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枕上书】枕上书人物志,从每个人物的眼里看东凤

【枕上书】枕上书人物志,从每个人物的眼里看东凤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前言】
这个贴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考古贴吧。七八年前,唐七还在写枕上书上卷的时候,曾在吧里开过一个贴,在等下卷的同时,YY后面的各种情节。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文也完结了,电视剧也播完了,再回去看当时些的东西,觉得又有新的感概。
于是有了这个贴,一来把原来的那些内容修改一下,二来,想要再添一些新的人物和角度,应该很有意思。


这个文吧,可以当作同人文看,也可当作是短评,皆从剧中人物的角度出发,写一写他们眼里的东凤。
都说一花一世界,即便是同一个故事,每个人眼里看到的都应该是不一样的真相。
而每个真相都是真相。


废话不多说,开篇


【重霖说】


重霖第一次见到凤九的时候,觉得她有点面熟。
可是又觉得自己和帝君同在这太晨宫避世那么多年,应该是没什么能耐于帝君之前见过青丘这位帝姬。

直到那天在芬陀利池看见她独自凝望落日时的背影,突然脑中一片清明,时光瞬间回到了300多年前,他真正意义上初次见到凤九的那个黄昏。那时她也是这样看着天边这火烧的一轮落日,手中拿着一把扫帚。半响回过头,居然是一副倾城绝色。看见他时,脸上有种偷懒被抓包的羞赧和俏皮,映着身后的落日居然有种朝阳的气息。


后来听说她因偷懒被知鹤罚去月牙泉采月露时,心中委实觉得知鹤有些过分了。
须知月牙泉的月露虽不是什么几千年一逢时的稀罕宝贝,但是采集的过程非常繁复,不仅要算好北斗星阵和月宫宫位重合的时间和角度,还要及时将月露采集下来存放在皓月石打造的露瓶中,不能有一刻耽误,否则露水马上就涩了。而且一次采量非常少,要采集满一瓶月露非要整夜不合眼地守在月牙泉不可。这样的月露自然是集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用来泡东华种的月毫茶口感最是美妙。东华是一个于细节上样样都要计较的主,由于至今为止从未有一人能采到令帝君满意的月露,所以每每都是帝君亲自动手去采。此番知鹤为难这个一点经验都没有的小婢女去采月露,存的什么心自然是昭然若揭。


重霖虽知帝君对他这位义妹向来纵容,但也不是没有限度。为了整人白白地糟蹋月露这种事自然是超过了那个限度的。是以当知鹤说要去采月露时,帝君便嘱咐了重霖届时去打探一番,如有不妥阻止便是。

是夜,重霖便早早地守在了月牙泉边。大约在月牙儿才露尖尖角的时刻,远远看见那个宫女从容而来。只见她在泉边捯饬了一番,放了些采集所需的器具之后,竟翻身上了月牙树打盹去了。重霖心下诧异,便上前一探究竟。发现那宫女放在地上的东西竟是一个可以通过月光投注在地上的阴影来计算宫位的仪器。一旦达到了精确的角度时,仪器会触动皓月石皿沉入月牙泉采集月露,然后顺着边上的一条皓月石做的石管导入露瓶,整个过程反复连动,精准无误。这样采集者只需到时过来收瓶子即可。难怪那小宫女才能放心去树上打盹,这番心思可谓巧妙了。


重霖记得,当时他把这东西带回去给帝君时,帝君眼中难得地闪过一丝欣赏,仿佛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可是他的兴趣也仅止于此,他似乎对那小宫女并未多在意,只说以后采集月露地差事交代给她便可。
是的,东华在重霖的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人。自从他拜入太晨宫开始,就从未看见有谁真正入得了东华的眼。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记得第一次面见帝君的时候,重霖和大多数仙一样,对上这双没有波澜,深邃如海的双眸时都有些紧张。他虽在端详他们,可是又仿佛什么都没看进眼里。

帝君问他:“你觉得本君如何?”
他不假思索地道:“端正,刚直。” 说罢抬头发现帝君竟将他打量了片刻。 后来便将他留在了太晨宫做了掌案仙官。
是以他一直认为,自己能得到这个职位全是因为自己对帝君的正确解读。


直到有一次连宋神君和帝君下棋的时候,他正巧路过,听见他们正好在谈论自己。
连宋:“……别告诉我你真是因为重霖说你端正刚直,你才挑了他,我才不信你有那么变态的虚荣心”
东华:“你不觉得那四个字说得是他自己么?”
连宋:“哦,原来你存的是缺啥补啥的心思啊,这倒是说得通“


重霖在太晨宫当差许久,对帝君的毒蛇和淡漠并非一无所知。虽然他知道帝君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但是他却觉得说帝君刚正,端直也并不是什么错误的解读。那个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神尊,虽好似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可他知道这四海八荒,六道轮回,神魔人妖的存在,都是他的在乎。
他以着一种几近漠视的姿态,履行着一种最坚韧的守护。他甚至把自己的存在都融进了这种姿态里,在接受仰望和崇拜的同时,等待着回归碧海苍灵的时刻。
所以他不需要将任何人看进眼里,也没有什么七情六苦值得放在心上,因为一切都已在他的怀里,用他的所有将之庇佑。 大爱无情,难道不是天地间最极致的端正和刚直么?


直到后来帝君带回了那只小狐狸,重霖才知,帝君原来是【会】寂寞的。
对于大多数神仙来说,寂寞就和时间一样,是个永恒不变的样子。帝君既没有把任何东西放进眼里,同样也不会把寂寞当回事。
可是那只小狐狸的到来和离开,却让重霖看到了帝君的寂寞,那个他会在乎的寂寞。 帝君有过很多他喜欢的灵宠,但是他对待它们就像对待他栽种的茶树,他烧制的陶杯,用的是细心和耐性。
唯独对那只小狐狸,却当真可说得上是【宠】了。宠到仿佛整个太晨宫,在他的眼里就这一只活物。
但他觉得,与其说是帝君宠着小狐狸,不如说它宠着帝君。每次重霖经过帝君特意搭建的六角亭,看见小狐狸极尽之能事逗帝君开心,撒欢卖萌装可怜,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帝君虽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对于小狐狸的各种调皮捣蛋他都一一承下,偶尔眼中也会闪过笑意和宠溺。
不知道为什么,每每这种时候,重霖就会觉得那种根植在帝君身上的保护姿态便会淡去。直到有一次看见小狐狸火急火燎地驮着一带芙蓉花泥,跳到帝君膝盖上一脸讨好地献给帝君敷手的样子,他才觉得有点醍醐灌顶的味道。
这只小狐狸,居然在关心帝君。用它区区不值一提的力量。虽然笨拙可爱,甚至有些不自量力,但却是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帝君的面前。

那是一种多么违和,但却震撼的一个场面。别说手上开裂,就是往身上坎一刀,帝君都不会皱一下眉。因为所有人包括帝君自己,都认为他是一个保护者,不需要被保护。这样的人不会表露痛苦,因为那是一种示弱。但是不会表露并不代表不痛,无伤大雅并不代表不伤,所有都可以靠自己,并不代表不可以依赖。
而所有的人,都因为他不要,所以都不给。除了这只小狐狸。
有一瞬,重霖觉得眼睛有些热,这阳光有些晃眼。他抬手,遮住了双眼。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帝君同姬蘅大婚的那日,是太晨宫那么多年来发生最多事情的一天。不管是姬蘅逃婚还是知鹤趁虚而入,在重霖眼里最严重的就只有一件,就是小狐狸不见了。因为他知道,也许帝君真正可以说得上在意的,应该也就只有这只小狐狸了。


那天他在月亮门看见知鹤穿着嫁衣一脸得意地走进寝殿,正觉得蹊跷。就看见门边那包烤地瓜,以为是知鹤落下的,却又觉得不太可能。正当他抱着地瓜往前殿走时,迎面便遇见帝君。帝君看见他手里的地瓜时居然有一刻怔愣,随即就让他去抱小狐狸出来。也就是那时才发现小狐狸已经失去了踪影。他犹记得自己空手归来时颤抖的声音,因看见帝君万年平静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情绪。 后来那只狐狸再也没找到。帝君的日子又恢复成往日的模样,帝君也依旧是那冷清的模样。可重霖知道,帝君从未放弃过寻找。

许是这太晨宫的清冷,留不住温暖,容不下色彩吧。可是如果是这样,当初又何苦要在那个坚不可摧的寂寞里留下温情做陪伴呢。


终于,当凤九这个名字开始在帝君身上起到举足轻重的影响时,重霖才明白,温情也好,陪伴也罢,从前之所以没有留住,是因为帝君未曾真正想要得到。尽管他可能曾经被温暖过,但是可能换来的也不过是他记忆中一隅不忘之地,换不来他的势在必得,换不来他的执着不放。可是凤九她做到了,她把帝君那几乎已经放弃的小我从天地深处拉了回来,何等地万夫莫当。从此让在三清幻境中坚如磐石的那个人就这样心甘情愿地跌了下来,甘之如饴地受尽七情之苦。


重霖并非生来仙胎,他也是断了七情净了六根飞升成仙的。故而深知七情之苦之所以苦,是因为曾经很甜。
凡人之所以看不透,不因甘为苦而是耽于甜。而凡人之幸在于,命数有限,苦也好甜也罢,终究有个尽头。所有的舍得和放下,也无非都因为有了那个尽头。
可是神仙就不一样了,任何的得失和永恒的时间相比都显得不值一提。因此司命有一句话说,凡人因看破所以永恒,而神仙因永恒所以看破。
重霖原以为东华帝君应该是所有神仙里,最能看破的一个。却不想他执着起来,宁可用永恒的时间来换和凤九殿下的短暂的相守。


奈何天意如刀,当帝君的执着已经走到永恒的尽头时,凤九的执着却在她的永恒里慢慢走向看破。
而他不明白,既然已经起了执念,为何帝君还能执起凤九的手,一边吻她,一边几近纵容地说出”你走吧“三个字。
可是当帝君把半心戒指托付给他的时候,他又懂了,帝君从来都是看破的,所以才能将这情苦真正做到”甘之如饴“四个字。


情起,缘灭,爱至深,伤至痛,他都坦然接受,他唯一的执念是她的永恒,哪怕她看破。他曾像每一个飞升的仙一样自诩断了七情,也曾以一种怜悯的姿态看待过轮回里执着的众生。
而如今,面对帝君的执着,他想再做回一次众生,为帝君争取一个尽头,哪怕舍了凤九的永恒。
他知道他违逆了帝君,此时此刻,他不配为仙,但他甘愿不配。


他对凤九说,”你可知这戒指是用什么做的“


---------【重霖说 完】--------


下篇预告【连宋说】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连宋说】


这日连宋跑去太晨宫找东华下棋,远远地就看见他捧着本佛经躺在白檀树上垂钓,他那根紫竹钓竿如同十万年前一般,像个摆设,从来也没见能钓上个什么东西上来。这幅情景唤起了连宋少时的记忆。


记得他第一次跑去太晨宫,看见东华也是这么悠闲自在地在垂钓。他躲在角落看了半晌,也没见他动过一次杆,觉得甚是无聊,于是玩心忽起,在钓竿下一方水域设了个结界,直接连结到天君府邸的碧落池。碧落池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既不养花也不养鱼,只是天君用来圈养他那只灵宠黄泉鳄的地方。这黄泉鳄也没什么特别,只是脾气不是特别好,尤其是碰到鱼钩这种对它身份显然是一种鄙视的东西时,脾气特别不好。


届时连宋岁不过三万出头的年纪,但是他自出生便已于水这一方面有着天赋异禀,凡是牵涉到水的法术,于他都是手到擒来如鱼得水般挥洒自如。只是他那聪明的脑袋,配的是一副不羁另类的性子,所以三万年来法术的精进多半是拜恶作剧所赐,天君从能管,到不愿管,到管不了,如今已经到放任他自生自灭的地步了。少了天君的干预,连宋顿觉少了不少乐趣。实在是无聊得不行,这才跑来这九重天最为清净也最惹不得的太晨宫,想搅一搅这清净,也想看看这传说中曾经的天地共主究竟有个什么能耐。


不一会儿,看见那纹丝不动的钓竿果然有异动,他心中一番激动,满心期待接下来的一番缠斗。哪知一旁看佛经的东华漫不经心地提起钓竿,上钩的哪里是黄泉鳄,分明是他的戟越枪。四海八荒皆知连宋平日里打架喜欢用他那副通体漆黑的骨扇,却不知道他真正用得趁手的兵器却是这杆北海深渊中万年寒铁铸成的戟越枪。他对这杆枪宝贝得很,一般情况下只有他才能召唤出来。此番却让东华轻而易举地给钓出来,他顿时感觉有些没面子。于是他只能端着一派风流地样子,装模做样地给帝君行了个礼,让他把枪还给自己。谁知东华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我池子里的东西自然是我的,想要的话要么就求我送你,要么就自己凭本事抢去“


于是连着三天,连宋日日去太晨宫找东华斗法。比的还是他擅长的水系术法,结果依然没将他的宝贝兵器拿回来。

这种情况给一般人吧也就服个软,求一求,东华虽然毒舌,但并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

可谁知道在找麻烦一途上已经到了独孤求败的连三殿下居然和东华斗法都出了点乐不思蜀的意思。
既然打不过,就一起玩耍咯!于是他今天拿一个千古棋局去挑战东华,明天又找一个旷古奇阵去讨教东华,一来二去居然和东华在无聊这件事上培养出了些志同道合来。戟越枪什么的,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不得不说,连宋和东华能成为忘年之交的主要原因,还是这两人在对付无聊这件事上非常的契合。

东华的无聊本质上是空寂。既然一切皆空,便也能无中生有。因不在乎则不生期待,当你不是为了任何理去做一件事的时候,那么只有做到最好才能让你停止。所以东华于任何一件事情上都能付诸极致的耐心和细心。


而连宋则不同,他的无聊其实是一种荒芜。东华是历尽了所以不生期待。而连宋作为一个慧极的后生,只能是看尽了而生出了荒凉。因此做到极致并不能让他满足,他需要新鲜和挑战来不断地填补他心中的空虚。是以他俩便一拍即合了。


就拿下棋来说,东华用大把的时间想出那种变态的棋局,然后连宋就可以用大把的时间去破局。
或拿喝茶来说,东华用大把时间种出上好到变态的茶叶,然后连宋用大把时间去找上好到变态的水,让东华泡给他喝。
再拿造兵器来说,连宋想出一种超级变态的功能,东华就把图画出来,连宋再把它造出来,东华再想出一个可以克制它的兵器。
如此至交友情,实在是变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但是也有一些志趣不论如何培养磨合,注定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比如东华的佛理,也比如连宋惹桃花的本事。
十三天上所有的神仙可能都有一个共识,如果这天上能有谁不惹桃花不入红尘,那么除了东华不做他人想。
连宋自以为活了这万把岁数能和大部分仙达成共识的事委实不多,但是这件事算一件。
可是没想到,这件事却料错了。


承天台出事的那次,是记忆中东华头一次和一个除了知鹤以外的女仙车上绯闻,他跑去探听虚实,东华只说了一句“他们说她很美?他们的眼光倒是不错”
那时他愣了,不是因为向来没从东华嘴里听到过他夸过哪个女仙的外貌,而是因为他嘴角那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不带讥诮,也不是冷讽。

他突然觉得,好像有事情要发生了。 直到在太晨宫后院的天泉偶然撞到东华和凤九一道,连宋终于将心中的这份猜测落了个八九不离十。当时东华不动声色地解下外衫替凤九遮挡春色,一贯地从容和淡漠。可是看在他的眼里却是一个捍卫的样子。保护的姿态于东华而言并不少见,但是捍卫却很少。他觉得很震撼。

接着他又看见东华手上拿着凤九的肚兜,一派坦然地递给她。而当他调侃东华娶凤九就要叫夜华姑父时,他居然第一时间不是否定自己会娶凤九,而是说要收成玉做干女儿。这种无伤大雅的口头便宜,比起东华即将堕入情网这件事,他认为简直不值一提。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后来在三十三喜上天东华将变作帕子的凤九带在身边,连宋便看出他的这番举动已经存了占有的心思。
他看得出彼时东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似乎仅仅只是觉得凤九有趣存了一番探究的意思。所以后来凤九掉入梵音谷他也没有急着要去寻。

对于东华的后知后觉,连宋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的。虽然他和东华差了一个洪荒的年岁,但是在情之一字上,自认为还是比东华要通透一些。


于是他跑去梵音谷看好戏,果然如他所料。沉着从容如帝君,居然吃起了燕池悟和相里萌这种路人的醋。连砸茶碗,设结界软禁,偷换奖品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出来了。简直是让连宋一颗八卦的心乐不可支。 后来从司命那里得知凤九同东华那些不为人知地纠葛后,他的第一反应仍是东华又干了一件蠢事,却并未真正担忧过东华会真生出些什么险象环生的坎坷来。直到凤九陷入阿兰若之梦,东华毫不犹豫地卸去九成法力随她而去的时候,他才恍然东华竟已用情至深。

当他用着一幅明天早上吃什么的口吻给他交代遗言的时候,他不得不感慨,果然是曾经的天地共主,几十万年的岁月涤荡,看尽天地色变的这个人,在困难面前练就的不是一步百计运筹帷幄的本事,而是泰山崩于前也能随机应变的沉着。 他的心莫名地就笃定了。



不论此去有多坎坷,他愿意赌上性命,赌他能把凤九平安带回来。也赌他俩有情人终成眷属。


连宋觉得司命也好,凤九也罢,都过于纠结缘分这回事。实在是对于东华来说,缘分算不上什么天大的玄机。因他一路坐上天地共主的位置,靠的不是天命更不是缘分。天命说缘浅怎么了?你不爱我么,我爱你就行了。这,大约就是东华的风格。

凤九虽用了两千多年去爱东华。可是东华却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沦陷至此。这三个月里没有救命之恩,没有舍身的小狐狸,也没有凤九的爱。
东华爱上凤九和凤九是不是爱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未完待续-----------------------------------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送一张东凤,晚安💤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写得好好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今天来吧连宋说完结掉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凤九虽用了两千多年去爱东华。可是东华却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沦陷至此。这三个月里没有救命之恩,没有舍身的小狐狸,也没有凤九的爱。

东华爱上凤九和凤九是不是爱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样的爱,他曾在长依身上看到过。彼时他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易荒凉的神,却独独为这样一份莫名的执着所吸引。


后来他遇到成玉,才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从来和缘分没有什么关系。就算天意如刀,命运弄人,却敌不过心中的执着。是执着了两千多年爱而不得的凤九造就了如今对她义无反顾的东华,那他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执着的东华会敌不过一段天命?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记得有一次和苏陌叶偶然中说起阿兰若之梦中的种种时,苏陌叶说,他从来不知道在这个天地间会有什么事可以让东华却步,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人能让他不敢靠近。

直到那天看见凤九在树下嚎啕大哭,而她身后不远处的东华却愣是把那咫尺站成了个天涯的样子,他才大约明白,东华不是不敢,是无措。因他在十几万年的征战中得来的从容和淡定皆是对敌经验,而她不是他的敌人,所以她的脆弱便成了他最致命的弱点。苏陌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天地的神尊在凤九的哭声中溃不成军。


连宋曾经问过东华,“很多事情有很多种做法,为什么你总是挑让凤九炸毛的那种?”东华略有所思了片刻道,“也许是,不得要领吧。”

连宋回味着这句话,觉得有些道理。哪怕对彼此的执念深入骨髓,对彼此的了解却往往是九牛一毛的。
只因爱到深处,常常一叶障目,饶是可以做到无所畏惧,却也难免不得要领。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后来东华因姬蘅错过了大婚,彼时东华不知凤九带球跑去凡间避世,遍寻了四海八荒不见人。而妙义渊已见崩塌之相。摆在东华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用全部修为调伏它然后陷入万年沉睡,二是一口气解决掉它然后羽化。
在连宋看来,万年沉睡对于活了几十万年的东华不是什么大事,对于年纪尚轻的凤九也不是什么大事,第一条选择并无不妥。但是东华他选了第二条。


那是凤九避世的第五个年头,他帮东华在碧海沧灵栽梨园,他问他,不愿沉睡是不是为了凤九
东华说,他醒着时确实不大在意天命,但是睡着时还是有点怕的
他问连宋,你若是天命,要让两人彻底无缘,你会怎么做?
连宋:在司命的命簿上有一种法子,叫天人永隔....你是担心,凤九会....
东华:我同小白本无缘,如今这般皆因我二人都生了执念...这怕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
连宋:......
东华:只要妙义渊不除,我终有一天还是要羽化。与其醒来面对的是一个心死或身死的小白,那不如换这几百年的相守,短是短了点,倒也划算。


那时他不知道,他的小白一走就是几百年。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他大概也想不到,凤九在重逢后说出那些诛心的话之后还能义无反顾地跑去星光结界陪他同死。


成玉对此有过一番颇有见地的说法。
她说,”你们这些活得太长的神仙,都有一个毛病。就是自己看多了觉得没意思的事,总以为我们这些活得还不长的神仙都想去经历一下。说得好听点吧,就是日子还很长还有很多可能性。东华他也不想一想,如果凤九不曾遇见他大约是有很多可能性,但她遇见他了,然后他却死了。那些可能大抵都会变成不可能,那徒留给凤九那些无尽的岁月又有何用呢?何况,东华自己都知道,他能熬过几十万年的岁月皆因他无情,如今他有情了便连几万年沉睡都不愿经历,凤九对他用情至深,又如何熬过他用命给她换来的岁月。真是忒....忒蠢了”


连宋表示,虽然作为帝君的干女儿,成玉她说帝君蠢有些僭越了。
但是作为天生无情的祖媞转世,成玉她这么说真是非常的.....言之有理!
东华他真是,忒蠢了!

不过,横竖他俩最后也得了一个圆满,东华也没计较成玉说他蠢。
彼时他抱着儿子很是云淡风轻地说了句“凡人不是有句话说,傻人有傻福吗”
而他儿子白滚滚用很是疑惑的眼神看向他父君道,“爹,可你是蠢,不是傻啊”


【连宋说完】

楼主:smallpigsisi  时间:2021-08-09 11:16:49
说些楼主自己的看法
平时看这些狗血故事吧,最烦男主or女主这种为了对方牺牲自己的桥段。
但是这种套路屡试不爽估计也是大家都爱看。心中虽不齿,但到最后还是会感动吧
不过还是忍不住借白滚滚和成玉的口吐槽一番。


最近在看步生莲,一直很期待连宋和成玉的故事。成玉目前看来还是一个傻白甜,但是连宋这个角色一直深得我心。所以【连宋说】篇幅应该是所有人物志里最长的吧
希望他最后不要走上这个狗血套路,虐出点新花样来。




楼主:smallpigsisi

字数:482679

帖子分类:三生三世枕上书

发表时间:2020-03-09 07:35:00

更新时间:2021-08-09 11:16:49

评论数:23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