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解语花 >  【一梦归尘续集重发】归去来兮

【一梦归尘续集重发】归去来兮

楼主:思如罂粟  时间:2021-02-23 14:49:51



楔子
解雨臣睁开双眼猛地惊醒,床头的座钟滴滴答答的停在三点十几分,外头尚且黑着。
做梦罢了,解雨臣缓缓呼出一口气,翻了个身。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转了过来, 从被窝里伸出手,从床头柜上摸过一支签。 还是前儿在齐楚那,随手从签筒里抽了一支,一时没来及看就随手放进了口袋,晚上换衣服就给扔在了床头柜上。
解雨臣看着手心里木片上刻着的字,愣了会神,随手塞在枕头下。枕着胳膊,不 过几个字,也不知琢磨到几点才睡去的。
“相对忘平生。”
____________
之前那版不是很满意,重调了逻辑和一些故事线,新加了汪家线,食用愉快~
谢谢那些喜欢过一梦和归去来的熊孩子,我深爱你们

楼主:思如罂粟  时间:2021-02-23 14:49:51
一、相对忘平生
——你所唯一能选择的,只是遇见他,你还愿意,经历这一切么?
——我不知道,或许,不遇见终究是不甘心的。

“你这小子,多久日子没上门了还记得么!”老太太拐棍点着地,嗔怒的抢白着 面前的年轻人。
“姨奶奶我错了,我这不是来赔罪的么。”年轻人有些怵的低着头哄着老人,眼 神往旁边一努,“瞅瞅,还专门带一个来给您老赔罪,是不是比我俊?”

老太太从他俩进门就注意到了,清俊的后生,架子比前几年瞅着又稳了些。
老太太拐棍方向一偏,又点了下地,对着那人训着:“还有你,这姓吴的不孝顺也就罢了,姓解的也不把我老太太当回事了。”
“我的姑奶奶,我哪敢呢!”解雨臣上前蹲下捶着老太太的腿,颇有些无奈的笑着哄她。
“是啊姨奶奶,您这一说,我爷爷奶奶晚上还不托梦训死我。”吴邪也弯腰,搂着老人的肩膀晃着求放过。

“得得,都起来吧。都是大当家的,一个蹲着一个趴着的我老太太可受不起。” 老太太很受用的挪挪身子让两年轻人坐下,“去年冬天腌的卤味可好,还有呢,中午给你们两个加菜。”

“我就说您老不舍得给我一通拐棍。”吴邪笑嘻嘻的翘着二郎腿端着茶。

一阵穿堂风过,堂屋门口的树枝晃了几晃,绿油油的树叶看着耀眼。从树旁经过一个人了,迈脚进了门槛。

吴邪顺势瞅了一眼,一瞬间不知道是该爆句粗口还是摔个茶杯啥的来表达下自己的心情,脑子里电光火石的一瞬后他一个扭脸看向了解雨臣。
解雨臣脸上一瞬的蒙圈稍纵即逝,但显然有点不知道状况了。
“丝雨过来。”老太太伸手对进门的女孩说到,拉着着女孩的手问她,“这一个,你可认得了?”
吴邪解雨臣都站了起来。
女孩盯着吴邪几秒钟,还是摇了摇头,说:“可能见过的,只是名字记不清了。” 老太太笑了笑,看着解雨臣接着问道:“那这个你怕是连面也没见过了?”
女孩闻言转身朝老太太说话的方向看去,只看见黑色 T 恤外垂着个玉坠,温润的很,等抬头向上看时,正对上那年轻人正看着自己。黑白分明的眼睛亮亮的,眼神却沉甸甸的。
“你是解家人?”丝雨带些迟疑的问。
“是。”解雨臣一笑,“这么好认?”

“丝雨也叫我姨奶奶,论起来还是吴邪你们老吴家的人呢。”老太太说着一指吴邪。
“奶奶您可刚说过吴家的不孝顺。”丝雨笑嗔。
吴家的?吴邪心下琢磨,按说也叫姨奶奶的话,难道这女孩的奶奶也是解家的女眷,嫁到了吴家不成?
“这个妹妹……我没见过啊。”吴邪说完就觉得自己脑子梗了。
“吴邪,我记得你了。”丝雨莞尔。

晚上,两间客房里,或许是一样的情况……

丝雨躺在床上,挥不去看见解雨臣的那一眼。他左边的刘海垂下了些,挡住了些许眉眼,看不真切。尽管这样,那个人,却是生生撞进来一般。

“我说……”吴邪欲言又止,躺着叫解雨臣。
解雨臣仰躺着看着天花板出神,也没出声搭理他。
“你……”吴邪到底憋着难受。
“睡吧。不早了……”解雨臣终于回了一句,完全不理会吴邪更加憋屈的心情。

解雨臣醒来,发现吴邪不在,洗漱之后刚进院子,就看见丝雨在树下忙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
解雨臣走至廊下停住,回头看着丝雨垫着脚往高处够着,一身仿旗袍的中式连衣裙在葱郁的枝叶里看着愈加瘦。脸色眉头蹙起又展开,看不出悲喜,只是像勾起了什么。

这边厢,吴邪在解老太面前费劲心思打听。
“你这猴崽子那么多问题作甚?”解老太不明白吴邪琢磨什么呢,对一个远方亲戚这么上心。
“我好奇。”吴邪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心里已经快被这好奇压死了。关于自己家冒出个远房妹妹这事,吴邪倒一点不意外,说他爷爷在外面有私生子给他生了个妹妹他都信。关键是这丝雨……太他妈像了!吴邪心说。

还没等吴邪这八一八出个结果,解雨臣前脚就进门了。
看见吴邪在这略挑了一下眉,又无视状走到解老太身边坐下。
解雨臣一张口,解老太的血压又升了二十。
“解吴联姻?!”解老太看着自己的侄孙子,“你别和我闹!”
“您觉得哪里不合适?”解雨臣谦逊的回答,却不接受任何回绝。
解老太叹口气,“我不是说你不好……花伢子,你不是一见钟情的人。丝雨我从小看到大,她也不是你一见钟情的人。你老实告诉我,你喜欢她什么?”
解雨臣顿了一下,看着老太太说:“从见到她,我就不可能让她离开我。”
解老太欲言又止。
“您若是担心其他的,我用解家起誓,护她一辈子。”
解老太沉默半响,最后叹了口气,“罢了,老太太老了,管不了了……”
老太太前脚刚走,吴邪立马吼道:“你知道自己娶的是谁么!”
“我不用问,我也等到了。”解雨臣数年来第一次坦诚心声。
“等到你妹!你他M**了么!”吴邪冲着解雨臣大喊,你小子以为是我表妹都是一个人么。

楼主:思如罂粟  时间:2021-02-23 14:49:51
二、却道海棠依旧
“你很喜欢在这里。”解雨臣晚上从南面上的盘口回来,扯松了领带透口气刚进院子,看见丝雨坐在树下玩手机。
“这里院子像小时候似的。” 看到他回来,丝雨笑笑。
解雨臣在旁边坐了,看了眼丝雨手里的手机,2048已经合成了四千多的数字。丝雨看见他的视线,晃了下手机,有些自嘲:“快死了。”
“未必。”解雨臣伸手从她手里抽出手机,低头兀自划弄着。

丝雨歪头看着他,解雨臣低头认真的盯着手机,睫毛挡住些眼神。这几日,也远观过他和道上打交道的样子,很利落带风的一个当家。可是总觉得,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光芒,都不如眼前这个活生生的解当家,在这样月光下,而不是耀目的阳光中。

“好了。”解雨臣把手机递给他,屏幕上左下角的方块里显示着消除到八千多。
丝雨很快从解雨臣“美丽”的脸上收回了情绪,看外挂一样的看着自己手机,问他: “你很会玩这个?”
解雨臣摇了摇头,颇有点无奈,“我还是喜欢打俄罗斯方块,虽然玩这个的时候脑子也是空的。”
“我小时候也有棵这样的树,夏天晚上老坐在下面乘凉。”解雨臣把膝盖处的裤腿往上拉了拉,即使是定制的,坐在花坛沿子上也不是很舒服。
“解家大院吗?”
“不,是我师父家。你应该听姑奶奶提过,老九门的二爷二月红。”
“我知道!九门最痴情的男人。”丝雨有些兴奋。

最初听到二爷故事的时候,她甚至羡慕丫头短暂的一生,有这样的一个人,哪怕只活到三十二岁,也抵得过多少人的一辈子。
而这个人,是他的徒弟呐!她静静看着他,感觉和那个传奇有了某种具体而未知的纽带。而她透过他,就可以触碰到那个传说。
她觉得时空有些虚,眼前的人和景,和想象中二爷的老宅交错。

“那那棵树呢?后来死了么?” 她有些怔的发问。
“没有,后来被我移到了解家。”解雨臣笑了笑,“还健在。”
丝雨闻言抬头,头顶的枝叶摇摇晃晃,喃喃地自言自语:“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所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那棵树,也是这样的故事么?”
解雨臣脑中一瞬风驰电掣,脑中闪过那年他和她一起画的绿肥红瘦。
海棠依旧,解雨臣咀嚼着当时的这几个字,如同箴言。
解雨臣的话余音未落,丝雨手机脱手掉在地上,一声回音显得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分外安静。
“嫁给我。”

等吴邪知道解吴联姻定下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路跑到丝雨的房间,没等丝雨说话,看着她那张脸,口气不善的说:“你是疯了么!”
“你和老太太怎么一个反应?”
“正常人都这反应。”吴邪早上起来听说了这事,白了小伙计们一眼就跑来了。喜事?喜个屁!你们他娘的懂个屁! 本家表妹的这反应让他一肚子火没处发了,现在一棍子打棉花上似的,更憋屈了。
憋了半天,他只想到一个解释: “你也是一见钟情?”
丝雨瞅着吴邪,有些慌张,本能想要摇头,又顿住,想了一下回答他:“算是吧。”
“操!你真傻假傻,一见钟情就嫁了!” 吴邪想给她脑袋打开放放水。

解雨臣看到齐楚来电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手机在手里捏了两秒,还是接了。
“你他娘去南边是看老太太的还是呲姑娘的!次奥小爷就没听过探亲还送媳妇的!”
解雨臣内心肯定了自己一下,幸好早有远见地把手机拿远了。
听完齐小八的狮子吼之后,把手机放回耳边:“别嚎了,你他娘就没听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别扯淡!”齐楚那边顿了一会,自己一着急一电话追来,倒也不知道要接着说什么。解雨臣也没挂电话,安静地等着他。齐楚这厢心里反应和吴邪一样,憋屈,又说不出来什么词,太尼玛憋屈了。
“你真定了?”
“嗯。”
“带回来看看。” 说完这句齐楚想给自己一嘴巴,之前的“理直气壮”退散的也太他妈快了。

丝雨目送吴邪离开,自己转身要进屋,心里忽然捕捉到了刚才遗漏的那一丝什么, “也?”

楼主:思如罂粟  时间:2021-02-23 14:49:51
三、岁岁花相似
——心上压了一件事,一个人,便总有些相干不相干的牵扯,在日久天长里证明它还存在着。

“花儿爷您来了,八爷在包间等您呢,您这边请!” 齐楚听见外面跑堂的招呼,转了转身子转向门口。
“解……表、表妹!?”齐楚看见门口的人影刚要叫他,等看清来人的时候差点咬了舌头。
解雨臣收到丝雨疑惑的眼神,扬了扬下巴说:“这是北京倒斗圈的著名风流人物,老九门这辈的姑娘全都是他表妹,没什么好奇怪的。”
“去***的。”齐楚心说****胖子还没溜。
吴邪推门就看见了齐楚那糟心的表情,头上恨不能顶着个对话框写着***们谁啊?谁来告诉老子什么情况。自己顺带扫了眼解雨臣脸上的云淡风轻和丝雨些微的不得其解。
吴邪抽椅子落座前给了齐楚一个压下去的眼神,四人坐着简单介绍了下,闲扯了几句家常。
“地主,请客的跟我去挑瓶好酒。”
齐楚一脸得令状跟吴邪前后脚出了包间,包间门刚关上,立马胳膊拐着吴邪脖子压到了墙边:“卧槽什么情况!”
“***和你知道的一样多你信么!唯一不同的是我离案发现场近点。”吴邪转了转自己的脖子,企图脱离齐八爷的魔掌。
“这……”齐楚一脸你看我像傻子么的表情。
“我真不知道我家有个远房表妹,更不知道她长这样。”吴邪顿了顿,“小花是认真的,我也……不太知道别的了。”
“他认真个屁,他是对她认真么!”齐楚放开了吴邪,“不过,连我也吓了一 跳。” “你说,她还会……”吴邪知道齐铁嘴的本事,他现在还是希望齐楚能得他爷爷的衣钵,勘破点什么。
“我不知道,别问我。”齐楚打断了吴邪。
几年前,他算了一卦至今想起都不知是对是错的卦。他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救了人,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当了帮凶。每次想起,都是放不下,这是解不了的结。
解雨臣女人的卦,他是绝不想再算了。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回到包间,不约而同的暗搓搓看着解雨臣。
续水,布菜,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照顾。不可否认,解雨臣这样的人,对一个女孩子这样细致体贴,女孩子通常是很难拒绝的。所以,吴邪和齐楚对于丝雨到是比较能理解一些,而对于解雨臣,两人有种莫名的气不打一处来的默契。

齐楚端起一杯酒,站起来说:“今儿给小邪表妹接风,我先干为敬。”
几人都举杯,跟着站起干了。
解雨臣坐下夹菜:“那我今儿是沾光了,压根没我什么事啊。”
齐楚一脸有饭吃你就吃,蹭饭还那么多事儿的表情看着他。
“那谢小八爷了。”丝雨放下酒盅,接着说,“没想到我今儿面子这么大,暗恋各位当家的姑娘们可要恨死我了,特别是八爷的其他‘表妹’们。”

丝雨不过刚才听解雨臣说齐楚风流,随口开了一句玩笑。没想到齐楚的脸色僵了一下。眼神扫了一下两边,解雨臣和吴邪的脸色也说不出哪里的别扭。这几个人,是什么故事?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如果没有她的故事,就不会有我的故事。

这天胖子开门没多久,就看见门口进来个美人。胖子 X 光似的眼神在妹子身上扫射了一遍,心里默念,好看,但是太瘦,不是自己的菜。
“请问,吴邪是住在这里么?”
“在在在,我给你叫去。”胖子猥琐且荡漾地挑了一下眉毛,哎呀,看来这天真可以了,不仅会泡妞了,还是送上门的。啧啧,完了得八卦八卦。
“小天真,有妹子找你——” 帘子后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你丫别扯淡,大早上没事**比。”吴邪掀门帘子一抬头,“丝雨?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
吴邪瞥了一眼在一边挤眉弄眼的胖子,给了个滚一边去的眼神。
“里面坐吧。”吴邪掀着门帘,带丝雨去后院说话,留这死胖子看店。

两人去了后院,胖子忽然反应过来一样,“诶不对啊,这妞那么眼熟呢!”

“他叫你‘小天真’?”
“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以前,其实现在也有点,傻不拉几的,专业被骗。”吴邪在院子里扯了两把藤椅。
“那你是如何在吴家当家到现在的?”丝雨转头一笑,“不过也不能说傻啊,做人总不会都像解九爷齐铁嘴那样人精。”
“他们应该也不是精明,只是天生比较聪明。而我这种‘大路货’比较容易被普通人理解吧。” 吴邪开了一听可乐递给丝雨,自己又开了一听。
“普通人看聪明人,总归是有点累的。”

吴邪脑子跳了一下,丝雨后面说了写什么没有听清,周围好像回到了江南的那个夜晚,坐在明月光下的屋顶。

【“解沉语,我要更正一下,你不是一个说故事的人,你是一个写故事的人。” “而且,你也不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你是一个……有肩膀的人。”
“如果你听完这个,还那么觉得,我会很谢谢你。”
“怎么样,小三爷,现在是不是想说,‘我还要更正一下,其实你是个做梦的人。’”
“我只是觉得,你喜欢小花,很喜欢。不然,没有人愿意在一个梦里这样地老天荒。”】

吴邪看着坐在旁边的丝雨,又环顾了下胖子的小院子,忽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明明一点不相像的地方,不一样的人,为什么,就觉得回到了过去呢?

他有些眩晕,闭上眼伸手按了按眉心。

睁开眼,用手按着鼻梁,皱了皱眉清醒了下。

“说吧,来找我是想听什么实话?”回忆是回忆,生活是生活。

“我觉得,你们对我,你和小八爷,好像——”丝雨思索了一会,好像是在找一个合适的词,“好像,又意外又抗拒?还有点在乎?”

吴邪楞了下,女人的直觉真要命。
“你这话从哪说的?”

“我不知道,我要是确定也不问你了。齐小八爷只有一面,只是感觉而已。而你,从在姨姥姥家,我就觉得是那样了。”丝雨顿了一顿,“你们在意的……究竟是什么?”

吴邪有种被人戳中了极力回避的东西的痛感。
“这个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么说吧,其实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不用想这么多——”

吴邪话没说完,就被丝雨打断问:“那,之前对解雨臣一见钟情的是谁?”

楼主:思如罂粟  时间:2021-02-23 14:49:51
六、锁
“那个,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和解雨臣,是什么关系?”
依旧是胖子的后院,依旧是这两个人相对而坐。七月的午后,多了一丝凛然的气息。吴邪停着一口气,默默的顿了很久,从鼻尖慢慢的呼尽。像扯系着断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马鬃。
“如果一定要冠以一个名分,她或许应该是解雨臣的前女友。”
“那要是不问名分呢?” 人总有一种趋向于自己的残忍,哪怕明知诛心,也要像飞蛾扑火般的迎上去。然后在灭顶的火光之中,用疼痛找到自己。
“应该是之前的这十几年里,唯一一个改变小花的人。” 即使自己已经是道上闻之侧目的小三爷,吴邪这一刻还是感受到了自己的一丝残忍,要他向一个无辜的人,揭开这并不算温柔的面纱。吴邪用眼神阻止了丝雨后面的问题,他不想被打断。
“她,应该死了。”吴邪眼睛有些难受,酸胀酸胀的感觉往外冒,眼眶却干得连一滴眼泪也没有。一切感觉,预料,默认,心照不宣……都不如亲口说出更具杀伤力,“这个圈子里的事情,不是一般道理可以解释的,你未必会信。只是她,差不多是魂飞魄散了。”

丝雨并不想听到一个这样的故事。她并不会天真地认为解雨臣之前一片雪白,甚至,这样的一个男人,总该有些□□,才衬得上风流佳话。可她并不想听到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况且这刻骨铭心和年纪无关,十几岁时的初恋的难忘,多半是因为那个时间,而不是那个人。时间长了,自己的事也成了故事了。怕只怕他风华已满,心境已成,这时候一场刻骨铭心,只能是,注定是她不可撼动了。

吴邪的字里行间让她已经领悟到解雨臣和那个女子之间必有过的千千万万的故事,才会让吴邪此刻无处言说,只能用一句话去表达。举重若轻,大概就是这样。

“是为了他?” 她忽然明白了她这些日子以来感受到的一切。抛开解雨臣不说,就连吴邪和齐楚都在回避着的什么,那个她无法知晓,却又像低气压一样笼罩在周围的存在。

吴邪点了点头:“遇见你之前,小花是把自己锁上的。”

那么……遇见我,又有什么用呢……

“我和她,有什么渊源么?” 她无知,可她并不蠢。解雨臣从相识的那刻起,对她的一切关注和温柔,如果毫无缘由,那边,必有理由。
吴邪抬头看着丝雨,小三爷昔时还是青年神采的眼神现在已经越来越稳的像一个男人。
他的睫毛有一些抖动,嘴唇缓缓开合:“几乎——一模一样。”

“表哥——”丝雨有些疲了,没有注意到吴邪一瞬的愣怔,北京城七月的阳光,晒得人心里发冷,“这是我的一辈子。”

她有些够了,受够了笼罩在一层无形的东西下,承受着别人不知道对谁的好。她想伸出手去拨开,一切又细密的像一张极有韧性的网,任她怎么用力推抹,都不见裂缝。现在这张网被揭开了,却让她认清了自己的无力。

不是不诛心的……若有人能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下流离,免你无枝可依。就能让你伤,让你痛,让你无路可觅,让你画地为牢。解雨臣亲手让她看到了一座城,里面现世安稳,有求有得。现在,她看到这座固若金汤的城池出现裂缝,像青瓷上的冰裂纹。她不喜欢,但无可否认它的美丽。

她从一开始,怕的只有一样,怕失去解雨臣。从一开始,她就得到了,得到了这个强大的男人的注意,爱慕,宠爱。她不是小姑娘,没有那理所当然的傻气,她当然怕,越心动越不安,越贪恋越不舍。可是,如果从开始,他给的就不是她呢,那自己,不是很可笑?

“我回来了。”解雨臣松着领带,没有听见任何回应,抬头扫视一圈,看见丝雨无声无息地坐在美人靠上,“想什么呢?”
“不知道。”无端有一丝烦他,其实更烦自己。
“吃点东西去吧。”解雨臣吩咐摆饭。
看她这样子,坐了也有一阵了。丝雨本想说不饿,话到喉咙里又压了下去,随着他去了饭厅。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我想回杭州。”话说出又觉得有点突兀,“结婚了还没去看看姨姥姥。”
解雨臣顿了顿,说:“也应该去看看,只是我现在走不开,没法陪你去看看老太太。”
“我自己去。”好像是在躲着他一样脱口而出,觉得太明显,又解释着,“你也不急这一时,有空了再去。”
“吴邪回去么,你俩要不就个伴?”
“他这两天就走了,我收拾一下,晚两天。”
“嗯,走时候我送你。”

走的时候偏生解雨臣在拍卖行签一堆要紧文件,丝雨倒有些松口气,和他通了个电话,让他不用分心,让司机送了一趟。

夏天的杭州很热,蒸笼一样的热。丝雨拖着行李箱走在马路上,没有树荫的地方简直晒得人脑子疼。不知道第几次抬头,终于看见了吴山居的牌匾。她没去解老太的祖宅,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选择先到了这,站在店铺门前的路口上,犹犹豫豫要不要向前。
“怎么,来了还过门不入?”
丝雨没想到背后忽然有人说话,吓了一跳,转头看见吴邪领着个塑料袋站在斜后方没多远。有点被抓包的感觉,丝雨捋了捋头发,对吴邪有些不好意思了笑了笑。
“走吧,刚买的茶叶,店里的西瓜也冰好了。”吴邪上前接过丝雨手里的拉杆箱,拖着箱子进了店里。一时自然到丝雨都没分清是不是真的回娘家。

吴邪拿刀把西瓜一切两半,举着刀犹豫了下,抬头问丝雨:“你是愿意切成一牙 一牙的吃,还是用勺挖着吃?”
丝雨觉得吴邪这样还是挺萌的,笑着表示见面分一半。于是两人一人抱着半拉西瓜,一个柜台里面一个柜台外面的坐着,低头吭哧吭哧地挥勺。

“真是个好西瓜。”半拉西瓜下肚,吴邪摸了摸肚子,准备起来泡茶。
“我来吧。”丝雨站起来打开了吴邪之前拎的塑料袋。
还是瘦子灵活啊,吴邪心里默念,这些年虽然自己也没多胖,但是毕竟三张的人了,体重还是涨了些。忽然又想起那死胖子一身膘也挺灵活,有些郁闷的决定还是健健身好了。不能没那胖子灵活还没小花条正,太特么给老吴家丢人了。

“这两包小的是什么?”丝雨打开龙井的盖子,看见袋子里还有两小包东西。 “好像是送的什么花茶,我一大男人哪喝这个!” 吴邪想起刚才买茶叶的时候,小伙计一个劲给他推销花茶。
丝雨打开两个小纸包,一个是玫瑰,一个是桂花。
吴邪看丝雨在那烫杯,先将桂花用热水洗了遍,然后倒满水,黄色的小花在玻璃杯里飘来荡去。再把龙井慢慢的倒进装满水的杯子里。
“不错,还知道先水后茶,没把我的茶叶给烫坏了。” 丝雨端着一杯桂花龙井递给他,顺带白了他一眼:“这个是化痰止咳的,一看就适合你这烟民。”

吴邪叹了口气,一脸你读书多你说了算的表情,慢慢嘬着手里的茶。

“楼上有房间,你路上要是累了可以去睡个午觉。”

丝雨一路确实有些累,就洗了个脸上楼休息了。剩下吴邪一个人捧着杯茶,望着门口发愣。

这丫头泡茶泡的不错,不过这不是重点。买茶叶回来看到她在门口犹犹豫豫的背影自己瞬间是意外而且有一丝狂喜的。
那些压着的尘封回忆,随着丝雨的出现,一点一点揭开。而那回忆上扬起的灰尘喧嚣直上,呛的人眼耳口鼻里,有酸有泪。

【“吴邪,从我认识你,不,从我顶着你表妹的名号开始,你就一直在给我解围。花儿爷说,他认识你的时候,你和这个圈子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当时他说这话 时候的那种笑,我不理解,直到在江南我终于认识了你。”
“小三爷,你的心,是热的。”

“忘了?我是你哥。” “他娘的记得回来,要是我们都不记得你了,去西湖边的西泠印社,说吴邪是你哥。谁拦你,我打断他的腿。”

“好。”“我要是回来了,就去找我哥。” 】

解雨臣从文件中间抬起头,叫秘书倒了杯咖啡,看着窗外北京并不怎么蓝的天,想着丝雨应该到了吧。下次应该陪着一起去的。

内线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董事长,霍珩回来了。”

楼主:思如罂粟  时间:2021-02-23 14:49:51
搬文啦,可以加企鹅玩耍,330737191,更新会在那里通知,当时吞楼现在别的地方发了,要多一些

楼主:思如罂粟

字数:8718

帖子分类:解语花

发表时间:2020-05-23 04:18:00

更新时间:2021-02-23 14:49:51

评论数: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