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黑花 >  【原创】未完结( 黑花, HE必定,新人拜吧)

【原创】未完结( 黑花, HE必定,新人拜吧)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听说一楼要留白…二楼大约介绍一下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黑花, HE必定,初期仿原作,偏甜,多肉?

这是第一次写CP文,纯粹看完原著与众多甜文后在自己心目中的黑爷跟花儿爷脑补的内容写下来。

对于角色自己的特性尽力会照个三苏描绘的走,但如果不小心走偏了欢迎帮忙指正。

情节上欢迎点文,新人第一次,请各位鞭小力点…

第一次创作..麻烦请勿未授权转载·或上传下载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文开始
------------------------------------我是分网格线-------------------------
如履薄冰的爱情,在两个人之间能坚贞不破,或许,这就足够了。




从古楼受伤回来之后,解雨臣就被紧急送往美国治疗,因为里里外外的伤,加起来总计是躺了两个月终于能回到解家休养。

在美国的期间,陆陆续续经由解家伙计的汇报,对于老九门的情况大致上都了解,对于吴邪跟秀秀之间的矛盾,在这时候,解雨臣也不便介入什么,毕竟,这个当下,大家都需要一点空间跟时间缓解。

但是有一件事却是逼的解雨臣初步复原就赶着回国,原本在国外一样是可以适当处理的公事,却因为一个人让他这般着急的回国。就是,在损兵折将后,无论是解家或是霍家,目前都是没有元气再接一趟活,但是有个奇怪的活找上了正在争夺家族掌权的秀秀,价格堪称天价,斗本身却是让人摸不着头绪。

对于秀秀来说,要真的证明自己能继任霍仙姑的位置,无疑就是接一笔大生意来堵悠悠之口,却苦恼于不知道该找谁搭把手帮忙,吴邪的矛盾未消,霍家的其他人也都觊觎着这位置,亦不可信,唯一秀秀还能信的过来帮忙的,就只能找解雨臣了…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一章

解语花回国前一周,美国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秀秀千里迢迢的到了医院,问过医生解雨臣的情况,在门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

『人都来了,你还要在门口站多久?』门突然间被打开,传来解雨臣好听的声音。

秀秀美目微睁,瞬间又回到了镇定,看着坐卧在病床上的解雨臣,定定的开了口『小花,我需要你帮忙。』

虽然受伤,但对于敏锐的感觉周遭事物,反倒因为长时间的无聊休养而更为增进,开门见到清瘦不少的秀秀,解语花着实的感觉到惊讶,这个时机点上,秀秀还能亲自来一趟,先不论是不是有事相求,单是想尽办法排开霍家的纷乱就十分不易。

『你看我现在这样,真觉得我帮的上什么吗?』解语花不禁失笑的看着秀秀。

『可以的,我想跟你借人。我要夹一趟喇嘛。』

『你当真?先不论我自己行不行,上次巴乃之行我折损多少好手,现在我自家人手也都还在找齐,这怎么来的及?』解语花皱起好看的眉,经过休养后终于不再那么苍白,但终究是憔悴不少,这个时间点上,还真的不容易答应这个要求。

『我当真,而且我必需要当真。时间不赶,对方给三个月休整跟准备再下斗,价格跟装备都好谈,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有一个他派的人一起下斗。』秀秀慢慢的走到解语花床前,手抚上又瘦了不少仍插着针头的手。她也不想,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其他方式更快的取得信服,再等下去说不定霍家就要散了,看着眼前瘦一大圈的小花姊姊,秀秀自己也是百般的心疼,从巴乃回来的伤,还能救活真的已经是奇迹,勉强他做这样的事,身为发小的秀秀怎么不难过。

『还要当奶娘?这太困难了,带个人如果遇上什么问题,保还不保?』解语花眉头越皱越紧,下斗带个人,摆明了是眼线,如果对方遇上危险,保不保都麻烦,这种条件就算是自己的发小来拜托,在身体好好时自己都不一定接,更何况才刚刚活回来,正在修养元气中的自己。

『放心,对方也是个高手,一起下斗的只有一位,道上算出名的,黑瞎子,虽然这人品性跟为人都捉摸不定,但是不用保他安全,他自己都保不了自己,我们大概也没什么帮的上忙的空间了。小花姊姊,我知道现在这样求你真的很不妥,可是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如果不做,霍家散掉是迟早的事,我不能让奶奶交付给我的家业就这样毁去,海外的已经损失大半,如果连家里的都握不住,那么霍就大概就这样是玩完了。』霍秀秀讲到哽咽,看着解语花不再闭着眼,整个人蹙着眉头,睁开眼扫过自己,霍秀秀知道,这一趟是去成了。

『我也有条件。』解语花波澜不惊的开口。

『就算是要我嫁给你,我都答应。』秀秀用着水灵的大眼,毫无畏惧的回望解语花。

解语花心中叹了口气,果然,就算自己再怎么练的让自己能够冷血绝情,在心中这一小块,小时候的回忆,就是没办法这样拒绝。当初刚遇见吴邪,其实自己都还勉强能够把持住,但一件一件的事,解语花自知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动摇了。
『我还得嫁你吴邪哥哥呢,怎么敢先答应娶你。我的条件是要先见过黑瞎子,还有这事要慢慢准备,指不定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才能去,如果你能等,我帮你。』

『见黑瞎子我可以安排,但时间上还是尽量排在三个月后。我们一边准备一边商量,还可以调整。』纵使想让床上仍苍白的解语花好好休养,但碍于现实的压力,霍秀秀也只能牙一咬,坚持着勉强解语花,排在三个月后就成行这趟活。

『嗯,你回去准备吧,我很快回去。』解语花说完就闭上眼,静静的送客了。

『小花哥哥,谢谢你,真的。』霍秀秀别过脸,将眼眶旁那酸痛感与心上的五味杂陈强压下去,起身离开病房,马不停蹄的就离开美国。

房内又回到安静的病房,一片阳光洒进了房中,照进床上又睁开的那双清澈眼里,不知道怎么着,对于接下来的日子,解语花有那么一股说不上是什么的预感,尤其,是突如其来冒出来的黑瞎子这份人物。
未来,似乎还不是那么的绝望无聊吧?解语花,心里淡淡的浮现这句话。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二章

现在,解家

『当家,这是霍当家几天前送来的一些数据,请您过目。』一个印有霍家徽记的大信封交到了解语花的手中,当家的这个工作,这一刻,又再次深深的包围了解语花,或者该说,是解家当家的解雨臣。

解语花,是当初学戏,唱戏,入戏被当成女孩儿的他,那个还可以有自己发小一起开心扮家家酒的小花,再全面接收了九门解家的那一刻起,师傅告诉自己,自己应该要是一个能扛起整个家业的解雨臣,一个手段残忍,心思缜密,没有弱点的强悍男人。当家这个字,让他精致的脸庞上又回到了淡漠跟冷静。

『知道了,先出去吧。』坐在书房大桌前,解语花手支着头,挥开管家跟伙计,留下一室沉沉的安静,与淡黄的夕阳。背光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解语花将数据摊在桌上,面对着就要到来的麻烦事,心中不禁一烦,索性都先不看,仰头靠在椅背,闭上眼睛。
在书房的暗处,有着一个人影,看着光线穿过长长的睫毛,照在那张男女皆宜的五官,细白的肌肤,炫出一圈淡淡的光晕,圣洁的不可亵渎。对着这一幕,人影的主人,定定的将这幕收藏在心里,然后,悄然无声的用着解语花也完全没有查觉的轻巧离开解家书房。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谢谢各位亲喜欢,今天去玩水,晚点再讲第三章下部补完喔~

这篇故事,在我一边骑车,玩水,吃饭,不管做什么的时候,

都一幕一幕清清楚楚的在脑中顺着细节,现在就像是在看着这段感情,

用文字把他写下来一样。

黑爷~花儿爷~你们一定要幸福。
(作者用无比诚恳的眼神看着两位主角,但换来花儿爷一顿白眼,以及黑爷飞踢一脚…)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三章 下部

解语花七分醉意中,一时不查竟没反应过来酒保黑对自己奇怪的称谓,并驻足在自己不足一臂一遥的位置。『嗯,我尝尝。』

解语花刚拿起酒杯靠近那酒意染红的唇边,突然手上搭上另一只温热的手心,将酒杯转了向,解语花看向手的主人时,唇上突然一股热源袭来,同时带着水果香气的酒有了暖暖的温度,送进口中。

短短的三秒失神,正要发作,罪魁祸首已经退开,并且用空着的另一只手顺手将杯子里那朵西府海棠的花,别上解语花的发边。

『果然,海棠花,永远是最适合你的。』带着深意的一句话说完,酒保黑又退到一旁,一脸戏谑的笑看解语花那惊讶的表情。啧,真有趣。

“轰”的一声,解语花酒意退了七分,脑子里面一股无名火就炸了锅,手上的酒杯直直的向酒保黑丢过去,解语花十几岁开始继任当家后,从来就就没有再让任何人亲近过自己,更没有让人这样捉弄过自己,这股气怎么可能消。

『你他n的给你几分颜色你就作起怪来了,你当爷是什么人?可不是你碰的起的!给我把店长叫过来。』边说解语花边来气,酒保黑居然还闪过了丢去的酒杯,脸上那笑脸看的更让人想要直接肢解了填海去。

被解语花单手抡起衣领,拳头都要打到那张与解语花一般帅气,但却是完全不带阴柔,阳刚味十足的脸上,那个笑容仍然不变的酒保黑,只是任着解语花的怒气,也不反驳,只是很轻松的接住解语花那因为练缩骨而显的柔软的手腕。『店长来了,请您息怒,别气坏了。』

解语花哪容得他闪过,突然解语花绽出一抹带着狡黠的大笑脸,『你以为…你闪的过吗?』

“啪”解语花原本抓着酒保黑的手快速翻转,反手就赏了酒保黑一个响亮的巴掌,解语花笑的开心,谁敢惹他,这世界上惹过他的不是残了就是填海了!

酒保黑愣着摸了摸脸,解语花无论哪个笑,都容易让人失神,这种莫辨雄雌的俊俏,真是消受不来,酒保黑如是想。

『解当家,真是太对不起了,我这临时员工多有冒犯我一定会好好严惩,今天所有的消费都由敝店招待。您未来更可以优先选择酒保,并且今年内您的消费全部都也由敝店招待,请您大人大量,别放在心上。』店长优雅但非常诚挚的对解语花行九十度鞠躬礼,并带着万分歉意的对解语花道歉。

都说到这份上,店里再有错也是有诚意了,倒是罪魁祸首是一点都没道歉的意思,还在旁边发愣,解语花不怒反笑,回到了解当家原有的笑,有距离,很淡,不带感情的笑,『好,你们店里我是没有责怪的意思,但这个酒保,你不能留,也不能让其他间酒吧留他,我要他这行都不能做。』说完解语花拍拍惹皱的粉色衬衫,拿了张纸巾,极用力的抹过嘴上被碰到的地方,将脏巾子就往酒保黑身上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吧。

当Shadow店长目送解语花离开后,转身看向酒保黑原本站的位置,只剩下解语花刚刚那张纸巾,以及Shoadow特制的专用黑围巾外,那个位置空的像本来就不曾存在过人一样。

Shadow店长面无表情的打了通电话,『你丫的就这样走了,下次再有这种事,我铁和你翻脸,不要再到我的店里给我找这麻烦。』也不等对方回话,店长就挂了电话,开始收拾好这间包厢。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四章
解家私家车上

『秀秀,我之前向你提到的要求,你只送来一袋纸上资料,想就这样应付我吗?』为了件无谓小事余火未消的当下,解语花一心烦燥,手机也玩不下去,索性拿起来打电话,回来也过几周,霍秀秀这丫头原本答应的事都还没有完成,可怜她刚好成了炮灰…。

『对不起…黑瞎子他真的很难请出门,已经跟上头的说明,也都派出人手去找黑瞎子,但他却像从来不存在一般,没有人知道他在哪,住哪,只能发消息到他的信箱,剩下只能等他的连系。小花请你在给我一点时间。』电话里都听的出秀秀的急,连那皱眉咬下唇的表情都出现般。这黑瞎子真的不简单,这么神出鬼没,居然还能在这行里名气如此之大,直逼哑巴张,难道搞神秘这是下地第一把翘楚所要具备的第一要件吗?霍秀秀心里暗骂。

『罢了,这黑瞎子也是道上出名的难相处,会这样我不意外。要求他一起下地,我倒也是少有的听过。』解语花没有再刁难,将司机与后座挡板升上,半躺坐在后座上,好像还是有点醉,累累的,晕晕的。

『毕竟他也是明码挂牌的,出的起他那天价,对他有些要求,应该是可以的吧?』秀秀不太相信道上传的天花乱坠神话。

『你不明白,能在惊险万分的各种墓道里,单枪匹马的走一趟还拿出指定物品,不是那么简单的。每个好手都有一套自己的路子,他极少与人同进同出,就算一起下去了,也不保证他不会脱队,倒是不怕他走不出,就是怕他把其他进去的当成了祭品。』解语花虽然也未曾与黑瞎子合作过,但道上出名的黑瞎子,想要没听过他的事迹比叫哑巴张笑一笑更难。

『那怎么办好?我们这趟是让不让他去?这趟我是一定去定了,小花你就算生气或刁难我都不可能退缩的。』秀秀急急的跟解语花再三的确认一定成行。

『我说一不二,答应了你会去,就去。想先见过黑瞎子,不过是想先摸摸他的底,真不成,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倒是你自己,下地跟着我,就要自己照顾自己。』解语花低低叹了口气,可以的话,希望秀秀永远不要有机会下地啊。

『小花,我知道你为我好,这也是我的选择,说一不二。对了,我们这趟活儿有个很重要的敲门砖,在下月中会在新月饭店拍卖,出资的上头人要我们去弄回来,钱的事都由他负责。但若拿不到,抢,也要抢到。』

『上次吴邪大闹新月饭店一次还不够?跟琉璃孙的帐还没清,再闹一次新月饭店主人,不是拿石头砸脚吗。这次我们连进不进的了门都还是问题。』解语花有点醉的额角,似乎想起这事更疼了点,底气不足的回话。

『这倒不用担心,这次我们是代表上头去的,新月的主人不会反对。倒是小花你是不是怎么了?声音听起来这么累?』

『没事,这些细节再慢慢处理吧。我先回解家了。』看着越来越接熟悉的景物,那间里面的坑深不可探宅第就要到了,解语花说完就直接收了线。

解语花看着解家大院,院里的海棠花,含苞了。

走进了间门扇与屏风都画有西府海棠的房里,『管家,新人员的招募进行的如何了?』

『就等当家的您决定了,人数,人员,以及数据都在桌上。』管家低头,恭敬的报告。

『你可以下去了。』解语花拿起数据,边看边摇头,似乎没什么合心意的,这时代,可信赖的手艺越来越难找了。

解语花看着整迭的人事数据,回想起酒保黑的身手,虽然他十分的想把酒保黑给灭了填海,但用人在急的解语花不禁又对酒保黑能欺身靠近自己的能力赞扬。

『真的要找他吗…?』解语花喃喃地低语,不知道是疑问还是肯定。


------------我是分隔线------------
夜深了…明天要上班…我只写了一点点><各位亲,谢谢你们喜欢…我会尽快铺陈完的…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七章

解语花书房 数日后

解语花那张超大的桌子上,满满的账本,将原本玻璃垫下那张画着与屏风上一模一样的西府海棠的画,完完整整的遮住了。

解语花本就喜欢西府海棠,自小二爷取上解语花这名,西府海棠同时也成了解语花的最爱,小时还被当成女孩时,自己的衣裙手帕上,都绣着西府海棠,再加上粉色花边或缎带,活脱脱是一个粉嫩的小美人儿。

那场剧变后,自己被送回解家,二爷告诉自己,“现在起,解语花不只是解语花,你要当解家的主,解雨臣,你要成为个男人,无论你打算用什么心情面对,你都得戴上解当家的面具,这个戏子,是你要当一生的角,由不得你选亦不得你逃。”自那之后,解语花就将西府海棠的画略为改变,只有在贴身使用的物品以及房间上就会有这印记,不再是每样东西上边都满满的海棠花图,只是,现在少去花边与缎带,如同他的天真,永远的消失一般。

望着满桌账本,解语花的太阳穴若有似无的抽痛起来,最麻烦的还不是看这些账本表面写的样子,而是这些被修的漂漂亮亮的账本后面到底有多少帐被盖住,还有后面该怎么处置这些胡搞的伙计,才是最另人头痛的。

叹口气,解语花叫总管泡来杯浓浓的黑咖啡,坐下开始翻阅。

时间就这样在书页摩擦声中悄悄的过去,早上这一坐下,回过神来已经是傍晚夕照之时,解语花抬起头,发现自己的颈子差不多是要脊椎脱位般的疼痛,就算是骨头柔软的自己,低头翻账本这种事久了还是会这么不舒服的。大约分类一下有问题的账目,解语花起身纾缓筋骨。看看外边远远的天际飘来厚厚的乌云,趁着阳光还没被乌云吞噬,解语花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外面走走。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突然觉得自己好认真更文XD 今天打字打到脖子痛,没办法转动….好痛啊><

来个小问卷好了,到目前都还是以花儿爷为主要视角描述,不知道各位对于黑爷的内心小世界会不会很感兴趣?如果很有兴趣的话,再大约解谜完后,可以来个帅气黑爷的超级自白书喔!

补个小段子:

黑爷有天带着花儿爷四处玩乐,来到了一个海边,这里的海水清澈,干净的可以看到海下的沙滩跟海草还有很多长的黑黑刺刺的海胆。

花儿爷看着那些黑黑刺刺的海胆,坏坏的笑了一下,跟黑爷说要带很多颗回去养。

黑爷不疑有他,对于花儿爷是有求必应的,硬生生挖了二三十颗回家用海水养着。

有天黑爷又作怪,把花儿爷做到隔天出不了门后…

黑爷:老婆对不起,求求你不要让我躺在这上面

花儿爷:就跟你说不行,你每次都耍流氓,跪搓衣板我看你是学不到教训。今晚你敢离开那上面一秒,我就休了你去找别人!

黑爷苦着脸,心里有着万分的后悔,打定主意这两天想办法把海水给换了弄死这堆该死的东西。哀天抢地边哀嚎边躺上…那天从海边捡回的海胆铺成的床上…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沉帖好快,我好认真更文都没人来看(大哭)

---------------我是分隔线-------

第八章 下部

『不来便拉倒,别挡路』解语花冷下声音,浑身发出森冷的气息。

酒保黑伸手去搭解语花的肩,解语花反射的变出随身那组组合棍,瞬间就用组好的棍子挥开酒保黑的手,棍子一点地,一翻身单脚轻踏一下墙面,解语花像飞仙一般整个掠过酒保黑的头上,同时棍子一提,一落,一棍就打在酒保黑受伤的肩上。

酒保黑突然的收手,脸上那不明的笑容笑的更加灿烂,不闪不躲,直直的挨下解语花的一棍后,用没受伤的手抓住解语花的棍子,借力使力将解语花扯往自己身上,解语花一个站不稳就这样一头栽进酒保黑的怀里,就听见酒保黑喃喃的低语,『花儿你怎么永远不明白呢?』

解语花肩上一撞脚步快速的移动,将酒保黑往后边墙上一顶,肩膀一缩轻松的就滑出酒保黑的身前,回头恶狠狠的瞪着酒保黑带血的笑容,怎么有人都血流成这样还在笑,真他N的遇上神经病。经过一次轻心,解语花像只花豹一样盯着酒保黑。『你在说些什么鬼话?』

酒保黑轻咳一声,抹掉嘴角一丝血痕,任着受伤的手滴血,优雅的往解语花走近,看到解语花像只炸毛的小花猫一样对着自己,带着野性的小猫,野性优雅并存,让酒保黑又加深笑意。这朵花,真是完美。在解语花看不到的镜片后面,眼神里溢满温柔。

而看在解语花眼里的酒保黑,眼神都藏在镜片后面,看不出脸上表情的意义,明明血一直流,满地都滴满他的血,还可以这样神色镇定的笑着,踏着优雅规律的脚步往自己一步步走来,竟有种让他振慑的压迫感,一个小小的酒保,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能耐?

『我敬爱的解当家,解九爷,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黑,请不要酒保酒保的叫我。您都下令让我永远不能再做酒保了,这酒保二字我就担当不起呢。还有,赫赫有名的解当家您要招揽我,我不过会调两杯酒,就值您亲亲自出价招揽,实在太让我受宠若惊,忍不住就笑两声,完全没有恶意,您就这样出手,不知道是想再多探探我的身手呢?还是其实您要的是黑子我的尸体?』黑单手两指夹住解语花棍子顶端,轻轻的将棍子往下移。

让解语花惊讶不矣的是,自己居然就这么的让他碰到棍子,并格开。解语花还没惊讶完,眼前的黑突然左右晃了晃。『所以说,你想怎样?』解语花索性收起棍子,站定看着这个神秘莫测的酒保,呃,是黑。

黑苦笑一下,『您应该…』甫开口,黑突然眼前一黑就往前倒下,“啊,失血过多还是会发晕的。”黑整个倒下前最后在脑子里出现的声音。

解语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黑就这样往自己倒来,措手不及间乱了手脚,这是该接住好还是该放给他摔下去好?莫名的解语花还没想定,就出手扶住整个软倒的黑,“我只是因为不要一个摔坏脑子的伙计”解语花给自己的行为下个解释。

只是,扶住黑后,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带去治伤吗?但这时雨越下越大,这一地的尸体也需要处理,就这样丢着,还没当上自家伙计就要去把人保出牢狱了。烦燥的皱皱眉,解语花拿起不离身的手机,『管家,派司机来我回家路上的巷子接我,还有,这里有些残骸要处置,你过来处理』

『好。是当家遇上的?当家需要治疗吗?』总管非常平静的响应,身为解家的当家,这种见红收拾的事,自然是再习惯不过,安排起来也十分条理。

『不,我没伤,倒是捡到一个人。啊,那个你不用找Shadow店长,我要找的人我已经找到。就这样,快派车过来。』解语花简单交代完就收线,拉着黑到旁边可以避雨的地方等车过来。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沉下去啦~呵呵,
@yidawutang2012小鸟君都木有来呀~

手稿还木有全部打完,但有会破三万字的赶脚…

写着写着也会发现还有一些细节顺不好,我应该要一边写一边发

等最后总结再顺一次后重发完成品,

还是先等写完再一次发完呢…苦恼啊~(扶额)



黑爷的自白书已经顺着文写到快追上,再新月饭店戏码到后就会一起贴出来哩~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上班偷偷发,回文晚上一一回~
----------------------------------------------------------
第十一章 上部

『美人呀美人,偷看应该不会被发现呗,你自个儿不上锁的唷。』还是黑的瞎子走到主卧房的浴室十分开心,这花儿在这自己家里洗澡竟是不锁门的。

对自身十分有洁癖的解语花,前晚未洗澡使得他十分脑怒,现在能轻轻松松的沐浴自是满心欢喜,可不表示堂堂解语花会没有发现门被推开的声响。

但,这间屋子里也不过就自己跟那个新招来的伙计,这么多间浴室,怎么会开错门呢?还是有哪个脑子进水的贼人进来?

解语花不动声色,让着水继续流动,发出声响,自己则轻轻的移到一旁衣物边,准备拿起专用的棍子。

当黑轻轻的探进身来,就被自浴帘后伸出的棍子抵在下巴,雾气蒸腾中,隔着浴帘解语花森冷的开口。『哪来的小贼,进的来这里,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有什么遗言,下地狱跟阎王说。』语音刚落,自帘后竟有把形态奇特的匕首带着人飞快的往黑攻来。

虽然受伤的伤口仍旧十分疼痛,却仍无损黑的好身手,无论任何时候这脸上的笑只增不减,耐人寻味的笑的十分灿烂,见着棍子与匕首倒是一点紧张表情都没有,轻轻一个旋身不只避开这一道致命的攻击,单手出手还将解语花的棍子夺下。

解语花这时终是看清是哪个魂淡进到浴室,浴帘适时的落在解语花的身上,解语花飞快的用浴帘当衣,挡住大半春光,不过,半透明的浴帘,这种若隐若现的诱惑,可让还是黑的瞎子差点把持不住的鼻血流下,好在前晚失血过多,今天比较不容易流出来。

『你这魂淡,外面那么多间浴室你不用,做啥开我的门,你活的嫌久老实说,我不介意送你一程。』解语花恶狠狠的对黑咆哮。

黑还是带着那张标准笑脸,嘻嘻哈哈的对解语花解释,『当家的,是您洗澡没关门,小人我就当作这间没有人,又看到这边有衣服,就直接进来,谁知道这是当家的您的闺房呐。』

解语花这时真的觉得黑笑得真他N的欠扁的难看,不查自己怒目瞋视的眼神,带着似笑非笑的妖冶,不知是水气还是生气惹的桃瓣似的脸颊染上朵朵绯红,恰似盛开的海棠一般让人想一亲芳泽。

黑可爱极了这带点狠劲的眼神,不怕死的脚上一用力,拖开了浴帘的另一角,解语花一愣神的须臾,黑轻飘飘的落在解语花身旁不足一臂之遥,单手抬起解语花因惊讶而微张的唇瓣,温柔而霸道的吻下,美人唇齿柔软带着特有的香气,只是浅浅的品尝已经无法满足食髓知味的猎人。

不顾肩上伤口,黑伸手往解语花腰际一揽,让两人之间的距离连根头发都放不下,另一手离开解语花精致的下颚,抓住那只拿着匕首打算反击的手,直直的压在浴室的墙上,长趋直入的撬开美人贝齿,加深这个原本只是浅尝的吻,直吻的解语花全身脱力,匕首都掉到地上发出巨大声响,才惊觉两人之间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动作,解语花急急推开还意犹味尽打算二次进攻的黑。

这次黑学乖,看到解语花已经回神,人像纸片一样落到离解语花两公尺远,晒着他那招牌笑容,极度欠扁的笑看解语花那有点慌乱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你一定是命嫌太长找死。』解语花气到极点倒显得镇定,带着肃杀的眼神站起身,他可不能接受给同一个人这样强吻两次还能无视对方的不敬。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卷卷我有点困扰了,其实我对于考究盗笔的细节很感兴趣,

所以一直都偏向合原作的内容、时间、跟一点点风格上的模仿,

可是我的遇上什么阴 谋,什么算计,什么心机,

就一整个超弱的呀…..

有点害怕为了写这些阴 谋,可能细节上会有些不小心的出入…

怎么办…好苦恼>///<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刚得知一个万分震惊的消息,

卷卷的好朋友居然出()柜了…..(扶额)

听说已经出柜很久…只是我最晚知道…我的天啊…

为什么不早点让我知道呢!!!!这样就有人陪我创作了嘛!!!!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弱弱的发一奌...
----------------------------------------------
第十一章 下部

『当家的别生气呐,不然小人给您亲两口抵债您说好不?』黑语不惊人死不休,连面对鸡冠蛇都能笑出来的人不是颜面神经不正常就是人不正常,现在看起来可能是人不正常。

解语花气得脸色快由红转青,冲出门外拿起浴袍罩上,脚上几个轻点,飞快的欺近黑身旁捡到自己惯用的棍子,人未落地棍已出手,一棍就从后方打到黑受伤的肩上。

黑却不知道是失神还是故意,避都不避的硬生生挨下这一棍,脸上还是笑容不改,只是眉间轻轻皱起看的出这一下有多折腾。

看着黑不闪不躲的吃下解语花这狠狠一棍,解语花倒是朦了,这死流氓手脚可是利索的不得了,怎么会闪不开这就在眼前的一棍,更何况手劲颇大的他,就算是硬接下这棍都不成问题。

『为什么不闪?』看着血打从自个儿昨天好不容易弄好的伤口流下,解语花不解的问。

『因为小的我闪不过。』也不想闪,能让花儿你消气,死都不是问题。镜片遮盖了带着满满深情的眼神,黑只是淡淡的说,其实还真疼,额上冒出的丝丝细汗,这棍硬着顶下有点吃不消。

『你…,给我滚出去。』解语花气乎乎的走去自己的更衣室,这,怎么可能闪不过,都可以这样简单的到我身边又强行亲我,这身手怎么可能闪不过,可这些话要怎么说出口,解语花羞的原本的伶牙俐齿都打结,不知道气自己还气那个流氓黑,把自己关进更衣室不理那个一直笑的很像变态的家伙。

门外的黑其实一动也没动,看着解语花走进更衣室后,一口气憋不过就软软的倒下去,这,为了一亲美人儿芳泽,硬碰硬的强压住美人,加上花儿下手挺狠,硬捱的这一下,可不止痛入骨髓能形容,胸口憋住一口血,梗住气不顺就这么着发晕。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十二章

一直到换衣服整理好自己,外加狠狠的在更衣室里发脾气完也十分钟过去,外面完全没有动静,直到走出来也没听到有什么声响,解语花奇怪的找寻那个惹人厌的人。

居然就在刚刚的浴室里,满地血花的躺着苍白的身躯,解语花见状心里一阵惊慌,不是就这样死了吧?

『喂,你别装死,喂…』将人翻正面,发现黑脸色白里发青,气息衰弱,游丝般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

解语花再怎么火也消大半,看这人一付快要一口气喘不过的样子,还是没了气忿,扭开热水,大约帮黑冲洗一下身子,但想到要帮他脱裤子,这解语花就停住手,这,纯爷们帮爷们脱裤子多变态啊?!

解语花不气馁的又推几下黑,想叫醒黑自己打理一下,没想到黑居然皱着眉,表情很是痛苦,解语花正觉奇怪,黑就一翻身吐出一口黑血。这可惊的解语花快跳起来,自己不是连推一下都这么大手劲会把人给推吐血吧?!

『咳咳,花儿…爷有…什么事?』黑吐出心口上哽住的血,人是清醒多,看解语花暧昧的扶住自己在浴缸里,还一脸窘迫的样子,觉得颇神奇。

『那个,我只是要把你清洁一下,你干麻没事吐血!醒了就好,自己脱一脱洗一洗,弄好就在这儿休息一天吧,你现在这样也没办法做什么工作。』解语花急急的收回手把黑丢在浴缸里。

黑被丢下又喀到伤口,眉间不禁皱起深深的川字,撇过脸去又啐口血沫,身子也不动,就这样躺着,『不知道当家的觉得…小的还能动吗?』说完,又痛苦的皱眉。

解语花深深的以为自己真的伤得黑很重,只好说,『我叫管家找人来帮你打理打理好。』

黑不知真假的又咳了好几声,断断续续的说,『花儿…爷…好冷…』表情更发痛苦,脸色也都没好转。

解语花叹口气,看来不马上帮他清洗弄干上个药,这家伙可能真的会就这样毁掉,那可就糟踏啦。

『真是麻烦啊,你就不能自己脱一脱吗?』讲着讲解语花还是动手帮黑除去那全湿的黑裤,表情憋的红通通。

黑笑笑看着解语花的动作,其实是很想仔细看,可是真的很晕很晕,这次不是装的,黑真的又昏过去了…。

解语花脱不下黑的裤子索性用匕首挑破后撕开,裤子一丢,闭着眼拿温水冲一冲,拿起门把上的大浴巾一盖,一用劲就把黑整个扶起,半拖半抱的把黑给弄到主卧房的大床上。

解语花把人一丢,拿了条湿毛巾放在黑的头上,旁边放一杯水跟退烧药,又帮黑的伤口止血完后,找不到办法把药喂进黑口中,想着几次的吻,解语花烦燥的抓抓头发,还是把药留在桌上就离去。

这次黑没有醒过来,就这样沉沉的睡着,镜片歪歪的架在英挺的鼻梁上,棱角较为分明的白晰脸庞带着无比倦意深深的在梦境里辗转。
梦里的黑,不知道梦见什么?斗大的汗珠深锁的眉头,这些,解语花错过了。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真是有点自虐的原著风…我可以风一风吹到隔避去吗…

今天心情太受很多事打击,看着盗笔分析表居然只有想撕掉的冲动,今天更到这好了…晚安~各位亲~(泪奔)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接下来会步步走入可怕的阴谋里。

分段发看不懂的话请见谅,真相只有一个?

愿我被压缩过的脑容量可以勉强完整这个谜。

可能有些角色会变的有点阴险,或不符合原本的想象。

也可能有些结果不是那么搭的上原著,(原著还要搭上他们在干什么跟一堆番外,担心会有一点点时程分析的落差,大至上找了不少分析文参考,最后选择一个比较相近的,然后用我的想象完成。)如果考究派有发现有哪些问题,还请大家见谅。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十三章

解语花坐在回解家的车上,心底有些烦躁,皱着眉把手机拿出来玩起俄罗斯方块。

这时手机画面突然跳出来电,正玩着游戏还来不及看来电者就按到

『当家的,吴家小三爷回国了。』电话那头传来是总管的声音。

『嗯?那…这些日子有什么新进展吗?』解语花懒懒得伸展身体,静静着听起子白的报告。

其实不外乎闷油瓶他在事情刚落定不久就离开了,他拒绝了所有人的再次陪伴,毅然独自走上了自己选择的道路。他说:“你们陪我走得够多了,接下来的道路,是最后的道路,你们谁也无法承受,希望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

还有小三爷得到了一部份裘得考的数据,接触了一些相关的人,不过小三爷看起来是对于这一切有点厌倦,并没有十分积极的再接触老九门的人…云云。

听着总管的汇整,解语花大体上是了解受伤后在吴邪与胖子,小哥他们铁三角的后续,理了理细节后,阖上手机,解语花也已经到解家,走进解宅书房,思索着应该打电话给吴邪好,还是就保持这样就好?

几经思考,电话拿起放下,最后决定,还是用写信的好,对于这次的折损,大家心里都有着一块不能抹掉的伤痛,不知道怎么样开口能轻松的带过,承继着解连环的教诲,这一切应该要到此为止,应该说,本来就是为了让这些秘密烂在老九门那一代里,于解语花或吴邪,本就不应该再被卷入。

尤其是吴邪,环叔一直都要让他能够退在这一切之外,现在他能够放下好奇心,对于得到裘德考的数据能这么镇定,不再深究,也算是大家一番苦心有了善果。

思索着怎么着墨,解语花避重就轻描述一下最近自家跟霍家的事。

吴邪:

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并不算太困难,只是有一些艰难。这次的伤势很严重,被解家领回之后在协和待了一小段时间,便转去美国进行治疗,大概两个月后才从美国回来。

霍老太太的葬礼,我并没有参加。霍家按照霍老太太的指示,由秀秀接班,秀秀以个人的力量,很难平衡家族里的各种纠纷。小花断掉了和霍家的所有生意,勉强压住了局面。各路的牛鬼蛇神肯定还有各种表演,指示霍老太太的那封家书,决定了一切都只能在水面下进行了。


以后的日子誓必相当地难走,但是比起小时候解家刚大乱时,现在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秀秀是霍老太太亲点,自然有她的本领,给她一点机会表现,这一切不会太难收拾。而解家,大至上没有太大问题,折掉的人跟损失的部分,最近整顿完迟早能安定下来,你不用担心我们。

解语花

霍家与解家之间的生意关系,跟秀秀要再夹喇嘛的事,对于应该置身事外的吴邪,是完全不需要再了解的。霍家那批牛鬼蛇神打算演的烂戏码,存在老九门之间的纠结,眼见为凭背后的谜题真相,就这样沉淀在记忆的深渊,对于在这场阴谋洪流里浮沉的吴邪是最好的结局,至少,就让他这样继续天真下去吧。

解语花揉揉眉头,把信寄出后,转而又向桌上压着那几本账本,是该到清盘的时候了,解家的内乱不平,想什么都多的。

今天天气真好,窗外的阳光明媚,却照不进解家院中的阴霾里。

思索着应该要怎么清盘能一劳永逸?突的心里飘过一个笑得让人讨厌的人,对这个人了解也仅有个性散漫,看似亲切可亲的性格背后城府极深,漫不经心的表象下掩饰着深不可测的凌厉身手。这种人纳为己用很好,但他的内心实在难以捉模,这人该怎么用自己也还都没有底,是不是要藉这次清盘探探他?

解语花想着想,不知道这流氓好了没?该怎么安排他的工作呢,嗯,回家看看好。

如果这时候解语花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起黑,那远在床榻上的黑应该会马上好起来跳起来,神清气爽的可以砍粽子吧。

楼主:orcus0429

字数:173755

帖子分类:黑花

发表时间:2012-05-18 07:22:00

更新时间:2021-07-20 19:05:18

评论数:35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