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星玥夫妇 >  【玥动星弦】0802 讨论※彼时如花

【玥动星弦】0802 讨论※彼时如花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呃,文笔不好,小白轻拍😂😂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one
当冲上来的士兵接二连三的倒下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头看看是哪路高人救了他了。
接着,红色的身影破风而来,长箭呼啸。
她,没事
心头一喜,分神间,一箭飞至
白色的衣服上,鲜红的血液层层浸染,好像一朵大大的曼陀罗。
长剑驻地,他死死的盯着哪一抹红色的身影。
她已经比他想象的强大更多。
冰湖之上,她一越而起,斩杀了最后一个燕北士兵。
他轰然脱离,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
恍惚间,她扔下弓箭,像他跑来。
“宇文玥!”
剧烈的震动导致冰面迅速破碎,身后,在踏入冰湖的燕北士兵纷纷落水。
她扶着他,在冰面上呆了许久。
燕北大雪纷飞,她将他扶起,却发现,他们早以困于孤冰之上,周围是翻涌的湖水。
被冻死在湖底的燕北士兵,纷纷浮上湖面。
尸鸿遍野……
身后,燕洵的声音响起。
“阿楚,让开!”
她漠然,转身看着燕洵。
一动未动。
复又缓缓转身,将宇文玥扶起,踹开冰湖附近的尸体,跳入水中。楚乔感觉得到,入水的后一刻,燕洵的箭就到了。
有水做阻力,楚乔只是衣服被刮破了而已。
缓缓下潜,向冰湖对岸游去。
按上燕洵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下水追杀。”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水下的世界是灰暗的,楚乔抓着宇文玥的手臂,拼命向前游去。
身后,是一个有一个,因为冻的四肢僵硬的将士,溺水的声音。
燕洵,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兵的。
楚乔的嘴角,一抹讽刺的笑。
她忽然被一股力量向后拽了一下,回头,原来是宇文玥
宇文玥看着她,轻轻浅笑。
有命大的燕北士兵追上了他们,楚乔腾出一只手,从腰带上拔出匕首。
湖面上几乎顿时血水就涌了上来,盘随着死尸,渐渐的,下水冻死的士兵,覆盖了整个冰湖。
——————————
“殿下,不能再让士兵下水了,湖水温度太低了!”
阿精抓住燕洵的手臂,阻止他下再次下水的命令。
燕洵看着冰湖里一具接着一具的尸体,盯了良久,终究,是放下了手。
返回的路上,燕洵看到了程鸢的尸体。
就倒在枯树枝桠旁边,双眼处流出了暗红的鲜血。
燕洵抬手,阻止了要下去处理尸体得阿精。
挥动马鞭,带队离去。
程鸢的尸体,慢慢被燕北的雪覆盖。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被楚乔抓住手臂的宇文玥,跟在楚乔偏后的位置。
他受了重伤,冰湖之下,又太过寒冷。大脑有些僵持,但是他还是看到,楚乔背上,显出来一朵红色的花。
盯了好久,他才想起来,这是彼岸。
忽而,拽他的力量大了起来,湖里的的世界渐渐变成了一片猩红色。
下一秒,他吸进了空气。
恍惚之间,似乎有什么人在接应他们,后来的事,他也就不知道了。
————————————
楚乔将宇文玥拽上了岸,冰湖对面,燕洵的人已经离开。大雪模糊了她的视线,但湖中的死尸,提醒了她,现在好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
“贺萧,我要离开燕北了,你们,也不能留下了。燕洵疯了……”
“楚大人,走吧,我们随你一起。”
树林后面,一个又一个的士兵走了出来。
“……”
楚乔点了点头,扶起宇文玥,沿着冰湖边上的林子,退回冰湖外面的山谷。
刚出林子,却发现山谷口停着一辆马车。
从马车上,跳下来一个女人。
“阿楚,上马车,我送你们一程。”
“你怎么知道的?”
“你会想得到殿下要杀的人不是你,我也会大致想得到殿下调走我的原因。”
楚乔扶宇文玥上了马车,马车很大,足够让他伸直身体。
“这马车,你是给谁准备的?”
“乌先生”
“他人呢?”
“被殿下杀了。”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two
燕洵,我用六年时间,无数人的鲜血,去验证宇文玥当年的那句话。你是我养大的狼,你会撕碎所有人,不论与你曾经的血海深仇是否有关。
楚乔坐在马车里,将自己的胳膊垫在宇文玥头下,让他拷的舒服些。
忽而听见贺萧一声怒吼“羽姑娘!”
楚乔将宇文玥轻轻靠在马车软椅上,掀开车帘,看到终于身后的黄金箭羽。
“贺萧,走!”
楚乔从车上翻了出去,让过秀丽军的人马,拦住了燕洵。
“放箭!”
楚乔飞跃而起,抓住第一支射出来的箭。
向着燕洵的方向扔了过去。
“燕洵,你终究逼走了所有愿意帮你的人。”
楚乔凌空翻身,稳稳落地。
双掌翻覆,漫天大雪化成一个个细小冰刃将燕洵身后追兵万剑穿透。
“阿楚,你背叛我。”
“我从未是你的下属,何来背叛之言。”
“你……”
“寒冰决?”
燕洵看着漫天雪刃,一箭向马车方向射了过去。
在下一秒,楚乔抓着那把曾经她亲手为燕洵设计的黄金箭羽狠狠扎进了他的肩膀。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燕洵,你有一个世人皆知的理由去痛苦,但是不是世人都有义务,去承受你的痛苦。
在那个燕北大雪纷飞得下午,楚乔在离燕洵只有一扎长的地方,对他说了这句话。
那一刻,世界都安静了。
没有一个燕北士兵想得到有一天,他们会面对这样的场景。
楚大人踩在疾风的背上,手上的黄金箭羽死死扎在燕北王的肩上。
阿精甚至忘了叫人拦着。
他们对视了很久。
很多年之后的一天,当燕询已经被死神的锁链拷在手上。
朦胧间,他觉得自己又坐回了哪一场元淳为自己准备的生日宴上。
那一刻,燕洵想,真正的自己,还是喜欢那样的生活的。
可是,人,总不能不长大。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有木有人啊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楚乔回到马车上的时候,发现宇文玥在发烧。
这种情况找不到药,回头路又肯定不能走。
楚乔将唯一一张薄薄的毯子,盖在宇文玥身上。
“贺萧,还有多久能出燕北。”
“一个时辰,最后一个时辰。”
心下稍安,又调开车后面的帘子,秀丽军仅剩的人并不多,他们都跟在那车后面,很整齐,也很安静。
她叫过第一排的一个士兵
“还有一个时辰,弟兄们坚持一下。”
“楚大人放心。”
她做在马车里,看着昏迷中的宇文玥。
“宇文玥,如果你困了,就睡一觉吧,星儿守着你呢。”
高烧之下,宇文玥的身体有些颤抖,楚乔紧紧的抱着他,一点一点,将自己因寒冰决觉醒,而获得的内力,一点一点输给宇文玥。
一个时辰之后,秀丽军闯出燕北边境防线,进入大梁境内。
忽听贺萧低声说到“萧策太子。”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three
看到萧策,楚乔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闯过边境的时候,没人有功夫理他们。
楚乔第一次看见萧策身着铠甲的样子。
梁国的军队让过他们的马车,又重新形成军阵。
“乔乔,扶他去侧营,我梁国最好的御医在等你们。”
面对楚乔,萧策总是一副不太正经的样子。
“谢谢你。”
楚乔在贺萧的帮助下,扶宇文玥去侧营。
营帐中,一中年男子对楚乔微微点首,侧身去处理宇文玥的伤口。
宇文玥的衣服被慢慢撕开,箭伤的的口子,触目惊心。
——————————
楚乔寸步不敢离开,将自己的手探到宇文玥的大手里。
他很疼的样子,一直死死的攥着拳头。
“宇文玥,星儿在,星儿在。”
终于,缝合皮肉的最后一针落针。
“他怎么样?”
“姑娘,公子的伤,很严重。有一箭入箭的距离,里心口的位置没有多远。而且,公子应该是有寒疾之症。我已经将伤口处理,一会我会开一副药,先退烧。如果烧退了,就能好办多了。”
“多谢。”
楚乔将梁国的御医送出营帐,回身做到床边。
宇文玥,我不会再离开。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萧策,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灯火昏黄之下,萧策的脸半隐在阴影里,看不出情绪。
半晌,才答道“在你们闯出燕北边境的三个时辰前,有一只带着字条的暗尾箭射进了我梁国守军大营,字条上写着梁太子亲启。守军将领将信送进宫去,那封信,让我来这接应你们,署名,是一个羽字。”
萧策抿了一口下属送来的邬砰龙井,顿了顿,又说“我无法却地消息的准确性,只能派人快马去打探。在传给我的消息,就是,燕洵清理叛军,叛军将领姓楚。”
“……”
“我不能直接出兵去救你,父皇这两年虽已经将朝政扔给我,但是也不知有多少眼睛盯着我。不过,燕洵为了防止你们离开燕北闯入我国,向我国边境发起进攻,虽然并不猛烈,但也给了我合适出兵的理由。”
“萧策,谢谢你。”
楚乔看着萧策,正言道。
“乔乔,天晚了,你们先休息。明日天亮,我安排你们先在我这住一段时间。”
戏谑一笑,又道“本太子家大业大,不差养着你们俩。”
说完,转身离开
楚乔抬头看着萧策的背影,一袭青色衣裳,衬着他江南烟雨养下来的气质。
“萧策,你说,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谁来理一下宝宝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four
乔乔,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吗?
只要不死,任何伤口都能愈合。
可是,痛苦是不能被遗忘的。
有一种人,他们会在承受他们不能承受的痛苦之后,迅速涅磐。因为曾经痛的刻骨铭心,所以才会选择去碾压别人,不管是否与其相关。
这世间,所有矛盾的开端,对错并不很重要,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乔乔,好好休息。”
萧策终是离开了侧营。
楚乔给宇文玥掖了掖被子,起身靠在一旁的椅子上。
拄着头,看着一旁摇曳的烛火。忽的看宇文玥手动了一下,赶紧过去,却又看宇文玥没有醒的迹象,探手摸了摸额头,烧退了一些,松了一口气,走到帐帘旁边往外观望,天已经黑了,大梁军营火把的火光将周围点的通亮。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发个呆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five
在那个江南烟雨里的大宅,楚乔第一次看见萧策杀人的样子。
那一夜,楚乔,第一次听见萧策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了一句话。乔乔,你没有能力救所有人。
是啊,她该好好想想,她没有能力救所有人。
一直以来,她都太自以为是了。
萧策是在当天晚上离开那间大宅。
入夜后,大宅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了她,宇文玥,还有那盏灯。
宇文玥没有醒,虽然烧退了,但是御医说,能不能醒?那还是命数。
看着床上沉睡的人被灯火映的侧颜。她忽然觉得很悲伤,那种悲伤不应该是楚乔该有的情绪。
侧房的门是开着的。
能看到院子里的一棵大树。
应该是杨树吧,但是也和燕北地区见过的杨树不一样。
那树枝繁叶茂的,看起来就是被人,悉心打理过。
楚乔拿着灯盏,慢慢的在侧房门口的台阶上坐下。
伸手,感受了一下风的流向。
他慢慢的拔出了破月剑,站在庭院中央。按照那个人的剑法,慢慢的演练了起来。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青山院,他在庭院中央练剑,他坐在书房里看着她。
有时,会低首,抿一口清茶。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有没有人理我呀?😂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好久没更的我😂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谁有什么好一点的梗可以提供给我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这一生诸多羁绊,踌躇难行。有的事儿做对了,有的事儿也做错了。
萧策给楚乔安排的宅子,其实离燕北边境并不远。
也是经常下雪的地境。
在那宅子里住了几日之后,久不被人推开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萧策,是你吗?”
身后的人静立良久,楚乔狐疑转身,院子里早已被大雪铺满。而大雪之中站着着一黑衣男子。
“月七?”
“星儿姑娘,多谢。”
年轻的黑衣男子缓步走来,在正厅的门口,弹了弹身上的雪。
楚乔引着月七到侧房。
床上的宇文月仍是没什么反应,静静的睡着。
月七在他身边轻轻说道“公子,月七回来了。”
那一天到很晚的时候,萧策派人来把月七接走了。
只是说让他回去养伤。
楚乔站在大宅门口,目送马车越来越远。
转身回了大宅。
回到房里,仍然静静地守在他身边。
大梁国的御医来看过几次。
说这个人的意志力很强,这么重的伤,但伤口已经在愈合了。
姑娘,他会醒过来。
中年御医她笑笑,转身离去。
窗外,有雪花飘过的声音。
楚乔忽然想起,月七在离开大宅前对他说的那句话。
“星儿姑娘,公子从来都没受过那么重的伤好好照顾他。”
是啊,他从来都没受过那么重的伤。他一直都那么强大,强大的,像一座山一样。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six
住进这座大宅之后,萧策就很少来了。
每个人,都会变成自己那个位置上必须变成的样子,无一例外……
楚乔每日的事,也就是晨起练剑,做饭,吃饭,熬药,喂药,周而复始。
床上的俊秀男子睡的安静,哪日的血气已经被退的干净,伤口也在渐渐愈合。
楚乔有的时候会翻上那张大大的床里面的空处,跟这一动不动的男人抢锦绣被。玩了一会,又怕他冷,悻悻的把被子有给他掖了回去。
翻身躺在他身边,抬头,看着从顶棚上垂下来的大床帐。
金黄色的,有大梁国的标志。
她就那么偎在他身边,睡的安静。
很多年后的有一天
当楚乔双鬓已经染上了斑白的颜色
在青海的皇宫里
她回忆起自己的一生
感谢上苍,将曾经错过的珍惜之人还给了她。

楼主:殇莲寒雪  时间:2020-05-04 12:44:26
今天有事,但我还是坚持更了😂我爱岗敬业吧

楼主:殇莲寒雪

字数:12698

帖子分类:星玥夫妇

发表时间:2017-08-03 03:55:00

更新时间:2020-05-04 12:44:26

评论数:3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