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新胃联盟 >  【原创bl】快递请签收

【原创bl】快递请签收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不敢过多描述……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下午的气温更是直接飙升到38℃地表温度差不多快到了50℃,大家几乎都避免了室外的出行,当然很多的工作者却避免不了,例如白叙。
白叙除了送学校的快递之外,下午还要去几个小区,如果有快递柜的就放进去就好,如果没有他就要等着人来取。天气炎热让他汗流浃背但是他却不敢再喝水,肚子里翻江倒海却排不出胀得厉害,再喝水恐怕就是雪上加霜。
“小伙子你要不去阿姨店里坐坐吹吹空调,看你这汗流的,快擦擦!”来取快递的阿姨见白叙汗流浃背从包里拿出纸巾,让他擦汗。
“没事阿姨!我这还有几个就送完了!谢谢了”
“年轻人赚钱也要注意身体!”
终于他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坐到小破车的驾驶室却没有急着离开,他手搭在肚子上那里像石头一样坚硬,用力按了一下一阵针刺般的疼痛打断了他自残般的行为,他知道照这个状况等待他的是一场恶战。
章书珩抱着一堆资料费力的拉开单元楼的大门,来到电梯前却发现停电了!真是见了鬼了,当初不喜欢住集体宿舍怎么就租了这么个破房子,年头不长不是停水就断电。
不过好在6楼也不是很高,他真替6楼以上的感到悲痛。章书珩不紧不慢地上到5楼胜利就在眼前时,提前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蹲在地上的男人!
“操!吓老子一跳!大白天就喝成这样!”
章书珩准备绕开这个人赶紧回家,醉鬼说不定还有会打人,万一他有什么意外自己在这个楼道可是有嘴说不清。
一步、两步、三步……
“诶?”
章书珩一看那人居然抬手抓住了他衣服的下摆,怎么难不成还想耍流氓?大哥!他可是个男的,你也要搞搞请性别好不好!章书珩一手抱着资料另一手就去拂开那人的手。
“呃……拜托……帮帮我……”
诶?这个声音?这个衣服?这个鞋?这个发型?操!可恶又帅气又骚包且便秘的快递小哥?他怎么在这?送快递?
“哎!你别……”
章书珩的话还没说完,自己手里的资料就被这人撒了一地,他蹲下捡起资料并看着地上倚墙蹲着的人面色苍白冷汗密布,紧闭着双眼,双手并拢卡在腹部看来是疼得不轻。
“你是住这吗?几楼啊?我送你回去!”章书珩站起来用脚踢了踢白叙的鞋。
“15楼!啊……不行了……肚子好疼……”
“15楼?你这样我怎么……唉!算了!好人做到底!你等我一会哈!”
章书珩匆匆跑到自己门口把资料放到了门边的柜子上,这对于别人来说就是废纸也没人会动他,之后就跑回楼道。
白叙在遇见刚刚蹲下的小伙子之前就遇到了经过楼道的人,但是大家看他这个样子也怕惹祸上身,白叙以为这小伙子也是和之前的人们一样怕惹麻烦,直到听见旁边的声音再次响起。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不要问我1.2.3去哪里了以其他帖子的经验……发出来也保不住,是山山的无能……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来!我扶你起来!”
章书珩弯下腰对地上缩成一团的人说着。白叙借着他的力气直起腰,一手扶着楼梯扶手,可是还没等直起身肚子里就是一阵钝痛,就像有人在他的肚子上来了一拳。
“呃……不行……疼……”白叙已经被疼得意识不清,说话也是断断续续。
“你这样不行的,要不我打120吧!”章书珩才掏出手机就看见脚边的人开始拽他的裤子,兄弟你是闹哪出?
“怎么了?你要干嘛?”
“厕所!我……我忍不住了!”
章书珩这才反应过来这人原来是被屎给憋的,这样一个美男在他身边被屎憋得如此狼狈,他突然想整蛊一下这个让他倒霉了一天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章书珩一脸没听清又很是担心的样子。
大概是刚刚上楼运动的原因,那些原本顽固的秽物居然开始下行堵在了出口,现在白叙卡在肚子中的手也能感觉到肠子开始快速蠕动,他努力夹紧后面,但是感觉好像有东西顶了出来。
“小兄弟……我肚子疼……想上厕所……你能不能帮帮我……呃……我不行了……”
说话的功夫注意力有些分散,后面居然有点控制不住,白叙紧忙提臀。章书珩自然是看到了他这窘迫的一幕,看来这人是真的忍不住了,他不由想起中午学校卫生间的一幕。
“你忍着点!15楼我看你也费劲,要不去我家吧!”章书珩看这人的样子别说15楼了,能不能挺到自己家都是个问题。
“麻烦你……呃……谢谢啊!”
“哎呀!你快别说话了,别再直接拉了!”
“唔……呃……”
白叙的身体几乎全靠在章书珩在缓慢移动着,终于到了章书珩家门口,他只能靠在墙上等着开门。结果门开后他却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他现在的状况根本没办法弯腰换鞋,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他不好意思直接进去。在他尴尬地时候章书珩直接蹲在为他换了拖鞋,之后右手指了指。
跌跌撞撞进到卫生间却没有如愿以偿的听到重物落水的声音,明明能够感觉到他就在洞口,可是无论白叙如何用力也不肯下行半分。而且现在还是在别人家里,在卫生间太久也不好意思,白叙下面蛮横的用着力手也大力地向下推着肚子。
“呃……嗯……呼呼……”
白叙租的这个房子不大,他坐在外面能清楚地听见里面的人用力的声音,但是就是听不见有东西排出。
“那什么……你不用着急,我也不急着用卫生间,你慢慢解决!”章书珩边看着资料边对着卫生间的方向说着。
“呃……谢谢!”
低了头白叙才发现内裤上已经沾染上了一点黄色,大概是露出的便头粘上的。想来自己27岁居然还弄脏了内裤,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叙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那里虽然每餐都有得吃但是他的肠胃却异常娇气,而且小时候不喜欢读书13岁就出来闯荡,风餐露宿对于娇弱的肠胃更是雪上加霜。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回到家的章书珩以为吃了药就会好,毕竟以前胃疼的时候吃药之后休息一下就好得差不多。但是这次等待他的却是片刻不停地折磨。
药片混合着水进到胃里马上就激得胃部一阵紧缩,还没跑到卫生间他就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收拾干净又是一阵反胃直到把所有的水和药都吐光。
章书珩真的疼得忍不住了给白叙发了一条语音,结果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直到八点都没有回复,难道他是讨厌自己了吗?亏得自己还那么喜欢他。可是喜欢他什么呢?章书珩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为了缓解疼痛分散注意力他让大脑飞快地运转着。
好像他长得挺帅,性格挺好而且说话也挺幽默,接触下来是他喜欢的类型除了学历不高。呸呸呸!谈个恋爱又不是要结婚找另一半在意学历干嘛?
就这么天马行空地想着,直到听见了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章书珩几乎是从沙发上弹射起来,乐极生悲的是随着体位的变化刚刚消停一会的胃立马疼得他弯下腰。
门口的白叙焦急地喊着他,他几乎是一步一步挪到门口,开了门他着实忍不住了直奔卫生间吐了个昏天暗地。
白叙也真是没想到这个小学生居然难受成这样,早知道下午的时候就不应该让他自己回家,进去给人拍了拍背又倒了点水让他漱漱口。
“不好意思书珩,我刚刚玩游戏就没注意到你的微信。”
“没事儿,我那阵儿就是疼昏了头,也不知道找谁说。”
听到章书珩这样说白叙的心里有点不好意思。
“你一个人住你爸妈放心吗?”
“我一男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再说他们离婚了各有各家,不怎么管我。”
章书珩低着头低声地诉说着,好像说的是别人的故事而他是一个旁观者,没有任何情感。
“你要吃点什么吗?我做给你吃?”
“如果你是因为同情或者可怜大可不必!”
白叙看着这个闹着情绪的小孩儿感觉很好笑,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这个语气让白叙很不舒服。大概因为他是孤儿的原因他并不觉得他有多可怜,可这人没有说话白叙也不想在这找不痛快。
“那……我先走了!”
章书珩其实是有一点生气的,一是气自己这个不争气的破身体,二是气白叙一点都不关心他,三是气怎么也拿不下这个男人。但是他一听人要走就有点急了,他没有过什么追人的经验,以前都是他一撩拨那些人就自己上钩,现在他倒是不会了。
白叙的脚马上就要到门口,手马上就要拉开门的时候,他听见了后面的呜咽,回头一看那人红着俩眼圈盯着自己好像他欺负了他一样。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可是我好疼啊……”
“唉!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让吃药也不吃……你……”
看着他抿着小嘴一言不发,眼泪还挂在腮边白叙这些数落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白叙最终还是没有忍心离开,此刻他正给难受得厉害的章书珩揉着胃,虽然已经吐得一干二净但是胃却是胀硬的,他只要稍稍用力躺着的人就会嗳气打嗝。灶台上煮着粥,白叙怕他肚子没有东西吃了药之后再吐出来。

章书珩大概是前些天在夜店玩得太疯了,加上今天的体力劳动和疼痛的折磨,此刻被揉得有点昏昏欲睡,那双手上有一层薄茧很是有力但是却控制得很好。

“别睡,喝了粥吃了药再睡。”

“嗯?”

“醒醒”

“没睡。”

章书珩眼睛都闭上了还哼哼唧唧地说出没睡,白叙觉得既心疼又好笑。

喝过粥吃了药白叙也不敢让他马上就躺下,坐着看他也有点迷糊,白叙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你都沦落到打工为生了还自己租房子?”

章书珩当然不会告诉他,他租房子是为了带人回来方便。

“我以前没住过校,虽然四人一寝我也不太习惯。”

“小孩儿还挺娇气。”

“我不是娇气!”

听白叙这么说章书珩有点生气,他不是一个娇气的人但是却是一个花心的,这个房子租了三年了带回来的没有五十个也得有二三十,有的算是他的男朋友吧,有的也就一夜。当然这些他才不会蠢到和白叙说。

“那……既然你不娇气我就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什么?真哒?”

白叙看着这孩子出去半工半读也是不容易,自己搬来可以付房租让他有一定的收入,这样就不会像今天一样病成这样也不肯回家了。

章书珩激动得都要站起来转圈圈了,真不枉费这一天他出力又出汗的,好歹这第一步是迈出去了。

“怎么你又不愿意了?”

“当然不是,我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你是病傻了吧!我搬过来算什么福。”

章书珩特别想回答他是“性”福,但是他怕把人吓跑了。

“哎呀!反正就是开心不用自己一个人住了。”

如果当时白叙仔细想一想为什么章书珩大学读了三年都没有室友,难道真的是没有合适的人吗?他一时被这个年轻阳光的大学生的外表迷惑。

这天晚上章书珩说什么也不让白叙离开,只要他一要走他就捂着胃喊疼。其实他是真的还有点难受,以至于在拉扯的过程中吐了白叙一袖子。

“呕……”

“你啊!就折腾吧!”

十月份的天气还好白叙里面还有一件白色短袖打底,看着窝在沙发里老实了的人,白叙也是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在他这一晚,明天和房东商量之后退租。

其实搬到这里的确是他脑子一热,如果明年这人毕业搬走他又该怎么办他都没有考虑过,这不像白叙的风格,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今天白叙依旧睡在了沙发上,他不习惯身边有人确切的说是不太熟的人,明天二人觉得收拾书房给白叙腾窝。

这一晚白叙睡得不安稳他怕章书珩半夜又折腾起来,而章书珩却睡得像死猪一样。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此文电电已完结
id山岚
有点儿虐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目送着章书珩进了车站,白叙依旧没有离开。这是他目送第四个人离开,第一个是他的母亲被救护车带走再也没有回来,第二个是那个男人被警车带走也没有回来,第三个是他的外婆进了手术室却没有出来,而此时这个属于他的男孩也一步步离开,但是他们在万物复苏的三月还会相见。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俩每天在白叙下班之后都会视频有时候一个小时,有的时候可以长达几个小时。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是好像每天发生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都想和对方分享。
“老白你今天想我没有?”
“想啊!都快想不起来了!”
“好啊!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是不是送快递的路上又捡到小男生了!”
“除了你这个小男生其他时候我都喜欢肤白貌美大长腿!”
“嘁!对了老白,明天我要去奶奶家估计晚上就不能和你视频了,你不要太想我哦!”章书珩做出了一个万分可惜的表情。
“你放心的去吧!留我一人独守空房!”
“臭贫!”
“好了好了珩珩!你明天还要开车早点休息吧。”
“亲我一下!”
“啵!”
章书珩放下手机却久久不能入睡,他明天根本不是去奶奶家,况且奶奶家离他家也并不远,他编造这些的理由不过是为了明天和齐楚的见面。
“嗡嗡……”章书珩草草地看了一眼信息还是老地方,放下手机一夜无梦。
今天的白叙还是和以往一样早早起床,之后给章书珩发了个消息就急匆匆地出门,他最近又多送了一些小区的包裹。和章书珩在一起之后肯定不能像他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吃饱全家不饿,而且临近年关还要给福利院的孩子们准备礼物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老白你这是挣钱不要命啊!你这得送到什么时候!”老张看着白叙这些天忙忙碌碌的身影觉得这人比之前更拼了。
“趁着年轻多干点儿!走了张哥!”
“这小子是想快点安定下来!”
“看出来了,这是有人了!挺好!也该有个家了!”
白叙与这二人共事多年,以前的白叙也是个拼命三郎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可是现在的他不太一样好像有着驱使他前进的动力,让他整个人光彩熠熠。
一个人的时候白叙就随便的买点吃的应付一顿,路过楼下的小餐馆打包了一份盒饭之后随便买了一点儿熟食就解决了晚饭。
吃过饭就躺在沙发上呆愣愣地盯着手机,除了早上二人的寥寥对话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他很想问问章书珩在干嘛又怕打扰他,就这么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章书珩也在盯着黑屏的手机发呆,只是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看什么呢?有什么事儿吗?”齐楚往嘴里送了一口汤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没有,我们晚上去你家?”
“去酒店吧!我爸妈这几天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也知道那俩人想一出是一出。”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白叙感觉自己搬完家可能要去打一针了,肚子疼一直没有缓解从刚刚开始居然还一阵阵地发冷,这不是简单的消化不良应该是肠胃感冒了。
“白啊!你脸色不好休息一下吧!剩下的哥帮你搬!有啥事儿你就说别憋心里,哥儿几个有啥不能说的!”老张从早上来就发现白叙不对劲,他原本以为是和小女朋友有关但是看着匆匆忙忙搬家的架势和他合租这个小男生也脱不了干系。
直男如张哥,他单刀直入地认为这个小男生抢了白叙的女朋友才让他如此郁郁寡欢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白!那人是不是找你的?一直看你!”
顺着老张看的方向白叙看到了一个二十左右岁的男生,白色及膝羽绒服围着一条棕色围巾带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但是直接告诉白叙这个人应该是……齐楚。
白叙大步地走了上去,站在那个捂得严实的人面前,这人不高也就一米七五左右所以白叙要稍稍低头看他。
“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让章书珩如此。”
“他让你来的?”白叙大概是因为腹泻了一晚的原因说话软绵绵的不似平时有力。
“我替他处理这种事也很多次了,不过你比其他人特别。”
“呵!当你夸我了!”
“你这是在搬家?”
“嗯!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见!”
看着白叙的背影,齐楚知道他输了。因为以前即使章书珩在外面有多乱来都不会让人住进家里,而这个男人也和他想象得不一样。他真的很帅而且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这种人一般熟悉过后有一种莫名的魅力。这可能也是为什么章书珩愿意为了他和自己撕破脸的原因吧!
其实齐楚来只是因为不甘心,他不甘心只有自己被背叛,只有自己痛苦,所以他要来见证这个人的痛苦。
白叙几乎刚回到屋里就脱力的摔倒了,肚子里像钻进了活物一样,抻得肠子一阵一阵地剧痛。原来那个人连分手二字都不愿意当面和他说,还要让原配来羞辱他,白叙觉得自己要被气炸了。结果一口胃液直接喷了出来,之后人也直接晕了过去。
还好老张开车过来,在车上意识不请的白叙在一遍又一遍的小声又清晰地叫着书珩、珩珩。这是外人没有见过的白叙,脆弱又敏感不禁让人心疼。
“砰……”
齐楚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却在一个转弯处直接被一辆车撞倒。
“你没事儿吧?怎么不看着点啊!你都走路中间了,这还好是小区里面这要是马……诶?你别哭啊!伤哪里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诶!你抱我干什么?操!”
李岩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刚把车开出车库一转弯就撞上一个不长眼的,这也就算了更要命的是那人正抱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
“看看把人都撞这样了!”
“一定是想跑,没看紧拽着他!”
“可不能让他跑了!”
旁边聚集的热心群众越来越大,议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李岩心里则有一万头可爱的小动物奔过。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全文电电已完结
id山岚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你这什么情况?”
看着齐楚脱了外套里面是一件墨绿色的卫衣下面是一条黑色卫裤,看起来可真是显小啊!李岩觉得自己有必要学学年轻的穿搭,可是自己在公司除了西装也穿不上其他的衣服。可是对面的人扒完衣服怎么就蹲下了?
“肚子不舒服……嘶……”
“吃饭了吗?”
“早饭吃了!”齐楚如实回答。
李岩抬腕一看,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早饭吃了有个屁用。
“你打电话订个吃的吧!估计是饿的那个我……诶……”
还没等李岩的话说完,眼见着齐楚连滚带爬地进了卫生间……
“呕……咳咳……呕……呃……”
“噗……噗嗤……噗嗤……嗤”
入耳的声音几乎和水流一样,这人泻成这样应该是吃坏东西了。开始估计是觉得屋里还有其他人不好意思泻出来还有一点忍耐的意思,拉肚子岂是能忍住的?最后几乎是喷出来的。
“那个……小兄弟你是不是吃坏了?我让前台送点药上来哈!”
可是这药都已经到了李岩的手上,里面的人却依旧没有出来。他叫什么来着?刚刚在医院填单子的时候好像有写,叫……叫齐楚。
“齐楚你没事儿吧?吱个声!”
“我……我……好疼!”
齐楚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要被拽出来了,里面的异物被肠道驱赶着排出却还是止不住地绞痛着。疼得他冷汗直冒眼前黑影重重,外面那人说什么他耳鸣到听不清楚。
“呃……嗯……”
或许这就是报应,他千里迢迢来拆散人家的姻缘老天就让他疼死也是活该,可是自己屡屡被背叛为什么难过的还是他?为什么如此不公平!
李岩端着水拿着药站在卫生间门外是进退两难,进的话俩人才认识不到三个小时,贸然闯进卫生间人家怕不是以为他是个流氓变态之类的。这退的话他好像听见里面的人呜咽的声音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儿,在案发现场的他也是逃脱不了干系。
在迟疑了两三分钟之后李岩还是打开了门,只见齐楚把自己折到了一起双臂抱着肚子垂着头。
“哎呦喂!来来来!快起来把药吃了!”
李岩这边正扶着齐楚的身子让他靠着自己坐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咋了?”
“我让你给我妈买点东西,你买哪去了?出国买去了是吗?”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岩的妻子!不对!是前妻!
“哎呀!不是晚上去吗?我去之前一定买回去啊!没事儿挂了!”
“这离了婚你是真不上心啊!别忘了他们可都不知道我们离婚,你做戏也得……”
李岩把手机外放之后就放到了洗手台上,之后把药喂到了齐楚嘴里,大概是突然直起腰肚子被抻到了,肠子一阵痉挛疼得齐楚哼唧出声。
“呃……好疼……啊……不行了……”
“好了好了 吃了药就不疼了!没事了啊!”见人疼得厉害李岩紧忙出声安慰着,希望可以减轻一点他的痛感。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在王贺那里也没有白叙的蛛丝马迹,只知道那人曾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套出他的话,之后就再无消息了!
章书珩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去找张哥,好在张哥的快递站还在那里但不出意外地吃了闭门羹。
“不知道!走走走!我这不欢迎你!”
张哥看见这人就生气,这都一年多了来问还有个屁用,想起那天在医院白叙的样子老张都想把这人打一顿。
“张哥我……我想去找他……”
“你说走就走?说找就找?说换人就换人?地球围着你转?出去出去!”老张记得这孩子在自己这好像兼职过一天,那时候对他就没什么好感。
章书珩敢肯定的是老张知道白叙在哪儿,这是他找人的最后线索了,他不能就这么走了。八月份的艳阳天,就站在快递站的面前,每个进出路过的人都免不了多看几眼。
“张哥,那人一直站那儿!要不我把他轰走?”
“算了,他愿意站就站又不耽误咱啥事儿!”
章书珩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知道这是低血糖还有点中暑,临近中午他走进了那家面馆。一碗熟悉的鸡丝面这次他加了两个蛋,屋子里的空调很足,不少快递小哥都在里面吃饭很是热闹。
一碗面下肚章书珩却站不起来了,这样的冷热交替还有突然吃了荤腥让他腹痛难忍,冷汗直冒。
“小兄弟你没事吧?”
面馆老板在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了脸色不好的章书珩,紧忙上前询问,他这小店虽然不大但是食材肯定新鲜,没有出现过食物中毒,可是这的状态看起来的确不好。
章书珩似乎看出了老板的顾虑言明是自己的原因,大概是中暑了,好心的老板还拿给他藿香正气水。
这一下午老张没干别的,就直勾勾地盯着站在外面的人。汗水顺着他消瘦的脸颊滑到下巴,最后滴落在地很快被蒸发掉。
这里的八月份简直像个蒸笼一样,他看着那人的脸色由苍白转为灰白,站在那儿似乎都摇摇欲坠。
“老张那人站一天了,别出什么事儿!而且我那阵看他吐了还跑了好几次厕所!”
“哼!他愿意!活该!”
章书珩真的有点挺不住了,开始那些食物在他的胃里肠子里横冲直撞,他以为吐出去再泻出去会好点儿。结果空了肚子已经在抽痛,痛得他看不请眼前的事物,只能凭意念立在这里,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张哥明儿见!”
“哎!明儿见!”老张拉下卷帘门刚一转身后面的人吓他一跳。
“吓死我了!你走路都没声啊?”
“他……在哪儿?”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再这样我可报警了!”
“你肯定知道,我求……求求你……告诉我吧!”
老张看着他,不知道是该可怜他还是该撵他走,不过看这倔样子今天不告诉他明天还是得来。
“你就放过他吧!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在外面玩够了又回来有意思吗?他一个人不容易,从福利院到社会都是自己摸爬滚打,就当行行好,你找别人戏耍吧!行不?”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章书珩这些日子能感觉到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几乎每天早上都很费力的醒来,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腹泻的次数似乎少了很多,不过是因为太久没有吃过东西肠胃早已经坏掉了。
摸了摸口袋,里面的糖没剩几颗了,他费力的走到对面的超市买了一包水果糖,结账时他望着朱晓的肚子发呆。
“我……我能……摸摸他吗?”
不知道怎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朱晓顺着他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肚子上,说实话除了他的丈夫还没有人摸过她的肚子。她有点反感,可是看到那人单纯有热切的目光,她点了点头。
章书珩搓了搓手,慢慢地把手放到了朱晓的肚子上,那里面是白叙的孩子,他……他在动!
“他……他动了!动了!”章书珩似乎被吓了一跳,激动了起来。
“哈哈!他可能喜欢你!”
“喜欢……我吗?”他怎么会喜欢我,他一定和他爸爸一样恨毒了我。
“你在干什么!”
白叙刚准备进门就看见章书珩的手放在了朱晓的肚子上,他不知道这人要做什么,难道是因为那句她是他的妻子而……不行!白叙上去就打掉了章书珩的手,把他吓得一激灵。
“老白!小章就是想摸摸小饭团。”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就随便让他摸,一点戒心都没有!”白叙也是被这一幕吓坏了,他不知道章书珩要做什么,万一要对朱晓和孩子不利他怎么负的了责任。
他是什么人?对啊!他是什么人呢?原来他叫小饭团啊!真可爱!章书珩没有力气了,他只是不舍的看了一眼朱晓的肚子之后又看了看白叙摇了摇头,慢慢地走到了对面。
他的步态宛若一个蹒跚的老人,佝偻着瘦弱的背,宽大的工作服里面的腿已经瘦得皮包骨了,只是没有人知道。
“老白!明明你也放不下!为什么不能挑开了说明白呢!”
“我怎么放不下,我早就放下了!”
“你对其他人和善可亲为什么到小章就剑拔弩张?”朱晓是个局外人,可是她看得很清楚。
“不然我要对他怎么样?等他来骗我来耍我?有的当上一次就够了!”
“上当吗?希望你别后悔!”
其实很多时候上的当不过是心甘情愿,所有的坏脾气也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和无措。
天气越来越冷了,朱晓终于听了老公的话不来上班了,白叙也找到人顶替了她的工作。蛋糕店刚刚开业,他有时候要亲自盯着,日子在忙碌中过得飞快。
“叮铃……欢迎光临!”
章书珩进到蛋糕店没有看到柜台里站的是白叙,他专注的看着那些色彩缤纷的生日蛋糕,光是看着都让人感到幸福。
白叙仔细想了想今天是这个人的生日,两年前还是二人一起过的,只是那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请问……这个……最便宜的……”
“99”
还没等章书珩问完白叙就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人惊讶地抬头痴傻地望着白叙,白叙被这人瞧得浑身不自在。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很多情节发不出
全文89章电电已完结
id山岚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难怪他以前白皙娇嫩的手会如此粗糙,那些外翻的指甲和可怖的伤疤都是这样来的。
王贺再次拿起烟,但是想了想刚刚护士的话又放了回去。
“白哥,他是对不起你。他其实在你之前有很多的男朋友,有一夜的也有几个月玩腻的。即使和你在一起时他也和齐楚在一起。”
王贺不知道这些他该不该说,也不知道现在说是不是为时已晚。但是那些话憋在心里太难受,就像刚刚看见马上要死了的章书珩一样难受。
他们俩是大学之后认识的,他对章书珩开始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后来他发现这人挺仗义的。当然私生活的事他也看不惯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儿,他不能因为这些事儿就否定他整个人。
“后来我见过齐楚,他也有了新的伴侣。他说还要多谢你,是在去找你的路上捡了个男朋友。”王贺说到这不禁感慨,真是缘分天定啊!
“他还说,他之所以气势汹汹地去找你,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章书珩和他提了分手,而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王贺看着白叙缓缓起身,大概是因为蹲的太久要扶着墙才勉强站稳。
“我去看看他。”
王贺看着坐在床边的白叙一直垂着头,他犹豫再三还是走上前去。
“白哥……如果你……我该怎么说!如果你不打算原谅他的话,趁他还没醒你就走吧!之后我会把他带走,不然对于你们俩来说……都是折磨!”
白叙依旧没有动作,只是盯着床上的人看好像要把他看穿一样。刚刚替他换衣服时看到了垫在他内裤是的卫生巾,上面还有点点黄色,找来医生之后医生的话让他几乎腿软。
“太久没有进食了,他的肠胃里都是空的,肠胃功能肯定受损,先打着营养液吧!这明显营养不良后面的疹子给他擦点药。”
这时白叙才发现那人本该白嫩的臀瓣因为劣质棉接触皮肤开始泛红起疹子有些地方甚至溃烂,这一切都让他接受不了!
也就是说这些日子这个人在自己眼前,自己却对他的状况,他的那两年一无所知还出言奚落,把他逼上绝路。那胳膊还没有以前的一半粗,两条腿几乎是皮包骨了,每根肋骨也是清晰可见。他就是这样一次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宁愿这人是再次来戏耍他,也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用了!我……会照顾好他的!”这句话说得无力却又掷地有声。
“白哥!你……还愿意……”
“嗯!”
等待的时间总是异常的缓慢,医生说他有可能今晚会醒,所以白叙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面黄肌瘦的人。王贺也是在等着,他请了三天的假,本想着如果白叙不想再继续,他就把人带走。他不想再让他回那个没有温度的家去面度他那个狠心的父亲。
“王贺要不你先去休息吧!他醒了我通知你!”
“我还是等等吧!不然我也不放心!”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看着章书珩委屈巴巴地蹲在卫生间,此刻白叙十万个后悔,为什么没给店里的卫生间安一个坐便。
“噗……噗……唔……”
只有微弱的排气声和章书珩不舒服的低喘,章书珩此刻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被吹到极限的气球,只要再一口气就要爆掉了。他难耐地呻吟着,双手却始终没有捂住腹部,他虽然感受得到难受却不知道如何缓解。白叙显然也察觉出来了,这人现在不止对于外界没有反应,甚至对于自己的疼痛都无法正确感知。
“来!珩珩让白哥摸摸肚肚!很难受吧?白哥先带你回家。”
帮人穿好裤子做好保暖,牵着他往外走。
“对了小李,今天找装修师傅把那个卫生间改了,改成坐便。”
“哈?哦!哦!好好!”
此时小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恋爱脑的男人太可怕了,不过上天什么时候才能赐她一个男人啊!!
“珩珩,让我看看舒服点没有!”
进屋脱完衣服白叙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带人来到卫生间,刚一脱下裤子就发现上面染上了一点黄色,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被一点汤折磨成这样难怪这么瘦。
“坐好!白哥帮你换条裤子!”
等白叙拿着干净的内裤和睡裤回来就看见马桶上的人皱着眉头,现在只要他一皱眉白叙就知道他又是不舒服了。
好在家里的暖气地暖全开温度够用,即使这人不穿裤子也不会着凉,白叙还是扯过浴巾搭在他腿上。慢慢地揉着他鼓胀的小腹,明明只喝了半碗的汤就难受成这样。
“呃……唔……嗬嗬!”
“宝儿忍一下很快就好了!你这样我心都要碎了!”手下肠子里的气体在乱窜,那人疼得紧了就会发出小声的呜咽。
“咕噜……咕噜……唔……呃啊……”
章书珩的头无力的垂在白叙的肩膀,白叙不敢乱动他怕他难受,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气体就是排不出去。
“嗝……呃……”
估计这人以前在那个折磨他的地方就把肠胃给折腾坏了,被接回家没几天就偷跑了出来。到了这儿精神状态直接影响了他的身体,靠着那些馒头和糖果度日。想到这,白叙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他都瘦成这样了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每次小心翼翼地和自己说话却都被自己的冷言冷语怼了回去,他得多难过才选择了自杀。
“宝儿你是不是生气了,所以用折磨自己来折磨白哥,白哥后悔了心疼了你赶快好起来好不好!”白叙一只手轻抚那人头发,一只手微微用力按揉他鼓胀的小腹。
“呃……噗嗤……”
一股清水一样的稀便落入马桶,这是早上喝的那几口汤就把人折磨得如此难受。这人怎么样才能养胖?可把白叙愁坏了。
“咕噜……咕噜……”
肠鸣依旧响亮,果然白叙只揉了两下后面就滴滴答答地排出一点液体,这大概就是那人用卫生巾的原因了。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全文已完结
电电id山岚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望着白叙新买的车,章书珩却站在原地不动左右张望着,白叙自然知道他这是在找小电驴。
“珩珩你要是不上车我可就走了!”
白叙明白自己的话白说,其实那人听不懂的。他走到车前拉开驾驶室的门,坐进去见那人还是固执的站在原地不肯动。
“珩珩我可走了!把你丢这儿了!”
他买车也是怕每天带着章书珩把他冻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人对小电驴情有独钟。
章书珩站在那里,旁边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其他来看车的人但是白叙却离他很远,他莫名的感到害怕,听到那就“把你丢在这儿”的时候,他颤抖着嘴唇却发不了声。
白叙准备下车把他牵过来,结果发现那人全身在颤抖,眼睛瞪着他好像要说什么,他赶紧跑过去发现那人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滑落到了地上。
“宝儿怎么了?哥错了!哥胡说的!”
虽然医生说如果他哭或者说话是对外界刺激的反应是好事儿,但是白叙现在舍不得让他哭了。好不容易把人哄上车,鼻涕眼泪也流了一脸。
“你啊!死鸭子!就嘴硬!你说……唉!”
到了店里小李不禁感叹爱情的力量,以前大冬天那么冷也不见白叙买车,现在怕把媳妇儿冻着反手就提一辆车!啧!酸得她牙疼!
“小李!我把《小猪佩奇》给他找好了!他如果想走动的话你就叫我!我去隔壁看看他们!”
“得令!”
小李见老板出去偷偷摸摸凑到白叙旁边。
“章书珩!看什么呢?好看吗?”
没有反应……尴尬……
“姐姐这里有小猪佩奇的奶酪棒你要不要吃?”说着小李拿出从他侄子那里剥削来的奶酪棒递到章书珩面前。
这回人有反应了,转过头看着小李之后慢慢伸手接过奶酪棒但是好像不知道怎么打开,小脸气鼓鼓的。
“来来来!我给你拆!好了!乖乖看动画片吧!”小李看着章书珩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就觉得像小仓鼠。
中午白叙给章书珩做了虾仁蒸蛋,可是刚喂两口那人就扭头不吃了。这半个月以来在白叙的将养下章书珩的肠胃好了很多,而且也长了一点肉了,今天怎么突然就没有胃口了?
“怎么了珩珩?是不好吃吗?”白叙用少勺子盛出一点尝了尝味道不错的。
“是不舒服吗?”白叙把手搓热探进了那人的卫衣里面,肚子软软的也不凉应该没有问题,到了胃部的时候有点微微发胀,他用了点儿力。
“嗝……呕……”
一口刚吃下去的东西一下子吐了出来,紧接着就是胃剧烈收缩好像要把胃里的东西都挤出来。
“呕……呕……咳咳……”
这可把白叙给急坏了,他也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怎么就……等等……那个白色的黏糊糊的东西是什么?类似于奶制品可是这人肠胃没有恢复他是不可能喂他这些的。
“小李!你给他吃什么了?”
“白……白哥!我看他坐那无聊就给了他一个奶酪棒……对不起!白哥……我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啊!小章!”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宝儿你要是想去卫生间告诉我,嗯……拽拽袖子我就知道了!”
白叙能感受到章书珩的肚子里面在翻江倒海,连后背的肌肉都收缩着。他能做的只是帮他捂着肚子安抚他的情绪。
“咕噜……咕……嘶……”
白叙感觉到手下的肚子猛的一沉,之后一双小手就拽紧了他的袖子。白叙抱起章书珩来到卫生间,结果那人坐在那却迟迟没有动静。白叙刚准备蹲下帮他揉揉肚子,却被一只手给拂开了。
“怎么了?珩珩?又疼了是不是?”
抬头就看见那人小脸气鼓鼓的,明显是在生气。
“怎么生气了?是在怪我晚上……白哥错了!让你难受了!”
白叙发现章书珩最近的情绪表达越来越多了,说不定哪天他就能好了,后来想一想即使他这样也是挺好的,还……挺可爱的。
“那我不揉了,你自己解决,我去给你拿件衣服倒点水好不好?乖乖坐在这里哈!我很快回来。”
章书珩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眼前一幕幕开始重合。
“我去给你你倒点水?”
“给你拿件衣服吧!”
“我去给你拿点药吧!”
“我们去医院吧!”
“你抱着我就好了!”
是谁在说话?那两个人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章书珩开始急促地呼吸以保证大脑飞快的运转,但是好像有一面墙挡住了他的回想。
头好疼啊!他是谁啊?谁在说话?
白叙拿着东西回来就看见那人抱着头,一脸痛苦眼里蓄满泪水,他以为是因为自己离开了所以他才会这样。
“珩珩别怕!别怕!”
“咕噜……”
一声响亮的肠鸣打断了章书珩的思绪,好疼啊!!肚子里的肠子好像被扯断了,好像又回到了出租屋的时候,无休止的疼痛无边的孤独。突然肚子上传来了温度,还有让他感到舒服一点的按揉。
“白哥轻一点,这次保证不按疼你了!”
这个人有两个发旋,头发短短的,皮肤白白的,他好香啊!章书珩突然好想抱抱他,可是还没等到他行动这个人就把他揽在怀里。
“珩珩是不是泻不出来?我们回去歇一会,你有感觉了我们再来?”
好像在证实他这个错误的想法,章书珩后面开始淅淅沥沥的泻了出来。
“呃……啊……”
能泻出来总比让他一直疼着强,只是这一泻可苦了章书珩,后面本来经历了晚上的事之后就一直胀痛,这不停地腹泻让他后面更加难受。
章书珩每天吃的东西并不多,白叙以为泻一会儿也就好了,大概是肠胃一直没好利索最后直接泻出了肠液。
“宝儿我们先回床上,我给你拿个纸尿裤好不好?你这样一直泻身体吃不消的。”
本来意识处在模糊阶段的章书珩就有点抗拒眼前的人,他一听纸尿裤更是直接把人推开。
“好好好,不穿不穿!你这脾气怎么还越来越大!”
章书珩一直没有看清这个人的脸,但是这个声音他真的好熟悉……

楼主:wdmanamann  时间:2021-11-18 15:22:15
番外
A大的论坛又爆了,近一年来论坛几乎被各种好学上进好青年占领,缺少的是肤白貌美大长腿与实力并存的靓男美女。
“你说这学习好的怎么长得就不帅,这帅的怎么就没有被挖掘出来。”
“哎!自从前几届的学长学姐毕业之后,这质量怎么就不行了!”
“A大颜值的没落啊!”
“啊啊啊啊……快递小哥回来了!”
“什么小哥?求告知……”
“同求!”
“休学回来的经管学长你们看到了吗?”
“哪个学长?”
“简而言之帅哥学长。”
随后有人把章书珩的照片发了上来,继而又有人把快递转战食堂的白叙照片发了出来。照片里一个是清瘦白皙的少年,还有一个稳重健硕的食堂欧巴,让这些女生开启了“追捕”计划。
而此时两位当事人正在收拾二人的爱巢,白叙把房子租在了距学校不远的地方这样章书珩早上就不用起太早了。
白叙打开一个包裹里面都是章书珩的衣服,这些也是后来白叙帮他采购的。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收放刚想去叫那个人,结果看见他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也就没忍心叫他。
章书珩却是被肚子里的不适叫醒了,今天吃过晚饭白叙忙着收拾东西就没给他揉肚子,他吃完饭也有点犯懒也没就靠着没动。结果现在肚子里一阵阵地胀气,在客厅环视一圈也没看见那个人。
章书珩扶着腰挺着肚子踱步到卧室,看见他想找的人正在挂他们俩的衣服,当然大部分都是章书珩的,都是白叙非要买给他的,养他像养儿子一样的溺爱。
“醒了?我马上收拾好了!”
白叙一边把衣服挂进柜子一边示意章书珩出去等他。屋子里还没收拾好,他不想让章书珩动手帮忙。
“白哥……我难受……”
章书珩站在门口扭扭捏捏地说着,这已经让白叙很欣慰了,之前他即使再难受也自己默默忍着,后来在白叙的循循善诱下才知道肯和他说实话。他这一诚实可把白叙紧张坏了。
“珩珩哪里难受?”
“肚子……胀!”
章书珩还低头拍了拍自己鼓鼓的小肚子,拍得砰砰响。
“哎呦!珩珩轻点儿!去客厅等我。”
白叙麻利地放下手里的东西,把手洗干净就坐到了章书珩身边。
“是不是又没听话,我让你动动在休息是不是直接就睡着了?”
大概是之前身体伤了根本章书珩吃过饭后总是犯困,但是如果直接让他休息肠胃就会受不了,一般白叙都会帮他揉揉要不就让他自己走动一会儿。
结果今天太忙一个不注意就让这个小祖宗钻了空子,看这个样子也是难受得不轻。
“我……错了!”
“好了好了白哥没怪你,以后要听话,不然会难受的珩珩。”
白叙把手放到章书珩鼓胀的腹部,熟练地按揉着。只有等章书珩嗳气或者排气之后他才会好受一点儿,所以这个过程他也会很难受的。

楼主:wdmanamann

字数:15378

帖子分类:新胃联盟

发表时间:2021-04-16 18:48:00

更新时间:2021-11-18 15:22:15

评论数:4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