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天涯客同人)温客行生子

(天涯客同人)温客行生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这篇文虽说是天涯客的同人,其实只是相当于向P大借了两个人物,故事情节是我自己造的,跟原著关系不是很大。

私设周子舒有一次出任务,恰好在鬼谷不远,他易了容进鬼谷查探,遇见了被下了药的温客行,就被办了。
过了几天有点甜蜜的日子,周子舒就提出要回去,处理好一些事会回来找温客行。
周子舒走后,温客行发现自己怀孕,在鬼谷艰难孕子,却在临产那一天遭遇鬼谷众人叛乱,被虐腹,然后周子舒赶来救他,然后哒哒哒发生一堆事情。
我这篇文塑造的周子舒的形象与原著有些不同,他并不是那种看淡生死,随死即埋的心态,大概是有些肆意洒脱的少年人的味道,而温客行则和原著里差别不大。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1
周子舒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开始怀疑人生。
这一天过得可谓是跌宕起伏。
他这次出任务恰好在青崖山不远,抵不住好奇,便想来看看世人传说中的鬼谷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易了容,潜进鬼谷。
他走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奇怪。偌大的宫殿竟空无一人,鬼都到哪儿去了?
复行几步,看见前方有一床榻,床幔轻摇,里面似是有人。
他将匕首横于身前,慢慢地接近,掀开床幔,以为会遇到一个青面獠牙,丑陋无比的恶鬼。
床上的情景现在眼前,周子舒却微微怔住了。
饶是他在行走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声。
呦,美人儿……
美人面色潮红,水眸潋滟,唇瓣微张,轻轻地喘着气,汗湿的头发贴在脸颊,更添几分艳色。
美人伸手,一把将周子舒抓进了床榻之间。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2
温客行现在很不好受,他今日喝的酒里被人下了药,虽然他已经叫阿湘去杀了那下药的小鬼,但这情//药得不到疏解,逼得他燥热难耐。
他正无助之时,一只细白的手挑开了他的床幔,他的眼睛已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看不清眼前人。
看轮廓像是个身姿挺拔的少年人,倒不像是鬼谷中人,温客行顾不得那么多,他欲//火∥难∥消,将那人拖进了床榻。
一夜旖//旎。
清晨, 周子舒正在神游天外,忽感身旁之人微动了动,像是要醒来。
他急忙侧过身子装睡。
温客行头痛欲裂,正想起身,却发现床上还有另一人,他下意识地伸手掐住了那人的脖颈。
那人侧睡着,温客行看不到他的长相,只能看到他身后的一对蝴蝶骨。
温客行的手竟下意识地松了松。
呦,美人儿……
周子舒感受到冰凉的手腕掐住了他的脖子,觉得再装死可能会真变得真死,便假装眼睫轻动,睁开了眼睛,翻过身。
“这位……兄台,您能先把手放下来吗?”
温客行皱了皱眉,并没有如他所愿,这人的蝴蝶骨那样漂亮,怎么脸却平淡无奇?难道是易了容?
他不动声色的将手往上移了移,怎么会没有易容的痕迹?难道我真的看走眼了?
“我没见过你,你不是鬼谷中人。说,你是谁?为何在此?对我做了什么?不说我便杀了你”
“我叫周……絮,误入鬼谷,至于我对你做了什么”周子舒指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你该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周子舒心想,看着这么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做那事的时候竟然…………如狼似虎。
温客行心想,自己昨天确是中了药,也没有趁他昏睡时对他动手,想必不是来杀他的,这人此言应是不作假。
“那敢问这位兄台你尊姓大名啊?”
“温,温客行”
周子舒当即就浑身一紧。
咦,娘了个腿勒,摊上大事儿了,这可是鬼主啊……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有人吗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看文的友友们吱个声啊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3天
3
鬼谷险恶,在谷里的,不是满身脏污的小鬼,就是一心想要他命的恶鬼,还有他的亲人阿湘和罗姨,难得有这么个齐整干净的少年,虽然脸长得不怎么样,但骨相甚是好看。
温客行觉得十分有趣,变起了调戏的心思。
“你叫周絮,我叫你阿絮成吗?”
“嗯”
“阿絮呀,你可真是个美人儿。”
周子舒觉得很疑惑,难道是我记错了?我出门前没易容吗?
“在下相貌着实一般,不敢与公子天资相较”
“我瞧你背后的蝴蝶骨十分好看,应是个美人,必是易了容,对吗?”
周子舒自认没人能瞧得出他的易容术,便答道“没有,天生就长这样”
温客行笑着,正又想说什么,却突然眼角微低,杀意尽显。
有人在接近。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吊/死/鬼现在可谓十分得意,下普通的毒定能被那紫煞查出来,所以他下了性//药,紫煞发现不了,经过一晚上的欲/火/焚/身,那温客行现在定已昏迷过去,只要趁他不备干掉他,鬼主的位子可就是自己的了。
他挑开床幔,正准备一刀刺下去,刀还未举起,就感觉一只凉如鬼魅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咔嚓一声,吊死鬼还没来得及恐惧,就倒在了地下,死不瞑目。
看着眼前阴桀的人,周子舒终于意识到
这才是真正的鬼主,这才是真正的鬼谷。
弱肉强食,人命不足惜。
温客行拿着一方白净的帕子擦着手,望了望怔住的周子舒。
“怎么,怕了?”
鬼谷中人害怕他,敬畏他,却又干不掉他,他以为周子舒会有些不同,会理解他,没想到也是一样。温客行虽然面上不写,心里终归是有些失望的。
周子舒却眉毛一挑,“我?怕?不可能。”作为天窗之主,死在我手底下的人不知有多少,区区一个死鬼也配让我怕。
周子舒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这么标致的人儿,就活在这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还是鬼主。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温客行笑了笑,“你可知见过我容貌的谷外之人,最终都是什么下场?”
周子舒:“……”我并不是很想知道。
他怕温客行会突然发/难,手悄悄伸向了身旁的剑。
温客行却没理他的这些小动作,“不过你有趣的很,我现在不想杀/你,不如你在这谷中陪我三日,我便送你出去”
“不用你送,我也能出去”
温客行又笑了,“你怎么出/去?”
“……”我怎么进/来,我就怎么出/去呗。
“你还真是天真地可爱,你能进/来,是因为我不愿我身旁有随时可能要我命的鬼,并不是这鬼谷中当真无人,且不说那些小鬼,你在我手底下,都走不了几招,就算咱俩打个平手,你有把握拖着受过伤的身子,安然从这谷中走出去?”
周子舒………
周子舒无力反驳。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还有一点发不出来,大概就是周子舒离开了鬼谷,我们直接往下来吧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4
温客行一开始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鬼谷终日厮杀不断,处处皆是弥漫的血腥气,温客行以前觉得习惯了,现在却闻着都觉得作呕。
有一日,他与人厮杀,受了些伤,伤的太重,他不敢声张,晚上躺在床上腹疼难忍,发起了高热。
还是顾湘发现了他人事不省,悄悄的去找来了喜丧鬼罗姨。
喜丧鬼来的时候,温客行已经醒了,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眸子盯着床顶。
罗姨将手搭上了他的腕子,细细探了探,心下一惊。
“谷主,以后万不可再受这么重的伤了”
“你有孕了,自己不知道吗?”
温客行的眼神突然就欢快起来,他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这有孩子了?我和他的…”
罗姨皱了皱眉“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这样重的伤再有一次,孩子就可能不保了,且生产是一大难关,这是鬼谷,不是逍遥自在的阳间,这孩子留或不留,你自己想想”
一个月后。
温客行的孕期反应很严重,鬼谷的血腥气终日弥漫在鼻尖,他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鬼谷的吃食油腥很重,他怕被人发现端倪,不敢贸然改变饮食习惯,只能忍着恶心咽下一些吃食,事后又全都吐了出来。
一月复一月,周子舒还是没有来。
温客行的肚子却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他不敢让人发现,只能用束腹带束着,月份小时还好,月份越大温客行就越受不了。
雪白的束缚带从腹底一圈一圈的缠上,将九个月的肚子缠成五个月的样子,再用宽袍大袖遮着,叫人看不出端倪。
温客行成日腰疼的受不了,顾湘在时还能帮他揉揉,顾湘不在时便只能生忍着,还要应付谷中人时不时的刺杀和一些恶鬼的试探。
罗姨看着都觉得心疼得很,一边给他揉着浮肿的双腿,一边说“阿行,离开鬼谷吧,去外面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温客行一边轻轻的抽着冷气,一边说“我走了,你和阿湘怎么办?你手底下的那些姑娘们怎么办?”
“我们都没事,可你……”
“罗姨,我今年多大了?”
“谷主二十有八了”
“二十八,我在这暗无天日的鬼谷中已经待了快二十年了”
“罗姨,他答应我会回来的,我得在这儿等他,我相信他会带我回阳间的,如果他不来,我也不觉得在这地方再活下去有何意义了”
“罗姨……”温客行顿了顿。
“他是我的光。”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5天
5
产期将近的时候,却出了事情。
顾湘着急地跑进来“主人,那无常鬼不知从哪儿得到了你怀孕的消息,这几日集结了他手下的人,准备趁你生产时杀了你!”
彼时温客行正卧在床上,揉着酸疼的腰“我知道了”
顾湘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主人,你快走吧,离开这里,去找孩子的爹爹啊”
温客行不答,反而说“阿湘,你愿意走吗?”
“主人走我就走,主人留我就留,我死都要陪着主人”
“那你前几日捡的那个小鬼呢,叫什么…什么曹,你不要他了”
“主人,他叫曹蔚宁,他算什么,整日只会吟些前言不搭后语的酸诗”
“我瞧着那小子对你倒是真心的,你让他带着你走吧,你们不属于这里”
“我不,主人,你不要我了?”
“不是不要你,你就当做出谷去给我找找那个人,要他回来救我”
“我不,你就是想要支开我,自己面对那无常鬼”
温客行艰难的起了身,撑着腰向顾湘走去“那你不愿的话,就不去了吧,就在这谷中陪着我”
他走到阿湘面前,作势要摸摸他的头,手中却撒出一把不知名的粉,阿湘便软倒了下去。
“那个什么曹,你出来吧”
“带着她走,不要再回来了”
温客行盯着他的眼睛,“你要好好对她,不可负了她,否则我第一个要你的命”
曹蔚宁答道“我这一辈子,从现在到死,一天一刻都算上,绝不会有片刻做出辜负阿湘的事”
“那便好,去吧”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温客行又艰难的一步一步挪回榻上,看着下边走来的人,说“罗姨,这几日我总觉得肚子坠的厉害,腹底也常常发硬,疼痛难忍,怕是就在这几日了”
温客行顿了顿,目光凌厉起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等的人还没来,无常鬼还未死,我现在不能生下他”
“罗姨,你去找些催产药的药方,去膳房里煮上,一定要大张旗鼓,让他们都知道,暗地里你去买些延产的药,尽量把孩子保住”
有了催产药的引诱,一波又一波的人马冲进阎王殿,都被温客行和他的手下斩于剑下,阎王殿的地板被血淹没又清理了一次又一次,冲天的血腥气弥漫在阎王殿里。
十日后,无常鬼还没有现身,温客行却先撑不住了。
喜丧鬼看着床上疼得发抖,既不敢翻身,也不敢伸手抚肚子的人,也是心疼的不行。
“谷主,你拖着临产的身子打斗了这么些日子,再好的身体也是撑不住,何况你孕期养的那样差,最多到明日,便是你不想生也不成了”
孩子急着要出来,却被束腹带紧紧的勒住,这几日的厮杀,让温客行胎气大动,他疼的说不出话来,模糊的意识中,他想着
阿絮,你再不来,怕是就见不到我了…………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你们都说说话,楼楼才有更文的动力呀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6
第二日
在于一波刺客的打斗中,温客行坠破了羊水,他生生咬着牙没叫人看出来,他手起扇落,结束了一个又一个人的生命,从他的动作中,无人能看出这竟是个临产的孕夫。
将最后一人斩于扇下,温客行终于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下。
他耳边嗡嗡作响,眼前也模糊起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疼……太疼了……
腹中疼的像有人拿刀子在戳,他在谷中多年,大大小小的伤受过不少,可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他知道,来不及了。
他将手背在身后,小心的解开了束腹带的绳结。
延产后变得格外大的肚腹瞬间弹了出来。
“哈啊……呃”
就着他的跪姿,大腹像水滴一般坠在了腿间,他忍不住顺着宫缩向下用力。
“呃……哈啊…嗯”
“孩子……嗯…听话…快出来……呃啊”
他苦苦挣扎了许久,孩子却不下行半分,这时如果他自己能看到,就会发现穴//口露出的并不是胎儿的头,而是一双小脚。
时间长了,温客行渐渐意识到胎位不正,可现在无人能帮他推腹,孩子出不来,不安的在腹内踢打,温客行却毫无办法。
帮帮我……谁能来…帮帮我啊
这时一人的脚步声传来。
“谷主,几日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贴吧就只会更新到这儿了,完整版见afd,
ID:松小林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顶(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是楼主,唉嘿嘿(⁎⁍̴̛͂▿⁍̴̛͂⁎)*✲゚*)

楼主:松小林五号  时间:2021-10-02 08:36:27
“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挑了挑眉,前倾身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为我顶楼,二是做我尼古拉斯.亚历山大.亚特兰蒂斯.迪奥.钮钴禄.松的女人”

楼主:松小林五号

字数:4671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8-21 05:07:00

更新时间:2021-10-02 08:36:27

评论数: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