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白果南生子 >  【原创】纯生小段子,这个是王爷生…

【原创】纯生小段子,这个是王爷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原创】纯生小段子,这个是王爷生…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Hello!Hello!我又开文了哦!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跑!逃!
这是曼青心里唯一的想法,面对着身后的追兵,她没有任何办法。自己孤身一人,那些士兵身强力壮,且人数众多,她这些年就算再修习武艺,此时也是派不上用场的。她仔细观察着那些人,他们训练有素,都身着皇家盔甲,这些人是来要她命的!
曼青不是常人,她是前朝的公主,虽然一介女流不足以掀起什么风浪,却也是留不得的,这一点她再明白不过了。可本来不应该这样的,她隐姓埋名,混入世间无名街巷,若不是那混账王爷,那个苏景云,自己怕是早就已经过上平凡宁静的日子了。是他,花言巧语哄骗了自己,将自己骗进了王府,再一次搅入了皇家的风波。想来自己确实愚蠢,她的身份本就不一般,可以在这世上苟活已经是个奇迹,怎么就想不通进了王府。她已经隐去姓名,在王府里安心呆着倒也不至于引来这杀身之祸,只怪那负心的王爷,竟休了她,她前朝公主的身份也被泄露,于是乎她甫一出王府,便踏上了这逃亡的道路。
她骑着王府里赏的破马,那些下人看她失了势,都狗眼看人低,把这匹老马捡出来留给了她,这马若是平常代个步勉勉强强,可现在被那皇家的骏马追逐着,明显的力不从心,眼看着身后的骑兵追了上来,曼青几乎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阵阵凉风,她眼一闭心一横,自己的人生到现在已经算是不凡,了结在此她也没有遗憾了。身后一阵凛冽的寒气,她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反而是一只手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她觉得那只手速度极快,她指感觉到耳边的碎发被吹起的风拂过,身体就已经移了出去。
那是一个男人的怀抱,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些熟悉,那人抱紧了她,拔剑就战,她离得近,闻得到新鲜的血腥气。抱着她的那个人蒙着面,身体消瘦,腹间却高高地隆起,她紧紧贴住那里,只觉得颤动不已。她知道是谁的。她只是不愿意承认。他俩相处这么久,一直还算恩爱愉快,可就在前几个月,他突然进了宫,回来就对她格外的冷淡,不久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她被休了。现下苏景云肚子里的就是她的孩子,可她已经不在乎了,若是个陌生人,拖着临产的身子,为了她的安全战上一战,她必定感恩戴德甚至感动到痛哭流涕,可对他,曼青实在是失望透顶了。
王爷武功是极好的,他们在一起时,也曾切磋过,收拾这几个人,他不在话下。她心如死灰,窝在他怀里不出声也不动弹,就算苏景云念了旧情救了她,曼青也并没有对他产生一丝的好感。等到一切都平息下来,曼青想要离开时,却发现了异样。苏景云趴在她身上,额头抵在马背上,不知是累的还是怎么了,喘得厉害。她心中生出一丝恻隐,毕竟他为自己怀着孩子,这时候按理经不起折腾。“苏景云,怎么了,是不是伤到哪儿了?”他没有反应,曼青伸手去推他,那人却像脱了力一般,虚软着身体往马下直直坠去。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你们是不是还是比较喜欢看生的部分?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曼青本能地护着他的肚子 ,可着地时苏景云还是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呻吟。他喘了好久,好容易说的出话来,就怼起了曼青“你就这么恨我?我肚子里的不是你儿子吗?”他今早出门时已然发作,可得知宫里面要追杀她的消息,忍了又忍,还是追了出来,一路上快马加急,肚子里疼得好几次他几近晕厥,因着担心她的安危,他没有松懈一步,还好赶上了,自己身手再好,也受不住肚子里的折腾,一番打斗下来已是力竭,谁知道这个莽撞的,竟将自己推下了马背。
曼青没心思跟他胡扯,细细检查着苏景云身上的伤,他有孕在身,身手不如以前便利,肩膀被刺中,现在正冒着血,看起来都有些可怖。曼青扯了衣裙,给他包扎,可这人似是极不识相,不配合地乱动着,扯着她的手往腹上抵着,她心里觉得他必定是动了胎气的,孩子月份大了,他这一番折腾,定然是要闹不舒服的。身手扶住苏景云“你缓一缓,我送你回府,这个时候还是孩子重要,你没什么事情就好好歇着吧,我俩既已解除了夫妻关系,我的死活就也不用你关心了!”苏景云一时间被她扶起来,改变了体位,只感觉肚子里一阵撕裂的锐痛,他受不住地一声尖叫,羊水破了。
曼青这才觉出,他的衣服里外全已经湿透,除了打斗费力,更多应该是疼的,苏景云的肚子此时硬的可怕,羊水也已经破了,怕是撑不到回王府了。她褪下他的裤子,探了探产穴,竟已开到七八指,他一定是早就开始疼了,要不然进展再快也不会到这个程度。他忍着阵痛开骨的疼痛,还与人缠斗了真么久,曼青不忍心再想下去。曼青唤着苏景云,可他像是听不见一样,只是止不住的喘息,双眼合着,眉头紧皱。苏景云其实听得见曼青的呼喊,可是疼痛太甚,如果破水前是一阵阵的绞痛,那现在的疼痛简直是要血淋淋地将他撕开。肚子此时拼了命地向下坠去,撕扯着他的血肉内脏,疼的他一阵阵的晕眩。在一片混沌中,他听见有一个明亮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他当初娶她进门时,就觉得她是那样的明亮,简直点亮了他的生活,再后来那个秘密被揭开,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她在身边了。他意识渐渐清晰,疼痛也越发明显起来,曼青被他握着手,只觉得骨头都被他抓得生疼,可想而知他是有多疼。
“景云,你听我说!”她抚着他的脸庞细声说到“现在孩子要出来了,你听我的,向下用力!一定用力,明白了吗?”其实苏景云不用她说,也开始控制不住地使着劲,子宫剧烈的收缩,他也憋着气向下推着,每次用力时都是一次凌迟,可肚子里的孩子丝毫未动,他虽然是初次生产,渐渐也觉得不对,心里面不由得发了慌“曼青…曼青…”他累得只发得出气音,“孩子…不对劲……是不是……”曼青心里也大概明白了几分,这孩子怕是胎位不正。她掀开苏景云的衣服,露出他浑圆的大腹,下了狠心,双手压了下去,直逼出孩子的轮廓。苏景云 本就疼痛不已,哪受得了这样,仰着头,口中抑制不住地呻吟。曼青探知了孩子的位置,眼底却泛出绝望,孩子是横位!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更文了哦!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放心!肯定能生!哈哈哈!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现在的情形,怕是只能在此为苏景云正胎,可是他现在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可是再拖下去……曼青狠了心,她之前在王府和医官学习过生产的知识,她一定可以。苏景云现在的情况,在此压腹是行不通了,她伸手探进了苏景云的产穴,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苏景云挣扎了一下,很快又平息,他忍耐力极强,现在为了孩子,就更加隐忍。曼青继续深入,顺着产道向上摸,终于够到了孩子,果然胎儿在苏景云腹中是横着的,这样的姿势,就算苏景云再用力,也不会下降。她握着孩子的肩膀,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向下拖。孩子的移动,无疑给苏景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可这正胎之术,差之毫厘,就有可能前功尽弃,他咬破了嘴唇,整个身体绷紧,上半身近乎悬空,也不敢挣扎。曼青拖着孩子,扭转了他的身体,拽着他向下移动着,一直到了产道,才慢慢地抽出了手。胎儿已经复位,剩下的需要苏景云自己努力。
正胎的疼痛太过剧烈,此时的他浑身湿透,疼的哆哆嗦嗦。曼青将他扶起,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坐起来以后,肚子里的坠势更加明显,苏景云屏着气向下推挤着腹中的胎儿,憋的满脸通红、嘴唇发紫,只觉得巨大的胎头挤开了狭窄的甬道,带着撕扯般的疼痛一路向下,终于挤出了自己的产穴。娩出胎头似乎用完了他全部的力气,孩子的肩膀卡在那里,他只觉得下面疼痛难当,却再攒不出一丝力气 ,只是越发急促的喘息昭示了他的痛苦。
曼青知道这样下去,父子二人都有危险,横了一条心,伸手在苏景云膨隆的下腹使了劲推下去,随着苏景云一声痛极的惨叫,折磨他这么久的小家伙终于落了地!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生了生了!!!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不算完结,应该还会写一些番外什么的,或者继续往下写,我感觉我还是很喜欢这一对的!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我今天一定会更文的!你们要相信我!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苏景云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机械地用力,脑子里逐渐模糊,只觉得疼,钻心的疼,疼到最后便失去了意识。等他再醒来的时候,眼前还是自己的那张床,熟悉的场景让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身前的肚子却实实在在的平坦了下去。他正疑惑着,一扭头就看到曼青带着个面具抱着个小包裹。曼青毕竟是自己枕边人,她收拾成什么样子自己都能认出来,可她怀里的那个……是他生的?
苏景云招招手,示意曼青过来,他这才看清了那个在他肚子里呆了十个月的小东西,曼青压低了嗓子“看看,男孩儿。”苏景云觉得这孩子实在是丑,一张脸皱皱巴巴,小嘴只会哭,哭起来扯着嗓子,小脸憋的通红,简直声嘶力竭。他吓了一跳,觉得像是看见了个小怪物,曼青却美滋滋的,抱着儿子挺兴奋。“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他没什么力气,勉强抬了抬手指,指向曼青的面具。曼青心想这个人平日里心思多着呢,怎么现在这都看不明白。她将孩子抱回去,,伏在苏景云耳朵边上“这王府里面,说不准有没有皇上的眼线,要知道我回来了,岂不是个祸端?我对他们称,我是四方云游之人,在路上碰到你而已,他们拿我当你救命恩人呢!”
苏景云心里暗骂,心说你个恬不知耻的,你还我救命恩人,我要不去救你,你现在不一定埋哪儿呢!“那你怎么不直接走了?”他一半是气话,一半也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办法。曼青回过头来,看着他,神色复杂,却没有说出话来。她舍不得的,他们两个人都知道。其实苏景云休她,她明白其中利害,当朝亲王,本就处于风口浪尖,她作为他的王妃,要想保守身份的秘密,简直比登天都难。苏景云及时休了她,也是为了她好,做王妃,她涉及的问题会更加复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不能让皇上对苏景云有所怀疑,如果亲王和前朝有这样深厚的联系,他怕是也没有什么翻身的机会,苏景云自己不怕,可是这样一来,他就彻底失去 了保护曼青的能力。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可问题摆在眼前,不可忽视。或许曼青的法子,真的是个权宜之计。苏景云产后虚弱,定是无法斡旋处理这样棘手的事情,瞒天过海是最适合当下情形的办法。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更了一点点,完成了对你们的承诺!哈哈哈!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这一段,王爷还比较安生,再往下可能又要被虐了!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统一回复一下噢!有二胎!一定有!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我觉得我今天一定可以写出文来!相信我!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苏景云这次身体受的伤害实在是不小,男人产子本就凶险,他又经历了胎儿的横位,这就已经够他受的了,偏偏生产前受的伤又有些严重。皇家的士兵,身手还是有些厉害的,那一剑虽然没有伤及要害,却也刺的极深。曼青混乱中只觉得流了不少血,回府后详细诊治才知道严重,如果不好好将养着,苏景云这只胳膊能不能保得住都难说。苏景云多年征战,这种伤他不当回事,却把曼青吓得够呛,每日煎药换药,她必定亲力亲为,苏景云逗她“真怕你相公成了独臂,给你输面子?”曼青气得把纱布甩他脸上“你愿意残疾,我可拦不住你!我还怕你拖累我?”面具下一双眼睛闪闪亮,看得苏景云无比的心安。
曼青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苏景云好歹是平平安安的出了月子。后面事情怎么办她还不知道呢,又生出了一桩事,边境来犯!
周边的邻国一直不算太平,但迫于强权,一直还算安分。这一次,边境两国勾结,占领了地处边疆的一处村庄,在村子里烧杀抢掠,胡作非为,贼寇占据了我朝边境,很有可能正在积攒力量,并且摸清我朝情况局势,对我朝内部发起进攻。这是大事!不仅干系到百姓的安危,更对我朝领土造成了威胁。苏景云自产子之后,已经很长时间不插手政事,皇上也对他表示过理解,让他好生修养。这一次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早便进了宫,与众大臣商议对策,一直到天色渐晚,才回到了王府。
曼青知道这一次事态危急,苏景云作为亲王,必定要担起责任,但心里仍不免隐隐的担心,苏景云的身体她最清楚。他天不亮便出去了,一直到晚上都在宫中忙碌,面对着这样紧急的事情,他必定动气焦急,曼青担心他刚刚养好的身体,怕是又要被累坏了。苏景云回来以后果然脸色苍白了几分,面上掩饰不住的倦色,曼青心里觉得心疼,但也知道自己无计可施。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嗯,王爷是挺忙,刚生完孩子就净事儿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苏景云累了一天,实在是疲惫不堪,几乎是沾枕头就睡着了。曼青替他担着心,睡得不算安稳。到了后半夜,她感觉身边人一次次地翻着身,似是有什么异样,她伸手摸过去,果然一片冷湿,曼青将人轻轻扳过来,见他拿手肘死死地抵着肚子,知道他是又犯了腹痛的毛病。苏景云生产时那样凶险,又是在野外,可能是当时受了凉,落下了个腹痛的毛病,稍稍不注意就会发作。曼青细细的将养着,好久没有犯,这一次他太过劳累,才又疼了起来。
苏景云疼得厉害,衣服都汗湿了,靠在曼青怀里,强忍着不出声,只急急地喘着,他就是这样倔,疼了半宿也不肯出声,曼青有时候想自己大抵就是心疼他这个样子,没有她,不知道要将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曼青伸手换下了他死死扣着的手,为他轻轻地揉着,她觉得他腹部触手一片冰凉僵硬,心里知道苏景云是受了些罪的。她只怪那邻国的野蛮人,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来找事情,惹得她的苏景云拖着刚出月子的身体,操劳忙碌成这个样子。苏景云缓了好一会儿,总算觉得疼痛可以忍受,他抬起头看着曼青,心中憋了很久的话终于还是要说的“曼青,战事在即,我可能要去战场了!”
曼青觉得自己是听错了,睡个觉都会被疼醒的人,现在说要上战场,他是不是疯了?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若是等闲的恼怒,她或许还会争上两句,可此时苏景云如此的胡闹,她只觉得怒气冲上额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等到平静下来又觉得依照着苏景云的怪脾气,这事情他既然已经告诉了自己,他必定是已经定准了的,她说什么怕是也没有用了。她此刻也不想再同这个疯子说些什么,想着他毕竟不舒服着,扶着苏景云躺回去,又仔细给他擦了额头的冷汗,掖了掖被子,便不再说一句话,转身背对着苏景云。
苏景云心里知道她必定是生了气的,也不怪她气,自己倒是可以克服不适,但府里人杂事多,孩子刚刚出生,爹爹应该在身边。曼青身份没有揭开,做事有诸多不便,也是需要他处理的。可眼下国家的情势,自己出征是耽误不得的,此等大事,只有他领兵出征,平复疆土,才可以保百姓安稳,也才算保护了曼青和儿子。苏景云掩着闷闷痛着的肚子,心中一阵阵无奈凄苦。

曼青生他的气,将他一晾就是好几日,一直到出征前一晚,苏景云实在耐不住寂寞,厚着脸皮,装着病,磨了又磨,才将曼青几日冷酷的面庞磨出了几丝笑意。“你行李都收拾好了?”她此时身份不便为他收拾行李,心里一直担心他少带了什么。“好了,好几日以前就收拾好了,夫人别担心!”他不说还好,一说曼青又一肚子火,“我就说你心里野得很,收拾的那么痛快,是在我身边呆够了是不是?你说是不是?”她与苏景云闹着,身手便要擒住他双手,没想到那人速度极快,伸手就按住她,轻而易举地将她翻了个身,压在身底下。苏景云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惹得她面上一阵潮红,苏景云眼中笑意更甚,“夫人要是舍不得我,为夫为你留下些什么可好?”
床边帷幔落下,一夜旖旎。

楼主:  时间:2021-06-08 13:27:08
我又更新了!我真是太勤劳了!哈哈哈哈哈!

楼主:

字数:42562

帖子分类:白果南生子

发表时间:2020-04-09 23:16:00

更新时间:2021-06-08 13:27:08

评论数:5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