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情之所起(霸气经理攻×温润总裁受)

【原创】情之所起(霸气经理攻×温润总裁受)

查看更多极品小说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第一次发帖
求轻喷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七月的A市闷热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温良看着办公桌前的清秀少年,只觉得自己的火比外面的太阳还旺。“小让。。。。。。”“你别说话!”简让盯着温良的眼神不善,“我问你,是你劝老头子把我送到墨西哥去的?”温良揉了揉眉心,觉得头更疼了。见温良沉默,简让的火气却一下子没了,就像大冬天里被泼了一盆冷水,遍体生寒。“温良,”简让紧握双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却还是透着悲哀,“你就这么讨厌我?讨厌到需要眼不见为净?”温良眼看着少年眼里的光一点点熄灭,心里有些不忍。他想说不是,他想说我不讨厌你,甚至有些喜欢,但我不能毁了你这辈子。温良想了很多安慰的话,却一句也没说。说了有什么用呢?这孩子对自己的心思就更难断了,还不如直接否定,忘得也干脆。“是。”一个字,音调没有任何起伏,没有解脱,没有厌恶,仿佛他肯定的是晚上的菜单。简让浑身一颤,合上双眼,果然,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那么,温叔叔,再见。”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温良猛地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暖黄色的床头灯照亮一小块地方。冷风吹来,温良打了个冷颤,这才发现自己没盖被子,窗户也没关,现在头有些昏沉,嗓子也不舒服,温良一边下床关窗子一边想,估计要感冒。重新躺回床上,身上暖和了不少,温良看了眼时间,电子钟在黑夜里闪着幽幽的蓝光,2点整。明明昨天工作到十二点才休息,可温良现在怎么也睡不着。三年了,自简让去墨西哥进修已经三年了,每隔一段时间自己就会做那个梦,一遍一遍回忆那孩子离开时的落寞与决绝,温良有时候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可若不拒绝,简让只会越陷越深,他才18岁,也许只是一时好奇,图个新鲜,根本不知道和同性谈恋爱意味着什么,自己不能推他入坑。温良越想越乱,最后满脑子都是简让的那句再见,知道今晚算是毁了,索性拿起笔记本开始查阅文件,“叮咚!您有一封新邮件。”这么晚了,谁会发邮件给他?温良点开,瞬间僵住了身子,大红的封面上是烫金的喜字,不断有红心从喜字的缝隙里飘出来,充盈着整个屏幕。“温叔叔,我是简让,9月18日是婚礼日期,希望您能出席,很抱歉以这种不正式的方式通知您,我实在太兴奋了,等不及与您分享,正式的喜帖稍后会寄到贵公司,您会祝福的,对么?”温良盯了那封邮件好久,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他要结婚了,简让要结婚了,那个曾经疯狂追求自己的少年现在要结婚了。。。。。。温良觉得自己应该高兴,他终于回到正常的生活了,他会有一个温顺和婉的妻子,生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孩子,到老了尽享天伦之乐,这不就是自己拒绝他的初衷吗?可为什么胸口闷闷的,酸酸的。温良深吸一口气,够了,这是自己的选择,没错,自己没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简单地敲击,“恭喜你,简让。”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温良真的生病了。生病的人分两种,一种是小病不断,却无伤大雅;还有一种是常年不生病,一旦生病便要折腾好久。很不幸,温良属于后者。
“咳咳,咳,咳咳咳”结束一场例会,秘书Tancy担忧地看着靠在真皮座椅里的温良,总裁已经咳了一早上了。温良看见Tancy愣神,不满地敲了下桌子,真是越发大胆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都敢走神。Tancy回神,见锐利的目光直射自己,吓得赶紧低头汇报。“接下来是和简氏总经理讨论收购‘华峰’的具体事宜。”简氏?温良心里叹息,怎么又是姓简的。等等,温良猛地坐直身子,“总经理?简氏一直由董事长亲自管理,哪来的总经理?”一个名字呼之欲出,温良安慰自己,不会这么巧的。可秘书的话毫不留情的撕碎他的防护罩,“简家二少爷刚刚从国外回来,现任简氏总经理。”是了,要结婚了嘛,自然是要回国的。温良知道自己有点发烧,估计是把脑袋烧傻了,见面就见面,自己逃个什么劲儿,一个熊孩子,还能吃了自己不成。对,温良强打起精神,就算已经过去三年了,他还是那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熊孩子!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温良推开会议室的门,看见男人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三年不见,简让高了不少,肩膀也宽阔了许多。“温总,你好,我是简氏总经理,简让。”简让起身,身上是剪裁得体的西装,脸上是标准的公式化微笑,温和有礼,与温良记忆中热情冲动的少年判若两人。与男人温热的手掌相握,温良感叹,果然长大了啊,都能把自己的手包进去了。极力压下喉头的痒意,温良抬手示意大家坐下。“今天我来的主要目的想必温总已经了解了吧。”简让的声音比三年前低沉了些许,不再是少年人特有的清亮,而是一个刚刚成熟的男人特有的磁性。“简,温两家在房地产这行里竞争了这么多年,既是对手也是朋友,”简让直视温良,眼神温和,淡漠,自然。他就没有一点感慨?温良心里有些不舒服,三年前的热烈追求当真忘得一干二净?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会议室里,温柔地抚摸简让的侧脸。简让皮肤白皙且细腻,是连女孩子也羡慕的好肤质,再加上家族遗传的好相貌,不知是多少富家千金的男友首选。他低头看策划案的时候,睫毛在眼下投射出小扇子般的阴影,小扇子随着睫毛的颤动忽闪忽闪地动,撩的人心里痒痒的。温良不知自己盯着人家看了多久,反正是忘了咳嗽这档子事了,只知回神的时候直直撞进男人戏谑的眼里。“温总,我好看吗?”简让唇角依旧挂着标准的微笑,即使是这种调戏的话也没能改变他脸上的弧度。温良忽然就觉得这个一直微笑的男人不应该是简让,简让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温总,我们可以继续了么?”简让把策划案推到温良面前,“即便简,温两家竞争再激烈,也是人民内部的事,没有让外人钻空子的道理,您说呢?温总?”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你做的?”温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温总,我们讨论的可不是谁做企划案的问题,您今天状态不好么?”简让说着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温良,声音有些冷,“如果温总继续走神,我只能认为温总不想与简氏合作,既然如此,不如告辞,否则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或者温总想继续之前毫无营养的谈话,当然,这是对温总而言,因为温总根本没在听。”简氏跟着简让来的几位高层已经吓呆了,好几次干咳想让他停下来,大哥,我们是来谈合作的,不是来拉仇恨的啊喂!可简让视而不见。整个会议室静的可怕。良久,温良压抑着咳了一声,声音沙哑道:“企划案不错,简经理坐吧,只是我还有几个问题。”简让的脸上重新挂上微笑,优雅落座,声音温和的探讨如何收购以及各自利益问题,仿佛刚刚发火的人不是他。温良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简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呲牙的狼崽子了,他是一匹真正的狼。
等到冗长的会议结束已是薄暮时分,残阳躲在遥远的天际,为这座城市披上橙色霞衣。“咳咳,咳咳咳”温良以手抵唇,却止不住一声接一声的咳嗽,“总裁。。。。。。”Tancy忍不住上前想为温良顺气,可还没走到Boss身边,Tancy就感觉到一道目光紧紧地锁着自己,那是一种野兽般的危险,被那目光盯着,Tancy僵住动作,她有一种直觉,如果自己再不停下,下一秒就会被扑上来的野兽撕碎。直到那道目光移开,Tancy才松了口气。抬头,却惊觉刚刚还端坐在对面的简氏总经理此刻正在一下一下轻抚boss的后背!简让背对着Tancy,看不清表情,可那抚背的动作却是温柔至极。。。。。。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生病了?”温热的气息洒在耳朵上,温良“唰”的站起,“咳咳,今天、咳、可以了,剩下的、咳、另约时间咳咳”“当然,”在温良站起来的那一刻,简让也直起身子,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不过商讨再多都不如行动来的实际,温总,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临出门,简让忽然回头,眸中是温良看不懂的深沉,“温叔叔,”温良浑身一震,“别忘了婚礼,我可等着您的红包呢。”温良按下狂跳的内心,扯出一抹笑容,“当然,放心,就是不知道新娘子想要多大的?”简让一笑,脸上露出甜蜜,温良却觉得头更晕了。“三天之后在Sunny开单身派对,新娘子也来,温叔叔可以过来一起玩玩。”“年轻人的东西,我。。。。。。”“温叔叔不过比我大五岁,30都没到,怎么说话就老气横秋的了,就当是庆祝你的晚辈结束单身狗悲惨生活了。”简让堵死了温良的所有退路,“说定了,8月18,您可一定得来。”说完,也没等温良的回答,简让转身走了。温良跌回座位,双手按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简让,你到底想干嘛?还有,自己的感情到底怎么了?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更新啦更新啦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嘭”简晨抬头看了一眼,继续签文件,“你就不会敲门?”简让把西装外套扔在沙发上,又扯松领带,快速走到茶水间咕咚咕咚灌了两杯水。“怎么,温叔叔没给你水喝?”“你能不能不这么叫他?”简晨签完最后一个文件,放好笔,双手托着下巴一脸戏谑,“不能。”简让暴躁的抓头,本来有型的脑袋被搞得一团糟。“简总经理,你的沉稳呢?我可听说今天在‘温城’你是处变不惊,还教训了温叔叔一顿。”简让闻言更暴躁了,“我靠,简晨,我都说了你别叫他叔,他才26!”简晨笑意更深,“你不是叫的挺欢的么?”“我不管,你就是不能叫!我那是情趣!情趣你懂吗?”简晨见逗得差不多了,再说下去眼前的人就该急了,便笑笑说起了正事。“华峰的股票又涨了。”“什么?不是已经打压了吗?”简让看着股市里一直上涨的股票,眉头紧皱。“不管用,房地产这东西不是那些娱乐公司的公关手段可以应付的。”简让一想也是,随便编个谣言什么的确实小儿科了。简晨沉思良久,“我打算用价格竞争。”“什么?绝对不行!”简让断然否决,“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简氏承担不了这损失,而且,”简让指着同样呈上升趋势的‘温城’股票,“就算赢了,简氏元气大伤,拿什么再投资,拿什么跟‘温城’抢市场?”说完,见简晨笑着望自己,简让不解,旋即反应过来,“靠!简晨,你试探我呢?”“也不算试探,就是一次小测验,”简晨毫无蒙了亲弟弟的愧疚感,“我总得知道你适不适合接手公司吧?万一一高兴把咱家的产业都给媳妇了怎么办?现在看来还不傻嘛。”简让表示不想理他。“你打算怎么办?”“价格竞争。”简让看简晨的眼神仿佛望着一个智障。“别这么看我,温叔叔不是有朋友玩儿政治吗,接下来就看他的了。”“简晨!***!”“嗯,也是***。”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补充一下,最后一句话:“简晨,你~大~爷!”‘’嗯,也是你~大~爷。”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各位小可爱,楼主要准备期末考试了,所以更新不定,量也不定,大概1月5,6号会正常更新最后做个保证:要当亲妈,不弃坑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另:今天会更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简让坐在车里看着楼上亮灯的某间办公室,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方向盘。温良的反应他看在眼里,明明不是无动于衷,当初为什么要拒绝?这次选择提前回国,一是接手家族企业,第二便是温良的事。简让得承认,他忘不掉,哪怕三年前温良那么冷漠决绝,狠狠打他的脸,他还是忘不掉这个男人。在墨西哥进修时,简让疯狂学习,参加各种比赛,每天累到瘫在床上没有意识。父亲以为自己开窍了,终于懂事了,只有他明白,自己只是不想闲下来,因为只要脑子有一点空隙,就会不受控制的想:为什么他不接受?为什么要拒绝?简让觉得自己中毒了,一种叫温良的毒药,无解。回国前简晨问自己:“要是结果和三年前一样呢?”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放手。”简晨嗤笑,却没再说话。简让知道他不信,自己也不信这个答案。若是仍旧得不到,就把他锁起来,温良,我下地狱,你也别想逃。所以,求你,别让我失望。
月上中天,温良揉着酸疼的脖子走出电梯。“总裁,这是一位先生给您的。”温良接过袋子,里面是感冒药和润喉片。“知道是谁吗?”温良朝外望去,心里清楚怕是早走了。“抱歉总裁,他放下东西就离开了,我们没追上。”要不是袋子上写着给谁,他都不知道该拿这东西咋办。温良点头,拿起东西开车离开。当他的奥迪驶离摄像区域后,一辆同款车从摄像
盲区出现,在原地停留几分钟,然后从另一条路离开。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福利番外
(一)关于情人节
二月十四,情人节。各个商店早就打起了情侣优惠的广告,门前的小挂饰也是怎么腻歪人怎么摆。街上不少孩子提着花篮叫卖,里面是一支支娇艳欲滴的玫瑰。朗月当空,深蓝的夜空中飘着小雪,平添了几分梦幻色彩。很多情侣手牵手在街上漫步,不时有娇羞的笑声飘出。温良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看了眼时间,九点半,简让刚刚打电话说早点回来,估计快到了。窗外有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温良把手放在落地窗上,看着从指缝里透出的彩色光芒,心里微甜。没有家里这个捣蛋鬼之前,俩人还蛮重视这个日子的,每次都要订烛光晚餐,互送小礼物,以及。。。。。。关灯后的小游戏。自从混世魔王来到,好像生活一下子变了味道,由两个人的甜蜜变成三个人的温馨,讨论的话题除了彼此,还加了宝贝。比起热恋时的干柴烈火,两人都更享受现在的细水长流,渐渐地,这个日子就被取消了,不是没有激情,而是被“家”这个词取代了。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爹地,我们什么时候吃饭啊?”简单小朋友开始敲饭碗,胖乎乎的小脸皱在一起,眼睛一直盯着桌上的饭菜。“乖,等爸爸回来。”温良揉揉儿子毛茸茸的脑袋,温声道。简单撇嘴,每次情人节都要饿肚子,不是等爸爸就是等爹地,人没到齐不能动筷,好烦啊。说好的不重视这个日子呢?平时也不见你们这样啊,你们难道不是在给我塞狗粮?“咚咚咚”客厅传来敲门声,简单眼睛一亮,跳下椅子就去开门,“爸爸回来了!笨蛋爸爸,又忘带钥匙!”“咦?叔叔你找谁?”刚刚4岁的简单还不知道快递这个行业,快递小哥看见这么可爱的小孩子,笑着问:“小朋友,你爸爸呢?”“爸爸没在家。”“那你妈妈呢?”简单歪头,大眼睛迷茫的眨了眨,差点把快递小哥萌化,想了好一会,简单抬头问:“妈妈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呃。。。。。。”单亲家庭?快递小哥的眼神带上了怜悯,这么小的孩子,真是太可怜了。”蛋蛋,别乱说话。”温良在饭厅等不见人,就知道门外不是简让,结果刚出来就听见儿子问人家这个问题。快递小哥见一个帅气的男人出来,就跟简单说:”爸爸不是在家吗?””这是爹地,爸爸还在上班。’简单嘟起嘴,这个人好笨哦。温良听得一脸黑线,看快递小哥已经石化了,赶紧接过包裹,签字,关门。“爹地,这个叔叔是傻子么,好笨哦。”温良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解释他和别的孩子出厂方式不一样这个问题,可自家儿子又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主儿,万一问到简让那儿,想起上次简让给儿子解释死亡问题,结果带着儿子去手术室观摩。。。。。。温良果断决定,还是自己来吧。“蛋蛋想不想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啊?”毕竟是小孩子,永远喜欢新鲜,被温良这么一打岔,简单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包裹上,温良笑,慢慢拆开,其实他也很好奇,自己最近也没订东西啊。劣质的包装下是精美的礼盒,趁着温良扔垃圾的功夫,简单等不及打开那个漂亮的盒子,一大束白玫瑰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端庄素雅。简单想把这捧花拿起来,却在花的下面发现一张卡片,正面印着彩色的花,背面是一段话,“温良,什么三十什么不什么尔。。。。。”简单挠头,他只认得爹地的名字,不过这张卡片还不错哎,思思好像喜欢花吧,她见到这么漂亮的卡片一定很开心!简单小朋友完全忘记这张卡片是给他爹地的,珍重的放进睡衣的小口袋里。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温良一见到白玫瑰脸色就变了,简单不懂他还不懂么,白玫瑰花语:我足以与你相配。林清还没放下?刚想拿出去扔掉,玄关处就传来开锁的声音,温良拿着一大捧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呆呆的站着。“爸爸,”简单看见简让,扑上去,“爸爸我等了你好久,刚刚有个叔叔送东西,我还以为是你呢。”简让看见儿子,心情好的不得了,亲一口儿子的胖脸蛋儿,“是爸爸不好,下次不会了。”一抬头,就看见自家爱人捧着一束花,直直的望着自己。简让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大步上前把温良搂进怀里,深情道:“宝贝,谢谢你。”温良眨了眨眼睛,瞬间决定让自家傻男人就这么一直误会下去。
第二天,Tancy没见到总裁,看见简总就连听会议报告都在笑,Tancy觉得自己知道总裁请假的原因了。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情人节之后,简让仿佛受了刺激,每天回家都要带一束花,还都要写明花语,很快,因为不愿意请保姆,温良每天需要花很多时间打理那些娇滴滴的花朵,还要花心思对付随之而来的小虫子。温良咬牙安慰自己,不能告诉他真相,不然这么多天就白受罪了。
某天,在简让又带回来一捧花后,简单小朋友委屈兮兮地给爸爸看自己肉胳膊上被虫子咬的小红点,并把准备给思思的卡片交给爸爸,他可不想思思也被虫子咬。简让捏着卡片,脸色越来越黑,三十年?等你?很好,林清,看来你还没得到教训,又看了一眼皱眉打理花的温良,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温叔叔,你不乖哦。
第二天,Tancy发现总裁又没来上班,而简总的脸色一直黑如锅底,在会议上大发雷霆,几个主管被骂的狗血淋头。不应该啊,Tancy不解,难道是欲求不满?可是总裁都……摇头,自己果然还是道行浅啊,已经猜不透这对cp了,嗯,今晚回去补几篇文吧。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看我深夜放毒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温良并不熟悉去Sunny的路,开车绕了好几圈才看见淹没在灯红酒绿的都市里的会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纯金色的金属大门,眼角不可遏制的抽了一下,他记得三年前简让的品味没这么差啊。。。。。。“来一个!来一个!”站在房间门口就能听见里面的喧闹的音乐和放肆的笑声,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温良清了清嗓子,虽然吃了药,感冒却仍不见好转。自己进去要说什么?会不会和这些孩子有代沟?尴尬怎么办?犹豫了半天,温良猛地想起今天这场party自己不过是配角,没有人会在意一个背景。这是事实,可温良却觉得更难受了。刚握上把手,就听见里面传出叫好和口哨声,“来来来!再亲一个!”有人吼了一嗓子,温良能感觉到包厢里的气氛因为这句话更热烈了,就像一锅煮沸的开水,热浪几乎要把温良掀开。亲一个。。。。。。温良,这和你没关系!简让已经回归正轨了!温良觉得作为一个长辈此时应该开门调侃,跟着起哄,然后送上祝福,但事实却是自己连按下把手的力气都没有。呆站了好久,温良决定回去,基于最近的种种异常反应,“简让”两个字需要远离自己。

楼主:乐天兔斯基  时间:2019-04-04 20:25:44
“吧嗒”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温叔叔?”简晨上下打量着温良,见他迈步的方向是朝着电梯的,疑惑道:“你要走?不是刚来么?”“是不是温叔叔到了?来晚了可要自罚三杯哦!”娇俏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温良想,这是新娘子吧。简晨看温良一副为难的表情,索性直接把人拽进来,又叫了几瓶红酒,笑着对温良说:“哪有刚来就走的?温叔叔今天就和我们好好热闹热闹,”“不……我还有事……”不等温良说完推辞,简晨就把温良按坐在软卧上,不知是不是巧合,旁边正好是和别人说笑的简让。简晨把人送到自家弟弟身边,觉得自己功德圆满了,便不再管这面的情况,和一帮兄弟疯在了一起。“温叔叔是吗?”刚刚娇媚声音的主人凑到温良面前,是一个看起来干净清纯的女孩子,今天穿了一件金色短裙,显得更加可爱了。脑袋里有什么一闪而过,温良脱口而出:“你喜欢金色?”女孩讶异地看着温良,“温叔叔怎么知道?”温良嘴里有些泛苦,原来简让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啊,张扬却又不失可爱,自己这个大他五岁的叔叔……温良一惊,自己在干嘛?在比什么?“温叔叔?”女孩看温良一直发呆,忍不住开口。“你是……”简让的未婚妻五个字在脑袋里绕了很久,就是说不出来。“呵呵,简让说的不对嘛”女孩眨着眼睛瞅着旁边喝酒的男人,“他说什么?”温良也想听听他对这个拒绝了自己的叔叔的评价,可女孩却只是笑,再不肯多说,“温叔叔,我们的婚礼你一定要来哦。”温良心里一沉,脸上不动声色,笑着应了。

楼主:乐天兔斯基

字数:56064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7-12-03 04:01:00

更新时间:2019-04-04 20:25:44

评论数:5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