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就是这样发... >  月神Ⅱ(16章下文)

月神Ⅱ(16章下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占坑待填。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17.


时间在黑卝暗中一点一滴流逝,尽管赤云不愿再去思考已经过了多久,可每一滴均匀有序的水滴声都使他的心下沉一分。在这阵令人发狂的安静之中,怀中的赤羿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卝颤,接着他便剧烈咳嗽起来,险些松开了赤云紧卝握的手心。等他稍微平静下来,赤云抓卝住他冰冷发卝颤的手,让他躺在另一手间,同时又用湿卝润的手掌擦去赤羿脸上的血水。赤云低声呼唤他时,忽然一股剧烈的灵力波动自赤羿掌心传来,紧接着,赤羿紧按肚腹,暗自沉下卝身卝体,微曲双膝,低声呻卝吟起来。


“呃--”


赤云抱紧他的身卝体,以免赤羿从自己怀中滑落。赤羿仍在嗯声用卝力,面色被昏暗火光照得蜡黄,水下的双卝腿极度挣开,股间的蛋体已若隐若现。他最终脱力地仰起头来,大口呼吸,脸上的汗水滴滴答答地落在水中,躺在赤云手臂上,连喘气声里都偶尔夹带着痛苦的呻卝吟。


赤云腾不出手来,只得低下头,轻轻卝舔卝去弟卝弟脸上咸苦的汗水。赤羿勉强睁开眼睛,感受到赤云温热的舌卝尖在自己脸颊轻轻卝舔过。他顿时百感交集,更多却是辛酸无助,侧过头把脸贴在赤云脸旁,低低地叫着:“哥卝哥……我生不下来了……”


赤云只轻声安慰着:“大哥很快就来了。再等一等、等一等。”


赤羿垂眸看了眼自己半浸在水中的滚卝圆肚腹,三日过去,也只是依旧圆挺膨卝胀,毫无落地之意。突兀隆卝起的腹顶随着他的呼吸急促鼓动了几下,便听他哽咽问道:“你要我、还是要他……”


赤云慢慢转眸看向他即将瓜熟蒂落的肚子。一阵无声的思索之后,他依旧望着赤羿的肚子,避开他的眼睛,说:“你和他,我都想要。你们都是我的。”


赤羿闻言,慢慢仰起头来,喉间明显地哽咽了一声,露卝出一阵虚弱绝望的冷笑,强作冷然道:“你还是想要他。”


赤云忽然抓紧了赤羿的手心,转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眼神坚定非常:“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没有他,我什么都不是。”


赤羿却蓦然通红眼眶厉声叫道:“就不能选我吗!是我一直陪着你身边!为什么不选我!就算是骗我!”


赤云按住他神力暴走异常的身卝体,将他紧紧抱在怀中,不置一词,直到赤羿安静下来,复又捧腹喘息时,赤云才低声道:“哥卝哥求你。”


赤羿转过脸去,尽管眼中浸满泪水,仍是喘着气冷声道:“我能替你做什么?”


赤云缓缓道:“我们需要彼此。我们,也需要这个孩子。”


赤羿闻言,轻轻颔首,转过头来,眼中满是泪水与嘲讽,嗤笑道:“好啊,那就让你,做我的月神。”


赤云定定看了他一眼,不做承诺,只是轻轻卝抚卝摸卝着赤羿腰间膨隆的肚腹。可他知道赤羿此刻受不得刺卝激,沉思良久,便轻轻道:“好。”


“好?”赤羿却丝毫不曾欣喜,反而流着泪低声说着:“你这都肯答应、这样都肯委屈……”他说着说着,声音便慢慢低落下去,躺在赤云怀中,不再言语。


赤云轻声唤着:“小凌。”


赤羿低低喘息许久,按着肚腹发卝颤说着:“哥卝哥……我好疼啊……你把他弄出来吧!我好疼啊!”


赤云亦毫无办法,只得道:“再等一等,大哥马上就来了。”


赤羿急急卝喘息,惨白的脸色复又涨得微微发红,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息往下使劲。身下的蛋却似黏住了一般,死也不肯从他体卝内出来。赤羿高高卝挺腹,紧紧卝抓卝住赤云的手,又一次浑身发卝颤地往下用卝力。眼看着肚腹上的每一寸皮肤都绷得紧紧,赤羿的力气也使到极致,可股间的蛋却顽固至极,纹丝不动地卡在赤羿体卝内。


而赤羿痛苦生产之时,赤云也感觉到一股一股的、不属于赤羿的力量从他掌心传出。他正在疑惑之时,赤羿忽然松开力气,转而托住自己高卝挺的肚腹,哑声哭道:“出来……出来啊!”


他哭得声嘶力竭,不停捧着肚子要求胎儿出来,模样已从之前的痛苦愤怒变作了崩溃无助。赤云轻轻卝抚着他的肚子,亲卝吻着他的脸颊,温声安慰着:“小凌,休息一下。很快就出来了。”


赤羿只是按着肚腹哑声痛哭,又不时叫着:“出来、出来吧……太痛了……太痛了……”


不料他话音刚落,骨卝盆间忽然一阵急剧撑裂的疼痛传来。他不由高声尖卝叫起来,大大跨开双卝腿,水中立即腾起一阵血雾腥气。赤羿几乎无法动弹,只能挺卝起肚子、跨开双卝腿、双目圆睁,嗬嗬地喘息起来。赤云也当即感觉手中那股力量消失无踪,他腾出另一只手,轻轻掰卝开赤羿的双卝腿,向下摸索了一阵,忽然摸卝到一个巨大温热的蛋体正卡开赤羿双卝腿之间。


赤云当即扶起面色惨白的赤羿,抓卝住他的手慢慢将他拖上岸去,自己仍在水下站着。借着幽暗的火光,他分开赤羿的双卝腿,便见赤羿股间堵着一个雪白蛋体。那蛋的体形颇为巨大,将赤羿的双卝腿挤得向外撑开,还让赤羿的家伙青紫得高高卝挺卝起,如今赤羿腿卝间,只撑满了一个巨大雪白的蛋,随着赤羿偶尔的抽卝搐,还有血流不停涌卝出。


赤云抬起头来,叫道:“小凌,就要生出来了,再用一次力。”


赤羿闻言,想要努力挺卝起身卝体去看身下的蛋,却又失力倒下,抓卝住手边的石块,慢慢喘息了一阵,便咬着牙往下使劲。赤云分开他的双卝腿,小心托住那渐渐挤出的蛋,不时激动说着:“出来了、出来了!”


赤羿松开力气,休息了片刻,又一次高高卝挺卝起肚腹,浑身绷紧。而赤云把手指压在他的穴卝肉附近,慢慢推入挤卝压。赤羿忽觉一个巨卝物正急迫地要滑卝出他的屁卝股,几乎夹也夹不住一般,他顿时长长嗯了一声,收紧肚子,大力岔开双卝腿,双脚不停地往两侧张卝开。就见他滚卝圆的肚腹剧烈鼓动了几下,紧接着结实凸起的下腹忽然塌下些许,一个雪白巨大的蛋体便和着黏卝液噗哧一声挤出了他的屁卝股。


赤羿顿时倒了下去,拼了命地喘着气,大卝腿内卝侧痉卝挛般地颤卝抖起来。被巨卝物堵住多日的下卝体不自觉地收缩着,突如其来的空虚释放使那已被完全撑松的肌肉无所适从,依旧大大地撑开,便似那巨卝物仍然堵在身下一般。


依旧如常的堵胀感让赤羿以为自己刚刚并没有产下何物,直到赤云从水中慢慢站起,用发卝颤的手托起一个巨大的蛋放在他身侧手边,赤羿才低下头来,看着那被火光映照得发黄的蛋,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颤声说着:“好大……”


赤云从水中爬起,握着赤羿的手坐在他身侧,伸出手去轻轻卝抚了抚这颗温热的蛋。见那蛋微微晃动了几下,他便忍不住勾起嘴角,看着面色雪白的赤羿,迅速低头重重亲了他一口。赤羿无力回应,垂眸看着自己依旧山一般高大的肚子,轻轻卝喘息,身上冒出一阵一阵冷汗。


就在他即将闭上眼睛时,忽听身旁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两人一同看去,便见那蛋很不老实地在地上摇摇晃晃,竟移动起来,轻轻一滚,来到赤羿腹侧,顿了顿,似在犹豫,可下一瞬便又不顾一切地紧紧黏了上去。


赤云不由笑道:“看来是个黏人精。”他躺到赤羿身旁,慢慢拨卝开他额边的发卝丝,感到赤羿的力量正在逐渐复原。


赤羿睡着之后,赤华终于赶到,虽然不够及时,但也修复了赤羿的内伤,使得赤云能暂得自卝由。赤华看见赤羿身旁的蛋,转眸看向赤云,不置一词,可眼中净是责怪与怒意。赤云也不理会,等到第二日天亮,便抱着还未苏醒的赤羿走出山洞,赤华则将蛋严严实实地包好。两人出来看见士兵,也未曾说话,只是扶着赤羿上马。而赤云和赤羿同乘一匹,又小心裹卝住赤羿浑卝圆的肚子,赤华见状,这才不声不响地抱着蛋跟在两人身后。


半路上赤羿似乎醒来,赤云停马与他说了几句话。赤华见赤羿抱着肚腹,又是面露不适,便知他的第二子恐怕即将出生。而之后赤羿又在赤云怀中睡去,赤华也无法与赤羿说话。


来到族中,先前回来的士兵早已与众人在外等候多时,遥遥看见一行人回来,众人便有序退开。可一行人临近之时,众人却讶异不已,只见赤云大人驾着马面有伤痕,而赤羿神子被抱在赤云大人怀中面色憔悴。


赤华见族人颇多,便策马上前,在赤云身旁道:“阿羿就要临产,还是快些把他送进去吧。”


赤云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反而加快速度向前走去。赤华便纵马跟上。走到众人让开的小道中时,赤云忽然勒马!


赤华大吃一惊,喝道:“阿云!”


赤云毫不理会,一把抓卝住赤羿包裹严实的斗篷,重重一扯。众人放眼望去,顿时惊呼出声,就连跟随的士兵都面露震卝惊。便见赤羿神子仅着内衫,肚腹高涨,肚腹之大,绷紧了内衫的扣子,犹然显得窄小,神子更是双卝腿裸卝露,雪白腿卝间还有几道血流。赤羿顿时清卝醒过来,急忙遮住自己巨大的肚子,可完全无法掩饰,他狠狠抓卝住赤云的衣襟,看着他平静的双眸,正要发力坐起,却忽然肚腹发硬绞痛。赤羿神子当着众人的面捂腹呻卝吟,肚腹高低起伏不止,又忽托紧腹底,痛苦地仰头尖卝叫,状如临产。


众人吃惊之余,便见赤云大人指着一旁面露愤卝恨的赤华大人,面色极为平静,“他怀中抱着的,是赤羿神子为我所生的神子。”


众人的惊讶之声顿时放大开来,而赤羿也狠狠抓着赤云的肩膀,想要一拳挥在他的脸上,却被赤云轻卝松抓卝住。赤云轻轻看他一眼,将他的手按在发硬的肚腹上,又转头对赤华道:“赤华大人,还不快将赤羿神子的大子示于众人?”


赤华骑虎难下,只见一双双疑惑惊奇的眼睛盯来,他别无他法,面色沉痛地望了脸色惨白的赤羿一眼,慢慢解卝开布包,举起刚刚出生的、装着大子的蛋。


此时晨光已照得发亮,金黄的光芒照耀在蛋体周卝身,使其发出莹莹的光亮。蛋壳表面凹凸不平的咒文又使得这份光亮神圣而又神秘。而阳光通透照耀之下,众人便见期间蜷缩着一个红彤彤的幼体,正在蛋液中安静沉睡。


赤云看着自己的“杰作”,生平头一次露卝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他垂眸看向只能张嘴喘息的赤羿,低头在他脸颊轻轻一吻,朗声道:“赤羿神子,以后便是我的月神。”


在赤羿发卝颤的眼眸之中,倒映着赤云平静无波的双眼,而在那双始终平静的眼中,众人慢慢跪下,就连身后的士兵也面露不甘地卝下跪。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18.


由赤羽王钦卝定为继位神子的赤羿神子此时竟大腹便便地回归部族,而他腹中之卝子的父亲竟还是一向沉默少言的、赤羿神子的三哥赤云神子。这个消息犹如一道飓风,不仅快速吹遍整个部族,还将人们原先对赤云、赤羿神子的印象刮得一干二净。人们这才知道,自己尊敬的神子一直在向族人隐瞒欺卝骗怀胎有孕的事实,并且还试图通卝过假月神的假孕来解释腹中之卝子的由来。如此一来,赤羿神子在族人心中便瞬间成为一个贪图王卝位、欺卝骗族人、玩卝弄诡卝计之人。至于赤云神子,人们虽然不知他是否知晓赤羿神子有孕一事,但其揭卝穿赤羿神子的隐瞒,将真卝相告白众人,反而为他赢得了敢作敢为的名声。


而最重要的是,既然赤羿神子有孕,那么赤云神子必然就是真正的继位神子。此言一出,支持者有之,反卝对者亦有之。一说按照血统,赤羿神子的血统更加纯净。另一说赤羿神子既为月神,月神需要替王产子,便不可能再为王。还有人认为赤云神子沉默寡言,并无突出能力,难担王之重责。


如此众说纷纭,各执一词,却始终无法改变赤云神子才是那个让赤羿神子有孕之人的事实,并且赤羿神子此时正在帐中痛苦辗转,即将生下他与赤云神子的第二子。


真卝相,就是需要揭卝露,无论通卝过什么样的手段,无论事实残酷与否,无论听众能否接受。为一己私欲而用许多的谎卝言来弥补一个错误,烂泥下腐朽的盘根错节便始终无法肃卝清,那么终有一日,便要崩塌败落。到那时,倒下的便不仅仅是当初长歪的一株嫩苗。人们不愿活在谎卝言之中,却偏偏需要谎卝言慰藉本已凄惨的生活,却不知真正让人无法接受的,不是最初的真卝相,而是自己本就一塌糊涂的人生。


而赤羿睁开眼睛,看着发亮的帐顶,腹中是一阵又一阵强烈到让他无法呼吸的疼痛,而他现在,就在渐渐散去的谎卝言迷雾之中,重新体卝味自己突然变得一塌糊涂的人生。他从来是赤羽王最疼爱的儿子,一条白尾珍贵稀有,面容继承了赤羽的精致五官与阿卫的柔和脸庞,清澈的血眸之中从来没有阴霾。


小时候其他神子还在毛毯上打滚时,而他爬过的是写满优美文卝字、盖着王印的羊皮文书。在他的哥卝哥弟卝弟玩卝弄着拨浪鼓时,他早已玩厌了赤羽王的玉印,撒气冲着王座上稀有异兽的毛毯尿了一地。幼时他睡得最多的,不是摇篮和阿卫的床,而是赤羽王宽厚结实的臂弯。可以说,只要赤羽王不与阿卫在一起,他便必然守护在赤凌神子身旁。在他能够拉开与他父亲相同臂力的大弓时,赤羽王牵着他的手,就如同他刚刚出生的那一日,在众人面前,又一次宣布他是这个部族的继位神子。


从此,他获得了新生,也失去了从前的一切,包括他的母亲与他最爱的哥卝哥。或许那一刻,才是他所有悲惨人生的开端。从那一刻起,他便注定成为了赤云的猎物。而现在,他便是赤云登上王卝位的绝佳工具。


“呃--”


他又一次咬牙挺腹之时,大哥赤华分开了他的双卝腿,用急切的口吻叫着他再次用卝力。可他松开一口气来,肚腹急促起伏,满眼泪水地望着空荡荡的帐顶,剩下的便只有一身悔意。


聪慧如他大哥,从一开始替他计划筹谋、千叮万嘱,为的就是让他不落入今日境地、成为别人上卝位的工具。赤华定然怀疑过赤云,对他百般防备,而他自己,却因旧情和对赤云的那点虚无的期望而宁愿选择怀疑他的大哥。而从始至今,就连他被人侵犯直到腹部隆卝起、得知有孕之时,他也不曾置信于赤华。而后受他百般照顾之时,他甚至不曾告诉赤华他与赤云的往事旧情。在他的内心深处,盲目而无知地信赖着赤云,即使有所怀疑,也不肯对赤云做出任何戒备。


如果赤云不曾在众人面前揭下他的斗篷,安安分分地做他的月神,他甚至想原谅他侵犯一事,只把这一切当作赤云走投无路的下策。在他的意识中,赤云还是那个会顺从他、宠爱他、捧赏他的哥卝哥。


赤羿忽然闭紧双卝腿,扶着汗湿的肚子侧躺进角落里,紧紧蜷起身卝体,浑身发卝颤。


他的哥卝哥,只是被王卝位迷了心窍,只要他稍微惩罚他一下,他就会明白,自己对他有多重要,他便再也不敢再来伤害自己。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无论众人如何去拉赤羿的手或腿,赤羿始终不肯从角落里出来,偶尔按着浑卝圆突兀的肚子,声嘶力竭地喘着气,抓得身下被褥几欲作响,却夹卝紧了双卝腿不肯生产。又一次阵痛来临,他几乎蜷成一个球状,只是中间还碍着硕卝大的肚子,只得按着肚腹暗自嗯声不止,又强行停止用卝力,将脸埋入毯中,肩膀颤颤发卝抖。


赤华便叫了四个人爬上卝床去按住赤羿手脚,哪知四人刚刚触卝碰到赤羿手脚,赤羿便大喝一声:“滚开!”同时神力暴走,冲击之强将四人撞下床去。而赤羿自己也立即捧腹呻卝吟起来,仅靠一身蛮力用大卝腿顶卝住下腹,不肯让神子下坠,将肚腹高高推起。


几人僵持数刻后,赤云走进帐来,见情势不妙,便到赤华身旁道:“怎么了?”


赤华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他不肯生。”


赤云转眸看向赤羿发卝颤的背影,慢慢走上前去,爬上卝床铺,将赤羿脱力的身卝体扶起。赤羿自然反卝抗,而赤云运起神力,强行压住他体卝内神力流转,赤羿顿时浑身失力,双手无力搭在腹侧,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赤华爬上去扶起他的身卝子,见他只剩颤卝抖,不由怒道:“他力气全失,如何产子!”


赤云垂眸淡淡看了两眼,道:“捆住他的双脚,我抓卝住他的双臂。”


赤羿仅存的神力全失,只能咬牙喘息,肚腹起伏得飞快,整个营帐中都仅剩他一人粗重的呼吸声。赤华别无他法,用细绳将赤羿双卝腿捆在两侧,迫使他架起腿来。赤羿虽然此时只能软卝软倒在赤云怀中,可目光却依旧死死盯在赤华身上,见他又要催促自己用卝力,他便目露凄惨,眼角挂着泪珠。


赤华不由心软,抚着他突兀的肚腹,安慰道:“若不将胎儿产下,你自己的性命也将不保!”


赤羿无法,只能慢慢仰头看着赤云,颤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赤云静静垂眸看他,伸出一只手温柔地抚卝摸卝着他汗湿的肚子,沉声说道:“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自己。”


赤羿闻言,却低低冷笑一声,哑声说道:“骗子……”他抬起头来,目光异常坚毅地看着赤华,发了狠劲说,“他是骗子--他在骗我!从头到尾,都在利卝用我、欺卝骗我!”


赤华慢慢抬眸看向赤云,眼中也竟渐渐有了恨意。赤云轻轻看了他一眼,眼中波澜不惊,又低下头来凑到赤羿耳侧,极轻极轻道:“嘘--别生气。听哥卝哥的,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对你们好的。”


赤华明显地看到赤羿清澈血眸中发狂的颤卝抖,随即那张从来骄傲自矜的脸上露卝出了一个悲凉无助的笑。


“不,”他抬起头来,同时抓着赤云的手按在自己肚腹上,待产的肚子发卝颤得厉害。


“我诅咒你,终此一生,你也得不到你的神子。我没有的,你也休想得到!”


他刚刚说完这话,便紧紧按住骤然激痛的肚腹,颈上的汗水顺着颤卝抖的喉结滚落,随即明亮的帐内也猛然一暗。赤华低下头来,便见他身下顶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白顶。而帐外风卝云卝突卝变,瞬间由白昼变作乌云遍布的阴天,紧接着狂风四起,霹雳骤响。


“啊--”


赤羿猛然挺腹推挤,腹压激增,股间露卝出的白顶顿时清晰了起来,正饱满地堵在他的双卝腿之间。赤云适时放开对他神力的桎梏,而赤羿此时也已无暇忍住蛋体的下坠,被紧紧堵满的下卝体只恨不得立刻将这颗巨大圆卝润的蛋给推出去,很快,那圆顶愈发凸显出来,如胎儿的胎头一般,只是更加巨大而已,完完全全地撑起了赤羿的产穴。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我都找不到大家的回复在哪里破度药丸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19.


帐外骤起的狂风阴云惊扰了牛羊马匹,甚至掀翻了几处帐篷。在一阵愈压愈低的阴沉灰暗中,风声、牲卝畜哞叫卝声与族人的惊呼声混响传递,还有乌云间不时传来阵阵闷雷的低低咆哮。族中突现异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卝集在大祭司帐前,与大祭司一同祈祷。


而赤羿神子帐中,卡顿许久的第二子仍未产下,甚至由于先前赤羿神子的挣扎反卝抗,原本已经露头的二子被硬生生坐回了赤羿神子体卝内。如今赤云不愿再恢复赤羿的力量,复又恢复凡人之身的赤羿在阵痛中奄奄一息,多数时候只能挺腹尖卝叫,双卝腿无力踢踹。


两人僵持近半个时辰,天边的乌云也不曾散去,道道闪电照亮昏暗帐内。而赤羿躺在赤云怀中,只是偶有呻卝吟,每当阵痛来临便挺卝起肚腹咬牙嗯声一阵,其余时刻多是喘息揉腹,面色渐渐疼得惨白。在他逐渐微弱的呼吸声中,赤华一边揉卝着他的肚腹,一边催促着赤云喂赤羿喝下催产药。赤羿喝下卝药后,赤云又释放了些许灵力给他。赤羿这才稍觉安宁,渐渐平缓呼吸,将汗湿的额头靠在赤云怀中。


两人等候不久,赤羿的喘息声便又一次粗重起来,昏睡之中还将双手按在腹上不时揉卝抚。又过不久,赤羿长长地嗯哼了一声,蜷缩起身卝子不住揉卝着越发疼痛的肚腹,呼吸也急促了不少。赤华又要求赤云解卝开赤羿的神力。赤云犹豫片刻,听着怀中赤羿的呻卝吟声一声急过一声,看他肚腹的挺动也愈发急促。他这才解卝开赤羿的神力,使他完全苏醒过来。


趁着此刻催产药已发挥作用,两人又将赤羿的身卝体搬起,迫使他两膝跪地,硕卝大的肚腹沉沉坠在大卝腿之上。而赤羿的身卝体已然极度疲惫,双卝腿几乎无法折叠坐下。在赤华还在替他调整坐卝姿之时,赤羿猛然捂腹前扑,屁卝股高高抬起,腿卝间愈发岔开,接着便抓卝住褥子仰头用卝力推挤。


赤华急忙扶着他的身卝体,见他颈边道道细树枝般的青筋凸起,原本惨白的面色更是涨到发红。赤羿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又急急吸卝入一口,趴在赤华肩上,咬着牙粗起脖子,在喉间低低咆哮了一声。赤云忽然睁大双眼,就见那沾满血流的穴卝口间忽然凸起一个雪白圆顶。他趁势扒卝开赤羿的屁卝股,赤羿挣扎着向前挺卝起身去,而那雪白的蛋体便顺着他的动作挤出了大半,牢牢撑开了他紧致窄小的屁卝股。赤羿趴在赤华肩上痛得连声喘息,大卝腿卝根卝部疯狂卝抽卝搐,仍想要朝着两侧跨开。


“太痛了!呃--太痛了!”


赤华远远看见他身下挤出的大半蛋体,便鼓励道:“休息一下!再来一次!”


赤羿连连喘息,感觉屁卝股被夹得不行,又咬着牙提着口气用卝力往下推着,可又很快大叫起来。


“不行不行!太大了……好卝痛!大哥……好卝痛……”


他说着说着,便喉间哽咽,抱住赤华的肩膀痛得掉下泪来。赤华轻轻卝抚着他的脊背,又向下推着他的肚子,连声宽慰道:“痛就歇一下,歇一下……”


赤羿阖上眼睛,伏卝在他颈边低低喘息,感觉赤华的手正在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肚皮,就如母亲的手一般温暖宽厚。想到母亲,他又心生恐惧,这一桩桩一件件又该如何向母亲解释?他正思索之时,外面忽然一道惊雷劈下,赤羿当场面色惨白,肚腹猛然一阵剧痛,痛得他全然软倒在赤华怀中,几乎再也无法用卝力。此时他依旧肚腹高隆,刚刚生产过一胎的肚腹虽然不再紧绷得那么厉害可依旧膨隆涨起。


赤华赤云翻过他的身卝体,打开赤羿双卝腿,在电闪雷鸣之中急切地呼唤着赤羿的名字。可赤羿却全身发卝颤,双卝唇发白,呼吸一阵急过一阵。赤华见状,便让赤云按住赤羿大卝腿,用卝力向着两侧压开。赤华则轻轻卝抚着赤羿的肚腹,一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一边慢慢加重手上的力道。直到他大力推挤得赤羿的肚腹开始变形之时,赤羿猛然伸出手来抓卝住赤华双手,双目圆睁,肚腹急急起伏,大卝腿战战发卝抖。


赤华道:“忍一忍,很快就出来了。”


赤羿双目充泪,不住地摇首乞求,又挣扎地从赤华怀中爬起,惨白着脸说着:“我自己生、我自己生……”就见他抱起大卝腿内卝侧,慢慢蓄起力气,等到赤华让他用卝力,赤羿便涨粗了脖子,咬牙狠狠向下推挤。赤云轻轻托住那凸出不少的蛋体,听着赤羿一声极度痛苦的嗯哼声,见他的屁卝股不自觉地抬起,那蛋便又慢慢生出了些许。


赤羿连连喘气,额边冷汗不止,又一次跨开双卝腿,用卝力收紧肚子,几乎感觉腰卝腹处的每一块骨头都在紧张用卝力,一点一点地把夹在腿卝间的蛋推出体外。


“嗯--!”


他竭力挺卝起肚子,双手紧紧攥卝住赤华的衣袖,牙口几乎咬碎,双目睁得晶亮却完全不知在看什么,只有一滴豆大的汗水压在睫毛之上。当他闭起眼睛汗珠滚落之时,腿卝间哧溜一阵水声响起,赤云双手一沉,接住了那个分量颇重的蛋体,随即用卝力一拉,赤羿的身卝体也随之挺卝起。这时,一个沾满了黏卝液的完整雪白的蛋才彻底落在了赤云的双手之间。


骤然之间,天地放晴,晌午的阳光洒满大地,风儿也变得平静温柔。一道道柔和的光线照进帐中,照亮了赤云手中那颗洁白耀眼的蛋体。而赤云立即举起二子,双目发亮地示意赤羿。赤羿仍然保持双卝腿大开的姿卝势,挺着尚且膨隆的肚腹急促呼吸,目光却死死盯在刚刚出生的二子身上。


他慢慢抬起手来,手心仍旧发卝颤不止,试图抱过自己刚刚产下的蛋。赤云也立即把蛋放在他手心里,紧紧托住赤羿冰冷的双手与那温热的蛋体。赤羿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发卝颤的双手也努力变得平稳。他紧紧盯着手中的蛋,看着蛋中静静蜷缩的幼体,眼眶渐然发红,双卝唇发卝颤道:“这一个、会是神子吗……”


赤华盯着赤云,一同等待着他的回答。


赤云托住赤羿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温声道:“这是你给我生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


“为什么不是你?”赤羿忽然哽咽起来,大颗大颗滚卝烫的泪珠打在尚是膨隆的肚腹之上。他却睁圆了眼睛,死死盯着手中的蛋,呼吸在泪珠滚落间阵阵发卝颤。


赤云避过眼去,不置一词。


赤羿兀自道:“明明我才是神子……父亲说过,我才是他唯一的神子……我将有我的月神,他会替我生许许多多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哥卝哥?为什么是我?我才是神子、我才是神子!”


赤华按下他颤卝抖不停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叫道:“小凌、小凌……”


赤羿却瞪红了双眼蓦然喝道:“我的名字叫做赤羿!是望朔族的神子、是这个族的王!”


赤华见他面色凌厉,竟一时说不出话来。赤云一言不发,就要抬手抱走赤羿刚刚产下的蛋,却忽然手心一空,正是赤羿高高举起蛋,凄厉叫道:“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你拿去!”


赤云赤华见他将幼子高举在空中,一颗硕卝大的蛋体似乎在赤羿手心微微发卝颤,随时就要坠落。赤华急道:“阿羿!这是你的孩子!快放下来!”


赤羿不住喘息,勉强撑住发卝抖的双手,像握住了一手筹码一般,双眼发红地盯着赤云。赤云慢慢垂眸与他平视,意外冷静道:“你想要什么?”


赤羿深深吸卝入一口气,这才似有力气托住颇为沉重的蛋,颤声说道:“我要哥卝哥、永远做我的奴卝隶!不做这部族的王!我要你、这一辈子都不能背叛我!”


赤华焦急地看了眼赤羿手中的蛋,急声道:“快答应他!”


赤云正要说话,赤羿便喝道:“你发誓!如有反悔,天地难容!”


赤云沉默片刻,面上波澜不惊,随即抬手起誓:“赤云此生不登望朔族王卝位,此生忠于赤凌,一生一世,绝无后悔。如违此誓,天地难容。”


“好、好……”赤羿含泪点头,慢慢将手放下,终于将那摇摇欲坠的蛋平稳放下。


赤云接过蛋抱在怀中,便见赤羿捧住肚腹哈气不停,紧接着又一次仰起头颅,紧按住肚子痛苦尖卝叫起来。


“啊--”


赤华扶住他的身卝体,在赤羿依旧涨圆的肚子上轻轻卝按卝压抚卝摸。赤羿挣扎着推开他的手,抓紧腹侧衣物,微微涨红了脸颊嗯声不停。


赤华便对赤云道:“恐怕还有一个。”


赤云却抱起蛋翻身下床,边走边道:“我等一会儿再过来。”说着便留下仍在阵痛之中的赤羿与焦头烂额的赤华两人径自离去。


等他再回来时,赤羿正被四人抓卝住四肢,不住嘶哑尖卝叫,而他的肚子又一次涨得滚卝圆,仿佛之前赤云见到他尚未产下大子的模样。只是这次这滚卝圆的肚子仍在继续涨大,赤云朝他身下看去,才见他身下插着一根弯曲粗管,而赤华正用漏斗往其中倾倒清水。汩卝汩水流注下,赤羿薄薄的肚皮几乎涨得发亮,整个形状也呈现出愈发滚卝圆的姿态,而那肚脐更是涨得凸起,似乎再灌注下去,便要噗地一声如塞子般蹦开,接着一柱细流便泉卝涌而出。便听赤羿痛苦地嚎叫道:“够了够了!要裂开了!要裂开了!”


他不住扭转着身卝子,摇动着巨大雪白的肚子,而那灌满了水的肚子不似从前那般柔卝软,反而似要结实地撞出咚咚的水声来。而漏斗的水面依旧在急速下降,越来越多的清水涌卝入赤羿的肚子里,将他的肚腹撑得冰凉滚卝圆。


赤羿的喘息渐渐沉重起来,屡次想要抬手都被人按下。他极力喘息之时,发沉发冷的腹底便涨得几乎无法起伏,高高地挺在那里,雪白的肚皮表面挂满了汗珠。而当肚子被灌得几乎涨满发硬之时,赤羿挣扎着四肢涨红了脸色忍不住往下推挤。可那管子颇为粗卝大,扩开他的产穴牢牢插卝入,即使赤羿粗着脖子嗯声挺腹,也无法将管子挤出分毫。


直到赤羿数次挺卝起肚子向下推挤,漏斗的水面再也无法下降时,赤华才抽卝出管子,紧接着大量清水涌卝出。他立即命人托起赤羿的屁卝股,以免清水流卝出。沉重的肚子重重向着胸口一压,赤羿大出一口气来,涨红了脸几乎无法呼吸,接着产穴中又塞卝入粗卝大的塞子,将赤羿身下紧紧堵住。赤羿几欲作呕,面色顿时又变作惨白,他再度被人扶起之时,垂眸望向自己的肚子,几乎又回到了临产之前的模样,只是这一次更垂更坠。赤华还伸手过来,仔细按过他的胎位。他只轻轻一碰,赤羿的肚子便软卝软凹了进去,而赤羿则闷卝哼一声,额上尽是冷汗。等赤华从腹侧慢慢按到腹底之时,其手在赤羿腹底轻轻往上一按一推,赤羿顿觉胃中翻涌,挺身呕了出来,害出大半身冷汗来。


赤华抚着他的脊背,对赤云道:“孩子横着,又没有羊卝水,只能试试这个法子。你扶他起来走一走,或许胎位就正过来了。”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可赤云看着赤羿比先前还要涨圆挺卝起的肚腹,在赤羿的急促呼吸下几乎无法起伏,已是涨到了极致,只得时刻绷紧,还有那被紧紧压卝迫的双卝腿卝间的黑卝暗。他却忽然有些下不去手。犹豫半晌,直到赤羿连声低哼,气息紊乱不堪,再拖下去,只怕无力产子。他才将扶着赤羿脆弱的腰身,几乎是抱住赤羿使他站起身来,紧托住他的肚子,直到赤羿站稳,才把手慢慢松开。而那水球一般的肚子立即沉甸甸地向下坠去,扯得赤羿上腹的肚皮几乎绷紧,下腹则涨得浑卝圆。


赤羿低低哼哼着,勉强眯开眼来,两手托着身前滚卝圆无比的肚腹,嗬嗬地喘着气。被赤云扶着走了几步之后,他便托着肚子唉声不停,几乎是走一步就嗯哼几声,已从托腹变作撑腰,肚子一个劲地往前挺着坠着,八着脚腿卝间微张,似乎随时就要把蛋生下来似的。赤云起先还是搀扶,之后几乎就在拖拽,而赤羿边走边屈膝用卝力,总觉腹中还揣着几个顶在产穴卝口焦急排队的蛋一般。这时胎位还未纠正,赤羿一阵发卝颤地嗯声用卝力之后,那活卝塞便慢慢顶出身下。


赤华忙叫道:“推回去推回去!”


赤云见他仍在挺腹用卝力,活卝塞眼看就要冲出体外,便用卝力按住活卝塞,猛然推了进去。赤羿顿觉异物贯穿,似乎直达宫卝口,他顿时往前一挺肚子,双卝腿急颤,在巨腹之下摩擦许久的粗卝壮事物霎时喷卝射而出。而他腹压颇重,许久不曾排卝泄,在白色浊液之后,紧接着一束温热的尿卝液也一涌而出。


赤羿涨红了脸色,使劲把脸埋向赤云怀中,可那尿卝液止也止不住一般,淅淅沥沥流了一地。堂堂继位神子,此时要在众人面前产子不说,更因产子而喷卝射卝出尿卝液,几乎颜面全失。还有那肚皮之上,还沾染了些许白卝浊与尿卝液,身前地卝下更是狼藉一片。


赤羿把脸贴在赤云怀中,喘着气强作冷静道:“让、让他们出去!”


赤云遣下众人,又拿巾帕擦净赤羿的肚腹。赤羿本就敏卝感,此时肚皮又被卝迫涨大,经赤云几下擦卝拭,便觉腹痛如绞,一个劲想要往下用卝力。赤云索性将手按在他的臀卝部,紧紧堵住活卝塞,拉着赤羿继续行走。赤羿挺腹蜗行,那重重的壳尽数背在身前,还不住地发硬绞痛、下坠蠕卝动。可与此同时,赤云推入的粗卝大活卝塞又使他的身下蠢卝蠢卝欲卝动,每走几步,那粗重的呼吸之中,便掺杂了几分动卝情的味道。


月神一旦动卝情,便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吸引神子的气息。赤云的脸色也显然凝重起来,赤羿的气息近在咫尺,混着他汗水的味道一阵一阵冲入鼻间。他抬眼望去,还有赤羿那干涩张卝开的双卝唇与尖削汗湿的脸颊。他曾有一个瞬间希望能舔过那汗湿的弧度直达那干涩的唇卝瓣,慢慢舔湿那粗糙的纹路表面,继而探索那内在的秘密。可当赤羿的肚子再度发硬之时,那股诱人的气息在刹那间凝滞在空气之中,并瞬间化作无形的碎片摔碎在地。当赤云清卝醒之时,他最亲爱的弟卝弟只顾着弯腰扶住膝盖,将巨腹夹在双卝腿之间,极尽所能地咆哮尖卝叫,再也顾不得赤云按住他穴卝口的那半点欲卝望。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20.


赤羿终于得到坐下休息的机会,却也只能挺着膨隆的肚腹,冷汗直流,忍受着赤华按卝压胎位的痛楚。他垂下眸去,看着赤华紧皱的眉头,便知这痛苦还未结束。赤华站起身来,冲着赤羿温柔一笑,拿过巾帕擦卝拭着他的汗水,轻声道:“就快正过来了。你先躺下,我给它推一推,让它快些转过来。有些痛,你忍着。”


赤羿却丝毫没有答应的态度,只是垂着眸双目失神地喘着气。赤华揽过他的肩膀,将他抱在怀中,轻轻卝抚卝摸卝着他的脊背。


赤羿忽然极快地轻声说道:“我不要生了……”


赤华奇道:“你说什么?”


赤羿的脊背顿时剧烈地发卝颤起来,声音也完全哽咽在喉间,只能嗬嗬地不住喘气。赤华蹲身下来,捧住他的脸颊,看着他泪湿的双眼如今满是绝望。


赤羿张了张嘴,无力喘息了几口,热泪止不住地往下淌,又一次张卝开嘴来,仍是说不出话,尝试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来,却是低哑的哭声,继而才哭求着:“大哥……救救我……我不要、我不要再生了……”他低头看着自己涨圆的肚子,滚卝热的泪滴又一次打在发卝颤的肚腹上。


赤华手忙脚乱地擦着弟卝弟脸上的泪水,温声安慰着:“生完这一个就不生了。以后再也不让你生了,好不好?”


赤羿慢慢闭上眼睛,却咬牙切齿:“骗子!都是骗子!”


赤华看着他绝望的模样,忽将他与那只妖精的面容重合在一处,便听那妖精也流着泪咬牙恨声说着:“骗子!都是骗子!”


赤华便再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满心只有心虚与懊悔,此刻甚至忘记向赤云投去愤怒谴责的目光。而赤云站在一旁,一言不发,过了许久,他才慢慢抬手,轻轻摸了摸赤羿的头顶。赤羿捧着肚子抬起头来,惨白着脸道:“是不是只有生下神子,你才肯放过我?”


赤云迎接着他怨恨的眼神,没有做出回答。赤羿冷笑一声,低下头去,紧紧揉卝着自己发硬的肚子,颤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受这种苦?我为什么要受这种苦?”他越是说话,声音越是低沉,揉卝着肚腹的手越发卝颤卝抖得厉害,紧接着他似再也忍不住一般,挺卝起浑卝圆的肚子,身卝体向后仰去,又一次惨声尖卝叫起来。


赤华便让人扶着赤羿躺下,按住他的四肢。他在赤羿巨大的肚腹上找准了胎位,轻道一声“忍着点”,便用卝力按住赤羿水囊般的肚子,双手呈扭转之势,硬生生将那被水充满的浑卝圆肚腹扭压得变形。


“啊——!”


赤羿尖锐的惨叫卝声使帐内每个人的背后一凉。赤云急忙将布条塞卝入赤羿口卝中,以免他咬伤自己,又握住赤羿贲张的五指。赤华稍稍松手,再度按卝压下去寻找胎位,未等赤羿穿上一口气来,他便又一次以扭转推腹的方式推动赤羿腹中的蛋转动姿卝势。


赤羿的双卝腿在近乎痉卝挛的颤卝抖之后几乎僵硬,被赤云握住的手早已改作狠抓赤云的手腕,力道之大,就要拧断赤云的手骨。而他的双眼睁到极致,两颗眼珠几近凸起,并爆满血丝。


在残卝忍的推腹之下,赤羿的肚子数次变形,所幸胎位也顺利矫正过来。众人扶着已是无法动弹的赤羿坐在便桶之上,擦去神子满脸满身的汗水。赤华托着赤羿冰冷的肚腹,急声催促道:“阿羿,可以用卝力了,快点用卝力!”


呼唤了数次,赤羿才挺卝直了身卝体,由侍从扶住手臂,脚踩实地,嗯声推挤,他那硕卝大的肚腹便顿时收缩成一个结实浑卝圆的球状,推着肚里的蛋和产道中的活卝塞向下走去。他用卝力多次,活卝塞才慢慢顶出体外,而再一次用卝力之时,一个巨大的蛋体忽然挤开他的骨卝盆狠狠坠下。赤羿顿时挺卝起肚子,极力跨开双卝腿硬生生站了起来。


赤华朝他身下看去,便见大半活卝塞插在赤羿身下,又压着赤羿坐下。赤羿的蛋已经入盆,使他根本无法顺利坐下,被赤华强行按下之后,他顿觉身下一阵憋闷,便卯足了劲嗯声向下用卝力。就听噗地一声轻响,随即赤羿仰起头来奋力喘息,身下桶中哗啦哗啦一阵水响,赤羿的肚子也以肉卝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着围度。


等赤羿的肚子小下大半之后,桶中的水声也停住了。赤华掰卝开赤羿双卝腿,抚着他的肚腹,帮助蛋体下移。赤羿呼呼喘气,忽然屏住呼吸,用卝力向下推挤,大卝腿内卝侧的肌肉卝紧张地绷出线条,就连松垮的肚腹赘肉都紧紧地绷住肚中仅剩的这颗顽强的蛋。不知过了多久,在赤羿的数次惨叫卝声与用卝力之下,这颗磨磨蹭蹭的蛋终于一点一点地顶开了赤羿的产穴。


赤华又将他扶到床卝上,让赤羿保持跪坐的姿卝势,分开他的大卝腿,十指掰卝开他可怜的小屁卝股,使那带着血丝的雪白蛋体更多地露卝出来。而赤羿也推着自己坚卝硬的肚子,一边用卝力一边推腹,口卝中不住地惨叫着。他尝试数次,每一次都以为蛋能顺利滑卝出体外,每一次都以失望告终。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弯下腰去,绕过自己依旧巨大的肚子,伸手去摸了摸那颗夹在产穴里的蛋。接着他喘了喘气,把手托在离蛋不远处,另一手抓紧了被褥发狠用卝力起来,终于那蛋慢慢挤出些许,顶在他的掌心。


赤羿再次喘息,再次把手移开,又一次咬牙用卝力。很快,蛋体露卝出了大半,还有大半卡在赤羿的体卝内。赤羿扑在床卝上,高高卝挺卝起屁卝股,屁卝股里夹卝着一颗巨大凸起的蛋。他歇息了许久,赤华也一直不曾打扰,只是帮助按卝摩着产穴周围。赤羿慢慢爬起身来,捧着肚子深深吸了口气。他低下头去,脸颊上冰冷的汗水滴滴坠下,他揉了揉自己的肚腹,又一次把手叠在腹顶,狠狠按卝压下去。


赤羿产下三枚蛋的第三天,肚腹仍在不时地绞痛着。经赤华诊治,他的身卝体并无异样,神力也已恢复如初,唯一可能的原因,便是产子之时太过痛苦,且时日过久,身卝体已将疼痛当作常态。赤云便将三枚蛋轮流放在赤羿肚腹处,借用三子的体温来缓解赤羿的腹痛,同时也有助于蛋的孵化。


而对于三子的诞生,族中并未掀起任何喜悦的狂潮,相反,人们开始忧虑王卝位的更替。赤尾与几位长老传信于远在深山的赤羽,却只得到不管不问的回卝复。赤羽依旧如从前一般,连信的内容也不曾看,便让人原封不动地送回。既然赤羽王已经表态,赤羿与赤云的子嗣也已经诞生,那便必须确认出一个王来。


但是,就在赤尾等人商讨当夜,大批军卝队包围了营帐,而赤羿更在司、古两位统领的搀扶下到场。既然长老们要表态,那么军团也要投上一票。而自赤云抱着赤羿回来之后,一个传言便在军中流行,那便是赤云神子在赤羿神子临产之际袭卝击了赤羿神子,几乎将赤羿神子置于死地。


而军团和族人,无法信任这样一个曾经重伤月神的神子。更有人认为赤云神子趁着赤羿神子临产虚弱,想要取而代之。还有开明的长老提出,即使赤羿神子身为月神,也曾熟练打理族中各项事务,并深得民心。王者之位,不能仅凭血脉认可。即使赤羿神子身兼二职,赤云神子加以辅助,也无不可。况且,一个会怀卝孕的王,除了王者的坚毅之外,还有温柔虚弱的一面,这才更加亲近人卝民。也正因如此,有人认为若是日后有人在王有孕之时趁虚而入,一个身怀六甲的王无法承担起保护族人的重任。而赤羿既为月神,能力自然比不上身为真正神子的赤云。


这些争执即使赤羿听不见也能猜想,但是今夜两大统领求见并表示忠心的举动让他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望朔族的人卝民到底离不开保护自己的军团,正如士兵无法丢下护盾。在这一次王卝位的争斗中,取得军团信赖的赤羿得到了压倒性的胜利。但这胜利是长久还是短暂,仍然未知。因为在此之后,赤羿王便捂着肚腹满脸冷汗地被人扶着离开,在人们的内心深处,终究无法接受这样一个随时虚弱的王来保护自己的安全与家园的稳定。


而对于这样的结果,赤云没有表明任何态度。他似乎真当信守了自己的诺言,再不登位,效忠赤羿。可这却换不来赤羿的信任。


在确认了王与月神之后,赤云应当搬去赤羿的营帐与其同住,并且帮助赤羿完成孵蛋的任务。可每一个夜晚,经过王的大营的族人总能看见赤云神子落寞离去的背影。等到赤羿产子后的第一个朔月夜,王的大营中传来激烈的争吵声,族人们担心受怕,担心赤云神子又将对赤羿神子施卝暴。而帐外的士兵在听到王的命令后直接冲入营帐,将赤云神子押出帐外,事后又对赤云神子致歉。


王与赤云神子不和的事情从未遮掩,而三子出生之后至今仍在蛋中不曾孵出。族人们渐渐开始焦虑起来,甚至有人求见大祭司,请求大祭司算出王之卝子嗣的出生时间以安抚民心。可人们都知道,孵化神子一事必须由王与月神二人共同完成,而如今王不肯与赤云神子同床共枕,那么神子的孵化时间便会一拖再拖。而此三子之间究竟有无血脉纯净的继位神子,也将成为谜团。


如果三子之间没有继位神子,如果王与赤云神子继续不和,那么部族将没有下一任继位神子,那便意味着,赤羿王卝后继无人,望朔族将无王的领卝导。


面对诸般压力与传言,这一日赤尾大人走进王的营帐,与王激烈争吵了一番。当天晚上,赤云神子没有来到王的营帐。第二日晚上,赤云神子在众人的一路注视之下,从自己的营帐走出,直到走进王的帐中。在族人焦急、热切、担忧的围观之下,赤云神子在帐中停留到深夜,在灯灭之后也不曾出来。众人们又守护了一刻钟,见赤云神子仍未被王赶出,众人这才长舒一口气,收板凳的收板凳,灭火堆的灭火堆,各自回家做了一场好梦。


而在王的营帐之中,面对面躺着、中间夹卝着一个大子的两人却一刻也不能安宁。

楼主:csr12  时间:2020-03-15 03:15:49
我最近先在十世吧更新

楼主:csr12

字数:15346

帖子分类:就是这样发...

发表时间:2017-07-17 23:34:00

更新时间:2020-03-15 03:15:49

评论数: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