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黑花 >  【原创】未完结( 黑花, HE必定,新人拜吧)

【原创】未完结( 黑花, HE必定,新人拜吧)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既然提到了黑爷的设定,那我也大约把心目中花爷的设定介绍一下。

有始有终XD
在我的形容里应该是身高大约180,偏瘦颇轻,可能在67那附近?肌理不明显但有着内敛的能量,皮肤白晰,体格曲线标准,身体柔轫与弹性很好,堪比任何一个水灵美女(天生丽质),大约唇色还是透着可爱的粉红色。一身合身(订作的?)粉红衬衫敞开衣领,外面套着黑色西装,带着一丝调皮跟慵懒,眼睛应该是美丽的丹凤眼,但不会让人感到娘气,而是一种中性的男女通吃的俊俏。优雅并懂得生活品味跟自我打理,以男性来说,是斯文优雅中带着活泼的形象。

能力上是偏向技术型,技巧不重力道,偏向各种高难度的轻巧动作,像单手跳下楼梯、突手攀岩这种都能,表示体能状态极佳,内心中的排名应该是哑巴张≥黑黑≥花花,但黑黑偏向比花花的身体更精壮带肌肉,因为花花面对哑巴张还是不会硬干,猜测真打起来花花要跟哑巴对抗颇吃力,而黑黑跟哑巴可以说是默契十足平分秋色,所以可能性来说还是黑黑把花花给吃了…。

性格上,比起黑黑应该算比较少说一些调笑的自在(黑黑连快打不过鸡冠什都能开玩笑的神经,不是一般人能装的了的= =),但是大致上十分得体会察言观色,说话活灵活现形象生动,又不失幽默,带着一丝孩子气。 做事周全,滴水不漏,心思十分缜密,可以说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在他的掌握中才会出手,原本应该有点像无邪那种天真,但环境磨练,是硬生生磨出来的性子,八面玲珑但是仍有接近人的反应,笑容较为亲切,比起戴着眼镜笑得耐人寻味的黑黑,花花其实乍看来比较接近可亲型的帅哥。

比起黑黑的强烈的距离感跟深不可测,造成的好奇感。花花应该是用,看得出笑容背后带着内殓的哀伤,成长过程的辛苦,使得善良的花花,被迫变成一个为解家利益为优先的考虑的成熟男子,应该说是一种让人偏向心疼的感觉。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今天不认真,还在画故事流程
放个小段子就好

那座山旁,有座雅致的小屋,周围有满满的海棠花围绕,延伸到外侧有片蓝花楹林,蓝紫色的花海迎着两个高挑的身影,那十指交扣的掌心,一直这么温暖。

『海棠开的真美。』看着白发苍苍,戴着墨镜的人,也是满头银丝的解语花轻轻靠在他胸口。

黑瞎子抬手轻轻顺着解语花留长的发丝,吻着那永远带着馨香的发际,在海棠树下静静相拥。

夕阳火红的西下,拉的影子好长好长,两个交颈的人儿,剪影成最美的一幅画。

天色渐渐暗下,解语花一动也不动,呼吸渐渐隐去。

『花儿,这一生,你就是我最美的海棠花。』黑瞎子看着怀里人的脸庞,在他心中,解语花永远是那最美艳的容颜。

额顶着额。月娘高挂,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再也没有放开彼此的手。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727671974
不好意思一直在别人家水楼…
我上班发文也不太好…我是上班中码我的段子呀…
每次老板突击检查,我都手忙脚乱一阵惊慌,天天来血压都高了我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发文
-------------------------------
第十五章

『管家,把全部堂口管帐的都招回来。就说,是时候清账了。』解语花依旧的粉红衬衫,丹凤眼中的冷与脸上温软如玉的笑极度反差。

子白知道,这是解语花生气的表现,只是不知道,谁可以让解语花气到,这么严重。

『当家,明天晚上,全部会到齐,请问是要一起见还是?』

『你把这一些,带到东苑,剩下的带到正堂。明天你带着本家内你的心腹在东苑准备,一次清盘,该查的,这次一个都不能跑。』解语花笑着说出带着杀气的字句。

这次的帐已经到严重的程度,各堂口几乎都有外帐跟内帐,有几个堂口帐根本就是笔烂账,甚至于还查到有几个私下接活,缺口拿内帐来填数。

一直都知道解家里反对的势力分成数拨,内乱着自家的各种事务,现在根本就是各自选边站,各堂口也分裂成多个不同派系,暗自进行着一些肮脏的勾当。

只是分派系,原本还不那么让解语花愤怒,最主要是还有人沾手一些害人的行当,解家虽然做下地的勾当跟倒腾古董不完全都是拿的上台面的行为。可也没有做这些比倒斗更损阴德的下流事儿。

解语花交代完,也时至夜半,手插在口袋里,坐在前堂的主座太师椅上,把弄着手机,然后进到解宅内的小苑,关上门,合衣就直接躺在大床上,合着眼,不知道是否睡着。

这时在市郊的黑,没有交通工具的黑,自解语花离开后,将自己大致上打理好,打了电话,然后信步走在路上,突然一台车在黑的后方停下,黑带着一贯笑容,看不出情绪的走过去,拿了一个黑色大袋子后,车子就离开。

从袋子里拿出一些**,自己专用的武器跟工具,还有一碗热腾腾的食物,黑不禁笑出声,看来,灰还是挺细心的。

黑又回到解语花的房子里,不知道收拾多久做了什么,只是隔日一早的晨光洒下时,屋子里面静的完全没有人影。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十六章

在子白的分配下,解家里的部属大约都落定,解语花也在接近中午时出现在前厅,看不出紧张与否,不过天气似乎都跟着解语花而阴霾,整个天空见不到阳光,有着山雨欲来的闷热感。

人员陆陆续续的都到解家,解语花并没有等着他们的打招乎,他在书房里,静静的玩着手机里的俄罗斯方块。

这其实是挺枯燥的个游戏,在解语花的生活里这已经是唯一有趣的事。自小唱戏,练功,下斗,尔虞我诈,流血受伤,随时随地有太多事情需要考虑,每一步都要周全。这样无趣的游戏,对他来说,能够安安静静的玩这么一会,沉浸在这简单的游戏之中,就是片刻的幸福了!


时间推进,解语花看着桌上管家送来的晚饭,合起手机,无聊的夹几口,就听见外边雨声大作,解语花呆了会儿,抹抹脸,往正堂走去。

接下来的这一切就很正常,解语花与比较没有问题的几个堂口,简单的对过账后,重申过规矩,以及对于各堂口铺货的细节做了分配后,并且把属于下地实干的堂口留下,告诉他们过阵子有趟活,在分配比例上作了要求,就让子白送走他们。

在雨声中,重头戏才刚要开演,跺着缓慢步伐走到东苑门口,就听见里面闹闹腾腾的,解语花那眼中的冷意更盛,带着笑意不上眼里的笑容,还没推开门就开口,『现在杭洲已经自立一户了吗?胡爷?』

声音刚落就走进来单穿粉红衬衫,下着带深蓝偏黑色合身西裤,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拿着一迭厚厚纸张的解语花。

解语花也不急着再说话,丹凤眼在笑容下显得有股男女莫辩的媚惑,眼神扫过屋内所有人,那眼神里的犀利把几个人看得低下头,解语花才慢慢的走到厅中的桌旁,轻轻的放下那些纸,优雅的站在一旁。

见大家都不讲话,解语花自顾自的坐下来,拿出手机来按按玩玩,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嘴角依旧吃着一抹笑。看在这群人眼中,却一点都不觉得这是笑,反倒有点像修罗杀人满足快意的表现。

有几个人忍不住这份压迫得无法喘息的低气压,开始骚动着要离开,解语花头也不抬的笑道,『几位正事都还没结,就打算这样走啦?那我这当家的帐是要怎么理才好呢?』

说罢,解语花轻轻收起手机,笑的看不到眼神,十分温和的一句话,带来的是子白带着一群人挡住东苑的出口。

里面原本沉闷的气氛霎时间炸成一锅,除几个较资深的老人外,其于的份子都蠢蠢欲动,面露恐慌的、面露凶相的,形成一个十分复杂的景像。

解语花看到也不表态,依旧笑着,十分绅士对几位还稳坐座上的老人微微弗身,『您等都是解家多年功臣,小侄雨臣也是您等看着长大的,敬各位的功劳与苦劳,如果此后我们能继续顺利合作,那么今天各位就交出实际账本,我们摊开来处理,可以既往不咎。』

解语花客气的身段却带着强硬的眼神,扫过这几位开始有点动摇的老人,倒不是怕他们能做出什么,全部彻了倒也是个办法,只是,总是给他们一个讲话的机会,免得黄泉路上走的不明白。

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顶上带着丝丝白发,年纪莫约近五十岁,一拍桌,起身对解语花一拱手,『人说解当家好心胸,看来所言不假,汉子我什么都不 懂,就只知道粗活,若当家不嫌弃,就让汉子在这边继续效力。就是这背后波波乱像,当家的您要怎么担着,跟汉子说一声,刀尖上打滚脑袋挂腰间陪您了。』

汉子的话掷地有声,其余几位老人这下真的坐不住,指着汉子说叛徒的跟要倒戈的声音乱成一团。解语花笑笑走去拉住汉子的手,拉到自己的位置旁边,说道,『那么,各位有心回规的,今天就到七爷的身边,一一的把账本给交了,此前的出入我们就此两清,以后重新一起风生水起。』

叫七爷的汉子也不推拒,开始招着自己亲近的几个人物,一起到解语花身边,并将真正的账本放在桌上,除了七爷以外的,交代账本后子白就让他们先离开。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度娘不给贴文...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十七章没法发表....

回家再想办法.....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再发不上去,我就用照片吧....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十七章

这一枪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连解语花都微微怔住,只剩下解雨隶在呻吟咆啸。

解语花最先反应过来,眼神搜索著那准确的让人心惊,且不知道人隐身在何处的枪龘手。那一枪,就准准的射断解语隶碰到解语花的指头。

这一枪来自於窗外的远处,解语花从一身黑衣与反光的镜片猜到了来人,惊讶这个人居然会使枪,而且还用的极好。黑没有直接进来,对解语花做个敬礼的手势,人一闪身就又找不到人影。

又几声枪响,七爷身边的几个还没被打倒的人纷纷负伤,七爷看看解语花,也就进到屋内,把解雨隶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

霎时间从居於弱势的情景变成逆转胜,『还有谁想要来试试?』

解语隶这时一翻身一脚踢到七爷的手腕,七爷壮如熊罴,腕力可是一等一的强,居然能一脚踢开他可碎石的腕力,解语隶立马没了刚刚那付调笑下流又怕痛的孬样,脸色变得万分阴狠,连手指被打断的伤口都像没知觉一般的垂在身旁,十分冷静的站到近门的一边,『想不到花堂弟你居然找到如此强悍的帮手,玩这种阴险下流的事。』解语隶阴恻恻的语调激解语花。

解语花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回敬回去,『跟堂兄比起来,雨臣只不过是小小手段。堂兄能忍气吞声演这麼久,雨臣可自叹不如呐。』

解语隶冷笑,一招手,旁边一个夥计打起电话,不到五秒后,整个东苑都被手持武器的人团团围住。『解雨臣,今天这个当家,非我当不可。』解雨隶阴狠的脸庞微微抬高,用傲视天下的神情看著解语花。

『好,既然今天誓必分个你死我活,那,今天谁走的出东苑,当家就是谁,这是我解雨臣说的。』解语花身上发出一股浑然天成帝王般的霸气,面对著九死一生的情况,解语花现在心情反倒平淡,总归要解决,一次解决是最好,无论是自己死去,让出当家之位,或是铲除解家毒瘤,两个都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解语花笑笑,拍拍七爷,『七爷,今天不好意思,难得您来一趟本家,就给您添这麼大的麻烦。』

七爷大笑一声,『当家的这话就不对,老七我好久没打的痛快,今天刚刚好给我练沙包。』说完拉出架势,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意愿。

解雨隶退到人群之间,一挥手所有的人一哄而上,解语花也不怠慢,一时间棍子的光影将解语花周身点亮,解语花与七爷都张开架势,招招毙命的出手。

解语花突然感觉到口袋里手机震一下,心里宽慰,这表示子白就要带来帮手,正当这时千分之几秒的分心,解雨隶突地拿著把长剑向解语花刺来,解语花一闪没过居然被剑锋削断一丝发尾,细致的脸旁有著一道比发丝更细的伤口,透出一点点血痕。

解语花打起十万分精神看著解雨隶,这人深藏不露,居然有这般本事,一边打开身边一直攻来的人,还要注意解雨隶藏身于人群中突如其来的偷袭,不留神间身上多了几道口子。

七爷虽没有解雨隶的偷袭,但要一次应付那麼多人也是有点吃力,这时听到子白远远的叫著解语花,外边也出现吵杂的打斗声,适时的分散屋内的一些人数。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我要去写文了,晚点爬上来一起回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我要我要我要更新了@yidawutang2012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第二十章

晨间的小亭,光线钻过云层,一束一束的投射到地面 ,小亭沐在光芒里,一个穿著白衣的的男人,坐在栏杆上,一脚放在栏杆上,一脚垂下,半躺的靠著亭柱。怀里抱著一个略微纤瘦的身躯,白衣男子面带微笑一直面向著怀里的人,看不出是不是看著,可是可以确定的是,白衣男子还刻意把阳光挡在外面,让怀里的人可以再多一点安眠。

时间推进,鸟儿们也都醒来,开始在海棠林美丽的歌唱,阳光可以挡,但声音无法避,黑淡淡的笑了笑,看著海棠林里朝气蓬勃的鸟儿,感觉到怀里的人轻轻的钻了钻,像只猫儿一样蹭著布料。

似乎是衬衫料子硬了,猫儿蹭一会儿就皱皱鼻,扇子般的睫毛抖了抖,就要睁开眼,黑低低的帮解语花移了移,轻声的叫他再睡一会儿。解语花迷迷糊糊的侧侧身,打算继续睡一下。

突然解语花觉得不太对,多久没有这样睡了会赖床?多久没有这样不知道自己睡了多?多久没有睡醒时分还感觉到温暖?多久没有香甜梦乡没有恶梦?好像从妈妈叫我要成为当家的起,就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想著想,那现在为什麼觉得这麼舒服?猛地解语花就睁开眼,眨呀眨的往眼前一看,模模糊糊的看到白色薄衫,这件衣服怎这样眼熟,自己现在到底在哪?

黑轻轻挺直身,『醒了?』声音低沉带一丝丝喑哑。

解语花一惊正要摆出攻击的动作,还来不及做什麼就被拉住双手。

『现在才反应过来也太慢了,放心,以后你不用再担心睡著会被偷袭的了。』黑的手紧紧包住解语花的双手,像在催眠还有点恍惚的解语花似的在解语花耳边讲。

解语花竟也就没有像之前一样跳起来拿著武器对黑,放下心又往前倒去,嗯,再赖一下床…。

『我还是,欠你一次,这次,不算。』解语花好像突然想起来,又好像在说梦话,没头没脑的糊糊的说了一句,隔了几分钟,又道,『上次,没来由的醒来就拿棍子指著你,吓到了吗?』

黑有点摸不著头绪,也不知道到底是梦话还醒著,呐呐的回答,『嗯…,吓不到,就是你活的太辛苦了。』

解语花并没有反应,静静的享受这分温暖,直到一片海棠花的落瓣掉在解语花脸上,解语花才睁开眼睛坐起身,手拿下那瓣花细细的看著。

『像我这样的人,就算你这样对我好,真的出事,我可能还是不会救你,你知道的吧。』没有抬眼看黑,解语花低著头,粉粉的脖子曲线被光线照的晕出柔和薄雾。

『我能救你就好,你不用挂心我。在我身边,你什麼都不用做,也不用改变,就是你,解语花就好。』黑伸手覆上捧著花瓣的解语花的手。

解语花觉得这从昨晚泪腺好像就活过来了,怎麼一直莫名其妙觉得眼睛酸。红著眼眶,解语花没有再一直挣开黑的手。

『我还是完全不明白,为什麼你要这麼好?』解语花打小就被伤透造就的心防,一再的无法接受这种像梦一样的好。

『我说过,因为喜欢你。』

『那为什麼会喜欢?我是个男人吧。』

『喜欢没有为什麼,跟你是男人是女人都没关系。』黑说著有点皱起眉。

『你真奇怪,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还是该说,你根本不是人…。』解语花也不再反驳了,反正怎麼说都拿这人的坚持没辄。

『我是正常人,就像,花儿,我现在半身麻了,你可以扶我下栏杆吗…?』黑笑的很灿烂,虽然看不见镜片后的眼神,可是这份笑容也让解语花感染了快乐。

『噗,你实在是…。丫的真不靠谱啊你,还要我放心你,还不都净给爷找麻烦。』解语花也笑开了,跳出黑的怀抱,手插口袋的抱怨,迎著阳光伸出单手给黑。

黑伸出手搭上解语花的手,用力的握在手里。『那以后,就请花儿多多指教,让我麻烦你了。』

解语花跟黑,就这样在亭里,搭著手,朝阳见证,『爷我就勉为其难收你一阵子吧。还有,花儿爷三个字不劳您太多体力,不要叫错。人前你还是得叫我一声当家的。』

黑的气息霸道的压到解语花面前几公分,『人前我可以配合你,人后,随我高兴。花儿。』

『怕了你,随便啦。』解语花欲抽回手走出亭子。

黑拿容得解语花这羞赧的样子逃跑,勾著解语花的下巴,『配合你可有条件的…。』说完就覆上解语花的唇,细细的勾著解语花的唇线品尝似的轻啄。

解语花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等黑离开唇上后,脸上红霞绯红,『这什麼烂条件…。』

黑看的失了优雅的哈哈大笑,搭上解语花的肩头,在解语花的红霞上啵的亲一口。

『我还是不知道对你到底是什麼。不过,现在就先这样吧。』解语花的确分不出来自己现在心思里到底怎麼想,不过,现在这样,似乎也没有太不好。

换个角度想,至少这个神秘身手好的人是为自己所用,而不是敌人,总是笔不坏的交易,那,就保持…好像也不坏。解语花给自己的决定找著出路,只是说归但也分不清现在是自己失了心防,还是真的只是利用。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走出亭子。远方的子白脸上也展开笑颜,默默的退离海棠林,留下朝阳与整林的海棠花,为两个完美男子的笑容作为背景。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再来,要小虐了.然后小H,然后.....,其实说这麼多个然还,还要发上好几篇,码上好几千字才有....就突然的剧透了....阿哈哈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今天有点事....

下班时跟同事出去走走找灵感,结果卷卷把钥匙给忘在工作停车场里的车上...

回家才发现自己被关门外,一番波折才回到家里...

又有买了菜要准备明天午餐...所以...所以只来的及更一点点....明天再多更点XD

------------我是分隔线------------------------

第二十一章

接下来的几天就简单多了,黑的肩伤神速的好起来,也不知道都做了什麼,伤口愈合奇佳,解语花看到都啧啧称奇,直呼黑跟小哥还真有点像,都是什麼怪异的体质。

解语花的伤口倒是没什麼,皮肉伤浅浅的一会儿就消失,解语花大多都在解宅里,里里外外的事处理完,虽然清盘少了很多的人手,安插进自己的人手后倒也飞快的上轨道,解语花这头一忙都忘了霍秀秀那边的事。

黑晚上三不五时的串门子,明明前晚就没让他进来,隔天一早总会串到解语花床上,解语花睽违已久的得了很多天的好眠。不知不觉间,已经可以在黑进房时不会像炸毛一样跳起来,也已经可以在黑的怀里熟睡到隔日不知时间的赖著床。

虽然嘴上一直强硬,叫黑不准进门,但黑总会带著温柔的笑容,嘻皮笑脸的顶嘴,说是花儿"爷~"答应可以让他任选一间房住的,这爷还叫的特别暧昧...怎的他就想来这间,花儿可不能言而无信。最后都还是偷偷的爬上床,给解语花的骄傲找了台阶,也给解语花梦寐以求的好眠得偿所愿。

解语花搔搔头,想著这些日子的改变,自己好像真的有点什麼变了,拿著手上的资料夹,修长的双脚放上小桌上,解语花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脸上带著一抹浅浅的笑,笑的像春风吹拂。

子白走进来,愣愣的对著解语花发呆,解语花对於来人的气息熟稔,没有抬头就知道是谁『管家,我没罚你站,进来站著没事儿可以下去休息。』解语花轻快的调侃了子白。

子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对不起,就觉得当家的笑得好看,看入神了。』

解语花露齿一笑,摸摸自己的脸,『我不是本就这样一直笑吗?也不是这一两天,有特别不一样吗?』

『当家的,小的不该多说这些,不过您以前的笑,总觉得少了点温度。您现在的笑,很温暖。』子白想了想还是跟解语花老实说。

解语花挑眉,原来自己真的有点不同,解语花站起身,在粉红衬衫外罩上黑色的西装外套,半敞的衣领看的到锁骨,解语花微微抬高头,一手插口袋,一手拿起桌上的手(黑花)机。『是要巡堂口了吧,走吧。』

解语花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改变,他知道自己开始接受身边有著不一样的人存在,但不表示他就不再是原本的解语花,至少现在,要去巡视堂口的事他都还是能有那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

『当家的,在这之前,霍当家晚上请您上楼外楼去小聚,想请问当家的回复?』子白恭敬的跟在解语花身后一步的位置,进退得宜。

『嗯?就应了吧。』解语花一时也没想起到底什麼事,让霍秀秀这麼正式的邀请自己。去了就知道吧。解语花想著要不要跟黑说一声?

『管家,黑去哪了?』解语花平时其实是不管黑在做什麼,叫总管安排他了解家里夥计的一般事务,黑在白天里除了吃饭时间会带著些口味特别的小东西蹭过来外,倒是不常腻在解语花身边。

『今天去看七爷那的夥计从外盘收回来的新货。』子白老实的交待黑的行踪。

解语花平日里并不常直接与解家夥计太套近,毕竟自己这种人,是不可能跟谁真的亲近的,与其日后伤心,不如一开始就有距离。对於一般日常事务都交给总管安排,就连这些收看地底上来的货,以往大多也交给子白,真不行的才带回解宅里谈。现在多个黑能搭把手,倒也适合。

听到黑有事在忙,解语花原先要打电(黑花)话的手,又把手(黑花)机放进口袋里。

『嗯,有事做就好。』解语花也不多讲,只是,今晚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个人偷偷跑进自己屋内呢?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稍微说明一下,

卷卷了解亲们其实等待肉段子有一阵子,一直以来都没有认真的交出肉段子。

是这样的,在卷卷的脚色设定之下,

其实花儿跟黑爷都不是那种见到一眼看对上,就可以马上接受对方的人,

他们都有著复杂的背景与沉重,

需要一点时间的铺排与一次又一次的交集,才会交织出最后两个人的深情。

如同在脚色设定中提到的,

他们在我心中是两个不同型但完美的纯爷们,只是因为深刻的爱恋所以性别的区隔消失,

让他们两个结合,那就也要结合的很美。

大家可以看的出黑爷好像很爱花儿,这在这边告一段落后,黑爷自白书里有详细的说明,

这一篇的整个剧情与结局跟细节,可以说包含番外卷卷都已经有了设定,

只是卷卷一天能码的字数有限,没办法一口气给大家解谜。

因为极偏原著风,所以包含著他们九门之间的恩怨,背后的谜题,复杂的关系,

交代上显得有点长,在这边谢谢各位支持的亲们耐心等待。

谢谢各位亲在卷卷的这条黑花路上给予的支持与鼓励,卷卷一定会竭尽脑力努力完成的!!!(挺胸)

另外,由於这会是一个没那麼快能完成的段子,所以有些小福利,

卷卷会在正篇之余尽力的为各位久等的亲们提供小福利的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今天...拼三更吗?!啊....(吐血倒地)

开会头好痛啊(抱头打滚)

肚子好饿,呜...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好啦~今天还没虐唷~~五更完了~~明天再接再厉~

-------------------------------------------------
第二十四章 下段

『今天黑爷想要在新月饭店掏点什麼?怎麼提早就到了北京?小女子可是千万拜托都请不著黑爷您啊。』霍秀秀还是有点小孩心性,酸溜溜的说著。

听到霍秀秀的话,黑瞎子反而恶意的开心,气到这小妮子一点就舒坦。『瞎子喜欢安静,况且手上买卖多,一时安排不来,霍当家的见谅了。』说完还不忘转头向霍秀秀展露一下他那一样笑的不明不白的笑脸。

这话可伤人,说穿了就是其他什麼活都重要过霍家正式的邀请,霍秀秀被堵的一股气梗在胸前,但也不便发作,知道黑瞎子根本不把自己看在眼里,对刚刚自己口气不好有意刁难自己,就换个柔软点的方式,『那今天有没有黑爷看上眼的东西,给小女子开开见识。』霍秀秀那恨得牙痒痒的眼神被长长睫毛盖住,口上倒是恭敬。

可惜她面对的可是黑瞎子,每个心眼都被黑瞎子收在那镜片后的眼中,『倒也没什麼,就有人找就来了。』黑瞎子觉得在这边会被这小妮子烦,寻思著要不要再走出去找找别的位置坐下。

黑瞎子想著就站起身,霍秀秀正要张口询问,黑瞎子大步一迈就走出房门,这时楼下的大耳美女司仪突然宣布拍卖的顺序有点更动,『原订的顺序在第三个上台拍的赤红匕首,因为卖主有其他安排,所以临时决定收回,由於不合规定,所以主人照样将货给各位参详,另外也送上一点心意。』

然后那把匕首就被吊了上楼,一一给楼上的人看,看到匕首的同时,新月饭店的夥计就送上一个盘子,盘子里有条红绢,下面压著有个二十万。

这是当遇到拍卖品不良,或是拍卖卖主临时有情非得已的情况,造成这个拍卖品无法顺利竞拍时,就会送上的。

虽然这把匕首做工细致,但这不是这次的主拍品,所以倒是引起不大的反弹,一个一个看过后大家都把绢跟钱往台中间洒,这动作表示不怪主人没法卖。如果没丢的人,就表示不同意这东西取消拍卖,那麼这项拍卖就得继续,但就由没有丢绢的人与卖主之间竞价。

霍秀秀看著就要可以竞标的东西就这样没了消息,可以说是捶胸顿足的生气,但这时主人都同意了,却不给饭店主人面子以后在这新月饭店也不好立足,霍家现在都还没站稳脚,这霍秀秀也没了主意,眼看拍品就快要到眼前,绢丢或不丢都为难。

黑瞎子就这样站在厢房门口就停住脚,心里有点犹豫,自己没有拿到铃铛就不能竞标,也就没有决定丢不丢绢的权利,那这把匕首该用抢的吗?

就在这时庞雨麟跟琉璃孙往黑瞎子这走来,『黑爷,庞某说到做到,孙爷也帮了手,这把匕首您就收下吧。』

黑瞎子皱皱眉,『瞎子可没说需要这样做。』说完转身要走。

『黑爷,庞某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用把匕首要当黑爷您的订金看低黑爷您了,这把就真的如我一开始所说,是送给黑爷的赔罪礼,请您别在意。』这庞雨麟一再的想要买收黑瞎子,次次被拒绝还一直这样做,也不知道打什麼算盘。

黑瞎子没说什麼,只是离去的脚步停下。

霍秀秀在一旁看的心惊,这自家的两个哥哥之前听说与琉璃孙来往甚密,现在琉璃孙又跟解家的叛徒一起来找黑瞎子,但黑瞎子又要跟自己这边一起下地,这背后到底是什麼关系?

转念一想,黑瞎子这下是应了要收这把匕首,那麼为了下地用的敲门砖也算是到手,现在这情况黑瞎子也不能私吞,不然到这次带头的那也说不过去,毕竟他是那边说一定要黑瞎子一起下地去,在他手上就权当完成任务也罢,自己也少了再跟新月饭店结新怨,霍秀秀看著手上的红绢,反手就丢了下楼。

接著不久,楼下的夥计就捧著一个用缎子包住的盒子上楼,庞雨麟与琉璃孙示意就直接交给了黑瞎子,黑瞎子看了一眼收下,『瞎子就谢过两位好意。』黑瞎子虽然是笑,但是一点都没有道谢的样子,点头都没转头就走了。

庞雨麟原本还要追上去找黑瞎子相聚一餐,琉璃孙则挡住了庞雨麟,两人窃窃私语一会儿就双双离开。

一直在厢房内的霍秀秀这时飞快的也离开厢房,追上黑瞎子。

『黑爷与他们两熟吗?』霍秀秀追上黑瞎子就拦在他身前。

黑瞎子对於秀秀这样突然出现,表情总还是同一个,霍秀秀对於这人的猜疑越来越深,『霍当家,瞎子的事,与你有关?』黑瞎子对於霍秀秀冒冒然挡住自己,也是有了不悦。

『所以黑爷还不知道这次下地,这把匕首是重要的敲门砖吗?』霍秀秀毫不理会黑瞎子的不悦,直勾勾的看著黑瞎子。

『匕首?』黑瞎子也有点顿了下,如果这把是,那自己那把紫色的,又是做什麼用的?这两把匕首明明出自不同的墓,怎麼会长这麼像,它们之间有什麼关连?这个要下的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黑瞎子心里倒是来了兴趣,看来这次下地可不简单。

『所以黑爷明天会带著这把匕首来吧?』霍秀秀试探的问著,明天就是要拟定下墓的确定行程跟细节的时候,如果没了这匕首可不好办。

『好吧,也只好带去不是吗?』既然是这麼回事,那黑瞎子也只能这样办,毕竟这活总是要跑,只是这把匕首得好好回去跟紫金那把比对比对。黑瞎子心里琢磨著,就想走人。

『那明天就恭候黑爷大驾光临。』霍秀秀看黑瞎子就这样走了,还不忘提醒一下。

黑瞎子也不搭理,收著盒子就往解家走去。

却不知道现在已经在家的解语花,已经蕴酿著一场风暴…。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卷卷儿自己水楼一层。

接下来是刺激的段子,为了卷卷不要鼻血流到贫血,

速度上会慢一点,发文时间会不一定一点,

各位找凳子跟沙发的亲们~

卷卷儿都会帮亲们准备好饼乾果汁随侍在侧的。

在这边谢谢各位亲的支持,卷卷很有动力的会很注意的努力写下去的。

是时候晚安了。每一位亲的支持卷卷都会很认真的收好。

谢谢av巴地(ever body)~~~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度娘今天午后狂抽风是咋啦....卷卷发个小文快被逼疯啦....

楼主:orcus0429  时间:2021-07-20 19:05:18
嗯...甜段子好像不够吸引人....今天好安静啊...嘤嘤嘤...

卷卷要去打地洞躲起来了

楼主:orcus0429

字数:173755

帖子分类:黑花

发表时间:2012-05-18 07:22:00

更新时间:2021-07-20 19:05:18

评论数:35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