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重生生子

[原创]重生生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慕清洛
慕清洛。顾墨昀
顾墨昀手中筷子突然僵了一下,他筷子尖死死抵住盘底,一只手捂在了小腹,旁边人忙扶住他,“公子,怎么了?”顾墨昀说不出话来,腹中一阵阵收紧,疼痛飞速蔓延
“奴婢……去找公主陛下”
“不……不必了,把这些收了吧。”顾墨昀强撑着椅子想要站起,却在一瞬间重重跌落回原地。“呃啊……”他不受控制的呻吟着,身体重重压在小腹上,蜷缩成了一团
“今儿是公主大喜的……日子”顾墨昀嘴角荡起一抹自嘲的笑“别去……了……我……没事的……呃啊……一会儿就好了”
顾墨昀终是高估了一个坤洚对痛觉的承受力,他很快便难以支撑,虚虚地往下滑,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渗出,他跌坐在地,手上还轻轻安抚着腹中的生命。
怀孕的坤洚对于乾离的信引依赖程度明显变高,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顾墨昀靠在墙角,腹中一阵阵下坠的痛
他喜欢慕清洛,从小就喜欢。小时候,她是最受宠的公主,而他是权臣嫡子,可谁能想到呢,他分化成了坤洚,一个在北朝最受歧视的坤洚。可他们依旧是朋友,依旧是最好的朋友。直到……
宗宪三年,三公主慕清洛带兵十万出征南国,宗宪四年,慕清洛身中剧毒,情况危急,皇上昭告天下,能解三公主之毒,必有重赏。其中包括,死皮赖脸的嫁进来,让公主殿下的心上人郁结于心,在他们大婚之日投河自尽。
又一次剧烈的痛袭来,顾墨昀浑身已经湿透了,“啊……疼……”他大口吸着气,呼吸声一声比一声粗重。丫鬟从外面进来,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公……公子?奴婢去请太医”说完便要跑走
“不……别……不要……一会儿……等一会儿……就……啊……好”
他不能让慕清洛知道他怀孕了,慕清洛一定会打掉这个孩子。他想留下些属于他和慕清洛的东西,太想了。

而此时的慕清洛,正策马向行宫赶去。

几个时辰前,慕清洛在昏沉中睁眼——婚房,喜服,还有……一个不知羞耻往上靠的坤洚。
一些似乎属于她的记忆涌上心头。宗宪七年,跳河自尽的心上人死而复生,刻意冷落的正宫陪她入牢,流放,无数次被追杀,最后死在她怀中……
宗宪十年,她在逃出北朝的路上,遇上了她曾经的爱人——赵霖。
他一句句诉说着,他在她身下承欢,感受到多么恶心,一句句道着他对她的恨意,一刀刀,剐在她的身体

虚幻,而又真实

所以……她是重生了?!
重生在了她与顾墨昀大婚后三个月,她执意把兴朝和亲的坤洚娶进门,让顾墨昀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那一夜,上一世的她与异域而来,风情万种的坤洚一夜缠绵……

她现在疯了一样的想见顾墨昀,她想把他抱在怀里,想告诉他,她特别喜欢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 。赵霖出事后,她告诉自己应该讨厌他,她强迫自己恨上他……所有的情绪,在上一世顾墨昀死后全部崩盘,那一刻,慕清洛才知道,自己有多像个笑话

从王府到行宫也就不到大半个时辰,又一次站在行宫门口,慕清洛心中一片虚无。

上一世,顾墨昀死后,她常回到行宫,看着曾经顾墨昀生活的痕迹,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门口的侍卫看见她,明显愣住了,两人在原地直直看着慕清洛,随后猛地反应过来,像两个笨拙的木偶,齐齐跪下,发出砰的一声。“公主陛下……”
慕清洛失笑,“起来吧,别报了,我直接进去”
很熟悉的摆设,每一个构造她都烂熟于心,轻车熟路走向顾墨昀的寝宫,木门轻轻打开, 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
“顾墨昀?”慕清洛轻声喊着他的名字。
没人应答。
慕清洛走进去,却看见顾墨昀一只手死死顶着小腹,身下一片血水,晕倒在床边,他全身弯成弓形,尽力保护着腹部的柔软,发丝被汗水粘连在额角。贴身的丫鬟估计已经去请太医了,他一人倒在烛光的映照下,身形与记忆中那个在她怀中失去呼吸的人慢慢重合
慕清洛忙冲上去,把他抱上床,“顾墨昀,你醒醒……来人,传太医!”
她抓起他苍白的手腕,感受着他脉搏的跳动,慕清洛一愣
流产之兆

但无论是哪一世的记忆,慕清洛不记得顾墨昀怀过孕
她只在他们大婚之夜动过他,把他折磨的不成人样便扔到了行宫
所以,上一世……这个夜晚,他又是怎么过的啊?
她心中一阵阵抽痛“墨昀,起来好不好,乖,你醒来啊……”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私设是第二性征可以相互知道
私设是第二性征可以相互知道

顾言带着从周围小医馆找来的郎中回来时,却看见那传闻中的公主陛下正坐在床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黑发如瀑,在一只素色的流苏簪子衬托下竟显出一点温柔。顾言忙摇了摇头,这位公主陛下对他们家公子,狠的不是一点半点。
顾言走上前,行了礼,边忙让那郎中上前。
郎中把过脉,眉头紧皱着,斟酌着开口。看这样子,他便知道这些人绝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也明白大户人家对孩子的看重——他们往往会舍弃坤洚来保孩子,如果坤洚不慎流产,那必会被视为不祥之兆。
“怎么样?”慕清洛追问道
“这位公子,已有……流产之兆。这孩子,倒也能保住,只是一来以后怀的更辛苦些,二来,以后也可能……。”郎中尽量委婉地表达着自己的建议。
慕清洛微微蹙眉,她上前一步,坐在床边,把顾墨昀搂在怀里。
“让他自己决定吧”她做错的事太多了,她不敢替他决定
郎中给顾墨昀喂下一剂药丸,不一会儿,顾墨昀轻轻睁开了眼睛。
刚恢复意识,顾墨昀就被一阵疼痛掌控。他下意识往慕清洛怀里蹭了蹭,压在肚子上的手又紧了起来 “唔……嘶……啊……疼……”
慕清洛抱着他的手也紧了紧。
“顾墨昀……”
顾墨昀才反应过来有人抱着他,身子一颤,“殿下……”
“嗯。”
顾墨昀不受控制的向外露出了些奶味很重的信引,几乎掩盖住了他原本信引的味道。
“没事了,我在。乖。”慕清洛轻声哄着他
并示意郎中把情况说了一遍
“嘶……啊……”顾墨昀感到腹中疼痛更烈,一行清泪缓缓流下,眼尾淌过泪痕。
慕清洛心中抽疼一下,用手背拭去泪水,轻声说道:“你怎么想的”
“我……咳啊……可不可以留下”
慕清洛把他抱得更紧,,声音很轻,:“你会难受的”
“没事……啊……”他疼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口喘息着
“留下吧”慕清洛轻声说。
郎中也只好应着,“那……”
慕清洛边起身,边回答道“麻烦了”
顾墨昀的手下意识抓住慕清洛的衣角,却又在一瞬间生生放开,手指转而抓起床单,微微颤抖。
“我…我陪他”
郎中手顿了一下,“这……”
“不……啊……不用……我……”顾墨昀抱着肚子在床上小幅度的左右滚动,腿一次次屈起又缓缓落下。他不能让慕清洛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不能。
慕清洛试探性的放出一点信引,缓缓坐在顾墨昀身旁。果然,顾墨昀安稳了许多,抓着床单的手也松弛了下来,轻哼了几声。
慕清洛又环抱起顾墨昀:“乖,别闹”

顾墨昀再醒来天已经开始蒙蒙亮,腹中一阵阵抽痛,却没了原先的下坠感。,是没什么大碍了,孩子还在。紧接着,他意识到睡在自己旁边的人还睁着眼,定定的看着他
“殿下……”他咬紧了下唇,赶紧把自己死死拉着慕清洛的手收了回来
“顾言不懂礼数,惊扰了殿下良宵,还……望公主见谅……呃啊……”他手又压上小腹,小心翼翼地打转,另一只手挣扎着,撑着身子坐起来
慕清洛忙扶住他的腰,把他小心翼翼扶起来
:“昨日你疼的厉害,我便给你用了些药,止痛止血,有些副作用,今天身上估计没什么劲”她向他解释着
顾墨昀看向了放在一旁的两个陶瓷小瓶
那药顾墨昀是熟的,那是棠钰阁的特贡品,一药难求。
“去年出征前姐姐给我的,没用上”慕清洛轻轻笑了笑,想到那个常年一本正经的姐姐,慕清洛眸光柔和起来
“大夫说你身子弱,这些日子最好不要下床,有什么事跟我说,好吗”
顾墨昀有点愣神,他一只手仍放在小腹上,另一只手悄悄攥着被角,同一阵阵的抽痛对抗着
外面的小厮突然急急忙忙冲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殿下,皇……皇上来了”
顾墨昀怔了一下,立马撑着身子要下床,动作一大,腹中的孩子又是狠狠一抽,疼得他顿在了原地,不觉呻吟出声
他皱着眉,手在腹上摩挲着,小腹已经有微微的凸起,提醒着他这里有一条生命,外袍已经会偶尔和凸起的肚子接触,微微显怀了

慕清洛又把他环在臂弯里,让他身体重心挪到自己身上,一只手支住他的腰,一只手覆在他小腹上,手掌被撑起弧度,那是属于他们的生命。“母亲这次来没带人,就算是偷偷跑来的,就当寻常人家里见父母一样,别怕”

顾墨昀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会过来,为什么突然会关心他,处处护着他,是因为孩子吗,他在心中想。是啊她那么讨厌自己,所以,自己每一次的付出,根本比不过一个孩子的降临。顾墨昀想着,心如沉到了海底,附中的疼痛一次次加剧,心中的苦涩也在往出溢,他皱着眉,一次次想要挣扎着起来,可他的身体状况完全做不到,慕清洛只能感受到他手中的重量一次次变轻,然后又重重的砸回来,还有,顾墨昀眼角的泪水
她看向他的眼睛,蓄满了泪水的眼眶遮掩了他淡色的眸子,疼得厉害的时候会紧紧闭上眼,却始终没有发出一声
慕清洛低头,她吻去他眼尾的泪水,泪水沾在唇上,一丝微凉。
“疼的话告诉我,别自己忍着好吗”
顾墨昀没有回答,事实上,他根本说不出话来,汗珠再一次爬上额头,冷汗出了一身,坤洚的本能让他往慕清洛怀里靠,可最后的尊严却死死控制着他,他把脸别过去不看她,心底同自己暗暗赌气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芜湖,评论召唤后续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话到嘴边
话到嘴边,慕清洛却不知如何开口。于是,本来想好的大段的说辞,出口只剩下了两句
“你身子底子太差,大夫说得好好养着。还有,府中势力混杂,我们,先在行宫住段日子好吗”
慕清洛无奈,只能给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找了个借口。这种事情根本没法解释,顾墨昀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容他胡思乱想下去,她必须让他相信自己对他的爱意,她太了解他骨子里的敏感和自卑,也太清楚,顾墨昀从来不会怀疑她,无论何时
这算是利用他的喜欢吗
这算是恃宠而骄吗
慕清洛心中苦笑

顾墨昀听完她的话,抬头看了看她,还是没有说话,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但慕清洛感受到,他身子慢慢靠在了她怀里,接受了她信引的环绕,呼吸也慢慢平复下去
慕清洛的手搭在他下腹,顾墨昀本就瘦,衬得肚子更明显了,手摸上去软软的,随着它手揉动的动作儿凹陷。

门徐徐打开,女帝慕楠迈步进来。光洁白皙的脸庞,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显示出所有的凌厉。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倒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母亲”慕清洛连忙行礼,顺带拦住了正欲起身的顾墨昀。“母亲,墨昀他身子不方便……”慕楠摆摆手,笑着说“别装了,这没人,不必多礼的。”
想象到的回答,但慕清洛心中还是泛起了酸涩。真心待她的人有很多,只是她没能珍惜罢了

顾墨昀谢着皇恩,一只手捧着小腹,慢慢坐了回去。
“母亲,您怎么突然过来了?”慕清洛说着,退到顾墨昀身旁,用指节轻轻为他按着腰。
慕楠坐下,为自己倒了杯水,“朕来你这里,待遇是最差的”
慕清洛笑嘻嘻地回应道“怎么会?那不是还有父亲啊”
慕楠无奈的笑着,“是,他第一”

慕清洛是当年洛谨拼了命生下的,慕楠宠着洛谨也是人尽皆知了,顺带的,对慕清洛也是偏爱

慕楠也不急,自顾自喝完了一杯茶,才悠悠开口,语气不急不慢道“大婚第一日,给侧室下药;皇夫有孕,刻意隐瞒,慕清洛,你该当何罪?”
慕楠嘴角始终持着轻笑,摸不准脾气
“母亲,”慕清洛心中了然,这是来串供的
“侧室邱氏自幼患有心疾,大婚之日不堪劳累,女儿已请过太医了”慕清洛感受到顾墨昀身子紧了紧,身侧的手暗暗用力,不知是疼了,还是吃醋了
“母亲,我没动他。”慕清洛语气软了下来,像是在撒娇,尾音可以拖的很长
“皇夫有孕 但胎像不稳,女儿怕叫您空欢喜一场,女儿知罪”
“罢了”得到了想要的,慕楠也没再说什么,“这几日你不必上朝了,把孝经抄完三遍才许出门”
“是”慕清洛乖乖应着,正和她意
送走了慕楠,慕清洛才懒懒走下床,“想吃什么?”
“都可以的,一样的”顾墨昀也动动 想要下床
“太医说了,你必须卧床,回去。”
“太医?”
“是,太医来过,不然母亲怎会知道”想着那个满嘴孝道,昏庸愚昧的老太医
“殿下,皇夫现胎像不稳,老夫为其开些保胎丸,一日两剂,按时服下”
“保胎丸对孕夫身子伤害极大,他现在受得住吗”
“皇嗣要紧”
……

“你看昨日那郎中,我查过他背景,很干净,若你还习惯不如就留在身边,倒是比太医院一群老家伙安心”
“全凭殿下定夺”
“你再叫我殿下试试?”
“我……”
慕清洛突然凑上前,在他唇角留下一吻,浅尝即止,柔软的碰触
“惩罚”
看着顾墨昀红透了的耳根,慕清洛心情极好的推开了门
“以前还会好好说话,现在怎么一口一个殿下”

顾墨昀摸了摸唇角残留的温度,又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是因为你吗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宝们想看虐一点的么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当顾墨昀把吃进去的全吐了个干净
当顾墨昀把吃进去的全吐了个干净,慕清洛才明白“都一样”是什么意思
顾墨昀倚在墙角,身体不断颤抖着,小腹一阵阵抽痛让他不敢有什么动作,呻吟声慢慢细密起来。他弓着身子,疼痛让他难以支撑身体,慢慢往下滑着
“咳……疼……呃啊”
“啊……嘶……疼……洛洛……疼”
他不敢用力按压腹部,努力控制着手上的力道,一只手撑着地板,指节泛白。慕清洛上前一步,擦了擦他额上的汗珠,将他打横抱起。突然的悬空让顾墨昀丧失了支点,腹中的疼痛似乎在加剧
“别……啊……疼”
汗水已经将他碎发打湿,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顾墨昀只能靠在慕清洛身上喘息

身子突然接触床板,顾墨昀呼吸一滞,下意识拉住慕清洛的袖口,却又迅速放了下去,没再发出声音了。慕清洛看着心疼,一只手拉住他冒着冷汗的掌心,轻声道“我去给你拿些止痛散来”
“不……不要……嘶……”
“怎么了”
顾墨昀说不出话来,疼痛让他意识溃散,他难以控制自己,一次次叫着慕清洛的名字
“大夫说了,这止痛散是他专门配来的,不会伤到孩子的,乖,好吗”
慕清洛抱起顾墨昀,让他整个身子依靠在自己怀里。
果然,顾墨昀听到这,才轻轻点点头
吃下药,顾墨昀有些昏沉,却是睡不着,就静静靠在慕清洛怀里微眯着眼。慕清洛则为他揉着肚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
这样多好啊
顾墨昀心中想。他想让慕清洛留下,想依赖她,想要她陪着自己,……


日子一天天过去,顾墨昀肚子像吹气球一样一天天大了起来,可能因为是双胞胎,他七个月的肚子居然和别人足月的差不多大

顾言急急推开门“公子,顾家那边传话,顾老爷子大寿,少爷他们,都回去帮着筹备了,咱们……”
顾墨昀轻轻抚摸着肚子,刚刚喝下去的药让他整个人有些泛着恶心
“我们自然是该回去”
“殿下那边……”
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顾墨昀心里是习惯了慕清洛在身边的日子。
“去礼部给殿下传个话,就说我们准备回去了”
顾墨昀揉着肚子的力道加大了几分,这次,她会为了你回来吗
他因为这个孩子享受到的好,实在太多了。

当顾言带回话说慕清洛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的时候,顾墨昀不由轻轻笑出来
你可真是无所不能呢
他对腹中的孩子说道

慕清洛站在马车前,看着被下人扶出来的顾墨昀,忙迎了上去。顾墨昀微微欠了下身子“殿下”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行礼。”慕清洛实在是无奈
顾墨昀无言,只是轻微的笑笑,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却明艳,巨腹把衣服顶起巨大的弧度,压的他的腰摇摇欲坠,他一手扶着腰,艰难的维持平衡,身子不受控制的靠在慕清洛身上一只手托着腹底走了几步路就让他气喘吁吁
“都知道你身子是这样,怎么还折腾你,他们是要反了天了”
“殿下,父亲大寿,……自然得回去帮着,应该的”
“谁知道他们安了什么心”
顾墨昀笑笑,他知道,这次突然逼着他回去,定没有什么好事“是啊,谁知道呢
看着顾墨昀似乎有些落寞的神情,慕清洛赶紧转移着话题
“我扶你上去”又转头对慕言说着“帮我去告假,就说我这几天都不上早朝了”
“殿下”
“殿下”
前一声是顾墨昀,后一声是慕言
“快去”
“殿下,这样怕是不妥”
“无妨,”慕清洛搂住顾墨昀的腰小心的把他扶上车,自己也跳上去
“把你留在那里,我不放心的”
顾墨昀牵动嘴角,嗯了一声
慕清洛见过很多次他这样的表情,像是在笑,却又像是嘲讽什么,带着几分落寞
她把他揽过来,轻声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他有没有闹你?”
顾墨昀下意识靠近慕清洛,闻着她身上信引的味道
“没有”
“那就好,这孩子未免有些太闹腾了。不过……你性子太静了,闹一闹也是好的,免得以后府里太冷清”
“是”
马车开始颠簸,顾墨昀扶着腰,缓缓向后靠了靠,肚子挂在身前,随着颠簸上下摇动着,勒得外衣紧紧的,难免有些憋屈,他不适地微微动了动身子。
突然,马车一阵剧烈颠簸,车身一偏,顾墨昀的肚子直直撞在车壁上,柔软的巨腹突然受到重压,本来圆润的弧度硬生生被挤压的变了型,疼得顾墨昀心跳一滞,
“呃啊……”
他抱着肚子,蜷缩到角落,冷汗涔涔。
慕清洛立马搂住他,一只手搭在他腹上
“怎么样,哪里疼”
“肚……肚子……洛洛……好疼”
“啊……嘶,疼……”
慕清洛一手揉着他的腰,一手抚着他的肚子,心中盘算着得赶紧把那个姓陈的大夫也带来
顾言掀起帘子,说是外面突然窜过来人,车夫猛地停车让马儿受了惊。慕清洛没说什么,便让他出去了
剧烈的疼痛让顾墨昀难以保持坐姿 身子不断往下滑,大口喘着气,努力平稳着呼吸。他身子本就弱,这几个月都被照顾得太好,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碰撞,慕清洛轻声问着他话,他却没有力气回答。顾墨昀是爱这个孩子的,因为他属于他和慕清洛,但同时,他嫉妒这个孩子 嫉妒到发狂,凭什么他只需要存在,就能比过他所有的努力
顾墨昀死死咬着嘴唇,没有答话,突然,他一拳狠狠砸在了腹部。肚子猛地疼痛让他整个人痉挛
慕清洛看出来今天顾墨昀情绪不好,但她知道顾墨昀向来护着这孩子,甚至是病态的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芜湖。评论是码字的第一动力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私信和回复的宝都是想看甜的多。那就先写甜向的啦,以后有机会会试试小虐文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顾府
顾府
顾墨旗顾墨林和顾偲婉早早迎在了门口,眼中的讥讽难掩于色
“呵,顾墨昀真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还要人在外面迎着”顾墨旗愤愤开口
“他在公主府挺不起腰,自然要回来涨涨威风”
“谁不知道公主殿下的心上人是谁,就他,呵,挺着肚子上位罢了,不知廉耻”
他们也只敢悄悄骂着,生怕让顾偲婉听了去。
顾家有六个孩子,两个妾室的孩子上不了什么台面,真正有话语权的只有他们四个。以前的,而作为唯一的乾离,顾偲婉自然是最受宠的。可偏偏,她又死护着顾墨昀




想着准备好的大礼,顾墨林勾了勾唇角,没再答话

马车徐徐而至,行宫离这里确实有一段距离,到的时候顾墨昀已在慕清洛身上睡着了,慕清洛怕他着凉,只得把他叫醒。顾墨昀缓缓睁开眼,腹中的刺痛缓和了很多,他感受到慕清洛在他的腰上不断按着,心中也明朗起来。“到了吗?”
“嗯,到了”
“我们下去吧”
顾墨昀一手服住腰,一手托住腹底,挣扎着坐起来。慕清洛掀开车窗帘,顾墨旗和顾墨林立马迎了上来,看见慕清洛都是一愣。
按照顾墨昀现在的身体,自是要准备马车凳的,慕清洛看着面前的两人,脸色迅速黑了下去,顾言慕语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看到慕清洛没有下来的意思,心中了然,
“殿下,到了”
“只怕是这里,不欢迎本宫”慕清洛冷眼看着他们
顾墨林心下一滞,忙叫人拿来车凳,规规矩矩摆在慕清洛脚下“墨林罪该万死,扰了殿下兴致,”说着扑通跪下了
慕清洛没有理他,跳下马车,转身看向顾墨昀
顾墨昀下车确实要费些力气,他艰难的扭动身体,肚子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浮动,引得他气喘吁吁
他艰难的弯下腰,巨腹被挤压的变形,他额上冒出点点冷汗,不自觉从喉咙中发出气声
“呃……啊……嘶”
“别动”慕清洛向前一步,把顾墨昀打横抱了起来。重心突然离地,顾墨昀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护住肚子
“殿……殿下”
慕清洛皱眉,压低声音道“你是想让你这群好弟弟觉得我们不熟到天天叫殿下?”
顾墨昀心中一软,他愣了一下,像是决定了什么,两只手环上了慕清洛,凑近她耳边喊到“洛洛”
“我在”慕清洛笑了起来,低头极轻地吻了他一下,看着怀里的人迅速变红的耳根,又笑出了声,只留下一个愣着的顾墨旗和一个跪在地上气得咬牙的顾墨林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宝们有时候楼里回帖可能看不全,有意见,点梗或有什么想说的移步私信么么
顺便问一句。哪个宝知道有不会被吞,能过审核你们还能免费看的APP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未来一周就没得更新啦。下周再见

楼主:叶祀酒  时间:2021-11-16 17:26:28
真无语住了。某些人不想看求求你快走,别在这里恶心我。我接受友好指导,但我不接受态度恶劣的去说什么恶心的东西好吧。真的倒人胃口。激情产物好吧,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不看

楼主:叶祀酒

字数:7958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10-18 00:40:00

更新时间:2021-11-16 17:26:28

评论数:8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