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男主角受伤 >  【男主角受伤吧】(bl) 许你一世 (忘羡)

【男主角受伤吧】(bl) 许你一世 (忘羡)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忘羡同人,十六年后重生+失明梗,虐羡羡,渣文笔,不喜勿喷,且不敢保证不会坑,毕竟还是文笔太渣。羡羡和汪叽震楼~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1
床榻之上,魏无羡睁开双眼,熟悉的黑暗布满视野,十六年后再次醒来,便已是这样。
静室,蓝湛不在,魏无羡有些口渴,便摸索着下床,往桌边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屋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魏无羡喜欢雨水的味道,在云梦的时候便常常下雨。
魏无羡慢慢走到屋檐下,光着的脚感受雨水,冰凉得有些刺骨,这具身体果然太弱了,还是进去吧,要是被蓝湛看到,又会担心了。刚要转身,便踢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是小兔子吧,还好没踩到。魏无羡想往旁边挪一步,却突然踩空,滚下石阶,脑袋不小心磕在了石头上,魏无羡觉得全身没有力气,头也晕的不行,能明显感觉到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正在一点点流出,可是,他一想到蓝湛担心的样子便努力得想要自己爬起来,可是试了好几次都不行,雨水淋湿了全身,冰冷的不行,意识一点点抽离,直至完全迷失。
蓝湛和思追回来,刚走到门口,便看见躺在地上的魏无羡,脸色苍白,只着一件白色单衣,头上和衣服上散布着点点刺眼红色。
“魏婴!”“魏前辈!”
蓝湛顾不了手中的伞跑到魏无羡旁边,将人轻轻扶起靠在怀里,触手冰凉,蓝湛将人抱起,走进内室,将人小心的放在床榻上,和思追一起给他擦干身上,换了干净的衣服。
魏无羡在蓝湛怀里,微微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蓝湛……我没事……只是磕了一下。”
“魏婴!”蓝湛刚要说话,魏无羡又晕过去。
当天晚上,魏无羡便开始发热,浑身滚烫得很。蓝湛一直都是寸步不离的守着,魏无羡的这具身体本就有先天不足之症,总会有胸闷,喘不上气的时候,发病时特别难受。
其实,都怪自己,明知他眼盲不便,还离开那么久,放他一个人在屋里。
蓝湛……蓝湛…
魏无羡又开始说糊话了,可是,他还是很温柔的回应他。
“我在。”
“蓝湛……对不起……我太笨了……怎么爬也爬不起来……又让你担心了……”魏无羡迷迷糊糊的说道。
蓝湛眼眶微红,为他提了提被子。
“没事,我以后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人了。”
突然,魏无羡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眉头紧锁,蓝湛知道他定是心口又不舒服了,便将人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随着灵力一点点输入,魏无羡渐渐安稳下来,蓝湛却不舍得将人放下。
高热持续了三天,可是,退热后人还是昏迷着,蓝湛着急的看着蓝曦臣,蓝曦臣心道自己这个弟弟从来都是不急不躁之人,可遇到与床上这位相关的,便失了方寸。可转念一想也能理解,毕竟这一等就是十六年,好不容易等来的相守怎能不上心呢!
“放心吧,他只是头部受伤,又加之高热消耗过大,身体太过虚弱才会迟迟未醒,无性命之忧。”蓝曦臣道。
蓝湛听了兄长的话,心里总算踏实了点,可仍旧寸步不离的守着。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2
三天后,魏无羡终于醒来了。
“你终于醒了!”蓝湛心里很是高兴,可是面上却只有一个淡淡的微笑而已。
可是,却看得思追和景仪都傻眼了。他们可从未在含光君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容,这简直就是云深不知处的奇闻啊!果然还是魏前辈能办到啊!
蓝忘机将人扶起来靠在厚厚的靠枕上示意思追和景仪过来看他了,整个人虚弱陷进枕头里,脸色还是苍白,却不似那天一般透着灰败之色。
魏无羡想说什么,可是蓝湛却抢先说道:“你几天未进食了,我去给你熬点粥。”说完便走了。
思追和景仪见蓝忘机走了,便直接坐到榻边和魏无羡说起话来,景仪给魏无羡讲他们最近下山夜猎时遇到的新奇的事,景仪本就爱说话,奈何平时家规约束,只有当着魏无羡的面才敢如此放肆。魏无羡刚刚醒,也说不了太多话,便多是听他们讲。
“魏前辈,还有一件事,你知不知道你昏迷的这些天,含光君可担心了……”
咳咳……思追咳嗽两声,示意景仪闭嘴。
景仪不用回头都知道一定是含光君站在门口,完了完了!背后议人是非,议的还是含光君,这次死定了!
“蓝湛,我饿了。”魏无羡知道定是蓝湛来了,便主动解围。
“粥好了。”蓝忘机将粥端过来,全程没看那两小只,那两小只便趁机溜走了。
魏无羡看不见,也没有力气,蓝忘机便亲手喂他喝粥。
“蓝湛,你是不是……有些生我气,气我不听话,到处乱走。”魏无羡试探的问道。
“没有,我是生自己的气,我不该留你一个人。”
“那不是你的错,我只是还没习惯而已,慢慢就好了,以后我一个人也可以搞定的。”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这具身体总有很多让你无能为力的地方。
“你不会一个人的,以后你有我。”蓝湛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他有些措不及防。
“蓝湛。”魏无羡心里很感动,却不知道说什么,世事无常,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承诺蓝忘机什么。
半碗粥下肚,魏无羡已经吃不下了,精神也不好。蓝忘机扶他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魏无羡一天天有了些许起色,慢慢能够下床走动,走累了,便被蓝湛抱回来,本就消瘦,这一病就变本加厉,越发轻盈了,别说蓝湛了,就连思追他们都可以将他一把抱起。蓝忘机虽然变着法的整吃的,可是这具身体似乎很不给面子,多吃点还会吐出来,所以是真的没办法了。
,,,,,
午睡醒来后。
“蓝湛……”魏无羡有气无力的喊道。
“我在,怎么了?”
“蓝湛……我无聊……好无聊啊……”魏无羡又开始无理取闹了。
蓝忘机其实知道,从前那么爱玩的人却一直待在这里确实有些难受。可是怕他身体尚未恢复,便不敢带他出去,最远的地方便是到后山,回来时一般都是累得不行,背回来的。
“魏婴,你想去哪儿?”
“我们去彩衣镇吧,我已经十六年没逛了。”(十六年?明明连魂都不知道在哪儿,真真是不要脸呢!)
“好,我去准备。”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3
蓝湛扶着魏无羡来到门外,将他的手放在一搓毛上,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魏无羡兴奋的叫道:小苹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你想我没?蓝湛,你太好了!
驴子也兴奋的不断蹭着魏无羡的衣服。
“好了!今天刚穿的,别蹭脏了。”魏无羡道。
蓝忘机将人扶上驴子,牵着缰绳便出发了。
一路上都走得较慢,是怕颠着驴背上的人,终于走到彩衣镇时,已过了半日,到了镇上,蓝忘机没有急着带他四处逛,而是先找了家客栈。
“小二,要一间上等客房”
“蓝湛,我们刚来,为什么急着住客栈?”
“魏婴,你需要休息一下。”
魏无羡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只能听话。
二人上了楼梯,小二看两位气度不凡,便不敢怠慢,可惜了魏无羡眼盲,脸色有些苍白,却也是极为俊俏的。
“这是小店最上等的房间,二位公子有什么需要吩咐就是,小的不打扰二位休息了。”说着退出去为他们关上房门。
“为什么要开最上等的客房?”魏无羡疑惑,云深不知处不是一向崇尚节俭吗?
“怕你睡着不舒服。”蓝忘机将人扶到榻上,便转身为他倒水。
魏无羡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听得到蓝湛忙碌的脚步声,心里挺愧疚的,这样的自己回到蓝湛身边到底还是累赘。
“魏婴?”
魏无羡想得出神,才反应过来蓝忘机在叫自己:“嗯?怎么了?”
“没事,今晚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魏无羡突然来了兴致,可是蓝忘机后面的话却直接断了他的念想。
“除了天子笑。”
“蓝湛!”魏无羡委屈巴巴的求道:“就一口,一口也不行吗?都十六年没喝了…”(又是不要脸的撒娇!)
“等你再好些了就可以。”
“骗人!哪会再好些呀,现在不就已经很好了吗?就是不想给我喝呗!”
这话说得让蓝湛有些心疼,可是,喝酒终究对身体不好。
魏无羡委屈的抱着膝盖,把自己缩成一团,眼睛又看不见,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蓝湛说服自己假装没看见,开始收拾行李。
两人僵持着,好一会儿魏无羡都没说话,水也不喝,还是生气,蓝湛终究还是心软了。
“魏婴,不要生气了,我去买。”
魏无羡立马就变脸了,这招真是百试不爽啊,随即一脸无害的笑道:“好,你去吧,我等你!”
蓝湛又怎会不知他的小聪明,只是不忍心罢了。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4
今天是灯会,所以夜晚很热闹,街上挂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灯,五颜六色,特别好看。
晚饭,蓝湛只给他喝了半杯天子笑,魏无羡开心得像小孩子一样不舍得喝,喝了好久才喝完。吃完饭,蓝湛便带着他上街了。
街上人特别多,蓝湛小心翼翼的护着,生怕他被挤着碰着。魏无羡看不见,却能听见旁边不断走过的人群传来的说话声和欢笑声,这份爽朗, 曾几何时,自己也有,那时也常常和江澄,师姐,还有云梦的师弟们一起看那些绚丽的灯火,可是现在却什么看不见了……不知云梦怎么样了,江澄怎么样了。心里有些失落,却不能让蓝湛看出来,脸上依旧微笑着。
“蓝湛,我想吃枇杷。”魏无羡突然说道,记得上次对付水行渊的时候吃过,突然很怀念它的味道。
蓝湛望了一下,街对面有卖的,只是排了好多人。
“我去买,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千万别动,人太多。”蓝湛将人留到旁边的屋檐下坐着。
“嗯。”魏无羡乖乖的点头答应道。
人太多,蓝湛好不容易才挤进去,一身白衣,本如谪仙一般的世家公子,却挤在人群堆里买枇杷,如果被蓝启仁看见,估计会当场气晕过去。
魏无羡站在石阶上,突然被撞了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便听到有人叫道:“怎么走路的!你眼瞎啊!”魏无羡心想,呵~可不就是眼瞎吗!
听声音,说话的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本想说抱歉,可是如此出言不逊,魏无羡便不服气的回道:“这位公子,我一直在这儿站着,是你走路不长眼撞上我,理应向我赔礼道歉,居然还赖我!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
“你说什么?你……”男孩子明显很生气,话还没说完,被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打断。
“金凌!你又在干什么?还不滚过来?”
这声音,魏无羡再熟悉不过了,江澄,居然在这里碰到他。
“舅舅,有人欺负我!”
舅舅?这孩子不就是师姐的孩子?糟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该来的全来了。转身想要离开,可谁知江澄已经看见了自己“魏无羡!”
随后一道紫电落在自己身上,紫电的威力如何,魏无羡早在十几年前就领教过,只是十几年前尚且难受,如今这具身体怕是承受不住。随着一阵剧痛,魏无羡再一次重重的摔在地上,呕出一口鲜血。街上的行人瞬时围了过来看热闹。
“魏无羡!你果真没死!你骗得我好苦啊!”江澄看见他便想起姐姐的死,眼中的愤怒蒙蔽了一切,全然不顾的抽出了第二鞭。
“砰”第二鞭被一股灵力挡住去路。
“含光君!”江澄看着蓝湛,愤怒的说道,“你让开!这是我和他的恩怨,轮不到你来管!”
“他的事便是我的事,有我在,你休想再伤他!”
“魏婴,你怎么样?”蓝湛小心将人扶起来,准备离开。又一道紫电向他袭来,被他化去。
“站住,你休想带他走,跟我回云梦!”
蓝湛知魏婴伤得不轻,应当马上处理,需尽快摆脱江澄。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5
魏无羡靠着石柱,听着他们打斗的声音,他知江澄不是蓝湛的对手,且蓝湛下手也有分寸,便不那么担心。只是胸口被紫电抽那一下,着实伤得不轻。却不知还忽略了一人!
“魏无羡!为何你还好好的活着。”嗤……剑入血肉的声音!金凌手中的剑半截没入魏无羡的腹部。
魏无羡知道金凌对自己的恨,,毕竟是师姐和金子轩的死都和自己脱不了干系。
随着剑身被拔出,一股股热流喷涌而出,口中也不可抑制的涌出鲜血,身体不受控制的软倒下去。
“魏婴!”蓝湛飞身接住即将倒地的身体,点穴止血,可是效果不好,便用手压住伤口,鲜血仍旧从指缝中流出。
“蓝湛……我没事……不关……金凌的事,你带我回去吧!”魏无羡说得艰难,蓝湛听得心痛。
“好,你撑住。”蓝湛将人抱起,迅速往客栈的方向走去,留江澄愣愣的站在原地。他虽讨厌魏无羡,也从没考虑下这么重的手,金凌这死孩子!
“蓝湛……可不可以……慢一点……伤口疼。”魏无羡委屈的说道,失血过多,身体越来越冷。
“不行,你流了很多血,必须马上止血!再忍忍,马上就到了。”蓝湛将人往怀里送了送,只能尽量让他舒适一些。
“蓝湛……我好冷……好困……”魏无羡呼吸变得困难起来,脸色越发苍白,蓝湛能感觉到怀中的温度正在一点点流失。
“魏婴!别睡!我们马上到了!”蓝湛看似镇定,其实急的不行,一到客栈,便将人放在床上。
“魏婴!魏婴!振作一点!”
可是,魏无羡终究还是昏迷了过去,脸色苍白死灰得吓人。
蓝湛用灵药为他止血,喂他吃了灵丹,解开衣服,伤口触目惊心,一片鲜红。
江澄跟着蓝湛,不知何时也进了房间,蓝湛根本没空搭理他,魏无羡的伤口很深,腹部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江澄看着躺在床上的魏无羡,苍白消瘦,江澄记得他从前没有这么瘦,自从知道金光瑶的恶行,知道魏无羡是被冤枉,自己对他少了恨,多了愧疚,可爹娘,姐姐姐夫终究是因他而死,心里的坎怎么也过不了。此时见他这样,也终是难掩心痛。
蓝湛动作已是轻柔,却仍是让昏迷的人痛出声,站在一旁的江澄也是攒紧拳头,紧张得不行。
“你轻点!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的话,让江澄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蓝湛并没有理他,手上依旧不停地忙着。
两个时辰后,伤口终于被清理干净包扎好,蓝湛为他整理好衣服,擦了脸,又为他盖好被子,这一套动作熟练的程度让江澄有些惊讶。
“蓝湛,他……还好吗?”江澄挣扎了很久还是开口问道。
“怕是让江宗主失望了,他很好,你可以回去了。”蓝湛始终没回过头看他一眼,他知道,魏婴定不想让江澄知道自己的事。
“不是的……”江澄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看蓝湛的样子明显忍着火气,还是先离开。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6
魏无羡睡了三日才醒来,只是流了太多血,伤口也疼得厉害,本来身子就虚,微微一动便喘得厉害。蓝湛将人扶起来靠在枕头上,为他擦干额头的汗,又喂他喝水。
江澄来时便看见这一幕,之前看他眼睛便觉奇怪,却说不出如何奇怪,此时才发现他的眼睛如死水一般毫无生气,原来…他看不见了。
“他的眼睛……为什么会这样?”江澄忍不住问道。
“受了伤,便这样了。”蓝湛替他回答。
江澄知道这个答案明显敷衍自己,便自觉不问了,等以后有机会再问吧。
“江宗主……有何事?”气息不匀,气力不济的问道。
“呃……我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江澄尴尬的开场白,果然符合他一贯的风格。
“请注意你的言辞!”蓝湛不悦的看向江澄。
“让你失望了……”魏无羡失落的说道,咳咳……一阵呛咳袭来,扯得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脸色瞬间更白了几分,喘得更厉害,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江澄见他的样子,哪儿还是记忆中的少年郎模样,分明是垂危之态的病人。
“我…那个…这是上好的金疮药,没死就先用上。”江澄将药放在桌上,又尴尬的解释道:“你别多想,我只是怕你死了便没机会找你算账呢……”
江澄闭嘴,因为蓝湛的眼睛像要吃人一般盯着他。
魏无羡最了解江澄了,他的关心从不会直接表达,都是夹枪带棒的,所以他看起来不那么恨自己了。想到这里,心里很高兴。只是蓝湛不了解,也不喜欢,搞不好两个又会打起来。
“我没事……”
魏无羡几天没吃东西,蓝湛便端来清粥,魏无羡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蓝湛扶人躺下睡觉,这一睡便又是一天一夜未醒。
“昨天不是醒了吗?怎么睡了这么久?”江澄不断的问道。
“江宗主难道没有其他的事吗?”蓝湛不想理他。
“我……没事。”江澄有些厚脸皮的说道。
“那请少说话。”蓝湛无奈:“他只是有些虚弱,需要好好休息。”
“好。”说完便搬了根凳子坐在旁边看着魏无羡。
蓝湛有些无语的看了看他,便不再理他。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睡了吧,明早还要挣钱呢,有空就发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早上好各位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这个已经是新帖,不会再删了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楼里有人喜欢肖战吗?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快更了,还在加紧码字呢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7
阿羡……羡羡……我的羡羡该醒了……
“师姐!不要走,不要离开羡羡!”魏无羡从梦魇中惊醒,衣服都被汗水浸湿。
“又做噩梦了?”蓝湛为他擦汗,又小心的为他换了衣服,“饿不饿?”
“嗯,我想喝莲子粥。”魏无羡突然好想师姐的莲子粥和莲藕排骨汤,可惜那样的味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了。
蓝湛这才恍然大悟,他从前就是那么嘴馋的人,天天白粥,怎会不腻,都怪自己大意了:“好,我去做。”
江澄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心中想着:蓝湛对魏无羡真是有求必应啊!堂堂姑苏蓝氏含光君,却甘愿为他这样跑前跑后,哎~。
蓝湛走到江澄面前,语气平缓说道:“我去一会儿,魏婴劳烦江宗主照顾一下。”
蓝湛突然改变态度,让江澄有些无措。随即点头答应,进屋坐下。蓝忘机平时总是一副清冷高傲的样子,原来求人的时候是这样的。
现在屋里只剩江澄和魏无羡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
“咳~魏无羡,这十六年你去哪儿了?”
魏无羡靠着枕头,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懒懒的说道:“江澄,我口渴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江澄并没有起身倒水。
“江澄,你是要趁我受伤,虐待我吗?”魏无羡将脸转向江澄,委屈巴巴的样子。
江澄看不下去,转身端了一杯水递到他面前:“给你!”
“我没力气,你喂我。”江澄直接一个白眼,他才不会像蓝湛那样对他百依百顺,将杯子递到他手里,“自己喝!”
魏无羡没有骗他,他确实没有力气,端着杯子的手颤抖得不停,还没到嘴边,便洒了一半。
江澄有些后悔,从他手中接过杯子,“我喂你。”
江澄还是太过粗心,喂是喂了,却又喂得太急了。
“咳咳……咳咳……咳咳”魏无羡被呛到,咳嗽不停,有些喘不过气,伤口被扯得生疼,就一会儿额头便布满了密汗。
江澄着急得为他拍背,直到他不再咳嗽,才松了一口气,照顾病人方面果然不如蓝湛做得好。
“江澄……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魏无羡虚弱又无奈的说道。
江澄楞了一下,说道:“是吗?十六年了,经历了这么多,谁又会没有变化。”
魏无羡不想继续那个话题,问道“金凌呢?他过得好吗?”
“我已经叫人送他回金麟台了。”江澄撒谎,其实那天自己骂了金凌,他才赌气回金麟台的。
“哦”对金凌,魏无羡只有愧疚,说到底,师姐和金子轩都是因自己而死,他恨自己都是应该的,毕竟罪孽太深,百死都难辞其咎。
江澄叹了一口气,走到窗边,说道:“魏无羡,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救温家修士吗?”
魏无羡没有回答,江澄却是笑了,说道:“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其实我明明知道答案,真是自讨没趣,呵呵”,所以,从不曾有什么云梦双杰,它真的只是玩笑话罢了。
“江澄,我对不起江家,对不起师傅和师娘,对不起莲花坞的师兄师弟,你即便是杀了我,我也无怨言。”魏无羡说的多,一时有些喘不过气。
“杀了你,呵呵,杀了你他们也回不来了,你好好休息吧!”江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再待下去,他怕会控制不住自己,十几年的旧怨,不是说散就散的,心中的期待,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魏无羡努力的往江澄的方向望去,听到渐渐消失的脚步声,他的心也渐渐痛了。有些错误一旦犯了,是怎么也不能弥补的。
江澄走后,魏无羡一个人在房里坐着,一动不动的,任由心底的痛感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蓝湛端着粥进来,见房里只有魏无羡一人,心道:江澄果然靠不住。
“魏婴,我向掌柜讨要的莲子熬的,你尝尝。”蓝湛小心的将粥递到嘴边。
魏无羡没有回应,眼眶红红的,脸色也是不正常,气息明显不稳,苍白的嘴唇透着一丝淡淡的紫色。
“魏婴,怎么了?”蓝湛心疼,怎会犯病呢?定是江澄又说了什么,让他伤心了。
蓝湛握住他的手,缓缓的输入灵力。
“蓝湛,我是不是做错了。”魏无羡望着他的方向,等待着他的回答。
“世上之事,本不是对错二字便可解释的,跟着自己的心走便是。”
是啊!当初做的时候不就是求个问心无愧吗!可是,无愧于心,无愧于道义,却独独辜负了江枫眠的养育之恩。
“蓝湛,给我粥吧。”魏无羡流着眼泪向蓝湛说道。
蓝湛见他唇间的紫色消失,便收了灵力,答应道:“好”。
魏无羡吃了一口,委屈的说道:“蓝湛,不是这样的味道?”
“没事,我去镇上再买些新鲜的莲子回来便是。”
“再买也是一样,做不出那样的味道。”魏无羡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做不出师姐的味道又不是蓝湛的错,便改口说道:“你做的就很好吃。”
蓝忘机知他是想吃云梦的饺子,毕竟水土不同,味道肯定有差异,魏婴是想云梦了。
“蓝湛,对不起。”魏无羡突然说道。
“为何要说对不起?”蓝忘机觉得,今天的魏婴情绪有些失落,这样对身体康复不好,看来以后还是尽量不让江澄和他单独相处。
“堂堂蓝二公子还要为我做粥,委屈你了。”
“魏婴,我并不委屈,你忘了吗?你是夷陵老祖。”
魏无羡没想到含光君也会说这样的话,顿时破涕为笑,所有的悲伤也烟消云散,心里变得暖暖的。
“魏婴,我们去云梦吧。”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这章比较多,今天就不更了,各位!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下一节回云梦会虐的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这儿晕倒的时候,超有美感的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我还没写,明天更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我晚上码字,尽量明天更新,我速度很慢的,大家别慌,总会出来的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昨晚码字直接睡着了,无语了

楼主:命运此刻  时间:2019-09-13 08:21:56
我还没写完呢,今天还上班

楼主:命运此刻

字数:58044

帖子分类:男主角受伤

发表时间:2019-08-13 08:41:00

更新时间:2019-09-13 08:21:56

评论数:23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