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我永远不会背叛你(SP、BL、小甜、虐身)

【潇湘溪苑】【原创】我永远不会背叛你(SP、BL、小甜、虐身)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一楼祭度娘,千万别吞我……

在潇湘潜水好长时间了,试一试自己也放个文出来。哇~~~处女坑诶……
那个……最近快要中考了,很忙很忙很忙~~有可能只有周末才会更一点,所以说……龟速龟速慢更,况且,随时有可能会坑……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楔子】
“啪!”一声脆响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床上一个瘦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没有惨叫出声,汹涌而出的眼泪诉说了他的疼痛,他不停地小声抽泣着。
“江落虹!我讨厌哭哭啼啼的人,你要是个男人就别给我装!有本事就跟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走了又回来,欺骗别人的感觉很爽是吗?!”一声暴喝从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嘴里喊出,将那嘤嘤的哭声震了回去。
“不,星海,事情不是你想……唔……”落虹小声的为自己辩解,话还没等说完,便被一记粗暴的板子打得身体乱颤,紧紧地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喊叫。
男人用板子顶端抬起落虹的下颌,强迫他仰视着他。“‘星海’这个名字不是你叫的,现在的你,如果叫我‘主人’的话,我会更加乐意听下去。”
“是,主人……”如此叫法落虹依然觉得很别扭,“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哈哈,这是我听过的最滑稽的笑话!我看到的只是事实,你,江落虹,在我失意的时候离开了我,而现在我又发达了,你就来我这摇尾乞怜,乞求我的原谅!你既然来求我原谅你,就要有求人的样子,是你说的怎么样都好,只让我原谅你!这是你说的,现在在这里挨打,以后在我这也要挨打,这都是你自己一手促成的,怪不得别人!我不想要你的解释,我只要你从此在我这里像个奴隶一样服侍我、伺候我、任我鞭打,明白吗?”
“是,……主人。”

星海,我真的就那么不堪,连你也不肯原谅我吗?你可知我那五年那一日不是备受煎熬?你现在给的痛,对于那五年中的每一天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微不足道了。你不知道,你也不会知道,我离开你,是为了你。如果我不离开,不跟着安流,不过那段猪狗不如的日子,恐怕你早已经在五年以前就已经死于非命了你知不知道!而你,只是因为你所认为的“事实”便对我如此,是不是,我就不应该回来再照顾你……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一】
第二天早上,落虹天没亮就已经醒了,准确点说,是差不多一晚上没怎么睡。全身上下几乎布满了伤,有的是安流给的,有的是星海给的。昨晚星海打完他就走了,落虹还被绑在一张小床上,全身上下没有衣物,四肢被绑在床的四角。想睡,也睡得迷迷糊糊。
大概过了很长时间了吧,天该亮了,小屋很暗,没有一丝光可以透进来,只有一个昏黄的电灯,也已经烧断了,落虹没办法判断时间。脑袋浑浑噩噩的,很晕,身上很热,好像是感冒了吧。感冒就感冒吧,反正也没人管,就这样死了也挺好。想到这里,落虹不禁扯出一丝苦笑。
“吱呀”一声,重重的木门被推开,突如其来的光线有些晃眼,是谁来了呢?看不清啊……落虹很想张口问问来者何人,无奈嗓子哭得太干,说话的声音太小,跟没说没什么两样。
“奴隶,我是这里的管家。主人让我告诉你,半小时之内,要到他的卧室门口请安。”管家边说边走进来,剪断了绑着落虹的绳子,“主人的卧室在回廊右边,过了珠香阁就可以看到了。我只负责通知你,自己去找。对了,主人说,你要跪着爬过去,不许穿衣服。”
“是……”
落虹此时真的很想就这么死掉。半小时,这么重的伤在身上,我能下床已经不错了,还要爬过去。你的卧室……在哪呢?回廊,是来的时候被拖着来的回廊吗?落虹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下到地上。每动一下全身的伤都叫嚣着疼痛,太虚弱了,大概三天了,滴水未沾,粒米未进,差不多也只有爬过去才是最省体力的方法了吧,还可以防止摔倒,呵……星海啊,你想得真周全。

(未完待续)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膝盖因为在安流那里天天跪着,从没好过,一直都是青紫色的,一沾地面就是一阵刺骨的疼。落虹费了好大劲才稳住身形没有摔倒,一步一步地爬向门口。
屋宅很多,落虹走错了不少路,终于到了珠香阁。沿路上遇到不少的仆人和侍女,有丰富的表情,有的是同情,有的是怜悯,但更多的是厌恶,落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珠香阁就可以看到星海的卧室?好像是那个哦,和以前星海的卧室布局很像诶……落虹转身,向那座屋宅爬去。
终于到了。一爬进门口,就闻到一阵茉莉的香味铺面而来,一定是这里没错了,星海最喜欢茉莉茶。坚定的自己的判断之后,落虹向里屋爬去。在一个小屋门口,看到了正睡在床上的星海,以及站在一旁的管家伯伯。
“1小时32分57秒。”管家伯伯冷冷地报出了时间,这应该是告诉落虹到落虹到达的时间,“奴隶,你迟到了1小时2分57秒。你应该先向你的主人请安,然后请求责罚。”
原来是这样,管家来教我规矩啊!
落虹从踏进星海家门的一刻就已经认命了,此时,他当然是以服从为主。请安?向给安流“请安”那样?好吧。
脑袋地下,鼻子贴地,屁股撅起来,嗯,用一种尽量卑微的语气说:早上好,主人,奴隶江落虹给您请安。
他也的确那么做了。没有立刻把头抬起来,因为主人没让。屁股正对着门口高高地撅着,臀缝都露出来,在门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众位亲真的很抱歉,电脑不太给力,昨天打好的文今天发不出来了,没有意外的话,半小时以后就可以放文了、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二】
其实星海根本就没有在睡,只不过是眯着眼睛看戏而已。在落虹俯下身的时候,星海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床边跪趴的人,瞄了管家一眼,管家拿起备在一旁的细皮鞭,走向落虹身后。
落虹一看到管家走动,就已经明白了星海想让管家做的事情。于是把屁股撅得更高,说道:“奴隶求主人责罚。”
这没什么,反正已经受惯了。
可是,当皮鞭接触到皮肉的时候,落虹还是疼得乱颤。毕竟,从安流那里带出来的伤还没有好。既然星海想要这么做,那就让他做吧。
第二下。准确地落在第一鞭上,一道紫色的鞭痕在臀峰浮起,肿胀的臀部接受这种细厉的抽打更是痛上加痛。
第三下就落在刚刚那道鞭痕的下方,第四下又准确地咬住伤痕。如此,两下一组,直到在落虹臀上平行地布下十道紫肿的鞭痕时,管家停止了鞭打,因为星海翻身坐了起来。落虹凑上前去,亲吻星海的脚面,说:“早上好,主人。奴隶谢主人罚。”
星海下到地上,接过管家手中的细皮鞭,走到落虹身后,扬鞭打下,竖直着落进股缝里。星海用了将近七成的力气,落虹的臀缝迅速肿起。紧接着,不给落虹一点喘息的机会,皮鞭不停地落下。
疼!实在是太疼了!落虹此刻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疼痛。他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慢慢地肿起来,变圆,变红。但他不敢躲,这似乎已经成了落虹生命中的一种本能的行为,只要是星海给的,他绝不会逃避。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终于发上来了……

没有人呢……新帖不受欢迎?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悄悄、悄悄、悄悄滴剧透一下子……

这次拍完之后,再有一次无情拍(连着的……),然后让小家伙休息一天养养伤,随后调教(应该有三大章的分量)

捂脸,逃跑~~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先把三更放出来~~~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他死死地咬住嘴唇,尽可能让自己不出声,不躲避。身体因为疼痛而颤个不停,豆大的汗珠欢快地涌出来,双手握拳,因为用力而显得骨节发白,眼泪无声无息地流出来,混合着汗水滴到地上。
大概打了有十多下,星海把鞭子扔到地上。一种冷冷的声音冲进落虹的脑海:“起来,跟着我走。”
就像是一种条件反射一样,对星海的命令完全服从,落虹直起身体,膝行着跟上星海的步伐。臀缝火辣辣地痛,肿的很高,黑紫黑紫的,几乎要渗出血来,其中的花(百度和谐~)穴深红圆润,突出来。跪着走的时候,每挪一下,两瓣臀肉就会狠狠地摩擦臀缝,不亚于又是一场酷刑。
突然,走在前面的星海停了下来,落虹没有防备,撞上了星海坚实的腿。星海并没有计较什么,停顿了一小会后,向着旁边的一处屋宅走去。
好像是已经废旧多年没有使用的了,到处都是灰。好像和刚来是被拖到的那个小屋差不太多,唯一的光源就是一盏昏黄的电灯,只不过这里的面积更大一些。灯打开了之后,落虹抬头看了一眼,不禁打了个冷战。这分明就是一个刑(百度和谐~)房!刑具种类齐全,还有几个刑架,以及一些零碎的小玩意儿。落红当然知道那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星海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怕是用他来发泄的吧。低头扫一眼身上各种各样的伤痕,再抬头看一遍屋内的刑具,落虹扯出一个苦笑来。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三】
看到星海瞄了他一眼,落虹就心领神会。爬到一个放刑具的架子旁,用嘴叼下一根一指粗的藤条,放到一个台子上,又爬到一个窄条形的刑架旁,趴了上去,等着星海将他绑住。
细细的尼龙绳狠狠杀进落虹的脚踝和手腕,勒得生疼,不过这比起落虹将要受的来说,似乎不算什么。
“七十下,自己报数。”
鞭打开始了。细厉的藤条打在已经伤痕累累的臀上,疼痛呈几何倍数增长,每落一下都留下一条菱形的突起。整整五十下,没有间断地打,在臀峰到膝窝之间的一段内留下了密密的鞭痕。屁股和大腿上都是深紫色,突出着一道道菱形的伤痕,再打就要出血了。
落虹只是在用一种意志力来控制自己,不让自己晕过去。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混合的汗水和泪水将发丝贴在脸上,哭都已经没有声音了。报数的声音小到只有自己能够听见,却已经报乱了数字。
剩下的二十下,星海很“好心”地没有打在伤痕累累的臀上,而是全身上下来回打,不一定下一鞭会落到哪里,有可能是手臂、后背、小腿甚至脚心。落下藤条的间隔很长,让落虹充分感觉到疼痛,才继续打。
落虹感觉到星海很长时间都没有再打,在听到星海将藤条扔到地上的“啪”一声之后,成功地晕了过去。在晕阙中,他很小声地重复同一句话:“我没有背叛你,从来没有。”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星海“理所当然”地听到了落虹不停诉说的话,突然间感觉心里很烦躁。他自嘲道:“这么一个背叛过自己的人,自己居然还会留情于他,真是讽刺!”离开了屋子之后,对在门外等候的管家摆了摆手,管家和另一个仆人会心地走进屋子,将尼龙绳解开,把已经昏过去的落虹拖回了刚开始的那个小屋里,用铁链铐起来,就算落虹醒了可以活动,也只能在小范围内活动,又在屋里放了一碗饭和一碗水,就锁上门离开了。
小屋里有一个透气孔,每天的饭菜和水就从这个洞放进来,但是透气孔一点光线都不透,小屋总是很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落虹才醒转过来,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之后,开始吃饭。胃里很空,吃一点东西就一个劲地呕吐,吃什么吐什么,只能先喝一点水缓一缓。以前在安流那的时候,自己的小屋里备了有葡萄糖静脉注射液,随身也带一些,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到这之后,全都被拿走了。闭目养神一会了,胃里不再翻江倒海,落虹又开始尝试进食,慢慢地吃,这次好点,能吃些东西了。
体力在慢慢地恢复,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落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过得太慢了。
无事可做,落虹在回忆这五年来在安流那过的日子,又凭空猜测着星海这五年的生活如何。落虹是无神论者,他唯一的信仰,就是星海,有星海,就有他的世界。
星海,你一直认为是我背叛了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苦衷。我用我自己的身体,换来了你的命。我没有背叛你,从来没有。为什么,你始终不愿意相信我?你不是没有看到,我的身上到处都有安流留下的痕迹,这是我曾经为了你而备受折(百度和谐~)磨的证据,为什么你就那么视若无睹,要将属于你的痕迹无情地盖在我的身上?只是为了证明我是你的所有物吗?那完全不必这样,我一直都是你一个人的。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55555~~~~~三更放出来居然没人理我!!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补上一句哈……
求笼罩,求粉丝
千万别跟我求剧透,不给……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今日,爸妈都出去鸟,乃们亲耐地楼大又回来加上一更~~~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四】
似乎又是一天过去了呢,今天外面会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吧!星海最喜欢晴天了,我也喜欢,星海就是我生命中的太阳,让我的世界永远晴朗无云。哪怕只是呆在他的家里,甚至被他鞭(哔——)打,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不会感到绝望。
我只是真心地希望,你能原谅我,原谅我的擅作主张,星海,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昨天一整天都没有什么事,星海只是让人把我扔回这个小屋,难道是把我忘了吗?不,绝不可能,我不相信。我只想多见见他,那种熟悉的茉莉体香,我只想再看他几眼,我宁愿出去会被他打,也不愿他这样不闻不问地对我。今天,应该可以见到他了吧。
经过一天多的时间,身子没有以前那么虚弱了,身上的伤也稍微好了些,至少那些鞭痕都差不多看不到了,但是又肿胀了许多。
刚刚把送进来的饭吃完,听到门外一阵铁石碰撞的声音,随后,沉重的屋门缓缓打开,进来的好像是几个仆人。嗯,把铁链解开,架着落虹走了出去,直奔前天落虹昏过去的那件废旧的刑(哔——)房。
进了屋里,几个仆人把落虹放到一个很奇怪的,有机关可以挪动的刑架上,绑好之后就纷纷离开了。过了不久,星海推门进来了。现在的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拿着竹板衣衫整装的星海,另一个是光着身子趴在刑架上满身是伤的落虹。
星海走到刑架旁边,按下了一个按钮,刑架开始变换形状,最后定格在“厂”字形。落虹本来就肿胀的臀部因为刚才变换姿势而拉扯到,此刻正俯在支起的地方,高高地撅着。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沙发自己坐~~~
真的不是额故意卡拍的,是真的没有存货了,等周末吧……

那个啥,再小小地BE一段,然后边甜边H,满足回帖的亲各种需求,OK?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星海举起竹板,用力地打下去,,一片肿胀的臀肉深深地凹下去,又弹上来,颜色立即从红变到紫,肿起更高。一下接着一下的责打让落虹开始吃不消,星海依然打着,像是发泄一样,极其用力。直到落虹的屁股完全地紫肿了才停止了竹板,有的地方已经有了硬块,又肿起了一倍多。
落虹突然感觉到臀缝里一阵凉凉的感觉,好像是什么液体流了进去,是润滑剂!他知道星海想要做什么,但是他对这种事情一直都很抵触,落虹想挣扎,无奈绳子绑得紧紧的,根本不能大幅度移动。他不停地扭动着屁股,不想让星海继续,却在又几下重重的竹板后不敢再动。
“我现在很想知道,你跟着安流五年,哪都被他打过了,那么这里,有没有被他用过呢?”星海说着,已经探入了一根手指,慢慢地扩张着。前天的鞭子打得很重,到现在还是肿得不得了,只是深紫色退了些而已,禁不起这样的折磨。落虹更不敢夹住星海的手指,那样会更痛,眼泪因为痛苦和恐惧而流了下来。他只能轻声地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告诉星海:“我没有。”“你认为,我会相信吗?”星海慢慢地探进了第二根手指,来回地**,动作并不算温柔。在润滑剂中早就加过了春(哔——)药,药效逐渐明显。落虹的呼吸变得急促,全身的肌肤下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十分诱人,一直耷拉着的玉(哔——)芽也开始抬头。星海对这样的落虹感到非常满意。

啊~~人家有很费劲地码了很多哦,不许没人理我!BE可以再长一点,再长一点~~~然后,可以小甜一下下……话说,淫家很稀饭这种SM风格诶~~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虐甜交叉来……马上就周末了,周末应该能再码出2、3更

楼主:婧de猫  时间:2019-01-21 21:03:41
先堆上来两更,这周末还有没有就不一定了,下周二就中考,好怕怕啊~~~
当天下午是休息,如果可能的话,某猫还会继续更的~~~
看文滴各位亲们啊,乃们忍心看着楼大我辛苦的码字而无动于衷嘛?好歹冒个泡啊~~~

楼主:婧de猫

字数:14502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2-06-02 20:05:00

更新时间:2019-01-21 21:03:41

评论数:30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