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all银时 >  【原创】论过去的基友突然变成了妹子(高银\/ALL银)

【原创】论过去的基友突然变成了妹子(高银\/ALL银)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一楼没有镇楼图。
一些废话,因为可能影响食用所以还是看一下比较好。
1、这个脑洞源自于性转篇,所以严正警·告:本文的银时在80%以上篇幅都是女的,女的,女的!!(不吃性转的小伙伴们请注意本条)
2、这个脑洞主要就是,性转篇里银时突然跑不见了,再回来之后就已经什么都搞定了,所以他在跑不见的这段时间里干了些什么是本文脑洞的重点。
3、本文充满了狗血、雷、胡说八道、无事实根据的猜测。
4、重点:人物OOC,基本上都OOC了,尤其是高杉本人,崩掉了,简直没眼看= =我自己都没眼看
5、银时和高杉在攘夷战争时期曾经是PAO友,请注意。
6、本文大纲基本上已经完成,更新看心情,但是应该会完结的……
如果你已经阅读以上内容并认为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阅读后文。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01.论过去的基友突然变成了妹子
“现在播送紧急通知,瞄准地球的攻击型人造卫星已经被成功击落,现在全面解除对歌舞伎町的封锁。重复一遍,瞄准地球的攻击型人造卫星已经被成功击落,现在······”
听着悦耳动听的广播声,坂田银时的内心简直要崩溃了。
真是倒了血霉了。
他——不对,现在应该是用她——她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为什么要遭遇这样糟糕的事?当了二十多年的糙汉,突然有一天变成了一个女人,就算这个样子还算是养眼,比起隔壁的某个名猪品牌好一点,但是这对银时的内心来说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之所以是不大不小的打击,反正以前她的那玩意儿都被改造成螺丝起子过,现在突然没有了,其实好像也,差不多??
摔,这哪里差不多了?!
银时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很好,现在她低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虽然嘴上说着什么“以后可以揉个爽”这种荤话,但是真的要这么过这一辈子,坂田银时的内心还是觉得这个操作有点难以接受。
而且不光是她一个人,当时一起到了地下而完美避开了病毒炮第二次发射的,还有不少人呢。
银时看着前面柳生九兵卫有些僵硬的背影,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
真是麻烦。
现在该怎么办?
真选组那边暂时不需要银时操心,她们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把那个真选组明猪减下来,虽然那帮人个顶个的古怪,变成女人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但是肯定不是什么致命打击,甚至于银时可以说她们似乎适应得十分良好,就算是放着不管问题也不是很大。
至于她自己,现在已经多多少少开始习惯这个身体了。
“银桑,现在怎么办啊?我们万事屋——”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回到万事屋之后,新八一脸担忧地看着银时(女)直接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先是伸了个懒腰,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们万事屋就这样下去吗?你就这样······然后神乐和定春他们······”
一副三国武将打扮的真·糙汉神乐惇坐在沙发上宛如一座铁塔,他的身边坐着已经连物种都变了的赤兔马春。
平日里在万事屋最没有地位似乎谁都能来欺负的银时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看出来她才是这个家里真正当家做主的那一位,她眨眨眼睛,说:“那还用说吗?银桑我以后可是要讨老婆的,这样子就只能嫁人了吧?那怎么行啊?”
“银桑——”
“没什么,别担心,这样,万事屋暂时放假,新八你先回你家去,神乐的话······呃,你不是说你要去找曹操吗?那你就先去找曹操吧。放心吧,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找到办法让大家恢复原样的。”银时低头一笑,这个动作在现在的她做来,少了点阳刚之气,反而多了一丝意料之外的柔美,“别担心,我可是万事屋银桑,没有什么事是我做不到的。相信我。”
新八和神乐虽然平时各种看不起他们老大的样子,但是他们也很分得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既然银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们也就没有太过于反对。
新八一心一意回去经营他们家的道场,神乐则是和赤兔马春踏上了寻找曹操的旅途。
而银时则是收拾好了东西,去登势婆婆那里交了上上个月的房租,然后转道去了村田家的锻冶屋。铁子见了银时的第一眼当然是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美人居然是那个满嘴跑火车,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丧”气息的银时,等到银时自我介绍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所以说钱等我回来会给你的啦,现在先赊着,刚才交了房租现在口袋里连一个五元硬币都没有了。这样好不好,算你借给我的,借我一把刀,我现在这个样子拿着木刀简直就是去送人头的。”
银时自己在家拿洞爷湖试过,不出她所料,变成女性的身体之后,力量下降了不少,拿着洞爷湖那样的木刀已经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了,但是她家里现在又没有刀,只能临时想办法去借一把了。
铁子整个人都木了,可能她的内心整个都炸裂了,她同手同脚地从柜子里翻出来一个长条木盒子,递给银时,机械地说:“这个是我最近的作品,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拿去用吧。”
银时打开盒子,取出刀,随意地看了一眼刀刃,看得出来,铁子的手艺比以前更好了,打造这一把刀的技术比当初她拿着去战红樱的那一把便便刀更加成熟。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告别了铁子,银时独自一人去了地下都市秋叶原,她似乎隐隐约约记得假发那个家伙留给她过一个紧急联络地址,说是如果有麻烦了就来这里找他。
希望那小子不是开玩笑的。
银时避开路上的各路眼神糟糕的死宅,按照记忆中的那个地址找到了一个咖啡屋,她推门走进去,径直走到吧台前,抬起右手,轻轻扣了扣大理石质料的吧台,一连扣了四下。
然后一个穿着侍应生制服的年轻人笑容满面地走过来,说:“这位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听见那句“小姐”,银时心里还是哆嗦了一下,她尽量装作自然一点的样子,说:“82年的宝矿力两杯,我跟我朋友的。”
这是当时假发絮絮叨叨跟银时说的联络暗号,银时嘴上说着你这家伙脑子不正常快去看医生你自己大逆不道就算了不要连累银桑我,然后一脚把那个天然呆的笨蛋给踹了出去,但是还是记住了他告诉她的话。
脱线归脱线,犯傻归犯傻,银时还是清楚自己的友人还是一个特大号通缉犯,天天被人追着打,一旦被抓到了就要把脑袋送到河边示众的那种,就算是假发那家伙哪一天真的为了江户的黎明而献身了,银时也希望不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让他暴露的。
——说归说,这个暗号到底是个什么鬼?为什么是82年?为什么是宝矿力??那个家伙是收了宝矿力多少钱给打的广告??
那个侍应生的反应也挺快,他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说:“真是不巧,我们现在没有货了,这样吧,让K桑现在就去给你买可以吗?”
银时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那你们快一点,我赶时间。”
“好的,您这边请。”那个侍应生把银时引到一张桌子边,过了一会儿端上来一杯加了糖和蜂蜜的牛奶,“这是您的朋友给您点的,请慢用。”
银时点点头,端起杯子慢慢地喝着她最喜欢的腻死人不偿命的饮料,等桂接到消息赶过来见她。
或许是因为桂吩咐自己手下人的时候把银时的联络放在了第一紧急的等级,银时一杯牛奶还没有喝完,就看到桂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身后跟着那个来自梦幻的佣兵部族的值班不明生物,桂一进来就扑到吧台上一把揪住那个侍应生的衣服领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银,银时,在哪儿呢???”
银时抬起手挥了挥,说:“喂,假发,银桑在这儿呢。”
然后那个狂乱的贵公子桂小太郎,在转过头来看见坐在靠窗位置的银发美人的一瞬间,整个人都狂乱了。

——TBC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啊,忘了说了,本文可能存在软禁梗,还有互相嘲讽的时候可能会提到银时喜欢结野主播,食用注意……还有什么等想到了再说吧。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02.心态崩了
桂小太郎和坂田银时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相当戏剧性的,那一天他只是去找翘课出走的讲武堂头号问题儿童高杉晋助,结果因为见义勇为被一群只知道凭着自己比较厉害的爹作威作福的同学围着说要一起揍。其实桂说实话,那种不知道修习精进天天就知道盯着钱和家世的草包大少爷再来八个十个也不会是他跟高杉的对手,但是银时偏偏就是那时候出手了。
一柄刀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就插在那个大少爷的脚边,吓得他哇哇大叫,差一点就能让他去见他家列祖列宗。
然后桂听见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头上响起来。
“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是发情期到了吗你们这群魂淡?”
坂田银时似乎多年没有任何装酷耍帅的长进,十几年后他在一家寻常的咖啡屋出手帮了一个家道中落的眼镜少年,开场白用的还是这么一句。
那就是命中注定的第一次见面,如果不是松阳老师介入的话,很可能就会变成“三个少年一起迎战仗势欺人的恶霸少年团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种套路展开,但是那个银发的男孩还没有来得及躺在地板上嘿嘿一笑说我叫坂田银时你们叫什么名字,就被温柔微笑的老师一拳给打进了地里,然后翻着白眼被老师拖走了。
后来他跟高杉一起离开讲武堂加入了松下私塾,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中,桂偶尔也会回想起那一天的初遇,或许银时真的只是翘课闲逛到了那里,突发奇想地想睡一觉,但是他也是真的看不惯恃强凌弱,以多欺少。
桂小太郎自幼父母双亡,家道中落,相依为命的奶奶也早早地去了,后来老师被杀,诸多战友不是死了就是再也没了联系,要么就是意见相左反目成仇,救国梦想破灭,还天天被人追杀,飘零一生孤苦至此可以说是非常悲惨了。但是每次累的不行之后去银时那个万事不做屋坐坐,看他坐在淘来的二手老板椅上一脸嫌弃地说假发你不要再来了真选组那个红豆包控这两天就在我家对面的楼上盯着呢,端起眼镜少年给泡的一杯粗茶,听着那个夜兔少女说他敢来抓假发和银酱就去打断那个监察的腿,突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岁月并不静好,危机依旧四伏,桂每每想起还有一个人驻守原地,只要他一回头就能看到,就觉得值了。
这辈子能认识坂田银时,值了。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靠窗坐着的银发美人,整个人都愣住了。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啊咧,那个女人也是银发红瞳?
啊咧,那个女人为什么穿着打扮跟银时一毛一样?
啊咧,她认识我吗?
啊咧,她是谁啊?
银时看到桂的那个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没有反应过来,她叹了口气,说:“假发,你不至于吧?怎么这样子啊?是没见过银桑还是没见过女人啊?”
不是,银时我见过,女人也见过,但是变成女人的银时我真的没见过。
不是,等会儿,银时,银时变成了女人????
桂扑了过去,死死盯着银时,那个表情实在太可怕连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的银时也不由得心肝儿一颤,然后那个黑长直就伸出手——直直地抓住了银时的胸。
银时:“······”
桂:“······”
围观群众:“······”
啊,是真的胸啊。
银时勃然色变,一把抓住桂的手,狠狠地把他给摔了出去。
桂摔进桌子堆里,发出一声巨响。
还没有等他爬起来,颈边就已经贴上了一把刀,那刀刃上银光流动,锋利无比,轻轻一抹绝对就能送他去见松阳老师,但是桂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银时脸色十分难看,说:“喂,你这家伙突然干什么啊?你说吧,是想让我砍了你的爪子还是你胯下的那个【哔——】?”
“真真真真真的是银时时时时时???!!!!”
桂说都不会话了,他已经顾不上脖子上的巨大威胁,只顾着盯着眼前这个凹凸有致的美人,整个人都傻了。
“那不是废话吗?你难道还想要我说点什么只有我们知道的糗事来告诉你我就是那个从小跟你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坂田银时?好吧好吧,你十一岁生日那天其实高杉是准备了礼物的,我记得好像是他自己做的蛋糕,不过那天我刚好饿了就顺嘴给吃了,后来你们俩掐起来的时候我没有说实话。”
你何止是没有说实话,你不光没有说实话还在旁边扇阴风点鬼火大声喝彩加油好不好?!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电光火石之间桂已经忘了过去的基友突然变成了妹子的事实,而是想起了那一天他跟高杉打架之后被松阳老师一人一拳打出一个包的疼痛,顿时就怒从心起,说:“原来是你!!!”
银时收刀回鞘,随手挖了挖鼻孔,顺手弹了出去。
“银时!!身为武士居然偷吃同门的生日礼物,还陷害另一个同门,你这人都没有一点点羞耻心的吗??身为武士的礼义廉耻呢?!”
银时说:“那种东西我从来就没有过。话说,你现在终于相信我就是银时了?”
然后桂又看着这个比自己矮半头的性感美人,一时之间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银时只能拽着桂坐到到座位上,将来龙去脉给这位竹马竹马如此这般地讲了一遍,最后总结了一句:“碰上这种麻烦的事情银桑也很无奈。”
桂猛地灌了一口咖啡,勉强找回了自己的脑子,傻乎乎地重复道:“哦,就是说,你现在身上的病毒解不了,所以在找到解药之前都只能保持这样子了?”
“啊,真是麻烦啊,最糟糕的情况是找不到解药,这辈子就这样了,你明白吗?以后可能就要谈男朋友,嫁人生孩子,在家里相夫教子了。我当然是没有歧视全国的女性的意思,只是我人生的前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人生,现在突然被逼上这条路,感觉自己迟早会被逼疯的。”
银时一脸麻烦地抓抓后脑勺,很认真地在苦恼着。
只是她对面的发小似乎并不是很能理解她的苦恼。桂小太郎用了这辈子和下辈子全部的脑细胞才勉强消化了这件事,就在他咧开嘴想要开始嘲笑自己的竹马竹马居然把自己给搞成了这个样子的时候,嗖地一道银光闪过,两人中间的木头桌子一分为二,连同桂面前的咖啡杯一起死无全尸,桂还没有完全成型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银时咔擦一声把刀收回刀鞘,笑眯眯地说:“不好意思了,你明白的吧,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太好嘛。”
“······抱歉。”
“行了,玩笑到此为止吧,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你应该有辰马那家伙的联系方式吧?帮我联系他,凹凸教那群家伙常年在宇宙各处活动,现在地球这边他们已经放弃了,那么势必会去寻找下一个袭击目标,我必须赶在他们下一次动手之前找到他们。”
银时想的很简单,既然那些家伙是在宇宙里四处活动的,那么那个脑袋空空也常年在宇宙活动的宇宙商人或许也会知道点什么,不管怎么说,至少去拜托他带自己去宇宙,还可以省下一笔车马费。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银时你这是要去宇宙吗?”
“看就知道了吧?那些家伙把老子变成这样以后又不负责任地跑了,不去揍他们一顿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啊。”银时端起桌子上新上的甜牛奶一饮而尽,颇有一种豪迈的气势,“怎么样?你会帮我的吧?”
“辰马那家伙是有给我留了个联系方式,但是从收到消息到他回来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桂想了想,“我去联系他,这段时间你先住我那里吧。”
“也好,反正真选组那个无能集团现在都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抓什么攘夷志士了,毕竟那个鬼之副长变成了X子,光是减肥就够她受的了。”银时似乎想到了什么搞笑的事,忍不住笑了起来,坐她对面的桂一时之间居然有一点晃神。
夭寿了,谁知道过去的基友一朝变成了女人居然会有这种颜值,简直是不科学啊。

——TBC
啊,有存稿就是爽啊。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这个楼真冷清,连个抢沙发的都没有……嗯,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可以自己坐沙发了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啊,写高银真是一件开心的事,特别是写高杉折腾银时尤其开心。
毕竟以前一直都是高杉被银时折腾,现在风水轮流转,在ooc里满足一下我想看高杉折腾银时的扭曲愿望真是极好的😱
但是高杉是真的崩了,崩得连他亲爸都不认得他了_(:b」∠)_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03.桂老妈子养女心得
之后银时就暂时跟桂住在了一起,期间桂也有派人去打听真选组现在变成了什么样,然后就知道那个外表是女人内里是男人的人妖军团居然跑去开了一家警【银魂】察主题的夜店,顿时和所有人笑成了一团。
这世上大概没有什么事会比听到自己缠斗多年的老对手变成了这样更搞笑的事情了。
只是暂住在桂这里的银时完全笑不出来,毕竟她自己也是那场闹剧的受害者之一。当这种悲剧发生在别人身上自己或许还能和桂他们一起捧腹大笑,但是一想到这种该死的悲剧也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银时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的。
就在桂忍不住想要自己亲自去看看的时候,银时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她一脚踹翻了桂,怒气冲冲地走了。毕竟在桂想要亲自去看之前,他已经打发十二个人去看过,并且笑过十二次了。
桂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痛苦地说:“银时······女孩子不要动不动就踹别人的脸啊······”
桂小太郎和坂田银时小时候是一起住过的,甚至可以说自从桂和高杉加入了松下私塾,拜吉田松阳为师之后,他们三个几乎就没有分开过。晚上拿着枕头玩枕头大战扔得一地鸡毛,或者是桂和高杉给银时讲鬼故事吓得银时瑟瑟发抖,偶尔偷偷摸摸地跑出去跟官差打架,反正就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气,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但是那会子的银时还是个毛头小子,而不是现在这样的妹子。
桂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明明是同样的事,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换了一个性别,就感觉哪里都不对劲了。
以前的坂田银时做派就非常不像个武士,惹得桂各种看不惯,各种说他,但是银时一直我行我素,虽然银时现在变成了女人,但是里子还是那个坂田银时,所以她还是桂很看不惯的那一副做派,这也直接导致了桂天天逮着她说。
某天银时正在剥巧克力的包装纸,桂抢走了她的巧克力,说什么“银时女孩子不能总是吃这种高热量的东西,小心会变成真选组的那个猪之副长的”,然后煞有介事地端上来一碗蔬菜沙拉,看得银时莫名其妙。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某天银时正在跟桂手下的一群攘夷志士喝酒玩牌插科打诨,桂过来拿走了她的酒杯和牌,说什么“银时女孩子最好不要喝酒,对身体不好,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哔——】这种话成何体统啊?”然后塞给银时一个很丑的洋娃娃,弄得银时莫名其妙。
银时现在还是穿着她以前身为男儿身的那一身衣服,然后就天天被桂逮着絮絮叨叨说什么“银时身为女孩子怎么能穿这种深V的衣服?真是太不知廉耻了过来看看这身衣服肯定比你现在这一身好”,然后从身后拿出一套传统女式和服,上来就要扒银时的衣服。
银时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大晚上出去乱逛,然后喝到很晚,乱七八糟地回家,这简直就像是火星子落在了火药桶上,银时不知道第多少次被桂堵在大门口,说什么“银时你这样夜不归宿还喝成这样真是师门不幸我今天就要代老师整顿师门”,然后被醉醺醺的银时一脚踹翻,口齿不清地说老子才是松阳的大弟子你们这些家伙都是老子的师弟,就算是代老师整顿师门也是我这个大师兄来,哪里轮得到你,论辈分你丫的比高杉那个矮子还要低好吗,叫我大师兄啊你这魂淡。
格格不入。
银时最近感觉自己的发小跟神经了一样,虽然他以前也不是很正常但是最近似乎特别不正常。
在某个银时还没有睡醒的清晨,桂一把拉开门冲了进来,直接就掀起了银时的被子,银时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就被桂抓住肩膀一阵吼“银时!女孩子不能睡懒觉赶快起床!!!”
不是,是不是女孩子跟睡不睡懒觉有什么关系???
银时本来就没有睡醒,这会儿一肚子起床气,又听见桂说自己是女人,想起了自己最近被老妈子一样的假发抓着絮絮叨叨的苦逼生活,顿时整个人都炸了。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好啊,她算是明白了,不是桂最近特别不正常,而是他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个女人,才会干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破事。
银时一脚把桂踹飞,感觉自己血管都要爆掉了,她冲过去一把抓住桂的衣服领子把他拎起来,怒吼道:“你给老子看清楚了老子是坂田银时!!!坂田银时!!!是那个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坂田银时!!虽然现在因为意外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老子的内里还是男的!!男的!!你懂不懂你这个榆木脑袋?!”
桂挂着两管鼻血,看着眼前丰满的两团,顿时鼻血流得更凶了。他颤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语无伦次地说:“那那那,那我们能一起洗澡么?我记得我们以前都是一起洗澡的——噗!!”
银时恨不得直接掐死自己的发小就当是为了全世界做贡献了。
“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只喜欢人妻的吗?!为了找我的麻烦连设定都不要了吗你这家伙???”
桂趴在地上,断断续续地:“不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确实是人妻不是吗?你以前不是有跟高杉那小子交往的吗······你不用掩饰了其实我都知道的银时······”
银时:“······”
唰。
“假发啊,你知不知道人有一种死法叫你知道得太多了?”银时手上长刀出鞘,对着桂比划了半天,寻思着从哪里下刀分尸会少喷一点血。
桂一骨碌爬起来,两把抹掉脸上的血,开玩笑那可是银时,说分你尸就绝对不让你囫囵个儿死的,桂一本正经地说:“银时你这样否认也没有用的,虽然你跟高杉都掩饰得很好,但是我还是独具慧眼一下子就看出了你们俩之间的隐藏关系……而且我还知道你才是下边那个。”
银时:“……”
“所以说我喜欢你也不算是崩我的设定因为你本来就是人妻——呀啊啊啊啊啊啊松阳老师救命啊大师兄,不对是大师姐要谋杀同门啦啊啊啊啊!!!!”
那天银时追杀桂一小时未遂,十分悲愤地想到底是哪个魂淡把这件事给说出去的。
那个时候她明明跟高杉说好了这件事就当做是他们俩人之间的秘密,既然不是她说的,那就一定是高杉,肯定是他泄露了机密!!
顿时银时对高杉的仇恨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银时暗暗发誓下一次见到那家伙一定要先阉了再砍死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然而完全陷入了自己悲愤情绪的她完全忽略了桂的那句“你和高杉都掩饰得很好”,先入为主地认定告密者一定就是自己地下情的对象。
就这么鸡飞狗跳地过了两周,银时从桂那里得到消息,快援队终于抵达江户了。
——TBC
本文的假发看透了一切。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本文大概今天晚上更,估计到10点去了。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百度不明原因吞文,我明天抽时间补一下。
辰马这个角色真是惨,一出场就被河蟹了。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看来度受是不打算把吞的楼吐出来了。
今天中午重发昨天的那一章。希望能发出来。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还是发不出来……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算了我发图片吧=_=

楼主:圣慕羽  时间:2022-01-03 14:59:33




楼主:圣慕羽

字数:86486

帖子分类:all银时

发表时间:2017-11-04 06:41:00

更新时间:2022-01-03 14:59:33

评论数:6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