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随遇而安(兄弟,伪黑帮)

【潇湘溪苑】【原创】随遇而安(兄弟,伪黑帮)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欠的债迟早要还的

此遇之非彼遇之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沈元晟拎着沈遇之的后衣领下了车,从后面一脚将他踢进门。遇之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正好摔趴在沙发上,也不起来,就这么认命地趴着。
沈元晟二话不说,从一旁的花瓶里捞了藤条走到遇之身后,藤条捅捅遇之的皮带。遇之心领神会,没有任何反抗,动手解开自己的皮带,手向下一拉将裤子褪到大腿根。他跪趴在沙发沿上,臀部正好对着元晟。
藤条划破空气发出咻的声音,兜着风砸下来,结结实实落在遇之的臀峰,肉凹陷下去又弹起来,随之出现一条棱子,发白发红。
一时吃痛,遇之皱了眉毛,手指扣着沙发忍疼。
接连不断十几下全落在第一条伤痕上,那一条棱子肿得有两根手指宽,突兀出现在臀部显得格外难看。遇之看不见,只觉得那里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疼痛。
元晟并不满意这样的效果,仍旧是不遗余力抽在这一条伤痕上,直到这里的皮肤不堪抽打,被撕裂开,皮肉向外翻卷着露出一个血红色小口,粉嫩的肉暴露在空气里,房间里似乎充斥着血腥味道。
遇之早已从沙发上滑下来,受罚姿势早就不成样子。他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手指几乎插进了沙发里面,尽管这样,还是有残破的痛呼声冲破喉咙阻碍逃出来。
元晟终于是放过了这里,换了别处打,却也没有让遇之轻松多长时间。藤条挥舞得极快,臀上又有多大的地方容人老是换地儿?十几分钟下来就是满臀的伤痕,紫斑,发黑,破皮,渗血。
遇之终于忍不住,身子向旁边扭了一下妄想逃开藤条的肆虐。
“沈遇之,你有资格躲吗?”元晟收了藤条站在原地,问话,语气冰冷的足以让热水结冰。
遇之没有回答,只是想起妹妹遇安遭遇的一切,默默忍着疼摆正身子,把已经不能再扛打的屁股抬得高高的方便元晟责罚。
元晟才不跟他客气,一见他摆好姿势就追了一藤条上去,藤条凌厉,生生撕开一道小沟,血顺了藤条滴在地上。元晟只像是疯了一样不断抽打,像是要活活抽死眼前的人。
“哥……哥……”遇之小声呼唤,他感觉到了来自哥哥的杀气,这么重的责罚,哥哥是要打死他。
“叫我?你有什么资格叫我!”随了答话,元晟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几分,说话间几藤条下去,竟是让这坚韧之物生生折断。元晟看着断掉的藤条愣了两秒,许是在思考接下来该用什么。家里又不是刑房,哪里有那么多刑具?索性直接上手。
遇之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元晟钳住下巴,遇之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元晟钳住下巴,后者的巴掌带着风就扇到了他脸上,只觉一阵耳鸣,半边脸颊都麻木了,血顺着嘴角流下来,反手又是一巴掌,整张脸都麻了,两个红手印盖住了俊秀的脸庞。
十几巴掌下来,遇之脸上乱七八糟全是指印,肿得不成样子,五官都变形了一样,嘴里吐出几口鲜血,眼神竟也涣散了。只是不断叫着哥哥。
元晟看着这张脸,终究是没有再扇过去,他站起来,一把揪住遇之的头发将之往碎石铺的地上拖。早前的一番肆虐已经让遇之无力起身,只好任由他拖着,头皮承受了全身的力量,像是要被迫跟头骨彻底分离。
终于是到了目的地,元晟松开了已经快要脱离的头皮,指了碎石,冷冰冰地命令:“跪好,衣服脱了。”
遇之是怕了,只有机械执行哥哥的命令,不管碎石,直挺挺跪着,脱掉上衣。这份乖巧却并没有换来元晟的怜惜,他抽出遇之裤子腰上的皮带,对折了一下,抡圆了胳膊抽下来。
“啪”的声音伴随着巨大的疼痛,仿佛是揭掉了一层皮。遇之管不得许多,本能地仰头大叫:“啊!哥!”
“你有什么资格叫疼!你会比遇安疼?还是会比小姨疼!”元晟骂着,眼眶竟红了。脑子里全是遇安满身是血痴痴傻傻靠在墙角的画面,满心是小姨的眼泪。“闭嘴!你还有脸叫!”已经打了这么久 ,但元晟并没有消气,反而越来越伤心气愤,真是恨不得一顿毒打了结了这个**不如的弟弟。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遇之不记得哥哥打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鼻腔口腔里全是血腥,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眼前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耳边不断传来哥哥的责骂和皮带落下的声音。
终于,遇之身子一歪,倒在地上,眼皮彻底合上。
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娇小的女生飞一般冲到遇之身边蹲下,张开双臂将遍体鳞伤的人护在身后。
元晟看着遇安因动作太大而露出的脖子上的吻痕,深深叹了口气,将皮带砸在地上,便转过身不再看地上两个孩子。一颗泪珠顺着脸颊滴下。
元晟和遇之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当时元晟十八岁,遇之才八岁,元晟正在读军校,遇安的妈妈不忍心丢下哥哥的两个儿子不管,就自己承担起照顾兄弟俩的责任,真的是视如己出百般爱护。遇安家里本来不富裕,她却坚持供着三个孩子上学,遇安爸爸也拗不过她。一家人过得紧巴巴却温馨和睦。元晟毕业之后没有进军营,而是转业做了保安公司的经理,后来有了经验之后就自己开了公司,家里的生活这才好起来,本以为苦尽甘来,谁知道遇之在学校打架斗殴被开除,再也不要上学,居然当起了混混。
玩玩酒吧夜店,元晟是可以理解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谁知道这个胆大包天的弟弟居然成了什么社团的老大,更可气的是祸及家人,遇安居然被他连累被人毁了清白!
元晟回头瞟了一眼遇安,实在是没脸面对,叹着气离开了。
遇安这才敢抱起遇之的头,“二哥!二哥醒醒!”
遇之极力扯出微笑来,“安安……没事。”他想要抬手擦擦遇安脸上的泪,手臂却无力地垂下,彻彻底底晕了过去。
“二哥!”遇安喊得声嘶力竭,怀里的人却没有回答……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我看到熟人了小布丁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五年前
因为沈遇之逃课一周并且在校外打架斗殴被抓进警局,学校予以开除处分。也可以理解,那可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初三的时候他被小姨逼着拼命学了一年,还请了金牌教师给他补课,他这才勉勉强强上了一中。可惜寄宿制的学校一去他就放飞自我了,逃课打架抽烟泡酒吧,什么坏事都干过,学校也是忍无可忍,终于在高一下学期就给出了开除的处分。
沈元晟军校毕业部队服役八年后转业,有了自己的保安公司,可惜,他已经三十岁了,沈遇之也已经在社会上混了四五年,已经是一个小酒吧的老板,有了自己的小团队。他想管也管不了了。
沈元晟转业回来第一次见到沈遇之就是在医院,他接到小姨的电话飞奔到医院还以为这人是要死了才让小姨那么着急。
确实是快死了,躺在床上,胳膊打着石膏胸口缠着绷带还骂骂咧咧地说要把谁谁弄死。
沈元晟看着他这个样子听着他这些话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去抡圆胳膊给了他一耳光,啪的一声惊得沈鑫话都说不出来。沈遇之反手捂着脸,眼睛瞪的又大又圆,这些年哥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回来都是疼着宠着,他哪儿见识过哥哥这个样子。
“元晟!他还受着伤呢!”沈鑫拉住还要继续动手的人,自己一闪身站到兄弟两人中间把沈遇之护在身后。
“小姨,”沈元晟无奈地叫了一声沈鑫,“他就是仗着您宠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要是他长在我跟前儿敢这么干试试!”话是对沈鑫说的,目光却越过她落在沈遇之身上。
遇之躺着没动,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又委屈又气愤。第一次见面,哥哥居然在他伤重的时候给了他一耳光,当着全病房人的面。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沈鑫偷偷塞给沈遇之一块手帕,他接下揉成团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擦上去挺疼的,脸肿起来了嘛,碰一下肯定是会疼的。这时候沈遇安也推开门跑进来,一头长发甩的像个疯子,她不是第一次见沈遇之受伤,却是第一次见人伤得这么重,胸口的伤缝了十几针呢。她一进来就忽略了好不容易才见面的大哥,自个儿妈妈也当没看见似的略过去,直接扑到沈遇之跟前儿左看右看。
“幸好幸好,脸只是肿了点儿,还是那么好看。”
如果她这话放在平时,比如说是沈遇之不小心从哪儿摔下来的情况下,这几个人早就笑成一团了,可是现在谁也笑不出来,沈元晟只觉得小姨太惯着这两个孩子,导致他们两个人什么都不在乎,到了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沈鑫也觉得自家女儿确实有点儿不分场合了,但让她为了这点儿小事去呵斥女儿她也是做不到的。
“小姨,您先带着安安回去吧,我在这儿等遇之挂完这瓶药带他回家。”沈元晟好歹是挤了个微笑给沈鑫看,压着火气尽量温和地说出这句话。他也怕吓着小姨和妹妹。
遇安从小就害怕这个大哥,从军营出来的,看起来就感觉太过威严,让人想亲近都不能。现在她又能明显感觉到大哥在生气,一颗小心脏早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幸好沈鑫没多说几句话就牵着她的手走了。
她们都走了,这儿就只剩一些不相干的人和正在闹别扭的两兄弟。遇之看着小姨和妹妹离开之后就赶紧缩进被子里决定不理那个不给他好脸色看的大哥。反正说不到一起去,那就干脆别说算了。
沈元晟也不逼着找他说话,就坐在旁边,像尊大佛似的让想睡一会儿的遇之侧卧不安像是背上长了一脊背的刺。
病房里各种人进进出出,他么俩却是一句话都不说,遇之安静得难受,手机在打架的时候已经摔碎了用不了了,现在只能无聊得数着点滴一滴滴往下落,看哪一滴更快哪一滴更慢。好不容易才撑到护士过来拔针,他好像充满了电一样掀开被子一脚蹬上鞋就要跑,却被沈元晟一把拉住尚且完好的左胳膊拽了回来。
“你干什么!”沈遇之挣脱不得,心里十分恼火,说话的声音自然大了些。
沈元晟觉得自己脑袋上的青筋跳得都要爆开了,可是一病房的人都在看着他俩他也不能太没有风度,过了好几秒才低沉着声音在遇之耳边说了句“我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你没脸。”
说实话,这么多年除了沈元晟以外就只有一个人让沈遇之这么害怕过,那人是他以前的老大,叫吴成,三年前警/察大扫荡,吴成死了,他就成了老大,再也没人拿他当小孩子对待过。沈元晟第一次对他发火,他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温柔体贴的大哥发起火来会有多恐怖,会不会像老大一样拿起什么打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沈遇之显然是会审时度势的,当即放弃抵抗乖乖跟着沈元晟走上车。
到了家沈元晟可就不顾着什么了,把人拉进书房按在书桌上先拿皮带抽服了再说。第一下的时候沈遇之还会躲,还会反抗,但是他打也打不赢大哥跑也跑不掉,只好认命趴在那儿,还免得让人按着不小心磕着伤口。以前吴成也打他,在他办事不力的时候,那他哪儿敢躲,拿刀砍他也得接着。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沈元晟的手要比吴成轻多了,而且只是抽了他十几下,看他安静下来就不再动了。他这才把憋着的那口气呼出来,放松下来好像身上的伤更疼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大哥按的太紧弄得。
他以为就结束了,以前吴成打完出完气就让他该干嘛干嘛去,他就以为大哥也是这样。刚别别扭扭揉揉自己身后肿起来的肉就要走。
“回来。”沈元晟叫住他。
他站在原地,心跳漏掉一拍,听那语气,大哥的气根本没撒完,所以这算是中场休息?
“我让你走了?”沈元晟问。
“没有。”遇之回答。
“那还不滚回来!”
遇之也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句天要亡我,然后乖乖走回去大哥面前微微低头站着,就是从小混社会习惯了,拼命想站好也站不好,身上就是带着地痞流氓特有的流气,不像沈元晟一看就是军旅之人一身正气。
“站好了。腿并拢,抬头挺胸,左手放身侧,肩膀打开。”沈元晟一边说一边动手去纠正弟弟的姿势。“保持住,我两个小时后再来看你。”
遇之刚想开口为自己说几句话,嘴唇还没打开就被沈元晟的眼神杀逼回去。
“不许说话不许动不许东张西望。”沈元晟留下这句交代之后悠哉悠哉出去了,留遇之一个人在书房跟墙壁大眼瞪小眼。这个家他还是第一次来,哥哥刚装好的房子,他以前不是不着家就是在小姨家,还从来没跟哥哥一起住过呢,不知道怎么的莫名觉得紧张。他又觉得自己忒不像话,被自己哥哥又是扇耳光又是抽屁股又是罚站的,传出去他还要不要混了。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他得跑,跑到自己的地盘去。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站了好一会儿,沈遇之觉得大哥不会再回来了,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至少应该两个小时之后再回来吧……他还是有点儿心虚。
不过沈元晟没给他多少心虚的时间,只离开了十几分钟就回来了,手上拿着几圈粗电线。
沈遇之盯着那电线咽了口唾沫,他可不觉得这玩意儿是沈元晟用来接线路的,家里走的都是暗线他一进门就看出来了。他习惯性进一家门就观察家里摆设构造,至于为啥会养成这种习惯,那肯定是因为职业病,他刚出社会没少干偷**狗的事……
他瞧着沈元晟向自己走过来,两只脚不受控制就往后退,撞上后面书桌才停下。“哥,哥……我可是你亲弟啊,不带这么玩儿的吧?”
“你给我过来。”沈元晟站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空地。
“我就不。”沈遇之瞧门开着,先往左虚晃一下,又赶紧往右拼命跑,想趁大哥反应的时间冲出去把门一带溜之大吉。
谁知道沈元晟根本不上他这个当,哪边都不堵,直接退守门口,正好抓住没来得及刹车的遇之。
这下可好,被人抓住可不就成了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哥哥哥哥哥”遇之一连串儿叠声叫大哥,脸上笑容全是讨好,“你看我都这样了,你是军人,可不能欺负老百姓。”
“我转业了。”沈元晟把人拖到墙角按在墙上。“站好。”
遇之一看逃跑无望只好尽量乖觉,老老实实贴墙站了个笔直,站好还不忘对大哥笑笑。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也不怪他跟个二皮脸似的。
沈元晟手腕儿一抖把电线甩出去,呜的一声吓得遇之当即偏头闭眼,要多怂有多怂。
他知道这玩意儿抽在身上可要比皮带疼多了,皮带是宽的,痛楚能分担,这电线就那么粗,里面又是金属导线,抽在身上简直就像活生生剌了一刀。
沈元晟看他这明知道要挨打也不出口认错的样子只觉得他是不服管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就是一鞭抽下去,正抽在大腿上,疼得沈遇之嘶嘶直吸凉气,两只腿抖得厉害。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沈遇之心想哥哥这人民子弟兵怎么也学得跟流氓混子一样一言不合就打人呢?还无师自通一动手就拿了个杀伤力这么大的武器。不过他也没能想太多,沈元晟又是一鞭抽得他干脆蹦哒起来,两次落在同一个地方的感觉可真难受,痛楚不止浮在表面,更是深入内里,肉被撕裂一般难忍。
“哥哥哥,疼疼疼疼啊哥!”遇之用一只手捂着腿,别别扭扭往旁边跳。
“回来站好。”沈元晟阴沉着脸脚尖点了点地,示意人回到该待的位置。
沈遇之弯着腰揉腿,抬头看大哥是一脸委屈眼泪汪汪,虽然是一句话不说,但那表情看了分明就让人觉得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不过这种把戏骗骗母爱泛滥的小姑娘还好,对于进过军营带过新兵的沈元晟来说一点儿作用都不起,反而会让他觉得这个人欠练,明明就是一大老爷们儿玩儿的什么大姑娘撒娇那一套。
“过来!”沈元晟喝了一声。
“好嘞。”遇之听声音就知道自己小计策没有成功,自然乖乖地蹦回去站好。这大哥怎么比吴成还难对付,看着也不是很生气,咋就非要把自己打出个好歹来才肯罢手呢?遇之心想,我不能是爸妈随手在路边垃圾桶捡的吧,所以哥哥把我当仇人?
“五十,动了就从头再来。”沈元晟宣判。
这个骚操作遇之还是头一回见,以前小姨不会打他,姨父也就实在看不过去才会说两句,小姨和小姨父都是顶级温柔的人,吴成就纯属撒气吧,你就乖乖站在那儿让他打就好了,一般也就打几拳踹几脚砸几下就好了。这回可倒好,不仅要忍着疼记着数还得克制住自己不能动。果然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折磨人都一套一套的``````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在教室写文,好刺激……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沈元晟显然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别说什么遇之身上有伤,就是有伤才让他恼火,一想到他在外面的所作所为沈元晟脑袋就疼。他脑袋一疼可就换成了实打实的鞭子抽在沈遇之腿上,遇之自知躲不过去只能抓紧了裤子咬着牙齿乖乖忍着,五十下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他配合起来也就几分钟的事。沈元晟颇讲规矩,说是五十就是五十,一下不多一下不少。收了那电线再回来还看弟弟靠在墙上喘气儿,汗珠子都要流到眼睛里了也不晓得擦擦。
“知道疼了?”
“那您可不是废话么?”遇之嘟嘟囔囔抱怨了这么一句。
“大声说。”沈元晟轻轻踹了一下弟弟的小腿让他站好。
遇之从善如流,赶紧收了脚离开墙乖乖站好,也不敢揉腿了更不敢抖。刚尝过大哥的厉害他哪儿敢再拔老虎的胡须。“是,我知道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没皮没脸惯了的他也会觉得难为情,说完这句话耳朵尖儿居然热热的。
“那就行,没白打。”沈元晟抬手给擦了汗,又手动调整好弟弟的站姿,“面对墙,你还欠我一个小时四十三分钟。”
“啊?``````”遇之有苦说不出,罚站真的是件苦差事,还不如再打他一顿,毕竟站着不能动太无聊太孤独,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尤其是在墙角面壁,那种孤独感和被抛弃的感觉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沈元晟只当没看见他委屈的小表情,调了个闹钟就回椅子上坐着去了,随手拿了本书来看,时不时在纸上写些东西。
书房里安静得害怕,像是恐怖片在刻意营造恐怖气氛,遇之看着雪白的墙壁数着秒针的声音一秒一秒地过。数着数着又走神了,注意力跑去腿上,大哥可真是心狠,就可着一个地方打,到现在那块儿都还是发烫的痒痒的,大概是抽破了。越想越觉得疼,遇之又强迫自己想到别的事情上去,比如哥哥在部队好好儿的,去年还说要升官,怎么今年就突然转业回来开起了保安公司。
闹铃终于是响了,沈元晟抬头看了一眼,“行了,甩甩腿,坐下吧。”
“哎,得嘞。”遇之长舒一口气,站姿一下子就散了,抬手抹了脸上的汗,甩甩自己几乎要失去知觉的两只腿,赶紧跑到沈元晟面前坐着,腰酸背痛恨不得趴到桌子上去。
“想到什么了?”沈元晟夹了只书签合上书放到一边去。
“呃``````您想让我想到什么?”
“把你的人都给我散了,你去找个你喜欢的工作做着。”沈元晟说。
“为什么?”沈遇之也不笑了,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哪里还有讨好的必要。
“你还敢问为什么?”沈元晟伸腿踢了一下遇之的脚,“别给我抖,坐没个坐相!”
沈遇之撇撇嘴,不情不愿按住自己不安分的腿,规规矩矩坐好。小时候爸爸也会跟他计较这些小节,可他八岁就跟了小姨,小姨家里十分随意,跟长辈打打闹闹根本就是常事,不是什么公共场合也不会在意坐姿站姿,他哪里还习惯这些东西。
“我不要求你有什么大的作为,只要你遵纪守法安安稳稳过完这一辈子,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做不到吗?”沈元晟说。
“抱歉,我做不到。”沈遇之感觉自己的眼眶突然热热的,他赶紧站起来走了,真害怕自己一下控制不住在大哥面前哭出来。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刷单机一时爽,一直刷一直爽
话说你们都不水经验的吗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沈元晟手肘撑桌上,把脸埋进手掌里,这个结果他猜到了,可是没想到是在毒打之后弟弟还会选择这样一个结果。他活了三十年,除了爸妈突然去世那天之外再也没有过这样的手足无措。
他坐了会儿,沈鑫就不放心地打电话过来了。
“小姨啊,有什么事吗?”
“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能再打遇之,这么多年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他的呀,他已经很听话很懂事了呀,这么大的男孩子哪里有不打架的呀,你好好儿说几句就行了,可不许动手``````”
电话里沈鑫还在重复那个中心思想,沈元晟左耳进右耳出,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又不能跟沈鑫直说,沈鑫要是知道他把弟弟弄成了那个样子,恐怕马上能杀过来把人接走。沈元晟从小就觉得小姨跟父亲就不像是一个妈生的,小姨教育孩子完全是放养,能跟孩子一起商量怎么多吃个冰激凌还不被小姨父发现,父亲就是个大家长,定下条条框框孩子必须遵守。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肯定好好儿跟他说。”沈元晟在沈鑫结束了长篇大论之后用这句话做了个收尾,表示自己听进去了,态度之诚恳瞬间让沈鑫忘了这厮在医院都敢动手给了弟弟那么一大耳刮子。
沈元晟放下电话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万一那死小子真记恨自己了以后就更难管了。他还是挺佩服弟弟适应新环境的能力的,没人引导居然就能准确找到自己的房间,还真是观察入微。
沈遇之已经安安稳稳地躺在他房间的床上了,直接横七竖八地睡在被子上,鞋都没脱,大概是真的累了。昨天夜里跟人火拼,硬生生抢了人家地盘安顿好自己兄弟,尘埃落定才跑去医院治病,回家又挨顿教训,可不是累的筋疲力尽吗?
沈元晟不知道那有什么好争夺的,不就是一条街而已,一整条街不是窑子就是赌场,乌七八糟有什么好抢的。
他走过去轻轻帮弟弟脱掉衣服,又把人塞进被子里头去,又下楼去买了些消毒的药水来,恐怕以后家里就得常备消炎药了。得准备个药箱才好,感冒药也得备上,纱布也得有。家里多个熊孩子还真有点儿麻烦。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楼上的楼上评价好贴切,遇之,怂横怂横的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大哥们,我也想上一次热门,可以吗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遇之睡了一天,晚上又悠悠转醒,该是吃饭的时间了,他今天一天还没吃到东西呢。大哥上辈子怕不是法西斯,连饭都不给犯人吃的。他从被子里爬出来,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四处看看,床头柜子上放了个小药箱,显然不是放食物的地方。
“哥——”沈遇之扯着脖子大叫,他没敢出门,裤子不知道被放哪儿去了,他还没豪迈到能光着两条腿跑出去的地步。“哥哥哥哥!”
沈元晟被那一连串杀猪似的叫声吵得鸡蛋还没煮熟就捞了出来,估计里头还是溏心的,肯定是不能用来揉脸了。他急急忙忙跑过去看弟弟究竟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推开门只看见人像个受欺负的小媳妇似的抱着被子一脸期待看着门口。“说,干什么?”
“我衣服呢?”沈遇之又把自己裹得紧了点,生怕让大哥看见。
“脏了,洗了。”沈元晟走过去抽了张纸擦擦手,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自己的衣服来丢给弟弟,“先穿我的,明天去收拾东西来跟我住。”
遇之十分嫌弃地抖了抖大哥的衣服,果然是毫无特色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穿出去一看不是卖房的就是卖保险的。他还是喜欢自由一点的,穿在身上松松垮垮袖子能把手都盖住的衣服,那多酷。不过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他猜大哥衣柜里全都是这样的衣服,每天都一样,换没换衣服怕是自个儿都记不得。
沈遇之的骨架要比沈元晟小一点儿,这衣服穿在他身上还是松松垮垮的,不过刚好挺舒服,身上有伤还是宽松一点比较好,他穿好了衣服抖抖明显长了的袖子,感觉心里也没那么抗拒这套毫无设计感的衣服了。
鸡蛋没熟透,只好剥了吃了算了,沈元晟瞧遇之脸上的肿也消了,弟弟好像也没有很在乎。
饿了一天的遇之一坐下就开始扒着自己的碗吃大米饭,活像个逃难过来的灾民,一点儿形象都不要。“部队还教做饭啊,哥,你做饭真好吃。”他含着一大口米饭含含糊糊说着。
“慢点儿,再噎着你。”沈元晟笑着给弟弟夹了些菜放进碟子里。
好歹是笑了,遇之终于松了口气。以前只道哥哥温柔体贴,没想到发起火来打人这么狠,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他堂堂西城二爷就这么亡了?想想就郁闷。几年没那么窝囊地让人按着打还不敢还手了。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请赐予我力量吧!热门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吃完饭遇之硬是缠着大哥陪他出去买手机,他才不敢单独跟大哥待在家里,总觉得什么饭后谈心的事会发生,而且会不欢而散。于是乎他买个手机这家转那家转这个试那个试,还不让开车也不让打车。反正他睡了一白天正精神着,他就是要把大哥逛得筋疲力尽没心思再跟他打嘴仗。
果然回到家沈元晟就洗了澡说要睡觉,遇之在心里偷着乐,抱着手机乐颠儿跑进自个儿卧室往床上一扑开始回已经炸掉的消息,从去医院他就开始消失,底下人可不急得魂儿都没了。
尤其是黄承毅,一顺溜的语音条轰炸,遇之随机点开一条听,声音跟要去打仗一样激动,仿佛对方已经看到他被什么人绑架虐待的样子。
“老大你在哪儿!”
“老大你还活着没!”
“老大我肯定带着兄弟们去救你!”
遇之耳朵都快被炸聋了,嫌弃地关掉声音,敲了字回过去“我在我哥家呢,刚买到手机,跟大家说不用担心,看好我们的新领地。”
他现在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还是觉得惊魂未定,对方的实力明显是要强于自己的,要不是他带的人全都是一开始混到现在的都拿命去拼他可能已经在地府跟阎王谈生意了。虽说这一仗打得他也元气大伤,但对方却是已经死了,乖乖签了售卖合同,拿了意思意思的几万块钱灰溜溜走了。他伤得严重也赢得漂亮。
一条一条回完消息他又觉得疲惫了,昏昏沉沉地拿着手机就睡着了。梦里还是一片腥风血雨。
半夜沈元晟口渴出来倒水,看遇之房里灯还没关以为这小子还在熬夜,准备进去提醒一声,进门可好,这人抱着被子缩成一团,怕是挤到了伤口,他赶紧过去要把被子从人怀里拽出来,一只手居然还拽不动,他放下水杯两只手去抢,遇之却抱得越来越紧了,眉头紧皱撇着嘴马上要跟个小孩儿一样哭出来似的。
沈元晟突然觉得弟弟这个样子有点儿可爱,都这么大个人了做梦还会被吓哭,还抱着被子寻求安全感,真像个小婴儿。
可遇之突然抓住他的手,真哭出来,“我错了成哥······我知道错了,别打,别······”
“醒醒,遇之醒醒!”沈元晟听不清呓语,却也觉得沈遇之这状态不对,屋里温度够低,还出了一身的汗,这噩梦看起来做得真是辛苦,他那点儿恶趣味早就没了。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一天三更了,不回复对得起遇之吗

楼主:沈遇之2018  时间:2019-05-01 11:18:48
伤心了,断更一天

楼主:沈遇之2018

字数:116745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9-03-07 02:38:00

更新时间:2019-05-01 11:18:48

评论数:8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