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舞文弄墨 >  《角逐天下》——史无前例的古代战争画卷

《角逐天下》——史无前例的古代战争画卷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书名:《角逐天下》
内容简介:本文主要以公元十三世纪,南宋、蒙古、西夏、金、西辽、大理之间的战争为主题,以大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为导向,力图还原公元1206年——公元1279年这段自蒙古统一到南宋灭亡的这73年来,华夏大地上所历经的历史演变。是一部集历史、文学、哲学、军事、地理为一体的纪实性历史作品。
全文37万字,脉络清晰,逻辑合理。以通俗易懂的写作手法将南宋王朝与蒙古帝国的历史放到东起乌苏里江,西达高加索,北逾蒙古高原,南至琼州海峡的世界历史中去一探究竟。
作者笔名:凌子峰
电话:13797682326(微信同号)

前言
第一章 飓风初起——铁木真称汗斡难河
第二章 强势崛起——一个民族的“征服梦”
第三章 皇城兵变——金帝国的亡国之兆
第四章 王朝归途——金帝国南迁
第五章 左右逢源——西夏的生存之道
第六章 百年西辽——契丹王朝的余音
第七章 四面开战——金国最后的疯狂
第八章 君王凋零——四大巨头的相继离去
第九章 西征归来——分封天下与长生之梦
第十章 寿终正寝——西夏与铁木真的最后时光
第十一章 汗位归属——窝阔台与拖雷的权力之争
第十二章 投鞭渭水——窝阔台进军关陇
第十三章 假道于宋——拖雷兵发唐、邓
第十四章 决战中原——金军主力的覆灭
第十五章 再围汴京——蒙将速不台筑垣围城
第十六章 王朝末路——金哀宗出逃汴京
第十七章 金国之亡——宋、蒙联合灭金
第十八章 疆场相望——蒙、宋对峙新格局
第十九章 南宋理宗——从平民到帝王的人生
第二十章 端平入洛——南宋的虚假胜利
第二十一章 烽烟四起——蒙、宋全面开战
第二十二章 决胜江淮——南宋的中流砥柱
第二十三章 铁血抗敌——南宋王朝的反击
第二十四章 天降大任——余玠主政川蜀
第二十五章 将星陨落——一代名将孟珙
第二十六章 会晤江陵——余玠与贾似道的商谈
第二十七章 草原暗涌——新汗贵由与长孙拔都
第二十八章 进军汉中——后南宋时代的北伐
第二十九章 家族矛盾——蒙古高原上的恩恩怨怨
第三十章 蒙哥之立——伏尔加河之畔的“忽里勒台”
第三十一章 星夜密谋——拔都支持蒙哥的意图
第三十二章 即位大汗——蒙古高原进入“蒙哥时代”
第三十三章 边境筑城——蒙哥的“蚕食鲸吞”之策
第三十四章 战前斩将——一个跋扈将军的结局
第三十五章 决战岷江——余玠荣耀的巅峰
第三十六章 盛极而衰——云顶山上的密谋
第三十七章 饮鸩而终——余玠的凄凉落幕
第三十八章 战略迂回——忽必烈灭亡大理
第三十九章 蒙哥亲征——一次不听劝阻的入蜀
第四十章 川蜀烽火——余玠的部将们
第四十一章 山城御敌——王坚稳坐钓鱼台
第四十二章 鏖兵山城——永远的大汗折鞭处
第四十三章 横渡长江——忽必烈的私心
第四十四章 战火蔓延——广西、湖南、江西的战事
第四十五章 烽烟散尽——忽必烈北返开平
第四十六章 欲望之殇——人类挥之不去的梦魇
第四十七章 大漠争雄——蒙古高原上的战火
第四十八章 走投无路——刘整叛宋归蒙
第四十九章 兄弟对决——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决战漠北
第五十章 背信弃义——阿鲁忽的选择
第五十一章 山东之变——李璮叛乱山东
第五十二章 吊民伐罪——阿里不哥讨伐阿鲁忽
第五十三章 身死族灭——李璮的败亡
第五十四章 君臣默契——史天泽战后交权
第五十五章 民心尽失——阿里不哥的败亡
第五十六章 大权在握——忽必烈与贾似道的舞台
第五十七章 南下汉水——忽必烈兵发荆襄
第五十八章 用兵襄阳——刘整的灭宋之策
第五十九章 大军压境——蒙古军兵临襄阳府
第六十章 四面围城——身陷重围的襄阳府
第六十一章 再择良将——李庭芝统帅京湖
第六十二章 京湖二帅——范文虎消极怠战
第六十三章 正统之争——忽必烈建国“大元”
第六十四章 汉水忠魂——忠义军血染汉水
第六十五章 赐官封王——李庭芝的反间计
第六十六章 襄阳落日——南宋王朝的黄昏
第六十七章 伯颜南征——忽必烈决心灭宋
第六十八章 汉水余晖——蒙古军浮汉入江
第六十九章 鄂州失守——北风江上寒
第七十章 寒江孤影——蒙古军顺江东下
第七十一章 对峙长江——伯颜与贾似道的战时状态
第七十二章 决战大江——贾似道的溃败
第七十三章 王朝余辉——陈宜中的时代
第七十四章 天兆再现——冷雨凄风落江南
第七十五章 异人殊途——乱世悲歌下的迥异人生
第七十六章 权臣落幕——贾似道的人生结局
第七十七章 山穷水尽——忠于心中的信仰
第七十八章 临安出降——一个王朝的逝去
第七十九章 惊险路途——文天祥的逃亡
第八十章 殉节扬州——李庭芝慷慨赴义
第八十一章 龙舟入海——帝国的流亡
第八十二章 回归崖山——南宋王朝最后的落脚处
第八十三章 再无故土——张世杰的决定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前言:
千万年以来,苍凉的大漠和辽阔的草原,与黄河、长江一样共存于古老的东方大地。但是和中原得繁华锦绣与江南得温润柔情相比,大漠呈现给世人更多得却是寒月悲笳,西风万里得沧桑,一直在孤寂中保持着少见人间烟火得神秘。
只是,这集沧桑,孤寂和神秘于一身的大漠草原,却没有在华夏的历史长河里远离红尘,而是一直伴随着黄河与长江的涛声,在千年的岁月里与黄河、长江缠绵着前行。
曾经,在秦末汉初,有一个叫冒顿的匈奴单于,由于倾羡于中原得繁华秀丽,从那片古老的土地上有过纵马黄河地南下先例;后来,在隋末唐初,又有一个叫颉利的突厥可汗,仰慕于中原得温润柔情,在那里许下过饮马长江地豪言壮语。当然,那片土地上也曾上演过霍去病马踏祁连的辉煌壮举,也曾飘扬过封狼居胥的蔽日旌旗。
魏晋以后,匈奴这个大漠里的王者,在历史的洪流里逐渐消于无形;隋唐之后,以大漠主人自居的突厥,很快又了无踪迹。这些生存于草原大漠之上的民族,在数千年来,多次以相同的方式,在百十年间迅速崛起,但很快又像流星一样划过璀璨的星空,化入到历史的尘埃里。随着秋风在年复一年中地萧瑟别离,随着秋雁在季节轮回里地长空远去。那一如秦汉时期的风沙戈壁,已不知尘封了多少远古的铁血战骑,更不知有多少驼铃声消逝在风里……
到了公元十三世纪,经过自盛唐之后数百年地乱世争雄,古老的东方大地上,又并存着西辽、西夏、吐蕃、蒙古、金、南宋、大理等诸多民族政权和部落联盟。
此时,西辽雄踞天山南北、西夏割据河西走廊、吐蕃诸部散居于青藏高原,蒙古诸部游牧在大漠南北、金国独霸辽东以及中原、南宋占据秦岭淮河以南、大理国坐拥滇黔。在风云际会的十三世纪里,他们将在这广袤的华夏大地上,继续逐胜于中原,争霸于天山,决胜于大漠,鏖战于江南。
在一阵阵金戈铁马的碰撞声中,历史地轮回、权力的魔性、人类地欲望都将在无垠的时空里相继上演……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第一章 飓风初起——铁木真称汗斡难河
1.故事开始的地方
公元1206年初春,蒙古高原的天地刚刚解冻,万物尚未复苏。但蒙古高原上的众多部落却已齐聚在漠北的斡难河(今蒙古鄂嫩河)附近。
此时的斡难河畔,正在召开了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忽里勒台”大会。
大会之上,蒙古高原上曾经所存在的汪古部(阴山以北部落)、克烈部(蒙古高原西部部落)、塔塔尔部(呼伦贝尔草原以西部落)、蔑尔乞惕部(今蒙古高原鄂尔浑河流域部落)、乃蛮部(今阿尔泰山以南部落)等等各部族首领们正统一地向汗帐前的那个蒙古部中年汉子行“注目礼”。
七年来,那个人逐一征服了他们。
当象征着草原最高统治权的权杖被那个蒙古中年汉子高举在手里的时候,汗帐外围的各部落首领开始骚动起来,嘴里开始叽里呱啦地不断重复着一句我们听不懂的蒙古语。
随着众人地齐声呐喊,时间地往后推移,那呼喊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越来越高亢,一直响彻到斡难河的尽头。
草原上地沸腾,让汗帐前的那个人不由地兴奋了起来。在一片欢呼声中,那个人跃然上马,向草原的深处策马而去。而接下来的一幕,则是所有的草原部落,都挥舞着手上的弯刀,追随在他的身后,如飓风般奔腾而去。一时间,整个蒙古高原都在这马蹄声中颤抖。
从这一刻开始,这群正在策马奔腾的各大部落联盟,有了一个统一的称呼——蒙古汗国;他们口中,那句我们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蒙古语,翻译成汉文,则是——成吉思汗;
此时,成吉思汗铁木真44岁。上天让他以壮年之身,生逢在了这个群雄逐鹿的时代。接下来,一个蒙古帝国的雏形,将会在他地引领下慢慢成长起来。但不幸的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风暴也将由他所建立的蒙古帝国所主导,在往后那漫长的十三世纪里席卷了黄河与长江,同时也席卷了中亚与东欧……
也是在铁木真称汗斡难河的这年秋天,长江以南的临安(今杭州),在南宋的第四代皇帝宋宁宗赵扩,当朝宰执韩侂(tuo)胄地主持下,南宋大军开始从川蜀,荆襄,江淮的三千里战线上,向独霸中原的金国发动了历史上著名的“开禧北伐”。
随着南宋对金国地全面开战,安享了四十三年太平的长江两岸,局势变得动荡起来。在如此得大时代背景下,刚刚统一蒙古高原诸部的铁木真也开始不满足于自己作为金国臣属的身份,打算南下黄河,为自己的欲望而战……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2.河西走廊上的来客
公元1207年秋天,塞北的秋风比往年更加苍劲,寂寥的长空之上,盘旋在苍莽山巅的雄鹰,时不时发出一声高亢地嘶鸣。
在蒙古土兀刺河老营的汗帐里,铁木真等待一个消息已经很久了——对于让西夏称臣纳贡地要求,几个月来,西夏那边始终没有回信。平生不喜欢等待的铁木真,已将失去耐心。
汗帐之内,铁木真正把玩着一柄镶嵌着蓝宝石的利刃。这柄利刃是两年前铁木真消灭他义父王罕的势力时缴获的。
对于铁木真来说,这不仅仅是他彰显胜利的象征物,更是他辉煌战绩的解说词。源于此,铁木真对这件宝物爱不释手。
少许,大帐外传来了忙乱的脚步声。随后,一名出使西夏归来的使者走进了铁木真的汗帐。
“西夏那边愿意向我们称臣纳贡了?”
听到铁木真所问,归来使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随后将西夏的国书,双手呈于铁木真,而后退下去沉默地站在一旁。
铁木真打开国书之后,只看了短短的几行字,脸上便发生极近扭曲的变化。沉默在一旁的使者瞬间感觉到一阵腾腾杀气袭遍了他的全身。
只见西夏的国书上赫然写道:“夏与蒙古,同属大金之藩属,而金夏交好百年,岂有弃宗主而投蒙古之理。蒙古既为金之臣属,当尽臣子之本分,万勿心生异志,恐招致兵戈。”
看完国书的铁木真,在盛怒之下,以雷霆之势将手边的利刃,伴随着凌厉的风声,深深地刺进了眼前的案牍之上。随之将国书丢弃于帐内燃烧的炉火之中。
“对于国家的敌人来说,没有比坟墓更好的地方了。”
之后,铁木真以西夏拒绝称臣纳贡为由,率领着蒙古骑兵,陈兵西夏东北边境。
铁木真大军来袭,西夏军匆忙备战。但刚刚统一了蒙古诸部的铁木真,此时兵锋正盛,很快便攻破西夏兀刺海城(今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西南狼山隘口),拿下西夏黑山威福军司。
蒙古军在西夏境内大肆劫掠一番之后退兵北去……
西夏、蒙古,多年来同时称藩于金国。如今,铁木真劫掠西夏,宗主国金国的态度变得至关重要。
西夏遭劫,一个月过去了,作为宗主国的金国因为正忙于和南宋的战事,对于蒙古入侵西夏的举动没有做出应有的反应;
半年过去了,南宋准备了两年之久的“开禧北伐”,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以先胜后败收场。忙于问罪南宋的金国,仍然没有对蒙古劫掠西夏的事件做出回应;
一年过去了,南宋当局以主持伐金的韩侂胄的人头,作为“开禧北伐”战败的议和条件,向金国谢罪求和。可是,天不凑巧,在位二十年的金国第六任皇帝——金章宗完颜璟,却在与南宋议和之后的公元1208年十一月去世。由于之后即位的金国皇帝完颜永济向来以柔弱著称,故而蒙古劫掠西夏之事,在金国的多事之秋里,也便不了了之……
金国的不问,为铁木真平添了几分虚妄的勇气。这让铁木真觉得可以让战争来的再猛烈一些。
公元1209年秋,铁木真再次引军南下河西,于蒙夏边境,先败西夏太子五万大军、斩其副元帅高逸令公;而后,蒙军再破兀刺海城,俘获西夏太傅西壁氏。两个月后,铁木真破西夏克夷门(内蒙古乌海市西南),再败五万西夏军,俘获西夏名将嵬名令公。
取得这一系列战果之后,蒙军以破竹之势南下,一路长驱,完成了对西夏都城中兴府(宁夏银川)的合围。
在铁木真的兵威之下,西夏已是亡国在即……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第二章 强势崛起——一个民族的“征服梦”
1.铁木真祭天伐金
西夏归来,蒙古军罢兵歇马一年之后,大漠南北又一次迎来数九寒冬。
公元1210年年底,怯绿连河(今蒙古克鲁伦河)之畔的一座高山,迎来了它的主人。
夕照斜阳的午后,怯绿连河两岸的草原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天地间只剩下了最为纯洁得雪白之色。在怯绿连河之畔的高山之巅,铁木真极目千里,面向着冬日的阳光昂起头颅。随后张开双臂,在拥抱这天下的同时,静听着草原上的刺骨风声。
铁木真的身后,是他最为精锐的蒙古骑兵。铁马弯刀在夕阳和白雪地交相辉映下,显得耀眼而夺目。而他们胯下的战马似乎也被这种沉默的气氛所感染,在这一刻也保持着与自然应有的默契,除了喘息声之外,再无半点声响。从上帝的视角看去,这苍茫天地之间,透露出一股静谧的肃杀之气。
“我敬畏的长生之天,我大蒙古的子民在此向您告知,金廷杀戮我们的子民已经很久了,近日又杀害我们的蒙古贵族,我铁木真,愿意率领草原上的勇士们,去向残害了我们百年的金国复仇,愿天上的神仙,地上的人类,以及已经死去的神灵来帮助我”。
“复仇!复仇!复仇!”在铁木真说完之后,他身后的蒙古骑兵,将手中的弯刀高举在头顶挥舞呐喊着。
三军的齐声呐喊,让复仇的声音响彻天地,远方的雪原深处,传来了经久不息的回音。随后,铁木真跨上战马,将手中的马鞭抽打在马身,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射向山脚。在铁木真的身后,马蹄声与嘶鸣声交织在了一起,带着一个民族的“征服梦”,朝着金国的领土奔腾而去……
蒙军大举入侵的消息很快便从边关传至金中都。但此时的金国皇帝完颜永济却沉浸在蒙古和金国近日无仇的南柯一梦中。站在梦境与现实的交界处,完颜永济觉得战争离他很遥远。讽刺的是,当他在虚幻的梦境里轻启眠眼之时,蒙军的铁骑已经在雷霆滚滚之中绝尘而来。
公元1211年年初,铁木真的军队开始大举进攻金国本土。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长城以内的中原大地,开始由北向南,一点点地变了颜色……
蒙军地南下,在一开始,并没有引起金国皇帝完颜永济得足够重视。高居在帝王宝座上的完颜永济,在战争爆发之后,依然天真的以昔日宗主的身份,去向铁木真这位往日的藩臣进行垂训。
对于完颜永济一厢情愿地垂训之意,铁木真先是一点情面不留地给予了申斥,进而固执地率领着自己那精锐的蒙古精骑,加快了策马南下地进程。而这时,同样靠骑兵起家,但是已经承平日久的金国,对于铁木真地凌厉攻势,已经毫无招架之力。
无奈之下,完颜永济这才在这金中都的高门广厦之间,向关山万里的帝国四方发出勤王的诏命。
然而,时不可待。初春二月,在草原与长城的临界点上,铁木真亲率数万大军,于野狐岭(今河北万全)以少胜多,一战击溃金国四十万大军;
临秋七月,蒙军大将哲别又破乌沙堡——乌月营300公里长城防线;
中秋八月,铁木真亲率大军再败金军于宣平会河川(河北万全),而后又连续突破德兴府(河北涿鹿),居庸关;
重阳九月,哲别引军进击金中都(今北京)。
在此期间,铁木真的儿子们也没闲着。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铁木真长子术赤引军破云内(内蒙古固阳县),次子察合台破东胜(今内蒙古鄂尔多斯),三子窝阔台破武(山西繁峙县)、朔(山西朔州)二州。
在铁木真父子地合力打击下,金国山西,河北长城沿线,全线崩溃。
统一之后的蒙古,仅仅经过四年的准备,便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尽破长城各大关隘,且一口气打到了千里之外的金国都城之下,这是铁木真父子和金国君臣都没有想到的。此时,已不知是铁木真领导下的蒙古骑兵太过强悍?还是金国的边防部队腐朽得太过神速。
铁木真大军地到来,让金国的歌舞繁华,随着近秋的落叶凋零在皇城的街头。
都城被围,十万火急。勤王之师未至,手握着三千里山川河流和数千万子民的完颜永济君臣,其第一反应却不是就地抵抗,而是意欲逃离。至于逃到哪里?他们已经物色了一个绝佳的好地方,那便是曾经北宋的都城汴京(河南开封)。
只是这一不太光彩的决定一提出来,是有人赞成有人忧。在铁木真兵临城下之际,是守城还是逃跑? 完颜永济仿佛面临着生与死地抉择。
事实上,尽管此刻铁木真大兵压境,但眼下金中都的局势也并非糟糕透顶。自海陵王完颜亮将金国的帝都自会宁府(今哈尔滨)迁往金中都(今北京)之后,金中都经过金国四代帝王半个多世纪地经营,早已被打造成墙高池深的国之坚城。而以野战闻名于世的蒙古铁骑,想要在金中都城下做到一战倾城,似乎也没那么容易。
最后,在朝臣地极力劝说下,完颜永济才勉强站在了坚守待援的队伍中,展现出了作为完颜阿骨打子孙的一丝血性。
接下来的战事证明,蒙古军在攻打坚城方面,确实欠缺经验。
之后的月余之间,短于攻坚的蒙古人,在金中都下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却也始终没将其攻下。而随着季节地变迁,已经对金用兵十个月之久的蒙军,却渐成强弩之末。
眼见蒙军长于野战,短于攻坚,皇城之内的完颜永济开始笑逐颜开,随即再向铁木真伸出了橄榄枝,寄希望献出宗室的公主和财宝,以求和这个昔日的附庸,也换取一次求和但不称藩的机会……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2.战和金中都
年关将近,正值深冬,凌冽的寒风如利刃般割裂天际,久违的雪花带着上苍的善意从金中都的上空飘落下来,蒙金双方的战争随着天际飘落的白雪渐入缓和之境。
数日下来,飞雪漫天,金中都外围的蒙古营帐之上,慢慢堆积起了厚厚的落雪。蒙军那绵延数十里的军营,很快便化入了莽莽的雪原之中,与天地融为一体。
雪花在天空中绽放,世人在风雪中忧伤。待到大雪渐缓,金中都那落满了积雪的城门,在紧闭了半年之后开启了。金廷的议和使者随之冒着冬日的严寒,走出了帝都的大门。
城门之外,不远处依稀可见的几株枯柳,因落满雪花的缘故,远远望去,像极了梨花盛开的情景。而从金中都大门出来的金使,却没有在雪景中做过多地停留,只是在身后留下了一排深深浅浅的脚印之后,走进了蒙军的大营。
与金国的困境相比,蒙军此时的日子也不好过。已经攻城掠地近一年的他们,此刻正处于饥寒交迫,精疲力竭的状态。但是在金廷的来使面前,他们却保持着一幅兵精粮足,士气高昂的高姿态模样。
铁木真汗帐之内,金使说明了求和的来意,铁木真听完之后沉默着。
短暂的沉默之后,铁木真开口质问道:“尔等求和的诚意何在?”
这一问,让金使不明所以。只能仓促言道:“关于求和之事,我朝陛下已委于我身,贵朝之要求,可以尽言,在下……”
金使话未言尽,便被铁木真强势打断。随之,铁木真言简意赅道:“议和、和亲,皆可!”
紧接着铁木真却话锋一转道:“劳烦回去转告金主,若无骆驼三万匹,牛羊五千头以示求和诚意,关于退兵之事,无须再谈”。
铁木真的强势,不仅体现在军事上,同时也体现在言语上。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是让人无法拒绝的窒息。
面对铁木真地强势威逼,这金使在惊骇之余却也并无慌乱,心里盘算着:“没听说过两军交战,还给敌军送粮草的。谁知道尔等吃饱喝足了是退兵,还是继续攻城。”
想虽然是如此想,但此刻身处敌营,金使的心中所想,是断然不敢在这铁木真的汗帐中表露的。所谓大国外交上地任性,必须以实力为基础。
无可奈何的金使,表示依照外交流程,眼下只能回城请示皇帝之后,再来答复。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铁木真闭眼点头,以示送客。
金中都内,回城之后的金使将自己在蒙军大营地所见所闻以及铁木真的要求向金国君臣做了如数汇报。
廷议之下,对于铁木真所提出的牛羊问题,金国倒不是拿不出来,只是金廷上下觉得蒙古军一向反复无常,这个险他们不敢冒。
一时间,廷议处于停滞状态。
好在,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金廷多久。数日之后,金帝国的首脑完颜永济展现出了他作为一代君王的“智慧”。在完颜永济地安排之下,金廷一辆辆满载着丝绸和布帛的马车驶进了蒙古人的军营。
由于事先知会过铁木真,金廷要来蒙军大营献礼以示求和诚意。所以,在蒙军大营之中,铁木真满心期待的等着金廷敬献的牛羊到来。然而,当眼看着金使带着一车车花花绿绿的布帛走进军营之时,铁木真又一次沉默了。
没有怨恨,只有怒火。随后铁木真一声令下,这些名贵的丝绸和上好的布帛便在大火中被付之一炬。
在冲天的大火中取完暖之后,蒙古军在沉默中冒着纷飞的大雪,又一次拖上马刀,骑上战马进入到猛攻金中都的战斗。
深冬的金中都下,一边是蒙古人得满腔怒火,一边是金国人在城内地苦苦支撑。然而,任凭蒙古人如何强悍。奈何其长于野战,疲于攻城的军事特点,却也在这座都城下面无可奈何。数日下来,依然只能仰望着眼前的金中都,在城下喘着粗气……
无尽的战火之中,不知不觉间日子已近年底,新年的钟声也不可阻挡地开始敲响。而跟随着新年钟声而来的,还有金国那姗姗来迟地勤王兵马。
随着各地勤王之师地陆续到来,心力交瘁的金国终究还是迎来了战争的转机。反观蒙军,此刻则是面临被金军反包围的危险。
新的一年,攻守易变,大势逆转。值此大好局面之下,完颜永济再度派使者向铁木真请和。
这铁木真虽说一向强势,但他也善于审时度势。值此金军援军大举集结金中都外围之时,铁木真业已知道现在不是该横的时候。不得已之下,一向强势的铁木真,不得不接受金国方面地请和。但即便如此,这时的铁木真仍旧提出了霸道的退兵条件——要求金国命令北上的勤王之师就地驻防,不得继续前来救援金国的都城。
关于这一点,金廷的所有人被蒙古人的逻辑深深的折服,他们都想大声地问一句“大军来了不救援京城,难道是来观战的吗?”
金国眼见自己有了仗胆的援军,自然有底气对铁木真这种强盗的逻辑予以驳斥。最终,虚张声势的铁木真还是无奈的从金中都的城下撤离。而金国数十万勤王之师,则是列队目送蒙军出关,竟无一人追击。
只是,铁木真作为一个从不空手而归的劫掠者,若是指望他就此落寞地转身引军北返,恐怕是一个天真地想法。
由于季节不允许,春荒时节的草原不存在丰美的水草来用以放牧。所以,从金中都撤退的铁木真并没有将蒙军全部撤回草原地打算。
在撤退的路上,蒙古大将哲别经铁木真授意,率领大军直奔辽东。短短月余之间,哲别一路破大定府(内蒙古宁城县)、兴中府(辽宁朝阳市)、广宁府(辽宁北宁市),直至攻破金国的东京辽阳府(辽宁辽阳)。
掳掠去大量的人口、牲畜、金银财宝后,哲别满载而归。
哲别虽然引军离去,但辽东的灾难并没有因哲别的离去而停止发生。在蒙军撤离之后,金国辽东的白山黑水之间开始出现了另一番景象——契丹人造反作乱,女真人叛变自立,汉人北投蒙古,自立为王者不可胜数。一百多年前,女真人起家的辽东故土,开始逐步脱离了金国地控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金帝国所完全掌控的土地,不过是长城以南,淮河以北的黄河流域。
百年回首,往事堪哀。风景忆当年,金国已不再是曾经的东亚霸主……
楼主:凌子峰  时间:2020-05-31 12:14:48
第三章 皇城兵变——金帝国的亡国之兆
1.胡沙虎战时弑君
女真人日薄西山,蒙古人强势崛起,这意味着蒙、金之间注定不会太平很久。
两年之后,金国的长城边境,铁木真再次如期而至……
就在铁木真此次率领大军来袭之时,金国内部的两场兵变,却也即将随着铁木真地到来而相继发生。
导演这两场兵变的,分别是纥石烈胡沙虎和术虎高琪的两位金军高级将领。
两年前,铁木真率军第一次大举侵金,胡沙虎屯军西京大同府,控扼山西长城沿线。然而,当铁木真次子察合台引军攻东胜(今内蒙古鄂尔多斯)之时,前去救援的胡沙虎却引军不救,眼看着蒙军破东胜而入云中(今山西大同)。随后,蒙军进军云中,大同府留守胡沙虎又果断弃城而逃。再之后,蒙金双方会战野狐岭,胡沙虎手握重兵却怯战观望。
前文讲到,野狐岭一战,蒙军击溃金军四十万。之后便一路势如破竹,兵围金中都(今北京)。而胡沙虎则是被蒙军一路追杀,溃逃至金中都。
可以说,在蒙古侵金的过程中,作为金军的高级将领和金廷的国之重臣,胡沙虎一直在畏敌、怯战、弃城、逃跑中消极抵抗。这事儿要搁在别的皇帝身上,胡沙虎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可当时的完颜永济不仅宽恕了他,更是在“金中都保卫战”结束之后,让胡沙虎武领右副元帅,文领权尚书左丞。
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蒙古军卷土重来,再次威胁京畿,完颜永济寄希望于胡沙虎去守宣德府(今河北宣化),以卫国门。
蒙军近在咫尺,长城战事正急。
金帝国的战时廷议上,皇帝完颜永济:“蒙军迫近长城,宣德危在旦夕。宣德若失,则中都危矣。朕今日以右副元帅引军驻守宣德府,以护卫京畿,右副元帅当即刻前往。”
胡沙虎:“护卫京畿,实乃臣下职责所在,但不知陛下给臣多少兵马?”
完颜永济:“宣德府城池尚算坚固,今日拨给右副元帅三千精兵,再加上之前驻军,足以固守宣德。”
这胡沙虎一听说只给三千兵马,当即在廷议之上出言不逊道:“区区三千兵马,宣德府怕是守不住!”
听着胡沙虎阴阳怪气地说完,完颜永济脸色不悦道:“今蒙军陈兵长城,各关口要塞皆屯以重兵,这兵力本就捉襟见肘。三千兵马,已是朕所能调动之极限。”
完颜永济作为皇帝,其态度已如此谦恭。哪知胡沙虎不仅不买账,更是直接言道:“若是让臣去守宣德,非两万人马不可。否则,臣宁死抗命!”
见胡沙虎如此言语,一向柔弱的完颜永济也不免雷霆大怒。但是在大怒之后,以下犯上,冲撞天颜的胡沙虎仅仅是被赶出了朝廷。
……
金中都内,胡沙虎和完颜永济还在为守宣德的事情口水漫天。但长城沿线,铁木真却没有多余的废话要说。
秋七月,铁木真携其幼子拖雷,越阴山,数日间克宣德府、德兴府(河北涿鹿)。复数日,铁木真兵至河北长城沿线怀来(河北怀来县),猛攻附近各大长城关口。
届时,时态危急,金廷将领皆被派往长城沿线抗蒙,以致于京城守备不足。完颜永济苦于无人可用,又想起胡沙虎,便拨给其三千兵马,让其去守皇城通玄门。
然而,恢复军职的胡沙虎,干的第一件事不是护卫京畿,却是秘密联络党羽,意图趁此国难之际谋反作乱。
在胡沙虎地密谋之下,护卫京畿的将领被其策反了不少。
就在胡沙虎阴谋兵变之际,不知情的完颜永济又让其引军前往居庸关抗击蒙军。
胡沙虎一如既往的再次抗命……
胡沙虎虽然老是干那些弃城而逃的腌臜事儿,但是他并不傻。一而再的战败,溃逃,怯战,抗命之后,他意识到造反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于是,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胡沙虎先是谎称蒙军破居庸关,正杀奔中都而来,利用京城军民对蒙军地恐慌在皇城之内制造混乱;而后诬陷同为皇城守将的徒单南平谋反,矫诏率兵加强京城防务,自率三千兵马自彰义门,通玄门而入皇城,接管了皇宫的防务。最后,趁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胡沙虎率军杀入皇宫,控制了自皇帝完颜永济以下的所有文武大臣。
一天之后,胡沙虎在清除完小股抵抗之后,与其党羽里应外合稳定了京城的局面。
两天之后,胡沙虎弑君,结束了皇帝完颜永济的性命。
魏巍皇城,蒙古人正在门外虎视眈眈,金廷的皇城之内,已是血染宫墙。
七天之后,在完颜永济尸骨未寒的情况下,胡沙虎迎德彰府(河南安阳)的丰王完颜珣登基。
完颜珣,便是后来的金宣宗。
由于拥立有功,胡沙虎在这次高风险地兵变成功之后,获得了高回报,身份水涨船高——被金宣宗拜为太师、尚书令的同时还兼任都元帅,晋封泽王,一时间风光无限。
只是,这一切对于胡沙虎来说,都不过是他生命中的昙花一现罢了。因为他的所作所为,给他的下属做了一个很好地表率。仅仅过了还不到一个月,胡沙虎便步完颜永济的后尘而去……

2.术虎高琪诛杀胡沙虎
胡沙虎在完颜永济活着的时候打仗是不行的,但是现在自己当权了,却是不能允许别人再消极怠战的。但此时的京城将领队伍里,却偏偏有一个叫术虎高琪的。而术虎高琪其人,基本继承了胡沙虎的打仗精神和造反勇气……
听闻金宣宗即位,金中都时局动荡,铁木真加紧了对怀来长城隘口地攻势。眼看长城吃紧,胡沙虎给了术虎高琪五千人马,让其引军前往怀来,抵御蒙军进攻。但战争刚刚开打,术虎高琪却也是一战而逃。
术虎高琪这一跑,蒙军破怀来,入古北口、拔涿州,易州、一路长驱直入后,又破居庸关、进军至金中都西北皂河。
见局势危急,胡沙虎亲自上阵,大败蒙军前锋,将蒙军阻挡至皂河以北。
得胜之后,胡沙虎因有伤在身,便将五千兵马付予术虎高琪,让其进击蒙军。
接到命令的术虎高琪选择了观望不前。
胡沙虎一怒之下,打算杀术虎高琪以立威。关键时刻,金宣宗却出来作保,让胡沙虎再给其一次机会,术虎高琪这才没被胡沙虎砍了脑袋。
术虎高琪这命是保住了,但是胡沙虎再次下令让其出城迎战。并且在出发前,胡沙虎丢给了他一句狠话:“胜则赎罪,不胜斩汝!”
战战兢兢前往皂河的术虎高琪,在到达皂河的当天夜里,便与蒙军遭遇。天寒地冻中,术虎高琪率军与蒙军激战了一夜,待到天明之后又是战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然而,战争的结局却不能尽如人意——术虎高琪还是被蒙军击败!
于是,一个月前那惊人相似的一幕出现了……
遭逢兵败的术虎高琪,在当天夜里便返回金中都,没等胡沙虎反应过来,便带领着溃败下来的残兵败卒杀入到胡沙虎家中,终结了胡沙虎的性命。之后,术虎高琪拎着胡沙虎的首级进宫向金宣宗请罪。谁知,这位刚即位的金宣宗不仅没有将术虎高琪问罪,反而让其取代胡沙虎,成为朝廷的新贵。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金廷先后历经皇帝完颜永济被弑,权臣胡沙虎被杀的两场兵变。自此之后,争权夺利的火焰,在金中都内更是愈演愈烈……

3.金国两河、山东之变
金国遭逢两次兵变期间,身处中都外围的铁木真,则是趁着金廷内乱,无暇兼顾外围之机,以部分兵马屯军燕京以北,威慑金国君臣。而后,遣其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引右军循太行山而南,劫掠河东;命其弟哈撒尔,大将斡陈、薄刹引右军向海而进,劫掠河北;其本人携幼子拖雷,引中军循太行山向东,一路劫掠山东而去……
待到公元1214年三月,右路军术赤,窝阔台,察合台等人破保州、中山、邢州、卫州、辉州、相州、怀州等大小数十州,劫掠泽州、潞州、平阳、太原等十余州;
左路军哈撒尔、斡陈、薄刹等人相继攻占蓟州、平州、滦州、辽西之地;
铁木真及拖雷人等,则是先后攻掠雄州、霸州、沧州、河间、济州、泰安、济南、登州、莱州等数十州。
数月之间,蒙军铁蹄踏遍河北、河东、山东各大州府,金国除了都城没有被攻破外,其京城外围被铁木真抢了个干干净净。
由于金廷无力抵抗蒙军,之后,面对蒙古的兵锋,两河、山东的百姓只能相继聚众自保,以抗蒙军劫掠。由此,两河、山东等地开始出现了一批由当地世家大族所领导的地方自卫武装。
其中对往后时局影响重大的便有以张柔为代表的河北易州(保定)张氏家族;以史秉直为代表的河北永清(廊坊永清县)史氏家族等等。这些世家大族大多既不听命于金廷,亦不投降于蒙古,而是在蒙军走后开始划地自治。时局至此,随着蒙军的劫掠,地方武装势力的崛起,继辽东之后,金国对河东,河北,山东,辽西之地的统治又趋于崩溃。
讲完了金国所面临的现实,现在再回到蒙军这边。这抢完之后的铁木真却仍旧没有北返草原之意,而是带着抢回来的东西,继续围困在金中都城下。而遭逢内乱又面临外患的金国,此时已无力再同蒙军一战。无奈的金宣宗君臣只好再一次向蒙古人求和。
这一次,金廷上下含着热泪向蒙古人献上公主1人(卫绍王之女)、童男、童女各500 人,绣衣3000件,御马3000匹、金银珠宝无数。
收下这些“礼物”的铁木真,眼见时间也差不多了,金国也榨不出什么油水来了。便在夏日来临之前,引军北返草原……

楼主:凌子峰

字数:12251

帖子分类:舞文弄墨

发表时间:2020-04-29 06:20:34

更新时间:2020-05-31 12:14:48

评论数:16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