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all路 >  【原创】光芒

【原创】光芒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湛蓝的海水腾跃翻涌,沉没的船只妄想出航。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大家好 这里是阿琪>3<


设定在终焉之战前后,Boss是黑胡子海贼团。


爱在哪里,CP就在哪里。


甜文交给你们,虐文有我;)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宝贝们啊(语重心长)……甜文有你们我超级期待的…可是为啥你们新开的坑一个赛一个的虐……?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楔子.探寻之灯

作为一盏古老的灯,毕生的追求,便是为维莎莉亚空岛努力工作五十年。

在这座岛上,最不缺的就是白胡子一大把的老学究,和我这样的,油灯中的泰斗。

图书馆里关于伟大航路的书籍数不胜数,要应付新世界诡异的气候可少不了它们。

在我工作的第四十九年,这里又多了不少各岛风土人情、世界历史的书籍。

我听说啊,是因为那位年轻的海贼王带了他的伙伴上来气象之岛冒险的缘故。

到底谁是那个威震四海的海贼王我不知道,人多了老油灯我也老眼昏花,不过有个活泼过头的黑发男孩笑着四处乱跑,还一不小心撞翻了书架磕疼了脑袋,倒是笨得让我记忆深刻。

跟在他后面的女孩警告未果,直接给了他一个爆栗让他伤上加伤,那男孩满脸都是委屈,现在这年头,年轻的女孩子都是这么……啊,这不是来我们这儿学习了两年知识的小姑娘吗?

哎呀,小姑娘可比以前更漂亮了……咳咳。

那男孩看没有人拦住他,又溜去玩儿,划亮了火柴,偏偏点燃了我这盏老油灯,还星星眼地看着满屋子的书大呼小叫。

嗯?人类的眼睛里怎么会闪烁出星星?我一定是看错了。

他握着我的灯座四处乱晃,眼睛乱飘找乐子玩,黑发男孩的双手很温暖,摸起来却有些粗糙,我有些不明白,他看起来被养得极好,不像是会干粗活的人啊。

后来他们协商了一些事情,那男孩只顾着在一旁哈哈大笑,有一只小狸猫一直在找医书,还有位黑发的姑娘笑着和别的老学究聊了很多,后来图书馆就莫名其妙多了很多书,我想,大概和他们有关系吧。

他们在一周后离开了维莎莉亚,乘船前往下一站……说真的,还真有点不舍得他们。

不过,那个活泼的黑发男孩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虽然一直是笑嘻嘻的满不在乎,但是脸色却很糟糕,病情似乎在一直恶化,可能是不太适应维莎莉亚的天气,后来他的伙伴们都要他多卧床休息,但他还是下床乱跑。

希望他回到蓝海后身体会舒服点,不用再露出那种让人心疼的笑容。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在我工作的第五十年,准备光荣退役的前一年,维莎莉亚上为数不多的小孩子也到了读书的年纪,有不爱读书的,也有深夜来图书馆自习的……嗯,握住我灯座的这个男孩子我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但他在翻看海贼王传记,肯定不是来学习的。

人怎么能不学习呢,是吧?

哎……这本书还挺有意思的,这海贼王年少的时候居然还公开向世界政府宣战?有意思,不过,这不会是在捕风捉影后添油加醋的野史吧。

那男孩还乱翻书,哎呀呀,怎么能这样呢?那群老学问人看到了,一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这还有本破破烂烂的日记本,却被保存得很好,还加上了新封面,旁边还有个……哎那东西要掉了!!

这男孩可机灵,接得可快,没摔在地上,唔,原来是个脏兮兮的旧音贝啊……算了,还是让它摔地上吧。

那男孩却好像很好奇,小心翼翼地翻开了日记本,借助我自己发出的灯光,我看到明显是新加上去的一页纸上,一行行娟丽的字体。

那个音贝磕磕巴巴地发出声音,在几个颤音之后开始说话了,背景声音似乎有些杂。

日记本上温柔娟丽的字体这样写道——

——如果你想听听我们的故事的话,请坐下来,我们慢慢说给你听。

——它关于海贼王,关于梦想,关于过去与未来。

——故事里有天堂,也有地狱,在那之中,有苦有乐,却也有声有色。

——这段历程之中最为重要的,大概是教我们知道了一件事。

——走过漫长寒冷的绝望,才能够见得到光芒。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第一夜 • 始端

没有星星的夜空。

从窗口望出去,只能拥有这样一片小小的天空。

娜美窝在肮脏地牢里。

成片的蛆虫在角落里横肆,老鼠偷偷溜过来,捡拾地上被打翻的饭食,米粒里掺了沙子。

娜美把自己缩得更紧了,把自己埋在臂弯里。

她一直都知道的。

什么湿润的东西打湿了衣袖。

……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弱。

终焉之战,甚至不会给弱者一个可以为强者呐喊加油的看台。

黑胡子又是那么不可理喻的一个人,一个可怕至极的潜伏者,一个妄图征服世界的野心家。

太弱的伙伴,一直是路飞的软肋。

但是路飞,从来不曾要求任何人变强。

大妈也好,凯多也好,以前也好,以后也好……他只会勉强自己,拿命去击溃那些强大到他们只能仰望的敌人。

他们跟不上三主力的脚步,因为三主力从来没有退路,只能赌上生死。

但是世界上绝无完美的保护圈,弱小便是原罪。

只要扣住她的脖颈,便没有任何人有办法。

只要把滴着神经毒素的针头对准她的颈动脉,她的船长便会乖乖受俘。

他会被海楼石扣住双手,跪在地上。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

在监狱的生活不好受,但除了第一天,娜美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聪慧如她,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发痛的指缝里都是沙砾,地上用来记录日子的划痕却还是模糊不清。

娜美尝试着向狱卒要纸笔,猥琐的狱卒想占她便宜未果后,还是丢给她一本破烂本子和一支笔。

她给破旧的封面画上了一个小太阳。

又忍不住添了几笔,画成一个会笑的太阳。

笑得眯起来的左眼下,有着小小的伤痕。

“脸脏兮兮的,”娜美笑了出来,“……看起来好笨啊。”

娜美开始记录每一天的生活,虽然只有寥寥数语。

——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没有贝利我都要疯掉了,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呢?

——我记得乌索普好像也被抓了,弱小三人组还是没能毕业啊。

——路飞现在怎么样了?有受伤吗?黑胡子到底要干什么?

然后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有一天,娜美口里被塞了干净的粗布,然后被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狱卒带了出来,他牵着锁链催促她快走,不然就没有好戏看了。

这几天娜美心里的不安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

她被带到一个木屋里,通过一块小小的半透明的玻璃,她看到了木屋前下方有一个很大的鱼缸,但是却没有鱼,只有淡蓝色的海水。

有人被带了出来,穿着深红一块黑一块的破烂囚服,看起来挺瘦小的,后面跟着过来的是黑胡子,她下意识地浑身一颤。

娜美拿额头用力撞玻璃,满脸青肿、有些神志不清的路飞微微抬头看了看她,很快又垂下了头。

后面的狱卒冲过来拉住她,警告她不能这样做,娜美却只是牢牢盯着一米外的玻璃,忽然明白了这块玻璃的意思。

她能看见路飞,但是路飞看不到她。

英雄相惜固然可喜,可以传一段佳话,但是人们更想看到的,还是骤然得势的小人,折辱曾经的强者。

路飞好像低声说了几句话,气息太弱了,她听不清,但是黑胡子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就按他说的做,不愧是火拳的弟弟,一身的硬骨头,贼哈哈哈哈哈!不要把他弄死了,其他全都随便你们!”

狱卒把路飞抽打得浑身是伤,然后把他淹进海水鱼缸里。

路飞的手脚用海楼石铐着,脖子上是海楼石链,他死命地挣扎挣扎挣扎,黑瞳一点点地失去神采,变得暗淡无光,最后他吐出好多气泡,渐渐不动了,僵硬地浮在海水里。

娜美感觉自己眼睛里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像是进沙子了。

在船上路飞没少因为贪玩掉进海里,但是喝不到三口海水就被剑士或者厨子捞起来,乔巴会跑过来用大毛巾把他裹得严严实实,娜美会一边骂他一边给他擦干头发,顺便听他毫无诚意的道歉和下一次不敢了的保证。

狱卒看着路飞昏死过去,毫无知觉地在水缸里晃了好几分钟,差不多要被溺死了,才满脸遗憾地用力拉起石链,把他从水缸里拉上来,摔到水缸边上。

然后,另外一位狱卒用铁棒大力击打路飞的腹部,路飞被迫呕出一大口水来,像是要把肺部咳出来那样剧烈地咳嗽,缓了好一会儿才稍稍醒转过来,微微睁开了眼睛。

而等待着他的还是一片熟悉的海水,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被来来回回溺了好几次,路飞再次被丢进水里,已经是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了,狱卒把他拉上来,他在地上疯狂打滚,手脚抑制不住地痉挛,旁边待命的医师冲过去给他做急救。

娜美一直在哭,后来哭到瘫软在地,几乎哭到窒息。一看情势不对,狱卒要强行带走她,说今天的戏已经看完了。

娜美拼着手腕被磨出血,哭着给了狱卒一个耳光。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

似乎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黑胡子不再让娜美去观刑了,改用了录像电话虫,给娜美“解解闷”。

路飞什么苦都能吃,偏偏是个饿三天就会死的人。

他想要食物,看守监狱的人却只会给他几鞭子,他便住嘴不再吵闹了,安安静静窝在牢狱的角落里。

平时在船上,路飞被宠得厉害,照顾他的人也不少,还总是被傲娇的厨子喂得圆圆的像个气球。

现在路飞却被关在监狱里,饿得瘦骨嶙峋,脸上都是脏兮兮的灰尘和血迹。

明明双手都被海楼石捆住了,但他还是努力地捡狱卒丢在地上的酸馒头吃。

路飞一开始吃得快,表情还是古灵精怪的,嘟囔着没有山治做的好吃。

后来发现一天只有一个馒头,便放慢了速度,一条一条地撕下馒头,细嚼慢咽地吃酸掉发霉的馒头。

从小就娇气得不行的家伙,此刻却默默忍受着不是人过的生活。

被鞭打,被烙背,被拳打脚踢,他都咬牙忍耐,越来越沉默,有时候好几天也不说一句话。

路飞抓着酸馒头慢慢地吃,现在她才发现,原来一天不吃五顿他也不会死。

路飞坐的地方离监控摄像头很近,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像风一样轻。

他对自己说:“……山治,这个好难吃。”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顏蕭雪@樊枫无悔@下页海贼迷珊@夙黎晟宇@呆兔的笨卡卡西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天空颜色的梦@还在初恋中@红兰之沫@金屋藏[email protected]乌黎er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区耐西顾@好焚嘞@温痞[email protected]猫过敏@不糊涂的小丑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路悟红猴@机战王洛晶@雨檬青柚艾特一下太白桑和柚柚…这就是我那篇虐文…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艾特一下 以前间奏说开新文要艾特的同学们@潇湘烟雨不及你@[email protected]万能小Q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第二夜•深潜


这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长道,通道旁生锈剥落的铁栅,监狱里诡异的沉默,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和尸臭味。

刚入狱不久的人在低声怒骂,伴着一声声喊痛的声音,也许是刚被人打断了手脚,也许是刚被“收拾”了一顿,反抗不能,徒增笑柄。

年长者沉默地待在角落和不起眼的地方,平时一声不吭、活成缩头自保的老龟,有时却像秃鹫一样偷偷捡拾较新鲜的腐肉,一边用力撕咬,一边等待着余生结束。

偶尔会有一两具随意盖了张黑布的尸体躺在破草席上,被狱卒抬出去。死前没有安魂悼词,只有不耐烦的狱卒骂了两声晦气,大概不能够瞑目吧。

刚被狱卒押进来的时候,乌索普整个都蔫儿了,看见监狱的血池子和进监狱要吃的苦头后,就差没抱着狱卒的大腿求饶了。

意外的是,狱卒可就这样放过他了,让他没伤没痛地进了牢房。

对于这件事,神·乌索普又不得不吹嘘一下自己逆天的运气了……不过,阴森森的监狱还是很可怕的,暂时没有那个心情吹嘘。

进牢房的第一天,乌索普很不适应,黑色裹尸布和陈年发黑的血迹在他眼前不断飘荡,环境幽暗压抑,而被打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敌人强大到令他刻骨铭心,想起来仍会令他浑身发抖,他整个人都仍处在惊慌失措的状态中。

“冷静下来!”脸色苍白的乌索普在心里不断地激励自己,“我可是勇敢的海上战士乌索普!还是传说中的战士乌索兰度!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没什么可怕的!!”

稍微平复心情之后,乌索普就忍不住打量起自己周围的环境了,和别的牢房没什么两样,但是之前可能有不少人尝试逃出去,角落地面和窗户都有被挖过的痕迹,显得更破旧了……唉,其实他也想逃出去啊。

可是,挖的地洞又被填起,地面还有可能被再次隆高了,更加逃不出去了,乌索普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慢慢地在不大的牢房里摸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喂!你干什么呢!!”凶恶的狱卒喝道,手电筒的光也跟着凶狠地扫了过来,刺的眼睛生疼,“找死是不是!”

乌索普马上扬起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赔笑:“没什么、就是无聊……”

狱卒却懒得听他的解释,看着人还老老实实地呆在牢房里面,不怀好意地冷笑了一声:“警告你别乱打什么小主意!你不可能逃出去的!!”

乌索普脸色微微一僵,笑容凝固在脸上。

狱卒冷漠地转身往前巡查,背影还传来阴魂不散的声音:“……又来一个傻瓜!早点认命不就好了!……多少年了……哈哈哈!”

乌索普沉默了一阵,笑容垮了下来,他垂头丧气地仰面倒在地上,倒在脏兮兮的地面上。

……对啊,逃不出去的。

……本来我就赢不了他们,而且这里可是黑胡子的地牢啊,四皇的地盘,想想就知道不可能……

……啊,真的没有办法啊,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好绝望啊,四皇这种庞然大物,果然和以前遇到的势力较小的七武海不一样……

他颓废地想着,念头一个比一个的消极。

……不过,路飞那家伙,说过要打倒全部四皇的……

在黑暗阴森的监狱里,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船长,想起那张温暖的笑脸,心底莫名其妙地涌出一股暖流,一点点地把他包裹住。

……不知道路飞在推进城是怎么过的,不过肯定经历了很多痛苦吧。

……而且,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分担痛苦的伙伴在身边……

……他会像我一样绝望吗?

乌索普心底忽然冒出一股难以言说的坚定和豪迈来,像是充满力量、青筋毕露的结实一拳,击溃了脑子里的所有胡思乱想。

——如果是他,那一定不会!

——他可是我们的船长!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好像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乌索普打起精神来,从地上重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去熟悉地形、寻找可以逃出去的缝隙。

“哎,这个是?”
在一段时间的摸索后,乌索普好奇地抠出藏在地面缝隙里的旧音贝,敲敲打打之后,开始尝试对它说话。

“大家好!”乌索普压低声音,故作深沉,“我八千人的部下,有没有想我啊?”

在手舞足蹈地自言自语了好一阵子后,伟大的乌索普发现狱卒在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乌索普有些不好意思地背过身,把声量放小了一点:“黑胡子太可怕了,真的吓到我了!居然拥有两个果实!”

他和自己说话来舒缓压力,狭窄黑暗的空间慢慢变得没有那么的压抑了。

忽然,乌索普脚下一磕猛地往前栽倒,一不小心摔了个鼻青脸肿,正当他气冲冲地找到那个小坑的时候,却透过小坑窄细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点光亮。

乌索普敏锐地感觉到这条缝隙不同寻常,又伸手扒拉了好几下,把缝隙抠得更大一些,然后凭借自己优秀的视力,努力窥望。

然后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原本黑漆漆的房间被血红色的火焰照得透亮,生了锈的锁链仍在恪尽职守,摇晃的火舌一寸寸地舔舐着发红的烙铁,一排排吊着的刑具寂静无声,刀枪鞭棒一应俱全,密密麻麻的尖刺闪着寒光,被勾挂起来的肢解人骨僵硬地对着地面,不远处双眼腐烂的残尸,正正好和他四目相对!

乌索普被吓得连滚带爬地往后退,手上的旧音贝直接被摔到一旁!

但是,过了好几分钟,他又浑身颤抖地、一步一停地爬到小坑前面,往下看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打哆嗦。

在刚刚一闪而过的残影,乌索普好像看到了有个浑身是血的人被捆着手吊了起来,垂着头一动不动,头发是黑色的……就算被吓死他也得看个究竟!

拜托!千万不要是——

被捆着双手吊起来的人,衣服破破烂烂全是血迹,被铁索捆着的手腕上,原本白嫩的皮肉已经被磨穿,露出了森白的腕骨和青紫的血管,再吊多一会儿这手说不定就要废掉了。

不知道他到底被饿了多少天,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已经陷入昏迷,全身的皮肤都发黑发皱,像是个佝偻的老头子,狱卒拿着带刺的长鞭狠狠抽打他,抽打得他的身体在半空中不停地晃荡,抽打得他皮开肉绽,但他瘦得皮包骨,也流不出多少血来。

乌索普没有说话……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也不敢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狱卒渐渐觉得没有意思,把他从锁链里解了下来,乌索普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直直地摔到地上,连挣扎都没有一下,数得清肋骨的胸膛起伏很小,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乌索普咬住了下唇,眼前逐渐模糊,但他死死睁着通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下面的人,直到看到狱卒拿着长长的烧得通红的烙铁,轻轻地贴在他手腕露出来的骨头上。

“啊……啊啊啊……!!”原本闭目躺着的人像濒死的鱼虾那样双目圆睁地弓起了身子,竟是活活被虐得醒了过来,“啊……咳咳……!”

他痛苦地喊叫着,但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了,发出的声音一节节地弱下去,到了后来只剩微不可闻的叫声,烙铁加重力度烫在腕骨上,他小幅度地抽搐了一下,呕出卡在喉咙里的深红血块,两眼一翻,又一次昏死过去。

狱卒笑了两声,像是终于满意了,随手丢掉握着的刑具,擦擦手上一不小心溅到的血污,施施然地离开了。

乌索普呆坐在旁,全身都传来一阵虚脱般的无力感,动都动不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地、慢慢地把脸埋进双手里,擦掉被灰尘弄脏的泪水。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他从未像今日这样痛恨自己的弱小。

“要做点什么……要做点什么帮帮他……”乌索普魔怔似地来来回回说这句话,眼睛涣散迷茫,像是着了魔,“不行……我得去帮帮他……”

要是在船上,他一受伤,一定少不了乔巴大大小小的瓶罐和唠唠叨叨的医嘱,还有卷眉厨子一声不吭做的补品,好好地给他补血补气补底子,把他养成个胖胖的橡胶气球。

在这里,撕裂的伤口流出黄色的脓水,有些大伤口已经发炎了,接着人就会发起高烧,也根本没有人管他。

“得去帮帮路飞……”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乌索普在泥土里只挖到没什么用的小锤子、硬币和烂纸,他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整个心脏都被强烈担忧揪住。

——绷带、冰袋、镊子、药水,什么都给不了他。

“要是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瞄到某一个小角落的时候,乌索普眼前一亮,像是捉住最后一根稻草。

那里躺着一只小小的旧音贝。

乌索普再次打开它,握着音贝的手有些颤抖,他稍微平复心情后开始低声说话,生怕惊动到狱卒。

“……听得到吗?我是乌索普!是你的狙击手!”

“路飞,你要加油!这点小挫折,对于你来说根本没有什么!”

“你不是要当海贼王吗?那就站起来去争取啊!一直躺着等死算是什么意思!一点也不像你!!”

“如果不想受苦的话,就给我醒过来啊!!”

“一定不能放弃!!不能放弃啊!!”

他做梦都想不到,如此悲观消极的自己,有一天,会拼尽全力地去鼓励支撑别人、一声声地喊着加油、拼了命去相信“前方一定会有希望”这件事。

“——我们回家一起吃肉吧!山治会给你做好吃的!有章鱼烧!烤鱼!你不想要吗?”

“七水之都的水水肉,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被娜美扣了零花钱,吃不了多少吧!本大爷可是尝了个够呢!哈哈!”

“不过,等你找到了ONE PIECE!就会有很多很多贝利,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娜美、索隆、乔巴、山治、弗兰奇、布鲁克……所有人都在等你啊!!”

“站起来啊!!不就是一点点小伤吗!谁没有受过伤!而且、而且你可是路飞啊!!”

“你这家伙……可别输了!!”

说到最后几乎是嘶吼出来,满脸是泪。

“……别、别输了……”

喊到嗓子哑掉,乌索普才动手把旧音贝放好,撕掉一些自己的上衣纤维搓成绳子,用绳子把音贝捆结实,从监狱地面的缝隙里丢下去,音贝快摔到地面上的时候伸手稳稳地拽住绳子,慢慢地把音贝放到路飞的身边。

然后,音贝便开始重播录好的音——

说到最激动的时候,音贝的声音也是分外的大,路飞除了手指微微一动,便再没有反应。

路飞的双手掌心直接被烙铁烫掉了一层皮,皮肉分离后变得坑坑洼洼的,满手都是血迹,而右手手腕差不要断掉了,在失控的挣扎中手臂也被咬得破破烂烂,身下的一滩血迹发黑干涸,干瘦的胸膛已经几乎没有起伏了。

乌索普仅仅是在高处望着,都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一阵一阵属于死亡的寒气。

……难道就这样认输了吗?

乌索普怔怔地看着,全身一下子失去力气般地瘫坐在地。

……喂,路飞?

就在那个瞬间,一道幽绿的鬼火忽然出现在黑暗之中,它鬼鬼祟祟地四处游荡着,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但看见躺在地上濒死的人的时候,却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

“路飞先生……”

是布鲁克?

乌索普不可置信地擦了擦眼睛,的确是处于“灵魂出窍”状态的布鲁克!

在仔细看过路飞状态后,布鲁克皱起了眉,神情非常严肃。

他的船长呼吸和脉搏都很浅,一点都不像以前活力满满的样子。

一个残酷的事实在布鲁克心中快速成型。

……路飞先生受了重伤。

……而且,更糟糕的是,路飞先生快要撑不住了。

幽幽的鬼火飘到他的身边,虚握着他冰凉彻骨的手,轻轻地唱起宾克斯的美酒。

“将宾克斯的酒,送到你身旁……像海风随心所欲,乘风破浪……”


路飞闭着眼睛毫无动静,但是时有时无的微弱脉搏,开始渐渐趋向平缓。
“我们海贼,劈开海浪……枕着波涛,家就在船上……”

路飞低垂着的眼帘微微动了动。

“来唱首歌吧,大海之歌……不管是谁,终归枯骨……”

伴随着熟悉的歌声,路飞奇迹般地缓了过来,接着,他开始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咳了一会儿像是累了,渐渐又一动不动了。

“路飞先生……”

布鲁克看着快要昏睡过去的路飞,轻轻地伸手放在他的眼皮上方,为他遮去过多的、令人心神不定的火光,让他得以宁静地沉入梦乡。

“我们的船长先生……一夜好眠。”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顏蕭雪@樊枫无悔@下页海贼迷珊@夙黎晟宇@呆兔的笨卡卡西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网上找到的黑白线稿……画了一个晚上给路路画星空>3< 看到他的笑容就觉得很温暖


楼主:落雪·纷飞  时间:2021-10-01 22:52:56
今晚楠楠@夙黎晟宇发了长评给我 超级开心!!今晚加更光芒!!>3<

楼主:落雪·纷飞

字数:213963

帖子分类:all路

发表时间:2017-06-26 01:14:00

更新时间:2021-10-01 22:52:56

评论数:534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