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 一篇纯生

【原创】 一篇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大概就是两个明星因戏生情受偷偷揣崽的故事。



江延×宋南枝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一楼敬度娘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Chapter I


宋南枝是被疼醒的。


凌晨三点半,窗外还是一片肃静的黑。他掖过一阵疼痛,才撑着身子踱步去了厕所,看见浅色内裤上已经有了点点猩红。


“小家伙,别这么着急啊,马上就能见到爸爸了。”肚子又开始发硬收缩,宋南枝半天才哑着嗓子开口,看着镜子里满头大汗的自己苦笑着说道。


睡是睡不着了,宋南枝索性靠在床头上看起了今天发布会的行程安排,想到还有不到六小时就能见到心心念念的人心里免不了一阵酸涩。当初因为拍戏两人因此生情,在杀青之际宋南枝却发现自己已是珠胎暗结,想着是江延的孩子,咬了咬牙悄悄留了下来。


他没有告诉江延自己怀孕了,拍完戏更是一点没有联系对方,要不是新戏需要宣传,他想自己估计再也见不到江延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宋南枝才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


“姐,我好像要生了。”


电话那边的刘轶一听,睡意立马散了个干净,二话不说就飙车到了宋南枝的公寓。


她有宋南枝家的备用钥匙,因为是一直带着的艺人,她也把宋南枝当成亲弟弟看待,宋南枝怀孕她没少照顾。


刚到卧室门口她就听到了宋南枝一声压得极低的呻吟,顿时红了眼。平复了两秒钟,推开门就看见了床上毫无生气的宋南枝。


“姐,你来啦。”开口是说不尽的沙哑。


“臭小子,看看你这幅鬼样子,疼了也不知道早点跟我说,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刘轶嘴上说着骂人的话,心疼却没少一丝一毫。


“也没有很久啦,也就两个多小时咯,嘿嘿。”宋南枝费力扯起嘴角,苍白的脸上绽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整个人都笼罩着虚弱。


两人不再说话,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刘轶才耐不住开了口。


“今天发布会你不去了,我跟导演说清楚!”宋南枝这个样子再去她真的不能保证孩子能不出生在会场。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去!”一向温润听话的宋南枝这会儿却犯起了倔,死活不肯妥协,因为宫缩而苍白的脸终于有了一点血色。


事情最终是以刘轶失败告终,不过前提是宋南枝会后必须马上和她去医院。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Chapter 2
硕大的胎腹已经有了明显的坠势,刘轶和宋南枝合力才系上了那两条束缚带,扣子扣上的时候宋南枝不免又是一阵痛呼。
原本高耸的肚子被束成一抹微小的隆起,尽管阵痛还不是特别密集,宋南枝的额间还是疼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去发布会的路上宋南枝又痛了一次,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肚子在发硬收缩,来势汹汹的痛感让他不禁咬紧牙关,宽大的T恤衫也被抓出凌乱的皱褶。
好巧不巧,一下车就遇到了江延。
江延似乎想对宋南枝说点什么,但哪曾想对方根本不看自己一眼,年轻气盛的江延几个月的怒火找到了宣泄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上前,抓住了宋南枝纤弱的腕。
“宋南枝你什么意思!”
宋南枝早就痛得浑身酸软,这会儿被人猛地一拽,束缚带下的胎腹也晃了晃,孩子更加卖力地作动,力气之大,宋南枝险些没忍住溢到嘴边的痛呼。
缓了一两秒,宋南枝才转过身,软绵绵地推开了江延的手,状似无意地笑了笑,进了自己的休息室。
几乎是刚关上门,宋南枝就止不住地往下滑。
刘轶吓得不轻,连忙把人扶到沙发上,看着满脸痛意的宋南枝还是忍不住开口:“南枝,听姐的话,我们去医院行不行?你这样子,姐真的不放心。”
宋南枝哪能答应,忍着疼笑着安慰刘轶:“没事儿的姐,我不会有事,小家伙也不会。”
可他身上的种种,全都说明他不会太好。
上妆时宋南枝一直在不停地冒冷汗,化妆的小姑娘小陈也哭丧着脸,拿着化妆刷怎么也下不去手。
“宋哥,你状态真的太差了,我实在化不好啊。”
宋南枝也无奈,肚子里的小家伙闹的没完没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被磨人的阵痛逼疯了,只能无力地安慰小陈。
上台前江延才和宋南枝再次碰面,他只觉得一会儿不见,宋南枝又虚弱了不少,精致的妆容也盖不住他满身的病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
江延说不生气是假的。眼前的人一声不吭就和自己断了联系,像是人间蒸发,不给他一点消息。
然而江延还没继续回忆就被主持人叫上了台。
发布会按部就班地进行,时间慢慢推移,宋南枝已经痛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宫缩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袭来,他甚至觉得,下一秒自己下身那处私密的地方就会掉出一个血淋淋的娃娃。
江延也注意到了宋南枝的不对劲,这人从上台开始就惨白着脸,他就挨着宋南枝,自然感受到了身旁人粗重的喘息声,也将他脸上的冷汗看得清清楚楚。
他实在担心,思念几乎把他逼疯,他巴不得马上就把人拉到怀里,质问他,向他诉说自己几个月的孤单,再把他拉去医院,让他不再难受。
好在发布会终于结束,宋南枝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谢绝了想要采访的记者们,顶着闪光灯,忍着腹中炸裂的疼痛下了台,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江延。
江延默默跟着宋南枝身后,谁知身前的人脚下一滑,身体不受控制地就要往下倒 。
江延心下一惊,忙把宋南枝揽入怀中,抱起人往自己休息室冲的时候才发现这人轻的厉害,白衬衫也已经浸透冷汗,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发着抖。
“枝枝,你怎么了,你……你到底怎么了?”说话间,江延只觉得满手黏腻,一看,是混杂着血丝的淡黄色液体。
宋南枝已经被江延安置到休息室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的江延,终究是没敌过凶猛的产痛,小猫似的开口:
“延哥,我肚子疼……”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我的天,我竟然删删改改删了六层楼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今天给爱豆生日应援有点忙,第三章还差一点点,中午一定发!!!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来了来了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Chapter 3


宋南枝一开口江延的心就化成了一滩水,怀里的人苍白着脸,用气音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化作无形的刀扎在他的心窝上,鲜血淋漓。


嗫嚅了半天,他才把嘴边的话说出口,开口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颤抖与不安:“乖枝枝,你告诉延哥,你哪儿不舒服,好不好?”


疼得迷迷糊糊的宋南枝听见江延的话,才勉强抬起那半阖的眼皮,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只是又泄出一声痛呼,满是冷汗的手也紧紧抓在腹部昂贵的衬衫面料上。


江延看着宋南枝的动作,心下疑惑,正欲替他解开衬衫的扣子,宋南枝却用另一只手虚握住了他的手,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


“呃……不行……呜……不能让延哥知道,不行啊……”说着还不忘推搡两下,可他临产的身子又能使出什么力?反而更加重了江延的疑惑,伸手便解开了宋南枝身上的衣物。


入眼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黑色的束缚带下,有什么东西正在剧烈地作动着,仿佛要冲破层层桎梏,破腹而出。


想到先前自己手上沾染的液体,江延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的疑惑有了答案,不由分说就解开了第一层束缚带。让他意外的是,在解开第一层束缚之后他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东西。


压下心中的惊讶,他颤着手解开了最后一层束缚带,一个布满青紫勒痕和暗红色妊娠纹的圆隆弹了出来。


宋南枝眼见秘密被戳破,强撑着身子打算从江延身上逃离,却被江延一声大喝给压制住。


“宋南枝!你到底还要干什么!”语气里是江延抑制不住的生气和心疼,落在宋南枝耳里却成了江延发现他怀孕的气恼。


宋南枝不再说话,原本还在挣扎的身体也瘫软下来,紧闭着往日光彩动人的眸子,只留下鸦羽般浓密纤长的眼睫在空气中微微颤动,又从那紧闭的缝隙里钻出两行湿润。


江延最后一丝愤怒也消失殆尽,只剩下满腔的后悔和心疼,只能伸出手无力地帮宋南枝拭去脸上的泪痕,再开口语气也柔和了几分。


“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


宋南枝闻言倏地睁开眼,满脸不可置信。“延哥……你,你怎么知道……”


江延闻言轻笑了一声,不自觉搂紧了双手。“就你这种傻子,除了我,你还会有谁的孩子?”


宋南枝再也忍不住,几个月来的委屈与痛楚全都化作泪水,争先恐后地往外涌,渐渐模糊了他的眼。“呜……对不起……都怪我……呃,对不起……”


江延哪有心思听他说对不起,看着宋南枝布满泪痕的脸只觉得无比懊悔,恍然大悟地想起方才自己手中的那些混着血丝的淡黄液体,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宋南枝是要生了。


“好了好了,乖枝枝,告诉哥,是不是很疼?你大概是破水了,是宝宝要出来了,延哥带你去医院,好不好?”


宋南枝在听到“破水了”这三个字眼时才恢复了一丝清明,先去氤氲满水雾的双眼也重新聚焦,哭着说:“破……破水了,不行,宝宝……快,延哥……宝宝,宝宝会有危险的……”


恰逢此时,刘轶推门而入。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今天很大可能没有,因为我最亲爱的母上大人回来了,如果今天没更……那明天就双更(虽然很有可能还有一章就能完结)!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宝贝们等我!!!!我要交手机了呜呜呜呜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我来了我来了宝贝们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Chapter 4

“刘姐!你来了,快……枝枝他要生了。”江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刘轶一进门就开口说道。


“哼,我就知道他跟你在一起就没有好事。”刘轶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不停,伸手就想把宋南枝的裤子脱下。


江延看刘轶要扒宋南枝裤子,正欲打断,刘轶就开口了:“干嘛?你见哪个生孩子不脱裤子?我不得看看南枝产口开了多少了?难道把孩子生在裤子里兜着?”


刘轶连珠炮似的话把江延噎住了,只能握着宋南枝冰凉的手以示安慰。


刘轶看了眼宋南枝的下身,那里已经大开,羊水正混杂这血丝从那里流出。


“现在去医院来不及了,南枝的产口已经开全了,就在这里生!医生应该马上就到了。”她一边把手从宋南枝身下的小口抽出一边说,这动作让江延怀里的宋南枝又是一阵颤栗。


话毕,把休息室的折叠床放了下来,指挥这江延把人抱到了床上。怕人着凉,刘轶把刚差人去买的厚毛毯铺在折叠床的床垫上,浅色的毛毯上一下子晕开一大片猩红。


江延心疼得不行,把人搂着自己怀里,又放缓速度在宋南枝硬得可怖的肚子上。


“呃……呜……延哥……我是不是要死了,好疼……啊!”江延握着的那只手猛地收紧,凉的可怕,另一只手下的大肚却烫得离谱。


“不怕不怕,乖,是哥不好……是哥没照顾好你……”江延声音有些哽咽,手下的动作也一刻没有停下。


刘轶也看不下去,“南枝,你听姐说,孩子等不及了,你现在就跟着宫缩用力,懂吗?”


宋南枝费力地点点头,下一秒又是一阵强劲有力的紧缩,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本能地向下拼命用力,想挤出那团折磨了他几个小时的血肉。


可这没什么用,孩子几乎是没有往下移一丝一毫。


“怎么办……呃……延哥,姐 ,我……我生不出来啊……”宋南枝几乎是哭着开口,数小时的产痛早已消磨了他所有的理智,他也清楚地知道孩子再不出来会有危险。


“江延,你把南枝搀起来,”刘轶想了想,补充道,“这样快一点,不然真的危险了!”


江延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宋南枝抱起来,看着那人虚弱的样子,狠了狠心才把人放下,扶着人一圈圈地在并不宽敞的休息室里踱步。


宋南枝觉得身体早就不是他的了,行走确实让胎儿迅速下行,但少了羊水的润滑,胎儿就在他的下身一寸一寸干涩的下降,让原本除了肚子浑身冰凉的他大汗淋漓。


突然,宋南枝一下子往下滑去,江延和刘轶都吓了一大跳,合力拖住了虚弱的人。


“啊……宝宝……宝宝是不是出来了……呜……疼……”


闻言,江延立马把人放回床上,宋南枝布满血迹的腿间赫然顶出一个毛茸茸发顶。


江延不敢相信的伸出手摸了摸,只觉得软得要命,让人丝毫想不到就是这个小家伙折磨了宋南枝几个小时。


“枝枝,是宝宝的头出来了,不过还剩一半,疼吗?”说着把手搭在宋南枝早就垂到大腿根的肚腹上。


宋南枝虚着眼睛点点头,下身的胎发进进退退地摩擦着小口,下一秒,他竟握住江延搭在他腹上的大手猛地向下压去!


江延和刘轶都是一惊,不知宋南枝哪来的力,他的身子狠狠弓起,喉间发出一声似小兽的悲鸣:“啊——”。


胎儿的头终于全部娩出,还牵扯出一大股触目惊心的红。


宋南枝却好像用尽了最后的气力,眼皮愈发沉重,在江延和刘轶的惊呼中晕了过去。


“枝枝!”
“南枝!”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可能有些简短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我来了我来了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Chapter 5
宋南枝醒来已经是一周以后。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连续几天的阴雨终于转了晴,明媚的晨光挤过窗帘的缝隙柔柔地铺进病房,在窗帘上,病床上跳动。
江延并不在病房里,宋南枝睁眼便看见了雪白的天花板,鼻尖弥漫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浑身酸痛,尤其是下体,他不看也能想到,那里估计撕裂严重。
恰逢此时,江延推门进来了。
“枝枝!”
“延哥。”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宋南枝没忍住,冲提着一袋子餐食的江延莞尔一笑。
江延心里一暖,手脚并用地走到病床前,牵住宋南枝纤细白嫩的手,眼角却是染上了一丝湿意。
“啧,”宋南枝装作嫌弃地咂了咂嘴,手诚实地回握住江延,“怎么还哭啦,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江延闻言抬头,眼里那抹水雾转化为欣喜。
“枝枝,你都不知道,这几天你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躺着病床上,我有多担心,那天你晕过去之后就大出血,幸好医生来得及时,不然……”
江延回想起那日的情景就后怕,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道:“对了枝枝,宝宝是个男孩,眉眼可像你了,秀秀气气的,鼻子却又跟我如出一辙……等你身体再好一点了……不对一会儿我就把孩子抱过来给你看!”
江延一段话说得颠来倒去,宋南枝眼里浸上了笑,笑意便溢出了那双明媚动人的眸子。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江延才说:“对了枝枝,你昏迷的时间里,我拿着你的手机官宣了,”顿了顿,又补充道“现在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在一起了,大家也都知道宝宝的存在了,等你身体恢复,我们就去结婚。”
脸上是收不住的幸福感。
宋南枝自是一样,好半天才温润地开口:“好。”
当天下午刘轶就来了,看见宋南枝醒了这个一向强势的女人也红了眼。
“臭小子,总算醒了。”
宋南枝温和地弯了弯嘴角,开口:“嘿嘿,借妮还不是心疼我,不然来得这么快?”说完还不忘冲刘轶吐吐舌。
刘轶也高兴,“说好了啊,我可是小家伙干妈!”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袋子——那里面装了她早就给宝宝准备的贺生礼和小衣服。
而江延正坐在沙发上手法并不熟练地抱着那团小小的肉团。
┄┄┄分割线┄┄┄
一个月后……
“枝枝,我……我穿这个还好看吧?”
穿衣镜前的江延此刻正紧张地等待宋南枝的回应——他们今天要去民政局,结婚。
宋南枝绕到江延背后,环住男人的腰身,和煦地笑了,“当然好看,我们延哥最帅!”
最终两人还是穿上情侣上衣赶在民政局下班之前去了民政局。
拍照,盖戳,领证,一套流程下来,二人终于拿到心心念念的小红本脸上溢满甜蜜的笑。
“二位百年好合!”
身后工作人员的道贺声传来,宋南枝和江延手牵手走完了民政局前的长梯,正值盛夏天,街边绿意浮动,粉红的霞光映得宋南枝侧脸分外温柔,他抬眼对上江延雪亮的瞳,缓缓开口:
“我爱你,延哥。”
夕阳下两人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爱意全化作一个绵长的吻。



全文end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这篇就算完结啦,很感谢喜欢的biu贝们,看到你们评论互动很开心!!!可能结局有点水,不过……真的是努力赶出来的!!!!宝贝们中秋们快乐奥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时间:2021-10-02 08:43:37
宝贝们我又要交手机了,可能下次再拿到应该是国庆节了,到时候我看看再开一篇!!!!

楼主:有钱哥哥的无线

字数:5750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8-04 03:11:00

更新时间:2021-10-02 08:43:37

评论数: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