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毕打自己人 >  【原创 文】我要守护你

【原创 文】我要守护你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一楼百度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这个故事在我脑海中成形了很久...
自毕打结束后一直都没有时间及决心执笔...
受各人感染.....下笔...
这编文章不会太长... 也不会定时更文....
希望这编新文... 可以陪大家渡过等待天晴的最后时光呢!!!!!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先发普通话的(原谅不一定准确,因为我是操粤语的~~ ^^"")


一.新序幕
尘世间本来各不相干的两个人,理应走在一对不会交叉的平衡线上互不相遇。偏偏世事往往都会在不经意之下影响著这个错综复杂,变化万千的空间;令两条平衡线的角度改变,亦造就了这两个人的相遇。随著空间不段变化,平衡线终於合适地交错了。而走在线上的两人,究竟会在交叉点上擦身而过?还是在相交后往同一终点前进?

经过一年多的种种,不断扭曲的空间无数次地改变了平衡线的角度。在这一对可怜的中年男女终於找到合适角度走向对方的时候,双方却像跳著爱情探戈一样,欲拒还迎。当一边向前走,另一边就后退,尽力保持双方的安全距离。但又时时刻刻不自觉地把对方拉近,形成不间断的拉锯局面。到现在,两点终於交在一起,理应像相吸的磁石般牢牢地粘在一起;可惜双方不肯相让的性格,令此时此刻变成两颗全力猛发的弹珠,相撞后返回自己原先的轨迹。

「散场喇!」

突如其来的一句令本来想凑热闹的潮童们呆立当场,二人合奏的这曲"向左走、向右走",真的教各人不知所措。「还呆在这在干什麼?快点分开追吧!」最熟悉二人性格的包国仁当机立断,作出了当时最合适的决定。「那麼Joyce,我和轩仔去追余Sir,包公你跟Gary,坚姐去追老总吧!」Macro亦发挥著领导的小宇宙,立即分配好路线。

突然阿坚发现好姊妹不见了:「等等,阿琴在那儿?」

轩:「琴姐肯定是跟不上。」

Macro:「坚姐,不用担心吧!琴姐是咏春高手,谁能对她构成威胁她?我想她等一会没问题的,可是那边等一下就不知会变成怎麼一回事呢!搞不定那两位,我们可能要很长时间受难呢!」

Gary:「对呀!她等一会不会有问题的,但就像Macro所这,我们搞不定『他们』,出事的就是我们了!」

坚 :「但是…」

包:「坚,别担误了,赏赏的性格我最清楚,要是我们没人跟上去的话,她的气怎样也消不了,我们还是别管琴姐了,先追吧!」

坚:「那好吧!」

文:「那……我应该追那边?」大家回望才发现漏算了文哥。

「文哥,我看你还是别再介入这件事吧,我怕余Sir知道后不知会对你怎麼样,他还不知道你已经弃暗投明了。还有老总,刚才你那句:『床头打架床尾和』已令她支吾以对,我怕你再说错一两句令她老羞成怒,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对对对,包公分析得非常透彻,这好歹都是我们这班潮的小职员搞出来的风雨,还是由我们处理好吧!你先前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之后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要不然,你帮我们照顾一下那跟不上的阿琴吧!」阿坚还不忘交托文哥照顾未见影踪的琴姐。

「那好吧!你们有需要就找我吧,我会留守大本营等你们消息的!」

「好!走吧!」

当各人将注意力再次投向二人之时,发觉二人早已消失於眼前。

「糟了!人呢?」

「肯定是拐弯了,我们要快点,要不然就赶不上呢!」

(待续)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4楼
回复:7楼
飞飞... 你都有份叫要我开文的.... @@"""
车仔不停叫我开文.... 我说她今晚更文... 我就开文... ^^"""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再来传神的粤语版:


一。新序幕
尘世间本来各不相干的两个人,理应走在一对不会交叉的平衡线上互不相遇。偏偏世事往往都会在不经意之下影响著这个错综复杂,变化万千的空间;令两条平衡线的角度改变,亦造就了这两个人的相遇。随著空间不段变化,平衡线终於合适地交错了。而走在线上的两人,究竟会在交叉点上擦身而过?还是在相交后往同一终点前进?

经过一年多的种种,不断扭曲的空间无数次地改变了平衡线的角度。在这一对可怜的中年男女终於找到合适角度走向对方的时候,双方却像跳著爱情探戈一样,欲拒还迎。当一边向前走,另一边就后退,尽力保持双方的安全距离。但又时时刻刻不自觉地把对方拉近,形成不间断的拉锯局面。到现在,两点终於交在一起,理应像相吸的磁石般牢牢地粘在一起;可惜双方不肯相让的性格,令此时此刻变成两颗全力猛发的弹珠,相撞后返回自己原先的轨迹。

「散场喇!」

突如其来的一句令本来想凑热闹的潮童们呆立当场,二人合奏的这曲"向左走、向右走",真的教各人不知所措。「仲呆左系到做咩呀?快D分开追啦!」最熟悉二人性格的包国仁当机立断,作出了当时最合适的决定。「咁Joyce,我同轩仔去追余Sir,包公你同Gary仲有坚姐去追老总啦!」Macro亦发挥著领导的小宇宙,立即分配好路线。

突然阿坚发现好姊妹不见了:「等阵,阿琴系边呀?」

轩:「琴姐肯定系跟唔到啦。」

Macro:「坚姐,唔驶担心既!琴姐话哂都系咏春高手,边个可以威胁到佢丫?我谂要她等一阵无问题既,但系个边等一阵就唔知会变成点架喇!搞唔点佢地两位,我地可能有排受呀!」

Gary:「系呀!佢等一阵唔驶死既,但系好似Macro话斋,我们搞不掂『佢地』,出事既就系我地喇!」

坚 :「但系…」

包:「坚,唔好谂咁多喇,赏赏既性格我最清楚,如果我地无人追上去既话,她啖气有排都落唔到呀,我们都系咪理琴姐,先追上去啦!」

坚:「咁…咁好啦!」

文:「咁……我应该追边一边呀?」大家回望才发现漏算了文哥。

「文哥,我睇你都系唔好再介入呢件事喇,我怕余Sir知道左之后唔知会点对付你,他仲未知你已经洗左底。仲有老总呀,头先你个句:『床头打架床尾和』已经搞到她唔识答你喇,我怕一阵你再讲错野令佢落唔到枱,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系啦系啦,包公分析得好岩,呢次好歹都系我地呢班潮既小职员搞出黎既风雨,都系由我地处理番好D!你之前已经帮左我们好多,之后既事就交俾我地啦。」

「再唔系,不如你帮我地照顾一下跟不上既阿琴啦!」阿坚还不忘交托文哥照顾未见影踪的琴姐。

「咁好啦!你地有需要就搵我啦,我会留守大本营等你地消息架喇!」

「好!走啦!」

当各人将注意力再次投向二人之时,发觉二人早已消失於眼前。

「敝!人呢?」

「肯定是”订”左弯喇,我们要快D喇,如果唔系就追唔架喇!」

(待续)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哎呀.... 有几个漏了语者添~~~~ >.<

回复:16楼
哈哈~~~ 练普通话嘛....
但系广东话又传神D....
所以... 做两个版本罗.... ^^"""

回复:17楼
飞飞~~~ 只会不定期更文的!!!!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27楼
就是知道有人会不明的粤语~~~
所以尝试准备了不太准确的普通话版....
希望大家还看得明白...

回复:28楼
识粤语的当然睇番粤语比较有亲切感啦...
我构思既时侯都系用广东话谂既...
但写系先写普通话版.... 再改番做粤语呢...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31楼
哈哈~~~ 普通话编跟粤语编可以当系两编... 可以有两张SF的...^^

回复:33楼
抢得快... 好世界...

回复:34楼
你... 唔系围博紧既咩???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36楼

你过黎踩?? 你个场旺D... XDDD 仲过黎踩?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哈哈~~~ 大家都过黎留脚印~~~ 真系多谢哂... ^^
今晚会好夜番.... 更少少先...
下半留今晚... ^^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普通话版:


左边:
跟余家升分开了之后,殷赏一直往左边走。她走得不快,慢慢地像要等人追上来,她在等谁?大家都清楚不过了。她一边走,一边说:「那个余家升,知道人家没事,不是安慰人而是大庭广众数算我。现在你很想我出意外吗?还不追上来,你真的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错吗?」
「赏姐/赏赏/老总!」
正常殷赏还在咒骂著余家升的时候,追上来的三个人终於赶到了。
和:「赏姐,你走得那麼快,我们快要赶不上了」
赏:「Gary,阿坚,阿仁,你们追上来做什麼?」
仁:「赏赏,你刚才跟余Sir闹番了,还大大声地说什麼『散场』,我们不赶上来的话,天知你会做出什麼事呢?」
赏:「我可以发生什麼事?只不过是想避开那些看热闹的目光呢,我不想明天在报章上看到自己的样子。」
坚:「那麼,老总,是不是已经把心底的话都发泄出来了?你们骂的都挺厉害,现在应该好多了吗?」
赏:「我说的都是事实,当警察很了不起吗?可以随便玩弄别人,然后挥袖离去吗?既然他觉得我无理取闹的话,那就由他吧!」
和:「他这样生气也是无可厚非,我们拿你的安全作饵引他入局,他担心很要命呢!他都急得直跺脚,所以才会因为太焦急而生气,这完全是正常男人的表现,你别怪他吧!」
赏「他会担心我?我才不相信呢!我只不过是他的邻居,他妹妹的上司,他姨妈的租客,他钓友的前妻,他眼中钉的前女友,他前女友的朋友,他前上司的前媳妇,他的前下属罢了,没什麼特别关系,他才不会担心我。」
和:「赏姐,刚才余Sir已经当众向你示爱了,我身为男人都感动了,你不会无动於衷的,就原谅他吧!」
坚:「老总,余Sir在得悉大家在戏弄他之后,还愿意在大家面前宣读『爱的宣言』,男人是多麼要面子的,他可以为了你在众人面前承认他喜欢你,要是包国仁这样做,我一定陶醉死了!」
赏:「那又怎麼样?他说喜欢我就要接受?我什麼时侯说过我愿意当他的女人呀?」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粤语版:

左边:
跟余家升分开了之后,殷赏一直往左边走。她走得不快,慢慢地像要等人追上来,她在等谁?大家都清楚不过了。她一边走,一边说:「那个余家升,知道人家没事,不系安慰人而系大庭广众数算我。现在你很想我出意外吗?还不追上来,你真的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错吗?」
「赏姐/赏赏/老总!」
正常殷赏还在咒骂著余家升的时候,追上来的三个人终於赶到了。
和:「赏姐,你走得咁快,我地就黎追唔到喇。」
赏:「Gary,阿坚,阿仁,你地追上来做咩呀?」
仁:「赏赏,你头先同余Sir吵大镬,仲大大声咁讲咩『散场』,我们唔追上黎既话,点知你会做出D咩事架?」
赏:「我可以做出D咩事呢?我只不过系想避开个D睇热闹既人之嘛,我唔想听日系报纸到见到自己个样。」
坚:「咁,老总,系唔系已经将心底既说话都发泄左出黎呢?你们都闹得几劲,而家应该好D喇?」
赏:「我讲既都系事实,做警察大哂咩?可以随便玩完人,就掉头走乜都唔理既咩?既然佢觉得我无理取闹既话,咪由得佢罗!」
和:「佢咁样嬲都系无可厚非既,我们攞你既安全做饵黎引佢入局,佢担心到死呀!佢都急到生虾咁跳啦,所以先至会因为太急而嬲,呢D完全系正常男人既表现,你唔好怪佢啦!」
赏「佢会担心我?我先唔信呀!我只不过系佢既邻居,佢细妹既上司,佢姨妈既租客,佢钓友既前妻,佢眼中钉既前女友,佢前女友既朋友,佢前上司既前新抱,佢既前下属咁大把,没咩特别关系,佢先唔会担心我呀。」
和:「赏姐,刚才余Sir已经当众向你示爱啦,我身为男人都被佢感动到啦,你唔会无动於衷既,就原谅佢啦!」
坚:「老总,余Sir系知道大家系到整蛊佢之后,都仲愿意系大家面前宣读『爱的宣言』,男人几要面先得架,佢可以为左你系大家面前承认佢钟意你喎,若果包国仁咁样做既话,我实霖死喇!」
赏:「咁又点呀?佢话钟意我就要接受?我几时讲过我愿意做佢女人架?」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46楼

没有什麼人回应... 所以SF很易坐... XDDDD
今天太晚才回家了... 所以明天才把后本发上吧~~~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先更回昨天文章的下半部.... 由於太累了所以昨晚没更....
普通话版:
仁:「赏赏,其实你早就喜欢余家升的,为什麼要这样坚持呢?既然你们两个相爱,你又知道他之前所做的是迫不得而,为什麼还要那样强硬呢?你明明已经原谅了他,要不然你大可以彻手不理,为什麼要安排那麼多呢?」

赏:「你还在说?首先,这场戏不是我一个人要做的,是大家一起说要戏弄他,报服他骗了大家那麼久。还有,我做了那麼多东西,不是已经表明我的立场了麼?他还想我做什麼?难道要我在街上大声说:『余家升,你到底知不知我喜欢你,我已经原谅了你,你回来好吗?』这样吗?」

仁:「赏赏,你不是到现在才坚持自己的那份女性矜持吧!面对余家升,你早就没有了!契爹契娘早就跟我说过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这里我比谁都清楚了解你!面对感情问题,总是决断不了,不论是面对我还是闫汝大,你都选择逃避,不跟我们两个说个明白,拖拖拉拉,到头来还不是有人受伤吗?。现在面对这麼一个余家升,你还是要逃避自己的感觉吗?」

坚已经知道包国仁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即时想要阻止:「仁,别乱说话!」
本来心情已经不好的殷赏,听著包国仁那几句无可反驳的话,心情就更差了。把心一横伸出左手,截了一台计程车,到车上才发现自己手上什麼都没有,两手都是空空的。

赏:「嗳?我的手袋呢?」

和:「赏姐,你的手袋应该还在文哥的屋子里,这样你也应该没车费坐计程车呢,不如回去吧!」

赏:「手袋是没有了,可是我有现金!!」

坚:「老总,你还是别走吧,Macro他们已经在那边力劝余Sir了,事情应该很快就可以解决,让大家一切冲破这个疆局吧!」

仁:「赏赏,你再走也没退路的,面对吧!」

赏:「你们不要再说了!包国仁,既然你自称是最清楚我性格的一个,你应该知道我向来都说一不二,你再说也没用的!我现在走定了!师傅,请开车吧!」

看著车子在眼前开走,三人都再没有办法。

看著坚:「包国仁,你刚才为什麼不冷静一点?你不是怕文哥火上加油才阻止他过来吗?现在你自己又在煽风点火,现在老总走了,你说怎麼办呢?」

仁:「那有什麼办法呢,这个赏赏,永远都处理不了感情的问题。以前对著我是这样,对住大哥也是这样,现在对著余家升还是一塌糊涂的。」

和:「正所谓江山易改,品性难易,要是一下字能改变的就不是赏姐呢!包公,你要我们怎麼了?」

望著渐渐远离的计程车,包国仁不禁摇头叹息:「你的确是说一不二,可是只有三分钟热度呢!明天你还不是会后悔,到时候又在自怨自艾呢!唉……」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粤语版:

仁:「赏赏,其实你一早就钟意余家升架啦,你仲坚持D乜者?既然你地两个系相爱既,你又知道佢之前所做既系迫不得而,点解仲要企硬呢?你明明已经原谅左佢啦,若果唔系你大可以绕埋手唔理,驶乜搞咁多野呢?」」

赏:「你仲讲?首先,呢场戏不系我一个人话要做既,系大家一齐话要整蛊佢,报服佢呃左大家咁耐。仲有,我做左咁多东西,唔系已经表明我哂既立场呢咩?佢仲想我做D咩?唔通要我系条街上面大声咁话:『余家升,你到底知不知我钟意你,我已经原谅左你喇,你番黎好唔好呀?』咁样咩?」

仁:「赏赏,你不系到而家先坚持自己个份女性矜持呀嘛!面对余家升,你一早就无哂啦!契爷契妈一早就同我讲哂喇,你唔好似为我唔知!系呢到我比任个一个都清楚了解你!面对感情问题,你都总系决断唔到,无论系面对我定系闫汝大,你都选择逃避,唔同我地两个说讲清楚,拖拖拉拉,到头咪又系人受伤。而家面对呢一个余家升,你仲系要逃避自己既感觉咩?」

坚已经知道包国仁说了一句不该说既话,即时想要阻止:「仁,咩乱讲野!」

本来心情已经不好既殷赏,听著包国仁那几句无可反驳既话,心情就更差了。把心一横伸出左手,截了一台计程车,到车上才发现自己手上什麼都没有,两手都系空空既。

赏:「嗳?我个手袋呢?」

和:「赏姐,你个手袋应该仲在文哥间屋入面,咁既话你也应该钱坐的士架啦,不如番去啦!」

赏:「手袋系就系无,可系我有CASH!!」

坚:「老总,你都系唔好走啦,Macro佢地已经系个边力劝余Sir架喇,系事应该好快就可以解决,等大家走出呢个咁ODD既局面啦!」

仁:「赏赏,你再走后面都无路你架行架喇,面对啦!」

赏:「你们唔好再讲喇!包国仁,既然你自称系最清楚我性格个个,你应该知道我一向都系话左点样就点样,你再讲都系没用架喇!我而家走硬架喇!师傅,开车啦!」

看著车子在眼前开走,三人都再没有办法。

看著坚:「包国仁,你头先点解唔冷静一D?你唔系怕文哥火上加油先阻止佢黎既咩?而家你自己又系到煽风点火,而家老总走左,你话点算?」

仁:「咁有咩办法喎,呢个赏赏,永远都系处理唔到感情问题。以前对著我系咁,对住大哥又系咁,而家对著余家升都系一塌糊涂。」

和:「正所谓江山易改,品性难易,若果一下字能够改变既就唔系赏姐啦!包公,你话我地可以点?」

望著渐渐远离既计程车,包国仁不禁摇头叹息:「你的确系话左点样就点样既人,但系就只系得三分钟热度罗!听日你咪又系会后悔,到时咪又系到自怨自艾!唉……」

(待续)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53楼

希望今晚能更... ^^
要不然就明天早上了~~~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粤语版:

右边:

儿:「哥……………」

叫住了余家升既,正系乐儿,尾随既还有Macro和轩仔。

高/轩:「升哥/余Sir」

升:「你地……」

高:「总算追到你喇,升哥,你想去边呀?大家都系度等紧你?」

升:「等咩呀?」

轩:「当然系等你番去大本营?番赏姐啦!」

儿:「哥,你唔好咁硬颈啦,你一路都紧张赏姐既,我呢个妹虽然系笨,但系系日常生活我都有眼睇架,你对赏姐,早已经系家人一样啦,你头先唔系都认左呢咩?。而家包公佢地几个追紧另一边,相信好快就会带到赏姐番黎。你快D去?下佢啦!不好俾自己后悔呀!」

升:「余乐儿,我都仲未同你计,边有一个妹同其他人一夹埋整蛊阿哥架?仲要我系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你仲记得我系你阿哥咩?我出丑既话,你都无面架咋!」

儿:「但系,佢地话只有我先系最适合执行呢个任务既人。因为,你点都估唔到我会设咁大个?俾你踩既,因为…….我系你心目中系咁蠢既呢!」

升:「佢地分析得都几岩,我点都无谂到你会夹埋佢地一齐要我出丑。」

轩:「余Sir,你唔好怪Joyce啦,呢个要令你信服既艰辛任务,只有乐儿可以做得到架咋,因为佢先至系工作以外最能够接触到你既人。其实Joyce都曾经反对过架,但系大家谂唔到更好既方法,就只有辛苦乐儿罗。」

高:「升哥,其实你都唔应怪大家,若果唔系大家忙左一大餐,你同老总都不可以坦言相对啦!我地都帮左唔少忙架!你一向都大方,唔会同我地计较既!」

升:「我同你地老总既事我自己会处理,你地唔好理咁多。」

轩:「余Sir,你同赏姐就好像我地既父母一样,我地私下潮爸潮妈咁称呼你地,更加叫自己做潮童,一早就已经将你地当左做父母啦!父母不和,做仔女既又点可以唔理呢?」

高:「升哥,头先你唔系已经当众示爱呢咩?我地都知道你跟老总系两情相悦,点解要搞到呢个地步呢?当初我同Suki仲未系一齐个阵时,你唔系都鼓励我既咩?『虽然你既身份地位同佢有D距离,但我睇得出你系有机会既』。而你地既身份跟地位都相乎,只系差一D距离之嘛!其实你同老总都系非常著紧对方架,呢个就证明你地都好爱对方啦,做男人既有时都要放低架子,俾女人一个落台阶呢!」

升:「Macro,我同老总之间既误会,唔似你同Suki咁简单既。」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今段的下半部:书面语版:

轩:「余Sir,其实也很简单,你不过是因为执行任务而不能向赏姐透露身份罢了。赏姐亦非常明白的!她口里总是说因为你骗了我们,才要戏弄你替大家报仇。实情是她早就原谅了你,是我们替她不值才施计撮合你们。你一直都在忍辱负重,收藏自己的身份及对赏姐的爱意,其实你自己也很辛苦呢!除此之外你都没有伤害大家,你不用介意,大家从来都没有怪你。」

余家升听著,不能否认轩仔说到重点。其实自己也感觉到殷赏早已原谅自己,可是还是过不了自己的自尊心;是自己没法面对一个曾经被自己出卖,伤害,利用的女人。他何尝不想把深爱的她留在身边,可是每当他看见她的笑容,他的心就会不其然的痛起来。他不想记起,却也不能否认,他真的伤了这个女人。要是重新面对谈何容易?他头也不回地开启了KK160的车门,登车准备离去。

高:「升哥,你这样还是要走吗?」

轩:「余Sir,大颗人在等你,你回去吧!」

儿:「哥,你不开车,你先听我说,你……………」

余家升不耐烦地带著怒气说:「Macro,Joyce,轩仔,你们都别再说了!我再说一次,我跟殷赏的事我会自己处理,你们别再管那麼多!」然后便开车离开。

儿:「等一下,先别走了!哥,你听我说,你……………」

升不等乐儿把话说完,就径自架车远去了。乐儿却一直跟著跑,差点儿就跌倒。轩仔急忙扶著乐儿。

高:「乐儿,算了吧,你再说也没用了。刚才我们三个人三张嘴怎样说他也听不进,你再说也是白说了吧!」

儿:「不是了,我只要看见哥要驾车走,我想阻止他了吧!」

轩仔看著刚才被骂又差点跌倒的乐儿,心痛地说:「大家都想阻止他,我也明白你为什麼那麼热心,可是,你可知你差点儿就跌倒了!他听不了你也没办子。」

儿:「可是我一定要阻止他,因为他渴酒了!刚才他已经从后日世界驾车到这儿,幸好没有被抓住,要不是一个警察教官给人抓到醉酒驾车,那怎麼办呢?」

高/轩:「呀?我们怎麼都忘了?」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粤语版:

轩:「余Sir,其实都好简单,你只不过系因为执行任务而唔能够向赏姐透露身份之嘛。赏姐非常明白架喎!佢把口虽然话系因为你呃左我地,先要整蛊你替大家报仇。实情系佢一早就原谅左你,系我地”登”佢唔抵先夹计撮合你地。你一直都忍辱负重,隐藏自己既身份及同赏姐既爱意,其实你自己都好辛苦架!除此之外你都无伤害大家丫,你唔驶介意架,大家从来都无怪过你。」

余家升听著,不能否认轩仔说到重点。其实自己也感觉到殷赏早已原谅自己,可系还系过不了自己既自尊心;系自己没法面对一个曾经被自己出卖,伤害,利用既女人。佢何尝不想把深爱既佢留在身边,可系每当佢看见佢既笑容,佢既心就会不其然既痛起来。佢不想记起,却也不能否认,佢真既伤了这个女人。要系重新面对谈何容易?佢头也不回地开启了KK160既车门,登车准备离去。

高:「升哥,你咁样还要走?」

轩:「余Sir,成大班人系到等紧你,你番去啦!」

儿:「哥,你唔好开车住,你听我讲先啦,你……………」

余家升不耐烦地带著怒气说:「Macro,Joyce,轩仔,你地唔驶再讲喇!我再讲一次,我同殷赏既事我会自己处理,你地唔驶再理咁多!」然后便开车离开。

儿:「等一阵呀,唔好走住呀!哥,你听我讲,你……………」

升不等乐儿把话说完,就径自架车远去了。乐儿却一直跟著跑,差点儿就跌倒。轩仔急忙扶著乐儿。

高:「乐儿,算罢啦,你再多讲都没用架喇。头先我地三个人三把口讲咩佢都听唔入耳,你再讲都无谓啦!」

儿:「唔系呀,我只系见到阿哥要渣车走,我想阻止佢之嘛!」

轩仔看著刚才被骂又差点跌倒既乐儿,心痛地说:「大家都想阻止佢,我都明白你点解咁热心,但系,你知唔知你差D就跌亲呀!佢唔听你都无办法架啦。」

儿:「但系我一定要阻止佢架,因为佢饮左酒呀!头先佢已经由『后日世界』渣车黎呢度,好彩无被人捉到咋,若果唔系一个警察教官俾人拉到醉酒驾驶,咁点算呀?」

高/轩:「呀?我地点解都唔记得左架?」



楼主:godzillaau  时间:2024-01-03 21:55:09
回复:67楼

哈哈~~~ 你可能要等欠一点了....
你再看下一段更新就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