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予你余生欢喜 试发纯生片段

【原创】予你余生欢喜 试发纯生片段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小透明首次发文,
遣词造句有不成熟不合适的地方欢迎各位看官提出宝贵意见,
也欢迎和我讨论剧情,
但是不接受恶意批评指责。
写文也好看文也罢,最重要就是图个开心嘛,不喜点右上角叉叉就好,乖哦~
最后,多多留言点赞关注好嘛(试图撒娇)
QQ群号看下面几楼这样,啾咪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万祺被阵痛扰醒时,才将将凌晨三点钟。
迷迷糊糊间他下意识抚上了略略发紧的肚腹,皱了皱眉,全当这是步入孕晚期后愈加频繁的假性宫缩,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可是后腰的酸痛和胸口的窒闷感却不肯饶过他,“伙同”下腹的紧绷感强迫他不情不愿地睁开了仍是睡意朦胧的双眼。

其实自打怀孕以来,万祺就很少能在晚上舒舒服服的睡个囫囵觉了。
这一方面是由于他的身体状况实在是让他难以安睡,
孕早期的孕吐,孕中期的腰疼,孕晚期的剧烈胎动还有因为接近产期而愈加沉重、时常压得他喘不上气来的胎腹,孕期不同种的不适几乎无缝对接,让他整个孕期的睡眠都不太好,时不时就会在半夜醒来,而后难受到难以入睡甚至一夜无眠。
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特殊的工作性质。
医院是个什么地方?是个时常要和死神抢人的地方。万祺自打决定学医以来就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早已习惯了睡梦中被一通紧急电话叫醒回到医院为患者做手术的生活。
可是身为万祺的爱人,顾政弘却心疼得无以复加,私心里想要他干脆辞职休息,安心养好身体后再考虑到工作相对清闲的私人医院工作,
但因为理解万祺想要为更多普通人治病的心情,这些话终究是提都不曾提过,也始终尊重万祺的选择,只是尽可能推掉自己的工作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照顾爱人的生活起居,接送他上下班,尽力避免万祺工作之余其他的各种劳累。
不过好在医院也体谅万祺身怀重孕,在他怀孕满28周后就不再为他安排手术,而是让这个医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心外科主任到门诊坐诊,偶尔参与重大手术的术前诊断和专家会诊。
然而虽说工作量看似大量减少,可是门诊的久坐似乎也并没有比手术时的久站让万祺感到舒服多少。
随着肚子里的宝宝一天天长大,对腰椎的压迫越来越大,牵连着背和尾椎骨一起酸痛,
万祺时常怀疑自己的腰在肚子里的小家伙出生后就会直接报废。

轻喘了一口气以缓解由于胎儿压迫而导致的胸闷气短,小心翼翼地挪开了顾政弘覆在自己上腹的手,撑着床沿略显笨拙的艰难起了身,
回头看了看下颌棱角分明眉目俊朗但眼下青黑明显的顾政弘,心疼地皱了下眉,用脚摸索着趿拉上拖鞋轻手轻脚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灯一亮,万祺便被这突然的光亮刺的不自觉眯了眼,凭感觉走到马桶前褪下睡裤坐了上去。
待他终于适应了光线睁开眼后,却被内裤上已干涸发黑的一小滩血迹激的愣了神。
“这是见红要生了吗?”
虽说最近万祺一直在嘴上念叨着希望孩子快点发作早点出生,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了,说一点儿都不紧张不害怕万祺自己都不相信。
捶了捶还在酸疼的后腰,摸了摸已经恢复柔软的肚子,万祺低头一笑:“小家伙,你可得乖乖出来啊。”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这时,卫生间的门被轻敲了两下,顾政弘还带着鼻音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来,更显低沉慵懒:“祺祺你在里面吗?怎么样了?还好吗?需要我帮忙吗?”
万祺苦笑一下,这个男人真的是......明明我才走了两分钟不到......
“我没事啊,就是上个厕所,这就出去了。”
念及顾政弘连续几天加班加点处理律所的紧急工作,都没能好好休息过,而且自己也只是见红还没有规律宫缩,距离孩子出生应该还有好一阵儿。
所以为了能让顾政弘安心睡个好觉,万祺决定暂时先不告诉他自己见红了的事。
换了内裤重新系好睡裤,万祺拉开了卫生间的门。

门口,一人一狗正忠实的充当着守卫。
左边是倚着门框将睡未睡一副困极了样子的顾政弘,右边蹲坐着的大金毛倒是看不出眼里有半分困色,目光炯炯一副一旦卫生间有些什么异常响动就会冲进去救主的模样。

被这幅有些滑稽的场面逗笑,万祺一时把临产的紧张抛在了脑后。
他一只手把住顾政弘的小臂,把另一只手伸向了他软塌塌的头发轻轻揉了一把。
“困成这样,安心睡你的觉就好了,起来干嘛。”

顾政弘被他的动作吓得猛地清醒过来,空着的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扶上了对方的后腰,被他握紧的一只手则探到了腹底,感受到孩子没什么大动作才皱眉:“动作小心点,都要生的人了。这不是怕你不舒服吗。”
后半句话算是回答了万祺的问题。

万祺撇嘴,又把手伸向了旁边仍是一脸乖巧的大金毛:“可乐,我没事了,回窝吧。”
目送可乐一步三回头地躺进窝里,万祺才又将脸转向顾政弘:“你也一样,去睡吧,我没事。”
闻言,顾政弘反问“那你呢?”
“你儿子压得我喘不上气,我去坐一会儿,好点了就回去睡。”
万祺低头托着肚子,说完就自顾自地往床尾的沙发迈步。

“那我陪你,等你好些了我们一起睡。”
顾政弘紧随其后,一手托着万祺的手臂一手拿过两个靠枕调整了一个能让人舒服的位置,就扶着万祺往下坐。
万祺也不推拒,孩子的下行顶的他的双腿已然合不拢,他干脆分开双腿为微微下坠的肚子留足空间,十足的老大爷坐姿。

万祺刚刚坐好,就觉得身边一沉,顾政弘放缓了动作靠过来,两只手放在他的腰两侧小心的揉捏着。
万祺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再睁眼却是“目露凶光”:“你赶紧去睡,你自己说你都几天没好好睡一觉了。”
顾政弘完全不吃他这一套,稍稍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变换着位置按揉着万祺的腰:“你装凶也没用,现在谁也没我老婆重要,什么事也没有能让我老婆舒服一点的事重要。”
万祺翻了一个白眼,小声反驳“谁是你老婆······”
“谁要替我生儿子谁就是我老婆呗。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顾政弘调笑完也没忘记询问万祺的身体状况。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这次万祺却没那么快给出回答。
阵痛在两人说话间又发作起来,万祺只觉得腹部自下而上开始一阵阵发紧,连带着腰胯也是一阵酸软,不是很疼,但却很磨人。
万祺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觉这次的阵痛距离上次间隔了有二十分钟左右,持续了只十几秒钟的样子,
他暗暗放下心来,知道自己的推算没错,距离孩子出生确实还有一段时间,这才回答:“好多了。你扶我回床上去吧,我困。”

顾政弘专注于腰背按摩,未曾注意到万祺脸上因阵痛而僵住一瞬的神色,只奇怪于正和自己聊天的万祺怎么突然不接话了,猜想他是有哪里不舒服,正要开口询问,却是听到了万祺的回答。


顾政弘闻言,只以为万祺是困到开小差了,立马撤回了放在他腰上的手,站起身来,弯腰双手托住他的腋下,万祺则顺势环住了顾政弘的脖颈,两个人极其熟练地通过这个姿势小心地避开了万祺隆起的肚子站起身来。
待万祺站稳,顾政弘又改为环住他的腰身,迁就着万祺的步子慢慢踱到床边,护着他侧躺到床上,分别在他后腰、下腹添了几个靠枕,确认他能睡得舒服些,才回到自己的那一侧翻身上床,
一只手穿过枕头和万祺后颈之间的空隙将人圈进怀里,一只手轻抚着他的后背为他顺气,希望能尽可能减轻爱人的不适。

黑暗中,两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顾政弘是累极了抵不过睡意沉沉睡去,万祺则是强忍不适强迫自己通过睡眠来为即将到来的分娩积蓄些许能量。

意料之中的,这一晚,万祺依旧无法睡得安稳。
宫缩间隙给了身子疲乏的万祺足够的时间进入睡眠,却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好好休息。
在他阖眼进入浅眠期间,宫缩开始变得规律,间隔也从之前的二十几分钟一次缩短到了十几分钟一次,随之而来不断延长的阵痛期和不断升级的痛感让万祺在半梦半醒间也是频频蹙眉。
肚腹不再只是单纯的紧绷,更多了些扯痛感和憋涨感,而更令人难以忽略的,是后腰的酸痛。
万祺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对孕期的腰痛习以为常了,可当胎儿因下行开始压迫到他的腰椎时,他才明白什么叫做“山外有山”。
因为胎位原因而到来的比其他孕夫更早更为剧烈的腰背酸痛已经开始了对万祺脆弱痛觉神经的凌虐。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万祺是在做37周常规产检时被赵子彦告知他胎位不正的。
“啧,情况有点变化,枕后位。”
看着一向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赵子彦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万祺不觉有些紧张。
他太明白枕后位意味着什么了,所以原本托住腹底的手不自觉地用力,拉皱了T裇衫上小飞象傻笑的脸。

察觉到万祺的不安,原本立在一侧的顾政弘上前一步环住了还坐在检查台上的万祺的肩膀,轻拍两下以示安慰,同时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坐在B超机前的赵子彦:“具体什么情况?”

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了几次,赵子彦才开口:“详细来说就是,大人和小孩儿身体状况一切正常,羊水清澈,宝宝也很乖,之前的两圈脐带绕颈已经没有了,但是出现了一些新的状况就是……呃……胎位变成枕后位了。”

万祺凝眉,思考了一下后开口:“那……我还有能顺产的可能性吗?”


闻言,顾政弘流露出不赞成的神色,低头揉了把万祺的头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示意赵子彦继续说。

看了看眼里溢满担心的顾政弘,视线又落在一脸急切的万祺脸上,赵子彦内心十分纠结,深深吸了口气,才斟酌着再次开口:“祺祺身形消瘦骨盆窄小,这很有可能就是导致宝宝在肚子里下行空间不足所以胎位异常的原因。
好在宝宝不是很大,产道条件也还可以,所以站在医生的角度来说,你可以试产。
不过,枕后位分娩本身就会导致第二产程延长,所以为了规避因长时间阵痛宝宝缺氧的风险,是没办法打无痛的。而且这种胎位,如果能顺产,毫无疑问你要承受比正常分娩更大甚至加倍的痛苦;
而一旦阵痛过后孩子不能入盆进入产道,你就不得不去剖腹产遭两茬罪。
所以站在朋友的角度,我建议你干脆选择剖腹产。”

赵子彦说完,整个B超室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夫夫两人都在消化着这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坏消息。

实在是承受不了这里压抑的氛围,也想留给两个人独处的空间好好商量一下关于分娩方式的选择,赵子彦退出了房间轻轻合上了门。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其实此时,顾政弘的心里已经坚定了要万祺剖腹产的打算。
他实在不愿看到那人辛苦了一整个孕期,还要在分娩时承受更多的痛苦和磨难,
所以好不容易被万祺以无痛分娩说服,同意他进行顺产的顾政弘在听完赵子彦的一席话后立马就倒戈了。

回顾整个孕期,万祺有多辛苦多不容易顾政弘比谁都清楚。
他太心疼万祺了,心疼他孕吐到虚脱还要强撑着好好吃饭供给孩子营养;
心疼他腰疼到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还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宽慰他说自己没事;
心疼他胎动剧烈时疼的面色发白满头冷汗还要低头笑着安抚宝宝;
心疼他抽筋、盗汗、胸闷气短;心疼他纤纤细细的一个人却承受了那么多沉重的苦难……
这种心疼甚至一度上升到怀疑该不该要这个孩子的程度。
顾政弘不知道其他的孕夫是否也会承受这些不适,但只要这些不适发生在万祺身上,他就觉得不公平,懊恼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无法为爱人分担些什么。
万祺还曾笑话他的想法幼稚,可明明人前那么冷静自持雷厉风行的一个人,就是会在万祺面前像个孩子般不讲道理。

但万祺不愿剖腹产也有他自己的计较。
首先,他始终认为怀孕生子是人类繁衍过程中再正常不过的一个组成部分,自然而然不被人工干预才是最好的状态,
所以,只要没有危及到生命,他并不愿意采用剖腹产的方式来诞下一个生命。
其次就是,身为一个医生,剖腹产所要使用的大剂量麻醉药物谁都无法保证是不是会对日后他再执起手术刀有什么影响,
万祺不愿意冒这个险,也冒不起这个险。

“那个……”
沉默了一阵子后,两个人同时发声。
抬头望着顾政弘,万祺轻声开口:“政弘,我先说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是心疼我怕我受罪,但是哪个人怀孕生子不是这样过来的呢?
既然当初决定要生下他,我就做好承受这些的准备了,所以不管再难,你至少让我试试看,好吗?”
说着,牵住了顾政弘的手,用力握了握。
顾政弘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实在不忍心拒绝万祺试一试的请求,但更不忍心让他承受产子之痛。

就在顾政弘陷入两难的抉择中时,万祺肚子中的小家伙似有所感,小幅度的蹬了蹬腿。
万祺还正想着要如何组织语言哄哄顾政弘呢,突然就觉得腹顶似有一条小鱼游过,胎腹一耸一耸轻晃了下,痒酥酥的。
被小家伙自打进入孕晚期以来少有的温和胎动逗乐,万祺笑弯了一双清澈的桃花眼,一只手拽住顾政弘的手腕,用脑袋蹭他的腰侧试图撒娇:“你看嘛,连他都对我有信心,我们肯定没问题的。”
说完,还低头隔着肚皮摸摸已乖乖窝着不再有动静的宝宝,征求他的意见:“对吧,宝贝?”
回应他的话似的,宝宝又动了动胳膊,腹侧耸起了一个小小的鼓包。

看着低头对着高耸肚子笑的一脸温柔的万祺,顾政弘终于还是败下阵来。
他蹲下身,隔着T裇亲了亲他突起的肚脐,又摸了摸腹侧,才语带威胁的开口:“小家伙,你到时可要乖乖赶紧出来,要是让你爹地痛太久了,等你出来我就先胖揍你一顿!”

万祺听了这话,笑的更开心了:“你再吓唬他,到时他该不敢出来了。”
向后仰了仰身子,揉了揉因久坐而开始酸痛的腰,就将双手攀上顾政弘的脸一阵“蹂躏”:“你就放心吧。还有,别皱眉了,要长皱纹变老啦!”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下面发群号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防吞再发个文字版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三个九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再来一个九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没啦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忘了说,这篇是强势沉稳律师攻(顾政弘)×温柔隐忍医生受(万祺)呦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当飘窗外漆黑的天幕擦亮,由墨色逐渐渲染为青蓝色时,万祺完全清醒过来。
孩子似乎也睡醒了,在肚子里小幅度的动着手脚,用肢体语言表达着即将见到爸爸和爹地的兴奋。

又陷在床上抓着枕头熬过一阵焦灼的产痛,万祺终是再也躺不住了,
他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脱下已经被薄汗染得有些发潮的T裇,带着刚醒的懵懂愣愣的盯着微微发颤的肚子看。

即便临产,万祺的肚子也依然光滑紧致没有一丝狰狞的妊娠纹,好似一颗圆润饱满的珍珠嵌在四肢修长纤细的万祺身上,意外的没有违和感,反而格外好看。
相比其他孕夫,他的肚子并不算特别大,此时因子宫收缩的拉扯泛出了些许粉红色,也隐隐有了下坠的趋势。
骨盆向外扩张的胀痛让万祺站起来的一瞬间差点因双腿使不上力气而跌坐在地上。好在他及时托住肚子抓住床沿稳住了身形,有惊无险。
确认顾政弘还在熟睡后,万祺小心翼翼进了浴室打算清清爽爽冲个澡。

刚刚知道万祺怀孕,浴室就已经被顾政弘早早铺上了防滑垫,本来万祺一直嫌弃它多余,可此时却是大大方便了他独自洗澡。
调好水温打开淋浴,当水柱轻柔打在万祺后腰上时,他简直不能更感谢花洒的发明了。
水柱的冲击有效的缓解了万祺长久以来难以纾解的腰痛。
长舒一口气,想到汹涌的阵痛,万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迅速冲洗着身上,生怕洗澡时再发作一次。

然中国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万祺刚刚冲洗干净头发上残留的泡沫,就觉得腹部传来熟悉的紧缩感,下一秒宫缩便如期而至。
好像有碎石在腹底滚动,又好像有钝刀在腹底磨,疼痛由点成面逐渐扩散到了整个腹部,牵扯着胯骨、后腰一起,痛的万祺有些招架不住。
他弓下腰,双手托在膝盖上借力,静静忍耐着,等待这一波阵痛过去。

持续了约莫三十几秒钟,肚腹才终于恢复了柔软。
松了口气的万祺用最快的速度冲洗干净了身上的泡沫,草草擦干残留的水渍,用浴袍把自己裹好,迈出了浴室。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已挨过数次阵痛,但万祺仍然没有半点自己现在是个产夫的自觉,给赵子彦发了个消息通知他自己已经见红开始阵痛后,就大摇大摆的进了厨房,捶着后腰架起了锅,打算开火煮小米红枣粥做早餐。

万祺做菜只是勉勉强强停留在能吃的水平,从大学两人谈恋爱开始便一直是顾政弘担当着主厨的大任照顾着万祺的胃。
但是神奇的是万祺熬的粥却意外的好喝,什么青菜瘦肉粥、海鲜粥、香菇鸡丝粥通通不在话下无师自通。
万祺曾开玩笑和顾政弘说:“你懂什么,我这叫‘上帝为我关上了一扇门,必定会为我打开一扇窗’!”

许是真的累狠了,在万祺折腾着洗澡、煮粥期间,被赵子彦戏称体内安装了“万祺定位警报系统”的顾政弘竟一点动静都没,依然沉沉睡着。
万祺乐得如此,利索的淘米下锅后便去客厅挑了个相对能舒服些的姿势静静闭目养神。

当客厅的挂钟刚刚指向数字“6”时,阵痛又起。
万祺清晰地感觉到疼痛又拔高了一度,孩子在肚子里极力耸动着想要下行,又因子宫收缩而导致的活动空间变小不满的踢着腿。

万祺被孩子突如其来的躁动激的倒抽了一口气,面色白了又白,冷汗霎时间便布满了额头。
刚洗完还未干透的额发垂下来,更显楚楚可怜。

万祺一边将身体前倾趴在沙发扶手上试图缓解腰部阵痛时更加剧烈的酸痛,一边将手护住愈发下坠紧绷的腹底安抚闹腾正欢的宝宝,心里无奈叹息:“你自己不躺好,出来可不就得变难吗……”
脑海里想象着腹中宝宝攥紧拳头用力向产道钻的模样,万祺又生生挨过一次阵痛的揉磨,踏出了万里长征路上的小小一步。

此时,卧室里原本正熟睡的的顾政弘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了什么不对,惊醒过来。
眼睁睁看见原本怀里香香软软的小媳妇儿变成了万祺软乎乎的枕头,眼底倦色一扫而光,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冲向了浴室。

浴室还残留着沐浴过后的潮湿气和同万祺身上如出一辙的清甜气味,可就是不见万祺的身影。

来不及过多思虑,顾政弘顶着睡了一晚被压得乱蓬蓬的鸡窝头又冲向了客厅。
看见那人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面色一派安然的样子才暗暗松了口气。

“醒啦?顾少这新造型不错哟~”
万祺在顾政弘刚出卧室的时候就听到了动静,此时一脸调戏良家少男的坏笑,打量着顾政弘。


来不及回应万祺的调侃,顾政弘蹙眉开口:“醒了怎么不叫我?是不舒服吗?”
边说着,边迈开长腿半跪到万祺身前,双手覆上了他高隆的孕肚,感觉孩子没什么大动静才转而伸向后腰,熟练地按摩起来。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儿子可能要出来了……”


看见顾政弘瞬间瞪大的眼睛,万祺浅笑着理顺他的一头乱毛:“你醒的刚好。厨房的粥应该好了,你去关火然后进去洗漱,呃……吃完饭就去医院吧。”
一句话被如期而至的阵痛截成两半,一声呻吟从口中不受控制的溢出来。
万祺收起停留在顾政弘头发上的左手转而盖在腹顶,右手条件反射转向后腰,不偏不倚碰到了顾政弘的左手便不再移动了。

顾政弘还没从万祺的话里醒神,就觉得掌下的清瘦脊背霎时间僵硬起来。
手上动作快过思维,小心翼翼又不失力道的按揉着万祺后腰,想要减缓些爱人的痛苦。
看着万祺闭眼皱眉默默忍痛的模样,顾政弘心里颇不是滋味:这人背着我一个人痛多久了……

这次的阵痛不及上一次强烈,只二十几秒就偃旗息鼓。
万祺深知顾政弘心里所想,干脆没给他问出口的机会,
缓过一口气,他揉着肚子笑着催促:“我没事,不是很疼。倒是你,再不动作怕是孩子要生在家里了。”

分明知道万祺是为了安慰自己而撒谎,也来不及计较许多。
顾政弘无可奈何捏了捏万祺白生生的脸,收获了一个嫌弃的白眼后,加紧动作收拾妥当,扶着万祺进了餐厅吃早饭。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时间:2020-04-25 06:25:22
待二人坐上车准备出发去医院时,万祺已经又熬过了四、五波阵痛。
腰痛更甚以往,此时连坐着都变成了一种折磨,肚腹坠在两腿之间压得腿根和骨盆生疼,
孩子倒是老老实实没什么大动作,窝在肚子里,和爹地一起,等待着下一次阵痛的到来。

万祺已经觉得有些难耐,但面上仍是不显山不露水,
只轻声对顾政弘说:“你别着急,慢些开车。我怕安全带会影响他往下走,就不系了吧。”

顾政弘想了想,也未反驳,只叮嘱他坐稳,回身够了后座的靠枕妥帖的垫在了万祺身后,发动汽车驶出了地库。

透过车窗向外看,天已大亮,深秋的早晨已经带上了刺骨的寒意,瑟瑟秋风顺着副驾驶上大开的车窗呼呼的向里灌,直冲万祺面门而来,将他疼的有些发白的脸染上了绯红。
肆虐的寒风反倒意外的缓解了万祺胸口难言的窒闷感。
但担心风太大会把自己吹感冒,深呼吸了几次后万祺便颇为自觉地主动合起了半扇车窗,只留了个小缝隙便于空气流通,就把手扶在腹侧闭眼养神去了。

车行至距离到达医院还有三个十字路口时,顾政弘觉得身边人的呼吸徒然加重了。
一边顺着车流开过路口,一边摸索着牵住了万祺搭在腿上的左手,
只觉得握在掌中的手一如往昔骨节分明,只是指尖带着凉意,掌心浸着冷汗微微潮湿,几不可察的颤抖着。

万祺感受到顾政弘伸来的手,蜷缩起手指反手扣住了顾政弘的虎口,
略微挺起腰腹不舒服的左右挪了挪调整了一下姿势,便靠在椅背上轻喘着抵御宫缩。

紧了紧握着万祺的手,顾政弘减缓了车速力求车能行的平稳,
分神看向默默忍痛的万祺的眼神都溢满了心疼,只祈求孩子能快些出来让万祺少吃些苦。

一到达医院产科住院部,万祺就被赵子彦安排住进了家庭产房。
一系列检查后,确认孩子仍是枕后位,不过好在胎头已然入盆,确已是瓜熟蒂落之时。

赵子彦亲自进病房给万祺绑上了胎心监护仪,见他面色如常,才打趣道:“您今儿这一身……不知道的还以为老顾拐卖未成年纯情少男呢。”

万祺今日身着一件白色宽松卫衣,外搭一件蓝色牛仔外套,
下身黑色修身长裤衬得腿部线条修长流畅,头发软软的搭在前额,
如果忽略腰间那个隆挺的大肚子,确实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满满都是学生气。

万祺正在宫缩,实在懒得回嘴,也没精力回嘴,只美目一瞪,送了赵子彦一个大白眼。

赵子彦也不恼,感受了下万祺肚皮的硬度,笑呵呵调整了仪器的位置,
待监视器传来清晰有力的胎儿心跳时才直起身来,一脸严肃的转向顾政弘:“老顾,随着阵痛加剧胎儿下行,他腰可能会很不舒服,你多帮他按摩下,能多少缓解些。
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情况随时叫我,按床头那个呼叫铃就行。”

顾政弘郑重点头,道了声谢,就站在病床前圈住了万祺的上身,右手顺着万祺脊背来回揉按,等万祺缓过这一波阵痛。


楼主:心永恒天使至上

字数:30435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19-08-09 00:56:00

更新时间:2020-04-25 06:25:22

评论数:1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