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如斯驱车(耽美实践)

【潇湘溪苑】【原创】如斯驱车(耽美实践)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学生党,随性更文,尽量不坑,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见谅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一.
纪淮急匆匆的跑进酒店一楼的咖啡厅,四下望了几眼,男人正坐在一个角落,灯光有些昏暗,见他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便示意他赶紧坐下。
“沈...沈哥,抱歉,我来晚了”
沈衍没忙着回答,将咖啡端到他面前,手指点了点桌子“没事儿,你坐公交来的吧?先喝点咖啡”
纪淮接过咖啡,稍稍松了口气。他跟沈衍认识有一年了,因为不是同城,只见过一次面,如今他来h市上了大学,便都在一个城市了,这是他搬来后第一次找沈衍实践。
“搬来这里了,在学校寝室住吗?”
“没有.....我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
纪淮顿了顿,他性子不冲,但比较独,很多时候和别人根本融不来,从小学到高中,男生勾肩搭背的去食堂,他自己一个人去,别人三五成群地打篮球,他自己一个人练投篮,跟别人说不了三两句话,气氛就会变得尴尬,渐渐的也没有人再去理他了。所以到了大学,他干脆决定不住寝室,自己在外头租了房子,既免了尴尬也更方便些
沈衍也没再多问,待纪淮将咖啡喝得差不多了,两人便上了楼。虽然二人之前只实践过一次,但沈衍的规矩纪淮是记了差不多的。他快速的洗了澡,将浴袍搭到凳子上,室内的温度被调的正好,即使一物不着也不会觉得冷。沈衍对姿势的要求向来比较严苛,纪淮没有犹豫,跪趴到了床上,两手撑着床面,努力把腰压低了下去,将一会儿要备受折磨的臀部耸的高高的,这时沈衍才走了过来,摸了摸人因为紧张绷着的臀部。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放松点,这样容易打伤了你”
“是....先生”
实践的时候纪淮一般会叫先生,他认为这样显得比较尊敬,沈衍也未叫他改口。
纪淮看到他的先生,将工具一件一件拿出来,慢条斯理的用酒精擦拭了一遍,一共准备了四五样工具,他知道自己今天怕是不会好过。
沈衍准备好了工具,看到床上的人还一动不动的维持着姿势,心里添了几分满意,先挑了件薄薄的板子给人热身。他走到了纪淮跟前,看着人仍然紧绷着臀部,皱了皱眉,却没有直接用板子给人纠正毛病。
“刚刚不是应了,为什么还绷着?”
纪淮以为他生气了,连忙想要跪起来道歉,沈衍直接摁着人后背将人压了回去,纪淮不敢再起身,只好深呼吸着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半分钟后,他感觉有些冰凉的板子贴上了自己的屁股,有些紧张又不敢乱动,只好咬住了下唇。
“好了,开始了”
沈衍说完,扬手开始给人屁股上色。“啪啪 啪啪啪”连着打了十多下,纪淮皮肤很白,臀上即刻就淡淡的红了起来,他没有出声,待身后的板子稍稍停了,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大约十秒钟过后,板子再次贴上了他的屁股,“啪啪啪啪啪啪”这次沈衍的力气明显大了,屁股也从一开始的淡红色深了一层,纪淮感觉身后彻底烧了起来,一组一组连续的击打是他呼吸变得粗重,疼得有些松懈了管理,臀部又紧绷了起来。沈衍停了手,在人臀上轻轻抚了抚,觉得热身热的差不多了,将板子放在了一边。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疼吗”
“嗯……”
纪淮的声音有些闷,沈衍将皮带拿过来,抵在人大腿根处,左右碰了碰。纪淮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声的喊了一声
“先生......”
“腿分开,需要我帮你吗?”
听到他这么说,纪淮也不敢再抱有侥幸,赶忙分开了腿,听着身后没有动静,咬牙又向外分了分。他感觉自己腿间的东西和菊花都暴露在了人眼前,没顾得上脸红,皮带就带着风抽在了右边大腿内侧的嫩肉。
“嗯嘶”
纪淮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右边大腿内侧立刻浮现出一道一皮带宽的红痕,紧接着左边同样的位置也被抽了一皮带,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开始。沈衍没有接着为难他的大腿,皮带接连咬在了纪淮的臀部,每一下的痕迹都紧密的连接着,没有重叠的布满了整个屁股,十几下连着下来,直把纪淮打的稳不住身子。
“先生.......”他有些艰难的开口“能不能请您....不要连着打”
出乎意料,沈衍没有回绝,只是用皮带点了点纪淮的腰,让他重新把腰下去。
“啪”狠狠的一下抽到了臀峰,纪淮疼的扬起了上身,死死的咬着下唇,又将身子塌下去,将臀部重新抬起来,等他恢复了动作,“啪“又是狠狠的一下抽到了同样的位置,将他好不容易维持好的姿势又打了回去,这一下抽的纪淮疼的湿了眼睛,眼泪蓄满了眼眶,他吸了吸鼻子,忍着疼将姿势又一次摆好,“啪”同样的力道抽在了臀峰的下方。
“唔哼!”纪淮彻底嚎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一滴一滴打湿了床单,腿有些抖,沈衍将皮带放在一旁,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又摸了摸人臀部,没有硬块,稍微有些紫色的点,整个臀部比原先肿了一圈。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好了好了,先起来”
纪淮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子,沈衍将人揽了过来,拍着他的后背。
“怎么就哭了,嗯?”
“对....对不起...先生”纪淮声音有些不稳,但还是小声的回话,虽然这话有些答非所问。沈衍看着面前的大男孩,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就对不起了,又没说不让你哭,先歇一会儿吧”沈衍坐在他旁边,也不再言语,手在人臀上揉了揉,起身倒了杯水递给纪淮。
“烫,小心着喝”
纪淮握着杯子,水的温热透过玻璃传到了手心,等到出汗变得冰凉的手暖和了些,才小口的喝着水。
“可以了先生.....”纪淮将杯子放到旁边的柜子上,摆回了原来的姿势,穴口因为紧张不自然的开合着,他感觉一种细长的工具贴到了自己的臀部,上下轻轻的摩擦着,甚至伸到了自己的腿间。纪淮想那应该是藤条,他不确定这样的工具自己还能挨多少下,但还是让自己尽量放松下来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啪”出乎意料的,藤条并没有重重的砸到臀上,这力道仅是身后的人稍稍一抖手腕,臀上也只是留了一道不怎么深的红痕,纪淮有些惊讶,但还是规矩的没有回头。
喉结紧张地上下动了动,藤条便又一次砸在了臀肉上,一下接着一下,一排一排的铺满了臀部,每一下都不重,都在纪淮的忍耐度以内。藤条的红痕又密密的将先前的红肿盖过,但并没有留下破皮的伤痕,也没有高高隆起的棱子,可见沈衍是收了力度的。
“还挨的住吗?如果你觉得到极限了可以随时叫停的”
沈衍伸手轻轻按了按人屁股,倒是没有肿块,可是衣服都浸透了,他有点担心这么久没实践过,一下子打狠了会让人受不了。
“还可以.....”纪淮哑哑的答了一声“能允许我自己揉一下吗....”
“嗯”沈衍过去搭了把手,将人扶起来一点。
纪淮轻轻揉了几下发烫的臀部,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在安抚着它,一会儿能更好的受住打。沈衍在人背后望着觉得有些好笑,待人说了句“可以开始了”才收住了笑意,恢复了冷静的样子,淡淡的开口
“最后一个工具了,报数,打完就结束好吗”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纪淮轻轻揉了几下发烫的臀部,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在安抚着它,一会儿能更好的受住打。沈衍在人背后望着觉得有些好笑,待人说了句“可以开始了”才收住了笑意,恢复了冷静的样子,淡淡的开口
“最后一个工具了,报数,打完就结束好吗”
纪淮闷闷的应了一声,调整了一下姿势,
他感觉一种木质的工具贴在了自己红肿的臀上,凉凉的且并不厚重,是尺子?纪淮有些惊讶,他原以为最后一个工具必定是最狠的,不曾想居然是最轻的,内心有点感慨。
沈衍看出了他的心思,低头轻笑了一声,手下挥起尺子,也没有用多大的力道,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打在眼前红肿的屁股上,就像是在进行热身一样。
“啪...啪...啪”
这期间纪淮只是老老实实的报数,一点别的声音也没有发出,显得这数报的格外认真,报到刚好五十下的时候,身后的尺子便停了下来。
“结束了,要我帮你涂一下药吗”沈衍托着纪淮的小腹,将他揽了起来,又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将工具装回包里。
“不用了,我回去自己涂一下就好”纪淮眼尾有点发红,他站在床前,静默了一会儿。
“想问我为什么最后用了尺子?”沈衍走过去,将丢在床上的外套拿起来披到他身上。
“嗯......”
沈衍的声音里透着些愉悦“我只是想告诉你,实践没有什么标准版,最后的工具也不一定会是最重的,重要的是你的主是怎么想的。”他顿了顿“当然了,你有任何的需要也可以跟我说,比如你不喜欢怎么样的姿势或是特别不能接受的工具,或者你忍受不了怎样的言语命令,作为被动你给了我放松和愉悦,作为主动我也希望让你寻得乐趣,而不是单方面的快乐和另一面的痛苦。所以,别让我什么都不知道,下次就同我说点什么好吗”
仅有的两次实践,纪淮都是一副拘谨的样子,虽然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但见面的次数却是很少,正好如今同城,沈衍觉得他们互相也应该更加了解一些。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迟来的文,勿嫌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周末闲余,沈衍开车带着纪淮出去,一来二去也想不出来去哪儿好,问人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沈衍把车停在街边,开着窗点了根烟,回头见纪淮似乎一直在看街边的电玩厅。
“去玩一下吗?”沈衍把烟熄了,侧着头问道
“嗯...沈哥你想去吗”纪淮抿着唇,看着沈衍的眼神中居然有点小期待
沈衍之前也没想过,看着这么乖的一孩子居然还会打电玩,倒是给了他个惊喜,想起自己高中时翘课去打电玩,倒也好久没练过手了,便说道“成啊,我可是好久没玩了”
电玩厅的喧闹,令人眼皮直跳炸雷般的乐声一下子涌进耳朵,精神也随着兴奋了起来,沈衍和纪淮走到篮球机前
“沈哥,比一局吗?”
“成啊”
其实沈衍没想到小家伙居然还会邀请他比赛,看得出纪淮对街头篮球还是比较自信的,终于不再像平常那般总是小心翼翼的。至于自己,好像高中之后就没怎么玩过篮球机了,不知道这技术,还拾不拾得起来了。
纪淮动作很快,一个接一个往篮筐里投,汗水顺着柔顺的发丝滑落脸颊,只是心里着急,结果失了准头。
沈衍稍慢些,他暗叹体力果然不如从前了,但好在底子还在,每个球投出去,都稳稳的落入篮筐。
几分钟后,纪淮体力不支了,一不小心,球从手中滑落掉到了篮机外的地上,他慌忙去捡,结果绊了一下,摔倒了地上,沈衍望见他摔倒了,愣了一瞬,忙过来扶他看着眼前的大男孩狼狈又有点赌气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使劲憋住嘴角已弯出的笑意,过去将人从地上一把拽起。
“沈哥,别笑我”
“不笑,就这么想赢我啊”
“也不是了......”
沈衍揉了一把他发心“终于不像实践的时候这么拘着了”

楼主:季景琛  时间:2019-03-19 07:24:47
一个小番外

楼主:季景琛

字数:3927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9-02-15 09:13:00

更新时间:2019-03-19 07:24:47

评论数: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