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exo王道 >  EXO¤『140107┃原创』如果相守【主鹿勋,副灿白】

EXO¤『140107┃原创』如果相守【主鹿勋,副灿白】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镇楼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第一次发文很忐忑。


小伙伴帮忙发过@小朝巴孩儿现在自己重开。


CP主鹿勋,副灿白,繁星开度不知道能不能把握好。


下面发文 封前勿夹 谢谢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1】<?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似乎是全球变暖,所以今年夏天热得出奇。中午暂且不说,就连傍晚的温度也高高在上。


吴世勋最怕热,那种流了汗之后浑身黏腻的感觉,让他浑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地不自在。所幸他今年高考,6月份就开始放暑假,倒也没在外面奔波多久。


不过这倒是辛苦了朴灿烈,天天为这小祖宗忙里忙外的。


空调显示的温度降到了26℃,吴世勋哼着小曲儿翘着脚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嘶溜——”一声满意地吸完最后一口冰镇奶茶,心里舒坦得不得了。


正逢电视剧又进入广告时间,吴世勋不满之余瞥了瞥正对墙上的表,一激灵坐了起来,头顶上几撮乱毛顺势抖了抖,“我靠这都逼近九点了朴灿烈还不回来是几个意思!”






朴灿烈和吴世勋是竹马竹马,朴灿烈20岁,吴世勋18岁刚成年没多久。


俩人穿一条裤衩玩大的,彼此身上有几颗痣分别长在了什么地方都比自己倍儿清楚。


朴灿烈眼里吴世勋是小恶魔,整天支使着自己干这干那还对成果一脸嫌弃挑三拣四。吴世勋眼里朴灿烈......嗯,勉勉强强给个好评吧。


只是俩人走过这么多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们有点儿特殊。就像他们的相遇一样。






很意外地,朴灿烈和吴世勋还是个未满十岁的孩子的时候,他们先后发现了自己的特殊能力——朴灿烈会用火,吴世勋能玩风。


当然,这是后话。朴灿烈一开始哪里认识吴世勋啊,俩人不同岁不住一片儿地儿也不上同一个年级,天各一方比不熟还不熟。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再说这边吴世勋挠了挠后脑勺越发觉得这不是个事儿,虽然朴灿烈做兼职,但回家的时间从不会超过七点钟。但眼看分针已经指向11,差五分该九点了,这丫连个电话或者短信都没有,更别提人影了。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不该啊,就算要勾搭姑娘也得先给个电话吧。”吴世勋揉揉肚子,“怪不得觉得那么饿。”吴世勋嘟嘟囔囔地,朴灿烈一分钟不回来他就一分钟没饭吃!


冰箱里早就没存货了,柜子里连方便面的渣渣都没有。


吴世勋失望地窝回沙发,真是的,他可是正在长身体的好好少年呢。扁扁嘴表示不高兴。


“可别是又烧了什么东西吧......”自言自语没来由地冒出这么一句。


最近朴灿烈的火很不稳定,有点儿不受控制,有事儿没事儿的就给朴灿烈和吴世勋找点儿事儿。


最近因为这样,他俩的存款都要见底了。


“保佑保佑。”吴世勋立即正经八百地双手合十跪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祈祷。


可千万别啊,他昨天网上看中好几个T呢,再这样支出下去别说这些,连这月的开销都不够。这才月初啊祖宗!


手机应景地响了,吴世勋大气不敢出地抓起来,眯着眼睛看手指遮住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露出来。屏幕闪着的是陌生的号码,吴世勋一边接起来一边暗自庆幸不是朴灿烈,结果——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世......世勋啊......”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一听朴灿烈这沮丧的声音,吴世勋心就凉了。他一个激灵蹦起来,鸡皮疙瘩从头到脚溜了一圈瞬间炸了毛,在电话这边张牙舞爪的,“朴灿烈你大爷!你!又烧了多少钱的你!你!你大爷你!”他都不知道该骂些什么才好,最后抖着声音又问了一遍,“多少钱?”


“八千块......”那边朴灿烈听声音是快哭出来的节奏,“我打工这里,你知道的......”


手机扔回桌上,吴世勋白眼一翻倒在沙发上歇菜了。


八千块。卡里因为前几次只剩了两千多,还差六千。我擦擦擦擦擦!七千块难道要我去卖身吗!吴世勋怒火中烧地坐起来,“再说谁要为了那个蠢货去卖身!”


吴世勋一生气就会骂朴灿烈蠢货笨蛋等等一系列黑他智商的词。百试不厌。


前几天预交了半年的房租,吴世勋冷静下来想了想,除去这月一月八百能先退四千吧。扒拉着手指头数了数,欲哭无泪,怎么办还差两千要死啊!


四仰八叉地歇回沙发上,闭了眼睛。


“不管了老子就带六千块过去!不行老子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吴世勋“啪”地一声拍着桌子跳起来,自己还重重地点了点头鼓励自己。


于是吴世勋小朋友风风火火地出门去了。






好在租房子给他们的阿祖妈是个美颜控,二话不说把钱退了吴世勋还抓着他的小手恋恋不舍地差点儿要亲上去,那双眼里不知道该闪多少星星才合适,“好孩子以后有困难就跟阿祖妈说晓得了吗?”


吴世勋面带笑容地敷衍过去,表示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出门之后手在身上抹了抹,身子抖了好几抖,表示很嫌弃。嫌弃了好一阵才又风风火火地去提钱。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不过吴世勋胆子略大,怀揣巨款还是天不怕地不怕面不改色地抄了一条黑乎乎的小近路。一边小跑着还傲娇地抬抬下巴,心想我的运气可不跟蠢货的笑点一样低。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城市的夜晚不比白天安静多少。


夜!太!美!但是太危险!


你不知道黑夜包容了多少颜色,但你知道这些颜色里肯定少不了黑色。


所以吴世勋恨恨地想他今天一定是为了救朴灿烈才走了狗屎运地遇见了案发现场。


走着走着被喊站住,还问你都看见什么了。他大爷的要不是你拿手电筒在老子脸上照来照去老子说不定还真能看到点儿什么!只是那几人走得不紧不慢的,也不怕他跑掉。


拿手挡了挡脸,趁那些人还在靠近的空当瞥了一眼,隐隐约约看见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哦天,难道是校服?还是学生?!校服翻领上似乎带着学校的标志,吴世勋看了个大概,也没空去寻思是哪个学校。


角落里有个女孩子已经死透了,看样子是先奸后杀,衣衫凌乱的尺度太大地吴世勋要脸红了。他别过脸去愤恨地想,他大爷的太狠了,一刀就落在了女孩子脖子上的大动脉啊。你看她死之前痛苦的快要瞪出来的眼珠子,吴世勋手心有点儿发凉,这种事只在电视上看过,亲眼看到的感觉还真是……哆嗦。


眼看那几人就要走到跟前了,吴世勋用风裹住全身,真的像风一样冲了出去。


这几年吴世勋别的没学会,用风来偷懒耍滑那是一等一的。借用风的力量他连爬高层楼梯都跟喝凉水似的。嘿,一口气能上五十楼,不费劲儿!


就这样一直冲到店门口,幸好人不多没人注意他。吴世勋回头看了看,得意地笑,那群人自然是追不上的。只是......他懊恼地想了想,刚刚用手挡了几下脸也不知道挡好了没有,让他们看见脸了可不太好办。


边想着抬头一看,人家门上早就挂了“停止营业”的字样。


大概是店里烧了东西的原因吧。


朴灿烈换好衣服抱着膝盖坐在门口好不沮丧,吴世勋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腿,紧接着朴灿烈闪着泪花无比委屈的眼神瞬间闯进他的视线里。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艾玛!”吴世勋倒退两步捂住眼睛,“艾玛闪瞎了我的眼!”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要是平常,朴灿烈还是哈哈哈地笑得牙齿能闪出朵花,可是这次他只是看了看吴世勋又低了头趴在膝盖上,反倒想照常撒个泼的吴世勋有些不自在了,一会儿又踢了踢朴灿烈的腿,“行了你起来,185的大个子蜷在这难看死了。我进去送钱啦,完了以后咱回家。”


进到店里吴世勋四下看了看,烧的是角落那里,这次烧的真的有些大,那一片儿黑乎乎的天花板都蔓延了一大片。吴世勋瞥瞥那些个桌椅装饰,要八千块还真是便宜了。早就听朴灿烈说这家老板心眼儿草鸡好草鸡温柔还草鸡照顾他这下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只是这次的事对朴灿烈好像打击不小,一路上都闷着头不说话。这可苦了吴世勋,明明平常都只有他嫌朴灿烈话多的份儿啊神烦!


默默翻了个白眼,清清嗓子,“那什么,别一副要死了的怨气儿好吧?阿西真是看着就烦。我多接几个拍摄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顿了顿,寻思了一下该说的还是得说出来,“这也不是你的错。”


“……”


等了好一会儿却依然不见回应,吴世勋索性停下脚步不走了,心想朴灿烈你能耐了啊敢不鸟我!


可是这回朴灿烈回过头,幽幽地看着他。


吴世勋耐心地等着,等着,等着,就在他等得快不耐烦要走上去拳打脚踢几下时,朴灿烈像是酝酿好了终于开口。


“不是啊世勋,那火根本不是我弄得。”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2】<?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谁来告诉吴世勋他听到了哪国鸟语?


自己刚刚因为朴火鸡甩手了五千块大洋,并且这一个月可能要在吃不饱中度过可是他刚刚说啥?不是他放的火?!


“朴灿烈你大爷你!不是你放的火让劳资陪个屁钱啊卧||槽!你丫别跑!劳资今儿不削光了你的头发碎净了你的衣服让你大街上裸奔十里劳资今儿跟你没完!”吴世勋怒火中烧招了风就跟着他追,呲牙咧嘴颇有一副“不逮着你不算完”的架势。


“世勋冲动是魔鬼啊喂!有人要试探我我要怎么解释......呀吴世勋头发头发头发!”


朴灿烈上蹿下跳的,却是不敢用火反抗。一是大街上人虽然不多,但是他的火要是一放出来哪能不惹人注意,那可不跟吴世勋的风似的无色无味的,二是在这种自知理亏的情况下,他也是不敢跟吴世勋反抗的。小心翼翼躲避着却还是被风刃儿削了一撮头发去。


尼玛啊吴世勋,昨天刚做的头发!朴灿烈心疼地护着但也不敢给吴世勋脸色看。


相处这么多年要是再不了解吴世勋,朴灿烈就可以转世去做一头猪了。这小孩,顺着让他发发火他自然就会放过你的,但是要是有一丝的反抗他必定会加倍折腾死你。这是朴灿烈经历过多次惨痛教训后总结出的经验。


大概是觉得大街上这么抓狂地追着人跑太不顾形象太丢脸,吴世勋终于停下来,喘口气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分钟解释。”


果然,朴灿烈心里暗自得意了一下,解释自然是耽误不得的,“是是是!为了试探我的能力放的火,那人控火的能力高过我而且那火不和我一路。虽然最后他撤力了我也不能一下就把火给收了啊我,对吧.......”朴灿烈断断续续地解释,却让吴世勋慢慢皱了眉。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为了试探他。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试探。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谓试探,归根到底也就只有三个目的。第一,为了杀你,看你能力是高是低。但像朴灿烈所说,那人的能力既然高过他却没有动手,虽然降低了这个可能性,但是也不排除当时是因为在公共场合所以不方便。第二,为了拉拢你。试探你是不是值得成为拉拢的对象。第三,既然对方也是用火,那可能真的只是想试探作为同道中人的朴灿烈的道行高低。


这三种哪一种都让吴世勋不喜欢,这说明朴灿烈多多少少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继朴灿烈之后发现自己特殊的时候,吴世勋就知道这世界上也许不止有他们两个人,如今看来果然是这样。


吴世勋恶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呸!不要让我知道他是谁!”尤其是还让他赔进去六千块!“朴灿烈!这几天你老实呆在家里哪儿都别去。我看谁找得到你!”


吴世勋的性格像他所用的风,太向往自由也希望生活趋于平淡。或许再过个几年他就找到了女朋友然后结婚,像这样,自己异能的事情就这样不被发现,安安稳稳地走完一生。他不想因为异能而被杀或者是被支使,太不值得。


所以别来招惹我,也不要招惹朴灿烈。


所以最好给我是第三种可能。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眼看吴世勋就该回来了,朴灿烈立马趁着广告时间离开了心心念念的电视,准备煮两包泡面凑合一下,这才刚拆包,那边就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



“哦来了啊......这就来......别敲了来了来了!”



“砰砰砰!”



“我去吴世勋你急毛线啊你急,我这就来了!”



哪曾想吴世勋是从来不敲门的。小孩乖乖的钥匙总是带在身上,偶尔忘记也只会对着门铃按。



所以这一打开门,看见的自然不是吴世勋。



那人见朴灿烈惊在当场木木的表情,心想莫不是我的表情太严肃吓到了小朋友?这么想着于是咧开嘴笑了,露出整齐闪亮的牙齿以及无法忽视的牙龈,“嘿!小朋友你好呀。”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3】




不笑还好,这一笑似乎让朴灿烈反映过来,“嘭”地一声摔上了们。


他倚在门上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哆嗦,实在不是他有社交恐惧症,只是这人在夏天里还穿着一身黑大衣实在让他受到了惊吓!







事实上受到惊吓的不只有朴灿烈一个人,吴世勋小朋友正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无不欢快地走在拍摄完回家的路上。


但是吧,他觉得他被人跟踪了。


不是他感觉太敏锐。要不是他一回头发现那人大喇喇地拿着报纸翻得哗哗作响;二回头看见那人带着墨镜对着手机屏整理头发,三回头......这肯定就不对了!哪有三次回头看见同一个人在你身后徘徊转悠不好好走路的?!太可疑了!


如此低级的跟踪技术让吴世勋的小心脏受了惊,报纸倒拿着就算了,可是在如此乌云遮蔽天日的日子里戴着墨镜照手机屏你真的看得清吗?


吴世勋烦躁地抓抓头发决定先上去和那个怪蜀黍搭个话,正准备回头呢,一只手搭了上来。


“小子不错嘛,竟然被你发现了。”


吴世勋一个白眼翻过去,觉得这个脑子少根筋的怪蜀黍一定是来搞笑的,心想我要是这都发现不了肯定是我脑子长错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表面还是不动声色地回过头,给自己临时添加了一脸天真无邪的表情,“哥哥是谁?”


你要懂得,通常对付这种缺根筋的人,卖萌是一种最不费力的方法。


“噗——”果然那人被吴世勋萌了一脸呛得差点当场歇过去,断断续续憋出几个字母,“F......F.....FID.....”


FID?那是什么东西?吴世勋下意识地觉得有点儿耳熟,但是又没听说过。不过听起来像个组织的名字,是来拉拢自己吗?


吴世勋上下前后左右地想了想,一拳头砸到手心,啊想起来了,难不成是化妆师姐姐前几天说的想要拉自己入伙儿的那个模特儿队?阿西不要不要,那样多不自由啊。


吴世勋当下又瞥了瞥那人,当即果断用风裹了一层,以一种不太夸张的速度跑了出去。要知道有时候缺根筋的人是很难缠的,你看朴灿烈就知道。


“小朋友你跑什么呀哥哥是好人!”


“麻麻说如果有陌生的蜀黍跟自己讲话就要跑掉——”声音远远地,但是听得真切。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话说一溜烟儿跑回家的吴世勋自然是看见了门头捶着门的高个子怪葛格,于是蹑手蹑脚地在拐弯的地方躲起来露出眼睛偷瞄。


看那怪葛格一头狼奔衣着打扮好不帅气高贵的样子,心想门下停的那辆亮眼的兰博基尼莫非是他的?


啧啧啧,朴灿烈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金主了?讨厌,都不告诉我!


“我说了这么多了朴灿烈同学你开个门好吧?”


“不是听了解释了吗?”


吴世勋一听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劲,他高一高二语文课上校园小说什么的可没少看。所以这句话经过吴世勋神耳的千万遍过滤传到脑子里的讯息已经自动变成了,“宝贝你开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找错人了吧,吴世勋暗自腹诽。他忘记了一开始这个怪葛格是有叫朴灿烈名字的。


可是令他惊讶的是,自家紧闭的大门果真敞开了一点儿小缝,朴灿烈小心翼翼地,好长时间才下定决定把门全打开。


看到这儿吴世勋怒了,“朴灿烈你大爷!你竟然背着我找人?!”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6】






“你说什么?!”


这信息量有点儿过分巨大。朴灿烈“蹭”地一下站起来。好一会儿又跌回背后的竹椅里。


黑暗里有太多不堪回首的记忆。它攥住你的呼吸,你忘不掉就挣脱不开。


朴灿烈忘不掉自己被称为怪物的那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他们躲避自己的眼神,背后的议论以及,没等他靠近就张皇失措的背影。这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无疑是最恐怖最难过的事情。每天一放学他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父母发现。


怕被发现又不被接受,所以被抛弃。


如果不是有吴世勋这个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地孩子过来要他烤红薯,那他这辈子会是另外一种光景吧。可就算是这样,他有一阵子也特别害怕跟陌生人交流。


可是现在告诉他什么呢?原来自己白担心了那些瞎问题,因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哈哈哈,这太好笑了。


眼角生出些许苦涩,有什么液体渐渐晕满覆盖了眼前。


不甘心。


真是太甘心了。


为什么人人都是这样,我却这么狼狈踉跄的走过童年这段本该最美好的时光。


朴灿烈知道这不是谁的错,天意弄人,但是他还是无端生出些愤怒来。是啊,他早该想到的,世界那么大,如果异能者很少的话,他和吴世勋怎么就那么巧地碰到一起了。


可是这不太对。


“你说的不对,他们......”朴灿烈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嗓音不那么颤抖,“他们都躲我的,他们......”


“重点就在这里。”张艺兴似乎就等着他问出这句,“机缘巧合。异能觉醒的方式、早晚、属性以及能力的高低,每个人都不同。”


“能力比较强大的人异能觉醒地自然要早,而有些人恐怕一辈子都觉醒不了。”


“有的人需要一定的刺激才能觉醒,有的人则是自然而然地觉醒。”


“至于我说的能力的高低,像你的火,区别就在于只能点燃一根火柴和瞬间燃烧整座大楼。”


说到火,朴灿烈终于想起来为什么一开始对于张艺兴和吴亦凡是一伙儿的感到奇怪了。他皱皱眉头,既然这样,那么那五千块岂不是诓他的吗?!


“哦对了说到这里,前些时间的那件事,我有必要给你道个歉。”张艺兴像是通晓他的心意一样拉过包翻了翻,拿出装着钞票的信封和一只手机,“不好意思,因为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地方,所以那天我们就......嗯......是有设结界的,外面看不到。”


“……”


张艺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挠挠后脑勺吧信封和手机推过去,“这里是八千块。六千块是你当时赔给我们的,还有你当时抵押在这里的手机。另外两千块是......嗯......听吴亦凡说他烧了你们家的门所以......”


“我不是很懂。”


“什么?”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还有,为什么不肯先找我谈谈。”朴灿烈难得冷着一张俊脸。


“是上面的人看的——是有能看出别人属性的这种能力。至于第二个问题......”张艺兴无力的摇着头,“组织里少数服从多数决定的。”


张艺兴才不会告诉他少数只有他一个人,因为其他人都觉得太麻烦。


“呀难道每次都要先啰嗦一边再测试吗,要是能力不够资格那不是白费口舌了吗!”鹿晗是这这么说的,其他人点头如捣蒜。


可是每次的善后都是要我来做啊泥煤的!有本事自己来啊来啊来啊!张艺兴总是这么愤怒地想,当然就只是想想。


眼见朴灿烈沉默在那里不说话,于是张艺兴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继续讲下去,可是这气氛好尴尬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啊。


没等张艺兴下定决心朴灿烈却抓过信封开始数钱了。呃......张艺兴摸摸鼻子,这是被人不信任了吗。工作的时候还总是围在自己身边艺兴哥长艺兴哥短的叫来着,真是......


“只拿走六千块。吴亦凡......哥的那件事,是我们不对,这钱我不能要。”


“哎?灿烈啊......”


“对了艺兴哥,你说的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


“我该怎么称呼那群人。”说到这儿张艺兴有些苦恼似的,“疯狂实验者?科学怪人?总之他们想通过实验掌握制造异能人的具体方法,至于目的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是通过注射病毒这种途径,所以从医院下手是最便捷的方法。”


“嗯......”朴灿烈站起来准备走了。他觉得今天这种心情再也不适合谈论什么其他的话题,有什么问题回去归结一下,下次再问吧。


窗外早就开始下起小雨了,他的心情跟被雨水淋过的湖面一样一圈圈异样的感觉从心里散出去,头皮也跟着发麻,平静不下来。有太多的情绪混在一起,失望、悔恨、愤怒、难过、不安,但是也有那么一点点开心?他不清楚。总之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朴灿烈整理了一下心情对张艺兴勉强笑了笑,“抱歉啊艺兴哥,今天就先这样吧。”他说着就往门口走了,刚握上门把手,身后张艺兴的声音犹犹豫豫地跟过来。


“灿烈啊......那个......你还有......嗯,你们家那位,最近要小心些。最近很不安全的,异能者这个圈子里......呃......”


“知道了,谢谢哥。”


尼玛啊话连一半都没说完,张艺兴一脸挫败地窝回竹椅里心里很是纠结,还没告诉朴灿烈那群科学怪人们已经下令开始回首试验品做活人实验来分析数据和结果了,还没告诉朴灿烈我们EXO准备拉他入伙儿啊啊啊啊啊啊最重要的都没有讲出来就让这小子跑掉了张艺兴你可以去死了啊啊啊啊啊好烦啊......


“不过......”张艺兴眼前忽然闪现出朴灿烈黯淡的眼眸,还真是,“不忍心呐......”


可是朴灿烈,你必须要懂得。




在这个世界上,你的心若是不坚强,就等于往死路上闯。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7】






“世勋啊,要不要搭顺风车?”


“不了,家里哥哥说好来接我呢。”吴世勋乖巧地笑了笑,又贴心地补了一句,“努那路上小心。”


“我们世勋就是嘴甜。”造型师捂嘴笑了笑,嘱咐了一句让世勋自己注意安全才开车钻进雨幕里。


“阿西——”吴世勋接着就拉下了嘴角,皱着眉头看表,“朴灿烈怎么还不来啊就要六点钟了简直饿扁了!”


今天是在公园取景给小说配图,尽管是阴沉沉的天气,吴世勋还是只穿了个T就出来了——他当然也怕冷,但是相对来说他更怕热。


接连好几天天空都闷闷地不见半点儿雨星,谁知道会攒到今天下下来。伞是当然没有带的,吴世勋搓着胳膊来回走。快要黑天的时间再加上这天气,冷飕飕的风裹着他打转转,心情自然是down了又down。


“吴世勋?”


“啊你怎么现在才……你是谁?”


那人似乎是听了吴世勋语气的峰回路转,轻笑了一声,说话间已经走近了他,“我么,当然是来帮你的人。”


“哦,帮我干嘛。”


“唔,这个倒是说来话长。我们换个地方谈怎么样。”


那人媚眼如丝,右眼角落了颗泪痣。


长相太媚,绝对不是吴世勋待见的类型。可是他笑起来却带了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好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心不由自主地就向他靠近。


吴世勋不说话,因为生出了一种不想抗拒他的念头,而理智正在跟思想做斗争。


“哟我说韩书墨,不是说谈谈么,怎么用起催眠了?”说话间一只手覆上吴世勋的眼睛。


催,眠?吴世勋瞬间警惕起来。


“鹿晗......唔,赶在这时候碰见你算我倒霉。不过这个小朋友是我们FID的人,你最好不要插手。”


“艾玛你这太搞笑了,你难道......”


“我可不跟你打哈哈,吴世勋我带走了。”说着就抓住了吴世勋的手臂。


“急什么,怎么不敢听我把话说完。难道你不知道吴世勋已经是我们EXO的人了么?”说话间抓住了吴世勋另一只手臂,往自己这边带。


吴世勋这下苦了脸,尼玛都抓着老子怎么跑啊!!甩甩甩——


“听你说完做什么,我告诉你鹿晗,想糊弄我没那么容易,吴世勋身上没有从属LOGO,我们FID要定了!”


“就知道跟你废话没用。”猛地把吴世勋拽过来往边上一推,“金钟仁!带走!”


夜色里模模糊糊出现一个人影,抓着吴世勋不知道闪到了哪里去。


“呵。”韩书墨冷笑一声,“我说你怎么敢单独出来,原来是带了帮手。”


“对你这种人只用说的怎么管用?”鹿晗笑得灿烂,“回见!”


“鹿晗要么你把他看紧了,不然丢了人可别怨我没提醒你。”


“有本事就来抢,怕你?”









“所以说我要回去啦,听不听的懂人话呀!”吴世勋急的跳脚,可是眼前这人好像只有一句话。


“嘟嘟说了,你不能走。”


看这人好看的麦色皮肤,牛仔裤穿着勾出匀称又修长的腿线。只是扁着嘴巴还有眼睛里那一抹委屈怎么那么有违和感呢。


“我家里会担心我的!”


“可是嘟嘟说了,你不能走的。”


“我为什么不能走?!”


“嘟嘟说的!”


“他为什么不让我走?!”


“他.......他,说,不让你走!”


“……”


疯了疯了疯了!刚刚试着用风逃走,谁知道却被他瞬间抓住了。现在却又沟通不能。


他的能力是【瞬间移动】。


他是跟自己一样有异能的人,只是看着他一脸懵懂的表情又对他冷不下脸来。更何况,按照刚刚的情况,应该是他们这一方救了自己。


早就猜到有异能的人会有不少,所以听见催眠也不是非常惊讶。结果今天一下子碰见三个异能者,最近怎么就这么不太平呢。


吴世勋一点儿也不想被搅进这个圈子里,他现在心心念念的是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跑又行不通,讲话了不行。这个叫金钟仁的,似乎只知道四个字就是“嘟嘟说的”。


静下心来想了想,既然那个人有办法找到自己,说不定自己住的地方也早被盯住了,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怎么绕来绕去都把自己给搭进来了,啧啧啧。吴世勋暗自皱了眉头,要不要搬到外地去?哦不不不,搬到外地朴灿烈怎么办.......谁管他怎么办,自己走了他不是可以光明正大地进EXO了吗......等等!EXO?!


隐隐约约记得那个叫鹿晗的人曾说过他也是EXO的?






有种感觉......像是被扑进了笼子里。他和朴灿烈两个。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首发14000+地封==========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封============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哦也没错我疯了=============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10】




说是出来找,其实吴世勋心里一点儿谱也没有,只管裹了风到处乱窜。转遍了几条街都没见着人影,心里泄气不说,身子疲乏地连风都快要聚不起来。



十点钟,抱着希望又回家看了看,依然没人。吴世勋歇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忽然想哭。
妈蛋。



一点头绪都没有。



你让我怎么办。












吴亦凡坐在咖啡厅里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才起身。刚刚鹿晗的电话告诉他朴灿烈有消息了,紧接着又接到电话说吴世勋已经回了家不再乱跑。



他又不傻,难道还能跟着吴世勋后边追着么?小孩溜的太快,一发现他想要靠近就不见了。索性找了家咖啡店边喝咖啡边等着吴世勋什么时候稳定下来再去找。



所以吴亦凡把吴世勋带回来的时候已经要十一点了,客厅里就坐着俩人,鹿晗和张艺兴。



“差点暴走晕了过去,被FID的落风弄走了。”鹿晗开门见山,然后看着吴世勋问,“他最近受没受什么刺激?”



“……没有。”吴世勋想了好一会儿认真地摇头,刚刚路上发誓不要跟鹿晗说话抛到了脑后。



“可能是我......”张艺兴讪讪地说,声音因为有些内疚压低了不少,“下午我跟他谈过一些事......”



抬头看见吴世勋怨恨的小眼神,又立马举起两根手指对天发誓,“我发誓他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吴世勋偏了头不看他,张艺兴尴尬地收回手挠挠后脑勺。



你看,他们干的好事。



所以他就说不喜欢被扯进这些麻烦的事里。



真是讨厌死了。



他不了解这个圈子也不想了解,只想把朴灿烈救出来之后,他就麻溜地走人,远离这个城市远离这些人。



“怎么把他弄出来。”



“不着急。”鹿晗说出这话似乎感觉到脑后两道灼热的目光要把他开膛破肚。



“你是不用着急,我很急。”吴世勋冷冷地说,“他在哪里。”



“小朋友为什么总不听我把话说完?”鹿晗回过头盯着他的眼睛,“总是有人打断我我会很烦恼。”



“鹿晗你别——”



紧接着吴世勋感觉自己不能动了,扑面而来的压抑感让他站都要站不稳。所有的坏情绪在向心里慢慢集中,好像在等待一个临界点。周身的空气都在挤压着他,呼吸渐渐变得有些困难。



又难受又难过。



这是什么能力。



吴世勋死命地撑着,直到压力消失的那一霎那,再也坚持不住,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信不信我。”鹿晗蹲到吴世勋面前。



“不,信。”吴世勋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朴灿烈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他暂时没危险。以不变应万变懂吗?”



他们要的人是你。



“……”吴世勋偏过头不看他。



傲娇的死小孩。



鹿晗捏了他的下巴强迫性地对上他的眼睛。



“你要是信我,就听我的话。我一定会把朴灿烈还给你。现在给我睡觉。”



张开嘴想反驳那么几句话,一股强烈的困意却跟着鹿晗的声音席卷脑海,吴世勋抑制不住地缓缓阖上眼睛。



“所以说我讨厌不听话的小孩。”



意识消失前,他听见鹿晗这样一句话。












我不信你,可是如果你能把灿烈还给我,我就相信你,好不好。



所以一定要把朴灿烈还给我啊。












眼看鹿晗踹开一间房门把吴世勋放到床上,才放下心跟他抱怨。



“鹿晗你多大了,你就不能让着点儿他吗?”好端端的用什么威压。



“小朋友真不懂事,老跟我顶嘴。”



“张艺兴,几点了你还不睡。回房睡觉。”



“哎我知道啦!烦死了啊你。”



鹿晗看着张艺兴吴亦凡一前一后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疯============

楼主:__洛唯  时间:2020-07-25 17:56:59



【Chapter.11】






黑暗里感觉到有人轻轻拍着他的脸颊,“傻子,快醒醒。”



声音像一道光。



是在黑暗里亮起来的光。



不由自主地想睁开眼睛,才努力了一会儿就放弃了。



他实在是好困。



“嗯......”算了,不要管了,就这样继续睡好不好。



“傻子,醒醒啊你。”那人不骄不躁地拍着,固执地想叫醒他。



是谁?



温润清澈的声音,指尖凉薄的温度,是谁呢?



“终于醒了。”那人松了口气一般,“朴灿烈?”



上挑的尾音叫着自己的名字,竟然让心脏猛地瑟缩了一下,空了一拍一样。



朴灿烈的思想还模糊着,歪着头愣怔地打量着眼前的人。



好,好浓重的眼线,不喜欢。



可是眸子里灵动的笑意又让他挪不开眼。



啊......



“好矮......”一不小心说出了心声。



卧!槽!



那人的笑容上出现了一道四处蔓延的裂缝,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你麻痹。”卞白贤毫不客气地抬脚给他从床上踹下去。



“噢——”朴灿烈闷哼一声落地,脑袋似乎也清明了些,“你是谁?”



“我是好人。”顺带骄傲的抬抬下巴。



“……”



“我来告诉你朴灿烈,三天后会有人带你出去,但是无论见到谁你也不要说话。看见我就靠近我站记住了没有?”



眼看朴灿烈的为什么呼之欲出,卞白贤连忙补了一句。



“别问为什么,我不会害你。”



莫名其妙的信任感油然而生,朴灿烈乖乖闭上嘴巴,回过神来连自己也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那人勾着嘴角笑了一下,哄小狗似的又拍拍他的脸颊,“很好,我该走了。”



目送着他离开,朴灿烈试着回想了一下之前的状况。



自己走在大街上,身上很痛,有一股灼热窜遍全身,然后......好像晕了?



噢——逊毙了简直。



所以才被抓到这里来吗?



环顾四周。



可是这好像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



朴灿烈试图去扭动门把手,却在快要触及的那一霎那像触电了一样缩回手指。



有什么屏障。



朴灿烈皱了眉,心思千回百转。聚了火在手掌心,好一会儿又将火散掉。



未知的东西总是不敢轻易尝试。



索性坐会床上翻着口袋——除了手机被拿走之外,该在的都还在。甚至连他的雨伞都被折好了放在桌子上。



有些好笑。



抓了他却连雨伞都替他折好放好,实在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



真搞不明白为什么抓他过来。



因为异能吗?



啊,是了,艺兴哥告诉他这段时间很不太平。



可是朴灿烈怎么也想不到不太平这么快就在自己身上兑现。



无声地笑了笑,又仰回床上。



静观其变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你在楼下等我就好。”吴世勋恹恹地对黄子韬说,没等答应就一个人进了电梯。把黄子韬那句你快点堵在了门外。



要说这短短两天他过的一点也不好,不管他出去溜达还是在屋里头转悠,鹿晗为了防止他一个人跑掉总是让黄子韬盯着他。



可是他就算跑,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反正哪儿都找不到朴灿烈。



反正也不知道该怎么救朴灿烈。



反倒每天被人盯着浑身不自在,连食欲都没有。



今天好不容易以回家拿换洗的衣服当借口又跑了出来,还把黄子韬关在楼下,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太累了,身心俱疲。



怎么才短短几天,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呢。



自己越想要的,怎么就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呢。



就算是再忙再累,吴世勋也想回到之前正常的世界去。



慢吞吞地收拾衣服,在房间里转了一遍又一遍,最终窝进沙发里。



真是一点也不想动。



就让他静一静吧。



太烦了。



……



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久到黄子韬等得不耐烦了打电话过来催。



“吴世勋你是个姑娘吗?!半个多小时啦!”气急败坏地没一点好语气。



“......知道了,十分钟。”



吴世勋眼神暗了暗。真是和这些人相处不来,除了艺兴哥对他嘘寒问暖,小黑皮陪他聊天,嘟嘟会来问他想吃什么之外,真是一点也相处不来。



在他的印象里,黄子韬这两天一有空闲都在忙着打游戏,偶尔对着金俊绵bulingbuling地撒娇,着实看不出他是个武术凌厉的少年。他是个急性子,让他等这么长时间绝对要他的命。



撅了撅嘴,决定让黄子韬再多等一会儿。于是慢吞吞地去厨房准备泡碗面吃。














黄子韬在用ipad打游戏,皱着眉手指动得飞快。认真又着迷的表情着实吸引人。



这一关实在太难了,他怎么都过不了。



啊啊啊啊,又死掉了!



懊恼地抬头望天,却忽然想起吴世勋还没下来。



噢我的天,吴世勋真是个小姑娘的吗?!看了看表,距上个电话又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当下抽出手机再次拨过去。



可是,“嘟”的声音响了好久都听不见吴世勋接起来。



哟嗬!竟然不接小爷电话!瞪着眼睛看着手机屏,果断再打!



但是再打依然以“对不起......”的人工女声结束。



当下心里就不乐意了,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啊,他以为小爷盯着他很开心啊,要不是鹿哥千叮咛万嘱咐,说FID的人可能要拿那个什么叫朴灿烈的威胁他,叫自己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才懒得管呢。



再说谁会那么傻,一听就屁颠屁颠跟着坏人走啊。



除非白痴。



“再打一遍不接我就告状!”黄子韬愤懑地说着,还是耐着性子拨了过去。



“……”



泥!煤!



“鹿哥,吴世勋不接我电话!”好气愤好委屈。



“......你没跟他在一起?”



“他把我关楼下了!”



“……”鹿晗看了看表,他们出去应该有一个半小时了吧。



“上去找他,快点。”



鹿晗的声音有些沉,连带着黄子韬都有些不好的预感,连忙按了电梯进去,却在选择楼层的时候犹豫了。



“我不知道他家在几楼?”哭丧着脸。



“17楼左边那家。”



电梯飞速上升,黄子韬捏着手机的那只手都紧张地出了汗。在砸门的时候,心脏好像跟着“砰砰砰”砸门的频率快要跳到胸膛外。



不是吧......



不会吧......



不可能吧......



人被他搞丢了......?



说话都要结巴了。



“没没没没人开门啊鹿鹿鹿哥。”



“……”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久到黄子韬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完完完完完了,鹿哥发起火来可是好恐怖的哦哦哦哦哦都尅!



……



“在那呆着,等金钟仁过去。”




楼主:__洛唯

字数:131687

帖子分类:exo王道

发表时间:2014-01-08 04:53:00

更新时间:2020-07-25 17:56:59

评论数:29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