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月儿爱海天 >  【重口味】dpw片段收集地带

【重口味】dpw片段收集地带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楼下堵车瞎瘠薄乱镇
以前的老梗都丢在这里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前排声明一下啊 从现在起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除非我授权了
授权转载必须带上id 陌上吟桑
还有 私下整理了的自己乐着就行啦 就不要分享啦
以后如有发现,别怪我手撕你。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浮光Chapter.1
孟棠是个D,当然,现在孟棠是个W,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坐在轮椅上可。孟棠在两年前做了脊髓封闭手术,手术封闭了他C5-C8的神经造成了不完全脊髓损伤,但是也完全切断了T12-L1的神经。所以,孟棠的确可以说是个货真价实的瘫子,因为他的双腿确实是废了。孟棠之所以敢这么大胆,是因为曲靖,曲靖是个标准的D,曲靖和他都很喜欢四肢瘫,自然而然地实行了这个手术,孟棠也能做最真实的自我。
曲靖轻手轻脚走进房间,就见孟棠还在睡,King-size的大床上,孟棠就躺在最中间,因为孟棠会时不时地抽搐痉挛,身体无法自控,曲靖怕他摔下床去。孟棠的损伤位置很高,平时还能控制头颈,肩部还能带动上臂略微移动,但是一旦天气不好孟棠就连脑袋都撑不起来,并且对于口舌的控制都弱了很多,只能像滩烂泥一样瘫在床上,吃喝拉撒都需要人伺候。空调定格在28°C,曲靖呼了口气,觉得自己一身应酬的酒气。曲靖从衣柜中取出睡袍,进了卫生间冲凉。孟棠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曲靖披着睡袍出来,黑色的真丝睡袍勾着精致的暗纹,白皙而有力的大腿在睡袍下格外的诱人?“嗯?醒了?”曲靖坐到床沿,随手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孟棠午睡刚醒,觉得全身都软得厉害,说话也没什么力气,曲靖只听见他低声细细说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孟棠因为呼吸道里有一团粘稠的痰液,说话也是带着痰音,似乎已经有些堵着了呼吸道,孟棠即使是平稳躺着也有些气促。曲靖听得直皱眉:“今天中午谈了会儿事情就回来了,怎么回事儿,痰音这么重?我扶你起来咳痰。”孟棠确实也觉得难受,但是现在他刚醒,本就无力,再加上昨晚曲靖索取一夜,孟棠觉得自己身体有感觉的地方都酸痛难忍,想让他自己咳出来基本没有可能:“呼……靖哥,我累……呼……赫……赫”
曲靖听他喘息沉重,知道昨夜孟棠确实是累着了,也就不再要求他。只是人工吸痰,孟棠确实受罪,眼见着孟棠喘息越来越剧烈,曲靖从床头柜里拿出了导管,戴上了无菌手套,曲靖把孟棠的头偏向自己:“忍着点,要插管了。”孟棠自觉张开嘴,曲靖一手把导管的末端折叠,另一手把导管送入了孟棠咽处,放开手柄,先把口腔咽喉部分泌物吸了个干净,然后更换吸痰管,趁着孟棠吸气的时候导管迅速地钻入了他的气管中,15CM的导管在他的气管中打着旋儿抽出,孟棠只觉得异物钻进了气管,呕吐感陡然袭来,强大的吸力逐渐吸走了痰液,但是也让孟棠窒息气喘。如此反复两次,孟棠又喘息又干呕加上呛咳,难受极了。折腾过后,孟棠头歪在一边,红唇微张喘着气儿,因为呛咳和干呕导致晶亮的口水涂满了小巧精致的下巴和脸颊,枕头上也沾了一些。孟棠巴掌大的脸憋得漾起了粉色,琉璃似的眼珠泛着泪光,曲靖泛起了罪恶感。
曲靖抽出湿巾,托起孟棠的头轻轻擦着口水:“好了,乖,下次尽力自己咳,就没有这么难受了。”孟棠因为折腾更加乏力了,眼帘也垂下了,长而卷翘的睫毛颤颤巍巍,更加惹人怜爱。曲靖摸了摸他滑嫩的脸蛋:“喝水么?”孟棠轻轻哼了一声,曲靖知道他渴了,也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放上以前的小片段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片段三 郁深Part.3 但是郁深很显然已经困了,两眼越来越无神了起来,眼皮开始打架,秦攸无奈地摇摇头:“简直就是小懒猪啊,吃完了就睡。”郁深含含糊糊不知道哼唧了什么,秦攸轻笑着捏了捏他白嫩的脸蛋,其实秦攸也很明白,自从郁深p成四肢瘫,一切行动都依赖旁人后,郁深的身体各种功能确实退化得很严重,免疫力下降,身体变虚,比如消化功能和肠胃活动都弱了很多,很多食物他现在消化起来很费劲,而且特别容易便秘或者腹泻,更因为原来含过的口塞,对于他的吞咽功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很多时候不是做戏,而是郁深最自然不过的反应,近来郁深晚上只能承受个1次就会力竭晕过去,郁深在这方面弱了很多,甚至郁深现在自己很难弄出来,必须要自己从后庭刺激再加上安抚才能喷出一点水样稀薄的精□液,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郁深从疗养院出来没多久,但是也能能配合他整晚。秦攸暗暗皱眉,为了小东西的健康着想,决定让郁深开始复建,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而在他怀里迷迷糊糊的郁深完全搞不懂他的总裁大人正在想什么,只是困得一塌糊涂。秦攸看了看躺在怀里人已经睡着了,也只能放平郁深的腿,拉过一旁备用的薄毯搭在了郁深的身上。郁深只觉得原本有些鼓胀的肚腹被一只温暖大手力度适中地打圈按揉着,躺在宽阔温暖的怀抱,惬意极了,再加上昨夜没有睡好,郁深自然而然地与周公相会了。秦攸一手抱着郁深单薄的脊背,一手在衣衫下揉着郁深肉乎乎的小肚子,心里合计着郁深复建的事情。郁深醒来就见秦攸目光不知落在何处,又是在想什么。郁深轻哼了一声成功吸引了秦攸的注意,“醒了?阿深现在真是小懒猪啊,吃完了就睡。”郁深闻言翻了个白眼:“那你是养猪户么?”秦攸挑眉,直接对着那薄薄两片嘴唇吻了下去,夺取着郁深肺叶里储存不多的氧气。“唔……唔……”郁深被吻地两颊通红,就连瘫在身旁的两条小胳膊都微微挪动着妄图推开秦攸,可惜郁深根本抬不起来手臂。郁深大张着嘴喘气,晶莹的口水顺着从嘴角流出,顺着尖尖的下巴不住向下淌,单薄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没有理会秦攸。秦攸见他喘息不易,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忙抚着郁深的胸口帮助顺气。继而谄媚地献上一吻加上认错:“老婆大人,我错了~再也不这么弄你了。”郁深喘了一会儿才缓过来,声音还是有些低弱,横了秦攸一眼:“给小爷把口水擦干净,然后我要喝水。”秦攸立马拿过软垫垫在郁深身后,扶着他在软垫上靠好,狗腿道:“我马上去弄。”秦攸用温热的毛巾仔细给郁深擦干净了口水,然后把硅胶软吸管放到了郁深嘴里:“温水,慢点喝,别呛着。”大概是500ml的玻璃杯,郁深慢慢喝着都喝进去了。郁深早就习惯每天喝这么多水,只有这样,才能有永远在滴漏小郁深。片段三 郁深 Part.4说真的,郁深现在确实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排泄,前门不用说,只要稍微不注意,郁深经常尿秦攸一身还不自知。而后庭因为长期地使用特制肛.塞,神经迟钝了许多,并且肛门也松弛了很多,因为有时候他痉挛后菊穴甚至含不住肛塞,大便一般都是靠开塞露然后等着它自己出来,或者直接灌肠,郁深自己真的很难控制了。秦攸见他喝完了,就抽走了软管:“阿深,上午是看书还是?”郁深想了想:“攸帮我开电脑,公司的防御系统上次我发现还有一个漏洞,必须改改。”秦攸听得心里一暖:“别做太累,我会心疼。”郁深点点头:“这是小问题,不会很久的。应该3个小时就能做完。”秦攸让把郁深一手搭在自己肩上,一手揽住腋下,一手勾住腿弯,把郁深抱到书房内放到了一张事先垫好了隔尿垫的特制的电脑椅上,秦攸把郁深放到椅子上,拉过两边四指宽的束缚带依次扣在了胸前,腰腹,大腿中部,小腿。这样郁深才能坐直不会倒下,秦攸给郁深戴上头戴式鼠标,给郁深含上硅胶头的小棒:“阿深,我就在旁。”郁深因为嘴里含着小木棍也就点了点头,示意秦攸到一旁忙他自己的去。 郁深看着屏幕上最后花花绿绿的数据与字母,在看到漏洞被修复后长出一口气,吐掉小木棍,天知道他用木棍打字多费劲,以前这种他半个小时就完成的东西。秦攸早就在一旁等着,见状立马解开束缚带,接住软倒的人:“累着了吧,让你休息会儿还不愿意,你啊你……”郁深确实很累,都懒得回秦攸的话。秦攸把他抱到书房里专门为他准备的小床上,托着他细瘦的腰身解掉已经被尿液浸湿的亚麻长裤,腰间的加厚成人纸尿裤已经超负荷了,看上去已经有了淡黄的水渍,秦攸撕开魔术贴,摸了摸郁深仍然有些胀鼓着的小腹:“阿深,还没排干净。”郁深闭着眼有气无力地道:“你帮我弄,累……”秦攸叹了口气,起身拿了尿壶来,在小腹上打圈按摩,又是大腿内侧刺激抚摸,才排空了膀胱。又是一番清洗,涂上润肤露,扑了爽身粉,秦攸才再给郁深包上了纸尿裤。秦攸给他包好纸尿裤后,给他翻了个身,开始按摩他因为久坐而麻木的腰背。郁深感受到身后有力的按摩,发出了享受的叹息声。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郁深Part.8 没错,郁简差点淹死,这罪名自然又被归到了郁深的身上。郁爸爸发了狠,在赏了郁深一记重重的耳光后,把郁深丢在了地下储物室里,整整3天。郁深永远也忘不了父亲眼里的悔恨。 “郁深,为什么你会出生,你简直就是个灾星。” “郁深,你怎么这么狠毒,不知道叫人吗!你是想看着阿简淹死么!” 9岁的孩子被父亲重重的耳光打的头晕目眩,嘴里,鼻腔里满是鲜血,之后听到了这句伤人的话语。然后就被关进了黑暗的地下储物室。 郁深一直记得,储物室黑暗而又潮湿,夏日白天里热得像是桑拿房,而夜晚也冷得人打哆嗦。但是郁深不祈求能有人放他出去,因为在听见门外落了锁,郁国岩冷冷地说:“小简什么时候出院就什么时候放郁深出来。”一个9岁的孩子蜷缩在角落,储物室都是放着废弃的杂物,没有人去,早就落满了灰尘,角落也结满了蛛网。郁深感受不到昼夜的变化以及时间的推移,在黑暗中,时间是那么那么的漫长。郁深只觉得有时候很热很热,有时候又很冷,热的时候郁深觉得身体里的水都变成汗流光了,而冷的时候郁深只能缩在墙角。没有人来给他送过水和食物,郁深也只能用睡觉来度过漫长的时间。 谁也不知知道郁深是怎么度过那黑暗的三天,郁深被带出的时候,心率不齐,重度脱水伴随着重度营养不良,高热。抢救的医生说如果再过几个小时,郁深的小命就交代在那儿了。刚出来郁深的情况并不好,高热不下,感染了急性肺炎。郁深在医院住了一个月院才能勉强下地走路,而郁简早就活蹦乱跳地回家撒欢了,之后在家里过了半个月,郁深才去上学。自从遭受这件事,郁深从此与健康两个字无缘,3天的黑暗摧毁了郁深整个身体,各个器官功能都略微受损,郁深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整个人变得沉默而了无生气,苍白的脸再也没有红润过,稍不注意郁深就要进医院治疗。最重要的是,郁深再也不和郁简单独接触,看到郁国岩也会下意识地躲避。 郁国岩自然后悔自己举动给小儿子带来的创伤,他想弥补,但是在郁深的眼眸中,郁国岩只看到了一片淡漠。郁国岩一生极好面子,看到郁深这种态度,郁国岩自然更加疏远郁深,父子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郁深也习惯了自己与郁简的差别待遇,他也不再期盼什么。这种状况也一直持续到郁深上大学,郁深受到舍友们的开导与照顾,才渐渐有了丝人气。 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郁深在大二寒假回家公然出柜,家里切断了他一切经济来源。郁深身体不好,并不能像其他学生一样承受超负荷的兼职,常常就是凭借着一些家教和代课勉强维持生活,常常就是清汤面对付一日三餐,郁深大二到大三都是这么过来的,之后专业水平不断提高,凭借着帮人编程做代码,生活才好上了许多。最令郁深记忆深刻的一次就是,流感令郁深病的起不了身,而舍友早就早早回家过年,兼职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他终于服软,打通母亲的电话后,母亲温柔的关怀让郁深终于低头让步,郁深虚弱地在那边说:“妈,我病了。”母亲听到要强的儿子低头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深深,回来吧。”然而背景音传来了父亲的声音:“回来?!郁家没有同性恋的儿子,丢不起这个人,死在外面也没关系。”郁深终于绝望了。 之后,郁深的本地舍友回宿舍收拾书本,发现了病得昏沉的郁深。万幸,否则郁深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再然后,郁深再也没有回过家,仅仅在过年的时候给母亲发一条短信证明自己还活着。但是母亲打过来,郁深是从来不接的。最后,郁深彻底换了手机号,每年过年时都会往母亲的账户中打上10万块钱,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联系,只是偶尔从朋友口中得到家人近况,再后来郁深和秦攸在一起后,就连这种口信都断了。 算起来郁深已经5年没有回家,4年没有联系过了。不知道郁瑶是哪里来得自己的手机号。

楼主:陌上吟桑  时间:2020-04-19 04:29:40
前排征集一个小天使帮我手打 谢谢!我保证你是最先看到更新的人因为我这里好多手稿没时间弄

楼主:陌上吟桑

字数:4851

帖子分类:月儿爱海天

发表时间:2016-02-17 07:59:00

更新时间:2020-04-19 04:29:40

评论数:1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