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借来的,该还了

【原创】借来的,该还了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腹黑暴躁林呈✖️温柔隐忍苏执
(同性可婚可生子)
28岁林呈,老练精干。商场上恣意纵横,有家,却没有挚爱。什么是爱,大概不失去,便不会懂得。
25岁苏执,茂林修竹。他是一名演员,戏如人生,就似一幕唱衰的残年,深爱的日子,借了这么些年,该还了。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有没有小可爱觉得我眼熟呢
前两天看见有推这篇文,
年初已完结,8月被删帖,
现在删帖新开,
全文5.7w字,
希望你们依然喜欢💕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1.
苏执在家躺了三天,模模糊糊地醒来,又迷迷糊糊地睡着。日夜颠倒了三天,再睁眼时,家里还是冷清的,他慢慢起来,缓了头重脚轻的一会儿。床头水杯已经空了,客厅里还是亮着那夜开着的灯。看来三天了,他摔门而出就没有再回来过。苏执苦笑,坚持了两年,总算闹成这个样子。他慢慢蹲下,无力到有些心慌,捡起地上碎了屏幕的手机,拿到床头充上电。几个未接电话,几条语音,都不是林呈的。苏执打开语音外放,走进洗手间。
“哥,说好的三天就进组的,这晚上就要登机了,你这好几天不开机是什么情况?”
……
“哥,你再不回复方姐就得杀了我了!”
“哥,登机时间是16:00,我来了,你在家等我!”
苏执洗漱完,看着屏幕上的显示的14:30,暗自嘲讽自己醒得还挺及时。拖出三天前带回来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箱,打开翻了翻,又什么都没动地,关好上锁。地上零散地丢着些衣服,都是那夜林呈撕扯的痕迹,他随手拎起来扔进洗手间,再打开衣柜,拣了件白衬衫,随意地套在身上。
急切的门铃响起,苏执挽着袖子踱去开了门,果不其然,一个憨憨的脑袋钻了进来。
“哥,哥,快快,我们走吧!”
助理小于熟门熟路地窜进客厅,拎好苏执的行李箱,往门外走去。苏执好整以暇地看着小家伙忙上忙下,准备跟着他出门,却见小于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哥……你……”
“怎么?”
“哥,你这脸色,怎么回事?今天没带化妆师,这出门……”
躺了三天人都躺迷糊了,苏执也没注意自己的脸色。转头进房间,取了眼镜和口罩。
“走吧。”
小于还是不放心地左瞧瞧,右瞧瞧,苏执双手抱臂,无奈一笑,
“再不走可就误机了。”
小于这才拎起行李箱,蹦跶着下楼。苏执跟着,尽量稳着脚步,却还是有一阵一阵的晕眩感。司机早在楼下等着了,苏执上车,闭着眼睛靠着椅背,听小于交代行程:
“哥,我们今天到横店先去酒店,见一下制作人,明天再进组围读剧本……”
“哥,你没事吧?怎么休息了三天看你更累了?”
苏执眯着眼睛安慰似的对他笑了笑,
“没事,你继续。”
“哥,看你难受的,先休息一下调整状态,一会儿机场可能有送机粉丝。”
苏执点点头,把手搭在胸前,闭上了眼睛。车子平稳地开着,但总觉得心口有些滞闷,喉间也有恶心感,大概几天没怎么进食,身体在抗议罢。
虽然闭着眼睛,但思绪无比清晰,一些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偏要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林呈,挥之不去的林呈在脑海中一深一浅地浮现。
“苏执,你觉得有意思?”
是啊,有意思吗?没有爱,贴着他这么些年,有意思吗?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2.
三天前,苏执出完通告回家,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打开,便迎来了怒气冲冲的林呈。一套高定黑色西装,带着一身凛冽的气息,站在苏执面前。林呈很高,比苏执还高半个额头,因为演戏上镜原因,苏执很瘦,在林呈面前,不知不觉就有被压制的气氛。更何况两个人之间,深爱的是苏执,深爱的,一开始便输了气势。
哪怕结婚两年了,他们也不算一家人。
林呈经营着自己的事业,普通的是,他和大多企业家一样,应酬,出差,几乎不着家。不普通的是,他心中藏着一个深爱的人,不是苏执。
那天他难得回来,满脸的怒意,冲着苏执,开口就是质问:
“你跟他参加同一个节目,什么意思?”
苏执眯起眼睛,看了看林呈,走到客厅坐下,刚刚的通告有些费体力,腰部肌肉僵了,有点站不住。林呈见他不回答,反而坐下了,更加怒火中烧,一大步跨到他面前,揪起他衬衫领口。
“我说了,你不要碰他!”
苏执被突然的力道激得有些气闷,改变的体位让他来不及反应,腰后就开始刺刺地疼痛。额上有些冷汗冒出,他抬手擦了一把。
“原来,你还是那么喜欢尤沐。”
林呈愣了一下,松开了手,苏执突然泄力,滑到地上,腰后撞上凳角,疼得他一激灵,觉得坐在地上有些难看,他想站起来,但他将手撑着地试了一下,好像自己暂时做不到。于是他干脆不动了,仰着头看向林呈。
“哥,我不知道节目里有他。还有,我没有动他。”
“呵……”林呈冷笑一声。
“苏执,你的话,几句真几句假?”
苏执摇了摇头,看样子林呈是不会信他的。尤沐和林呈恋爱的时候,他们还在同一个十八线组合,成团三年不温不火。几个成员都在想方设法谋生路,而尤沐和林呈正爱得死去活来,尤沐偷偷溜出去约会,是苏执帮他瞒着经纪人和公司,可是尤沐不知道,苏执也喜欢林呈,而原本,苏执和林呈才是一对恋人。是的,林呈在遇见尤沐以后,移情别恋了。
“暂且当你不知情吧,那你说,为什么他和你一起进了休息室以后,节目组就说他临时有事暂时离开了,而网上又爆出他被送去了医院?”
想起过去,苏执的情绪有些低落,他仰起脸,眼眶微红。
“哥,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苏执!”
林呈最见不得他这副委屈的样子,当初尤沐出了舞台事故,苏执也是红着眼眶,说自己不知情,他苏执可怜,那谁来可怜尤沐!林呈重新拽起苏执,一路拖回卧室。
这样的场景,在这婚后的两年,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凡林呈在网络上看到尤沐的报道,都会喝得一身酒气回家,然后对着苏执泄恨。苏执不是没有反抗过,最后总会被林呈带着酒味的深情攻陷,哪怕他醉里梦里,喊的一声声,都是尤沐。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林呈没有醉,他很清醒,清醒地知道眼前的人是苏执,不是他深爱的尤沐,于是昔日里哪怕一丁点的温存,苏执都没有看到。
林呈将他丢在地上,苏执想避一避,却被禁锢了双手,他的眼眶被憋得通红,身上无力到让他心慌,喉间是翻涌的呕意,腰间的疼痛已让他无暇顾及,便被林呈整个的压在身下。
林呈跨坐在苏执腰间,囚着他的手,瞪着他:
“我再问一次,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执还是红着眼,压住心口的难受,摇了摇头,就转头看向别处,不再望着林呈。林呈那好看却气愤的脸,总能让苏执想起从前的时光,温柔似水,没有这样滔天的恨意。
苏执越是不答,林呈就越是克制不住地暴怒,他撕裂了他的衬衫,疯狂地泄欲。
“既然你千方百计顶替了尤沐,那就坐好你的位置,别再想动他!”
警告完,林呈便摔门而出,留下苏执一人,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凉得他有些发抖,试了一下,还是没有办法站起身。他想找人来帮个忙,看看周围的狼狈,又想起刚刚在客厅手机可能也没能幸免于难,还是放弃了。
腰酸,胃疼,头晕,苏执想了想,任命地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最后是即将喷薄而出的恶心让他不得不努力爬向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一会儿,扶着洗脸台起身,再洗了一把冷水脸,才慢慢地挪回床上,躺了三天。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3.
“哥,到机场了。”
苏执睁开眼睛,车外已经围了一圈粉丝。尽管还有些发晕,苏执还是强打精神,戴好口罩,下车,边走边和粉丝们挥手。
粉丝们将他围在圈内,往登机口走去。苏执上部戏是在播的网剧,他演了个柔情的皇叔,收获了一批皇婶,让他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
周围不断的快门声,粉丝们快要举到他眼前的镜头,人声鼎沸,让苏执有些心闷气短,他不动声色地扶了扶小于的手臂,压低了声音,
“洗手间。”
小于有些为难,大庭广众之下让女粉丝跟着去洗手间总是比较奇怪,他只好看了看粉丝,再看看苏执,
“哥,再忍忍,登机了再去吧”
苏执口罩下的脸已经惨白一片,刘海已经被冷汗沾湿,他紧了紧扶着小于的手,什么都没说,往前走去。
总算顺利登机,苏执晃悠悠地走到机舱洗手间,在狭小的空间里,再也忍不住,吐得昏天暗地。这几天只喝了些水,吐出来的只有苦涩的黄水,剩下的就是干呕。再加上空间太闷,苏执晕的起不了身。直到小于来敲门,他才振作着站起来,洗了把脸,推开门走出去。
“哥,你这,还没飞呢,怎么就晕机了!”
苏执笑笑,没说什么,走到位置上坐下。小于向空姐要了张薄毯,帮他盖上,就在旁边发邮件跟公司汇报。
“小于,那天的节目后,尤沐怎么了?”
苏执阖着眼,耷着头,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听小道消息是下节目后体力不支,有站姐拍下了就医视频,网络上粉丝猜测是当年舞台事故旧伤复发。哥,跟你没关系,你别想多了。”
苏执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节目中两人确实在休息室里等待转场,但是他和尤沐,当年舞台事故发生以后,苏执嫁给林呈,尤沐恨苏执,苏执也不知怎么面对尤沐,就算工作中遇见,也不会有一言半语的交流。
所以休息室里,连眼神交汇都没有,更别说发生什么。后来苏执先进场,再听到的,就是尤沐中途离开的消息。
林呈,你终究不信我。
苏执无力地靠坐着,飞机盘旋上升的气流声让他有些烦躁。不想了,这次进组拍戏总要三四个月,也好,拍完了,再跟林呈把事情处理了罢。
两个小时的航程,不算长,中途苏执起身吐了几次,弄得小于都有点心慌。
“哥,以前也没见你这么晕机啊?”
“没事,到酒店了帮我买点止痛药和退烧药,不会影响明天进组。”
吓得小于赶紧拿手贴他额头,苏执发烧了,烧得脸都白了,小于却没发现。
“好,哥,退烧药得买,止痛药干什么用?”
苏执无奈指了指腰,小于这才懂了,赶紧把自己的外套叠了叠,塞进苏执腰部和靠椅的缝隙。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4.
六点多抵达酒店,在苏执化妆的时候,小于去买来药和粥。苏执吃了点东西,脸上打了点底,总算不再惨白惨白了。
他们到达包厢的时候,制作人,导演,部分主创都到了。苏执不过是刚刚在一部网剧中演了男三小爆了几天,这次是凭自己试镜,才得到的男主机会,虽说这部戏目前也岌岌无名,没有什么大IP,但他也非常珍惜,只循规蹈矩地落座,中规中矩地跟制片人和导演应答了几句,笑看他们推杯换盏。
再回酒店,夜已深。小于探了探苏执额头,大松一口气,总算不烧了。看着脸色也还可以,把苏执送到房间以后,交代了几声就走了。
苏执简单地冲了个澡,退烧后有些脱力,躺到床上刷起手机。屏幕碎裂影响观感,但还是可以正常使用的。果不其然,微博里尤沐旧伤复发的热搜还未撤下,还放出了被人搀扶着从车中下来走向急诊科的照片,穿的是那天参加活动的服装。
下面有网友评论。
“估计是旧伤复发了吧,他不是跟苏执在参加节目吗?”
“听内部人员说,尤沐跟苏执在休息室里呆了一会儿,苏执走后,工作人员再去找尤沐,他就状态不行了,后来节目都没有参加。”
“苏执?最温柔的皇叔?跟尤沐是有仇吗?”
“谁知道呢!以前都是一个男团的,尤沐是舞担,出了舞台事故以后销声匿迹了两年,这才刚复出。苏执转行演戏刚刚开始红,不会是之间有什么爱恨情仇吧!”
苏执看着屏幕上碎得七七八八的评论,眼睛有些刺痛,头也开始沉重起来。
林呈,想来也是看到了这一幕,才气势汹汹地回家质问他吧。
当年,当年,如果当年在那场演唱会前,苏执不去理会尤沐的质问,不跟他争执,尤沐是不是就不会在完成那个危险舞蹈动作的时候失神,也不会整个胸膛撞上舞台的地灯上,生生撞裂了脾,痛到休克,紧急送往医院做了切除手术。
再后来,尤沐只能慢慢修养,渐渐隐退在众人的视线中。而林呈知道演唱会前苏执跟尤沐发生过争吵,只对苏执说了一句话:
“你要尤沐的位置,我给,明天就办手续,但他拥有的别的东西,你都别妄想。”
于是尤沐躺在医院休养的时候,苏执和林呈去领了证,一是父母之命,两个家庭交好,他们自然也乐见其成。二是林呈的报复,将苏执死死压在身边,尤沐能有的,除了位置,什么都不给。
婚后两年,他们从没有正常交流过,林呈在外工作,应酬,只有醉了,想尤沐了,才会回家。而苏执,他不过问林呈的任何事情,他甘愿留在那个冷冰冰的家里,低贱得算什么呢,算是对尤沐的愧疚,哪怕深爱,他也不做其他肖想。
在结婚证上盖章的时候,苏执想过,接下来跟林呈在一起的日子,算他暂时跟尤沐借的吧。如果尤沐要回来,他一定马上跟林呈来把红本换成绿本。
苏执揉了揉后腰,拿起杯子吞下止痛药,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现在尤沐回来了,借来的日子终究该还了。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看文的小可爱,
让我知道你们在,
不用怀疑,
我就是来求评论的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更了的第四章不会没人看见叭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5.
苏执是被小于设定的叫醒服务叫起床的,坐起来还有点蒙圈,缓了缓才想起自己是在横店,昨晚吃了药以后睡得挺安稳的,醒来感觉轻松了不少。
换了简单的白T,牛仔裤,帆布鞋,赶往训练场。
这是一部双男主古装剧,由网络上比较火的小说改编,因为请的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剧组特意安排了练习打戏基本功,还有围读剧本。
苏执在试镜前就看过了原著,男一是他喜欢的人设,善良,隐忍,却被众人误解,喊打喊杀,幸得一人,寻他等他,终不负卿。
在训练场见过各位主要演员,也见到了另一位男一江夏,年纪不大,在娱乐圈有些小名气,不苟言笑气质清冷,倒是很符合剧中那白衣翩翩的公子形象。苏执简单地跟他点头示意,两人都有些拘谨,没再交谈。
大家在武术老师的指导下一遍一遍过动作,苏执在男团也是练过舞的,肢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吊着威亚勒着腰腹,慢慢的腰后一片僵硬,连带着小腹也刺痛起来。
中途休息,苏执靠在墙边提不起力气,看着江夏和另外一些男孩子们在场上打闹嬉笑, 感叹着真是不能相差个五六岁。
靠着靠着,苏执总觉得痛得不太对劲,肚子里换着疼法来了好几轮,先是针扎似的,再好像被浇了热油,激得他无法站直,弓起身腰又受不住,连带下面,都有点潮湿的感觉。苏执没叫小于,自己扶着墙角慢慢走去洗手间。
苏执看着自己落下了星星点点红的裤子,有一瞬间的失神。肚子里是一波接一波细密又奔涌的疼痛,疼得他眼睛发酸,苏执有点想哭。
最终还是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痛呼,也忍住了那一波眼泪。苏执强打起精神把裤子上的血迹擦了擦,掏出手机给助理发了条微信,坐在洗手台边捂着肚子,等小于拿衣服来。
什么感觉呢,好像有一把钳子,在肚子里面扯着他的肉,绞啊绞,再往下拉,痛起来的时候得吸着气,不然真的会有大把的眼泪往下掉。
虽然痛到想打滚,苏执也没敢用力地揉肚子,刚刚看着落下的血,再想起这几天的呕意,他有点明白过来。如果真的有了,那点小东西可脆弱得很。他只虚虚地把手搭在上面,泄了点力气,闭着眼忍痛。
有人推开了洗手间的门,是江夏。苏执睁开眼,怕被看出什么,尴尬地笑了笑。
“你没事吧?脸色不是很好。”
江夏冒着一头的汗,在洗手台前抹了一把脸,随口问苏执。正不知该怎么回答,小于的脑袋钻了进来。
“哥,你是不是又烧了?”
小于窜到苏执面前,抬起手试了试额头的温度。
“果然又烧了,今天得去医院了。你在这换衣服,我去跟制片人说。”
苏执接过小于递来的袋子,尽量挺直腰背转身走进隔间。江夏还在镜子前拨弄额前打湿的刘海,无意瞥见转身的苏执身后一抹血色。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第五章冲鸭,
被吞了一定要告诉我啊!
喜欢看也一定要告诉我啊!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6.
苏执没等小于,换好运动裤卫衣,拉下帽兜,一个人叫了车。
“师傅,医院。”
苏执靠在后座,疼得有点发麻的肚子突然抽了抽,原来手机揣在卫衣口袋里,有电话进来。看了眼屏幕,苏执的眼眶就酸了,是林呈。他有剧烈的疼痛,有满腹的委屈,还有可能会失去孩子的害怕,可是,他能跟林呈说吗?
苏执吸了吸鼻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憋住那一阵撕扯的疼痛,接了电话。
“哥。”
林呈本来打给他,是想质问他不声不响又到哪里去了,可是听到苏执这略带哽咽的一声,所有的暴怒好像在慢慢散去。
“在哪。”
苏执听着林呈冷冰冰的语气,似乎更害怕了,他不敢向他撒娇,他知道自己不是尤沐,林呈不会管他苏执的死活。苏执压下心底的悲伤,蜷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颤抖。
“在横店,进组拍戏了。大概三四个月,哥,你照顾好自己。”
林呈不是听不出电话里的声音喑哑,但他也不想去关心苏执,连一个嗯都没有,挂断了电话。
苏执握着手机,听着那头传来的忙音,抱着肚子蜷在座椅上,卫衣里全是汗,粘腻得让他坐立不安,再痛再难受,他都克制着手上的力道,捂着小腹低语。
“如果你来了,就不要轻易地离开,好不好?”
苏执自己下了车,卫衣的口袋刚好允许他放进一只手虚虚扶着肚子,晃悠悠地走进医院。
进入诊室,脱下帽子口罩,苏执已经疼得泪眼朦胧,他很平静地告诉医生。
“可能怀孕了,腹痛,有出血,现在在发烧。”
医生看着虽然镇定但脸色不佳的苏执,再望了望他身后。
“一个人来的?”
苏执点点头,那医生站起来,把他扶到就诊床上,让他躺下,掀开苏执卫衣。肚子很平坦,伸手触了触,苏执只用皱眉来表达有没有按到痛处。
“把裤子拉点下来。”
医生看了看出血量,又量了他的体温,开了张单子。
“出血还行,先去验个血,能走吗?确定了再看能不能保,用什么方式退烧。”
苏执简单地理了理衣服,拿着单子起身。医院里形单影只的不多,大部分还是有爱人或者亲人陪同的,苏执捏着单子的手有些发汗,朝抽血室走去。
等待的过程中小于来过电话,问他怎么没说一声就一个人去医院了。苏执打着哈哈说没事,准备抽血,就挂断了。
当苏执拿到那张有着各种箭头的报告单时,肚子已经没再那么疼了。医生接过单子,看了看,又看向苏执。
“这数值可能有个六七周了,孕酮不好,你身上也有炎症,得先退烧,没有什么保的必要。”
苏执有点懵,小家伙好不容易来了,怎么就不能保了?
“医生,我现在不太疼了,好像也没有出血了,他应该没事了吧?”
苏执还想争取点什么,可是医生没有答话,而是接着问:
“还年轻,身体要养好,你这炎症指数很高,发烧有几天了吧?吃了退烧药没有?”
苏执点点头,还有止痛药。
“那就更没有必要保了,退烧药对孩子有影响,我给你开几瓶消炎和止血针剂,你今天去挂了,如果这两天烧退了,肚子也没有不舒服。先吃两天米菲,第三天吃米索,吃完米索会有剧烈腹痛,孕囊落下来后检查一下有没有残留,就没事了。”
苏执点点头,把医生开的药片放进兜里,安静地坐在大厅输液。心里有些感伤,也有些愧疚。苏执不敢再碰小腹,手插着口袋。
“在这场闹剧里,我什么都没有,最后连你都留不下。”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47楼第6章报到,
有没有早起看文的小可爱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7.
小于来接苏执的时候,他已经隐去了所有情绪,肚子里的那个,苏执谁都不想说。等待输液的过程中,还和小于聊起了后续工作安排。
“刚刚和导演聊了,你最近发烧,武术动作先不练了。明天开始导演会安排你和江夏先串剧本,练习基本礼仪,差不多三天后,剧组就准备开拍了,串完剧本到开拍,中途应该可以休息一天。”
“好。”一天,应该够了,苏执想着着。
夜晚,星空灿烂,苏执坐在酒店落地窗边。婚后两年,在林呈的醉酒下,他们也会有夫夫之实,但他从没想过,这段借来的日子还可以给他生命中的希望,可是这希望,还没等他欢喜,就瞬间泯灭了。
“难怪你要闹腾,如果不是痛得厉害了,小爸都没有发现你。”
苏执温柔地对着肚子哄着,
“你要离开,小爸也不怪你,本来这段日子,就不是我的。”
说着说着,苏执还是很想哭,
“可是,我多想拥有你,想保护好你,如果还有下一次,你再来找小爸,一定不会放开你……”
一夜无眠,待到清晨,苏执空腹吃下第一片米菲。他不是不想等烧退尽了再说,也很想让小家伙再留在他身体里几天,可是如果现在不做,影响进组时间,拖累的是整个剧组。
“只有对不起你了,说了再见,我们下次早点见吧。”苏执摸了摸平坦的腹部,换条套黑色的运动裤,不知是药物作用,还是小家伙在昭示存在感。
苏执穿好板鞋打算起身的时候感觉天旋地转,一瞬又跪倒在地,压也压不住的恶心在胸腔翻涌,让他都来不及找垃圾桶,把地板吐得一塌糊涂。缓了一会儿,苏执慢慢站起来,踉跄几步走到洗手间,漱了口,又吐得起不了身。
眼看小于就快来了,苏执赶紧撑着身子把地板收拾了,为了不让自己一会儿再吐出来,切了一整个柠檬放进保温杯里。
所以小于来的时候,看到苏执穿着黑色的运动装,清瘦俊秀,很少见地拿着保温杯。
“少爷,您终于想起宠幸这保温杯了啊!是得好好保养,注意身体。”
苏执挤出点笑容,往围读剧本的会议室走去。
江夏已经在了,苏执向他点了点头。江夏暗暗地打量了他,稍显憔悴,想起昨天在洗手间看到苏执转身后牛仔裤上的星星点点血红。
苏执走到座位上坐下,拿起剧本认真地看。副导演给他们讲了讲两人的情感走向,他们就正式开始串台词。 “我有悔,我不该不信你,不该将你一人丢下,不该在你被人喊打喊杀之时离你而去。”
江夏的台词深情,又饱含愧疚,纵使苏执现在浑身难受,也被带入情感之中。
“我记性不大好,都不记得了。”
苏执的语调略显轻松,却藏不住那人物心底深深的悲凉。
一天的时间,两人将剧中各个名场面台词都照着感情发展串了一遍,会议室的椅子比较宽敞,苏执也没有很不舒服,只是胃里的那些酸气总是时不时地冒个头,他只能是在恶心上涌的时候喝一口柠檬水压一压。
导演对他们的台词演绎是满意的,苏执也想,戏与人生,终究是不同的,哪有那么多的兜兜转转,最后都能殊途同归?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53楼第7章,
看不见一定要说!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8.
江夏和苏执一起往回走,一天的相处,两个人已经有点熟悉。聊了些对剧本人物的见解,也聊了些兴趣和爱好。
最后苏执先到的房间,和江夏挥了挥手,转身打算开门,江夏却没动。
“你……”江夏想说什么,却支吾着没有说出口。
“怎么了?”苏执有些疑惑,也有些疲惫。
“没事,我走了。”
最后江夏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苏执战战兢兢地忍了一会儿,开门冲进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吐得昏天暗地。
江夏刚转身想走,却在听到苏执呕吐的声音时顿了一顿,联想那次洗手间的情景,便已然明白了几分。
苏执吐懵了,趴在洗手台上歇力。有电话进来,又是林呈。以往几个月都不会主动给他打个电话,最近想起他的频率还挺高。
苏执用冷水冲了一把脸,接起来,声音还有点哑。
“哥。”
“过几天有个生意要谈,刚好在H市,你身份证带着吧,我来拿。你把酒店定位发给我。”
“好。”因为婚姻关系,林呈要处理一些事情或者财产的时候得捎上苏执,所以他说什么就答应了。
苏执从来都不习惯挂林呈的电话,但这次等了几秒钟,对方还没有挂断。
“你病了?”林呈问出这句话时,自己都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苏执。
心扑通一跳,几年都没有过林呈的关心了,突然这三个字就让苏执万分感动,差点要脱口而出满腹的委屈。
苏执还想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也得让孩子的爸爸,知道这件事情。
如果林呈在身边陪着,苏执想,自己可能就不会害怕了。但没等他想完,就听见对方传来了挂断的忙音。
“原来是听错了啊,都被你折腾晕了。”苏执轻轻拍了拍肚子,把酒店定位传给了林呈。
那边的林呈,扯松了领带,有些烦躁。昨天电话里苏执的声音也是这样,今天好像更哑了,那天把他扔地上的时候好像脸色就不大好,到底怎么了。
林呈又拿起电话,打给助理,想把机票的时间提一提,过去看看。但又在接通的一瞬间挂断。他苏执算什么,凭什么要我去关心他?
哪怕这次尤沐不是他害的,那之前呢,出舞台事故还不是因为他苏执!林呈坐下来,开始看策划文案,刚刚那点微微露头的担心,就都飘散了。
苏执洗完澡,困极了,他躺到柔软的大床上,把手搭在腹部。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柔软的,可是苏执就是觉得掌心下微微发热。
我也会害怕啊,你在我的身体里,想到那一点一点剥离的感觉,我真的很害怕。
如果林呈在,就好了。
苏执摇摇头,打消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念头。
“小家伙,你今天特别乖,晚安。”
苏执昏昏沉沉地,在入睡前,轻轻地对小家伙说了声。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64楼第8章,
有些小可爱说,
你怎么不一下子搬完呢?
唉,
我有一点点私心,
我喜欢每天跟你们互动,
新文还在构思中,
我怕搬完了就冷寂下来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9.
晨光熹微,照进窗户,苏执一醒来,脸上就洒满了暖暖的阳光。
“小家伙,早啊,今天是第二天,我们一起加油。”
苏执坐起来,就着床头的冷水吞下了第二片米菲,然后走进洗手间。果然没一会儿就开始吐,比昨天更严重一些,肚子也微微下坠,倒还能忍受。
苏执简单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泡好一杯柠檬水,小于便啃着葱油饼,手里拎着给他的早餐来了。
苏执闻到那股葱香,脸色倏地一变,扭头走回洗手间。把水声开到最大,隐忍着吐了一波。然后隔着洗手间对小于说。
“门口等我,马上就好。”
“好,早餐给你放桌上,记得吃点,我在外面等你。”
苏执听到脚步声渐远,走出洗手间,幸好小于还记得他前两天发烧得吃清淡,给他准备的是白粥。苏执随便喝了几口,就跟小于出发了。
这一天练习的是形体,古人的坐,卧,站,都有繁复的礼仪。形体老师带着他们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过,苏执不是那么好受。
想吐的欲望总是时不时袭来,肚子一开始是下坠的感觉,不疼倒能忍受,后来就变成细细密密的痛感。苏执暗暗盘算时间,劝自己再坚持坚持。
江夏在他对面,看着苏执一头的冷汗,脸色苍白,但还是隐忍不发的样子,看得他心都揪起来。
江夏想了想,叫来助理。“去给大家买点饮料。”
于是一刻钟以后,小助理提着奶茶和果盘进来,大家就都坐下来休息,喝茶聊天了。
苏执慢腾腾地踱步去洗手间。江夏在门口,果然听到里面传来了呕吐声。
江夏走进去,敲了敲隔间;
“你没事吧。”
苏执被这一声吓得一个哆嗦,赶紧停下来,轻咳了一声。
“没事,吃坏了。”
好在江夏没再问什么,就走了出去。苏执在隔间坐了一会儿,感觉好些了,再回到训练场。
原本以为还需要再忍一两个小时,没想到因为江夏临时有事,形体老师就放过了这两名主演,苏执也可以蹭个提早收工了。
小于一路叽叽喳喳地跟苏执说今天从别的助理那儿听来的八卦,苏执也就随口应两声。好不容易到了房间门口,小于还在继续唠嗑,苏执无奈地笑了笑。
“小于啊,明天什么安排?”
“明天剧组整理片场,准备开拍,演员们可以休息一天。你想去那玩?”
“明天给你放假,你去哪玩都可以,我自己会叫酒店服务。马上要没日没夜开拍了,我得睡一整天。”
小于被放假了乐得自在,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屁颠屁颠地回房间了。
苏执松了一口气,手虚拢着腹部走进房间,趴到床上蜷成一团。
“小家伙,脾气不小啊,跟你爸爸真像。”
想起林呈,还有肚子里这个,苏执用全身的颤抖来抵御疼痛,没有精力再去管脸上肆意的泪水。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77楼第9章,
搬贴也是一个磨人的活儿啊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10.
晚上睡前,苏执就吃下了第三天的米索,不同的人反应时间不同,他担心24个小时来不及。
苏执是被冷醒的,铺天盖地的冷席卷而来,酒店的被子都压在身上还是冷到打哆嗦,起床吐了一次,套了件厚实的毛衣重新躺到床上,肚子就开始不行了。
闷痛,像一拳一拳地挨打。苏执一开始还能捂着小腹和小家伙聊聊天,到后来坐立难安,翻来翻去都找不到舒服的位置。
天还是黑的,但是苏执没有心思再拿手机看时间了。冷到头晕目眩,肚子也一阵一阵痛得磨人,腰腹连成一片,疼起来根本没法弓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腹里的疼痛开始翻江倒海,好像一把刀在肚子里面刮擦,而且来来回回地在伤口上一刀又一刀,是血肉一点一点剥离的心痛。
苏执慢慢地压不住自己的痛吟,想吐,却起不了身,满身的虚汗,还冷到发抖,腰和肚子疼得撕心裂肺。
天渐渐亮了,苏执睁眼,是刺目的白光,房顶在不停地旋转,什么都看不清。
苏执昏昏沉沉地想着林呈,想着小家伙,想着这是欠下的,都得还给尤沐了。
当林呈领着酒店经理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看到的,是苏执浑身苍白地趴在床边,地上是他吐的一堆秽物。那一瞬,林呈很冷静地考虑到苏执是明星,遮挡着打发了酒店经理。
他关上门,走到苏执身边,喊了声。
苏执费力地睁开眼,意识刚清醒,又是一波席卷的腹痛。他蜷起身子,按着肚子,看不清眼前晃悠的脸,想哭,想喊,想吐。
林呈感觉情况不对,试图把他叫起来去医院,但掀开被子那一瞬,饶是他见惯了风雨,也觉得血气轰的一声冲到了头顶。那满床的殷红,苏执流了那么多血!
“苏执!”林呈慌张地把他抱起来,终于知道苏执那天为什么脸色不好,终于知道他这几天为什么声音哽咽,也终于知道从来都及时接电话的他,今天为什么怎么也打不通。
苏执靠在林呈怀里,灰色的毛衣下摆沾满了鲜红的血,满头的汗,隐忍着痛吟。
几年了,林呈都没有这样抱过他,那么干瘦,那么可怜,乖巧地伏在他肩头,明明想吐,想哭,都生生忍着。
林呈低头望了望怀里小猫似的苏执,眼角挂着泪,嘴唇哆哆嗦嗦着,好像自己也没法呼吸了,这是什么感觉?是担心?还是心疼?
林呈恨自己,为什么昨天没有坚定地过来,如果提前来了,苏执是不是就没事了。
到医院送进急诊,林呈看着自己手上苏执流下的血,恨得一拳砸在墙上。他的脑子里塞满了后悔,愧疚,还有懊恼。
林呈压着心口的惊慌,手上还是苏执身体的余温,身上萦绕他的气息,混杂着血腥味。呆呆地看着抢救室亮着的灯,红得刺眼。
很久很久,久到林呈觉得自己都要憋得不能呼吸了,才有医生走出来。林呈迎上去,他怕听到不愿意听到的审判。
“孕七周,药流不完全,大出血,受了不少罪,得好好调养,不然有后遗症。”
林呈的大脑迅速地转了转,不可思议地问出来。
“你是说,是他自己吃药流了孩子的?”
医生点点头,“两种药之间要隔36小时,他可能没注意,比较伤身。”
“应该是一刻都不想留着了吧。”林呈冷哼一声。
“孕囊有损,之前是不是受伤了,早点流了也好,不然一直发炎大人受不了。”
医生再抬头,林呈早就走了,什么都没听见,也没再管躺在急救室的苏执。
其实他倒是很想拎起苏执问问他,问他为什么急着不要他们的孩子。想必苏执暂时也没有力气来回答吧。
“苏执,你这个凶手,杀人犯!”

楼主:XChain  时间:2021-06-27 06:51:12
81楼第10章,
答应小朋友的得做到呀

楼主:XChain

字数:63651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0-12-26 19:15:00

更新时间:2021-06-27 06:51:12

评论数:118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