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月儿爱海天 >  【重口味】顾此生 古代bl 四肢瘫大肚奶瓶

【重口味】顾此生 古代bl 四肢瘫大肚奶瓶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这里纤云。度受把我上一个号弄坏了,旧贴新开,放新文
攻轩辕笙
受轩辕顾
进来的大家都留下爪,纤云比较懒,没人看就没动力写下去了。。
学生党,短小君,更新时间不定。
就酱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之前的文
旧情


“乐安,别怕……”萧嘉佑闲闲地靠在墙上,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根烟,吞云吐雾,漫不经心,丝毫不去管被绑在床上痛苦欲死的人。
“不要……求你,我不想……”夏乐安四肢被缚着,药效发作之快让他绝望,眼角刚刚流下两行清泪就被萧嘉佑温柔地吻掉。“乖,听话,你答应过的……”
夏乐安受不住晕了过去,淡黄的尿液染了下身,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出。
“乐安,”萧嘉佑凝视着他,给他穿上了纸尿裤,后穴塞进大号肛塞,“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的宝贝。”


“饿了吗?”萧嘉佑温柔抱起他瘫软的身子,“喝点米糊吧?”
“啊……我…身……啊啊……”夏乐安一着急,吐字本就含糊的他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啊啊啊地叫,口水大股大股地流出,身体轻轻抽动起来。
“没事宝贝,别急。你以后只陪在我身边就好了,没关系,啊。”萧嘉佑哄着他,亲着他,把奶瓶举到他嘴边。
“啊……唔呃。”夏乐安看到奶瓶情绪更激动了,一下昏死过去。
萧嘉佑放下装着米糊的奶瓶,看着夏乐安这张脸这副身子,抱他抱得更紧。夏乐安,是时候为你那时的事付些代价了……


“啊(嘉)……佑。”夏乐安再次醒过来,没看到萧嘉佑,忍不住叫道。他现在身体除了右手食指,其他地方完全不能动,吞咽功能很差导致吐字不清,浑身没一点力气,连死都是奢望。他完全依赖萧嘉佑活着,或者说是,他的世界里只剩下萧嘉佑,已经没办法再有别的东西了。他不恨萧嘉佑,他知道,这些都是自己活该,他欠了他的,即使……即使萧嘉佑让他死,他都没有理由拒绝,何况是活着!夏乐安自嘲又悲凉地想,让黑道老大来照顾自己,自己还真是厉害啊……
夏乐安十岁时,与父母一起去了场应酬。
父亲明显喝大了,回家时非要逞强自己开车,任谁劝阻都没有用。
后来果然出事了。
他们把一辆车撞飞出护栏,那辆车上的一对夫妻双双丧生。
那条路上人迹罕至,也没有摄像头,而夏乐安和他母亲徐香萍选择了对警察隐瞒。
久而久之,这个案子也就石沉大海,无人再提及。
夏乐安成绩太好,连连跳级,十五岁就上了高二。
也正是他十五岁那年,遇到了萧嘉佑。
萧嘉佑,那个他第一次爱上,深爱的人,竟是那对夫妻的儿子。
他知道了父母的死因,却只是说,他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日后,乐安要让他做一件事情。
乐安同意了,因为他欠他。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这样过了几日,萧嘉佑越来越发现不对。
他该恨他的,毕竟是他们害死了父母,并且没受到一点惩罚,可是他对夏乐安,不仅不恨,而且看着他整个人瘫在床上,对自己的依赖眼神,看着他努力地吮吸奶嘴,看着他痛苦地痉挛,萧嘉佑心里像针扎一般密密地痛。
他是不是做错了?宝贝他……宝贝?萧嘉佑这才猛地意识到,怎么还会用这个称呼……自己还是爱他的吗?他心中苦涩,十二岁时沉重的父母之仇,该怎么办?罢了罢了……爱便爱了吧,之前给他注药时是冲动了,愧对于他的,日后偿给他吧……夏乐安,乐安……
宝贝。
十一年前的那件事情,萧嘉佑直至这时才冷静下来想清楚了,撞人的是夏乐安的父亲,与乐安没半点关系,况且,已经过去十一年了啊……不该再执着于那件事了,不然只会越伤越深,放下吧,萧嘉佑。
“嘉佑……”屋中他轻轻的叫声又传来,萧嘉佑笑了,满是温柔。
“来了,宝贝。”


“怎么了,嗯?”萧嘉佑走进去,吻了吻他的唇角。
夏乐安因为现在身体不好,常常睡着,现在刚醒,本来就迷糊,又被嘉佑亲了一下,更迷糊了,就忘了为什么要叫他来,萧嘉佑望着他傻气的样子,宠溺地笑,“纸尿裤该换了?”夏乐安这才想起来,不确定地点头,他身上是有感觉的,但是现在这方面感知弱了好多,他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了,就是觉得那里别扭。
萧嘉佑掀开夏末就给他盖上的薄被,果然,连隔尿垫都快湿透了。
手下轻柔给他换上干净的,弄了温水装在奶瓶里拿过来,稍稍抬起一点他的身子,把奶嘴塞进他的嘴里。“喝点水,宝贝。”
乐安一边吮吸,一边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哎……别哭啊宝贝,这是怎么了……”萧嘉佑手忙脚乱地哄着人,把奶瓶给他拿走,别让他呛着。
“你……对我……嗝……好了……”夏乐安哭得打嗝,鼻涕眼泪糊满精致的小脸。
萧嘉佑给他顺着气,心里酸酸的。“以后都会好好的,不哭了,乖。”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嗯……”夏乐安虽累了许久,第二日早上仍是早早就醒了,他觉虽多,但睡得总是不太踏实。
安静地看着萧嘉佑许久许久,心里是几年来没感觉到的安静温暖。真好啊……我是他的了。
乐安以前不是没交过男朋友,但一直都没有做那种事情的欲望,有时候他们想和他做,他从没同意过。之前他以为自己喜欢的是那种柏拉图式的爱情,直至昨晚他才发现并不是。只是他对他们没有感觉,他自始至终爱的,只有萧嘉佑一个。
夏乐安不知静静看着他躺了多久,萧嘉佑浅呼出一口气,乐安赶紧闭上眼睛。
那人起身的声音很小,没过几分钟乐安就被那个厚实的怀抱抱住,一个吻落在他额头上。“起了,宝贝。”
他轻轻勾住唇角,好看得如世间最美的风景,鸦羽长睫颤颤悠悠地睁开,声音带着浓厚的痰音,“嗯。”
“起来咳痰吧?”萧嘉佑以最快速度到卫生间去洗漱了一下,冲回来温柔问他。
“好……咳咳。”夏乐安疲惫地睁着眼,任他翻转身子。
“怎么这么难受……早知道昨晚不做了……”胸腹无力,夏乐安被他拍着后背,一下一下无力咳嗽着,卡着的那口痰却怎么也出不来。
好不容易咳出一口青黄色的浓痰,乐安已经累得说不出话,围嘴被口水浸得透湿,沉沉地挂在脖子上,轻微的重量让他有点憋闷。
萧嘉佑把口水巾解掉,心疼得不行,“再睡会吧,今天太累了。我去做早饭?”
都没来得及回应,乐安就合住眼又睡了过去。

特意让他睡了一个多小时,萧嘉佑才又叫醒他,“宝贝,我们吃点东西好不好。”米糊是刚刚温热的,装在奶瓶里,安静地放在他床头。
“唔……好……”夏乐安还稍微有点迷糊,扑闪着长睫看他。
萧嘉佑慢慢从身后抱起他,到45度的时候乐安就憋闷地喘不过气,口水也不停流出,“啊……啊……嘉佑……”萧嘉佑衔住他的唇瓣,帮他呼吸着,忍受着这难捱的体位性低血压。
“呼……呼……”夏乐安调匀了呼吸,嘴里就被塞进一个奶头。
“宝贝,吃点东西。”
乐安努力地吮吸,头歪歪地靠在嘉佑的颈窝里,眸中溢满幸福。
“饱了……”喝了大半瓶,乐安的小舌推出奶嘴,含混说着。
“饱了啊……”萧嘉佑宠溺地笑,拿走奶瓶,放到一边,抱紧他。

“今天复建师要来了。”乐安在萧嘉佑怀里闭着眼小憩,嘉佑在他耳边低柔地道。
自那次做过之后,萧嘉佑就发现他身子太弱,开始请复建师给他复建,黑道老大自然不会差了这点钱,就是乐安总有点好逸恶劳,不喜欢复建,嘉佑又心疼媳妇,距第一次复建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复建师才来过三次。
“唔……不想……复建……”夏乐安睁开眼睛,努力地挪着右手,蜷缩的手指动了几下,松松拽住他的衣服。
“你现在手的功能都稍微恢复一点了,还不想复建?想不想好起来?”萧嘉佑无奈捏了一下他的鼻子,乐安嘟了嘟嘴巴,“我好不好……起来,你……都会在……嘛,那我……偷偷懒……有什么……关系……”
萧嘉佑无语。
突然门铃响了,萧嘉佑把他放好,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我来了,小乐安还好吗?”嫉妒心的原因,萧嘉佑请的复建师是个女生,有点像兔子,活泼又精灵可爱。
“不好哪能让你来啊。”嘉佑笑了,拉大门,让女孩儿进来。
“小!乐!安!”颜佳琪进了卧室,小虎牙闪闪发亮地跑到床边,“今天的活动开始喽!”
夏乐安看着精灵古怪的女孩儿,悄悄对嘉佑做了个鬼脸。女生什么的,他从来都应付不来啊!
颜佳琪让嘉佑把他抱上手动轮椅,乐安基本是没坐过几次轮椅的,一是因为他身体,二是有萧嘉佑宠着,那么辛苦干什么?
用束带绑紧他身体,颜佳琪鬼鬼笑着把他的右手放到轮圈旁边,“试一试,乐安!”
“我……嗯。”夏乐安的手松松握着轮圈,拼命把所有力气都用进去,紧紧扣着贝齿,连下垂内扣的脚都因为身体紧绷,开始了不安分的踢踏。
“慢点!别着急!”颜佳琪喜欢夏乐安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一部分是因为她是个腐女,另一部分,乐安不会像其他病人那样,每次去都是满满的负能,他看起来很幸福,复建的时候从来都是极度配合。
还有……他很像一个人。一个,她爱极的人。
“好了好了!很好了,我们不急啊,慢慢练!”

“宝贝……”萧嘉佑疲惫地把大衣扔到一边,进了卧室。
“宝贝?”这个时间夏乐安通常是醒着的,但萧嘉佑一进去就觉得不对。夏乐安死气沉沉地歪躺在床上,被被子包裹着,只剩一个小脑袋露在外面,呼吸几近听不到了。
“乐安!醒醒!”萧嘉佑一下就慌了,扑去床上,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拉下他的被子。
夏乐安苍白得透明,眼睛剩一个小缝,能看见带着血丝的眼白,四肢以诡异的角度扭歪着,早已不省人事。
即便萧嘉佑是黑道老大看惯生死,此刻爱人成了这样,他也慌了神。
嘉佑拼命控制着自己的理智,拨出了120。

“医生……”萧嘉佑在抢救室外守了一个晚上,终于等到抢救室门开。“他……他怎么样?”
白大褂医生扯了口罩,按按眉心,“还好,救过来了,心肺功能衰竭,发现再晚十分钟就没命了。以后好好养着吧,这次之后身体怕是大不如前。”
萧嘉佑踉跄了几步,无力靠在墙上。
他痛苦地咬着牙,几分钟后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颓然滑到墙根。
自己*****!明明宝贝前天和他说了不太舒服,他居然没放在心上!如果那时候就带他来医院,他的宝贝也不用再受这份苦……现在好了,现在好了吧……萧嘉佑紧紧攥起拳头,指甲深陷进肉里,带出丝丝血腥。

“嘉……佑……”夏乐安氧气罩下的声音微弱,眸子半睁半合,带着一望无际的疲惫灰色。
“宝贝。”即使声音小得即将飘散在空中,嘉佑都听见了,他放下手中正在调兑的奶粉,走过来,坐在床边。“怎么了?饿了?还是不舒服了?”
夏乐安静静看着他,抿起嘴唇,过了好半天才落寞又细碎的喃出几字,带着轻轻的哭腔,“我……麻……烦……”
仪器上的曲线又乱了些,萧嘉佑心中一紧,牵着人儿苍白蜷缩的手,有些难过,“是我把你弄成这样的……别怪你自己,要怪就怪我吧。”
乐安稍稍闭上眼睛喘息了一会,攒了攒力气,“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夏乐安累极,一歪脑袋昏睡过去,萧嘉佑凝着他的脸,抚了下,眉目间温柔更甚,“我都这么对你了啊,还不恨么……笨蛋乐安。”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拖拖拉拉过了许久,夏乐安这病才好,但仍是身体差了很多,先前的复建和被动练习全没用了,现在他心脏经不了大刺激,很多就都补不回来,日子更显艰难。
有日乐安手机上来了一个电话,是个陌生号码,这样过了一年,已经鲜少有人再打电话给他,嘉佑接后,有个陌生的女音,“是二哥吗?”
“二哥……你是夏乐雅?”乐安的家庭,几月前他才不情不愿讲出来,他父母从小就忙,没有时间管他们,乐安聪明,又努力,从小到大班里第一基本都是他的,而他哥哥夏乐平就是一直在中游的那种,很看不惯他,就经常欺负他,偏又没爸妈管教,乐安小时候过得很不好。
等到他大学,又交了一个男朋友。这次不再是偷偷摸摸的恋爱,他出柜了。
父亲大怒,叫他滚,再也不要回来,夏家没有同性恋的儿子,夏乐安伤透了心,自那时起就再没有回过家,什么联系都断绝了,也不知道夏乐雅是怎么找到的。
“是……您是?”夏乐雅明显有些犹疑。
萧嘉佑唇角缓缓挑起,“我是他男朋友。”
“啊……那个,怎么称呼?”夏乐雅愣了一下,随即就又问。萧嘉佑在心里默默赞了一句,乐安的妹妹也这么聪明啊!反应真是快,如果他没记错,这丫头今年才十九?
“叫我萧嘉佑吧。你什么事?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麻烦你二哥,他现在身体很不好。你说,我告诉他。”
似乎是没想到萧嘉佑会说这么一番话,夏乐雅那边的声音断了几秒钟,“那……也好。是这样,二哥能不能回家一趟?爸早就不生气了,我们看着他也挺想二哥的,所以……”她有些欲言又止。
“……我问问他吧。”萧嘉佑也没想到是这么个事,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说辞,他清楚乐安是极不愿意回家的,他跟他说过,这样的爸爸让他无法去面对,尤其是在萧嘉佑面前,更加无法面对。
果然,乐安情绪激动得差点犯病,但最后,他还是同意了。
因为嘉佑的这样一句话。
“总不能一辈子不回去,乐安。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啊。”

自那天之后,夏乐安开始明显焦虑起来,吃不下饭,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萧嘉佑虽然心疼,但也没办法做什么,只能努力哄着他的宝贝,帮他稍微减减压。
终于那天到了。
“宝贝,坐好了吗?”嘉佑扣好背心安全带的扣子,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嗯。”夏乐安嘴角溢着口水,眼眸暗淡,吃了晕车药,这时候药效发作了。
萧嘉佑去前面叮嘱司机开稳点之后,来后座握住他的手,坐好。“睡吧,宝贝,睡醒就到了。”

等到了乐安他们家,他还没醒。
嘉佑也不想吵醒他,小声开了车门下车,搬下行李。行李虽多,但都是夏乐安的东西,因为就在这住一两天,嘉佑自己没带什么。
夏乐平和夏乐雅已经等在那里,看见萧嘉佑一个人下来有点诧异。小姑娘长得很像夏乐安,是个大美女,“我二哥呢?”聪慧的丫头一下就看出萧嘉佑的身份。
“小声点,他可能还在睡。”萧嘉佑做了手势让他们噤声,拉开那边的车门。
“嘉佑。”夏乐安在停车的时候已经醒了,这时候半睁着眼抽搐了一下,萧嘉佑连忙给他解开安全带,按摩了几下。六个小时坐着没换姿势,肯定不舒服。
即使睡了那么久,乐安还是透着疲惫,夏乐平和夏乐雅看到他那样被抱下来的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时哽咽。尤其是夏乐雅,已经开始抽泣。
乐安强打起精神,微弱地开口,“别哭……我不是……还没……死么……”安慰着安慰着,乐安的眼圈也红了,于是乎,好好的见面变成了三人抱头痛哭大会。
“好了宝贝,不准哭啊,好不容易回次家怎么还哭起来了呢。”萧嘉佑眼看这场面没法收拾了,赶紧出来哄哄他家宝贝,止住人儿嘤嘤唧唧的哭。
“我不……不哭……”乐安脑袋歪歪地靠在他怀里,累了这么一通之后又有点困了,眼睛半睁半合就要睡过去。但他又不想让自己睡,努力睁着眼睛的样子可爱极了。
“睡吧宝贝,有什么事我应付。”萧嘉佑的语调是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温柔。
夏乐雅看着他们,心中羡慕。二哥终究熬到了自己的幸福,那男人对他,当真是一往情深。或许那个萧嘉佑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有多爱他吧……不然,他们怎么能复合?二哥与自己其实关系很好,因此自己也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二哥的秘密。就比如……她知道,萧嘉佑是二哥的第一任男友。
夏乐安也是真的累得不行,一放松就睡了,夏乐雅轻声,怕吵醒他,“来,进家里吧。”
夏爸夏妈看到被抱进来的乐安也是泪盈于眶,这时哪里还会有什么不同意的,赶紧把他们迎进了门,领着嘉佑把乐安放到床上。

一切妥当之后,嘉佑说了自己的身世。
夏爸久久地沉默不语,忽然深深弯腰鞠了一躬。
萧嘉佑赶紧去扶,“叔叔,您这是干什么!”
“我愧对你,孩子。”夏爸偏过头,在看不见的角落流下两滴泪。

在乐安家里也没住多久,三五天,他们就回去了。
乐安被嘉佑托着右手,摇晃着跟他们道别。
某日,“宝贝,想去美玩玩吗?办好签证了,你要愿意,准备一下就可以走。”萧嘉佑宠溺地问他,换下已经满了的纸尿裤。揉着人儿的肚腹帮他排完了余尿,人儿才睁眼,懒洋洋地笑道,“你惯会……先斩后奏!……好啊……”说完这话,夏乐安又有些气喘。
“呵!”萧嘉佑待他喘匀气,轻轻吻上他唇。

飞机上,乐安被呵护得很好,连空乘都笑着说他们欺负没有男朋友的,这一路虽然漫长,但好歹乐安没有出什么事。
乐安玩得很是开心,终于,在中央公园的游湖上,萧嘉佑单膝跪在他的轮椅前。
“愿意嫁给我吗,宝贝。”
夏乐安愣住,不一会儿眼泪漫出眼眶,嘉佑慌忙去擦,抱着他哄了许久。
夏乐安心中暖意荡漾,只怕世间只这一个,会在求婚时停下来哄人的吧。
素戒套在两人的无名指上,婚证本本被乐安紧紧握在手里,笑得一脸幸福。
我想和你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番外小剧场
“媳妇……哎媳妇!”自从颜佳琪严令审戒孕期不能再老是躺着之后,萧嘉佑就给他媳妇买了个电动轮椅。
由于是定做的,性能也比一般的好太多,现在夏乐安的乐趣之一就是“开”着电动轮椅玩。这种危险游戏萧嘉佑当然不同意,何况他还挺着足月大肚呢!但人儿耍起无赖来谁也管不了,于是……
萧嘉佑围追堵截,终于把调皮的媳妇抱了个满怀,“老是不听话!你说,万一出了什么事……”
乐安却在这时候哭出来,右手虚虚护着巨大肚腹,“嘉、嘉佑……我……疼……”
“怎、怎么了!”萧嘉佑再次慌了神,边安抚着媳妇,边伸手拨出120。
又是一番担惊受怕,但比之前那次经历可好了太多。从正午等到日落,白大褂医生又终于出来了。
“母子……呃,不,父子平安。放心吧。”
乐安又一次住到了加护病房,但这次,却是满满的温馨。萧嘉佑给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冲着奶粉,冲着冲着,他的唇便不由自主地黏上他媳妇的唇。
“媳妇,谢谢。”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唔,有没有人理我捏,不理不更了啊。。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一月后,边关传来大捷之报。
轩辕笙在窗边拿着信件,眉头皱的死紧。“大夏王还真是敢做!就不怕,我们轩辕对他们发火吗!”
丞相恭谨站在轩辕笙身后,垂头,唇角带笑,“大夏也是个大国,大夏王想必是觉得,一场战事已平,我们轩辕不会再对他们发动战争,才敢如此。但皇上可不像他们以为的,是什么平庸之辈……‘三年不鸣’,我们总该‘一鸣惊人’了!”
“哼……传我命令下去,大夏目中无人,三番五次羞辱本国,此次掳走我轩辕主帅,我轩辕已忍无可忍!轩辕国将再次,对大夏宣战!


纤云...短小君嘛...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太嚣张。”轩辕顾被吊在牢里,看着进来的大夏王,淡淡讽刺地笑。
大夏王恨恨抿起唇角,“你就真当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吗!反正也是一个败,不如……”
轩辕顾皱眉,“你想干什么。”
“别……呃……啊!”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历时一月的战争平息,轩辕大获全胜,大夏俯首称臣。
轩辕笙这刚上位的皇帝借着这场战事,终于增了威望,立稳了脚跟。
但是,每每战争,必定会有牺牲品,而这场大战的牺牲品是——轩辕顾。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这样吧,每次凑够十个人我就更一次,行吧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真的。我的文。看的人就那么少咩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哎...果然没多少人...码好了,还是更吧

楼主:纤云流岚  时间:2020-04-20 02:52:55
“阿弟。”轩辕笙跨入顾王府,拉起美人榻上那个瘫软身子的手。
“唔……哥……啊……哈……”轩辕顾唇角溢出口水,巨大肚腹压在他无力的腰肢上,更使这人添了几分柔弱;他精致的眼眸微微有些暗淡,还能视物,但已不甚清楚;下胯包着厚厚的尿布,上面泛着黄渍;萎缩成团的手脚用暖炉暖着,瘫废的身子陷在被子里,一点肌肉也无,像个精美薄脆的艺术品,一碰就碎。
现值秋初,骄阳似火,屋里却已燃了个火盆,饶是这样,轩辕顾的身子仍然冰冷地像在过冬,温度低得不可思议。
“顾儿,你是功臣,有什么想要的,随意提,哥哥尽量满足你。”轩辕笙语气温柔,眼中却不带一点情绪,他是一个国家的帝王,本应,无心无情。
“哥……接……唔……宫……”轩辕顾四肢轻微抽搐一下,眼中是深重的希冀与绝望。
轩辕笙看到他的眼,一愣,入宫吗?按说是不合规矩的,但他这弟弟已经这样……罢了,就这样一个废人有什么可顾忌的!既然想入宫,就随了他吧,放到眼皮子底下,也好管些!
“好……朕明日差人接你。”轩辕笙摸摸他的发顶,一甩龙纹袍袖,离开,自然是没看到,轩辕顾眸中深深的依恋。

楼主:纤云流岚

字数:7612

帖子分类:月儿爱海天

发表时间:2017-10-09 02:55:00

更新时间:2020-04-20 02:52:55

评论数: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