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舞文弄墨 >  《龙城诀》长篇玄幻言情小说,母系氏族的格姆女神&父系王朝的皇子永琪

《龙城诀》长篇玄幻言情小说,母系氏族的格姆女神&父系王朝的皇子永琪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本故事是本人雕琢近六年的匠心之作,虽是故事,却尽显人间百态,一书写出众生相,让人心碎的爱情、血浓于水的亲情、情比金坚的友谊、扛在肩头的责任……人生不易、人性复杂,但每个人都有让人感动震撼的一面、催人泪下的生活桥段。

即便人生境遇坎坷,也要勇往直前,珍惜当下,未来才不会有太多后悔和遗憾。生命本是一片空白,需要今日的自己去赋予明天的意义。

书名《龙城诀》

本书简介:
与生俱来的责任&埋藏心底的夙愿,究竟孰轻孰重​?这一世,你是否心甘情愿?
格姆女神懿泽,背负使命投生人间,成为索绰罗氏之女,因缘际会,与五皇子永琪冲破重重阻碍、喜结连理,却常为与生俱来的使命做出身不由己的抉择,在矛盾中苦苦挣扎,婚后渐渐被永琪察觉神族身份,终逃不过“惧则生疑,疑则生变”八个字的宿命诅咒,几度遭遇婚变,终因情深缘浅而抱憾终身,而后却发现夫妻二人的悲剧其实源自于神魔两族对弈之局在人间引发的一场血战……
本书意在写众生相、尽现世间百态,通过描写几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纷繁错杂的兴衰际遇,展示了人性在面对亲情、爱情、友情、利益诱惑、善恶是非的考验时所呈现出的多面形态,歌颂了社会不同阶层的人为国为家、为民族、为正义而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精神。

主人公:索绰罗·懿泽、爱新觉罗·永琪

其他人物:胡嫱,陈瑛麟,西林觉罗·碧彤,爱新觉罗·琅玦,完颜·孟冬;
爱新觉罗·永瑆,胡云川,富察·福灵安,富察·福隆安;
爱新觉罗·弘历(乾隆),辉发那拉·玊玉(皇后),魏妡妧(令妃)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一)

在我们梦神一族中,一直口口相传着一个很古老的传说:
相传,天地混沌初开之前,混沌之气已经孕育出了凤凰,我的祖先爻歌,是所有凤凰中的第一只,因而被尊为族长。她带领凤族各处觅食、栖身,逍遥自在的活了不知多少个万万年。
在这万万年中,族中的雄凤和雌凤自由结合,诞下了新的生命。凤族渐渐明白,生命的孕育不一定都来自于大自然,也可以来自于大自然创造的自己。因为族长爻歌是一只雌凤,凤族内共同繁衍后代的每一个小群体也就自然而然的由雌凤当家作主。
后来,我们称这种方式为母系氏族。
作为母系氏族最高首领的爻歌,一直是孤身。尽管爻歌目睹了其他凤凰结伴成双的快乐、养育雏凤的喜悦,还是对任何一只雄凤都没有兴趣。她很照顾族内的每一只凤凰,但仅止于照顾而已。
直到有一天,凤族发现,这世上还有另外一种生物的存在,那就是龙族。凤族会发现龙族的原因,是因为察觉到赖以生存的混沌之气正在上下分离,那是龙族正在做的一件大事,叫做“开天辟地”。
在凤族发现龙族的同时,龙族也就知道了凤族的存在。相互比对了之后,凤族很惊讶的认识到,龙族的诞生比凤族更历史悠久,他们体内所蕴含的自然之力也比凤族更强,所懂所会的也比凤族更多。龙族们所拥有的一切几乎都比凤族优越,只有一样比不过凤族,那就是外形。
龙凤两族相识后,凤族也加入了开天辟地的艰巨任务中,因此两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开天辟地即将完成时,又多了另外两种生物的加入,一曰麒麟,一曰龟,其可追溯的诞生历史都略晚于龙凤。因为都诞生于开天辟地之前,此二族与龙凤一起,被后人并称为“四灵”。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二)

四灵终于共同完成了开天辟地,但总也担心天与地再次融合,一旦如此,便会天塌地陷,泛滥成灾。为长久的安定,龙族族长提出了打造擎天柱,用以支撑天地,永不塌陷。凤族、麟族、龟族都觉得,那是一件比开天辟地更难的事,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但是经过龙族族长的精心构思筹谋,八根擎天柱竟然真的屹立在了天地之间,其坚固程度,是当时以及后来所有之物都不能相提并论的,其鬼斧神工让四灵和后世众生都惊叹不已。
从此,四灵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建造家园、也有了肥沃的土壤,世间万物的生命之源被开启了,有树、有草、有花、有果,谁也不必再辛苦的到处觅食。大家都欢呼雀跃的开启了新的生活篇章,分别在天界、地面、山间、水中选择适合自己的地方安居乐业。
为了答谢这位龙族族长建造擎天柱的功勋,四灵背着他偷偷的在天之正中央建造了一所金碧辉煌的宫殿,称为“天宫”,要献给他,并愿意俯首称臣,尊他为“天帝”,是天地共主之意。龙族族长知道后,说众生平等,万万不肯做什么“天帝”,最多接受一个住处,也就算接受了大家的心意。
于是,龙族族长离开了先前和所有龙族共同居住的龙城,搬到了大家为他建的天宫去独自居住。不久,我的祖先爻歌做了一件让全体凤族都瞠目结舌的事,她竟然在凤凰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住进了天宫,和龙族族长——一条同样孤寡了万万年的雄龙,配成了一对。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三)

在那之前,大家都以为龙配龙、凤配凤,才能龙生龙、凤生凤,从没想过跨种族的相配。只不过,在开天辟地的过程中,轻者上浮为天,浊者下沉为地,四灵都受到了天地精华的滋养,褪去原来的真身,修成了一种极其美丽的、彼此相似的外形,大家把这种外形称为“人”。
当所有生灵都拥有共同形态的时候,结合似乎也无何不可。龙凤两族首领率先开创了这个大胆的先河,一时间成为美谈,这种美谈被形象的说成是“龙凤配”,从此绵远流长的被世人奉为绝配。
我不知道这位龙族族长的名字,只知道后世为了区别开四灵修成的“人”和后来纯粹的凡人,将修成“人”形的灵兽称为“神”,而龙族族长被众神感恩如再生父母一般,因此被尊称为父神,我的祖先爻歌也就随之被尊称为母神。此系后话。
受“龙凤配”的影响,四灵都开始尝试跨种族的结合,后代复杂多样,物种由此越来越丰富。
父神和母神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终日形影不离,共度了不知多少春秋,游历于天上地上、山川大海之间,与所有神族共同研究、学习创造衣食住行所需的一切。他们都为造福苍生而感到快乐,而他们的恩爱更是被众神赞誉、八方歆羡,传为佳话。
直到有一天,爻歌突然孤身一人离开了天宫,离开天界。父神没有理会她的离开,此后也不曾寻找。
关于他们分离的原因,众说纷纭。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四)

我的长辈们说,父神其实很虚伪,他表面上不接受众神尊他为“天帝”,但实际上却掌握着相当于天帝的大权,统领众神,在天界、地上、山间、水中都设立了诸多官职,全面管辖着世间一切事务,所有天神、地神、山神、水神都对其毕恭毕敬。
而我的祖先爻歌,正是替父神赢得威望的工具。
爻歌当初被父神得天独厚的法力所迷惑,又被他假意的谦逊所感动,是真心真意的爱上了父神。她的以身相许,让原先追随她的凤族都心甘情愿臣服于父神。比凤族资历更浅的麟族、龟族,见凤族如此,也都纷纷归附,所以父神才成了神族无名却有实的帝王,龙族也成为了所有神族中最尊贵的一族。
岁月如梭,万物都在不断繁衍、更替,后辈的神仙从一出生就灌入了父神为君的理念,理所当然的尊奉。当爻歌离开的时候,父神早已掌权万万年之久,根基稳定、一呼百应,根本没有必要在意爻歌的去留。
爻歌不能忍的,并不是自己被利用,而是父神的花心。被尊为君王的父神,少不了有年轻貌美的女子投怀送抱,父神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爻歌劝阻不了、容忍不下,只好悲愤的离开。父神为了彰显自己是一个顾念旧情的人,假惺惺的将正妻之位一直为爻歌空着,却纳了一大群妃子,这实在让我轻视。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五)

有少数年长、曾受恩于爻歌的凤族旧人,依然愿意继续追随旧日族长,他们陪伴爻歌开垦荒地、重建家园,新家园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勒得海。他们尊称爻歌为勒得海的女君,用这种称谓来抬高爻歌原应高贵的身份,也是对父神记恨而又无奈的一种表达方式。
但那个时候的爻歌,其实已经身体孱弱、万念俱灰,根本不在意自己是母神、是女君,或是一只普通的凤。况且尊她为女君的,不过只有十几位神凤,这个数量,连天界随便一位天官手下兵丁的数量都赶不上,简直像是在闹笑话。爻歌也不在意这是凤族旧人对她的怜惜之情,还是天界神族的笑话,只是不言不语的安静活着,在生命的尽头也是悄无声息的死去。
我问我的父亲穆谡,爻歌能安静到什么程度?
穆谡说,爻歌从来到勒得海,直到死去,从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她每日都会登上山顶,就是她所居住的、也是围绕勒得海最高的一座山——格姆山,她总在日出时一个人登山,然后坐在山顶仰望天空,直到日落,她又下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始终如此。直到有一日,日落时她没有下山,住在邻山的神凤们忙飞过去看,发现爻歌已经香消玉殒,身体不知何时被风干成了石头,却还保持着仰望天空的坐姿。
勒得海的凤族们推测,爻歌每日坐在山头仰望天空,是在巴望父神的到来,她一直深爱父神,并怀揣着对旧情的渴望死去,但可惜的是,父神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即使是爻歌死去,他都没有来吊唁过一次。众天神都声称,父神太忙了。
我不止一次的问:父神那些年在忙什么?
长辈们无一例外的答曰:他在下棋。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六)

在爻歌死后没多久,勒得海迎来了一道来自于天界的天旨,封勒得海所有神凤为梦神,勒得海女君即为梦神族女君。此外,天界还送来一根真龙之骨所化的锡杖,交于爻歌的女儿坤夏,作为梦神族女君的象征物。
据穆谡说来,梦神的存在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凡间的是是非非实在太多,每一个凡人的气运又总是与身边一群人相互影响着,但他们的善恶行为却未必相同,掌管凡间命运的命神,很难及时和准确的给善者以奖赏、恶者以惩罚。可是每个凡人的梦境却是相互独立的,为了让“报应不爽”这四个字行之有道,梦神可以进入凡人的梦境,对凡人进行奖赏或惩罚,方能彰显神仙治理凡间的公正。
我不得不说,穆谡也真够能自欺欺人了!自来只听人感叹“命运捉弄人”,从没听说过“梦境捉弄人”,梦神再怎么在梦境中给凡人以奖惩,无论梦中制造了多少事端,待到凡人苏醒时都只是黄粱一梦,于现实生活并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且大半凡人一旦梦醒,往往就把梦中事忘得差不多了,我实在看不出梦神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当年的勒得海凤族都认为,“梦神”这个职衔,只不过是天界为防止他们因爻歌之死去闹事,想出来的一种“招安”方式。但坤夏接受了梦神一职,其目的是为了接受天界送来的那根龙锡杖。
龙锡杖是神龙龙骨所化,来历当然不凡。据说,此神龙也是天地混沌初开之前诞生的一员,曾与其余龙族一样住在龙城。据说他生前曾多次潜入别人梦境嬉戏,嬉戏过后,只要龙眼一转,就能让梦境成真。因此,龙族送其绰号梦龙。
梦龙做过父神的坐骑,与爻歌应该是熟识的。梦龙仙逝之时,口中所衔的龙珠掉入了勒得海,身骨化作锡杖,龙珠立时与海水融为一体,此后海水清澈发绿,周围花木更加繁茂。大约就是因为这个,梦龙所化的龙锡杖才被赠予坤夏,“梦神”的官衔也由此而来。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七)

此后,梦神族凡有孕者,必在生产前下山饮勒得海之水,诞下的婴儿心中就会含有一块灵玉,有了灵玉,这个婴孩就有了潜入凡人梦境的能力。因此,心中有灵玉者,即为梦神。头发是梦境与现实的通道,梦神只需取一根凡人的头发,握于手中,便可于这个凡人睡觉的时候潜入梦境,如果把两个凡人的发丝放在一起,便可将这两个人引入同一个梦境。
但作为梦神族女君,即便没有灵玉,带着龙锡杖也一样可以潜入梦境,而且不止能潜入凡人梦境,也包括所有会做梦的生灵。
龙锡杖的手柄之下,有一颗绿珠镶嵌其中,乃是龙眼所化。梦龙既死,龙眼也就不会转了,坤夏却带着龙锡杖悄悄溜进梦龙生前居住的龙城,施法聚敛了梦龙遗留的气息,并自制口诀以锁住气息,此后,坤夏只要念诀,龙眼就会转动,她也就拥有了让梦境成真的能力。因此法术是在龙城创制的,坤夏便称此口诀为龙城诀。
但坤夏明白,她作为“梦神”潜入别人梦境的权利是天旨赐予的,让梦境变为现实是逆天之举,万一造出灾难,必然会被天规严惩。为使龙城诀既不失传,又不至于被滥用,坤夏制定族规,只有女君与其长女才能得知龙城诀。若女君仙逝,长女即位,新的女君才可将龙城诀再传其长女。
为保证龙城诀不会外泄,后来的每一位女君与长女之间都是口口相传,让任何想得到的人都无迹可寻。这种绝密的方式一直传至我的母亲丹阳,已经是第十七任女君了。历代女君都致力于济世救人、为勒得海一方的百姓造福,并用这种善念引导下一代,因此深受此方百姓的爱戴。我和我的先人们,都因住在格姆山而被山下的凡人统称为“格姆女神”。
我是丹阳唯一的女儿,也是梦神族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在我能记事之后,丹阳就拼命要求我学会龙城诀。我可能是有点笨,先人们听几遍就能记住的龙城诀,我竟然像背书一样背了好多天,最后总算是会背了,也把丹阳给气懵了,她气得把我丢在格姆山,就一个人走掉了。
我只好一边闭门思过,一边等她回家。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八)

几天后,我没有等到丹阳,却等来了一道关于丹阳的天旨。天旨上说,丹阳利用职务之便,于梦境杀人,违反天规,且死者是丹阳的生父,更加天理难容,故此将丹阳囚禁于天牢,无有归期。除了天旨,传旨天神一并交给我的,还有之前被丹阳带走的龙锡杖。这个意思很明显,就是丹阳不会再回来了,龙锡杖以后属于我,我需要接任梦神族女君之位。
我很震惊,也很手足无措。我先前从不去问丹阳的生父是谁,就像我也不会探索坤夏的生父是不是父神一样,因为我自来知道,勒得海是“男不婚,女不嫁”的,所有孩子都跟着母亲,族中不熟悉父亲的人比比皆是,我的父亲穆谡也就是来看望丹阳时才偶尔见我一面而已!
但是现在,我必须搞清楚丹阳的生父是谁。我请教了住在邻山的穆谡,他告诉我,丹阳的父亲,是个凡人,名叫胤禛。
据穆谡说,之前所有的女君都是和勒得海以内的男神相配,终身不离开勒得海,死后也是在格姆山的女神洞中化作一尊石像,只有丹阳的母亲茱洛是个例外。茱洛遵循祖训济世救人,在救了这个叫做胤禛的凡人之后,没多久就不见了,许多年都没有再出现。穆谡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茱洛早已在凡间死于非命,害死她的,正是胤禛。胤禛后来成为了人间的皇帝,称为雍正帝。而茱洛和胤禛共同的女儿丹阳,当时尚未成年。
因为梦神族不可没有女君,穆谡从胤禛手中抢走了丹阳。丹阳成年后,依稀对茱洛之死仍有记忆,一直逼问穆谡。穆谡拗不过,只好告诉她凶手的身份,他没想到,丹阳竟为母报仇,潜入胤禛梦境,亲手弑父。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九)

听了穆谡的讲述,我实在是气极了!胤禛害死茱洛时,怎么就没得到惩戒?丹阳替茱洛报仇,就该受天规制裁了?我不服,我决定去天界为丹阳讨回公道!
穆谡却劝我不要去,他说爻歌之死也曾让我们的祖先愤愤不平,可坤夏选择受封“梦神”之后,为族人带来了百万年的和平与安定。丹阳就是太沉不住气,一定要为茱洛报仇,结果把自己弄成了终身监禁。
我不能苟同,关于爻歌的传说已经太久远、太缥缈了,而且就算传说完全可靠,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痴心女子负心汉”的典型故事,又不是被谋杀,去报仇也很难理直气壮。可茱洛以神族之身竟能被凡人所杀,已经够耻辱了!可这凡人不仅没受到神族惩罚,还当上了皇帝,也没人说“天理难容”。莫要说丹阳是茱洛的亲生女儿,就连我这个没见过茱洛的孙女都看不下去!
穆谡说,我们去了也不过是以卵击石,结局说不定比丹阳还惨。因为天之气清,地之气浊,所以居住于地上的神普遍都不如居住在天上的神长寿。也是因此,地神的数量、法力都远远赶不上天神。
天神和地神的寿命相差到底有多大?有一件事足以对比得出来:梦神族女君丹阳,已经是母神爻歌的第十七代后人了;而天界当下掌权的天帝,仅仅只是父神的子辈而已。天神和地神相差的法力,一定比寿命的相差更大。
穆谡很担心,两代女君茱洛和丹阳都接连出了意外,他怕我再出意外,勒得海就彻底没有女君了。梦神族的每一员,都期待着我成年之后继任女君之位,让这一支不要在我这里断了。
我承认穆谡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认为,梦神族就算法力低微,也不可以如此软弱。
想当年,爻歌所带领的凤族,最初是与父神带领的龙族平起平坐的,可是最后却莫名其妙的沦落为龙族麾下的下属,“梦神”一职与被父神册封的其他天官、地官、山官、水官并没有什么不同。这已经是自贬身价了。如果梦神族连首领被凡人所害、为天族所关押这样的事也能忍,那还有尊严吗?就算我们能够后嗣绵延长久,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生存,又以怎样的颜面立于天地间?
穆谡劝不住我,就像他当初也劝不住丹阳一样。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十)

我终究还是去了天界,因为年纪极小,我没有修行,也没有法力,能够去到天界,完全依靠龙锡杖。我发现龙锡杖很有灵性,我只要对它说话,它多半都能听懂并且执行,仅仅是梦龙遗留的气息就如此厉害,我无法想象梦龙活着的时候到底有多强大。
来到九重天之后,我遇到的情况比穆谡想象的还糟糕。我不必担心天神法力有多高,因为天界压根就没有人搭理我,更别说攻击了。我围绕天宫盘旋了不知多少圈,没有一个天兵能放我进去,也没有人肯为我通报求见天帝。天界只有白昼,没有黑夜,我无法计算我毫无意义的逗留了多少天。进不了天宫,我又去各天府附近盘旋,能找到一位天官陈诉一下冤情也好,结果同样让我失望,我一个天府也进不去。
我算是看出来了,别说见到天帝,就连偶遇一条狗,我都得碰运气。就算踩狗屎运碰到了狗,狗也未必搭理我。
事实当真如此,我多次等待在天官们去天宫上朝的路上,想要拦住一位天官通融一下。结果,连那些留在天界做天官的凤族后代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祖先曾经被爻歌统领过,他们见了我都避之不及,更不用说别的种族了。
但我不甘心白跑一趟,我要是就这样打道回府,岂不是让一味只会退让的穆谡、以及比他还懦弱的族人,以后更有劝我投降的说辞?而且我这些天在天界各处盘旋,已经有不少天界兵丁都见过我,如果无功而返,我就是在所有天族面前闹了个大笑话!
我下定了决心,不达目的不罢休。如果不能为丹阳讨个公道,就算是死,我都不会回到格姆山去。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十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位天界的仙子愿意来关心我的事。她掌管百花,官衔为百花仙子,是凡人修成的仙,来到天界还不足一百年。
我将我的诉求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百花仙子,谁知她听了之后,却也劝我不要白费力气。因为我这桩案子,并没有不公之处。
按照百花仙子的逻辑,胤禛害死茱洛,当然有罪,但胤禛是凡人,在他活着的时候,只受人间制度的约束,不受天规约束,但他自己就是人间皇帝,没有受到惩罚是必然的。至于丹阳害死胤禛,则截然不同。丹阳算是一半属于凡人,一半属于神族,但既然做了梦神族女君,还是更应按神族来算,犯了天规,当然要受到制裁。
我对于这个说法,非常失望。我希望百花仙子能为我引见天帝,至少我要在天帝面前为丹阳求情。
百花仙子告诉我,天帝每天都很忙,连她也很难见到。她只有修行再更进一步,做了花神,才有资格去上朝。
我问天帝都在忙些什么。
她说,天帝在下棋。
在勒得海,族人们告诉我父神整日忙于下棋的时候,我当然认为那是为辜负爻歌所找的不成文的借口。现在百花仙子告诉我天帝也在整日忙于下棋的时候,我不得不好奇,他们在下什么棋?
答案,远在我意料之外。
我第一次知道,神族与魔族对弈,已经三百多万年了。
话说,魔族的首领魔君,也是天地混沌初开前就诞生的一条神龙,也曾参与开天辟地,却因不服父神统治,自立为君。神魔两族曾大战过无数次,同为战神的他们,在每一次大战中,双方都死伤惨重。父神不忍生灵涂炭,多次提出息战,但又不肯把天地共主的位置让给魔君,魔君则更不愿退让半步。后来,魔君提出“以棋代战”,父神只好同意了。
这盘棋,就是人间。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十二)

我第一次知道,人间的来历,原来是神族和魔族为了对弈创造出来的棋盘,而凡人,则是神魔两族制造出来的棋子。
百花仙子说,这盘棋自开局以来,举步维艰,中途出现过不少岔子,几经改变规则,棋局越来越复杂,总也胜负难分。由于神族做事总讲求正义,而魔族往往不择手段,神族几次几乎要输给魔族。为扭转棋局,先后有不少天神曾自愿投身到棋盘中,甘为棋子,凡在棋局中立功的,后来都得到了天帝的嘉奖。
我虽然悟性不高,也听得出来,百花仙子已经为我指了一条明路。如果我也投身到棋盘中去做一颗棋子,也在棋局中立功,就有机会抵过丹阳所犯之罪,丹阳就能减刑甚至免刑。
我便向她请教,如何投身棋局,怎么立功。她又跟讲了许多事情,其中包括,“投身棋局”就是投胎到人间,去做一世的凡人,“立功”则取决于我到人间后的地位和作用。
根据百花仙子的指引,我找到了轮回隧道,那是投胎人间必经之路,也是唯一获得合法凡人肉身的途径。
按照正规的途径,我应该先在神族的命神那里登名造册,然后摒弃仙身来到魔界,魔族判官准许放行,我喝了孟婆汤,魂魄才能进入轮回隧道,投胎成为凡人。如此命神可为我写命谱,魔族判官也能将我记入生死簿。
但是,我不能走正规途径,以我的悟性,如果喝了孟婆汤,没了现在的记忆,去了凡间肯定等于白去;我更不能放弃现在的仙身,因为魂魄如清风,拿捏不了任何东西,而我想把龙锡杖带入凡间,否则我对自己的能力很不自信,我怕我只靠自己,根本爬不到多高的地位,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到时候我的功劳恐怕远远不够抵丹阳的罪。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十三)

百花仙子偷偷告诉我,其实,不按规则这种事,在神魔两族中都偶有发生,因为那些人后来都在棋局中做了中流砥柱,两族君王也都不得不认可了他们的功劳。只不过,轮回隧道凶险异常,魂魄是无形的,所以无碍,但肉身若要从那里过,必会伤的体无完肤,就算是仙身也有可能被毁灭。
我很天真的以为,龙锡杖既然能带我上天界、下魔界,自然也能助我穿过轮回隧道,我想这件事肯定没有百花仙子说的那么难。于是,我就只管带着龙锡杖跳入了轮回隧道。
亲身体验让我知道,轮回隧道真不是一般的凶险。
轮回隧道的风是极大的,而且无论我怎么飞,风都是逆向的。我实在是高看了龙锡杖,在我还没有被风吹走的时候,龙锡杖先被风反向吹回,吹出了轮回隧道。龙锡杖已经被我族女君代代相传百万余年,是绝不可以丢的,那我只能追着龙锡杖,折返回轮回隧道的入口。
后来,我命令龙锡杖变小,它果真变得极小。然后我把它刺入我的大腿中,藏在肉里,又一次跳入轮回隧道。
接下来,我简直是与轮回隧道大战了八百回合!
我被逆向的风吹回无数次,继续逆风前进,我慢慢意识到,穿过轮回隧道,靠的不是法力,是毅力。龙锡杖有法力,却没有毅力,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才能过这关。于是,我几乎被狂风撕裂、被飞沙走砾乱凿、被大水淹没、被土堆掩埋、被烈火焚烧……我觉得我被折磨的皮开肉绽,早已毁容,连五脏六腑都要不保了。
如果我把轮回隧道的经历形容为“千锤百炼”,绝对一点也不夸张,我只会觉得这么说还算谦虚了。
只剩半条命的时候,我到达了一个宁静祥和的地方,我终于在轮回隧道中看到了唯一有光亮的地方,那一定就是出口了。我与出口之间,只隔着一条河了,而且河水很浅,我完全可以蹚水过去。
我刚把一只脚迈进河水一点,便觉剧烈的滚烫,忙抽出来,脚底最下面那层皮肉已经没有了。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沉冤之凤,对弈之龙(十四)

我忽然想起,在勒得海时,曾听到族人们闲聊时说过,魔界有一个化骨池,最是恐怖,可以融化一切肉身甚至仙身,连骨头都不会剩,但他们中并无一人知道化骨池究竟在哪。现在,我知道了。
我猜,百花仙子一定没有用肉身走过轮回隧道,她应该也不知道,轮回隧道的最后一关,是绝对不允许肉身通过的,能过去的只有魂魄。我这才明白,为何如此重要的轮回隧道竟无人看守。站在轮回隧道的出口对面,我望着河对岸久久发呆。往前一步,我便是自毁仙身,化骨池既然叫做化骨池,龙锡杖这根骨头必然也不保;往回走,再经历一遍方才的经历,我剩余的半条命也必会耗尽,还指望能活着回到格姆山么?
我,已经回不去了。
既然同样是死,那还是往前吧!我纵身一跃,跳入了化骨池。
结局在我意料之中,我的仙身的确是毁了,但我的魂魄拥有了合法的凡人肉身,我降生在一户姓氏为索绰罗的人家。
结局也让我很意外,因为龙锡杖竟然随我一同降入凡尘,依然藏在我作为凡人的大腿皮肉内;还有与梦神之元神同在的灵玉,也依然在我心中。看来,我之前还是小看了龙锡杖,小看了梦龙。
我在人间的父母给我取了新的名字,可是保留前世记忆的我,实在是听不惯,到了凡人理应有自主意识的年纪,我禀明父亲,要改名。父亲很随和,我说叫什么就叫什么,于是,我又换回了做格姆女神时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做——懿泽。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楔子已完,以下为正文。
楔子已完,以下为正文。
楔子已完,以下为正文。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无颜画皮 2021-02-12 15:26:24
写得真好!顶帖,祝新年快乐!
-----------------------------
谢谢,也祝你牛年快乐!天天开心!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第1章、丹阳寻仇帝更替,懿泽降世赴使命(一)

紫禁城的夜,静的可怕。
黑云压着整座城池,总有那么个飘忽的身影,在养心殿附近飘来飘去。雍正从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恐惧,虽然他的脑海中常常闪过亲人死去的画面。那些都曾是他至亲的人,为了今天这个地位,他踏着无数人的鲜血,施展平生的抱负,让他总认为这一切是值得的、是无悔的。
他也只能这么认为了。
为了证明自己是无畏无惧的,他跟上了那个飘忽的身影,飘飘悠悠的走到了房门外。有一个女子的背影立在他的眼前,在惨淡的月光下,披头散发、衣裙飘飘,那个样子,真的一点都不美。
“茱洛?”
雍正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他想,这是不可能的。
他又仔细看了一看。
呀!这不对,看那衣着、那手心、那挺着胸脯的曲线,分明是女子的正面,怎会只是个背影?
可是,她的头发,披散的头发……怎么出现在正面?
雍正心中一阵发毛,忙又钻回屋子,闭了门,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听见熹贵妃的声音,雍正才突然想起,他今晚翻的是熹贵妃的牌子。于是他又故作镇定的道了一声:“无妨,睡吧。”
熹贵妃扶着他走到了床边,刚要躺下,窗户却忽然猛地被风吹开,雍正的心又忽然一阵发麻。
他好像明白了。
“丹阳?莫非是你?”
雍正的话音刚落,丹阳现身在胤禛和熹贵妃面前。熹贵妃见眼前凭空出现这么个人,吃了一惊。
“果然是你……”雍正盯着丹阳看了一眼,目光立刻转向丹阳手中的龙锡杖,他害怕的一天终于来了。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第1章、丹阳寻仇帝更替,懿泽降世赴使命(二)

“丹阳,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雍正深沉的说了这么一句,但谁都感觉得到,他其实是害怕的,他说这句话虽然是在道出一个事实,但感觉却像求饶。
丹阳冷笑一声:“我尚且年幼的时候,你也不曾怜惜,你害死的,可是我的亲生母亲!”
“不,不,不是这样的。”雍正摇着头,拼命解释着:“我是爱茱洛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办法……”
早在雍正即位之前,熹贵妃就知道他有一个外家,且这外家还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一直神秘的养在外头。熹贵妃曾使人打听过,她知道雍正这位外家名叫茱洛,是个神仙,用神力为雍正办了不少事;她也知道外家的女儿叫丹阳,在茱洛死后被一帮神仙抢走,当时的丹阳年龄尚小,没有法力。如今眼前这个丹阳,已经成年,显然是有法力的。
“你害我母亲魂飞魄散,半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你让她魂无所归、身无处葬,我今天来,就是让你为她偿命的!”丹阳没再给雍正留一点解释的机会,挥手闪出一道绿色的光芒,从雍正的胸膛穿过。
雍正瞬间脸色开始发青,手扶住了床边的柱子,嘴里吐出一口血来。
“皇上,皇上,怎么会这样?”熹贵妃忙来扶雍正,战战兢兢。
雍正喘息着,微微抬起头,手指龙锡杖,强撑着对熹贵妃说:“我们……我们现在是在梦里,你……你去拿那根锡杖,不要让她转动那颗珠子,不然……”
雍正没说完,一只膝盖已经跪到了地上,说不出话来。
丹阳向前走了一步,走到雍正面前蹲下,用一根手指抬起雍正的下巴:“原来你对龙锡杖这么了解,我的母亲还真是傻,难怪你能够害死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雍正没有力气去解释什么了,只是扯着熹贵妃的衣袖,嘴里催着:“快……快……”
熹贵妃看了一眼龙锡杖上的绿珠子,又与丹阳对视了一眼,忽然面色变得冷静起来,松开了雍正的胳膊。
雍正紧紧的盯着熹贵妃,紧紧的盯着龙锡杖上的那颗绿珠,眼巴巴的期冀着自己获救的最后一丝生机。
熹贵妃站起后,只是向后退了两步,然后跪下,向雍正行了一个大礼,面若无事的道出一句:“臣妾恭送陛下升天。”
楼主:沪弄  时间:2021-02-28 18:59:41
第1章、丹阳寻仇帝更替,懿泽降世赴使命(三)

“你……熹妃……你……朕真是……”雍正绝望的摇头,再也撑不起一口气,一下子倒在地上。
丹阳瞥了熹贵妃一眼,冷冷叹道:“胤禛身边的人,果然心狠。”
熹贵妃站起,乃笑向丹阳说:“亲情大不过天理,皇上虽为帝王,却此生害人无数,合该有此报应。公主替天行道,我若救了他,才是大逆不道。我也只不过是他霸业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同公主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可怜人,只是稍微侥幸点罢了。”
“你不仅心狠,而且聪明,我母亲若如你这般,何至于尸骨无存?”丹阳闭上眼,默默叹息一声,又道:“你不必假装与我同病相怜,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杀你。”
丹阳默念了龙城诀,龙锡杖上的绿珠随之转动了一圈,梦境成真,雍正永远的死去了。丹阳带着龙锡杖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天亮了,熹贵妃松了一口气。丹阳杀死雍正,无疑是成全了熹贵妃。
雍正帝突然辞世,举国大丧,熹贵妃之子弘历即位,称为乾隆帝,熹贵妃自然成为了后宫最受尊重敬仰的太后。母子二人从雍正手中接下的,是一个繁荣的盛世,大权在握,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乾隆登基后不久,大赦天下。原先获罪的一位京官,索绰罗·观保,被挤兑到杭州,落魄了几年,也得到特赦。
且说这个观保,是一个生性洒脱的人,最喜欢养鸟喂鱼,闲来无事时做几首歪诗,最不喜欢做官,尤其不喜欢京城那个是非之地。被贬杭州的这几年,他反而乐得自在。可是得到了特赦的消息之后,他的嫡妻陈氏,便一直催他托旧友打点关系,再做回京官。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登基后,慢慢在各处都安插了自己信得过的人,因此复员了不少旧臣。托人寻找机会的观保,排队一般的等了几年,终于也等到了合适的时机。

楼主:沪弄

字数:53143

帖子分类:舞文弄墨

发表时间:2021-02-12 01:39:44

更新时间:2021-02-28 18:59:41

评论数:94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