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月儿爱海天 >  【口味适中】重生之爱上病娇公公(宦官文) 男主:林默 女主:

【口味适中】重生之爱上病娇公公(宦官文) 男主:林默 女主: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口味适中】重生之爱上病娇公公(宦官文)
男主:林默 女主:林曦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重发#(捂脸)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私信我要文的小伙伴们,挨个发私信太麻烦了。我再试一次搬文,实在不行我们就黑豹见吧,黑豹清水。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隐愈阁:http://tieba.baidu.com/p/6607932140?share=9105&fr=share&unique=E79C87D12ED1BA6CD533504EB03838BC&st=1586788161&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11.3.2&sfc=copy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第一章

林默死了,一人之下万人 之上,惑乱朝纲阴狠歹毒的九千岁林默病死了。
说来讽刺,这生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九千岁病逝,除去他府中的那些人,来悼念的竟屈指可数。也是,就他生前在朝中做那些事结的那些怨,说是人人得而诛之也不过份。
然而这九千岁去世,要说心情最复杂的该是他林督主府上的这位了。这人特别的并不是她身份多高,相反这人只是他九千岁府上的一个丫鬟,督主随便抖抖袖子,花十两银子就从她那重男亲女的便宜父母手里买来的丫鬟 林曦。林曦原本不叫林曦,这名字也是买来后林默不由分说给她她改的。但要说这丫鬟特别,不仅特别在名字是林默给取的,更特别在这是个督主要收她做督主夫人她却拒绝了的小丫鬟。
林曦站在林默的祭坛前,她不懂,怎么前一天还恶狠狠的威胁她若她再不去看他就要灭了她全家的人此刻就变成了面前这一方小小的灵牌。
对于林默,她是恨的。她的父母纵使再怎么忽视她看轻她,但那毕竟是生她养她的人啊,她始终相信他们其实也是爱她的,而恶名昭著的林默却狠狠浇灭了她最后的幻想,生生让她跟亲人分离,怎么能不恨。可入府这么多年,林默对她却一直不错,虽然有时最上狠毒些却从没强迫她做任何事更不说伤害她。有时她能感觉到她之于林默好像是有些特别的,甚至林默曾说过要娶了她让她做这千岁府里的夫人。要说她一点感情没有那也不可能,可每当她鼓起勇气想要尝试着靠近他一点点,林默浑身散发出的冰冷的气息,他看着她的那双阴鹜的眼睛就会使她却步
“督主会很开心的吧”一旁的老仆突然开口。
“什么?”
“你为他哭了,督主若是知道会开心的吧。”
林曦伸手一摸,尽不知什么时候流了泪。
“那么多年,难道你感受不到吗?”
“什么?”林曦心里暗暗猜到老仆所说。
“感受不到督主对你多特别吗?”
“你知道为什么他给你取名叫林曦吗?”老仆接着说到。
林曦茫然的摇头,当初一进府就被督主改了名字,她只觉得那是富人家的恶趣味。
“’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这是督主告诉我的句子,曦就是太阳的意思,督主曾说过,你就是他阴暗生命里唯一的光。”
林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不相信,那个人明明从来就是阴狠的是难以捉摸的。
看出她的疑惑,老仆带她来到林默的房中,房中收拾的一尘不染,因他常年用药而浸着淡淡的药味,看来并无特别。可老管家拉开床头边的抽屉,林曦却整个人呆住了。抽屉里整齐的放着他一张张画像,各种姿势,有的只是一个侧影或背影,大多都面无表情,也对,她在林默面前从未展露过笑脸。画像旁边还摆着两样东西,一个是她以为自己弄丢了的手帕应该是经常被拿在手中摩擦已经有些旧了。另一个,是她某日因他准了她往家里写信而一时心情好随手递给他的糖饼,用油纸好好的包着已经有些变质了。
太多的回忆和感受震的林曦脑子一片空白。“原来我们错过了啊”这是她晕过去以前最后一个想法。
“林曦,醒醒…林曦…起来干活了…”是关系好的丫鬟小翠的声音。林曦睁眼迷糊了两秒腾的从床上坐起来。熟悉的房间,熟悉的一切。
“督主死了吗?”
“你瞎说什么,不要命了!?”突如其来的话惊的小翠赶紧捂住她的嘴。
“督主每日晨起身子不爽利本就烦躁,被听到你可就完了…诶……你去哪?”小翠的话还没说完,林曦就匆匆往林默房间跑去。
一把推开门,林曦才意识到自己鲁莽了,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房中小侍们正帮林默按摩,一个帮他抓揉着硕大的腹部,一个帮他按揉腰背。林默患有腹疾,瘫软的大腹时时疼痛需要时时抓揉,每日晨起被大腹压了一夜的腰背也是酸痛不已需要按摩缓解。
林默靠在床边,本就正因为小侍没轻没重的按摩使得身子不爽利而心中烦躁正想着要不要把这个人拖下去斩了,这时听有人突然闯进来一惊,一时间胸闷气短有些喘不上气来,看到来人,他抖着手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下身和肚子。
“你…出…滚出去……”指着林曦的手不停颤抖。
又是一世那种看不透的阴鹜眼神和凶狠的语气,让她想逃开,林曦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走…我知道…呼……你讨厌看到我…让你滚你就滚…你滚吧……”声音不自觉的尖利起来。
若是上一世的林曦早就转身跑了。可这一世不同了,林曦已经镇定下来,听到他声音里几不可查的哭腔,想到老管家的那些话想到他柜子里的那些东西,她好像能从他阴狠的面孔下看透他的的委屈和那些隐秘而深沉的渴望。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你喜欢我吗?”林曦大步靠近,走到床边望着他道。
“什…什么……我……咳……我让你…呼……滚出去…你听不到吗?”林默极力的隐藏自己的慌乱,要被知道了吗,会更讨厌他吧。
“我说,你喜欢我吗?”
“胡…胡说些什么……滚出去!你滚!”
听他还在强装镇定,夏漠一把拉开抽屉,和上一世几乎一样的摆放,只是少了那块帕子。
“这些是什么?” “还有这个?”林曦将手伸进他被子下,准确的找到他紧握成拳的手掌掰开,手里握着的正是那块手帕。
“滚…让你滚啊……本督要杀了你……”尖利阴森的声音,完全没有平日刻意的压制。林默终于控制不住的哭出声来胡乱的叫喊着“滚…为什么…我只想让你留在我身边…讨厌我也没关系…我…咳咳……本督要杀了你……为什么…咳……要来羞辱本督…”
终于确定了他的心意,看床上的人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嘴唇泛起紫色,赶紧搂着他用手一下下在他胸口顺着。
“咳…你滚…别碰我……”压下心里那一点渴望,林默用尽全力推着她的手,他只不过想留在看得到她的地方,为什么要捅破窗户纸,为什么要来羞辱他。
“林默,我想…我们可以试试”
“滚……你……你说什么?”林默还欲推拒却在听到她话的一瞬间停住了。
“我说,我想和你试试。”林曦重复一遍,手继续在他胸前抚着。
胸前的人一时没有了动静,林曦抬起他低着的头才看到他满面的泪水,可怜巴巴的抽噎着。
“你…要是…你要是骗本督…咳……本督咳咳……本督就……”
“督主就杀了我……”看他说的艰难,林曦索性帮她补充道。
哪知那人却急了,一把抓住她的衣袖,不依道:“谁…咳咳……谁要杀你了……”
被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样子搞得没了脾气,好声好气的哄着。“好,不杀…我知道,公公舍不得杀我……”
“不许……不许你……叫我公公”又恢复了凶巴巴的样子。
“好,我知道默舍不得杀我”林曦从善如流。
“还有…不是试试……”
“什么?”
“我说…我说不是试试……若是…若是你敢走…我就……我就……咳咳……嗯……疼。”想说两句狠话又想起刚才才说了不杀人家,公公一时没了主意,竟把自己憋的咳的厉害了,腹中疼痛也剧烈起来。
“好好好,不是试试,我不走,我在这好好照顾你,好好疼着你,好不好?哪里难受你先跟曦儿说。”
“好……肚子好酸疼……腰背也疼……”仿佛受到蛊惑,林默顺从的回答道。
可当林曦准备掀开他被子揉腹的时候,却被他抓住了手。“如果…如果你敢走……”林默抖着声音还想再次强调,如果她嫌弃他的身子,如果她看了他的身子走了,他一定要和她一起死,舍不得她一个人走那就一起死吧,去地府再作伴。
“我不走…我不会走……我会好好心疼默……”林曦再三保证才让多疑的公公松了手。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中间部分和谐的就不上贴吧了】 “曦儿……谢谢你……”擦洗的过程中,林默一直紧紧握着林曦的手帕,满脸娇羞(至少在林曦看来是娇羞)
擦洗好下身林曦才作为床边,把他手里的手帕抽出来,将自己的手掌塞进他无措的手里。“这帕子都有味道了,你是不是没洗过……”被说中了,公公有些恼羞成怒“你管我…你再浑说…我……”
“以后有我了,牵着我就好”林曦打断他的牢骚,在他飞红的眼角轻轻一吻。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第二章
又给林默揉了会儿大肚,林曦看他闭着眼睛又有些昏昏欲睡了,伸手替他盖好被子起身。
想抽出被他握着的手,哪知手掌刚刚一动,督公虚握着的手一下子收紧
“想去哪儿……!?”声音很轻却透着凌厉。
“……公公…我该去做事了……”林曦低声回答。
“不准走…”林默睁眼盯着她,眼神锐利哪有一点刚醒的样子。
“可我今天还有好些活要做呢……”
“本督说…不准走……”林默声音高了起来。
“可是……”林曦有些为难,她本就是府里的丫鬟,分内事还是该做的。
“那你走吧……”林默松了手
林曦正奇怪这人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就看那人眼眶红了。
“谁…要你做那什么劳什子活了?”明明知道了他的心意,当他买她回来真是让她干活的吗。
“走…走吧……让你滚你就听话的很…让你不准走你就装听不到……”
“…让你不许叫公公……你还偏要叫……”
“难得来一次又要走……你就是讨厌咱家……还说些话来哄咱家作甚……你滚…滚……”林默越说越委屈倒激的自己肚里一阵抽疼,可心里有气也不愿在他林曦面前表现出来。
看公公动了怒林曦赶紧重新坐回床边半搂住他“默,别生气别生气,我不走了。那你可不许觉得我懈怠啊。”
“这些年本督何曾要求你做什么……何时觉得你懈怠……你就是想走…还找些托词做什么……”
“好好,是曦儿失言,我不走了”
“想走便走,想留便留,你当本督这是什么地方……你不是要走吗…走啊……”听她说不走,林默心里已经软了嘴上却不饶人。
看他说着让自己走的话手上却握得死紧,林曦心里也不怕,俏皮道“是曦儿失言…公公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女子这一回吧。”
看他脸色有些难看,伸手一摸,被子下的手果然按在腹上“别气坏了身子,是不是肚里又难受啦?”
看她古灵精怪的样子,林默心里的酸涩也散了些,接口道“…你气的咱家肚疼…还不快帮咱家揉揉……”
林曦伸手抚上他的大腹,轻轻在他腹上按摩。
“呼……”感受到林曦温暖的小手林默舒服的叹了一声,“哎…肚里难受……”
林曦感受到他肚里阵阵抽动,加了些力气一下下画着圈。
“嗯…抽着疼……啊……轻些……”公公有些难耐的shen yin着。
“默,忍忍,你这恐怕是肠痉挛,我帮你揉开就好了。”知道要快点揉开才能缓解,林曦手下力气不减。
“啊……疼…疼……你轻些……咱家受不住……”
“呃…轻些…曦儿…疼……”
“公公,再忍忍,jinluan揉开就好了”林曦安慰着,不停的帮他按摩。
“呃……你气的…气的咱家肠子都抽筋了……你就是想疼死咱家……”林默胡乱的shen吟着
“啊……肚里疼啊……”
又替他揉了一会儿,林默肚子里的抽动渐渐平息下来。
“咱家肚里疼,你还这么用力…你就是想疼死咱家……”得了喘息,林默控诉到。
看这人刚刚好了些又过河拆桥,林曦心下好笑“我若是不用些力帮你揉开你这会儿还疼着呢,我帮你揉了那么久我手都酸了,你还说我。”
知道她其实是为自己好,听她说手酸又心疼了,拉过她的手抱在自己怀里揉着。
“肚里还疼不疼了?”林曦问
“不疼了你也不许走”缓过了疼痛公公又撒起娇来。
“好,不走,您不让我做活,那小女子今天就贴身伺候您吧,督公还有哪里不适都告诉小女子,让我好好照顾着”林曦顺着他的话,故意扮做小媳妇样。乖顺的态度果然取悦了林默。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第三章
来接公公上朝的小太监被老仆拦在门外,压低声音道:“曦儿姑娘在千岁屋里呢”
小太监今年刚满16岁,从10岁起便跟在督公身边,虽是督公心思深沉难以踹度,跟了他那么多年小太监对自己干爹对这曦儿姑娘的心思多少也有些了解。小太监心思活络,悄悄退下自作主张的替干爹向皇上告了病假。于是一向自律的公公得以在家和林曦腻歪一天。
“咱家肚里还有些不受用…再揉揉……”林曦赶紧替他抓揉大肚。
“…腿酸…你给我捶捶腿…”赶紧退到床尾捶腿
“……本督想吃个水果…你喂……”削好水果递到他嘴边。
“曦儿……本督……”“曦儿……”
一整个白天林默都要求不断,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林曦不禁在心里腹诽“让他随便使唤他还真不客气,上一世看着挺高冷,竟不知道这公公是个娇气包还这么难伺候,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一天下来林默像是存心要为难她,摆足了派头能使唤她的都使唤了个遍。
终于到了晚膳时间,林曦以为她终于能喘口气了。哪知林默却挥退了一边伺候的下人“曦儿……替本督布菜……”林曦认命的拿起筷子帮他夹菜。
“曦儿…本督要吃溜三丝…”“本督想吃片冬瓜…”面前的菜林默通通不想吃,非要捡着远的让她夹,吃两口又换一个菜,累的她够呛。
“…本督饱了……给我盛碗汤……”林曦又赶紧起身盛汤,手上一抖,滚烫的热汤就全泼在手上。
林曦还没喊,一旁的林公公先急白了脸,腾地站起来,抖着手拉过她手一个劲吹气。发疯似的朝着一边候着的下人喊“都愣着干嘛!?还不快滚去拿药!!”
下人们赶紧各自行动,打冷水的打冷水,拿药的拿药,就算没事也要找点事逃离督公的怒气,他周身散发的冷气像是能把人冻伤。老仆心里暗暗吐槽“我的督公诶,您这么折腾把人弄受了伤心疼的可不还是您自己吗”
林默小心翼翼地捧着林曦的手放到水盆里,用手舀起水一点点往上浇,像是重一点都能把人捏碎了。
“我没事…你不用这么小心……”处理的急事,林曦其实也没那么疼。
“你别说话”督公淋好了冷水,又打开罐子替她上药,抹一下再吹两口气,整个过程都板着脸严肃的不得了。
“我真没事……”
“我让你别说话…你就不知道小心些……你就是存心让咱家着急……你……”督公眼眶都红了,还想再说又觉得是自己累着她,有些心虚。
林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盼来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却总是止不住的贪心又止不住的害怕。因为贪心,他想在曦儿肯对他好的时候多留下一些温暖,急切的想把这些年心里的空虚都填满。因为害怕,他一再的试探,肆意的折腾想看看林曦能容忍自己到什么程度。
这下看她受伤,其实心里怕的要命,生怕自己把好容易肯靠近的人又气走了。明明心里怕她走的要命,又表现的像是要赶人家走,不愧是林默。
这下林曦没说啥,林默看把人折腾的受了伤,又是心疼又是后悔倒搞得自己心里难受的不行。刚才为了试探她,比平时吃的多了些,这会儿肚里也胀痛起来。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第四章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也可以直接搜索夏夏。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第五章 上
林曦急匆匆冲到林默院里,房门口下人们跪了一地。
“都不去公公跟前伺候着在这跪着干嘛?”
“曦儿姑娘…公公一早起来说要找什么手帕……屋里翻了个遍…发了好大一通火…不许我们近身呢。”
林曦有些茫然,看那手帕脏了她拿去洗了呀。回头疑惑的看着好不容易赶上来的老仆。
“曦儿姑娘,公公一早起来不见你就失了神一直自言自语说什么果然是梦果然是梦,后来又突然想起要找你的手帕,找不到就发了狂,在屋里好一阵摔打还把我们全撵了出来。”
“你没告诉他我是去做早膳,帕子是我拿去了吗?”
“说了呀,奴才说了好几次…可公公就跟疯魔了似的…压根听不进去…”老仆也是满面为难。
门内又传来一阵摔打声,“这败家公公”林曦腹诽着推开门,一只花瓶迎面砸过来,林曦偏头一躲,花瓶擦着额角飞过落在身后摔得粉碎。
门内的场景惊的林曦根本顾不得额上的伤口。到处一片狼藉,公公整个人赤着脚只着亵衣的趴在地上的,硕大的肚子压在身下。
“默…你是想砸死曦儿吗……”看那人傻愣愣的看着她,林曦故意委委屈屈的问他。
林默像是回了神,手脚并用的向她爬过来。满地的碎瓷片看的林曦心惊,赶忙上前把人抱起来。
林默抖着手抚上林曦额前的伤口,该死…他真该死…竟伤了曦儿。
“没事的,你摸摸,都没出血”林曦看他满眼心疼自责赶紧安慰他,只是稍微擦到也确实不怎么疼。
看了伤口确实没出血,林默才稍微放下心,猛地一把抱紧了林曦,用力的像是要把她融进身体里。林曦感觉抱着她的人无声的颤抖着,忽而肩头一阵濡湿,忙用手拍着他的背安慰道“默…帕子是曦儿拿走了…有曦儿在……”
得了安慰,林默竟搂着她大哭出声,丝毫没有平日的矜持“呜呜。。你大早上不在咱家跟前候着。。你跑去哪了。。我还以为。。”“你吓死咱家了。。”
林默一醒来没看到林曦就慌了神,想着昨天的一切果然只是一场美梦,只觉得胸口憋闷的难以呼吸。下意识的去摸一直放在枕下的手帕想要感受一点林曦的气息以求慰藉,然而翻遍了整个屋子却连帕子也找不着了,一时心痛欲裂这才发了狂。现在被林曦搂在怀里才觉得神魂渐渐归位,刚才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察觉,这会儿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裤裆上湿了一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重生之爱上病娇公公 五(下)
林曦其实抱起他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怕他更难过也没说。这会儿看他察觉了便赶紧出声到“漠…没事的…我帮你换了就舒服了。”
林默不愿她看到自己这狼狈模样,可这会儿又实在舍不得放开她,权衡一番之后才委屈巴巴的开口道“我脏了…你…你不许嫌我……”
“不嫌不嫌,我帮你收拾的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林曦连忙保证。起身想去拿换洗衣物那人也不松手,林曦只好让下人把东西都准备好拿过来。九千岁手底下的下人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一个个低着头进来放下东西就赶紧退出去了,一眼也没往这边看。
林曦好不容易哄着那人松了手。用最快的速度脱下他湿掉的裤子,又用帕子垫在他分身下,用手揉着他的小腹想帮他排尽余尿。她明显能感觉他小腹内还有存留,可他身下的小棒可怜兮兮的颤抖着就是一滴也排不出。林默憋的脸都白了,一直嘶嘶的吸着气确实强忍着不肯出声,一点不像平日一点小痛就唉叫连连的娇气包公公。林曦再三询问,他才可怜兮兮的道“我伤了曦儿…痛死我也活该……”
“瞎说些什么”林曦轻拍了他一下低斥道。又用了些力在他小腹按压。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公公前脚入宫,林曦后脚就回到自己院子里做事。虽说林默让她不用干活可她不想忘了自己的本分,再说一个人在这府里也无聊还不如找点事做。
先把公公换下的亵裤拿去洗了,虽说这事有洗衣房的人可以做,可她不想别人知道公公尿裤子了,再说公公的贴身衣物她私心里也不太想别人碰呢。
正在院里洗衣服,小翠过来了“曦儿,你这些天怎么天天早出晚归的,都见不着你人,我都想你了。他们说你天天在公公屋里?
“嗯,公公这两天身子不爽利,我在跟前伺候着。”
“呀,公公脾气那么大,你不躲着点还去跟前伺候,你不怕自己小命不保”小翠满脸担忧。
“没有,公公挺好的”林曦也不欲多做解释。
“呀,这么快就帮他说话啦?早就听说公公对你特别,这下看来真是啊。”小翠压低了声音调笑她。
“小翠,你还做不做事啦?不怕我让公公罚你!?”林曦故意回击。
两个人又闹了一会儿,林曦正色道“小翠,我记得你说你家乡有道麻油鸡补身特别好,你教给我好不好?”
“你要做给公公喝?好啊,我教你”小翠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在厨房捣鼓了一下午,麻油鸡补虚填精、健脾胃、活血脉是很好的补身菜,可是制作工序也很复杂,林曦第一次做把握不好酒加的多了,盐也放太多了,味道实在不怎么样,眼看到公公下朝的时间了,只好让小翠赶紧再做了一份。
朝中大臣们今天都觉得惊奇,九千岁今天看起来跟平常很不同,心情似乎难得的好,在朝上也会微微失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还会微笑,一下朝就片刻不留的走了。
林默从没有那么归心似箭过,一想到曦儿说在家等他他就更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回去,一路催着车夫快马加鞭赶回府里却没看到林曦人。看他四处张望,一旁的李叔赶紧禀报“督公,曦儿姑娘整个下午都窝在厨房,说要给您做吃食补补身子呢。”
正好这时林曦也端着锅出来“默…你回来啦…快来尝尝这补身的麻油鸡…”
锅子有些烫,林曦放下后赶紧摸摸自己的耳朵。林默赶紧抓过她的手检查“这些事就让他们去做…你昨天烫伤都还没好…再烫到可怎么办?”可心里却甜蜜蜜的,回到家就有曦儿做好热腾腾的饭菜等他,就像他们是寻常人家的小夫妻一样。
下人们把饭桌布置好,林默才开始用膳“曦儿…坐下和我一起吃吧…”
“默,不用了,你先吃,等会儿……”
“怎么?你是觉得跟咱家吃饭没胃口?”
看这人又要变脸,林曦赶紧坐下“怎么会,那以后我陪默一起吃。”
“嗯…这才乖…我要吃这个麻油鸡”林默其实也是摸准了曦儿怕他不开心,故意佯装生气。
林默是挑食的一个菜就吃几口,可这次却一口气吃了小半碗麻油鸡。
“默…怎么样,合你口味吗?”
“嗯…很好吃……曦儿手艺真好……”想到是曦儿亲手做的,林默就觉得这菜里像加了蜂蜜,吃进去都是甜甜的。
“额,默…这是小翠做的…不是我……”林曦有些心虚。
林默倏的停了筷子,连嘴里没吃完的那块也吐了出来。
“李叔不是说你一个下午都在厨房吗?你…你就找别人代劳…来敷衍咱家?”林默的语气很阴森,碗里的麻油鸡,它突然就不香了。
“不是的,我做了,可是第一次做,盐和酒都放多了实在是太失败了。”
“把你做的端上来”
“不要啦…不好吃的…”
“别让咱家说第三次,把你做的端上来…咱家就想吃你做的……”
一旁的下人已经有眼力劲的把林曦做的麻油鸡端了上来。
林默尝了一筷子“啧,确实不怎么样…咱家府里哪个厨娘手艺都比你好…你要多练习啊……”
“还不是你自己非要吃的”林曦腹诽,“那默你别吃了,还是吃之前这个吧?”
“不要……”林默抱怨归抱怨却是一连又夹了好几块,吃的一脸满足。
林曦看他吃的欢自己又尝了尝,又涩又咸明明就很难吃啊。
“默,好难吃你别吃了,待会儿吃多了也该不消化了。”
“不…我要吃…曦儿第一次做吃的给我呢…我要吃…吃很多很多…”竟然是撒娇的语气。
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可爱了,抬头一看,林大督公脸色绯红,居然是醉了!公公酒量这么差吗?吃麻油鸡居然也醉了?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备份一下 如果吞了这里是完整版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默,曦儿做的这么好吃吗?”林曦故意逗他。
“鸡肉太柴、盐太多、酒味太重,咱家就没吃过这么难吃的!”林默说话声音都有些大起来,一看就是真醉了。这人醉了还这么嘴毒,真气人。
“所以你要多练习…以后咱家每天都要吃你做的…只吃你做的…每天都要吃曦儿做的…每天…”林默翻来覆去的念叨。
“默…你醉了…”林曦赶紧把筷子从那人手机抢过来。
“咱家没醉…谁说咱家醉了…把筷子还给咱家”林大公公还想逞强。
“既然默没醉,那你在吃两口,曦儿先出去让他们……”
“不许走!”林默一把把林曦拉到自己腿上坐下。
怕伤着他林曦乖乖坐着不敢动,感觉到那人从身后环着自己头靠在她肩上,可过了好久都没有动静,就在林曦以为他醉酒睡着的时候身后的人低声开口了“曦儿…我是醉了…我好像这几天都没有醒过…”
林曦正要开口,身后的人又接着说到“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曾经多少次病的昏沉的时候想象有你在身边照顾…又有多少次的幻想像现在这样抱着你…”
“默…你可以告诉我啊…你是九千岁,我只是个小丫鬟,哪怕我不愿意,你说了我也一定会做的啊。”林曦问他,前一世的自己也许不会自愿的吧。
“我……不敢,也不愿意……我不想用身份压你…如果你勉强待在我身边却不快乐或者…或者表现出嫌弃,那我只会更痛苦……所以我只敢把你留在府里偷偷看着你,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幻想着关于你的一切……”也许是喝醉了,此刻林默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脆弱,林曦心疼的想哭,回过身紧紧抱住他。
正想安慰他,林默突然问“曦儿,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取名叫林曦吗?”
我知道“ ‘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曦是太阳的意思,因为你觉得我是你阴暗生命中唯一的光,我毕竟是活了两世的人”林曦心中暗想。
果然下一秒林默就开口了“有句诗叫‘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曦是太阳的意思,曦儿,你就是我阴暗生命中唯一的光。”
一个字不差,原本很难过的林曦忍不住突然笑出声来。
“你…你取笑咱家…你走…咱家就不该告诉你的…你出去……”林曦这一笑,林默的酒也有些醒了,想起自己刚才居然借着酒说了那么多心里话,居然还被曦儿取笑了,顿时恼羞成怒,一个劲想推开林曦。
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又开始赶人了,林曦赶紧重新抱紧他“默,默…别生气……我没有取笑你,我就是太开心了,开心你跟我说这些,曦儿不要做你的光,我要做你的向日葵,以后都围着你转,好吗?”
向日葵是向着太阳转,可是他是阴暗的啊,只有在靠近曦儿的时候才能找到那仅有的一点温暖“曦儿…如果…如果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如果我比你想的更残忍更阴暗你…你会怎样……”
“默,我知道,你在朝堂又身处高位,难免要用些残忍的手段,可是你不会伤害我对吗?”
“不会…当然不会…就算伤害自己我也永远不会伤害曦儿……”林默着急的保证。
“那不就好了,默,我的心只有那么大装不下所有人,只要你不伤害我不伤害我爱的人那就好啦。”
虽是林曦解释了可她看的出来林默显然还是心有顾虑,想着以后日子还长,林曦也没有多说。
可从那天之后林默好像突然变得特别忙……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林默连续好几天都是天不亮就出门,半夜了才回来,还让林曦不用等他。林曦试着等了他两天,两次都是看着他回来刚要迎上去,那人就说累了要赶紧沐浴休息,就直接回房关门了。
林曦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办法多问,只好做好自己的事情。这天林曦正在府里侍弄花草,小翠跑过来一把抱住她“小曦儿~你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啊~”
“哈哈哈,什么怎么样?还不就是那些事呗”
“关心一下你嘛,你在公公跟前伺候的怎么样啊?”
“公公这几天都早出晚归的,好像忙得很”林曦听她问起就顺口一说。
小翠突然神秘兮兮的凑近她“我知道公公在忙什么…”
“什么?”林曦也来了好奇心
“我有个同乡在宫中监狱里当差,昨天上街碰巧遇上,听他说朝中捉到了叛党份子眼下皇上正让公公审犯人呢……”
“审犯人不该是宗人府的事吗?还需要公公出马?”
“曦儿,你还不知道吧,那宗人府审的都是一般的犯人。这叛党可是重罪,要不是还要他供出残党余孽,皇上肯定就下令斩立决了。”
“这和公公有什么关系?”林曦听的有些懵。
“我说曦儿呀,你真就是太单纯了,要说心肠凶狠,手段毒辣当今朝中还有谁比得上咱们伺候的这位九千岁。别说审犯人,就是对那些得罪了他的人,他也会折磨的他们体无完肤。我听我那同乡说牢里那位啊被公公施以各种极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都招供出好几个同伙了呢…”
林曦一愣,重生以来相处的这些天看到的都是公公软萌别扭的样子,还真忘了这人其实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呢。
小翠还欲再说,李叔过来了“不去做事,在这儿干嘛呢!?”赶走了小翠又担心的看了一眼林曦才离开。
林曦脑袋还是晕晕的,上一世虽然也听闻传言说九千岁是个狠毒之人可她觉得离她挺遥远。这一世林默就是她爱的人,而且是和她关系最好的小翠把这么具体的事情告诉她,她多少有些震惊。可过了这阵震惊,她最先想到的就是“林默那个破身子,在阴冷的地牢里待久了,会不会很难受”
林默今天早早的结束了审问回府,因为李叔托人传话给他说曦儿知道牢里的事了。自从听到消息,他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抓住了,心慌的喘不过气来,脑袋根本无法思考他急急的赶回府里想要跟曦儿解释,想让曦儿不要害怕他,不要逃离他。
可是到了门口他又胆怯了,他能解释什么呢?这一切都是事实。虽然曦儿说过不会讨厌他,可是当亲耳听到这些一定是不一样的吧,那个小翠真该死,他一定要杀了她。如果曦儿认清他了,如果曦儿反悔了,他该怎么办!?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心痛,痛的林默一手抓着胸口弯下腰来。
林曦见有跟在公公身边的人回来了赶紧跑出门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赶紧跑过去扶住他“默,你怎么了?哪里难受?”
听到林曦的声音林默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推开她又想到自己回来的急还没有换衣服,这满身的血腥味,语无伦次道“你别碰我…离我远点……你出来干嘛!?谁让你出来的……”
林曦已经闻到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了心里其实有些犯怵,可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又有些心疼,赶紧抱住他“漠……”
“你滚开…别碰我……你别……”
“默,你身上好臭啊。一股血腥味…”
这句话一出,林默整个人都静止了,不再反抗也不说话,整个人像被抽走了灵魂,只有抱着他的林曦感觉到他细碎的颤抖。
曦儿闻到了,她都感觉到了,她会觉得恶心吧,会害怕他还是嫌弃他……
“默,真的好臭,我帮你沐浴更衣吧”
林默的眼神有了些焦距,可还是站着没动。
“默,我知道你在审犯人”林曦省略了那些残酷的地方没说。“这是皇上安排的,而且我跟你说过只要你不伤害我和我爱的人就好了。现在我的答案还是一样。你在我心里就是最重要最好的”
林默觉得自己好像终于重新活过来了,曦儿不会不要他。
“默,快跟我进去,今天我帮你沐浴好不好嘛?”
林默一反常态的乖乖点头,顺从的跟着她进房间,他急切的想做点什么来证明曦儿还在乎他,急切的需要和曦儿更靠近。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重生之爱上病娇公公 十一
林曦染了风寒,原本以为自己体质一向好应该没什么事,结果下午林曦正给公公炖汤就开始觉得头晕,一个劲的咳嗽,整个人一点力都使不上来,只好放下手中的事情回房休息。
傍晚公公从宫里赶回来的时候小翠正给林曦端药来。
“曦儿,这是怎么了?”林默满脸的焦急走到床边。
“没事…咳咳……”
听她咳嗽林默赶紧帮她拍着背,嘴上却是数落起她“咱家就出去这半天…你怎的就把自己弄病了……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你……”
“没什么事,就是着凉了…咳咳……我体质好,休息下就好了……倒是你…别被我过了病气”林曦心想着你更不会照顾自己,不过看他着急也赶紧安慰他。
“什么病气…若是真能过你就全过给我好了…反正我也是病惯了的…就不知道多穿点,怎么会着凉…我……”林默真情愿这病在自己身上,自己是习惯了的,可这会儿看着林曦病恹恹的小脸全无平日的朝气只觉得心疼又气它不照顾好自己,还想再说却突然想到早上的情形。
“我…曦儿……是因为我对不对?我早晨,是我…”
林曦看着林默无措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默,是我自己没注意,你先去吃饭吧…我就是小伤风真没事……”
“我不去…我在这儿陪你……”林默又倔起来。
“默,乖一点,你先去用膳,曦儿专门给你炖了汤呢,我先睡一觉,你乖乖吃完不然曦儿不准你过来了……”林曦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他,软硬兼施。
林默拿她从来是没办法的,虽然担心也还是不情不愿的去用膳了。
林曦不在,小翠跟着去他身边伺候,林默本来是不愿的可想着曦儿说要睡觉。自己不能在旁边看着,林默自然也不愿让别人看着,也就同意了。
小翠比林曦早入府两年年龄也稍长,其实服侍人更为熟练,可林默就是觉得哪里都不对,觉得小翠布菜不和口味,觉得小翠自作主张,觉得小翠靠的太近。一顿饭吃的发了几次火,想着曦儿说不吃完不让他过去,勉强又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匆匆又去看林曦。
林曦并没睡着躺在床上发呆,看他那么快就回来了一愣“怎么这么快就吃好了?你会不消化的?”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林默坐到床边摸摸她的头发“我吃好了,曦儿吃点东西吧?我让厨房给你熬了鸡丝粥”
小翠已经把粥端过来了,林默看她一眼,冷声道“粥放这儿!你下去吧”
转头对着林曦又是一脸温柔“曦儿,粥来了,先起来喝几口”
回头看着小翠还愣愣的站在那,林默又想发火。林曦赶紧拉住他“小翠,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小翠这才回过神赶紧下去了。
“默,别这么凶嘛,小翠对我很好的”
林默没接话,端起粥来。林曦伸手去接林默手中的碗,林默却躲开了,舀起粥喂到她嘴边。
一直是她服侍公公,难得享受一下九千岁的照顾好像也不错,林曦便欣然接受了。
林默没有照顾人的经验,林曦喝第一口粥被烫的吐了吐舌头,赶紧自己对着勺子吹了吹,看林默笨手笨脚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林默被她笑的有些囧,又拿出了督公的架子“本督第一次喂人喝粥…你将就着些”
“没事没事,能被公公照顾是我林曦毕生荣幸啊”林曦揶揄道。
眼看林默又要变脸,林曦赶紧补救“默,烫,你帮曦儿吹吹嘛”
这一撒娇林默瞬间觉得骨头都酥了,舀起粥来吹了又吹才小心递过去,那叫一个温柔细致,哪是对着别人声色俱厉的林公公。

楼主:那个傻妹er  时间:2020-04-18 07:12:12
今天就先到这儿吧,吞了也好补,免得乱七八糟。❤️

楼主:那个傻妹er

字数:23736

帖子分类:月儿爱海天

发表时间:2020-04-14 06:26:00

更新时间:2020-04-18 07:12:12

评论数: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