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莲蓬鬼话 >  那些隐藏在民间的“奇门秘术”不是骗人的封建迷信,而是真真实实的法术

那些隐藏在民间的“奇门秘术”不是骗人的封建迷信,而是真真实实的法术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在科技水平过于发达的今天,仍然还是有一些“奇门秘术”被传承到了今天的民间。他们所摆的阵法、所念的咒语、口决,总给人一种骗人的感觉。他们的举动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他们时而念一段常人所听不懂的秘咒、时而唱一段让人即心惧、又舒心的口决鬼歌,时而对天长仰、时而对着阴山呼唤死者的名字…
以前我也不大相信他们这些手艺人的术法是真的,可当看到他们做完法场后不久的一段时间,奇迹都一一出现了:病的要死的人,病竟然好了,那可是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啊!还叫其家属准备后事…、38岁的老婆娘从未生育过一儿半女,男人嫁了好几个,自手艺人去她家做了场法,今个却肚子大了,临产还一生就俩胞弟、村西头有一块没人要的荒地,在我们这些风水人士的眼里,那可是一快绝地,在那地建屋住人,人丁怎么也兴旺不了。可民国年间却有一家逃荒的人来到了我们村,经了解他们一家的难处后,村里把那块荒地给了他们家,他家在那里建屋、开荒种粮。贫穷难熬一直到了今天,上个月有一手艺人在他们家里做法场,一唱一哼就是大半夜,你还别说乖乖了,他们家的鸡猪这个月没死过了…无量天尊,一切都是道化的安排,也该让这家人时来运转,早日脱贫致富了,再穷就三代了。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在没见证这些“奇门秘术”历害之前,我以为那些术学都是假象、骗人的。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的术法都是得到了秘传、承接了法脉。不像我们的风水学,没有秘传、也没有法脉的承接,只有理论,但这些理论都是实实在在的真东西。都是先人们一代一代积累出来的,远古的风水学说+今天的风说学说,就演变成了今天这最科学合理、众受益者拍手叫好的“完美风水学”
风水学的理论只在于《设置风水格局和改变风水格局》,不能为求者设置最好的风水格局、更不能为求者设置最坏的风水格局,一切都以符合中心为准则。通常以为人开山点穴、相阴阳二宅地、为人查查家事、避凶选吉。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唉!今天这日子过得太狗血了,一个人从早上七点就在基地里一直忙到天黑,收工时竟发现狗被蛇咬了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这么些年我一直都是在自信和傲慢中活出来的,我自信是因为我有超高的习例、我傲慢是因为我有超强的学习能力。看一眼的东西我就能记录下十之八九。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我的学习一直都是全班第一。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也就是班主任老师的一句话,促成了我这么多年成了全国最高的学历拥有者,全国最唯一的天才二百五。
记得那天是节语文课,班主任老师用一节课的时间问问大家伙的理想和志愿。每个被抽到的同学都说了自己的理想和志愿:有的想当科学家、有的想当医生、有的想当理发师、有的想做按摩师、有的想做电脑工程师…等等,什么都有。直到老师问到我时,我的两三句话令老师大跌眼镜,老师问我,你长大想做啥?我说我想做个和马大爹一样的风水师,每天为人看看风水、多为人排忧解难、多造福民众、多行善积德。其次还有马大爹这活是绝活,整个寨子就他一人会,上顿喝酒吃肉、下顿还是喝酒吃肉,吃的都是求家拿出最好的东西,平日里求家也恐怕不怎舍得吃,钱财倒不可以太定格,给多少钱是求家的心意,一分不给你也不能开口向求家要、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咱今个就不能坏,我心意已决,我就做个和马大爹一样的人。
全班第一的好学生呐!这就是你的理想,老师用惊恐的语气说”在换个理想,你还年轻,不要痴迷于那些封建迷信上。只有科学和知识才能塑造句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才甚至奇才,老师说的这些你都明白吗?我说老师:科学不是万能的,我家祖上三代至今都是穷鬼,如果能用科学的方程代码来解释,怎能够穷至今天,在说祖上三代至今,没有人抽过大烟、赌过博什么的,都是辛勤劳作的本份人,这些能用科学的方程代码给个合理的解释吗?多劳多得、人勤地生宝,这似乎不太合理。我心已决,这才是我该走的路,何去何从、一切归属于命运的安排。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啥也别想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追随那些无知的封建迷信思想,你依然还是一个穷四代,看得出此时的老师已忒生气了,脸色时而发黑、时而发青,只是做为为人师表,他得努力压抑自己的怒火、维护好自己高尚的品行举止。
我说老师你咋诋毁祖宗们的智慧啊!没有那些学说维持正义,你啥时候倒霉星高照你都不知晓。那你还学现在的科学知识干吗?滚回家去学你的狗屁学说去吧!做你未来的穷四代去吧!此时的老师已生气到了极点,只差没揍我了。我也若火了,撕毁课本、走出教室一摔门走了。走出教室没多远,全班传出一阵阵歧笑声,一切的结果早在我预料之中。走出校园我感觉浑身都忒轻松,好像是放下了所有的包袱,又似脱胎换骨般似的,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又似有种乘风的感觉。自此时此刻起,我也学到了全国最高的学历,荣获小学三年纪博士学位。
这样的轻松日子似乎太短暂了,第二天老师就找到了我家叫我去上学,他知道叫了也是白叫,我心意已决,我是不会在跨进校园半步了。于是他就把实情一五一十地给阿爸说了,临走时,他只说了句:汝子奇才也、若正途研习,它日大成者,唉!不好好读书可惜也。这老师真乃文学水平够格,说话都那么古色古香。我倒能理解,可 阿爸呢,斗大的文子不识一个,恐怕这辈子他也不能理解通那翻话的意思。老师走了,我的世界末日到了。
阿爸像军统局逼供一样的收拾我,龟儿子你为啥不给老子好好上学学本事?我言:汝子心意已决”啪…一个大耳光,同样反复的问一个问题,我同样回答同一个问题。啪、啪…我数不清我倒底挨了阿爸多少记耳光,鼻血已淌的我一脸半生都是,此时我的救星来了,阿妈已从山上打柴回来了。你给老娘住手,打死娃儿后半生谁养你。阿爸是天生的怕老婆、妻管严,即便阿妈不说那些,光是那吼声,阿爸都怕得腿软。
呵呵!吾得救了,理想主义万岁!孔子啊!孟子啊!吾真的解脱了,吾真的自由了。哈哈…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本章开篇至明晚的《马大爹传》之后开始走入故事情节,说实话的,没有人物角色的故事情节,看着不是很有味道,等于一篇无骨无魂之文。对本帖感兴趣的看官们也可以回帖报名为吾提供一些人物角色。说实话的,本来我也没有时间来天涯写文消磨时光,只因前不久我的诺基亚E63系统瘫痪了,没法编写软件了,我目前自己还没有电脑,俩智能机顶一台电脑使用,如今程序瘫痪了一部,我等于少了一只左膀右臂,实在悲催的坑爹啊!不是我舍不得立即买一部顶上,只是因基地每年的花销都要好几万,下一步还要投资扩建,三年了,收入总跟不上投资。当然了,我的风水学科可不是骗人的,大家如有觉得生活哪有不对劲的地方,可以在回帖中提示,我将一一解答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本章开篇至明晚的《马大爹传》之后开始走入故事情节,说实话的,没有人物角色的故事情节,看着不是很有味道,等于一篇无骨无魂之文。对本帖感兴趣的看官们也可以回帖报名为吾提供一些人物角色。说实话的,本来我也没有时间来天涯写文消磨时光,只因前不久我的诺基亚E63系统瘫痪了,没法编写软件了,我目前自己还没有电脑,俩智能机顶一台电脑使用,如今程序瘫痪了一部,我等于少了一只左膀右臂,实在悲催的坑爹啊!不是我舍不得立即买一部顶上,只是因基地每年的花销都要好几万,下一步还要投资扩建,三年了,收入总跟不上投资。当然了,我的风水学科可不是骗人的,大家如有觉得生活哪有不对劲的地方,可以在回帖中提示,我将一一解答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小道,敬礼!大家要的真实经历,我都会一一序写,我所写的都是我的所经所历。至于奔波之苦,我也是从这方面过来的,修行必须休息,可还得考虑尽量的满足阿爸阿妈的生活物质需求。这就是我的真实生活,白天我是一个忙碌的生物工程师、皆风水学家,晚上我是一个SYStemp软件编写员、皆黑客,一切的起点都从一开始,受尽人间百般苦恼,今稍活得有点人样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马大爹传]
马大爹真名“马本山”是咱们寨子里唯一的风水先生,也是咱们寨子里唯一的名人主角。咱丫金山200多护人的寨子全都追捧他,视他为神仙下凡、救世菩萨。马本山所掌握运用的风水学知识可以说是学富五车,更绝的是他的阴阳二宅断入之法,那就一个贼准,准的顶瓜瓜、灵的瓜瓜叫。没人敢抵毁马本山的声誉,没人敢说它个不是,因为就整个寨子而言,十有八九的人群都是受益者。整个寨子的人都亲切的叫他“马大爹”大家伙都敬爱他、拥护它,当然我也不例外,阴差阳错,我竟成了他的传人。
整个寨子都是彝族,只有马大爹是汉族。马家世代都是汉族,于光绪年间马家风水“马阔”先生移民到了丫金山,只因马阔有超凡的风水哲学,很快就在寨子里扎了根,也为村寨里的人们做了不少好事,因此马家世世代代都受寨民们的拥护和爱戴。
别看马大爹平日过得眉笑颜开,其实他的心里苦着呢,甚至比黄莲还苦!
马家祖先不知受了什么邪咒的封印,一代人只产一子,人丁孤弱的可怜。到马大爹这辈就更别说了,他都快六十岁的人了,娶妻无数、焉然无子,眼看着祖宗的手艺无人传承、香火无法得于延续,他的心里总是焦急万分、似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不得平静。
年轻时的马大爹选妻标准非常高:不胖不瘦女子、中等身材,适唯最佳、能多产子。可结果都一样,那些最佳女子连屁都不见放一个,何见肚子大。离了又娶、娶了又离,媒婆在他身上伤透了脑筋,把他家当成了自己家。古曰:唐代已嘟胖女子为美,虎背熊腰女为富态,能气之鬼神、多子多福。媒婆灵光一闪,把方沿十里的超胖女子都介绍给了他做婆娘,可结果都一样,依然无果,何来有子。
会下蛋的母鸡终究是一只好母鸡。生过孩子离过婚的女人终究是一个好女人。马本山皆信,生过孩子离过婚的好女人应该也能给他生子。也就造成了后来的,离婚女子最佳好、黄花闺女稍欠好,可结果都一样,媒婆找了那么多离婚女子和他结婚,苦难曰:依然无果无子。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马先生,是否在另找一房试试!媒婆一愁末展地说”
杨嫂,别再费神了,这一切都是命,马大爹面无表情地回了杨嫂。《杨嫂,本寨第一知名媒婆,塑有铁嘴一张,能把活的说死、死的说活,在她的牵线撮合下,小伙子不愁娶不山美娇娘、小姑娘不愁嫁不上如意郎。》
那几年我也一直没闲着,一边进山研究药材药性及疑难杂症篇方,一边到各书店、地滩收集有关风水学的古书古本,平日里多抽空研习古人们的伟大业绩。悲催的是根本找不到真实的古书古本,完全都来源于现代的印刷技术。要是金文或甲骨文我也能翻译使用,哪怕是民国时期的手抄本也为之甚妙。现代工艺印刷出来的东西,内容编译得一错在错,这样的文字精髓能够在实际的生活中使用吗?这样做只会害人,不能普济众民。
由于一直寻不到好书,2004年正月十二,我踏上离家打工的征途。一打工就是五年,在这五年时间里 我受尽了别人高傲歧视的白眼、受够了人生最低谷的窝囊日子,受尽了别的同年人所不能体会的物质诱惑和人心冷暖。在这五年时间里我到餐厅当过服务员、当过清洁工 扫过大街、去建筑工地扛过钢筋、搬过砖。这五年时间,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靠辛勤劳作付出挣来的钱,永远跟不上物质的需求,更别说物质的诱惑。要想日子过得充实、兜里的钱够花,就必须自己谋求一条正经的生财知路、拥有一个吃饭的饭碗。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回复第21楼(作者:@神气木头 于 2012-07-09 01:25)
我为楼主提供一个角色,叫牛北,怎么样?嘿嘿嘿。。大家都懂得。话说楼主的开篇太混乱了。。
[本……
==========
非常感谢“神气木头”为吾提供的第一个角色“牛北”开篇是有点乱,不过进入到每一个故事情节就憬然有序了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五年了,这样的打工奔波生涯我实在是过够了。每天像牛儿一样的辛勤劳作,还要忍受若干人的白眼、窝囊气,于是我决定返程回家去寻觅自己的财富价值。我于2009年10月01号那天登上了回家的大巴。那一刻我真的好轻松、心情好的就像下山的猴子,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好微妙,也许我的人生就应该多一点这种感觉。
回家的第二天我就一个人在基地里料理了,要说策划书什么的,根本就没那个必要了,打工的期间我什么都策划好了,基地面积不是很大、总十余亩,一半种植药材、一半种植蘑芋。
忙碌的第七天夜晚,那是一个令我此生难以忘怀的夜晚。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那天晚上8:30余分,马大爹打着手电来到了我基地的工篷里。马大爹人虽已六十有余了,可性格依旧无所变化,还是一副喜气盈盈的笑脸。你娃独自在这山上,后山又埋了那么多死人,你就不怕晚上那些鬼魅找你唠唠家常?我说不怕,就算真有那些东西,他们也不敢把我咋样。说是不怕,倒也未必,经他一提醒,我到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从我工篷径直往北走不到150米处就是一大片墓地,且数量非常之多…
当时工篷里什么都不是很齐全,但吃喝还是有备的。我给他泡了杯茶、炒了盘花生米,煎了一盘鸡蛋。一一摆上桌,倒了俩杯酒,二人便喝了起来。老朽深夜造反,只为与你说说话、唠唠叨叨,来,喝完满上,咱边喝边说。老朽问你,你说这世上真有鬼魅一说吗?我说马大爹啊!你这个问题问得给力啊,这世间还真有鬼魅一说,且实实在在的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只是我们这些肉眼凡胎的人能感应到切无缘看到罢了。要不然还会有那些术学奇人的存在,要说没有,还有他们施展的舞台吗?
小憨包<我的小名>这话说得漂亮,这是你自己的想出来的?我说不是,理论就这样。
来,喝酒,小憨包果然有资质、真不愧为我寨之奇才,老朽总算找对人了,妙哉、妙哉…
我们都有共同的语言,聊得很投机,一直聊到后半夜3点多才就此散会。我执意要送他回家,可他却执意不让我送。看他的言行举止还算清楚,走路一步一个实稳,我也就焉然放心。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晨,我规划的蘑芋已种完了。上午10:00余分,马大爹背着一个书包来到了我的基地上,他把那个书包递交给了我。小憨包,这些书本好好爱惜、好好利用,不得违反祖宗的规矩。我要留他吃饭,却被他给拒绝了,老朽只想留住最美好的瞬间、回味此生的点点滴滴,说完便匆匆去也。
2009年12月23号,马大爹离开了人世,享年63岁,整个寨子的人们沉浸在了悲痛的气氛当中;
[马大爹传就此结束]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虽然没人看,但我还是得写,每晚一则真实的术法故事,明晚更新《空树村放茅人》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回复第29楼(作者:@五色鱼鱼 于 2012-07-09 23:56)
写得还不错,顶你一下
==========
非常感谢支持,自今晚开始,每晚一则故事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回复第30楼(作者:@我爱绳艺 于 2012-07-10 00:19)
好文,坐等更新,顺便在文中多加点风水知识啊
==========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空树村放茅人]
放茅人是一门很雷人的技艺,没有秘籍、手抄本之类的文献资料。一般都是亲口传授、在加之连祖师爷也一同授之于接法者。施法者只要三拜九叩、谦诚请师,祖师爷随叫随到,并能将灵体附属于施发人身上,帮助施法人完成这项“放茅人”的技艺。
其实放矛人就是糊弄阎王的技艺,求家花重金恭请,施法者使用此法术将快完病者的三魂从阴间给弄回来,数日后病者就可以全愈、安康,同时在施法的时辰内,村里到处都能听见数人喊叫不同人的名字。那声音忽暗忽明、能听见前声听不见后音,答应者三日内则完。不为别的,快病完者的三魂被弄回来了,可阴间那边的名额就空了,得在阎王查阅之前必须补上。当然不是什么快病完者都能通过此法术来逃避死劫,得看机缘,祖先会通过阴间的关系迅速查清,此病完人的三魂有没有传递到阎王那里查阅审判。如果真传递到了阎王那里,祖师也束手无策了,祖先会告诉徒弟“施法者”此快病完人的法场是否能做!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一天我正在基地里挖地,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从裤兜里掏出一看,来电竟然是“牛北”牛北为空树村人,是我小学1~3年级时的铁杆哥们,我们一起去河里偷过鸭子、一起在学校里非礼过小女生…仔细回味 真让人意味深长,妙极、妙极。至于我的手机号码,那也是上次他家小孩漫月,去喝祝福酒的时候我顺便告诉他的。于是我按了一下接听键!
牛北你这个憨表,是不是又有什么喜事邀我去喝酒;
是的,小憨包,我就邀你来喝酒怎么着,你倒是来不来,来了有好事、不来你后悔,说完便挂了,手机里发出嘟嘟的离线音。
于是我启动11路公交车,马不停蹄的赶往空树村,一走就是七八里路,把我给累的,这11路公交车好倒是好,即节省尾气排放又省人民币,实在是实惠,可前提是体力投入实在太大了。赶到他家时已快到18:00了,
我一进门牛北随即把我邀进客厅,泡了杯茶给我、递了支烟给我。一边吸着烟、品这查,一边的交谈也随之开始了。我说:牛北,你叫我来肯定有啥事情,你就痛快点说吧,不许拐弯抹角;我老牛今天叫你来,一是喝酒、二是有一点重楼要卖给你,上次你来的时候说过要种重楼,于是我收了一点,整个村里的人都出气挖了好几天了,量不是很大,只收到了十公斤,这玩意快绝种了,你要好好研究种植技术。我说你这玩意收多少钱/公斤来着?我老牛不多赚你的钱,我只收40元钱/公斤,你小憨包爱给多少就多少。我说我给你60元钱/公斤,盈利值20%,你看怎么样?
好,他一拍桌子,立马带我去看重楼,那些重楼全装在泡沫保鲜箱里,大的商品重楼占三分之二、小的占三分之一,这点价格就一个字,超值。
唉,你们哥俩瞎磨蹭啥呢!快洗洗手来吃饭了,我递了六百元钱给他,你点点数。牛北把钱装进口代,勿讲究了,洗个鸟鸟,这贱人就是忒唠叨。你还别说他这老婆真还如他所说的那样,一双狐媚眼,多看你几眼,你还着实有点消受不了,中等个子、腰不粗不细,下跨比率稍比一般女子稍宽一点,此女前世非妓也为娼也。
这牛北还真是细心,桌上的菜尧好像是特意为我而准备的,有凉拌猪头肉、清汤鸡、鸡蛋煎饼、花生米…全都和我的味口,我和牛北一直喝到爷里0:00左右才依依道别,我背好那包重楼,醉意熏熏地往村外赶…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就暂时写到这了,放茅人情节晚上序写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时间:2022-08-20 10:49:37
没有手电我只好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做为照明设备。我虽快醉了、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我深一脚浅一脚的沿路返回,刚走出村子忽闻到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香火味;走进一瞧那里很热闹,围了好多人在那观看什么?走近仔细一瞧,原来是有一士在那布阵施法。看似很稀奇,村民们都来凑这个热闹,想看个究竟。法坛已布完了,一对腊竹在燃烧着,一盏七个灯心的香油灯在忽明忽暗的燃烧着,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七星灯?坛边有一堆篝火,坛中有一对面人,有男有女、类似于金童玉女,周围插了半圈正在点燃的香火,香火端末两侧分别插了四只小旗子,有黄有绿、共为八只;
施法者岁数不大,也就三十稍出头一点。左手持令牌、右手持桃木剑,此时他焚烧了一张符,烧了些冥币,念念有词的唱起了让人听不懂且没有节奏的鬼歌,左手持着令牌、右手持立桃木剑,唱着鬼歌,不缓不慢的左三圈、右三圈行走着。直至走完最后一圈,他又焚烧了一张符,桃木剑往七星灯里一点香油,在将剑尖指向俩面人的眉心一点,然后将俩面人直接放入火中焚烧,嘴里仍就念念有词,可问题还是一句也听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教派?要是正派人士开坛做法,旁人还能听懂一小部分的口决。
此时他仍还是烧了些冥币,嘴里仍还是念念有词,他左手拿起令牌往右手的桃木剑上一拍,令牌和剑都齐齐指向了对面的背阴山,嘴里仍还是念念有词的唱着曲子。
这时他不念也不唱了,剑和令牌也同时收回放进了包里。此时他向那座背阴的大山喊了句:金童玉女,有没有从山神那把那亡魂给我带出来!喂,回大仙,金童玉女瑾遵法指,已将亡魂从山神那给您带了回来,一男一女俩声音忽明忽暗的从背阴山上传来。此时他又烧了些冥币,一点小钱不成敬意,二位仙童一路走好。多谢大仙美意,吾等去也,一男一女忽明忽暗的声音在次从背阴山上传来,这次可雷着了一些围观者,胆子小的被吓得屁股尿流的跑了一些。这时他又念念有词的唱起了曲子,唱完鬼曲,他双手叉腰、一跺脚,对着背阴山一喊:喂,王算给有回来了,冷了到我这里来、饿了到我这里来。
喂,我王算回来了,背阴山那边传来了鬼魂的呼唤声,也是忽明忽暗的声音,更雷人的是呼唤声到哪,连同树叶都跟着响。
我王算回来了…
我王算回来了…
那声音越来越近了,我想肯定会雷着那些胆大的村民吧!可我四周一看什么人也没有了,我成了这里唯一的观众。
此时他朝我走了过来,小老表胆色可佳,实在让吾佩服。我掏出烟来递了一只给他,我说鬼并不是很可怕,或许有时候人会比鬼更可怕。我帮他点找了烟,我说老哥,能让我见见那玩意吗?这个嘛,可到是可以,就是不准泄漏天机,我说我可以保证不向外泄漏一点。
他把手伸进七星灯里沾了点香油,他示意让我闭下双眼,嘴里念念有词一翻后,往我眉心一点。现在睁开眼睛看吧!刚睁开眼,妙哉、我的老天爷,我真的看到了,那玩意长得…在此省略若些字,那啥,我答应过人家不准泄漏天机。
此时的七星灯更明亮了,王算的鬼魂正在舔着灯里的香油。他摸摸鬼魂的脑袋,小道乖,跟吾回家去吧,他一手端着七星灯,王算的鬼魂就在灯后紧跟着朝病者家里走去。走出没多远他又回头对我说:小老表吾赶时间呢,来不及收拾残局了,时辰也快到了,你帮我把坛里外所有的东西都给烧了,它日有缘,你我在相聚。
我刚烧完那些东西,村里的鸡就开始叫了,一看手机已是4:25分了,天快亮了。

楼主:彝山的小阿哥

字数:158403

帖子分类:莲蓬鬼话

发表时间:2012-07-07 08:17:07

更新时间:2022-08-20 10:49:37

评论数:1027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