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满庭遗芳 >  【原创bl】《坏心眼》(现代\/年下\/ft)

【原创bl】《坏心眼》(现代\/年下\/ft)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占有欲强大学生弟弟攻 x 温柔设计师哥哥受

“哥,我只是你最喜欢的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01

等到夕阳藏进薄薄的云层后面,微弱的光给教学楼投落出浅而长的影子时,谢询迟才刚刚结束课程,他像往常一样,婉拒了邀请他一同吃饭的女同学,收拾好课本走出校园。

青年的身段高挑,深黑短发精神又利落,那棕色瞳眸流转着笑意,经光线的渗透后显得神采奕奕,肤色偏白皙,总是能成为大学里女孩们津津乐道的脸红对象。

但谢询迟从没有答应过任何告白,别人都纷纷猜测,要么是清心寡欲好好读书,要么就是早有喜欢的人。

谢询迟远远就看到林学盈站在路边等他。

“哥,我来了。”他眼睛亮晶晶的,乖巧地钻进副驾驶。

他的视线扫过林学盈穿的稍显正式的浅色西装裤,勾勒出笔直修长的腿,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甜甜一笑问:“今天吃什么呀?”

前排的位置并不狭窄,但俩人都是身高腿长,这会不得不同在一个小空间里,收起无处安放的长腿触碰到彼此,柔软的布料蹭出轻微的摩擦声。

林学盈专心致志地开着车,他的面容属于清冷那一向,在与谢询迟说话时,带上了柔和的笑意,倒显得愈发让人移不开眼。

“买了你爱吃酱油鸡,今天在学校有没有好玩的事。”

“有啊——”谢询迟心情愉悦,七七八八地开始唠嗑起来,直到车开到了家门口,等林学盈率先下车提着饭菜上去,他的面色才渐渐沉了下来。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他盯着林学盈的背影,喉头不自觉地滑动了一下。明明车里的通风很流畅,但是当不小心触碰到哥哥的腿部时,谢询迟觉得口干舌燥,就快闷出汗,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

谢询迟有个秘密——他喜欢林学盈,随着朝夕相处,这种喜欢就愈发深厚,像酿得时间越久的酒,烈性高得他快控制不住自己。

每每见到他,谢询迟就想着把他的笑容、他的眉眼拆吃入腹,再也不让别人看见,只属于他一人。

兄弟俩是重组家庭分别带来的孩子,姓氏不同,但也算打小一起长大,时间磨平了冲突,剩下的便是心照不宣地细水流长。

合租的屋子不算很大,但温馨,他们吃完饭,谢询迟写了会作业,林学盈起草设计图,不知不觉便到了九点多,林学盈看了时间,便先行去卫生间洗澡了。

谢询迟停下笔,闭上眼睛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脑海里全是林学盈的样子。

真是要了命了。

周围很安静,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清晰可闻,整个家里都是哥哥的影子,铺着条纹桌布的饭桌前、舒适温暖的沙发上以及摆放着绿植的阳台边。

到处都是林学盈生活的痕迹,不管闭眼还是睁眼,谢询迟都觉得要疯了一样。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他看着外边深沉夜色,就着晚风冷静了一会,修长手指轻轻叩着窗沿,突然伸手把客厅的窗户完完全全的推开,晚风都灌了进来。

深夜的风不猛,但是很凉,凉得刺骨。

林学盈洗完澡出来,就被温度明显降低的空气刺进得起了身鸡皮疙瘩,他只围了条干净的浴巾,锣///露的上半身还残留有水珠,平时注意健身的缘故,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尤其是有着浅浅肌肉线条的腹部非常漂亮,一路往下逐渐深入进浴巾遮挡的位置。

“哥,你能帮我看看这题吗?”

正要找衣服穿,谢询迟就贴了上来,举着经济学知识的课本凑到他的眼前,用期待的目光等待着解答。

林学盈又怎么会舍得把问题推到后面再帮弟弟解决,便先仔细研究着,谢询迟瞄了眼他的腹部,心不在焉地听他讲解,但戏却演了个十足,又拖着他讲解起另一道题。

就是不给他穿衣服的机会。

林学盈腹部的水珠逐渐被满室的冷风彻底吹干,划出的寒气争先恐后地往肚脐眼里钻去,不多时,受刺激的柔肠发出轻微的肠鸣,他抚上腹部,开始有些不适起来。

“怎么了,哥又不舒服了吗?”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谢询迟看着他皱眉的模样明知故问,林学盈的肠胃向来不好,非常容易疼痛,每每肚疼发作都是一人在忍耐,而谢询迟却爱极了他的每一副表情,或隐忍,或痛苦,都看在眼里。

甚至,他还想亲手把他揉揉,让林学盈出言求他,让他离不开自己。

“唔,可能又犯老毛病了。”林学盈觉腹内柔肠翻搅,疼得差点站不住。

“估计是入了冷风,怪我。”谢询迟有些自责,去把窗户重新关上。

林学盈摇摇头:“不怪你。”

于是他在谢询迟的搀扶下回床上躺着,不多时却感到越来越疼,捂着腹部的手深深陷了进去,整个人蜷缩起来。

“嗯...”一丝身///吟声从嘴里溢出。

谢询迟装作被吓了一跳,主动过去担忧地强行掰直了他的身体,并移开手:“别这样,会弄坏胃的。”

“哥,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揉揉。”

林学盈疼得没有力气,前额沁出细密的冷汗,只好任由他摸上自己小腹,只揉了一会,便疼得更厉害了,只好连连求饶。

“阿迟,轻点。”他喘着气,语气有些虚弱。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谢询迟此刻哪还听得进去,掌下的小腹柔软得一塌糊涂,冰冰凉凉的,按压时甚至能听到肠道挤压时发出的水声。他左右按揉着不同的位置,揉到肚脐眼周围时,林学盈承受不住地屈起腿脚,紧紧皱起了眉头。

那里的肠子交叠纠缠成硬结,突突地顶着谢询迟的掌心。

“这是肠道痉///挛了,要揉开才行。”

没等林学盈拒绝,谢询迟猛地大力按揉,他立刻爆发出一声轻////吟,只觉腹中好似被千刀万剐,血肉模糊后又被狠狠刺上一剑,疼得眼角沁出生理性的泪水,疼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好疼。”他扣住谢询迟的手腕,湿漉漉的眼睛竟显出脆弱的美感。

谢询迟的心脏跳得快了起来,简直要炸开成花,他搂着林学盈像哄孩子似的安慰着,手下动作却不停,直到那块硬疙瘩散开。

林学盈已经躺在他怀里虚弱得睁不开眼睛,前胸起伏着,胃部一抽一抽的疼,但没有这么强烈了,迷迷糊糊之间,谢询迟扶他起身吃了胃药,擦去了冷汗才重新睡下。

虚弱的人儿进入睡眠,谢询迟坐在床边描摹着他的眉眼,最后在他的眼角落下一吻,淡淡的咸味在口腔蔓延开来,这才离去。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厨房里飘出一阵清甜的香味,砂锅里煲着的骨头汤咕噜咕噜地冒着泡,谢询迟循着声音探出脑袋往里看去,林学盈正拿着锅铲翻炒着青菜,系着围裙的腰肢越发纤细。

他走过去双臂环过细腰,把头埋进林学盈的颈窝嘟囔着:“哥,你的身上好香。”

“别闹。”林学盈的脖颈被弄得有些痒,笑着挣出他的怀抱,但小黏精紧跟不舍,抚过腰间的手指滑入大腿根。

“啪”地一声,灶台上的盘子掉在地面摔碎了。

谢询迟猛地惊醒,明亮的天花板映入眼帘,裤子沾染了意味深长的痕迹污渍,原来是梦境,含有隐喻的春///梦,梦里的另一个主角是他的哥哥。

谢迟询将身体里的燥热强行压下去,起身更衣洗漱,桌上留有准备好的早餐,林学盈一早就出去了。

今日是星期六,他不用返校,按道理来说,林学盈几乎没有在双休日加班的经历,可是不见踪影也没有告知去处,惹得谢询迟不断地胡思乱想。

他摇摇头,想把杂念全都甩出去,于是打开电脑继续写未完成的论文,事实证明,学习带来的枯燥和思考能让人迅速平静下来,直到写完三分之一,他才伸了伸坐得酸痛的腰,打开手机开始看未读信息。

谢询迟的脸色忽然一变。

好朋友的聊天框里弹出一张图片,看起来像是在路上随手拍的,照片中的林学盈低眉浅笑。身边站在一位染着深栗的卷发女子,年轻漂亮,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对在逛街的情侣。

谢询迟的呼吸沉重起来,手在轻轻发颤。

消息栏:“哎,这不是你哥吗,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看来我学姐没希望了。”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女朋友,女朋友?

名为愤怒和嫉妒的火苗灼烧着他的心脏,屏幕里女子的笑容变得刺眼,简直快把眼眶刺出血来,酸涩和憋屈的情绪占满思想,谢询迟心烦意乱,就差直接把林学盈从街上捉回来,藏到全世界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地方。

他深呼吸,拨通了林学盈的号码。

“阿迟,有什么事情吗?”

温润的嗓音传来,还能听到电话另一头人群的吵闹声,谢询迟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哥,你去哪了?”

他耐心地等待着答案,深邃的瞳眸里暗沉无比,甚至有些阴翳。

“临时有事情需要处理,我中午就回来,吃饭不用等我了。”

谢询迟的心冷到了极点,他垂着脑袋看着地板小声说:“我有点不太舒服,感觉...感觉很难受。”

以往他从来不会过多的麻烦林学盈照顾起居,除了他总是喜欢做饭,其余的基本是谢询迟一人能够照顾得妥妥当当,就差没直接把林学盈娶过门捧在手心里。他也是第一次任性地希望林学盈能为他推掉自己的事情,哪怕是重要的。

很快,林学盈果然赶回家里,来照顾“生病”的谢询迟。

但眼前的谢询迟根本不像是难受的样子,倒像是脸色看起来苍白冷冽,结果他被这种像看猎物的凶恶眼神惊得情绪难受。

“怎么了——啊!”

林学盈靠近他想摸摸前额的温度,却被谢询迟推到沙发上,腹部不慎磕到边角,虽然沙发外边裹着防误伤的软海绵,但林学盈很瘦,没有一点赘肉的胃还是受到了撞击后的钝痛。

谢询迟旋身扑在他身上。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俩人的距离迅速缩小,近得睫毛几乎能相碰一起,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林学盈的脖颈间,谢迟询的眼神是从未见过的疯狂、陌生,像即将来临的暴风雨,要把林学盈吞噬殆尽。

“哥不喜欢我了吗?”

林学盈皱眉推着他的胸膛,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只当作是弟弟幼稚的玩闹。

他微微眯起眼睛,正想着如何作答,忽然面露震惊之色。

“你干什么?”

“唔嗯!”

衣服被谢询迟一手撩开,白皙的腹部暴露在空气中,深邃狭长的肚脐眼像镶在白玉上的黑曜石,大拇指狠狠地捅了进去,激得林学盈腰部微挺,偏过头去隐忍着苦楚,想要推开谢询迟,却发现他的力气很大,一时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谢迟询捏着他的下巴掰过脑袋直视着:“若是我要的回答不满意,便会对哥哥的肚腹多用一份力。”

“哥哥今天去做什么了?”

脐眼处传来钻心的疼痛,林学盈疼得有些头晕眼花,半响才说道:“上街买东西......呃。”

拇指在脐眼里顺时针旋转顶////弄,平整的指甲刮过肉褶产生酥酥麻麻的刺痒意,像是直接抚摸到内里的柔肠,一阵叠加着一阵卸去林学盈半身的力气。

他的脸颊染上清浅的红晕,半蹙的眉头惹人怜惜,整个人化作一滩水。

“街...逛街,和丽舒。”林学盈微喘着气。

“丽舒是谁?”谢迟询紧追不舍。

“是、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谢迟询等待了半天没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权当是在为了女朋友找掩护,醋意更重,五指收拢握拳往脐心击打出深深的凹坑,林学盈顿时折起腰来,干呕了一声,尚有食物的腹中被挤压得烦闷作呕、难受无比。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疼...阿迟,你这是要把我弄死。”

身下的人儿虚弱得即将昏过去,谢询迟心头一颤,才发觉自己在难以抑制的愤怒下作出这等事,林学盈的脸色愈发苍白,本就薄弱的肠道受损疼痛,他脸色也跟着发青,像做错事情的小孩那样趴在林学盈的肩膀呜咽:“我不要你谈女朋友,哥是我一个人的!”

深藏已久的秘密重见天日,那份扭曲异样的心思还是落入了哥哥的耳朵里,他的内心畅快无比,但还是为从此哥哥不再理会他感到担心。

林学盈一愣,艰难地找回一点思绪,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傻瓜,哥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这会谢询迟睁大了眼睛:“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是......?”

他撑着沙发半坐起来,用手虚虚地掩着腹部叹出一口气。

“同事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不好拒绝好意,只好答应和她试一试,再说了,人家姑娘也不是什么坏人。”

迟来的真相正式到来,消灭了谢询迟在意的隔阂和不安,他低着头捂上林学盈的肚腹,后者皱了皱眉,并没有躲开,反倒是罕见的流露出羞涩的表情。

“对不起,哥,可是我......”

他咬着牙,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思。

“不怪你。”林学盈目光柔和,却是主动前倾身子,生涩地与谢询迟交换了一个缱绻的吻,直到把自己亲得喘不过气来,他难为情的别开目光,不敢拿正眼去看逐渐欣喜的谢询迟。

谢询迟再次扑倒他,快乐得像只傻乎乎的大型犬,得到一点爱意就疯狂地摇着尾巴。

“哥!好喜欢、我很久就好喜欢哥哥了。”他差点哭了出来。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第二章 结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03

林学盈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浑身酸痛无比,好像还有根羽毛在一下一下地挠着他的肚子,原来是谢询迟在用舌尖舔舐着他的肚脐眼。

舌尖濡湿灵巧,婉转地打着旋轻刮着每一处的敏感点,他正想抗议,双手则被谢询迟及时地禁锢,只好紧闭双腿,挺起的腰部扭动着来迎接快感和痒意。

冲得他重拾昨晚的回忆。

昨天他们互通心意后,晚上谢询迟就迫不及待地要了林学盈好多次,简直是要将他榨得一滴不剩,幸好不用上班,否则他以目前的情况连床都下不了。

“哥,你这里是不是怀了我的宝宝?”谢询迟坏笑着眨眨眼,只见林学盈的小腹呈现出微圆的弧度,想来里面是装了满当的、属于谢询迟的爱意。

掌根轻轻压下,床单便盛接了因为装不下而流淌出的渍液。

林学盈的脸又红透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弟弟这么狡黠,他爬起来捂住谢询迟的嘴:“不准说,我要去弄出来。”

谢询迟畅快地看着他哥吃瘪的样子,纯善干净到了极致似的,就连一点调笑的话语都听不得,轻易就恼羞成怒,但却依旧顺着他胡作非为。

“我帮你。”

他们一起去卫生间洗澡,水温的温度刚刚好,升腾的雾气迷蒙了俩人的视线,洗到氛围恰好,情难自抑,一洗便洗了许久。

林学盈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的腰就完全废了,坐下来吃东西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怎么都不舒服。

谢询迟委屈巴巴:“哥——我错了。”

下次还敢。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生活像平时一样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林学盈作为长辈本就该为弟弟树立良好的榜样,放纵欲望作出禁忌之事自然不会非常主动地发展俩人的关系,谢询迟知道他不说但介怀的心理,也未曾有意见,只要哥哥一直是他的就行了。

家里的空气发生微妙的变化,谢询迟偶尔会把林学盈堵在角落偷腥。

这日他朝正在修改设计图的林学盈摊开手掌,掌心静静地躺着一枚只有黄豆大小,色泽艳红,不掺着任何杂质的上乘血玉,他这段时间跑了好多地方才弄到一块满意的,看到这块血玉的一瞬间就立即买了下来。

他想让林学盈打脐钉。

光是想象着林学盈雪白柔嫩的腹部中间镶嵌着他亲手挑的血玉就暗自兴奋,这是独属于为他打下的印记。

林学盈知他对自己的肚腹有特殊的情结,纵使知道自身肠胃不好恐有风险但也不忍拒绝,便应了下来。

确定好日期,选了个靠谱的银饰店师傅来做穿刺,如今是深秋季节,林学盈不自在地在陌生师傅的注视下撩起上衣,被冷空气刺激得瑟缩了一下。

师傅:“把裤子褪到肚脐眼下面一点。”

他看了旁边的谢询迟一眼,后者给予了安慰的目光,照做着褪到下方。

师傅伸手按了按脐眼周围寻找位置,他那里极为敏感,受不得半点刺激,当即就浑身一颤,被谢询迟抱着,狠狠地瞪了做工师傅一眼。

师傅:“......”

护着林学盈的谢询迟面露凶光,他顿觉压力倍增,冷汗簌簌地掉。

给标了记号的地方消了毒,师傅拿着已经接好血石的细圆环,尖锐的地方就着记号一刺,快速地穿过再合环。

“嘶。”林学盈不由腰腹一挺。

谢询迟:“很疼吗?”

他摇摇头,也说不上疼,只是那一瞬间带着凉意的刺痛很快过去,只留下微微的钝痛,并灼烧着。

脐周的软肉很快充血肿起变得通红,但不得不说,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看,血玉坠在小巧的脐间,与雪白纤细的腰腹形成鲜明的对比,随着呼吸的起伏轻轻地晃动着,清冷中添了丝媚色。

谢询迟屏住了呼吸,轻咳一声起身付钱,心猿意马,他怕控制不住当场把玩。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这句话等谢询迟了许久,小心翼翼地抚上去,圆润肚腹在他眼里就像一颗晶莹的珍珠,中间晕着艳美的通红,随着呼吸的起伏鼓动。

林学盈在他打着圈地按揉下略微好受了些,但是他按揉着的时候,手指悄悄地、装作不经意间刮蹭过脐环,林学盈立刻痛呼出声。

“糟糕,流血了。”

圆环牵扯到撕裂发炎的伤处,泛出一丝血色,林学盈就感觉肚脐眼被一根刺捅了个对穿,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哥,我帮你按着止血。”

“......不用,别......唔!”

未等林学盈拒绝,谢询迟手里干净的纸巾便捂上脐眼,爆炸性的疼痛袭来,他越是弯起腰部蜷缩,弟弟往下按的力道越大越深,反倒是不受控制地抬起腰腹迎合他的动作,看起来颇有欲拒还迎的意思。

林学盈简直要疯掉,睫毛沾染泪水簌簌下落,绯色眼角尽是迷蒙水汽,谢询迟摩挲过满是泪痕的脸颊低声道:“不疼,不疼,很快就过去了。”

然后他低头咬住林学盈的唇瓣,轻柔舔///舐撕咬,灵巧舌尖探进齿缝掠夺氧气,把全部的呻吟都堵回喉咙里。

晶莹丝线顺着嘴角滑落。

痛吟声渐渐减弱,其实无非是痛到极致麻木不仁,林学盈在他又哄又照顾下逐渐放松,药物开始产生作用,疲惫感如潮水般涌来,他躺在谢询迟的怀抱里睡着了。

即使睡着了也不太安稳,可见眉头总是轻轻地皱起,这会谢询迟没再继续折腾,老老实实地用酒精认真地给伤处消了毒。

他看着那处通红,嘴角噙了一抹满足的笑意。

楼主:千狐轻水  时间:2021-11-17 17:40:24
瞬间联想到了护着哥哥的谢询迟


楼主:千狐轻水

字数:11699

帖子分类:满庭遗芳

发表时间:2021-02-16 22:54:00

更新时间:2021-11-17 17:40:24

评论数:1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