过不会拒绝宛儿的求欢!”

男人明知道那大部分是使人高潮的药物起的作用,还故意挑逗刺激他。

“我,喜欢,你!”?他顿时瞪大眼珠,明明自己想说出口的是请求:“我不想要了!”

“我知道,傻宛儿不用跟我强调第二遍,我知道你不是真心跟许茜茹那个女人结婚的。”男人笑着抚摸他受到惊恐的脸颊。

“我喜欢你!”男人回:“我知道了!”

“我喜欢你!”男人回:“我知道了!”

“我喜欢你!”男人回:“我知道宛儿的心意!”

“……”他一时着急只能吸了两下鼻子啜泣起来。

无论他想说什么,都会被消音,说出来的都是这四个停顿的字。

男人给他舔掉泪水,将他搂在怀里道:“宛儿别担心,是项链,我带你出去玩是怕你憋坏了,虽然你现在非常听话了,但也不能一点都不防备,宝贝别怪我,只要宝贝没什么出矩的动作,我想是没有影响的,如果你还违背我有其他想法,你该知道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他含着泪点了点头。

男人按照之前给他设计好的女装形象穿好衣服,脖子上的锁骨链正好搭配身上的裙子,脚上被迫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高跟鞋是特殊为他设计的,后面上了一把小锁,他自己脱不下来,目的自然是防止他偷偷逃跑。

脚脖上男人给他戴了一只缀着银铃铛的脚链,走起路来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声音。

门外已经有专职司机在等候了,陈宛被迫穿上这样一双高跟鞋,以前他连增高都没垫过,怎么能一下子适应这个高度,差不多走两步就会崴一次脚,男人似乎特别喜欢他脚上的铃铛声,不去扶他,也不像往常一样抱他。

“叮铃铃……”铃铛声一直回响不断。

男人不心急,就看着他一步一步向车门走,让他理解逃跑无望,好不容易进了车门,男人坐在他身旁让他依靠,不知是不是男人疏忽了,他看到男人的手机从裤兜里漏了出来,陈宛小心偷拿过来,放进斜挎在自己身上用来装饰的白色小包里,想着待会儿找机会报警也好。

车子慢慢发动,他的眼睛也被人蒙上一块黑布。

楼主:紫梦歌0  时间:2020-03-27 13:47:45
想来更新贴吧,发现我的豆腐卡得进不去,稍晚一点看看吧!更三章!

楼主:紫梦歌0

字数:30752

帖子分类:寒武纪年

发表时间:2018-03-30 18:58:00

更新时间:2020-03-27 13:47:45

评论数:2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