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婵云 >  21-01-26 【原创】苏老师,您好

21-01-26 【原创】苏老师,您好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新人,潜水已久,坑品不能保证。
温柔逞强苏老师 和 有钱优秀林同学 的故事
两个人都很好很温柔,会偶尔小虐,毕竟小虐怡情嘛,嘿嘿(两个女性的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的暖心故事!)
悄悄说:应该不是爱情。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咚咚咚”,我敲了一下老师办公室的门,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开,只能听到里面有东西在翻动的声音和微微的低吟声。我有些不耐烦,就使劲拍了拍门。

“呃,哈,呼呼…”是苏老师的声音,“林同学,呃啊…请等一下老师,呼…老师,有点事情。”我听到苏老师的声音有些压抑,不免担心:“苏老师,您没事吧,要不要帮忙?”

里面先是没有回应,再就传来了老师低低的声音:“呼呼…不用了,你在门口就行,呃…老师马上就好。”

我便也不催了,只是站在外面等着。

苏老师原名苏北媛,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只不过是实习期的代班老师。我们原本的王老师因为怀孕肚子太大请产假回家休息了,她就成为了我们新的语文老师。我们班是重点班,所以老师的任务也很重,苏老师年轻却很负责任,常常在学校待到很晚才走,十分辛苦。这次苏老师叫我来办公室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一次公开课。

咔哒一声,门打开了,讲我从思绪中拽出来。苏老师娇俏而温柔的脸从门后露出半张来。虽然见了很多次,但苏老师的脸却总能惊艳我,她脸部的线条流畅而温润饱满,黛眉柔柔地在脸上勾勒出柔和的线条,一双眸子总是水盈盈的,眼边有颗泪痣,不觉妖媚却很显纯粹,小巧的翘鼻和红润的朱唇点缀,配上她常常略显苍白的脸色,温润又带有一丝病美人的惹人怜惜。她四肢纤细但该有的都有,身材却也很显小巧,因为这副美丽的皮囊和温柔坚定的性格,经常被班上的男生拿来当谈资,每每这时,我心里总是替苏老师难过。

“呼…辛苦林同学等这么久了,”苏老师的脸上有微微的薄汗,脸色也比往常苍白!“快点进来吧,外面凉。”

我进了办公室,里面只有苏老师一人。她见我环顾四周,说:“别的老师都开年级大会了,我不用,毕竟我只是实习老师。”我微微笑了笑,点点头:“老师,公开课的事…”“噢,对了,”苏老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不说老师差点忘了。这次的公开课你要负责课前的领读,稿子在这里。”

她办公桌旁边的地面很散乱,苏老师平时很爱整洁,这次倒让我很诧异。那堆乱七八糟的纸和资料里面有一张标了“林雅安同学领读稿”的一页。苏老师准备去捡,只见她扶椅子扶手,一边缓慢地将腰弯下去,指尖用力到发白,还在扶手上留下了浅浅的汗渍,嘴里仿佛痛苦地哼唧着什么“呃呃…呼啊…”之类的。她弯腰到一半好像受不住地一下往回靠去,瘫倒在柔软的椅背里,手不住地向小腹探去,狠狠压在肚子上,发出阵阵痛呼。

我瞧着苏老师额头上更多的冷汗和苍白无力的小脸,抢先一步将纸捡了起来。苏老师好像没有力气了,只是说:“谢谢林同学了。”

我没忍住,问:“老师您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刚刚在外面就听到您的声音不对劲。”她忙摆了摆手,又虚虚垂下,磕在椅子上:“唔,痛。老师真的没事,呼…只是、呼唔…冬天的衣服穿多了,不好弯腰…”苏老师到后面说话都带着气音了,我看她实在不想说,想着算了,自己也不好逼问。向老师告辞,便离开了办公室。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冬天带走了夏季的大半温度,掳去了空气中的水分,只留下清透而干爽的长空。

学校里打响了下课铃,顿时人群就流向了地面,整个校园一下变得熙熙攘攘。“嘿,小安!”朋友玲子叫我,“你今天怎么回家?”“王叔今天来接我。”玲子笑了:“那林大小姐,载我一程?”“那当然…没问题啦!”

让王叔带玲子到她家后,黑色的宾利披着夕阳回到了别墅区。

“小姐,到了”王叔恭敬地说。“好,谢谢王叔,”我推开车门下了车,“你先去休息吧。”“好的小姐。对了,夫人又出国了… 她让我告诉您要好好学习,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垂下了眸子,让王叔看不到我眼中的晦暗不明。整理好思绪,我重新抬起眼,眼中没有什么情绪:“好,你回去吧。”王叔看着我,深深叹了口气,微微鞠躬,就走了。

回到别墅里,我扔下书包,一下子跳上了柔软的大床,把头埋在枕头里。就这样几分钟后,外面的夕阳又下去了几分,满室浮动着暖色的光影。我爬了起来,看着这夕阳只觉得荒凉。

枕头已经湿了,我拿出了一个新的枕套,一点点换上,再洗把脸,总算做到了书桌前。打开书包,准备练习明天公开课的领读,却发现:我没带稿子回来!整整5页纸,我也没背下来。

不知道是心情不好还是什么缘故,我想步行回学校拿。下了楼,我找到了在西厨里忙碌的刘妈:“我想回一趟学校,有东西忘带了,就不叫王叔送了。”她大约也知道我为什么眼睛微红,也没问什么,只是说:“那刘妈就晚点再做晚餐… 真的不用王叔送吗?”“不用了,谢谢刘妈。”她轻轻搂了一下我,就放开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夕阳一路溜下了山,到了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呈暗暗的紫蓝色,只留天边几抹贪恋人间的红霞。我刷了校卡进门,校园里已经没人了。空荡荡的校园也让我不想多留,便立马收了闲逛的心思,上了楼梯。

我们班在五楼,在我爬到三楼的时候我突然想,苏老师会不会还在学校。她在当时好像很难受。

真的是想到啥来啥,我一拐弯就在四楼的楼梯遇到苏老师了。只不过,她正瘫坐在楼梯的角落,背部靠在墙上,不住地往下滑。在办公室裹得严严实实的大衣敞开,驼色围巾下面是淡蓝色的针织衫,针织衫包裹着的小腹处有着很不规则的凸起,就像是肚子上缠绕着什么东西。我暗想:原来以瘦著称的苏老师也会有发福的一天。

仔细看苏老师的脸色很不好,嫣红的下唇被贝齿狠狠地咬着,几丝呻吟从里面压抑地传来。她还没有看到我,似乎因为痛苦而没办法将注意力分散到四周。

我刚想上前帮忙,苏老师一把将针织衫撩起来,露出微微凸出的莹白肚腹,但是--这纤细腰身上扣着的肚子被束腹带束成了上下两半!

我一下子愣住,我知道了:苏老师,苏北媛怀孕了。

苏老师终于听到了我的动静,抬头看到我的那刹,便将敞开的大衣紧紧将自己裹住,身体不停地颤抖,最后支撑不住,滑落在地上。

我也被吓到了,只是下意识地过去将她搀扶起来。没想到她反应那么激烈,刚要碰到她,她就猛地往后缩,手向前挡我。我本来就在台阶的边缘,这样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

苏老师脸上大惊失色,唇瓣张开想要上前拉我,但是晚了,我还是向楼梯下滚去。“啊!”苏老师叫了一声。“咚”我的头撞在值日的柜子上。

一下子身体趔趄,我无法站起来,我感受到了额头上有一股热流正在往下流。

“林雅安,你流血了!”苏老师几步并作一步,向我小跑我下来。刚刚裹住自己肚腹的大衣因为惯性又重新敞开,雪白的被分成两半的肚子又露出来了,淡蓝色的针织衫被堆到腹顶。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晚上还要更吗?还是先存着明天再说?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她弯腰想把我扶起来,肚子被压得变形,好像要一分为二。她低吟着:“呃呃…啊啊…”我忙说:“不用了苏老师,我没事。”我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血已经留到了下巴,我用手一抹,一手鲜艳的红,也刺痛了苏北媛的眼睛。

“林同学…你没事吧?”苏老师小心翼翼地问,“我带你去医院,处理下伤口,这个柜子上虽然没有锈…”“我没事,”我打断了她,“老师,您… 没事吧?”

她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又露出来了,又面色煞白地不说话了。

过了半晌,她好像肚子更不舒服了,弯下腰去,抱着肚子很小地哼哼。我上前去扶她,这次她没有推拒,就乖顺地轻靠在我身上,微微喘息着。苏老师的腿总是支撑不住地往下滑,我便半抱着她,走向别的班,好让她休息一下。

“谢谢你,呃啊…林同学,”她半天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老师这是…”“怀孕了。”我接话道。

她好像认命了似的,轻轻点了一下头。“但是求求你了林同学,不要,唔…告诉,呃啊…别人。”苏老师抬起头,眼眶湿润,眼角染上了红霞。饶是我一个女的都生出了无限的怜惜和保护欲。

“好的苏老师,”我自然点头答应,“可是为什么要瞒着所有人?”她轻轻说:“我还在实习呀。”我明白了,因为我们原来的王老师就怀孕请假了,要是代班的老师还请孕假的话,她这个实习老师可能就永远没办法转入编制内了。

“老师你何必这么拼呢?”我很疑惑。“你不懂,林同学。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贫困。”苏老师微微抬头,眼睛望向悠远的天空,像是把怅惘都寄予了长空。

“哈啊…唔呜…”苏老师可能又痛起来,衣服已经被她放下来了,手紧紧攥着衣角,泛白的指尖好像要抓破柔软的布料。“老师,你还是解开吧,反正我都已经知道了。”我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心急,怕这样子束腹久了会伤到孩子。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大家可以多多留言,我可以把你们想要的梗结合进去多发言,多动力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大家喜欢苏老师和林同学以后是恋人关系还是纯粹的师生关系呢?我收集一下意见,明晚(28号)十二点前统计一下,之后的剧情走向就由这个定了吼。今天下午更!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我在生子文吧也发了帖,最终结果一起统计哦!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好…”她应了一声,手慢慢探到后腰,还是尽量不把自己的肚子露出来。尝试了几次都没用,苏老师已经气喘吁吁了。由于她向前挺的原因,肚子看起来比躺在地上更大,她可能也意识到了,脸上闪过一抹微红。“林同学,能帮帮老师吗,可能系太紧了。”她抿了抿朱唇,低下了头。“好。”我半蹲在苏老师坐的凳子前,将针织衫撩上去一点。针织衫很软,带着苏老师体温的温热,残留在我的指尖,一股清淡的皂香味缭绕在我鼻尖。她的肚腹露出来了一半,上面慢慢凹陷进去。我把手伸过去的时候苏老师微微颤抖了一下。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告诉她:“不用怕,老师,我轻轻来。”

我摸到了她后腰上的结,很大,想必废了很大的功夫来系。我开始轻柔地拆开那团黑色。“对不起,林同学,老师不该推你,只是当时太害怕了…”苏老师软软的声音在我头顶说,带着些愧疚的哭腔。“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低声应着。

“真的对不起…”她又说,这次我没回答。

“咔”一声,校园里的灯都打开了,我也能更好地看到打结的情况。我的手总是不小心蹭到苏老师的后腰和肚子,她的皮肤很滑嫩,引得她阵阵娇笑。

晚风吹起来了,我感受到了冬风的寒意,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肚子,也染上了几分寒凉。她好像真的很怕有人摸她的肚子,当即手就摸上了我的手,很紧张。我又安抚她,不要怕。

“老师你先把衣服放下来吧,”我说,“风很凉,束腹带马上就可以解开了,要是受寒了就难办了。”她眼神微动:“嗯,好。”我看苏老师的肚子可能没那么疼了,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她见我坐定,好像下定决心了,说:“这两个孩子,是我前男友的。”我很讶异:“两个?”“对,这个小肚子里面可是有两个宝宝呐,”苏老师低头看着自己的被衣服罩住的肚子,露出了幸福的浅笑,“但是,我的男朋友在知道我怀孕后就走了。我不怪他,因为我们家实在太穷了,养不起孩子,更何况是两个孩子。我的肚子现在只有四个月,孩子还没有响动呢。我为了他们,也要努力撑下去。”

“怎么撑?”我说,“就这样子每天束腹?您现在只有四个月,但是肚子就有其他孕妇单胎六、七个月的大小,到了后期该怎么办呢?”苏老师也沉默不语,眉头蹙起。

我们就这么静静坐了一会儿,她突然在我身边弯下了要,呼痛起来。苏老师纤细的手紧紧按着肚子,我不得不将她的手强制拿开:“别按了,会伤到你的。”她的手这才虚虚放下,无力地垂在身侧,腹部却不受控制地收紧,在衣料下一缩一缩地,看着就疼。苏老师的双腿打着颤,就顺着光滑的学生座椅要溜下去。我慌忙架住老师的胳膊,她不停叫着:“疼…疼…”

我没办法,只好一只手护着她的后腰,一手轻轻帮她抬腹,总算是将她扶上了凳子。为了防止她歪着倒下去,我只能将两腿岔开,站在凳子的两侧,护住她的腿不往两遍倒,又用胳膊夹在她的胳膊下,使老师不往地上坠。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我尽量快速而轻柔地解开那团结,因为姿势的原因,苏老师被束缚住的肚子就抵在我的小腹,我这才发现她的肚子很硬,完全没有正常的柔软。纵使我没有学过医学,也知道苏老师的情况很不好。

“老师您的肚子在发硬,我会尽快的。”我快速说着。随着我将束腹带一层一层慢慢解开,她的肚腹也在一点点恢复原本的大小。终于在最后一圈束缚被解开是,一个满是红痕的莹白肚皮展露在我眼前。没等我细看,苏老师一下子就把淡蓝色针织衫拉到了腹底。她的肚子太过饱满,以至于针织衫没有束腹带的帮助根本遮不住整个肚腹,在针织衫下摆露出了一个圆润的弧度。

苏老师用小手抚摸了下腹底,又向上托了托。我在她允许后探了一下老师的肚子,仍然发硬。 “老师,您能走吗?”我有些担心。“没问题的,老师带你去给额头消个毒。”她脸色难看地说,嘴唇也被咬到泛白。“算了,我再陪您坐…”我原本准备让苏老师再休息一下,但是一道手电筒的强光打断了我。

一张黝黑的脸,是我们学校的门卫大叔。他说:“诶,苏老师,您还在呀,真辛苦。我都来巡楼啦。”苏老师没什么力气,被吓了一跳,竟然忘了把大衣裹起来。她回答道:“身体有些不舒服,让学生帮了下忙。”我也抬起头冲他笑笑。“小姑娘好漂亮,”大叔瞅了一眼我,“那苏老师不舒服,要不要到我们门卫室坐坐,喝杯热茶?”苏老师捂着肚子:“呃啊…不用了,谢谢。”

大叔的手电筒就要照到苏老师的肚子时,我忽然意识到什么,抢先一步将她的大衣叠放在老师的肚腹上。

苏老师冲我感激地一笑,她刚刚也差点慌了神。门卫大叔说要上去巡楼,下来的时候就可以带我们去喝茶。苏老师当然不愿意了,拉着我示意我赶紧走。趁着大叔上楼后,我就小心地扶起老师的胳膊,将她半抱着搂起来。她一下适应不了这种体位变化,有些摇摇欲坠,我忙将她扶过来,让她稍微靠着我借力。苏老师的头靠在我肩上微微喘息,呼呼哈哈地。我扶着她下楼,用手环绕着她僵硬的下腹,苏老师似乎已经习惯被她的学生碰到肚子了,只是紧紧贴着我,时不时说“啊,好痛”或者“呼,呃,实在走不动了”的颤音。她的嗓音轻柔又娇美,我一个女生都听得心尖发麻。

就这样我们走走停停,终于在大叔下来之前走出了校门。苏老师的肚子总是顶在我的腰际,发硬而滑腻的下腹被老师抚摸着,苏老师整个人都面朝着地面,没有我的支撑就会随时栽倒,我只好两只手都竭力支着她的胳膊,因为她的肚子我已经揽不到了。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要不要,哈…回老师家处理一下伤口,唔啊…”苏老师喘着说,“要不然会发炎的,老师,呃哈…家里没有人,不用担心。”我听她家里没人照顾,于是说:“老师,要不您回我家,我父母都不在,只有一个阿姨。您一个人,不方便做饭吧。”我没等老师回应,直接拿出手机给王叔拨了电话,吩咐了些事情,让他来接我们。

苏老师也没说什么,只是护着后腰低喘呻吟,算是默许了。我扶着她走到一个宽的马路牙子旁,问她:“这么矮的地方,您能坐下吗?”苏老师可能实在是累极了,就点了点头。

我又搀着老师下去,慢慢扶着她,坐在低矮的路边。她的手一直在滚圆的肚子上上下抚摸,安抚着肚子里的孩子们。苏老师的肚子摸着仍然僵硬,她赌气似的往下按了按,立马疼得浑身颤抖。我也坐在她的旁边,搂着她,手轻轻摸上了她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一点点动静了。四个月的肚子,竟然像单胎七月的大小。

针织衫虽然软和,但是并没有很大的弹性,紧紧箍住苏老师的肚子,衣服的孔洞都被撑大了,能看到一点白花花的肚子,而下腹没有罩进衣服,被腿和衣服挤着,只能越来越不适。

我看苏老师不停地按着肚子,在下腹打着圈,嗯嗯啊啊地安抚着,试图缓解衣服挤压的压力,但针织衫随着力道反而更紧了。苏老师冲着我小声呜咽了一下。在路灯的微光下,我看到她的眼睛又湿润了,泛着隐隐的红,泪痣也晕在泪渍里。

“要不,您把衣服撩起来吧,”我有点担忧,“是不是衣服太紧了,箍住了肚子。”她点了点头,带着哭腔:“林同学,我好痛…能帮我吗?”我不自在地偏过头去,但还是把手抚上了她的孕肚,使了点劲揉了揉,那肚子随着我的肚子,微微晃动。“唔,唔…”苏老师很难受,又哼唧了几声。我见她这不同于以往温柔淡雅的模样,心里便又软上了几分。

“您的肚子还是很僵硬,我帮您把衣服弄上去。”苏老师听了轻轻点了点头,又低头按了按肚子。“那个,请轻一点。”她小声说。我失笑:“我会慢点,老师。”

我把手捏在她的衣摆,慢慢往上拉,莹白浑圆的肚腹眼见着变大了,但因为僵硬而坚挺着,她小巧的肚脐眼因为肚子的凸出而变得扁平,微微向外翻着,可爱至极。苏老师因为肚子没有束缚而抱着硬硬的肚子叫着:“好涨,好涨痛…”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好家伙,除了一个师生,其他都是恋人,那以后就往这方面写了。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我见她如此难捱便将手捂热,放在她挺圆的肚子下,轻轻按摩,一手按着苏老师的后腰,防止她坠胀酸痛。“肚子冷吗?”我问,“要不要再帮您捂热一下?”

“有点冷,不过没关系,可你的额头可怎么办。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会不会留疤啊?”苏老师很心疼地说。我笑了笑,说了几句安慰她的话,但她还是一直说都怪她,都怪她。因为这一天的折磨,苏老师的脸庞已经很憔悴了,但在月华的照耀下,更惹人怜惜。

“苏老师,当时在办公室的时候,您是不是在束腹?”她低头沉吟了几秒,点头说是:“我当时回办公室的时候实在是太难受忍不住了,就把早上束的拆开了,我当时想着办公室没人,就放心地坐在那,结果忘记我还叫你来办公室了。匆忙之中,就把书搞倒了,还绊倒了自己。”

我听得心惊胆战,早知道就不再敲门了。苏老师仿佛看到了我的内疚,柔声说:“没关系的林同学,都过去了。”我只得点了点头。

苏老师一直在揉肚子,终于她说:“肚子软下来了,也没那么痛了,只有隐隐的抽痛。”我摸了摸她的孕肚,果然恢复了正常,就是有点发凉,被这夜晚的凉风吹的,风还在往苏老师怀里灌。因为老师的羊水偏多,所以原本坚挺僵硬的肚腹恢复柔软后因为沉重而向腿上坠着,向外翻的肚脐眼也向着地上坠去,肚子虽然没有很大,但是侧面看形成了一个下坡,略扁的玉白肚子沉沉挂在苏老师纤弱的腰肢上,引得她不得不一直抱住肚腹,喘息连连。

“怎么办,林同学,我的肚子又凉又涨,哼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将手伸进老师的腹底乱按,让苏老师因为不适而痛苦地蹙眉。

“呃啊…呼,呼,呼…林,林同学,车什么时间到,”突然间,苏老师加快了喘息的速度,“老师,哈唔呜…好想去厕所啊。”我知道,是柔软的肚子挤压到了老师的器官,坠的太厉害,所以才会想上厕所,我摸着脖子上柔软而厚实的围巾有了想法。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对了我感觉我写的进度太慢了,描写比较详细,几天更新的连这一天都没有结束!要不要简略点写,让时光匆匆流去?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lz破100赞啦啦啦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老师,要不然我把我的围巾给您吧,帮您托一下腹。”我边说边将自己的围巾取下来,手从苏老师的腹底拿出来。她的肚子因为坠胀而贴着大腿根,我的手抽出来的时候还颇有些尴尬,我就把她白嫩的肚子往上托了托。这个动作又惊动了肚子,苏老师立马用手虚捂上那片雪白,轻轻摩挲着发凉的区域。

我搀扶着她起来,一只手在她的孕肚上打着圈。因为腰上使不上力气,苏老师就只能弯着腰,双腿岔开着起来,四个月的肚子就被夹在双腿之间。苏老师乌黑的秀发因为这个动作而披在了胸前,衬得她唇红齿白,就算已经累到不行,老师仍对我露出一抹温柔的笑。

我把摘下来的围巾叠了几叠,小心翼翼地围在她大敞着的肚子下方,莹白浑圆的肚子在昏暗路灯的笼罩下像一颗珍珠。我把围巾系在苏老师的脖颈后,手里摸了一把冷汗,是老师因为不适而流的汗。

苏老师见我系好了便一下子直起来了腰,没成想围巾太短了,这个动作一下子把沉坠的肚腹直直向上拽去,原本冲着地面的肚脐眼向上了,苏老师一下子痛苦地蜷缩在地上,两膝分开成八字,让肚子放在两腿间。“啊…老师不行了,太疼太累了。”她一只手抱着我的腿,好不让自己跌倒在地。

我终于好不容易把苏老师整个人拥在怀里站起来后,给她在腰后用围巾系了个结。这下才算完,光洁的孕肚被围巾好好托着,显得格外乖巧,丝毫不像能把苏老师折磨成这样的难伺候。

这时,王叔开着车到了。苏老师见状,突然想起来:“林同学,能不能…别让你们家的人知道啊?我还是怕…但是如果你不方便帮老师的话,那你就自己回去吧,老师自己回家也没什么问题的。”我哭笑不得:“我专门让王叔开了这辆有隔板的车,不会有事的。”苏老师面上安了心,我示意王叔不用下车帮我们开门了,便扶着老师上了车。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快过年了,准备在粉丝里抽两个无偿写定制文(很短,大概2000字到3000字左右),要的话私我大致内容,不要重口和对孕妈有伤害的文章哦!我可能选的时候会更偏向甜甜的文案!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哦豁忘了更了!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坐在宽敞的车里,苏老师有点无所适从,局促地缩在角落,交叠的衣服下露出的围巾能看到微微凸出的肚脐痕迹。

我看着苏老师的头发被从车窗溜进来的晚风吹得扬起来 ,就伸过手去帮她把窗户升起来。原本就紧张的苏老师被我吓了一跳,肩头缩了一下。我看到这样的老师,没说什么,只是心间涌起了几分心疼。“谢谢,”苏老师眉眼低垂,“老师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怕别人离我很近。”“没事。”我回答。

“那个,林同学,到你家之后,真的有位置吗,会不会麻烦你?”她望着我,一脸担忧。我忍住想搂住她安抚的想法,说道:“不用担心这些了,位置很充足,您以后也可以一直住在我家。”“不、不用了,太麻烦了,再说我也租了房子,不好一直赖在你家。”“其实不麻烦的,但如果您不想住的话就算了。今晚毕竟是特殊情况,您不舒服,也没人照顾。”

说到这,我看到苏老师的眼里有一丝黯然,忙住了嘴:“不好意思啊老师,提及了您的伤心事。”“不碍事的,老师很感谢你。”就这样,我们一路沉默到了别墅。

王叔这时帮我们拉开了车门,门低的照地灯亮起,这时我才发现苏老师竟然已经睡着了。因为疲累,她好看的眉毛轻轻蹙起,娇唇抿在一起。我轻手轻脚地帮她解开了箍住肚腹的安全带,让王叔先不要出声。

王叔显然已经看到了苏老师被围巾托住下腹,露出莹白腹顶的孕肚,冲我露出吃惊的神情。“王叔,先装作不知道吧,苏老师很怕别人知道。”我轻声说。王叔立马点点头,钻回了驾驶座。

我将苏老师的腰身微微带离座位,她的朱唇嘤咛出声,但是还没有醒。我将她大衣拢好,扣上扣子,肚腹终于没有那么显了。“苏老师,醒醒。到家了。”我拍了拍她的肩,有些瘦削。“唔…”苏老师揉了揉眼睛,“我睡着了?”“是,您睡着了。”我扶她起来,夜间的凉风引得她一瑟缩,我将她的大衣紧了紧,扶进了院子。身后,王叔默默将车开走了。

“哇,林同学,这,是你家?”苏老师捂着嘴,看着面前豪华的别墅惊叹不已,“我当时竟然还问你们家有没有地方住,真是…”她的脸迅速染上一抹红晕。“哈哈,没事了。老师您放心住好啦。”我笑着说。苏老师看着我有些发愣,我在她眼前晃了晃我的手,她才回过神来。“唔,没事。”她说着,面颊上好像更红了。我摸不着头脑,就只是继续带她往前走。

刘妈在门口迎了上来,见到了我额头上的伤,忙“诶呦诶哟”叫着,拉着我就往里走。苏老师微微弓着身子,好让肚子没有那么明显。我意识到了,把她拉到了我的身后,苏老师就一步也不远离我地跟在后面,贴的极近,我都怕她被绊倒。

“怎么回事啊大小姐,就回趟学校,怎么还搞出这么大的口子出来呀,要是留疤了可怎么办才好。”刘妈拉着我做到沙发上,苏老师也坐下了,不断抚摸着肚子。老师听到这,低下了头,小声说:“是我不小心…”“我自己不小心摔的。”两个声音同时想起,我和苏老师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刘妈懂了,这才第一次注意到苏老师:“您是苏老师吧,您好。我们小安之前就提起过您,说您是个很好的老师。这次是小安不小心,麻烦您了。”我颇为感激地看了一眼刘妈,她冲我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神情。

处理好我额头上的伤,我就拉着苏老师上楼了。刘妈早早就知道有人要借宿的事情,收拾出了一间房,就在我房间的斜对面。我让苏老师进了房间不用拘束,自己就先回卧室洗了个澡。两间房都是套间,各带洗手间、衣帽间、起居室和书房,只不过苏老师住的那一间略小一些。我今天因为照顾苏老师也累的不轻,就洗了个头,把头发吹干了,想着去苏老师那里看看。

楼主:冬桉绘  时间:2021-06-09 08:25:23
这还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敲门进去后,苏老师身上还穿着原来的衣服,刚环着肚子从起居室的椅子里站起来。我很疑惑:“老师,您您怎么不去洗漱呢?”“这,林同学,我也没有带换洗的衣物来,就想着熬过一晚上不洗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怕弄脏了你们床上的被子,所以才想坐在椅子上将就一晚…”苏老师表情有些拘谨,纤白的手交握在腹顶,整个人局促不安。

我一言不发,用房内的内线电话拨通了刘妈房里的座机:“刘妈,请帮忙拿一整套一次性的换洗内衣和一次性睡裙来,再做一碗阳春面放在楼下这个小餐厅吧。”我们家经常来客人,这些东西早就配好了,我的睡衣都是裤子的,怕松紧不够会压迫到苏老师的孕肚,就让刘妈也拿一条一次性睡裙来。

“谢谢你…”苏老师撑着后腰,低着头,仿佛她才是我的学生,“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我听了心里无端生出一股怒火来,只是坐在苏老师面前,不再言语。就这样满室寂静。

刘妈的动作很快,敲门声打破了凝固的空气,我让苏老师就坐在起居室就好,不用出去了,免得被刘妈看到老师小腹的凸起。苏老师又轻声说了一声谢谢,我竟没有理会,径直向外走去。不一会,我拿着一只轻薄的酒红色皮箱走了进来,打开是被码的整整齐齐的衣物。

“谢谢。”苏老师礼貌地接了过去,我本来准备直接走人的,但转过身看到老师穿的紧身牛仔裤,迟疑了一下,说:“您,要不要帮忙?”她愣神了几秒,竟鬼使神差地看了下裤子,说了一声:“好。”我也没想到,但是苏老师转头又说自己可以,并要在我面前证明似的想要解开牛仔裤的扣子,拉开拉链脱下来,在她困难的在看不到的情况下解开拉链,发现站着实在没办法褪去裤子时,我还是没忍住上前了。

“您先坐在这。”我把苏老师缓缓扶到小沙发上,让她坐在边缘处。我尽量不把手贴到她的身体,缓缓地将牛仔裤褪到老师的臀下,苏老师粉红色的孕妇内裤暴露在空气里,包裹着她隆起的小腹,小腹底被牛仔裤坚硬的布料戳出几道红痕。我再抬头,苏老师已经面若娇花了,红霞一路蔓延到耳根。这人,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害羞。

“剩下的老师自己来吧,麻烦你了。”苏老师带着娇柔但有些生疏的语气说着,不着痕迹地侧身避开了我的手。我也顺势收手,在一旁不说话了。

苏老师见我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得不自在地慢慢扯下裤子。她莹白的肚腹被稍稍挤压,使得她总是反复直起腰来揉揉肚子。我按耐住去帮忙的心思,就是静静看着她。

终于,苏老师只穿着底裤,岔开腿,将裤子拽了下来。苏老师远比我想象的丰腴:被包裹住的翘臀扭向一边,带着别样的风情,可能是因为孕期的发育,她的臀部异常丰满。两条纤细白嫩的腿相交,她富有古典美的脸上再不见从容的样子,几乎从我面前落荒而逃。

“慢点,老师。”我被吓了一跳,生怕磕了碰了,有个好歹。

我下了楼,叫刘妈把面条的汤底煮好就去睡,我再在苏老师洗好后煮面。后来我又上了楼,拿了一件羊绒的小坎肩下来,别墅虽然有全屋供暖,但毕竟是冬天,上身的保暖还是不能疏忽,尤其是孕期。苏老师听到了我打给刘妈的电话,等会应该就会到小餐厅来。

楼主:冬桉绘

字数:14054

帖子分类:婵云

发表时间:2021-01-26 20:40:00

更新时间:2021-06-09 08:25:23

评论数:15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