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哈利波特 >  【翻译】New Leaf To Turn(达力一家在十九年后的故事)

【翻译】New Leaf To Turn(达力一家在十九年后的故事)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一楼喂度,并祝各位元旦快乐~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授权见上。



注.我准备在放完文字版后放图片版,流量够的话建议看长图,因为原作者对某些字句根据内容做过加粗或倾斜处理,图中对应的翻译还原了原文字体。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


“达力,你这个表弟是什么人?”黛安娜问道,此时全家人坐在起居室里,礼物给忘到了一边。


玛莉戈尔德看着父亲问:“爸爸有一个表弟?”


达力叹了口气,不知从何说起。大概最好从头说……他突然盼望屁股下面这把扶手椅能把他吞下去,那他就省得讲出那些事了。但是玛莉不耐烦地敲着他的膝盖,他知道自己总得开口。


“我是独生子,但是我家并不只有我一个孩子。”他的视线从威尔挪到黛安娜身上,“我表弟哈利一岁的时候,他父母被人杀死了,他来跟我们一起住,”


他听见黛安娜的抽气声。威尔一动不动。“他是孤儿?你父母收养了他?”黛安娜轻声说。


达力嘲弄地笑笑:“我妈妈告诉我,他父母去世的那个夜晚,有人把他放在我家前门台阶上。”现在达力意识到这个故事对其他人而言听起来实在怪异,“妈妈把他抱进来,因为他是她妹妹的儿子,但是……我的姨妈莉莉和姨夫詹姆都是巫师,所以我父母知道他也会当上巫师。”


“爸,等等——”


“拜托,威廉,让我说完。”达力并非有意责怪儿子,但他得在难以为继之前赶快说完,“我父母一直都很害怕不自然的东西。对我爸而言,这种恐惧最后变成了深深的恨意。所以哈利到来的时候,我父亲就开始憎恶他,我母亲一点都不想搭理他……他确实是我表弟,但不知情的人看来,他更像是我家的用人。”说到这里,达力停顿一下,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挑选接下来的词句,“糟糕的是,哈利从来没有自己的衣服,他总是穿我不要的衣服……一直到11岁,他都住在楼梯下的储物室里。”


黛安娜攥紧拳头:“达力,告诉我那不是真的!”她双拳握得紧紧的。威尔瞪着他说不出话。


而玛莉想都不想地说出她的看法:“那样做不对,爸爸!”


听到女儿的劝告,达力很努力才能维持声音平稳:“我不知道为什么哈利被忽视,我却被宠坏了。我非常自我中心,不懂得关心他人。我父母把折腾哈利当成游戏一样,我兴高采烈地参与其中……”他摇摇头,“哈利甚至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家待他那么坏。我父母当时对他又害怕又憎厌,因为他身边总是围绕着没法解释的事故。”


“那是什么意思,爸?”威尔看着爸爸问道,看上去比所有人都更震惊,脸色也更白。


“在哈利身边总会发生怪事,尤其是他生气或者害怕的时候。比方说只要欺负人的家伙在操场上追他,他总是能逃到楼顶上去;或者老师如果惩罚他,头发就变成蓝色——”达力停住了,看见威尔的双手在发抖,“威廉?”


威尔咬住嘴唇:“威尔森先生的假发……我只穿了一只白袜子,他惩罚我,我当时特别生气……爸,他的脑袋二度烧伤!是我做的!”


黛安娜使劲抱了抱大儿子:“威尔,没关系,我们知道你不是故意……”


达力看着妻子和儿子,但是女儿还在盯着他,“哈利后来怎么样了,爸爸?”


玛莉聪明过头了……“哈利拿到了一封和威尔一样的信,玛莉。但是我爸在他读信之前就把它撕了。我爸知道那封信是霍格沃茨寄的,如果他去上学,就会学习魔法。他不想让这事发生。但是那些巫师看起来知道他没读到信,因为巨量的信陆续到来。可是我爸还是不许哈利读信。最后事态失控,我们逃到一座海边小屋。”他自嘲地笑道,“你猜之后发生了什么?”


玛莉咧嘴笑了笑,“什么?”


“一个巨人来到小屋里。”


黛安娜和威尔吃惊地险些掉下下巴:“一个巨人?”


达力点点头:“他块头很大,敲门时把门从门轴上敲了下来。他甚至从我爸手里抢走步枪,拧成了麻花。”


威尔从座位上往前倾:“那巨人去那儿是为什么?”


“为了当面把信交给哈利……那之后,哈利开始学着施魔法,我父亲更讨厌他了。有一个夏天他甚至把哈利锁在了房间里。”


黛安娜望着丈夫的脸,他脸上流露出歉意,她问:“是什么改变了你?”


达力和妻子对视一眼,“我对哈利很坏,但是我们15岁那年事情变了。我没法解释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即使我那么对待哈利,他依旧救了我的命。从此我意识到自己有多糟糕……某种意义上,哈利让我希望成为一个不同于我父亲的人。他离开我家之后,我尽量改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但是哈利为什么要走?你们15岁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威尔有一肚子问题要问,达力害怕自己不能全数答出。


幸好这时候全家人听到了熟悉的羽毛声,把达力从这种境地解救出来。


“猫头鹰先生来啦!”玛莉从父亲腿上跳起来,冲过去迎接那只白猫头鹰。


哈利回信了……达力的惊讶之情难以言表,黛安娜慢慢把信从猫头鹰腿上解下来。跟上次不一样,这回信一送到猫头鹰就飞走了,说明这封信是最后一封。


黛安娜脸色苍白,她把信递给达力。


我十点到。在你家前门草坪上等我。
HJP


达力迅速朝挂钟瞅了一眼。


晚上9点59分。


“我们到前院去!”达力对家人叫道,瞬间他已半个身子冲出门外。


黛安娜紧随其后,手里抱着玛莉:“为什么是前院?”


达力在草坪中间站定,“我不明白……”他先回头瞧了瞧黛安娜,再看看他们的房子,然后盯着威尔直看,后者还站在门廊里,“怎么了,威尔?”


威尔摇着头:“假如他因为爷爷对他不好,也对我不好怎么办?如果他告诉我我不能学习魔法呢?”


达力看看儿子:“威尔,听我说。哈利是我认识的最无私和善良的人之一。他永远不会——”


路边什么地方有辆车的发动机回火了,响亮的爆裂声在夜色中回荡。不……这附近什么车也没有……这时他看到了它。


不,不是“它”,是他。


德思礼一家眼见一个高高的黑色身影沿街走来。一件深色斗篷裹在他身上,随着他的步伐在身周翻滚;他戴着兜帽,遮住了脸。


“爸爸,我害怕……”玛莉在黛安娜臂弯里低低地说。黛安娜下意识地点着头,向后退了一步。威尔看上去好像打算撒腿往回跑。


达力反而离开草坪,往前走到人行道上去和哈利碰头。那个穿斗篷的人越走越近。他和达力之间只剩一栋房子的间隔。达力感到心脏也越跳越快。


可是对方仅仅和他擦肩而过,沿着人行道继续走去。


达力疑惑地转过身,冲那个巫师叫道:“哈利?”


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穿斗篷的巫师转过脸面对他:“……梅林啊,是达力?”


达力更奇怪了,他点点头:“对,是我……你告诉我在前院草坪上等你,对吧?”


“是啊,对,我是这么说的,但是你剩下的部分在哪儿呢?”哈利说,一步步走近,兜帽依旧戴在头上。


达力扬起一边眉毛:“我……剩下的部分?”


哈利在兜帽里点点头:“没错。”他从斗篷中伸出一只苍白的手。


朝达力的腹部戳了一下。


突然这位德思礼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上次哈利看见他的时候,他比现在重300磅。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第八章 达力需要知道的


德思礼一家眼见詹姆从座位上站起来,冲过去欢迎那个绿松石色头发的巫师,泰迪。


“泰迪!我不知道今天晚上你要来!”波特家的长子兴高采烈地说,飞快地搂了一下这个年轻人。


泰迪大笑道:“你看,我也是刚刚才决定要来。我刚去看过维克多娃,然后我就想……呃,是什么人来啦?”这个外表张扬的巫师往餐桌走了一步,总算发现自己不是波特家唯一的客人。他被吸引了注意力,从达力看到黛安娜又看到威尔和玛莉,结果绊了一下,险些失去平衡。“哈利叔叔,你干嘛不告诉我你们有客人?弄得我看上去蠢透了!”


哈利笑着说:“你这是自找的,泰迪。不过告诉你吧,这是我的表兄达力,”达力朝这个花里胡哨的巫师点点头,“他妻子黛安娜,”黛安娜朝他微微挥手,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此人在场,“还有他们的孩子,威尔和玛莉。”德思礼家的孩子没有像双亲一样被泰迪的外表所影响,威尔对他微笑,玛莉朝他高兴地挥手,一边咯咯地笑。


“你好哇!”她快活地说,在座位上晃着腿。


哈利笑了:“达力,这是我的教子泰德·卢平。”


“说真的,叫我泰迪。”这色彩鲜艳的巫师拿双手拍着哈利的肩膀,“也就外婆她管我叫泰德,还有哈利叔叔冲我生气的时候也这么叫。”他笑着放开教父的肩膀,从面包篮里抓了一个面包卷。不幸的是,他的手被人打开了,这么做的不是别人,正是金妮。


“泰迪·卢平,你要吃我的饭就得坐上我的桌子。”她说,尽可能地在客人面前对这个十九岁的男孩态度严厉。


“嗷,拜托啦金妮婶婶,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对在波特家吃饭的机会说‘不’。”这紫色长袍的巫师说,从外袍褶皱里抽出魔杖。


达力差点抖了一下。尽管他慢慢适应了魔法世界,这也是他第一次瞧见魔杖,自从……


自从那天晚上起……真怪,之前就是一根魔杖救了他的性命,但他还是觉得这个生气勃勃的巫师要对他施加诅咒。


但是,泰迪并没有那么做;反之,他简单地挥了挥魔杖,低声念叨着什么,从稀薄的空气里变出一把椅子。他坐下来,桌上几乎马上就给他变出了位置,尽管已经坐了一大堆人。


泰迪在位子上坐好,依旧咧嘴笑着,“所以,”他开头道,朝达力看去,“你是一个长期失联的亲戚吗,还是说你可爱的小家庭这些年来一直被锁在塔里?”


“泰迪!”


“啥?我只是问问,金妮婶婶。我不是每天都能碰上我从来不知道他们存在的家庭成员。”


达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要不要说他和哈利还是孩子的时候一直不和?他要不要告诉所有人他们几乎有20年没说过话?


幸好哈利发现了达力的困窘:“哦,你看,泰迪,达力是一个麻瓜。”


哈利的教子眨眨眼:“你说真的?真野蛮……”


太讽刺了……达力想,他觉得我野蛮?


“是真的,麻瓜也不像我们一样使用猫头鹰邮递或者飞路粉,所以保持联系挺困难。”哈利看到泰迪的表情,于是笑了笑。


黛安娜看着达力,尽量小心谨慎地问:“飞路?”


达力吃惊地看到,是威尔出面解答了自己母亲的问题:“那是一种用火炉进行交通的方法,妈。”


达力敢肯定,他用余光看见哈利冲威尔和气地笑着。


“不管它了,”泰迪没注意威尔和哈利之间的和睦气氛,继续说道,“为什么突然来了场家庭聚会?”


哈利朝教子转着眼珠,“呃,你看,泰迪,威尔刚收到霍格沃茨的信,所以现在应该是一个聚在一起的好时机。”听到霍格沃茨这个词,威尔面露喜色,泰迪也是一样。


“真的?”泰迪扬起他打着环的眉毛,“所以你和阿尔会一起开始上学?”


威尔热切地点头:“是的,先生!”在他身边,阿尔忍住一声窃笑。


泰迪扮了个鬼脸:“拜托,叫我泰迪就好,求你了。”听到这话,威尔有点脸红,詹姆和阿尔开始大笑。泰迪啜饮了一口南瓜汁,继续说道:“我想起了我在霍格沃茨的那些年。我得说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年头:好吃的,恶作剧,人们,课程,恶作剧——”


莉莉坐在餐桌边咯咯笑:“你已经提过一次恶作剧啦!”


绿松石色头发的巫师大笑起来:“那是因为我实在喜欢恶作剧。”


金妮翻翻眼睛,对黛安娜说:“他太像我哥哥了。”


威尔探身向前,越过了盘子,问:“你以前在哪个学院?”


他问泰迪的这句话达力一点也没听懂。到底什么是学院?


“哦,我在拉文克劳!”泰迪打心眼里自豪地说。


威尔从泰迪看向阿尔,问道:“那个学院好吗?”


哈利笑道:“学院没有好坏之分——”


“除了斯莱特林!”


“够了,詹姆,”哈利转了转眼珠,“就像我刚说的,学院没有好坏之分,只是学院看重的品质各有不同。”


泰迪打断教父说:“拿拉文克劳举例吧!拉文克劳的学生出名地聪明睿智。”


德思礼全家(除了玛莉,她早就对大人的话题失去了兴趣,正和莉莉一起咯咯笑,用只有她俩听到的声音说着什么笑话)瞪着泰迪。这个发色明亮、口无遮拦、笨手笨脚的巫师很聪明?


“我懂,是挺难以置信的,”看到表兄脸上的不相信,哈利答道,“要不是我当时在那儿,我也不信。但是只要泰迪不去装疯卖傻,就会才华横溢。”


“啊哦,我也爱你,哈利叔叔!”泰迪对教父叫道。


威尔大笑着:“其他的学院呢?它们看重什么资质?”


达力和黛安娜又交换了一个眼色。威尔的资质取决于他的学院?如果威尔不具备那些资质呢?


泰迪往面包卷上涂着黄油,说:“嗯,是这样:现在你四周环绕着格兰芬多,”哈利和金妮轻声笑起来,詹姆对威尔竖起大拇指,“霍格沃茨谁都知道,格兰芬多看重的是轻率鲁莽和英雄情结——”


“嘿嘿嘿!说点好的,泰迪!”哈利对德思礼一家大笑着,“我们格兰芬多实际上看重勇气和骑士气概。霍格沃茨学生一直都喜欢开玩笑把学院的特质加以夸张。比如说拉文克劳吧,所有人都笑话他们是书呆子和万事通。”


“没错,我就是书呆子。”泰迪大笑道。


金妮翻翻眼:“不管这个,还有赫奇帕奇,他们注重努力工作和包容接纳。”


威尔点着头:“听上去都是好品质。”达力没法不同意。具备骑士气概或者包容心或者聪明才智都完全不是坏事……“最后一个学院呢?”


波特一家和泰迪都看向哈利,后者看到众人集中的目光后叹了口气。“最后一个学院是斯莱特林。它关注的品质一般来说也不坏,跟刚才詹姆说的不一样。斯莱特林学院看重野心和精明。”


威尔思考了一会儿:“我猜我得等到分院才能弄明白了!”


听到此话,哈利微笑起来。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


晚餐后,两家人连同泰迪去后院喝咖啡。达力挽住黛安娜的手,一同坐在小露台上。


“你觉得怎么样?”看到妻子不知所措的表情,他问道。


黛安娜叹着气,看向丈夫:“我大概只是有点承受不了。想想看,这整个世界在我们认知之外茁壮成长,而现在看起来威尔也要一头扎进去了。”


“嗯,公平地说,人类尚未了解海洋里的所有东西,但是人们依旧每天一头扎进海里。”这个比喻实在差劲,达力差点呻吟起来。


黛安娜也不喜欢这幕图景:“拜托了,别告诉我你刚把我们的儿子和海星做对比。”


“当然不……他千真万确是只海豚。”


二人对视后笑起来,不适的感觉退却了。


“那是什么?”达力和黛安娜将注意力转向玛莉。这小姑娘正指着三个架在杆子上、高出房顶的圆环,达力刚才没看见它也够奇怪的。


莉莉在玛莉身边吃吃笑道:“那是魁地奇球门,傻瓜。”


“魁地奇到底是什么?”达力想道。波特全家都瞪着他看,他这才发现自己把这句话响亮地说了出来。


但他更为惊诧的是,作出回答的人是威尔:“魁地奇是一种巫师运动,爸!骑在扫帚上玩的!”


“现在我确定你们都在耍我玩了,”黛安娜摇着头说,“一项骑扫帚玩的运动?”


哈利轻声笑着:“听起来是有点奇怪,我知道,但其实是一项很有趣的运动。”


威尔盯着球门:“告诉我怎么玩!我想骑扫帚飞!你说过会让我飞的!”


哈利什么时候说过这话?达力想,但哈利笑了笑。


“我确实说过,没错。嗯,大概我的哪个好儿子能把扫帚和全套魁地奇拿来,我们就可以开始了。”哈利对詹姆和阿不思投以心照不宣的眼色,那两个男孩马上就冲去车库,泰迪跟在旁边。


达力忍不住问道:“魁地奇是怎么玩的?”


看到他表兄对他最喜欢的运动如此热情,哈利笑了:“哦,魁地奇要14个人玩,每对7人,有4个球。”


“听起来挺复杂的。”黛安娜嘟哝道,达力同意地点点头。


哈利笑了,这时男孩们回到这里,詹姆搬着一个箱子,阿尔和泰迪拿着扫帚。“嗯,如果你们知道哪个选手对应哪个球,就比较好理解了。”


“来了,爸!”詹姆咧嘴一笑,把箱子放在桌上。哈利对儿子笑笑,然后打开箱子,拿出一个通红的大球。


“这个叫做鬼飞球——”


金妮翻了翻眼,把球从丈夫手里抢过来:“给我,哈利,让当追球手的来讲。鬼飞球由三个称为追球手的球员对付,”她笑道,“我在校队里就打这个位置。追球手要把鬼飞球往那边的球门里扔进去。”她以一个指向前方球门的姿势做结尾。


泰迪窃笑道:“可不像打球多年的人说的话啊,金妮婶婶。”


她叉着腰:“哦?我还能打场好球呢,泰迪。”


“算了吧,金妮婶婶,你不行啦。三加隆赌你投不进。”


金妮扬起眉毛,然后转身对着球门。这个前格兰芬多追球手在手里抛了几次球,接着眯起眼睛瞄准最近的球门柱。最后,她扬起胳膊,掷出鬼飞球。


所有人注视着红色的球飞出一条曲线,优美地穿过球门。


金妮假笑道:“你欠我三加隆了,泰迪。再也不许说我不行。现在去捡球。”


泰迪咕哝一声,还是听话去捡了。哈利咧开嘴笑道:“不愧是我的妻子。不过我们继续吧,每队都有一个守门员,阻止追球手得分。”


威尔眼睛一亮:“哦!就像足球一样!”


“非常像足球……只是要骑扫帚。”哈利大笑道,“每队还有两个球员叫做击球手。”


詹姆露齿一笑:“就是我,在霍格沃茨我是格兰芬多队的!”为了证明这点,詹姆抓起他的球棒,德思礼一家为此疑惑不解。


哈利笑道:“击球手对付另外的两个球,叫做游走球。我不会把游走球放出来,因为我不希望任何人受伤——”


“它们危险吗?”黛安娜紧握达力的手,有些害怕她儿子可能会玩的这项运动。


哈利不好意思地笑笑:“呃,游走球满场乱飞,想把球员从扫帚上撞下来。由击球手把球从球员身边打开。”


詹姆对德思礼一家露出一个保证的笑容:“别担心,自从爸爸12岁那年摔断胳膊,就没人被游走球重伤过了。”


“那是一个施了魔法的游走球,詹姆,那不算。”


达力瞪着表弟。哈利打过比赛?


哈利继续说道:“最后一个球员是找球手。”


金妮轻轻推了推丈夫的肩膀:“哈利以前就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好的找球手。”


“呃嗯,不管这个,找球手要找到这个,”哈利把手伸进箱子拿出一个金色的小球。它不会比一只核桃更大,两侧有精巧的翅膀,扑棱棱地想要飞离哈利的手。“找球手要在对手之前找到这个。一旦飞贼,”哈利示意了一下这个球,“被抓住,比赛就结束了。”


威尔着迷地听着:“我们现在能玩吗?”


达力看着儿子。他以前有段时间觉得威尔会喜欢学拳击,但是现在……威尔看上去没有一刻想停止了解哈利的世界……威尔的世界。


哈利微笑了:“嗯,我不能把游走球和飞贼放出来,但是你们可以拿鬼飞球来玩,练习瞄准。嘿,泰迪!”他朝教子喊道,后者正拿着鬼飞球走进,“你来主持比赛,行吗?”


-------------------------------------------------------


假如上周有人告诉达力,他会看着儿子骑在扫帚上飞、他妻子会和一个女巫讨论菜谱、他的女儿会玩魔法洋娃娃,他准会让他们去检查检查脑子。


但现在他坐在这儿,在波特家的露台上,望着詹姆、阿尔和泰迪教威尔怎么骑着扫帚飞。


“他是个好孩子,”达力转身看哈利,后者在对他微笑,“威尔是个可爱的孩子。”


达力点点头:“我知道。我喜欢对别人说他随他母亲。”


哈利指了指玛莉,她正在和莉莉玩娃娃,“那玛莉又随谁?”


“她母亲。黛安娜确实有女孩子气的一面,虽然她从来都不愿意显示出来。”


那巫师笑笑:“你知道,我刚读到你的信的时候,我不得不反复检查,确认我读对了。不知为什么,我从来没想像过你有孩子。”


“就像我从来没想像过你打比赛?”


“对头。”


达力叹了口气,望着儿子:“老实说,我以前也没想过自己会有孩子,或者妻子。”


“什么让你改变了?”哈利朝露台栏杆斜过身问道。


达力花了一分钟才回答道:“那天夜里……我们15岁的时候。”


“摄魂怪?”


达力缓缓点着头:“不管它们叫什么……它们让我发现我其实是个什么人:又胖、又宠坏了,简直没资格当人。”


“达力……”


“不用告诉我没那回事,哈利,因为事实就是那样。我被父母宠坏了,觉得全世界都围着我转。我要什么都合该拿到,要有人挡了我的路,我只要揍他们揍到他们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就行。我那时候也很胖,哈利,你这次甚至都没认出我,记得吧?”


“我没说你不是,”哈利想笑一笑,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正在分享不愉快的回忆,“所以你害怕当父母的宠物了?”


“有那方面……还有你,哈利。”


哈利的反应用惊讶不足以形容:“我?我做了什么?”


“哈利,小时候我对你很坏。我揍你,捉弄你,追得你上树。天哪,哈利,我还拿你死去的母亲打趣,而20分钟以后你就救了我的命。你具有我没有的一切品质:无私、勇敢、勤奋……所以我从那个晚上恢复过来之后就知道自己得改变。第一步就是让你知道我不恨你……”


“我们最后一次碰面的时候……”


达力咽了口唾沫:“是啊……我上大学以后参加了田径社。简直不能再奇怪了。”


“锻炼身体感觉很怪?”达力看向哈利,后者向下看去,“抱歉,说了个冷笑话。”


“没事,怪异的是我反过来被捉弄了。然后我就想到你,那些年里我对你的折磨。这让我跑得更快,锻炼更努力……我还没发现就能看到皮带扣了……然后我遇上了黛安娜……然后威尔和玛莉出生……我一直过得很好,直到……”


“我很高兴,”哈利微笑道,“你们逃走以后,我花了一整年去打败杀死我父母的那个人。”


达力瞪着表弟:“所以……你做到了吗?”


哈利点点头:“是啊……但是别跟黛安娜和你的孩子说我17岁就杀了一个人。”


达力不知道对哈利的请求该作何回复才好。


“战争能让人们做出他们以为自己办不到的事,达力。”


“战争?”


哈利再次点点头:“我到现在都很惊讶巫师世界如此保密:我们打了一场战争,而麻瓜世界里除了和男女巫师有关系的人之外,没人知道。”


达力沉思片刻。终于,他看向表弟:“哈利,我能问个问题吗?”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哈利平和地说。


“那时候你为什么救我?我们15岁的时候。”达力瞪着表弟,他必须得知道……


“因为那么做是正确的。”哈利说,听起来如此简单,如此从容。


达力摇着头:“但是我对你很恶劣!我拿你做噩梦的事嘲笑你,从我们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欺侮你,整个童年都折磨你,我——”


哈利盯着魁地奇球场,“达力,我从没说过那么做是容易的。我说的是那是正确的。”


“可是——”


“达力,如果做正确的事那么容易,那所有人都会去做了。”哈利温和地笑着说,“谁都能做容易的事,但是他开始做正确的事的时候,内在品质就会苏醒,尤其是那事很困难的情况下……比方说减掉三百磅重的恃强凌弱、自私自利和骄傲自大。”


达力陷入沉默,反复想着哈利这些话。尽管达力觉得他在过去20年间已经成长了不少,但哈利展示给他看他还需要成长很多……但他的表弟说的都是实话。


每个人都能做容易的事……比方说,因为很难接受自己的孙子是个什么人,就抛弃了他。


但是当达力望着威尔第一次爬上扫帚时,他知道他正身处十字路口。他可以做容易的事,因威尔的天赋而忽视或者抛弃他……也可以站到他过往被传授的观点的对立面,去爱他的儿子,这个他11年前第一次抱起来、蹒跚学步走进父亲怀抱的孩子。这个从学校兴高采烈地回家给父母展示他为他们画的画的孩子……这个他一直如此深爱的孩子……


威尔的脚离开地面,扫帚在空中越升越高。


“他在飞……”达力惊异地说。


哈利只是微笑着。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


第二天早上,可以说佩妮·德思礼状态很糟糕,至少达力觉得她是。外人看来,他母亲看起来和往常一样镇静,但达力知道有迹象泄露出她的担心紧张。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她咬嘴唇的方式。达力从不想说母亲的坏话,但他总是觉得她这么做的时候看起来像一匹马。


而迄今为止,达力也十分紧张。他原本期待哈利再次开车前来,把他们捎到对角巷所在地。那辆黑色汽车来了,开车的却是金妮而不是哈利,她接走的也是玛莉,达力对此不知所措,不明白他们要怎么去目的地。


似乎唯一不担心的就是威尔,他心满意足地坐在起居室里,又读起做他生日礼物的那本书。有几次,达力忍不住想,他儿子到底是从哪儿得到阅读这种爱好的,因为他当上巫师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门廊里的老爷钟开始敲10点,达力开始想哈利是不是来晚了。肯定这不是第一次一个巫师晚来……钟敲过了最后一下……


啪!


听到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达力差点魂不附体,他相信母亲快要晕倒了。但威尔只是跳起身来:“他们来了!”


达力眨了眨眼,充分确定地毯上有一块地方刚才还空无一物,但现在哈利站在上面,穿着巫师长袍。阿不思站在他身旁,紧紧拉住父亲的胳膊。达力看到阿尔和他父亲的互动,微笑起来。


直到哈利转向阿尔,十分紧张地问道:“你还是囫囵个的吗?”


达力觉得哈利是在开玩笑,但阿尔扶了扶眼镜:“我觉得我丢了眉毛……又丢了。”


哈利皱起眉:“老是眉毛……”


“阿尔!”威尔嚷道,咧嘴露出一个大笑。阿尔微笑着回应,很高兴看到朋友。


另一方面,达力则瞪着哈利,“他的眉毛?”他问道。


哈利点点头,看上去有点困惑:“是啊,丢的总也是眉毛……我幻影显形从来都不是特别擅长……”


“幻影显形?”佩妮首次张口问道,瞪着哈利。有一会儿,他们两个谁也没说话,只是相互对视。最后哈利清了清嗓子。


“呃,对,幻影显形。这是男女巫师在某个地方出现或消失的能力。带着别人跟你一起走叫做随从显形……显然我不怎么擅长……”


达力突然警觉起来:“你不会用幻影显形带我们走,对吧?”假如阿尔丢了一条眉毛,谁说得准威尔、佩妮甚至他自己会丢什么?


看到达力忧心忡忡,哈利马上摇摇头:“哦不不不,我试都不会试着带这么多人,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别担心,我们用一种其他的方式去。”


威尔大笑道:“哦,肯定不是开车,玛莉刚刚坐车走了。”阿尔在他身边咯咯笑。


哈利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你对飞路粉有什么感觉,佩妮姨妈。”佩妮略微点点头,不想回忆起她的壁炉在起居室爆炸的那天。“还有,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全都骑扫帚。”


达力忍不住问道:“那怎么办?”


哈利笑了,好像要对达力做恶作剧似的。他慢腾腾地伸手探入外套内,摸索着什么东西。德思礼一家着迷地望着,即使佩妮也靠近了一些,以便在哈利伸手出来的时候看得更清楚,他握着……


一罐豆子。


威尔狐疑地瞪着罐子,问:“我们要吃魔法豆子?”


阿尔憋住一声大笑,哈利微笑着说:“不是那样。但是请你们快点把手放在罐子上,我们就能走了。”阿尔走到父亲身边,仿佛要做演示似的,他把手放在铝罐上。慢慢地,威尔将手放到阿尔旁边。


达力和佩妮对视一眼,差不多都想让对方打退堂鼓。幸好他们两人似乎都等着对方负这个责,结果双双抓住了罐子。


哈利掏出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那么好,我们应该很准时……我们走,马……上……”


达力突然感觉他被往前拽去,好像什么人在他肚脐眼上钩了个钩子狠狠一扯似的。


-------------------------------------------------------


威尔重重撞上地面,双手几乎埋进土里。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感觉。那究竟是什么?他刚才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拔河比赛里的那条绳子。


一只瘦削的手伸向了他。阿尔低头冲威尔微笑:“别担心,大多数人第一次用门钥匙的时候都很难保持平衡。”


“用什么?”威尔问道,抓住阿尔的手站起来。他迅速往四周一看,发现父亲和祖母也摔倒了。哈利正在扶姨妈起身,达力正从身上把灰掸掉。


阿尔咯咯直笑:“门钥匙是一个施了魔法的物品,能让碰到它的任何人到达一个特定地点。对我们来说,那个地点就是这里。”


威尔再次看了一眼周围。他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叫对角巷,但他没想过这是一条货真价实的小巷……大概那些商店都是隐形的?或者必须说出密语才能去?


哈利看到威尔疑惑的神情,说:“别担心,这不是对角巷。我们现在事实上在伦敦,看吧。”他小心地引导着德思礼一家走出小巷,来到伦敦一条主路上,“要去对角巷的话,我们得先去破釜酒吧。”哈利对威尔霎霎眼,“你能看见它吗,威尔?”


威尔从他们身处的大街往四周看去。街上有许多商店和酒吧,但没有一间看起来……等等,它在那儿。它藏在一个阴暗角落里,威尔差点没看见。但他看到剥落的招牌之后,就热切地把那间酒吧指给哈利。


“在哪?”达力问道,他儿子指的方向上他什么都没看见,“我看不见。你确定你看见了吗,威尔?”


“当然了,爸!就在那边!”威尔使劲指着破釜酒吧,这时他们一群人已经开始过马路了。


佩妮摇摇头:“威廉亲爱的,你一定弄错了,那里什么也没有。”


德思礼一家转头去看阿尔和哈利,他们正在憋笑。


“啥?”威尔问道,希望他的新朋友和朋友的爸爸不是在骗他。


哈利轻声笑了笑:“抱歉,但是达力,你永远没法看见破釜酒吧,佩妮姨妈你也一样。”


在哈利对表兄和姨妈说话时,阿尔朝威尔侧过身说:“爸爸的意思是只有我们这样的人能看见它。破釜酒吧被施了针对麻瓜的咒语,免得他们偶然找到这儿来。爸爸只是想让你自己展露一点魔法。”


听到这句话,威尔眉开眼笑,而哈利领着满腔困惑的达力和佩妮进入破釜酒吧,阿尔和威尔紧随在后。


酒吧里很暗,看上去几乎有点可疑。威尔清楚,假如他母亲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绝不会让他进来。从他站的位置能看见几个不同长相的男女巫师,看上去完全跟他想像的一样,有的人甚至更吓人。看到这些,他祖母看上去快晕倒了。


阿尔笑了:“看到那边那个人了吗?”威尔随着阿尔的目光看去,看见一个古怪的女巫,脖子上戴的东西好像是一串酒瓶盖。“她是我爸爸的一个老朋友。有点怪……不过她是一位好女士。”


听到他这话,威尔不知道是应该觉得安心还是害怕。


事实上,威尔也没什么时间想这个问题了。他们在酒吧里才站了不到两分钟,一个特别老的巫师站起来,用一根瘦骨嶙峋的长指头指着哈利。


“梅林啊……是哈利·波特……”


老头几乎还没念完这几个词,酒吧里所有的脑袋就全都转过来直直对准了哈利,后者猛地面红耳赤。


阿尔呻吟道:“又来了。”


威尔瞪着阿尔。什么又来了?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第十二章 魔杖和把戏


一根魔杖。威尔还是无法相信。他要拿到一根魔杖了,他可以用它施展无穷无尽的魔法。这一切都如此离奇,但货真价实地正在发生……


“快来,威尔!”


金发小巫师看向他的朋友,阿尔正热切地想把他拉走。他跟着阿尔一路走去,路过好几间商店,高兴地微笑着。


“所以说我们买什么样的魔杖?是要买学生用魔杖还是——”威尔越说声音越低,因为阿尔开始咯咯笑。突然,威尔觉得自己在他巫师家庭出身的朋友面前犯了傻,“抱歉……”


不过阿尔只是笑笑:“没什么可抱歉的。你不像爸爸和我一样在巫师世界长大——”


威尔打断朋友的话:“你爸不是在巫师世界长大的。”威尔能想起来很多事,他记得很清楚他父亲如何对全家人坦承哈利的童年时光。他很明白,直到他自己收到那封信为止,他父亲的家庭跟魔法一点关系也没有。


阿尔看着他,非常困惑:“你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威尔不得不略过阿尔,朝哈利看过去,后者正走到对角巷中间。哈利是不是真的对家人保密自己的童年生涯?如果他那么做的话,威尔肯定不能说什么。无论如何,直到他过生日那天,他父亲对自己的儿时岁月也一直保密着。但是,哈利在自己童年的事情上说了谎,这个总有点……


这时候,哈利刚好转过身,看见阿尔和威尔落下那么远,便冲他们喊道:“你们两个快跟上!我们还有东西要买呢!”


阿尔笑起来,拽着威尔一起沿人行道走去:“来了,爸!”


-------------------------------------------------------


达力情不自禁地瞪着哈利和他母亲旁边那所古朴破旧的店铺,不清楚自己应该觉得吃惊还是警戒。这家店大概是整条街上最难看的一家,佩妮对它嫌恶地皱起鼻子。达力朝哈利瞥了一眼,能看到他脸上漾起一个温暖的微笑,但达力不知道为什么哈利看到这家遍布灰尘的店会如此高兴。商店招牌上镀的金几乎全都剥落了,但达力能分辨出几个字:奥利凡德:自公元前382年起制作优质魔杖。


公元前382年?达力的眼珠差点跳出眼眶:这家店不可能开张了两千多年……他差点就开口质疑店龄,但是……耳闻目睹这么多巫师世界的事情后,一家两千年老店的存在好像也没那么奇怪了。


佩妮哼了一声:“这地方可真脏。”她从抿紧的双唇之间挤出这几个字,达力没法不同意。这个地方看上去好像长年没有清扫一样;灰尘早已覆盖住橱窗,而橱窗里只有一根孤零零的魔杖放在一个垫子上,垫子以前可能是紫色的,但是多年后已经褪成了一种偏黄的粉红色。


哈利短促地笑了一声,让两个德思礼想起来他还在他们旁边:“你们不能只凭外观作出评判。”


好像哈利从来都不吝于展示他比达力成熟似的。达力原本应该觉得沮丧,可是……他没有。大概他也在以自己的方式成长。


“哇……”达力转过脸去看威尔,后者总算和阿尔一起追上了他们。威尔正瞪圆眼睛看着这家古老的店铺,兴高采烈。


哈利笑着说:“好了,阿尔,我给你钱。你们进去慢慢逛,我们在乔治舅舅店门口碰头。”


阿尔笑了起来:“好的,爸。”他朝威尔转过去,“来吧,去买咱俩的魔杖。”达力看见自己的儿子几乎是被阿尔扯进了店里,他轻声笑了。


“我们不跟他们一起进去吗?”佩妮问道。


哈利摇了摇头:“这次不去……买魔杖也有规矩,就是巫师必须独自买完。”


-------------------------------------------------------


“为什么我们两个单独进来?”威尔环视这间灰扑扑的店,平静地问道。他能理解为什么奶奶想避开这家脏兮兮的店铺,她一直热爱干净;但他爸……


阿尔转转眼珠,在一把威尔觉得很不稳当的椅子上坐下:“爸爸觉得买魔杖有一个规矩,巫师必须自己去买。他说这是‘一项隐私事务’,不需要观众。”他憋住一声大笑,“他这么跟妈妈说的时候,她说他是浪漫过头了。其实他们在詹姆收到信的时候还吵了一架,不过妈妈最后决定配合他。”


威尔皱起眉问道:“为什么是‘一项隐私事务’?”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任何带“隐私”这个词的话都像脏话。


不过阿尔张嘴刚要回答,一个声音就插了进来:“啊,我又看见一个波特家的孩子前来本店。”


威尔转过身,看到了店主,他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对方,但只有……古怪。此人有一头浓密的白发,一双灰眼睛锐利地朝下盯着两个男孩。


阿尔叹了口气:“是的,奥利凡德先生,又一个波特家的孩子……”


店主(威尔现在知道他叫奥利凡德先生)兴味盎然地瞧着阿尔:“我还记得你父亲来店里的情形。冬青木,11英寸长,凤凰羽毛……非常柔韧,也非常、非常特殊。”威尔看见,阿尔听到对方提到父亲后,往椅子里沉了沉,“几年前是你的哥哥:葡萄木,12又1/4英寸,独角兽毛。很适合变形术……”老人好像总算注意到了威尔,“而你呢,我之前肯定没见过。是麻瓜出身吧,我猜?”


威尔咽了一口唾沫,先瞥了一眼阿尔才答道:“呃,是的……我叫威尔·德思礼。”他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和对方握握手。


幸好阿尔插嘴道:“我们是远房表兄弟。爸爸带威尔和我们一起来买霍格沃茨的用品。”


威尔看到奥利凡德的眼睛里亮起了一簇火苗:“真的?好吧,德思礼先生,来成为真正的巫师吧。”老人挥了挥自己的魔杖,威尔反应过来之前,他就被一卷魔法卷尺袭击了。奥利凡德一个架子一个架子地翻找着库存:“你知不知道哪只手握魔杖?不……这你肯定不知道……你大概清楚惯用哪只手写字吧?”


现在卷尺测量起了威尔的鼻孔,威尔盯着它,把自己弄成了斗鸡眼:“呃,我其实是左撇子……”他朝阿尔翻了个白眼,因为后者正在观看威尔和尺子搏斗,看得兴致勃勃。


“嗯……确实……”奥利凡德突然从架子上挑出一个长条盒子,拿了过来。卷尺掉到了地板上。“你必须知道的是,德思礼先生,不是男女巫师选择魔杖,而是魔杖选择巫师。”威尔感到,听到这句话,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每根魔杖都独一无二,要是你使用其他巫师的魔杖,效果永远不会像用自己的一样好。”说着,奥利凡德从盒子里取出一根深色魔杖:“试试这根:黄檀木,10英寸长,龙心弦。很适合决斗用。”


威尔拿过魔杖,紧紧握住。


“来吧,孩子,挥一下。”


威尔脸红了,没去理会对他坏笑的阿尔,挥舞起这根魔杖。但他还没真正挥下去,奥利凡德就从他手里把魔杖抢走了。


“显然不是。”威尔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老头已经回到一大堆魔杖里翻找起来。阿尔拼命忍住不笑,这时候奥利凡德又走过来:“好的,来试试这个:榛木,9又1/2英寸,凤凰羽毛。稍微有点软。”


威尔又试了试,结果是老头又一次从他手里抢走魔杖。这个过程循环往复。好像威尔试过的所有魔杖都不合适。看到一根根魔杖都被否决,威尔忍不住害怕起来:是不是出了什么错,他其实不是巫师……


“这次我确定就是它啦。樱桃木,12又1/2英寸长,凤凰羽毛。我以制作魔杖这一行打赌。”


威尔拿过魔杖,心里想着,但愿他也能像奥利凡德一样自信。


突然,他感到手指一阵温暖,这种感觉之前没有过;同时,红色和金色的火花从魔杖尖端迸了出来:“哇噢……”


奥利凡德得意地笑了。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先睡觉去了,明天再发图。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发图试试~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时间:2020-01-30 18:04:48


楼主:贝柚

字数:14603

帖子分类:哈利波特

发表时间:2015-01-01 07:27:00

更新时间:2020-01-30 18:04:48

评论数:4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